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646040.A.1D4.html 死神篇 第一章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824253.A.D96.html ------------------------------- 前言:感覺「鄧不利多的」這個標題格式多到能出一個鄧不利多的系列了 -------------------------------   第二章:鄧不利多的遺物   六年級的學期結束之後,哈利暫時住在洞穴屋內,度過了他成年之前最後一個月,他 跟德思禮家,主要是佩妮還有通信,他們在美國過得不錯,知道這點,哈利或多或少能放 下內心的擔心。   鄧不利多死後,洞穴屋或許成為他們的臨時基地,總是能在這裡看到鳳凰會的人出入 ,並提供消息給哈利知道,DA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把這裡當成根據地,哈利讓那些技巧比較 生疏,需要被人保護的成員交由阿尼指揮,在五年級的時候他帶領那些人對抗綴歌的督察 小組有不錯的成績,無法與食死人一戰,但還能執行偵查和傳遞情報的任務,而足以單打 獨鬥的人,奈威、妙麗、榮恩、羅夫等人,則留在哈利身邊隨時準備作戰。   洞穴屋變得非常熱鬧,不只是鳳凰會和DA,還因為比爾跟花兒的婚禮,衛斯理家的親 戚,花兒在法國的家人全都會過來,這讓一家之主茉莉顯得非常焦躁,她總是覺得房子不 夠乾淨,準備不夠充分,結果哈利等人在閒暇之餘,成為茉莉暫時性的家庭小精靈。   忙碌的打掃生活,讓哈利逐漸從鄧不利多的死,和綴歌的離去脫離。   「我能問一個問題嗎?」在整理婚禮的禮物時,哈利忍不住問了身旁的夥伴,妙麗和 榮恩好奇的抬頭,「你們的婚禮能不能在比爾的婚禮隔天馬上辦,我不想幾年之後再來一 次洞穴屋大掃除了。」   妙麗紅著臉,原本想反駁點什麼,但她靈光一閃,轉頭看著男朋友。   「咳──」榮恩用所有人都能聽到的咳嗽聲迴避妙麗的視線,「眼睛好花,戴樂古家 的筆跡實在太難分辨了,我去問一下花兒。」   「嘖──」榮恩逃離後,妙麗發出非常清楚的嘖聲,然後她看像哈利,「我其實問過 ,在我對父母下記憶咒讓他們忘記我之前,畢竟這麼做之後就無法回頭了,結果他的態度 跟今天一模一樣!」   「但妳還是下了?」哈利面無表情地看著妙麗。   「是。」妙麗難堪的扶著額頭,「但這是兩回事,我是為了不讓我父母被佛地魔威脅 生命才讓他們忘記女兒的,我問榮恩只是希望……在我失去家人之前,能得到他的承諾。」   「但妳還是下了。」哈利的表情依然毫無波動,兩眼像看破紅塵般盯著妙麗,「保護 妳父母的方法很多,妳不需要用這種走投無路的手段,除非妳想留在最前線,又或者,父 母和榮恩放在天平上的時候妳做出某種選擇。」   妙麗賭氣的別開臉,「是啦,其他方法沒辦法讓我留在他身邊,我不可能同時保護我 父母又跟榮恩一起戰鬥,這是最保險的做法,但我也沒要他當場答應啊,只是給個承諾而 已。」   「不過我能理解榮恩的心情。」在一旁幫忙的奈威插話,他一本正經地說:「如果我 有女朋友,我也說不出:『這場戰爭結束後我們就結婚』這種話。」   奈威說完後,妙麗和哈利臉沉了下來,沉默地整理結婚禮物。   他們深刻的體會到,這個話題有多不吉利了。   戴樂古一家在婚禮前兩天來到洞穴屋,哈利他們已經將洞穴屋整理的煥然一新,原本 堆在玄關的雜物被清掃一空,換上兩盆柏柏木。附近的花園被剪過,整理的……很水蠟樹 街,哈利想到這個形容詞後,終於知道他看這片草皮不順眼的原因了。   他們穿戴整齊,在門口迎接戴樂古夫婦,因為強大的防護魔法,現在來洞穴屋,需要 現影到遠處的山丘上,慢慢走過來,根據穆敵的說法,洞穴屋周邊的視野一清二楚,連隱 形斗篷、幻滅咒、變身水或化獸咒,在踏進防護範圍內都會失效,任何人想要入侵,都會 在鳳凰會的魔法狙擊下被滅殺。   「當然,我們的人除外,被我挑選過,信任的人可以在洞穴屋內現影或消影。」