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 第一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早上)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441060.A.EFE.html 第二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午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687248.A.677.html 第三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深夜)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990282.A.73B.html 第四章:重出江湖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170647.A.A35.html 第五章:斜角巷的一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394409.A.816.html 第六章:史拉轟俱樂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655898.A.029.html 第七章:混血王子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788618.A.A3F.html 第八章:妙麗的戀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882782.A.F4A.html 第九章:綴歌拯救計畫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129407.A.3BE.html 第十章:綴歌的處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394573.A.248.html 第十一章:史拉式聖誕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663406.A.553.html 第十二章:路平的聖誕禮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081638.A.788.html 第十三章:佛地魔的誕生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182153.A.317.html 第十四章:史拉蜂蜜酒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358383.A.A8B.html 第十五章:勢不兩立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613413.A.9DF.html 第十六章:鄧不利多最後的兩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866354.A.9F2.html 第十七章:鄧不利多的最後一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039452.A.D50.html -------------------------------   第十八章:鄧不利多的代辦事項   一切都要從拿到戒指的那天晚上開始說起。   當鄧不利多知道自己的壽命只剩下不到一年的當下,他的大腦中浮現了一張清單,一 張在他死之前,他必須要做到的事情,他的代辦事項。   代辦事項:金探子   「你在跟我開玩笑嗎?」