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646040.A.1D4.html 死神篇 第一章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824253.A.D96.html 第二章:鄧不利多的遺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993743.A.316.html 第三章:鄧不利多的遺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089641.A.0F8.html 第四章:比爾式婚禮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168591.A.6E9.html -------------------------------   第五章:離開的人與新來的人   「波特死了!波特死了!」看到綴歌得手後,一名食死人興奮的對著天空釋放黑魔標 記,看到黑魔標記後,賓客們陷入慌亂的狀態,為了順利的疏散人群,穆敵只好解除現影 術的限制魔法,一陣混亂之後,不少人四散而逃。   「把屍體帶走,黑魔王要證據!」貝拉跑到綴歌身旁,綴歌還沒從殺死哈利的刺激中 回過神來,兩眼無神的看著食死人走過她的身邊。   「咄咄失!」一道紅光閃過聚集的食死人,路平跑到哈利身邊,拉起哈利。   「別讓他跑了!」貝拉的命令下,幾十道昏擊咒打在路平身上,千鈞一髮之際,路平 施展現影術,帶著哈利離開洞穴屋。   就在這時,穆敵拄著拐杖,站在貝拉和食死人們面前。   其他鳳凰會的人也都聚集起過來,有人放了惡魔之火,日落的天空被黑魔法的火光照 亮,隱約看到穆敵滿是傷痕的臉上充斥著怒火。   「沒有跑掉,反而獨自一人站在我們面前嗎?」貝拉嘲諷的看著孤軍奮戰的穆敵,她 帶來的人將他徹底包圍,除了綴歌,所有人都舉著魔杖,戰意高昂。   「對付你們這幫雜魚,我一個人就夠了。」穆敵說完後,立刻揮動魔杖攻擊貝拉,貝 拉也迅速用魔杖擋下穆敵的魔法。   兩人之間發生無數次的交鋒,有如兩名劍豪在旁人不容介入的決鬥中密集的互相砍殺 ,即便如此,穆敵的魔眼也三百六十度的轉動,確保他身後不會被旁人偷襲。   毫無破綻,至少在常規的魔法決鬥是如此。   「看招,死瘸子!」牙厲克在穆敵身後撒了一團黑色的粉末,他的距離那些粉末根本 碰不到穆敵,穆敵也沒放在心上,但就在粉末離開牙厲克手上的時候,就像煙霧般迅速的 蔓延,將穆敵的四周變得一片漆黑。   祕魯瞬間黑暗粉,穆敵聽說過這種魔法道具,沒想到居然有人能大量走私進英國,穆 敵庇上已經沒用的肉眼,靠著他的魔眼穿過黑暗粉的範圍,確保其他人的位置。   就在這時,好幾把貝拉祖傳的布萊克銀刀,刺到穆敵的身上,強大的黑魔法讓穆敵的 身體無力的跪在地上,得手後的貝拉解除黑暗粉,食死人們看著曾經他們忌憚的對手,現 在卻像個嬰兒般任他們宰割,露出殘忍的笑容,其中一人還吐口水在穆敵身上。   「去死吧,沒用的老頭。」貝拉用魔杖指著穆敵,正她當準備施展索命咒時,一把發 著金光的劍飛到兩人之間。   貝拉困惑的看著那把劍,接著奈威的聲音傳來,「速速前,長劍!」   長劍飛到原本主人的身上,貝拉知道有人來支援後,立刻從穆敵身上拔出兩把銀刀, 熟練地往奈威的方向投擲過去。   奈威用劍格擋掉銀刀,但第三把刀卻在前兩把刀的視線死角,來不及擋下,奈威側身 試圖閃過,結果銀刀畫破了奈威的眼睛。   