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魔法石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7771639.A.935.html 密室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39711449.A.CC0.html 阿茲卡班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1413581.A.12E.html 火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3115459.A.233.html 鳳凰會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46239480.A.863.html 混血王子篇最終章及目錄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646040.A.1D4.html 死神篇 第一章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824253.A.D96.html 第二章:鄧不利多的遺物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0993743.A.316.html 第三章:鄧不利多的遺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089641.A.0F8.html 第四章:比爾式婚禮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168591.A.6E9.html 第五章:離開的人與新來的人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252199.A.D68.html 第六章:希望之光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433642.A.380.html 第七章:黑暗勢力的集會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693068.A.C44.html 第八章:龍鄉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1949808.A.DAE.html 第九章:魔法部的末日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2126706.A.A0A.html ------------------------------- 前言:最近在看鎌倉殿的13人,感覺真不錯,雖然劇情很黑暗 但黑暗中卻又有種莫名的熱血 -------------------------------   第十章:尼樂.勒梅的勝利   在巴黎的城市外圍,有一間古老的公寓,老舊到讓人無法分辨到底是什麼時候蓋出來 的,在某天晚上,烏雲壟罩著天空,一群食死人趁著夜色,現影到這棟公寓面前,帶頭的 是魯休思,他看著眼前的公寓,數著公寓的層數,一共六層。   「把他帶過來。」   在魯休思的命令下,一個遍體麟傷的法國人被帶到魯休思面前,魯休思低頭看著法國 人,在四目相對的時候,法國人面帶恐懼的迴避了魯休思的視線。   「你知道你該做什麼,才能活命,鄧不利多死了,尼樂.勒梅也活不了多久,你根本 沒有必要對他們盡忠。」魯休思說著一口流利的法語,讓跟著他的隨從們都露出吃驚的神 情,他身為祖上從法蘭西過來的巫師,對遠古之前的故鄉本來就有難以切斷的聯繫,學習 法語也是他們家傳的規矩之一。   「沒有用的,你根本不可能攻陷勒梅的城堡。」法國人賭氣的看著魯休思,隨後指著 眼前:「尼樂.勒梅的庇護所,就在這裡。」   在他說完的瞬間,原本的公寓突然從中間往上長高了一層樓。   「放了他,沒必要跟法蘭西的巫師結仇。」   魯休思下令後,自己帶隊,走到多長出來的三樓,當他想要打開房門的時候,身旁的 高爾抓住了他的手,「老大,還是讓別人先探路吧,萬一有陷阱呢?」   魯休思看了一眼他的隨從,絕大多數都是從他加入食死人後就跟著自己,也因此被自 己牽連失勢的人,他對擔心自己的高爾露出微笑,「就是擔心有陷阱,我才要帶頭進去。」   說完,魯休思打開房門,就在房門開啟的一瞬間,他們被人用傳送魔法,拉到不知名 的遠方,當魔法的拉扯感消失後,映入他們眼簾的,首先是一輪明月,以及滿天的星斗, 他們被拉到戶外,地上還踩著公寓的木質地板。   「真令人不敢置信。」克拉摸著地板,「這是港口鑰,被設計成只有轉開門把的時候 ,會連同出現在那層樓的所有人都傳送走的港口鑰,我以為除了鄧不利多,沒人能做到這 種事。」   「我們在哪?」高爾警戒的張望四周,多虧天空的月亮,他們能在夜晚清楚的看見周 圍,他們在一個廣闊的郊外某座小山丘上,而山丘下坐落著一棟洛可可風格的莊園,包覆 莊園的則是一層廣闊的籬笆迷宮。   魯休思、高爾和克拉看了彼此一眼,便在一聲「走吧」之下走到迷宮面前。   迷宮比他們想像的還要高大,至少有三個人的高度,而且迷宮內還有帶著魔力的迷霧 ,「其他人先在迷宮外面紮營,高爾和克拉,我們去看看。」   「萬一有陷阱呢?」克拉不滿的問他的長官。   「就是有陷阱,才要我們帶頭先去探路,如果你怕的話,就在這接我們吧。」高爾說 完後,搶在魯休思面前進入迷宮,他前腳才進去不到五秒,身影就消失在迷宮中。   