胡奇夫人用看著奇珍異獸……其實鄧不利多本來就挺奇珍異 獸的,但這次讓胡奇夫人感到非常火大,「你知道一年有幾顆用過的金探子嗎?再說了, 金探子被摸過之後就沒用了,為什麼非要那顆不可?」   「你不覺得那是很有紀念意義的金探子嗎?」鄧不利多試探的問,「畢竟,哈力第一 場比賽拿到的金探子,這麼說吧,我拿去外面賣,肯定能賣幾千加隆,我不相信妳會把這 麼具有紀念意義的金探子丟了。」   「我沒有把它丟了,我是把它弄丟了。」胡奇夫人不耐煩地打開一個箱子,裡面放著 滿滿的金探子,「每年用過的金探子都會在這裡,你這麼閒就自己去找。」   「反正我很閒。」鄧不利多認分的在箱子面前坐下來,真的開始一個一個尋找,哈利 的第一顆金探子有獨特的痕跡,應該不難找出來,不過鄧不利多還是想試一下,「速速前 ,哈利的金探子。」   沒有反應,就跟他的未來一樣。   「鄧不利多,別這麼無知,你這樣會被麥教授笑的。」在一旁看的胡奇已經忍不住笑 出來,「金探子在製作的時候,下有防止被召喚咒召喚的魔法,不然搜捕手用召喚咒就能 拿到了。」   鄧不利多平常不看魁地奇,他更喜歡麻瓜的比較優雅斯文的運動,現在他嘗到苦果了。   代辦事項:銀行   相比於絕大多數的巫師,鄧不利多對麻瓜的事物相對來說了解很多,甚至比很多麻瓜 出身的巫師還要了解,畢竟麻瓜巫師十一歲之後就脫離麻瓜了,而鄧不利多很認真地靠著 他的腦袋,在麻瓜世界裡成立的投資公司,還賺了不少麻瓜錢。   某一天,他穿著他的西裝,打扮成一個老猶太,走到倫敦銀行裡面,面帶微笑的和銀 行的行員打招呼,「我想租一個保險櫃,給我的孫女一個驚喜。」   「好的。」銀行行員是個年輕的女孩,她有些好奇的看著鄧不利多的大鬍子,「需要 留下你的姓名,以及你孫女的姓名,請問一下你的孫女大概什麼時候會來這裡取件呢?」   「這就很難說了,我喜歡跟那些孩子玩謎語,也許她不夠聰明,沒辦法解開我的謎語 ,那我就會很失望了。」鄧不利多在紙條上寫上他和妙麗的名字,並拿出一個包裹,「不 過我想我不用擔心這點,她是學校最聰明的孩子,租個兩年吧,如果兩年後她還沒來拿, 那禮物對她來說可能就沒什麼用了。」   「好的,鄧不利多先生,請跟我來,我們帶您去金庫,由您親自將這份禮物收好。」   「真是令人期待呢。」   代辦事項:借書   當平斯看到鄧不利多的時候,她很驚訝,她以為鄧不利多這輩子都不會來圖書館,當 她看著鄧不利多邁著步伐而來時,內心久違的不安,鄧不利多到底為何而來,是上次給他 看了她的記憶之後來找自己算帳的,還是覺得自己命不久已決定來圖書館查帳。   不管哪個,對平斯來說,一場惡戰都無法避免。   最頭痛的就是身邊都是書,平斯根本無法放開手腳的戰鬥。   鄧不利多走到平斯的櫃台,將紙條放在她面前,「我要借書。」   平斯懷疑的皺起眉頭,鄧不利多還須要到圖書館借書?他不是都記在腦袋了嗎,那顆 蓉量過大的頭腦,平斯看著紙條上的書,臉沉了下來,她還寧可鄧不利多是來算帳或查帳 的。   「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初版?」平斯念了一下紙條,跟鄧不利多確認他沒有寫錯字, 鄧不利多也點頭,但從他一派輕鬆的表情,平斯很確定這個老頭根本不知道那本書的價值 ,「你想外借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初版』?」   平斯強調了初版二字,鄧不利多依然點頭,並催促的說:「我知道這有點難找,不過 要麻煩妳了,最好今天給我。」   平斯深吸呼,忍著海扁對方的衝動,冷靜的,不動情感的,婉拒鄧不利多:「根據霍 格華茲圖書館規章,歷史超過四百年的書,不開放外借。」   「那本書有這麼久了嗎?」鄧不利多驚訝的問。   「那本書比這個學校的歷史一樣久好嗎?」平斯還是忍不住對鄧不利多咆哮了,眼前 的老頭就像一個拿個三納特就要買斜角巷三角窗的店面一樣,完全不懂貨的價值,「巫師 最古老的童話,出版的時候歐洲甚至還沒開始流行印刷術,所以它的初版是手抄本,別說 校長你了,那本書的價值比這所學校所有人的命加起來都貴!」   