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 第一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早上)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441060.A.EFE.html 第二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午後)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687248.A.677.html 第三章:石內卜漫長的一天(深夜)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990282.A.73B.html 第四章:重出江湖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170647.A.A35.html 第五章:斜角巷的一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394409.A.816.html 第六章:史拉轟俱樂部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655898.A.029.html 第七章:混血王子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788618.A.A3F.html 第八章:妙麗的戀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7882782.A.F4A.html 第九章:綴歌拯救計畫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129407.A.3BE.html 第十章:綴歌的處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394573.A.248.html 第十一章:史拉式聖誕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8663406.A.553.html 第十二章:路平的聖誕禮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081638.A.788.html 第十三章:佛地魔的誕生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182153.A.317.html 第十四章:史拉蜂蜜酒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358383.A.A8B.html 第十五章:勢不兩立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613413.A.9DF.html 第十六章:鄧不利多最後的兩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9866354.A.9F2.html 第十七章:鄧不利多的最後一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039452.A.D50.html 第十八章:鄧不利多的代辦事項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224547.A.9C0.html -------------------------------   第十九章:鄧不利多的軍隊再起   整整石化的效果正在消失,哈利的內心卻沒有一絲脫困的喜悅,這代表鄧不利多真的 死了,永遠離開他們身邊。   