穆敵 在對哈利解說防禦魔法的時候,微笑的對哈利說,「為了防賊把家裡鎖到無法出入就本末 倒置了,對吧。」   「爸爸!」看到戴樂古先生後,花兒開心地跑上去擁抱對方,「媽媽!」   戴樂古夫人是一個成熟版的花兒,她跟花兒一樣有著一頭吸引人的金髮,模特兒般的 高挑身材,和讓男人難以移開視線的撫媚氣質。戴樂古先生就顯得平凡許多,他是一個身 材矮胖,但表情很和善的中年男人。   「承蒙招待,窩聽花兒說你們最近工作非常繁忙,非常抱歉這時還來叨擾。」戴樂古 先生用低沉的聲音說到。   「呃,沒什麼,沒什麼。」茉莉抬高音調的說,「一點也不麻煩!」   「親愛的夫人。」戴樂古先生捧著茉莉的雙手,微笑的說:「貴窩兩家從此結為親戚 ,在下榮幸之至,請容窩介紹內人阿波琳。」   戴樂古夫人往前一步,彎腰輕吻茉莉,「幸會。」   「當然還有你們見過的小女佳兒。」戴樂古先生說完後,佳兒就從她父親身後蹦出來 ,十一歲的她有著一頭純潔無瑕,齊腰的銀亮長髮,她對茉莉露出燦爛的笑容並上前擁抱 她。   茉莉將戴樂古一家帶進家中,經過一連串「你先請」和「你先請」之後。   事實證明,戴樂古一家人是很討人喜歡的客人,他們不斷讚美洞穴屋的一切,並熱心 協助婚禮的籌備工作。戴樂古太太精通家務咒語,在她的幫助下,茉莉輕鬆許多。佳兒跟 在姊姊身旁,連珠砲似的以法語喋喋不休的聊著,但只要幫得上忙,任何事都會出力。   唯一的缺點就是,洞穴屋本來不是給這麼多人居住的地方,房間的數量嚴重不足,幸 好哈利在這之前就花了筆金幣,買了兩張五星級旅館等級的魔法帳篷作為DA的宿舍之用, 剛好可以把其中一張借給戴樂古一家。   「這會不會太奢侈了。」當妙麗進去帳篷的時候,眼神驚訝的看著躺在沙發上,十分 享受的哈利,這間帳篷居然連游泳池都有。   「反正是公帑,部長把他個人的特支費作為DA的軍費,完全不用任何收據就能報帳喔 ,昆爵說在他殉職前最好能花多少就花多少,他不敢保證下一任部長會支持DA。」   「他是真的覺得自己會死嗎?」妙麗懷疑的看著哈利。   哈利的臉上沒有笑容的回看妙麗,「以魔法部被滲透的情況來說,可能很快就會發生 了,他自己也知道,但他說他有另外的計畫,叫我們不用擔心,說我們只要在魔法部淪陷 之後,代替正氣師發揮戰力就好。」   哈利的話,讓榮恩跟妙麗的臉上出現擔憂的神情,哈利聳聳肩,從冰箱裡拿出奶油啤 酒丟給他們,「至少現在,我們可以好好享受婚禮。」   「乾杯。」 -------------------------------   婚禮的前一天是哈利的生日,榮恩送了他一本《迷惑女巫不敗十二絕招》的書籍,讓 哈利很懷疑榮恩自己有沒有看過,他要是有看,理論上妙麗的壓力少很多。妙麗送給哈利 一個測奸器。海格送了他一個伸縮蜥皮袋,可以用來放貴重物品。茉莉送了哈利一隻手表 ,說手表是巫師的成年禮物。比爾和花兒合送了一支魔法刮鬍刀,可以快速刮掉鬍子。   拆禮物的過程非常歡快,直到哈利注意到一個小盒子。   那是她所習慣使用的包裝,當哈利看著那個盒子的時候,心情沉重下來,他拿起那個 盒子,趁著沒人注意的時候躲到廁所,拆開之後,裡面是兩枚銀西可,那是他們曾經用來 私下交談的道具之一。   「真是……」個任性的公主,一股像是被針刺到心臟的痛楚讓哈利的臉扭曲起來,哈 利都快忘了想她的感覺,偏偏在這時候,提醒哈利她的存在。   應該把這兩枚無法花掉的銀西可丟了,剛好在廁所,丟到馬桶沖掉很快就能解決所有 問題,但哈利拿起銀西可後又猶豫了,他看向銀西可旁的文字,上面寫著:「把我忘了」 的留言。   哈利露出苦笑,怎麼可能,要是她沒做這種多餘的事情,說不定還比較簡單,他將銀 西可收在口袋中,那是綴歌最後的對他說過的話,他想留在身邊。   當他離開廁所的時候,參加哈利生日宴會的人都來了,因為隔天是婚禮,所以哈利不 希望茉莉太過費神,就只請了海格、路平跟東施過來。   看著東施大起來的肚子,哈利好奇的問:「要生了嗎?」   「應該還有幾個星期。」東施摸著肚子,幸福的笑著,「我們打算叫他泰德,那是我 爸爸的名字。」   哈利羨慕的看著東施和她身旁的路平。   