「我都不曉得呢,學生時代的時候我還在床邊看,看到上面沾著口水。」鄧不利多閉 著眼睛,回味著學生時代的美好,無視眼前的愛書人士氣到七竅生煙。   「鄧不利多,請回吧,那本書我是絕對不可能給你的,想要可以,Over my dead body.」   「好吧。」鄧不利多失望的垂下肩膀。   看到他放棄的模樣,平斯感覺內心有股成就感,彷彿她從一個惡龍的口中拯救了一個 寶貴的生命,直到這頭惡龍開口對她攻擊。   「我今天來還有別的事情,關於我們的契約。」他的時日不多,鄧不利多知道平斯知 道,但他不點破,而是語重心長地問:「考不考慮,把不能對其他人透漏身分這條修改一 下,妳知道……他很想念妳,而且我覺得妳應該也很想跟他相認。」   「呵呵。」平斯冷笑的回答,「我和我兒子的個性是什麼樣,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別 開玩笑了,我們不可能會有感人的母子重逢,真有我的身分曝光那天,光是拋棄他的恨意 ,就足夠讓他對我施展他得意的黑魔法了。」   「這點我反對。」鄧不利多的半月眼鏡下,流露出他多年來的識人之明,「我認識賽 弗勒斯的時間遠超過妳認識他的時間,我知道他的秘密比妳知道的還要多,我了解他,儘 管外表再怎麼堅強,他的內心始終是缺少母愛的孩子。」   平斯的眼睛像死魚一樣的看著鄧不利多,不用言語就能表達「那甘我屁事」的想法。   但向來善解人意的鄧不利多,卻似乎沒能讀懂平斯的意思,「不然我現在去跟他說好 了,由我透漏的話,不破誓就不算打破了,他可能會來質問妳,如果那時候妳需要感人的 母子重逢,再來拜託我吧。」   說完,鄧不利多調頭走人。   「給我等等……」平斯臉色鐵青的抓著鄧不利多的手,像在詛咒般的瞪著鄧不利多, 「不准說出去,我不准你對他說出任何一點跟我有關的事情。」   鄧不利多反手抓著平斯的手,柔和的拍著對方的手背,臉上的笑容有如慈父般和譪, 「平斯啊,妳應該知道,拜託別人的時候,需要誠懇的態度,和足以讓對方心服口服的『 誠意』吧?」   「你這個……狗娘養的……」平斯咬牙切齒的看著鄧不利多,彷彿要將眼前討人厭的 傢伙生吞活剝似的。   「彼此彼此。」   代辦事項:地圖   雖然這沒有在鄧不利多預定的代辦事項裡,但得到劫盜地圖也算一次意外之喜。   那天,哈利在學校的角落,拿著地圖,窺探著綴歌的一舉一動的時候,鄧不利多剛好 出現在他身邊,對哈利來說是剛好,對鄧不利多來說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就像哈利無時 無刻想要掌握綴歌的位置,鄧不利多也無時無刻的掌握哈利的位置,只不過比較麻煩點, 用的是過勞的家庭小精靈而已。   「鄧……鄧不利多教授……」當鄧不利多用嚴厲的眼神看著哈利的時候,哈利緊張的 忘記用「惡作劇完成」來掩飾劫盜地圖,結果被鄧不利多當場抓獲。   鄧不利多拿走地圖,仔細地端詳地圖上的情報,最後忍不住讚嘆的說,「不錯的東西 ,發明這玩意的傢伙肯定是某個成績很優秀,但人格不怎麼樣的學生。」   以鄧不利多的價值觀來說,除了心理變態之外,正常人應該是不會想用這張地圖,二 十四小時盯著喜歡的人才對,「你該從偷窺女孩子的壞習慣中長大了,沒收。」 「鄧不利多教授!」哈利發出哀號,但鄧不利多教授馬上從哈利的眼前消失了。   無法掌握綴歌下落的哈利,從那天之後,除了上課和睡覺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守在萬 應室的門口,萬應室因此有了床和衛浴設備,給無法離開的綴歌使用。   代辦事項:最後一杯   鄧不利多出發前的幾天,他主動找了史拉轟。   「你到底怎麼了,第一次看到你主動來找我喝酒,我還記得你以前說過,我的酒太過 世俗,味道不好。」兩個老人在史拉轟的辦公室裡,隔著一張用餐巾布置的圓桌,喝著史 拉轟珍藏的蜂蜜酒。   鄧不利多所謂的世俗,是指史拉轟喝酒的時候目的性太重,史拉轟只有在基於特殊目 的的時候會喝酒,尤其是拉攏某人,而鄧不利多喝酒,更多的是為了麻痺自己。   