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646040.A.1D4.html 死神篇 第一章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824253.A.D96.html 第二章:鄧不利多的遺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993743.A.316.html 第三章:鄧不利多的遺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089641.A.0F8.html 第四章:比爾式婚禮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168591.A.6E9.html 第五章:離開的人與新來的人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252199.A.D68.html -------------------------------   第六章:希望之光   「成功了?」綴歌眼前的黑魔王,驚訝又帶著狂喜的看著前來匯報的牙厲克,驚訝的 情緒明顯一點,他壓著牙厲克的肩膀,兩眼盯著牙厲克的眼睛,彷彿只要從牙厲克身上找 到一絲說謊的痕跡,就會立刻處決對方似的逼問,「再說一次,成功了?」   「是的,主人!」牙厲克興奮的報告,他趴到黑魔王腳下,像是忠犬一樣的抬起頭, 「馬份大人的索命咒確實擊中波特,然後波特倒地不起,雖然現場陷入混亂,讓波特的屍 體被鳳凰會的人帶走了,但貝拉大人還順利的殺死了穆敵。」   當牙厲克提到綴歌殺死哈利的時候,綴歌感覺自己的內心在絞痛,但黑魔王注意到她 的表情後,她馬上掛上他一貫的假笑,帶上虛偽的面具,鎖上內心的門,殺死心愛的人, 這就是她現在的模樣,她過去最討厭的人的模樣。   黑魔王對穆敵的死不感興趣,穆敵的實力威脅不到他,有影響的是他的部下,他坐在 王座上,陷入沉思。   預言說過,兩者必有一人死在對方手上,但現在哈利卻被綴歌殺了,這或許代表預言 出錯了?根據賽弗勒斯和夏菲的在霍格華茲的報告,提出預言的崔老妮平常根本沒有任何 先知的能力,也許他當初就不應該相信這麼愚蠢的事情。   但十六年前那天是怎麼回事?他真的差點死在波特的手上,是巧合嗎?他一而再再而 三的從自己的手中逃離,難道也是巧合?   謁見廳一片死寂,沒人敢打斷黑魔王的沉默,綴歌低著頭,努力的讓自己不去想哈利 死亡的畫面,她的思緒變得混亂,以前跟哈利一起相處的過往,和父母生活的經歷,種種 回憶在腦中不斷閃現,使她的內心動搖到能輕易被人擺布的程度。   身旁的石內卜提心吊膽的用側眼看著綴歌,長袍下的手已經握拳,現在黑魔王只要一 時興起用破心術查看綴歌的內心,綴歌就會因為和哈利的關係被黑魔王處死了,該死的哈 利直到死了都要讓綴歌陷入危險。   黑魔王停止了思考,或許他太擔心了,因為十六年前的意外讓他疑神疑鬼,也許天命 真的整握在他手上,允許他對這個錯誤的世界進行改造,他對綴歌揮手,親暱的稱呼綴歌 的名字:「綴歌,過來。」   黑魔王的呼喚讓綴歌回到現實中,她的內心迅速的清零上鎖,連綴歌自己都沒想到, 壓抑傷害哈利的痛楚是這麼簡單的事情。   綴歌有些害怕的走到黑魔王的面前,聽到黑魔王稱呼綴歌的態度,以及讓綴歌靠近黑 魔王,就讓一旁的貝拉妒火中燒。   