曾經,他也有過對未來的想像,和東施、路平現在相差不大的想像,不過那都成為泡 影了,口袋裡銀西可的重量彷彿在提醒哈利,現在的他,已經和綴歌沒有任何瓜葛。   就在這時,亞瑟回來了,還帶著一個臉上長著馬臉的男人。   「我是魔法部魔法執行部的人,派厄斯.希克泥,今天帶過來幾樣鄧不利多的遺物, 依據遺囑,他留了幾樣東西給……他的學生。」馬臉男人看了一眼榮恩和妙麗,從他略為 揚起的嘴角不難看出他的輕視。   「鄧不利多都死了一個月了,你們才執行他的遺囑?」哈利不滿的問。   「當然是基於巫師社會的安全需求,我們魔法部有義務檢查鄧不利多先生遺留的遺產 ,是否有不良的影響。」派厄斯態度傲慢的說,然後拿出一張羊皮紙,「現在,我需要一 張桌子,看來你們在舉辦宴會,我也不是那種不識趣的男人,趕快搞定,我也能快點下班 。」   「請跟我來,希克泥先生。」亞瑟將派厄斯帶到客廳。   「部長他允許你們做這種事嗎?扣留鄧不利多的遺物?」哈利坐好後,馬上追問。   「部長啊──」派厄斯露出了哈利意外的,他不相信會在魔法部的官員臉上出現的輕 蔑神情,「那個整天妄想自己會被暗殺,躲在辦公室裡面想像反攻計畫的傢伙,別指望他 能繼續罩你了,不管他會不會被殺,他都幹不完今年了,巫審加碼對他放任魔法部行政的 行為,都快火大到把魔法部燒起來了。」   派厄斯說到一半,拍了拍腦袋,「我在說什麼,這跟你們這些小鬼無關,來說鄧不利 多的遺物吧,真是一些奇怪的東西。」   「阿不思.博知維.巫服利.布萊恩.鄧不利多的遺囑……這副巫師棋送給榮恩.畢 利亞.衛斯理,願他能在緊要關頭,發揮不亞於西庇阿的智慧。」   「蛤?」榮恩不解地看著派厄斯,派厄斯則不耐煩地將一副巫師棋交給榮恩,榮恩困 惑的打開巫師棋,那是一副做工精緻,人物的造型還是用他們一年級通關的真人比例巫師 棋縮放而成,但榮恩拿起棋子,仔細的觀察,最後證實那真的只是普通的棋子。   「不用檢查了,魔法部摸了一個月,如果有什麼機關,早就發現了。」   榮恩不死心地看著棋盤,結果只在邊緣看到,「半月不死鳥,為原創者鹿角、獸足、 月影、蟲尾獻上最高的敬意。」   「將我的熄燈器送給奈威.法蘭克.隆巴頓,希望他不要忘記他所學,不論技藝或道 理,他的老師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巫師,銘記他的教誨。」派厄斯說完後忍不住笑出聲, 「我從不知道鄧不利多是這麼自大的人,人在死亡的時候總是特別誠實。」   奈威接過像是打火機的熄燈器,然後看了哈利一眼,鄧不利多說得當然不是他自己, 只有哈利和奈威,以及不在場的那個人,知道他口中所說的老師是誰。   「我把我手中一本《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送給妙麗.珍.格蘭傑,希望她覺得這本 書既有趣又充滿啟發性。」派厄斯拿出了一本,哈利不管怎麼看,都應該放在博物館的書 ,書頁泛黃的程度讓人覺得沒有魔法保護,它肯定馬上化成粉末。   妙麗接過《吟遊詩人皮陀故事集》,她好奇地翻到頁末看出版年,當她看到只有三位 數的年份後,立刻變得小心翼翼,生怕書掉到地上裂成碎片。   「聽說是最初版的,鄧不利多到底怎麼弄到這種東西?」看著妙麗恭敬的保護著書, 派厄斯很有趣,因為他接手遺物,想從那本書找出什麼密碼的時候,也差不多和妙麗一樣 擔心書本壞掉。   「最後是哈利.詹姆.波特,他人生第一次魁地奇拿到的金探子。」相比於前面的謹 慎,最後一樣東西派厄斯特別隨便,他幾乎是用丟的把金探子給哈利,當哈利順手接過金 探子的時候,派厄斯的眼神變得很銳利,他顯然帶著某種意圖,才丟出金探子,但看哈利 手中的金探子毫無反應,他就無趣的聳肩。   「好了,我的工作結束了,不打擾你們晚餐。」   說完後,派厄斯像是逃離似的快速離開洞穴屋。   「他到底有什麼毛病?」榮恩忍不住大吼。   「他在試探哈利,你沒看到哈利握著金探子的時候,他整個人臉色都變了嗎?」妙麗 煩惱的揉著太陽穴,「部長說的對,魔法部的食死人可能非常多,多到連處理鄧不利多遺 物的人都疑似是他的手下了。」   