綴歌被石內卜帶走了,他殺死了鄧不利多,為什麼?哈利無法理解,石內卜過去雖然 是一個很可怕的老師,但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對鄧不利多有任何怨言,他總是可靠的完成鄧 不利多的任務,但最後,鄧不利多被他殺死之前震驚的表情,感覺他壓根沒想到石內卜會 背叛他。   哈利拍打自己的臉頰,痛覺讓他恢復神智,他在隱形斗篷底下追趕那些逃走的食死人 ,阻止他們,別讓他們跑了,他滿腦子只想到這件事。   哈利離開天文塔,霍格華茲內正在激戰,魔法的光束不斷在走廊上穿梭,鳳凰會、正 氣師和食死人們再一團混戰。   「賽弗勒斯!」一發昏擊咒,過度強大的威力將一個食死人推到牆上,牆壁裂開,食 死人當場昏死過去,發射咒語的人是金妮,她用哈利從未見過的憤怒對著那些阻止他們的 十死人咆哮,「賽弗勒斯.石內卜,那個混蛋去哪了!」   食死人看到有如狂獅般的金妮,嚇到往後退開,哈利走到金妮身邊,脫下隱形斗篷, 和金妮搭話,「妳沒事吧?」   「哈利?」和金妮打照面的時候,哈利明確的看到金妮有如觸怒金剛的臉龐瞬間柔和 下來,「你有看到石內卜嗎?他和綴歌共謀要殺死鄧不利多教授!必須趕快阻止他們。」   「金妮……鄧不利多死了。」   當哈利告訴金妮鄧不利多的死訊時,金妮的反應大到哈利以為她會昏倒,但她沒有, 她握緊手中的魔杖,那一刻,空氣凝結了,哈利也好,食死人也好,彷彿在面對一場寧靜 的雪崩,美麗的毀滅讓他們無能為力。   「速速前!」一個食死人被召喚咒拉到金妮面前,他轉頭看著同伴,其他食死人卻因 為逃過一劫而感到慶幸。   「石內卜人在哪裡?」金妮語氣平淡的問,之前的吼叫不過是吸引人注意的手段,現 在她才要動真本事,「你只有說一句話的機會,石內卜人在那裡?」   「我不……啊──」否定的詞才剛從他嘴巴說出來,金妮就用黑魔法切斷他的耳朵, 「我沒有時間廢話,石內卜人在哪裡?」   「他帶著主力去活米村了,過來的通道被封住,他們只能從那裡撤離。」食死人趕緊 將他們的動向報告給金妮,但金妮眼中的殺氣卻沒有絲毫減弱,「求求你……我沒有殺任 何人……」   「我也不會殺你。」得到金妮的寬恕後,食死人鬆了口氣,但下一秒,金妮就用黑魔 法將食死人的雙眼燒掉,「不過你需要付出代價。」   「啊──啊──」失去眼睛的食死人痛苦的在地上打滾,其他食死人看到夥伴的下場 ,紛紛放下魔杖,並且不斷後退,讓出一條路給金妮和哈利。   「哈利,去找她吧。」金妮不斷前進,同時對在一旁想幫忙的哈利說,「我去的話, 這次就無法手下留情了。」   金妮說的是綴歌,過去幾次的交鋒,總是會有想要殺了對方的念頭,但那終究只是念 頭,但如今不同,對長久以來保護自己的鄧不利多,金妮無法原諒對方的行為,不管什麼 原因和苦衷,下次見面,只有一人能活下來。   「謝了。」哈利對金妮點頭,隨後披上隱形斗篷,快速的朝活米村的木橋跑去。   魔法的光束再次出現,但已經不是戰鬥,而是追殺,為了純種的驕傲,為了享受暴力 凌虐他人的快感,為了利益,為了錢,不管是什麼理由,成為食死人的人們,在今晚之後 都會後悔他們過去的選擇。 -------------------------------   「石內卜!」哈利終於追上從活米村離開的兩人,石內卜依然穿著那一身黑色的斗篷 ,有如死神,身旁的綴歌則牽著石內卜的手,兩眼的無神像是被人用蠻橫咒控制似的。   在聽到哈利的聲音時,才出現一絲光芒,但隨後又消失在深邃的眼眸中。   「波特。」石內卜不耐煩的看著哈利,只有他一人,其他人大概都被食死人的分散攻 擊轉移注意力了吧,就一個人,石內卜知道哈利對自身的決鬥能力很有信心,現在似乎是 讓那個孩子,面對現實的時候了。   「賽弗勒斯,讓我來。」綴歌不知何時鬆開石內卜的手,她的動作像是魁儡,毫無感 情的走到哈利面前,「本小姐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調頭離開。」   