劇烈的疼痛,讓奈威幾乎要失去意識,他咬緊牙關,忍著痛楚用現影術試圖靠近貝拉 ,結果在他現影完成的瞬間,繩繩禁的繩子算準了時機,綑住他的雙手。   奈威不敢置信地看著帶著食死人面具的綴歌,那雙眼睛和金髮,即使隔著面具也能認 出來,也只有她,能精確地抓到奈威的動作,那是四年跟同一個老師一起學來的默契。   黑魔法的利刃將奈威的身體撕裂,穆敵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抓著奈威的身體現影離開。   幾分鐘後,由穆敵設下的防禦魔法解除,食死人們狂喜的舉起魔杖,對著天空釋放黑 魔法來歡呼,只有綴歌看著自己的魔杖,內心猶如溺水在深淵般毫無波動。 -------------------------------   「哈利──哈利──哈利──」現影結束後,路平趕緊搖著哈利的身體,他看到那個 粉髮的女人對哈利施展索命咒,他知道這是必死無疑的黑魔法,但他還是抱持最後一絲希 望,呼喚他最重視的學生的名字,「快醒醒啊,哈利!」   「雷木思,怎麼了嗎?」一個金髮的男子用路摸思的光照亮兩人,當他看到哈利的時 後震驚了一下,但當他罩著雷木思時,表情卻更看到哈利時更加震驚,「你們發生什麼事 了?你身上……」   「泰德……哈利他……他被……」路平說到一半,無法繼續說下去,他不願意相信這 是真的,躺在地上的哈利閉著眼睛,就像睡著了一樣。   「路平教授……」哈利的嘴巴微微的動了一下,有氣無力的說,「怎麼到了天堂都有 老師的聲音啊……」   「哈利!」路平看到哈利醒了過來,興奮的抱住他,「你沒事……你沒事……但是我 剛剛明明看到你被索命咒打中了。」   「我也記得是這樣。」哈利感覺到胸口傳來一陣劇痛,然後就失去意識了,他摸著胸 口,手上傳來硬物的觸感,哈利恍然大悟的露出微笑,並將雙向鏡拿出來,被索命咒打中 之後,雙向鏡像是被火燒過似的漆黑,自從綴歌將兩面鏡子都丟給他後,他就將這兩面鏡 子形影不離的帶在身上。   「你真是個幸運的孩子。」路平起身,他感覺身體像貧血一樣無力,「泰德,麻煩你 把哈利搬進你家好嗎?我得去找東……小仙女,我剛才看到哈利有危險,太急著帶他離開 了,把她忘在那裡。」   「不行,你不能去。」泰德將哈利扛在肩上,打開門後對路平說,「你必須進來休息 。」   「東施現在很危險!」路平對著東施的父親大吼,「那邊一堆食死人,天曉得她會怎 麼樣,她快生了,沒辦法用現影術,我必須帶她到安全的地方!」   「你哪都不准去,你根本沒注意到自己的狀況吧,你現在臉上都是血。」   被泰德提醒後,路平摸了摸自己的臉,隨便摸一個地方,手指都是鮮血,剛才他吃了 好幾發昏擊咒,早就應該倒地不起了,靠著保護哈利的意志力才撐到現在。   路平踉蹌地靠著門框,「但是東施……」   泰德臉上也帶著不安,他無法說出要路平別擔心的違心之言,「我知道你很擔心她, 我也跟你一樣擔心她,但你需要休息,而我和美黛需要確保這裡安全,在這等著吧,其他 人應該還會陸續過來,也許有人會帶東施回來這裡。」   路平點頭,一步一瘸的走進泰德家裡,坐在沙發上後,傷痛和疲憊感讓他的身體就連 一根手指都動彈不了。   「讓我擦一下你的血。」泰德的妻子美黛,長的有點像貝拉和水仙混起來的女子,拿 著熱毛巾擦拭路平的臉,路平在對方的照顧下,眼皮逐漸變得沉重。   看著身受重傷的路平,哈利的內心充滿罪惡感,本來不應該如此的,他需要貫徹計畫 ,將所有看到的食死人都昏擊,他原本以為會看到石內卜或貝拉,那他就能毫不拘束的和 對方戰鬥,但當哈利看到綴歌的瞬間,他原本腦內盤算的計畫全都變得一片空白。   