「但他卻沒有攻打這裡,顯然穆敵打造的魔法防護讓他很煩惱。」哈利自信的說。   「試探是什麼意思?」榮恩舉手發問。   妙麗瞄了一眼榮恩,那是他身為魁地奇選手,理應知道的常識,但顯然在場的兩位魁 地奇選手,壓根對打球以外的事情毫不感興趣,「金探子有接觸記憶,它在打造的時候, 比賽被釋放出來的時候,完全沒有接觸到人的皮膚,所以當金探子的爭奪出現爭議時,可 以透過這個記憶來找出真正的贏家。」   「他以為鄧不利多用了這個特性,在金探子裡面放了秘密?」奈威問。   「說到我的第一場比賽。」哈利用右手的指尖抓著金探子,他想起二年級所發生的事 情,認識金妮,被誤會是傳人,綴歌的袒護和吵架,和好,以及最後打敗湯姆的回憶,臉 上露出維笑容,「那真是刺激、愉快,同時又讓人覺得……」   哈利咬破右手的拇指,「疼痛。」   拇指的血沾到金探子上面,就像他第一次的勝利,充滿鮮血和激情。   金探子的表面發出光芒,在哈利的血下面,浮現了「我在開始的結束」的字樣,在場 的四人困惑的看著這條意義不明的留言,忽然間,金探子像是流血似的,流出某種銀色的 液體。   哈利趕緊伸手接過液體,液體中包覆著像是頭髮般的銀色絲線,那東西他很熟悉,那 是鄧不利多留下來的記憶。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0.3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993743.A.316.html
iamcrazyforu: 首推! 04/27 06:19
感謝推
sai007788: 推 04/27 07:26
感謝推
Vinygli: 昆爵這麼快就涼了嗎?換後來的魁儡(物理)部長 04/27 08:27
還沒涼 只是半涼了
TerryHYH: 推~這篇每個字都好痛.. 04/27 09:16
苦盡會甘來的 應該吧
alanalg: 還好奈威還沒有女朋友 flag迴避成功 04/27 21:05
如果那時已經交往 他可能會說出那句經典台詞 然後增加死亡率 梅林:再跟我說一次,你怎麼死的? 奈威:我跟漢娜說打完這場仗我們就結婚吧
alanalg: 竟然能報公帳 老鄧跟昆爵都很大方耶 04/27 21:09
對兩個快死的老人來說 錢財只是身外之物
alanalg: 喔喔喔奈威也拿到東西了 然後不知道榮恩的巫師棋有什麼功 04/27 21:12
alanalg: 能 提到四人組 難道跟地圖有關? 04/27 21:12
是的 拿到地圖後老鄧非常驚嘆
alanalg: 看來老鄧又要嘴人了XD 04/27 21:15
他偶爾也是會想起自己是個教師的
z101924512: 很水蠟樹街XDD 這形容詞有笑XDDDDDD 04/27 21:17
整齊、一絲不苟的草皮 勾起哈利的PTSD
z101924512: 不吉利的死亡flagXD 04/27 21:18
結婚的還能說:我老婆寫信告訴我她快生了。
z101924512: 我猜那個棋盤是複製版的地圖,要在霍格華茲內才生效 04/27 21:19
z101924512: 讓榮恩擔任指揮官,指揮若定如下棋 04/27 21:19
希望他能夠像西庇阿那樣 守護他們的家
z101924512: 這一篇還真的有股風雨欲來的預感... 04/27 21:20
有沒有種暴風雨前的寧靜的感覺
z101924512: 沒想到熄燈器跑到奈威手上啊..真期待用法 04/27 21:21
至少確定原作不一樣
Rfaternal: 推推 多出來的遺物真是令人期待 老鄧給他們準備的驚喜 04/27 21:44
Rfaternal: 應該不會讓他們太開心吧ww 04/27 21:45
再怎麼說 老鄧也不是什麼魔鬼阿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10.35 臺灣), 04/28/2022 03:5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