黑魔王的手指撫摸著綴歌的脖子,像是蛇爬過的觸感讓綴歌嚇得動彈不得,然後一瞬 間,血光閃過,黑魔王的兩根手指插入綴歌的脖子,綴歌痛苦的掙扎,一旁的石內卜激動 地想要拔出魔杖衝向前阻止黑魔王。   「別激動,賽弗勒斯。」黑魔王看著痛到流淚的綴歌,以及滿臉不捨,連壓抑情緒都 做不到的石內卜,殘忍又得意的笑了,「我不會弄壞你的東西,這算我欠你的。」   黑魔王將手指抽出,綴歌的體力隨著黑魔王的手指被抽乾,身體無力的跪倒在地上, 脖子上的傷口在黑魔王的手指離開後迅速癒合,只留下兩個像是被蛇牙咬過的傷痕。   黑魔王將手指的鮮血保存在一個瓶子中,「馬份家的血統,看來比其他家族有用多了 。」   黑魔王說到其他家族的時候,眼睛看向布萊克家和雷斯壯家兩個名門家族身分的貝拉 ,但貝拉卻不在意的聳肩,比起家族的榮耀,黑魔王的寵妃這個身分對她來說高貴多了。   「計畫順利進行,綴歌,妳該開始培養自己的人手了,下個星期,將開始進行總攻, 目標是奪取這個國家魔法界的一切,以及外部吾等所需的武力。」黑魔王的眼睛環視著謁 見廳,最後將視線落到抱起綴歌,敢怒不敢言的石內卜身上。   「別讓我失望了。」 -------------------------------   當奈威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身體虛弱無力,連手腳都動彈不得了 ,她回想自己失去意識前發生的事情,似乎聽到穆敵的聲音,然後穆敵還……奈威突然感 覺眼前的視線變的很奇怪,有嚴重的不協調,兩隻眼睛看到的東西似乎無法重合,他眨了 眨眼睛,依然無法看清眼前的畫面,就像兩隻眼睛被分開似的,看的方向不是同一個地方。   太累了,自己一定還太累了,奈威轉動眼球,讓眼睛運動一下,結果一轉,左眼就轉 到後腦勺,還能清楚的看見腦後的畫面,奈威因為眼前的異相,發出慘叫,「啊啊啊啊啊 啊啊──」   「怎麼了嗎?」   漢娜趕緊跑進房間內,看到漢娜後,奈威為了顧及形象,遮住自己的左眼,故作鎮定 的說:「沒事……沒事……」   遮了也沒用,魔眼輕易地穿過了奈威的手掌,甚至穿過漢娜的……奈威紅著臉,控制 魔眼讓它轉到後方,他開始想把這隻眼睛挖出來了。   「怎麼了嗎?」奈威突然臉紅的樣子,讓漢娜感到困窘,但又心想奈威居然會因為看 到自己而害羞,內心少女的那面雀躍的小跳步起來。   「穆敵教授呢?」但奈威沒注意到眼前的少女,反而討論起嚴肅的話題。   漢娜的內心也隨著話提的沉重性,跟著沉入谷底,「我爸把他埋在我家的院子裡,昨 天的事情我們看了預言家日報,似乎出現很多傷亡,還有人說……哈利波特……死了……」   奈威壓根不相信這種說法,哈利怎麼可能會死,就算是黑魔王本人出現,哈利跟他戰 鬥也能拚到五五開的程度,更別提當天只有……奈威想到綴歌也在現場,臉色變得很難看 ,哈利該不會真的蠢到讓綴歌殺他吧?   奈威神情嚴肅地看著漢娜,「我該走了,留在這裡會給妳帶來麻煩。」   隨後起身準備離開,但他才試著將腳踩向地板,整個人就跌在地上,直到這時,奈威 才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他看著被切斷的雙腳和右手,難以置信地看著漢娜,「這是怎麼 回事?」   漢娜面有難色的說,「昨天你出現在我家門口的時候,就是這樣了,我爸判斷可能是 目迪教授為了不讓你身上的詛咒蔓延,只好先切斷受傷的部位。」   奈威看著自己僅存的左手,懊悔的抓著頭髮,現在他什麼都做不了了,別說揮劍或戰 鬥,他連站起來走路都辦不到,不過一眨眼的瞬間,自己就變成一個無能為力的廢人,還 偏偏是在戰爭剛爆發的時候。   