他早知道會如此,綴歌只要還在食死人的陣營,他和綴歌就會在戰場上相遇,彼此為 敵,但真的遇到這麼一刻的時候,他卻沒辦法作戰,他在DA的課上,總是要那些學生不要 依賴思考,要將身體練到能靠本能進行反應,但他當下不管是本能還是思考,全都無法運 作。   都是他害的,一切都是他害的。   現影術的聲音傳來,好幾個人撞開泰德家的大門,「美黛!泰德!有沒有床,快點, 這邊有傷患需要急救!」   茉莉緊張的聲音讓哈利的內心像被倒入冰塊的,全身散發著寒意,他不想看,但內心 又有一個聲音告訴他,這是他的責任,他需要知道發生了什麼。   「來不及,先放在桌上吧!」美黛的指示下,比爾、查理、喬治和榮恩,扛著滿身是 血的弗雷躺在桌上,倒著的弗雷眼神剛好與哈利相會,在確定哈利平安無事後,弗雷的臉 上出現笑容。   「他怎麼了?」泰德看著身體不斷發抖的弗雷,他從沒見過這種傷。   「中了蝕心咒,那些人渣!」比爾握著弟弟的手,眼神憤怒地看著心臟不斷被黑魔法 侵蝕而痛苦掙扎,但還是讓自己掛著笑容的弗雷。   看著他的笑容,喬治的嘴角也動了一下,但他笑不出來。   「有沒有辦法解除?你們知道有誰有辦法解開嗎?」榮恩緊張的問著周圍的人,但沒 有人回答,他抱著最後的期望看著一起過來的妙麗,但妙麗卻對他搖頭。   美黛拿著一杯紅白相間的液體給查理,「我將白鮮和治療魔藥混在一起,先給他喝, 減緩他的症狀,等一下,如果能聯絡上穆敵,他一定有辦法解開的。」   「對,穆敵,他一定能解開的,他都跟那些人渣打了幾十年。」提到他們的指揮官, 比爾鬆了口氣,他張望著房間,「他去哪裡了?有人剛才有看到穆敵嗎?」   沒人回答,查理慢慢的將混合藥倒入弗雷口中,藥的效果讓弗雷的掙扎平緩了一點。   「弗雷──」茉莉不斷流著淚,卻連擦拭都沒空的抱著兒子。   「媽……」弗雷氣若游絲的呼喚茉莉,茉莉緊張的看著弗雷,但他只是像平常一樣的 對茉莉說:「我是喬治啦……那個變啞巴的才是弗雷。」   因為兄弟生命垂危而說不說話的喬治,被弗雷弄到哭笑不得,「你沒事就閉嘴啦,害 我們大家緊張得要死。」   現影術的聲音再度出現,亞瑟背著一個人走入泰德家中,他的眼神就像去過地獄般, 混雜著憤怒和對自身無力的懊悔,「路平在嗎?」   被點名的路平,困惑的看著亞瑟,然後又看向亞瑟背著的人,他的靈魂像被催狂魔吸 走般,無力的走到亞瑟面前,牽起亞瑟背上的東施,「她怎麼了?她怎麼了!」   亞瑟沒有回答,而是將東施扛到哈利讓出來的沙發上,面無血色的東施在被幾十名食 死人圍攻之下,只剩一點意識還留在世上,她從朦朧的人群中一眼就認出路平,她抓著路 平的手,說出她最後一句話:「哈利……沒事吧?」   直到最後,他們夫妻所關心的,都是同一個人。   「沒事……哈利沒事,我有把他保護好……醒過來──醒過來──拜託妳,哈利就在 這裡,妳看一下啊,東施!」路平搖著東施的身體,但對方就像木偶般,無法回應路平。   泰德難受的看著女兒的屍體,美黛靠著丈夫的肩膀痛苦,所有人都沉浸在哀傷的氣氛 中,只有亞瑟一人,冷靜地拉開路平,「茉莉,把孩子拿出來。」   茉莉猶豫的看著路平,他已經無法回應茉莉,只是不斷掙扎想要回到東施身邊,她又 看向泰德和美黛,兩人點頭同意後,茉莉打起精神,走到東施身邊,用魔杖切開東施的肚 子,將被她保護好的胎兒拿出來。   離開母親後的孩子,呼吸到空氣的一瞬間,就像在為那些想哭卻哭不出來的大人哭泣 似的放聲大哭,看到孩子還生龍活虎的模樣,亞瑟這才放鬆戒備的坐了下來。   