「綴歌……」與綴歌對峙的時候,哈利的情緒不像面對石內卜時激動,他舉著魔杖的 手,因為內心的猶豫而發抖,若他們的老師看到哈利現在的模樣,大概也會失望移開視線。   「我說過了,我們是敵人。」綴歌一發繳械咒,讓哈利手中的魔杖脫離,滾到兩人之 間的木橋上,「我也說過了,靠近我一步,我就會攻擊你,最後一次,給我離開!」   「我不要!」哈利大吼回應綴歌的命令,這或許是兩人相識後第一次,哈利明確違背 綴歌的意願,失去魔杖的不安感讓哈利腦袋清醒不少,他看著自己眼前的魔杖,計算著跑 過去撿所需要的時間,同時對綴歌說,「我想要留在綴歌身邊,不管去哪裡都好,我不想 離開綴歌。」   「笨蛋……」綴歌抿著嘴唇,看著不知道是打算衝過來撿魔杖還是跑過來撲倒自己的 哈利,她的眼睛視線變得模糊,手中的魔杖跟哈利剛才一樣顫抖,「你知道我做了什麼嗎 ?我殺了鄧不利多,我殺了那傢伙最害怕的敵人!」   「像我這種人……」根本就沒資格接近你。   綴歌成為食死人後,原本在內心建築起的城牆,因為哈利的率直而逐漸崩潰。   「騙人,根本不是綴歌殺的,動手的人明明是他!」哈利指著石內卜,石內卜的臉上 露出苦笑,在這一瞬間,他居然會期待這隻山怪能拯救綴歌。   當哈利知道自己說錯話的時候,已經為時已晚,綴歌好不容易軟化的態度,就像遇到 暴風雪般迅速凍結,哈利為綴歌辯解的內容,正是石內卜期望聽到的內容,卻也恰恰是綴 歌最不希望看到的結果。   「這跟我殺的有什麼不同嗎?撕淌三步殺。」三道刀痕砍在哈利的身上,綴歌眼眶不 斷流出淚水,臉上卻依然毫無情緒,就像一台失控的機器。   要不是自己的無能,賽弗勒斯根本就不用替他完成任務,他被迫走向食死人的陣營, 無法回頭的結果是綴歌造成的,哈利無意間提醒了綴歌這件事。   綴歌看著倒在地上的哈利,剛才的撕淌三步殺綴歌下意識地避開對方的要害,綴歌舉 起魔杖,身為馬份家一員,魯休思的女兒,佛地魔的食死人,她有義務了斷主人最大的威 脅,但他手中的魔杖卻無法揮下。   不只是對殺人的恐懼,還包含不想面對的,對哈利的感情。   「走了,綴歌。」石內卜的催促下,綴歌放下魔杖,跟著石內卜走出霍格華茲。   只剩下因為失血過多,倒在地上悔恨自己無力的哈利。 -------------------------------   當哈利醒來的時候,他正在醫院廂房。   「我睡多久了。」哈利起身想要下床。   「不到三十分鐘,剛才海格發現你往活米村的方向跑,趕過去找你的時候發現你倒在 木橋上。」龐芮想要把哈利壓回床上,但哈利卻用蠻力阻止龐芮,在這幾十年,龐芮第一 次遇到能在武力上反抗自己的學生,「你需要休息。」   「其他人還好嗎?」哈利只知道霍格華茲發生混戰,但沒有仔細去看其他人的近況, 等到綴歌離開後,哈利才有餘力關心別人。   「有幾個人受傷了,大部分都不用住院,除了你隔壁那個。」   哈利朝龐芮說的隔壁看去,那個人的臉已經被止血帶纏住,根本看不出對方的樣子, 但能從典型的紅色頭髮判斷應該是衛斯理家的人。   「哈利?你還好嗎?我聽金妮說你去追石內卜了,沒事吧?」是比爾。   「你怎麼了?」哈利問。   「被一個改裝利爪和牙齒的巫師攻擊了,龐芮夫人說傷口上有魔法殘留,可能無法把 痕跡去除掉,但除此之外沒有大礙。」   「是灰背。」哈利想到對方非常有特色的外觀,以及他被鄧不利多直接稱為狗。   衛斯理家的人過來了,他們圍繞在比爾的身邊,哈利趁著龐芮分心在衛斯理家的時候 ,離開醫院廂房。   他走到鄧不利多死前的地方,拿出小金匣,他原本以為這上面會有什麼強大的保護魔 法,但卻發現小金匣輕易的被他打開了,裡面沒有分靈體,只有一張署名R.A.B的紙條 ,上面寫著他發現鄧不利多的秘密,並且把小金匣拿走了。   這個分靈體是假的,他們投入冰冷的海水,穿過滿是行屍的湖泊,鄧不利多喝下讓他 痛苦的魔藥才拿到的小金匣,不過是個贗品,荒謬的讓哈利覺得想笑。   