漢娜將奈威扶到床上,原本以為奈威會大發雷霆,但他卻意外的溫順,安置好奈威後 ,漢娜對奈說:「你好好休息一下……我會去聯絡其他人,看他們有沒有辦法來接你。」   隨後漢娜便離開留下奈威一人,奈威無助地四處張望,他現在除了眼睛,身體沒一個 地方是好的,就在這時,他的注意被床頭櫃吸引了,上面放著梅林送他的劍、他的魔杖, 以及鄧不利多的遺物,那把像打火機的熄燈器。   奈威拿起熄燈器,百般聊賴的扣動它的開關,現在是大白天,房間的光源是窗外的太 陽,顯然鄧不利多法力再高,也沒高到能把太陽遮起來的程度。   自己之後到底還能幹嘛?只剩一隻手的他,別說當個戰士了,連生活自理都有困難吧 ,無力感讓他心情特別煩躁,窗外燦爛的陽光非但沒有趕走他內心的陰霾,反而讓他覺得 刺眼,他再一次的按下開關,希望天空能就這樣變成黑夜。   結果正如奈威所願,當他按下開關的那一瞬間,窗外的光源瞬間消失。   「噎──」奈威不敢置信地看著窗外,不是被雲遮住或要下雨的陰天,太陽光真的從 窗外消失了,他驚訝的看著手中的熄燈器,「真的連太陽都能變不見嗎?」   「怎麼可能。」一個陌生的男性聲音出現在房間內,奈威機警地丟下熄燈器,握著魔 杖,指著突然出現在房間的人。   「你是漢娜的父親?」雖然知道不可能,但奈威還是禮貌地問了一下。   眼前的男人留著一頭黑色的過耳長髮,眼神像蛇一樣的瞇起,瞳孔是奈威覺得似曾相 似的墨綠色,身上披著一件黑色的長袍,皮膚白皙加上那沒有情緒的表情,像是用白大理 石精雕細琢的人像。   不管從哪方面看,都和一個會在森林旁邊和女兒一起住的父親的形象搭不上。   「我沒結婚。」男子撿起被奈威丟掉的熄燈器,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然後指了指窗 外,「那叫日蝕咒,當你不需要陽光的時候可以使用,短時間內會遮蔽太陽,但會讓麻瓜 那邊很頭痛,什麼保密法出了之後就被禁止的咒語,明明這麼好用。」   是敵人,奈威一瞬間察覺到了,眼前的男人,立場跟佛地魔相差不大。   但即便奈威充滿敵意的用魔杖指著男人,男人依然沒做出任何反制動作,不知道是對 自身實力的自信,還是他覺得自己不是奈威的敵人。   「引導之光,我以前有畫出設計圖,讓那三個會把學生弄丟的笨蛋能找回學生的道具 ,當你迷路的時候只要將所有的光收走,然後心裡想著你最希望見到的人。」男人扣動熄 燈器,一個光球從熄燈器中出現,「光球就會帶領你去找向對方,或是通知對方來找你, 如果對方手上也有同樣的道具的話。」   「不過後來我發現所有學生都只會找我解決問題,壓根不會麻煩其他三個人之後,我 就把所有完成品給銷毀了,沒想到居然有人能重新做出來。」   男人走到奈威的床邊,將熄燈器放在床頭櫃上,然後看了一眼床頭櫃的劍,他原本已 經很細長的眼睛又瞇的更細。   「奈威!」漢娜和一名中年男人跑到奈威的房間,兩人堵住唯一的門並用魔杖指著男 人,「你是誰?為什麼闖入我的房子?」   「報上名字太麻煩了,我是被叫過來了。」男人說完後,從懷裡拿出另外一個熄燈器 ,他對奈威揮動手中的熄燈器,用不耐煩的語氣問:「你是誰?為什麼你會用這東西呼喚 我?我原本人好好的在極東,收到這東西的反應我比你還驚訝。」   「我……我叫奈威,奈威.隆巴頓,然後我沒有叫你,我只是在床上發呆,玩著那個 熄燈器……」只是這樣,奈威也感覺很過意不去,便對男人說,「很抱歉。」   「不,這不可能。」