將小孩交給美黛後,茉莉回到弗雷的身邊,才發現她離開的幾分鐘,她的兒子就離開 人世了,弗雷的臉上依然掛著他的笑容,即便是在最後要離開了,他也希望能帶走身邊的 人的哀傷,那怕只有微不足道的一點點。 -------------------------------   穆敵將奈威現影到遠方,他不知道這是哪裡,他內心只是隨便想了個地點,周圍似乎 是一片森林,森林的外圍還有幾戶人家在居住,穆敵將奈威放下,用魔法切斷他身上被攻 擊得血肉模糊的三肢,即便身上滿是傷痕的情況下,奈威的手依然死握著劍,他的意志連 穆敵都覺得佩服。   「不愧是法蘭克和愛麗絲的兒子。」奈威奮戰的模樣,讓穆敵想起他特別喜歡的兩個 後輩,他當年沒能保護的後輩,「你會沒事的,我不會讓你死在這裡……」   穆敵將手伸向他的眼窩,挖出那支魔眼,並將眼睛塞入奈威失去的左眼內。   「該死,布萊克家的刀,布萊克沒一個好東西!」黑魔法的刀直到現在還在奪走穆敵 的生命力,拔出來就會失血過多,不拔就會讓被害人一直走向死亡,穆敵覺得這些刀比世 界上任何東西都噁心,相比之下行屍簡直可愛的像人想親吻。   穆敵將奈威扛在背上,穆敵沒剩多少時間,他需要找人治療奈威,他走向森林外圍的 房子,不知道對方是哪邊的,食死人或鳳凰會?搞不好還是麻瓜,但現在也由不得穆敵挑 人了,誰都好,他絕對要保住這個孩子,直到最後都在奮戰的孩子。   黑色的血從穆敵的眼睛、鼻孔和嘴角流出,他的視線模糊的什麼都看不見了。   狼狽不堪,鄧不利多居然還指望他當指揮官,連現在年輕人的玩具都無法應付了,換 作年輕時候的他,就算看不見,也不可能被貝拉的飛刀刺到。   是幻覺嗎?穆敵感覺看到了蒙當葛,那個一輩子都在社會底層當殘渣,最後卻像英雄 死去的傢伙,居然厚顏無恥的像前輩般走在自己前面。   是錯覺嗎?看到蒙當葛後,穆敵感覺腳步輕盈了很多,周圍也逐漸變亮,視線也變得 清楚可見,他看到了詹姆波特和莉莉,看到了天狼星,看到了被炸成殘渣的班吉.方維克 ,失蹤的開多.狄本,和佛地魔決鬥而死的朵卡.麥道,看到了過去許許多多一同奮戰的 朋友。   最後他在門前,看到了那個討人厭的傢伙,鄧不利多。   「看來我們的英雄,經歷了一場輝煌的戰役。」鄧不利多面帶微笑的對穆敵說。   「去你的,阿不思,要不是我背著傷患,我早就把你的鼻子打斷了。」穆敵嘴巴雖然 這麼說,臉上卻帶著笑容。   「背著傷患?不,你背上沒有背任何人。」聽到鄧不利多這麼說,穆敵懷疑的轉過頭 ,背上的奈威已經躺在那棟房子面前,連同自己的身體,「你不需要再背負任何人,放下 重擔,把一切交給孩子們吧。」   「我可不像你這麼不負責任。」穆敵擔心的看著奈威,就在這時,屋主出現了,穆敵 認出那是霍格華茲的學生,從反應來看,她應該認識奈威,知道奈威沒事後,穆敵鬆了口 氣。   「來不來?如果你不打算走下去,可以回霍格華姿找尼克,他應該很開心有人跟他一 起當幽靈。」鄧不利多說完後,轉身走進那道光門。   那些過去的戰友們,也都跟著鄧不利多的腳步,走進門中。   「一想到死後還要跟著你這個傢伙,心情就好不起來啊。」穆敵抱怨了一句後,便跟 著鄧不利多離開了。   幾分鐘前,聽到門外有人敲門的漢娜,小心翼翼的舉著魔杖,打開家門,卻看到躺在 家門口的兩個人,「奈威……穆敵教授?」 ------------------------------- 備註一: 蝕心咒:原創咒語,中術者的心臟會像被蟲啃食般不斷感覺到劇痛,直到休克死亡,只有 使用最高等的治療魔法、相對應的解咒、施術者自願解除或被殺才可能得救。 