「單純想喝,我聽說你原本要送黑伯爵給我當聖誕禮物?」鄧不利多露出失望的神情 ,史拉轟立刻心虛的別開臉。   「我忘了也沒辦法啊,聖誕節我這麼忙,又要準備晚會又要處理課上的東西。」提到 工作,史拉轟的臉上露出倦意,「幸好賽弗勒斯有幫我忙,我真不敢相信以前只有他一個 人的時候,怎麼完成魔藥學教授的工作的。」   「他是個勤奮的好孩子。」鄧不利多真心的說,不奢望比石內卜還好,跟石內卜一樣 好用的員工,鄧不利多都覺得不會出現第二個了。   「話說史萊哲林的風氣,變了好多啊。」史拉轟感慨的說,「我教書的史萊哲林,並 沒有這麼率直,我並不討厭那種說話拐彎抹角的方式,在我看來那是成功人士的特徵之一 ,但現在的史萊哲林相處起來比以前舒服多了。」   史拉轟喝著蜂蜜酒,他知道是誰改變了史萊哲林,他很意外那樣的孩子居然會被分到 史萊哲林,「分類帽是不是壞了?」   「或許我們只是……分院的太早了。」   代辦事項:解藥   某天深夜,石內卜被鄧不利多叫到辦公室,從他看起來還有些精神的反應來看,他應 該還沒睡,甚至沒打算開始睡,正是如此,鄧不利多才能心安理得地在自己睡到一半突然 腦中想到某個點子時,把他叫過來。   「你還記得這個嗎?」鄧不利多給石內卜看一個小瓶子,裡面裝著一滴毒血,「娜吉 妮的毒,我突然想到,既然他會讓娜吉妮出任務,那研究這滴毒血,研究出解毒劑的話, 不是能降低娜吉妮的威脅嗎?」   就為了這件事,半夜的時候把石內卜叫過來。     石內卜氣到差點當場完成鄧不利多安排的任務,但他還是忍下來了,多年的歷練讓石 內卜特別會隱忍,他耐著殺意對鄧不利多解釋,「不可能,娜吉妮的毒不是普通的蛇毒, 是被他改造過的毒藥,他不是笨蛋,用過一次的毒藥肯定會改變配方,用原本的解毒劑, 頂多解緩它的症狀,但時間久了,還是會死人。」   「我想魔藥大師肯定能想到補強解毒劑的方法吧?」鄧不利多充滿信心的問。   他的信心,再一次讓石內卜想要當場完成任務,但石內卜還是忍下來了,「毛糞石應 該可以做到,毛糞石本來就是所有解毒的基礎,用毛糞石減緩蛇毒的毒性,然後再用解毒 季將毒藥原本毒素清除掉,剩下的部分,靠白鮮強化肉體,讓人的自癒機制解開蛇毒,理 論上是可行的。」   「但誰會為了解一條蛇的毒花這麼多功夫,毛糞石也好,白鮮也好,都是天價。」石 內卜分析完後還不忘抱怨一句。   但鄧不利多無視他的抱怨,將蛇毒丟給石內卜,石內卜趕緊伸手去接,才沒讓珍貴的 蛇毒樣本掉在地上,「解毒劑、白鮮和毛糞石,幫我準備好,拜託你了,越快越好。」   石內卜看著手中的蛇毒瓶,他想當場摔破,鄧不利多是真的當他不用睡覺嗎?誰有那 個時間去做派不上用場的解毒劑,還去弄白鮮和毛糞石啊。   但石內卜還是忍下來了,他的能忍讓鄧不利多也感到很意外,鄧不利多甚至忍不住懷 疑,石內卜會不會嘴巴上抱怨,其實心裡很享受被壓榨的感覺。   「我沒有享受這種感覺!」鄧不利多忘了把他非常過分的想法鎖上了,石內卜吼完之 後,帶著蛇毒離開校長室。   「這都是為了預防萬一啊,賽弗勒斯。」如果真的按照石內卜的劇本,由石內卜來殺 死鄧不利多的話,也許佛地魔會想要石內卜的命,他不會用魔杖,他不敢冒魔杖轉移忠誠 度的風險,那除了魔杖之外,佛地魔唯一信任的,大概只有那條蛇了。   代辦事項:魔杖   「去去武器走。」魔杖從鄧不利多的手中脫出,鄧不利多壓不住心中的狂喜,不只是 他長久以來的一盤棋終於下到最後一步,同時也為學生的傑出感到驕傲。 -------------------------------   「賽弗勒斯,愛是紐帶。」那天,石內卜無法回答的問題,鄧不利多給他自己的答案 ,「以思念將我們與下一代聯繫起來,讓他們即使在沒有我們的情況下也能成長茁壯。」   「不要為我的離去感到惶恐,我對你們的愛,會在我離開之後,依然守護著你們,祈 禱,並懷抱著希望,舊時代的遺物必須離去,那能在走之前,為你們光明的未來鑿出一條 希望之路,就是我的遺願。」   「阿哇呾喀呾啦!」   綠光閃過,鄧不利多最後看到的,是石內卜不安的神情,但鄧不利多的臉上卻帶著笑 容。   