男人果斷的搖頭,「只是這樣,引導器不會有反應,你內心必須 有很強烈的祈願才能產生光,你用它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   「呃──」奈威尷尬的看著窗外,「我希望太陽能變不見,陽光太刺眼了。」   男人閉上眼睛,深呼吸,免得自己一時衝動把奈威掐死,隨後他又一次搖頭否認奈威 的話,「這種程度是不可能產生光的,你認真想一下,你是為了什麼,按下開關的?」   奈威困惑的看著男人,很神奇的,明明才初次見面,明明對方是一個厭惡麻瓜的巫師 ,但他的話卻能讓奈威對他產生信任感,奈威拿起熄燈器,認真的思考當他按下開關的時 候,心中真正的願望是什麼?   戰鬥。   「我想戰鬥。」奈威不自覺地又按下開關,熄燈器發出了光球,男人手中的熄燈器也 出現光絲連結著光球,「我想繼續戰鬥,我想保護那些我重視的人,我想為那些無辜死去 的人報仇,我想繼續戰鬥下去,就算只剩一隻手也好,我也想繼續打!」   男人偏著頭,彷彿在看著什麼令人回味的畫面,看著奈威,「你是葛來分多的吧?」   「呃……對?」突然提到學院,奈威又一次困惑的看著男人。   「嘖。」男人不屑的嘖聲,然後拿起床頭櫃的劍,仔細的審視那把鑑,並用手撫摸著 劍身的銘文,「也只有葛來分多教出來的肌肉笨蛋,傷成這樣還想繼續打了。」   奈威無法反駁,尷尬的點頭同意,但他很肯定,史萊哲林的某個山怪腦袋,也會跟他 一樣戰鬥到底,只要對手不是綴歌。   「那你這把劍,從哪裡來的呢?」   男人用劍指著奈威,漢娜和她的父親緊張的再度取起魔杖,「你想對奈威做什麼?」   男人無視漢娜和他父親的威脅,和奈威四目相對,奈威也感覺到男人的態度和剛才不 同,彷彿只要答案不滿意,他就會用那把劍殺了奈威,奈威老實的回答:「我的老師給我 的。」   「你的老師?」男人懷疑的挑眉。   「梅林。」奈威說:「聽起來很離譜,但就是那個梅林,協助亞瑟王拔出石中劍,輔 佐他統一不列顛,出現在巧克力蛙卡上,但長得完全不一樣的梅林。」   「巧克力蛙上的畫像根本沒有可信度,嚴重汙衊史萊哲林的人。」男人顯然對此很不 滿意,他放下劍,看著為奈威緊張的父女兩,「你確定要繼續打嗎?雖然只剩一隻手,不 過只要躲在這裡,你的生活應該不至於太差吧?何必為了那些與自己無關,事後又不會感 激自己的人賣命呢?」   奈威思考著男人的話,「確實,我家裡還有點財產,夠我這輩子混吃等死了,什麼都 不做的話,會很輕鬆吧……但是我良心會過意不去,我想戰鬥,不是為了誰,也不是為了 得到感謝,只是希望我的良心能夠得到平靜,自從我懂事以來,我的內心始終有股難以言 喻的激情,混雜著憤怒和無力感,我想得到的,只是在努力之後,那股沒辦法保護任何人 的無力感能消失而已。」   漢娜看著她認識六年,也單戀五年的同學,雖然她無意間知道很多奈威的秘密,但直 到此刻,她才感覺自己稍微了解了對方一點。   「葛來分多。」男人不屑的說,隨後魔杖一揮,銀色的液體從奈威的斷手出現,然後 變成一隻發著銀光的手臂,「秘銀打造的義肢,具有跟原本的四肢相同的靈活性,一隻一 百萬加隆,總共三百萬加隆,看你是打算付現,還是答應在你打完仗之後幫我辦件事?」   「我沒這麼多錢。」奈威動著右手,感覺就跟原本的手一樣,甚至能從表面感受到觸 覺,比完美還要完美的替代品,確實值這個錢,「你希望我幫你做什麼?」   奈威不敢輕言答應,眼前的男人,雖然比佛地魔更容易讓人卸下心防,但奈威始終沒 有忘記,他一開始對保密法的厭惡。   「還沒想到,想到之後會來找你。」男人露出微笑,那是有如蛇般的笑容,「讓我看 看你的決心吧?被來路不明的人使喚?你渴望的戰鬥真的有價值到,值得你冒這種風險嗎 ?