哈利拿出DA的金幣,如果能選,他還是希望能和綴歌在一起,只要在綴歌身邊,那怕 是對抗整個世界,哈利都無所畏懼,但這已經不可能實現了。   「願意戰鬥的人,到天文塔上。」   睽違一年的DA聚會重新召開,來的人比哈利想像的還要多,他們彼此帶著堅定的眼神 看著召集他們的哈利,「這是戰爭,我要為佛地魔從我這裡奪走的人命報仇,所以我需要 軍隊,這不是課堂上的練習,也不是考試,會有人因此而死,不參加的人,把金幣還回來 吧。」   哈利說完後,沒人有動作,他們甚至連視線都沒動過一分。   「事到如今,你覺得這種說法還能嚇到他們嗎?」一旁的金妮冷笑的問。   「鄧不利多都死了,再怎麼恐怖,也不會比現在還要恐怖。」阿尼兩眼直視著哈利, 「與其毫無還手之力的被他們殺掉,還不如在戰鬥中陣亡。」   「那麼,六年級以上的,如果願意休學的話,就跟我走吧,六年級以下的,繼續留在 霍格華茲內,由金妮負責帶領。」   「等等,為什麼?」被點名的金妮發出質問。   「怎麼?妳擔心妳沒辦法嗎?別擔心,露娜會幫妳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為什麼我要留在學校?」金妮自認可是這群人裡面戰鬥力最高 的人了,居然不是和哈利一起戰鬥而是留在霍格華茲帶小孩,她很不能接受。   「金妮,聽話,這很危險。」榮恩拿出兄長的威嚴試圖說服金妮。   「榮恩,閉嘴,你這個廢物。」然而,他顯然一直都沒有什麼威嚴可言。   「五年級以下的人,都沒有受過訓練,需要有人在霍格華茲內教他們戰鬥技巧,同時 招募新人,妳之前不是說妳願意接下DA的工作嗎?」哈利冷靜的分析優劣給金妮聽,當然 這樣安排還是有他的私心存在,讓金妮上前線的話,萬一遇到綴歌,說不定她會失手把綴 歌殺了。   「嗚──」被說得無法反駁的金妮,賭氣的鼓著臉。   哈利看著天空的黑魔標記,他揮出魔杖,一隻鳳凰的圖案從黑魔標記中出現,祂的利 爪撕裂了黑魔標記的蛇,打碎黑魔標記的骷髏,「我們鄧不利多的軍隊,任務只有一個, 當黑魔標記出現的時候,前往現場消滅所有的食死人。」   「我不會在讓這個圖案底下出現任何屍體。」哈利神情堅定的說。   如果綴歌的願望,是哈利成為英雄打敗她,那他就會成為綴歌希望成為的英雄,他從 來不會,也沒辦法違背綴歌的願望。 -------------------------------   鄧不利多埋葬在霍格華茲的校園,當代最偉大的巫師,幾乎所有魔法界的高層都來了 ,包括波巴洞的美心夫人,黑湖的人魚唱出哀戚的歌,森林的人馬射出箭矢,來為他送行。   他的屍首被裝在白色的陵墓,與他的魔杖一同長眠在霍格華茲的校園中。   哈利在觀禮的來賓中看到了昆爵,一頭白髮,滿臉皺紋,感覺這一年的時間,他老了 十歲以上,當哈利在注視他的時候,他也感覺到哈利的視線,兩人互相點頭致意。   哈利很難說自己喜不喜歡這個部長,他比夫子有能力多了,但也看得出來,他的能力 在對付佛地魔這件事上有所極限,但他好歹也是在職位上,燃燒生命去填補他能力的不足。   昆爵使了眼色,哈利也同意的跟著他暗示的方向,走到森林邊緣。   昆爵張望了四周,確定沒人注意到他們後,卸下了他的偽裝,疲倦的靠在樹幹上,像 是一個隨時會斷氣的病人,「我收到你的信了,說實話,以一個成年人的身分來說,我必 須拒絕你的提議,有良知的人是不會讓還沒成年的孩子上戰場的。」   哈利忍不住露出冷笑,事到如今,這傢伙還在逞強,「看來你的良知受到嚴重的挑戰 了?」   昆爵煩躁的揉著印堂,「波特,你覺得我們能活多久?」   哈利看著昆爵,他是不確定自己能活多久,但感覺昆爵沒幾年好活了。   「沒有鄧不利多的庇護,沒有鄧不利多的智慧,我們根本無法與他為敵,現在你眼前 的魔法部長,廣義上來說已經算是個死人了,我不打算逃避,我會以戰士的身分死去,我 知道會有這天,從我決定成為正氣師的時候,就預見這個結局了,但你呢?被你慫恿的那 些孩子呢?