所有演員全部就位。   所有安排都已準備妥當。   現在只需祈禱一切順利。   一年時間,待辦事項完美結束,是時候讓他這個沒用的老頭瀟灑的離場了。   還有一件事情沒有完成,鄧不利多斷氣之前,腦中閃過他最遺憾的畫面,鄧不利多流 出遺憾的眼淚。   代辦事項:兄弟和解   當他看到豬頭酒吧公休的牌子,他就知道沒有機會了。   他明明有一整年的時間,他卻把時間拿去挑金探子,拿去找湯姆的記憶,拿去跟老同 事喝酒,甚至拿去研究劫盜地圖,整整一年的時間,他只嘗試去找阿波佛兩次,聖誕節, 和死前。   別說跟弟弟道歉,他甚至沒有勇氣見他,直到最後,自己安排的死期只剩幾個小時了 ,他才鼓起勇氣想去面對阿波佛,但他的勇氣,遇到一張公休的牌子就放棄了,他大可破 門而入,沒見到阿波佛就把酒吧燒了逼他出來,但他沒做,他怕萬一阿波佛真的在店裡, 他會又一次面對自己的怯弱。   不敢道歉,也不敢面對不被原諒的自己。   「對不起,阿波佛。」   當代最偉大的巫師鄧不利多,說出他無人知曉的遺言之後,離開人世。 -------------------------------   鳳凰的哀啼響徹霍格華茲,也傳到霍格華茲鄰近的活米村,鳳凰在為主人送終,所有 的人都知道,鄧不利多死了。   有人欣喜,有人哀傷,有人痛苦,有人絕望。   豬頭酒吧的阿波佛,內心毫無波瀾,不過又一個人死了,大半輩子的人生,他見過一 堆屍體,其中還包括他母親和妹妹的,他對人類的死亡,早已沒有感覺。   阿波佛拿出兩個啤酒杯,倒了兩瓶奶油啤酒在吧台上。   他雖然賣奶油啤酒,卻從來不喝。   奶油啤酒會讓阿波佛想起不願回想的回憶,他和阿不思在學校的回憶,個性截然不同 的兩兄弟,無時無刻都在吵架,當吵到一定程度之後,他們會在三跟掃帚那裡,喝著奶油 啤酒和好,阿波佛喜歡藉酒裝瘋,趁機多打他哥幾下。   奶油啤酒根本不會醉,但阿不思卻從沒拆穿過。   今天他看到阿不思朝豬頭酒吧走來,特地把公休牌掛出去,他不想見他,他沒想到阿 不思失落的神情是他最後的印象。   他其實早就原諒他了,他只是渴望聽到他真心的道歉。   啤酒泡散去,阿波佛看著妹妹的畫像,天真的她總是帶著笑容,阿波佛很清楚,如果 是她,一定也會原諒阿不思。   兩杯沒人碰過的奶油啤酒一直放在吧台上,沒人收拾,老酒保離開了豬頭酒吧,只留 下這兩杯酒,一幅少女的畫像,以及一頭母山羊。   他知道有些事情,是鄧不利多應該去做的。   豬頭酒吧,停止營業。   隔年開學之時,原本的豬頭酒吧掛上DA的招牌,成為麻瓜後代和學生們的庇護所, 強大的守密咒讓食死人完全找不到。   沒人知道老酒保的下落。   第二次巫師大戰一直有個傳言,鄧不利多根本沒死,他的身影出現在所有和食死人戰 鬥的戰場上,他一改手下留情的戰鬥風格,成為食死人們的夢魘,彷彿是在教訓那些劣徒。 ------------------------------- 備註一: 阿不思的超勞除了黑魔法防禦術之外其他都是傑出。 在遇到葛林戴華德之前他沒有愉快的回憶。 使他難以形成穩定的護法。 阿波佛幾乎全部被當,但黑魔法防禦術卻拿到傑出。 他超喜歡幹架。 ------------------------------- 備註二: 阿不思失去所有的那天,阿波佛同樣失去所有。 在他對人生感到絕望,打算喝完最後一杯酒就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他意外的和某個東西 相遇了。 存在遠高於人類的生命,在人類凝視她時會失去理智。 但早已沒有理智可言的阿波佛眼中看來,她就像帶給自己幸福的女神。 身邊總是圍繞著信徒和眷屬的她,同情的看著孤獨包圍的人類。 在他死前這段時間,她願意當那個人類唯一的家人。 反正對她來說,不過是剎那的時間。 變成山羊留在阿波佛身邊的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有被阿波佛留在店裡的一天。 阿波佛重新拾起鄧不利多的身分,所以必須暫時放下阿波佛的身分,他必須離開對他來說 就是家的豬頭酒吧,以及唯一的家人。 