備註二: 茉莉從來沒有認錯過弗雷或喬治,正如雙胞胎自己在密室篇第五章所說的,茉莉認得出雙 胞胎。 備註三: 只靠雙向鏡是不可能擋住索命咒的,但綴歌投射在那組鏡子的感情,不願殺死哈利的本心 ,以及極為碰巧的攻擊地點,三者巧妙的保護了哈利的命,以及綴歌的幸福。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0.3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252199.A.D68.html
pingo95412: 整個會場都是DA和正氣師都打不贏衝動出手的食死人…… 04/30 02:44
被哈利和穆敵訓練的太好了,沒有指揮的情況下容易慌亂 然後哈利原本應該至少要撐到包圍網成形,但遇到綴歌他直接送頭 原本黑暗粉和銀刀都是對抗哈利的,現在全都招呼到穆敵身上害穆敵也跟著下去 哈利死的消息嚴重打擊士氣,穆敵受傷退場讓指揮混亂 於是就總崩了 最大戰犯:直到最後都在戀愛腦的哈利
sai007788: 推 04/30 09:27
感謝推
z101924512: 最後穆敵一步步走向解脫的畫面好有感覺...不用背負了 04/30 11:48
終於從一輩子的戰鬥中退役了 身上的傷痕都是戰士的勳章
z101924512: 但是沒想到魔眼還是被黑暗粉影響嗎... 04/30 11:49
其實不會,因為魔眼可以穿過去,但他被包圍,魔眼又有指向性(不像白眼直接三百六十度) 就被抓到破綻了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198.161 臺灣), 04/30/2022 13:32:09
Vinygli: 鏡子保護哈利(x鏡子保護綴歌沒被逆火反彈(o 04/30 15:18
如果被逆火哈利應該會傻眼 同時保護兩人的幸福的鏡子
iamcrazyforu: 變成瘋眼奈威了!感覺是很厲害的buff,不過不知道他 04/30 15:49
iamcrazyforu: 是不是需要一些時間來發掘如何利用它 04/30 15:49
就像寫輪眼一樣 移植之後是需要時間學習的
alanalg: 貝拉: 齁 不是逃跑而是選擇接近我嗎 04/30 19:40
穆敵:不接近妳的話就無法奏扁妳了(然後穆敵就死掉了
alanalg: 哇一次鳳凰會折損三個大將 食死人大勝仗 04/30 19:42
某個能在食死人中開無雙的人惡意送頭給前女友造成的
alanalg: 哇竟然是鏡子 神救援 04/30 19:44
告白當天送的禮物 威力不凡
alanalg: 死了好多人QQ 漢娜加油 奈威的機械鎧就靠你了 04/30 19:48
奈威以後就是鋼之魔法術師了
RIVERWIND: 哇 原作大部分的便當都在這章發完 05/01 01:29
畢竟是婚禮 吃多一點也滿正常的(X
Rfaternal: 推推 鳳凰會這一場可是大敗仗阿 沒想到最後居然是漢娜! 05/01 20:32
哈利自信過度+戀愛腦的後果 他會學乖的 應該吧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198.161 臺灣), 05/02/2022 03:32:07
Luos: 你們數量比人家多 到底怎麼打的這麼慘 05/11 2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