你們離開這個國家,還有大好的青春,壓根沒有必要留在這個沒希望的地方。」   「你的提議很不錯。」哈利想起奈威很久之前對他說過的話,聽到那句話之後,哈利 才覺得自己認識了奈威,「但我是個有仇要報的人,鄧不利多的軍隊每個人,都是相信並 崇拜著鄧不利多而加入的,他們也都是有仇要報的人,離開英國或許可以保住一命,但那 根本不能算是活著。」   「哼──」聽起來很瘋狂,為了死人而選擇去死,但哈利的瘋狂卻讓近乎絕望的昆爵 ,找到一絲希望之光,「去找金利,從今以後他會和你們接頭,就算我死了,他也會跟你 們合作,把食死人的目擊報告提供給你們。」   昆爵離開樹幹,整理衣冠,猶如迴光返照般,充滿精神的走向他的部下。   「希望下次見面的時候,不是我們其中一邊的葬禮,祝你長壽,被選中的人。」   「也祝你長壽,部長。」 ------------------------------- 後記: 混亂的第六年終於結束了 這十九章下來 感覺好像什麼都沒說到 比第三年還混亂 第三年至少還有打魁地奇這條支線 第六年原作的重點是哈利在找馬份的秘密 以及榮妙的感情線 但綴歌的秘密大家都知道,哈利也不怎麼感興趣(至少沒有原作這麼激烈的想找) 榮妙則是前面幾年交往的太穩定了 結果第六年幾乎沒東西可以講 不過第七年應該不會這樣了 戰爭正式爆發 能寫的東西應該會變多……吧?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6.1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646040.A.1D4.html
iamcrazyforu: 哈利竟然可以智退金妮魔!這哪門子的山怪腦袋啊XD 04/23 08:00
他的山怪腦袋只在綴歌附近發作 因為綴歌腦袋太好了 他會不自覺的依賴 現在老婆跑了 他需要自立自強才行
Vinygli: 失戀可以讓榮恩成績變好,也可以讓哈利變成策士XD 04/23 08:26
看來失戀能刺激腦細胞讓人變聰明
z101924512: 場子更火熱了,變成DA與食死人的游擊戰了嗎XD 04/23 11:44
要開戰了 會有一堆人休學
z101924512: 最後與昆爵的對話很帥耶,這樣的昆爵很有擔當與氣魄 04/23 11:45
他好歹也是被鄧不利多放生一整年 還沒因此掛掉的魔法部長
xxxu: 推(*w*)/ 04/23 16:36
感謝推
Vinygli: 這裡的昆爵帥多了,真的有想做事 04/23 16:42
但也因此更過勞了 連去找哈利哈拉的時間都沒有
Vinygli: 「希望下次見面,不是我們的葬禮」很有戰士風格的道別 04/23 16:43
畢竟他也算有覺悟才會當部長的
Rfaternal: 推推 昆爵居然絕望如斯嗎 沒有老鄧的他連一絲希望都沒 04/23 20:15
畢竟他花了一年的時間跟食死人打 對雙方實力的程度還是有一定理解的 更別說五年級他還親眼看到佛地魔開外掛一個人殺了大半正氣師
Rfaternal: 有 只是如果遇到金妮魔他說不定會更有信心ww 04/23 20:15
昆爵:想當正氣師嗎?沒問題,馬上辦!有能力打實戰還讀什麼書
alanalg: 金妮包子臉XD 04/23 21:43
鼓起來
alanalg: 完結灑花! 話說中間金妮動手的時候我還以為會爆走 04/23 21:58
准暴走了 不過對她來說 更多的是被人背叛的感覺吧
alanalg: "DA重新成立了 我就是DA" 然後一個人清場之類的 04/23 21:59
我就是軍隊 感覺好霸氣
tomsam: 獅子是發現了什麼鄧不利多的秘密呢? 04/24 14:47
沒有 他只是發現人類的極限而已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6.16 臺灣), 04/25/2022 02:1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