山羊很有耐心的等待阿波佛的回來。 反正對她來說,不過是剎那的時間。 阿波佛離開第二天,她第一次感覺到寂寞。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02.16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224547.A.9C0.html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02.169 臺灣), 04/18/2022 03:42:56
pingo95412: 哈利戲份已經只剩下變噁男了嗎 04/18 05:24
這麼看來 好像是耶 死纏爛打的噁男
iamcrazyforu: 期待阿波佛的段落好久了!感謝苦楝樹大 04/18 07:32
謝謝 我也期待能寫這段很久了
NotBe21: 希望之後兄弟還有機會見面 04/18 10:08
不過這樣 阿波佛就……
soldatoj: 阿波佛那段兩兄弟感情部分QQ 04/18 14:34
來不及和好的兄弟
Vinygli: 可憐的阿波佛,接下來他是要為哥哥殉情嗎?(x 04/18 17:03
黑山羊:明明是我先的
z101924512: 最後兄弟倆插身而過的惆悵寫的很好呢。 04/18 20:37
因為拉不下臉 結果錯過了最後的機會
z101924512: 阿波佛後悔了最後還是拉不下臉... 04/18 20:37
明明原諒了 卻說不出原諒對方的話
z101924512: 前面老鄧一人一人對談的那一段簡直就是交代遺言... 04/18 20:38
其實差不多就是交代遺言了
z101924512: 然後老鄧是先去銀行,但是皮托故事集還沒入手? 04/18 20:39
其實這邊的代辦事項並沒有先後順序的編排 比較像是從容易到難
z101924512: 所以他留給妙麗的,不是故事集囉? 04/18 20:39
第七年就知道了 這邊的老鄧遺物留很多
z101924512: 兩年沒來拿,用不到(X) 04/18 20:39
z101924512: 兩年沒來拿,人已經死透了(O) 04/18 20:40
是的 老鄧給兩年算是很寬裕了
Rfaternal: 推推 兩兄弟在最後還是沒能見上 都依然下意識地躲避彼 04/18 21:56
Rfaternal: 此阿 然後阿波佛跟山羊綁在一起也是世界線收束了嗎 04/18 21:57
他們都無法面對1899年的那天 或許在彼世他們能真正的坦誠相見也說不定
z101924512: 再重看幾次,連麥教授是魁地奇狂粉的設定都偷偷用上了 04/18 23:20
XD 麥教授是整個霍格華茲魁地奇最專業的,跟胡奇夫人五五開
z101924512: 分類太早這句話,在這邊有股看盡滄桑的老人感慨 04/18 23:21
我很喜歡酒哈的老鄧年輕的時候對分類帽抱怨說把他分錯院 然後老了之後分類帽告訴他:「我覺得你需要葛來分多的勇氣」那段 這邊的老鄧則是從自己、石內卜、金妮、哈利和綴歌的身上看到分院不代表一切的例子
alanalg: 老鄧嘴到平斯屈服XD 04/18 23:41
平斯:你不要讓他(指石內卜)過來啊! 平斯很習慣否認自己有人的感情 唯二的例外就是麥朵和賽弗勒斯
alanalg: 給妙麗的東西放保險櫃 這下魔法部要多走好幾步才拿得到了 04/18 23:44
可能會因為無法理解銀行的運作邏輯 而被當成搶銀行的
alanalg: 老石辛苦了 老鄧死了還有沒鼻子 04/18 23:48
感覺真的會過勞死
alanalg: 老酒保拋棄了他的山羊! 希望戰爭結束的時候會回來團圓 04/18 23:51
小別勝新婚 只是因為工作暫時分居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6.16 臺灣), 04/23/2022 00:4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