我可能會要你的命,或是要你去殺人喔。」   漢娜感受到男人的惡意,不斷使眼色希望奈威拒絕對方。   但奈威卻閉上眼睛,對著男人雙手作揖,「悉聽尊便。」   「葛來分多……」男人揮動魔杖,同樣造價的雙腳出現在奈威的腳上,「記得你說過 的,我會找你要債的,別給我死了。」   說完後,男人消影離開,太陽再度出現在屋內。 ------------------------------- 備註: 對那個男人來說,「葛來分多」是一個罵人的詞,代表有勇無謀。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198.161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433642.A.380.html
alanalg: 老石: 波特 如果你害死綴歌 我就殺了你 05/02 08:58
如果死了 就復活之後再殺一次 感覺老石為了綴歌應該做得到
alanalg: 為啥要從脖子取血XD 從手指更方便吧 震撼效果倒是很夠 05/02 09:02
除了取血之外 還有侵犯的意圖跟留下記號 因為綴歌現在是石內卜的 佛地魔不想跟石內卜翻臉才沒對她做其他的事情
alanalg: 奈威獲得了神器 在紳士方面用途也是 05/02 09:04
看的一清二楚呢
alanalg: 難道是蛇祖? 05/02 09:07
是 大老遠從日本跑到英國 就為了送人家手腳
alanalg: 刺激 這樣之後如果沒鼻子惹蛇祖不爽 "我學院的孽徒由我來 05/02 09:14
alanalg: 收拾" 沒鼻子卒 全劇終 05/02 09:15
他目前還是不感興趣的狀態 感興趣的話大概就馬上完結了
sai007788: 脖子,取血,會死 05/02 10:33
為了畫面刺激 湯姆是個重是儀式感的男人
Vinygli: 連蛇祖都要來助拳,這裡的老佛是多強? 05/02 10:41
沒有啦 蛇祖只是路過送手腳 對他來說,區區麻瓜和巫師死個幾十萬人,不算值得出手的事情
Vinygli: 可以手撕神龍的哈利都需要這麼多助力 05/02 10:41
哈利表示:我也不知道我當時怎麼贏的
Vinygli: 難道這裡的老佛跟摩根一樣是邪神的使徒嗎? 05/02 10:42
滿想這樣寫的 但前面老佛的廢柴已經定型了 無法改強度了
Vinygli: 那樣要不要把阿蘇爾也找來(x 05/02 10:42
好想玩諸神大亂鬥……
z101924512: 極東..難道蛇祖在日本? 05/02 11:03
是的 至於為什麼在日本 請參考他養寵物的癖好
pingo95412: 義肢這麼貴老佛居然捨得給蟲尾 05/02 16:35
對老佛來說送給蟲尾的義肢是項圈吧 隨時能收回來的那種
pingo95412: 而且原來魔眼這麼方便啊,穆迪這個色老頭 05/02 16:38
不敢想像小巴提在學校的時候看到什麼
iamcrazyforu: 開始期待史萊哲林要奈威幹嘛了 05/02 19:41
這要到滿後面才會有故事了
Rfaternal: 推推 老佛真的是被各方面圍剿 這樣的便當也夠豪華了吧w 05/02 22:06
蛇祖:那個廢物我懶得出手,我在日本和JK生活的很開心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192.170 臺灣), 05/05/2022 03:3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