「我不想勉強你,待會見。」魯休思說完後,跟在高爾後面,留下克拉一人。   克拉看著身後那些準備帳篷和生火的巫師們,又看了看伸手不見五指的迷宮,無奈的 聳肩,「誰會怕啊。」   說完後,他也進入迷宮中。   魯休思很迷惘,不只是他現在人在迷宮中,從他因為綴歌的立功得救後,就一直很迷 惘,魔法部的失敗,早就讓他有死的覺悟,但他卻沒有死,反而活了下來,然後還得到攻 打巴黎庇護所,換取黑魔王信任的機會,這種機會,他從來沒看過黑魔王對別人施捨過, 在食死人,失敗跟死亡向來是畫上等號的。   換作黑魔王復活前的他,現在肯定積極的在攻打庇護所,但他現在卻缺乏這種動力。   以前是為了朋友成為食死人,為了家人維繫著食死人中的地位,為了守護身邊的人, 他不惜弄髒雙手,讓腳下的屍體堆積如山,然而這些代價又能換來什麼呢?黑魔王的一句 話,就能改變一切,讓人從天堂掉落地獄或從地獄拉回人間。   如果生死都是黑魔王的一念間,那過去他所作的一切算什麼,那些無辜的犧牲者又算 什麼,盧卡斯和艾瑪的父親,到底是為了什麼而死的。   魯休思的拳頭忍不住握緊,他怒瞪著眼前,眼睛因為憤怒而泛紅,不只是對能擺布一 切的黑魔王,更是憤怒自己的無力。   就在魯休思不知該如何而去的時候,他眼前的迷霧,出現一盞光。   魯休斯舉起魔杖,被魔杖指著,光的主人乾脆的舉起雙手,「不要攻擊,我沒帶魔杖 ,我手上的是油燈。」   魯休思困惑的看著來者,對方走到魯休思能看清臉的距離,一身蒼白的肌膚,缺乏肌 肉的臉頰,以及白到能反光的頭髮,魯休思在巧克力蛙卡上看過無數次的臉,尼樂.勒梅 本人。   「我剛剛在我家的書房看到有人入侵,原本想要等你們全部走到迷宮中的時候再開啟 陷阱,但我卻發現這支入侵者跟我過去六百年看到的人截然不同,帶頭的人居然要部下留 在迷宮外,自己跑過來踩陷阱,我對此時十分好奇,於是多看了你一段時間,如何,要來 我家喝杯茶嗎?」   尼樂的臉上掛著微笑,看上去像慈祥的老人,感覺不到他對魯休思的敵意,即使魯休 思的任務是來攻打他的房子,殺光他所有保護的人。   「你的兩個朋友,我已經把他們送到庭院外面,跟你的大部隊會合了,來吧,我很久 沒跟客人喝茶了,喝一杯再走。」   尼樂的態度變得強硬,他轉身離開,為了不跟丟對方,魯休思連忙走在尼樂身後,結 果才沒走幾步,就走出原本繞了好幾分鐘的迷宮。   尼樂把魯休思帶到偏院,其他地方都用了防護魔法,阻止任何手段,不管是魔法還是 物理都無法輕易入侵,魯休思按照尼樂的指示坐下,尼樂泡了兩杯茶後,坐在魯休思的面 前,他深邃的雙眼,彷彿看穿魯休思的內心。   「你知道我是誰?」為了不讓對方誤會自己的立場,魯休思率先發言。   「知道,你的曾曾祖父從霍格華茲畢業後,出國遊歷來法蘭西的時候是我當嚮導的, 那已經是五百多年前的事了啊,當年的事情我依然記憶猶新,他的長相也是,你跟他有非 常相似的氣質。」   不是個壞人,但總喜歡鑽牛角尖。   「那你知道我是來做甚麼的?」魯休思表態的問,他的眼睛面帶兇光,尼樂卻依然感 覺不到敵意,他無奈的聳聳肩。   「知道。」   「那你招待我,又有什麼企圖呢?」   「我希望你能給我三天的時間。」   「三天?」魯休思的表情,從原本身處戰場的緊張變成不解,「三天能改變什麼?」   「能改變很多事情。」尼樂放下茶,原本輕鬆的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鄧不利多讓 我保護的人太多了,要不被人追蹤的將他們送出法蘭西,我還需要三天的時間,三天之後 ,攻下這裡,把一切都燒了,沒有證據和痕跡,沒人知道你放過他們。」   「不可能。」魯休思惶恐的看著尼樂,「沒人能騙過黑魔王的,他是一流的破心者, 要是讓他知道我放走他的敵人,他會殺了我。」   「那些不是他的敵人,不過是一群老弱婦孺,那些被他殺害的人的家人……」尼樂激 動的反駁,他的表情看起來和魯休思一樣充滿無力感,「就算放了他們,那些人也不會與 你們為敵,他們已經沒有什麼能失去的了,求求你,放他們一條生路。」   魯休思看著不甘心的尼樂,對黑魔王的恐懼,無能為力的自責,以及自己的良知在他 的內心交戰著,他抿著嘴唇,沉默許久。   「我考慮看看。」   「多謝,出口設定好了,走出這裡就能離開迷宮。」   魯休思點頭,起身離開,在他走出門的時候,尼樂再度叫住他,「魯休思。」   魯休思困惑的轉頭。   「這是我幫你曾祖父取的名字。」尼樂臉上一笑,瞇起的眼睛像在回想著什麼幸福的 回憶,「這個名字,在拉丁語的意思代表著光明。」   說完後,恭敬的對魯休思鞠躬,「萬事拜託。」 -------------------------------   「魯休思先生!」當魯休思走出迷宮後,克拉激動的呼喚他的名字,在看到他沒事後 ,鬆了口氣,「我跟高爾在裡面迷路的好一段時間,結果我們採到陷阱被傳送回來,然後 你又在裡面多繞了一小時,把我們兩個嚇死了。」   「如何,有收穫嗎?」高爾問。   「沒有,看來短時間內時無法攻破了,接下來的時間,分成六個小隊,趁白天的時候 分組進去探索,每組只能待兩個小時,用繩子連起彼此的手,同時讓繩頭留在迷宮外面, 確保不會迷路,蒐集到足夠情報後,再決定下一步。」   「今天就先休息吧。」   「遵命,馬份大人。」   將部下們解散後,高爾湊到魯休思身邊,懷疑的問,「用黑魔法強攻的話,雖然會花 點時間,但應該比探索迷宮還要快吧,為什麼要用這種沒效率的做法?」   魯休思看著高爾,高爾拍著魯休思的肩膀,力道大的讓魯休思無法掙脫,「你瞞著我 們什麼?」   魯休思將視線移到在一旁假裝發呆,實際上是偷聽的克拉,他對著克拉揮手,要他直 接過來,他不想讓說話的聲音太大,被其他人聽見,克拉看到魯休思的手勢,立刻湊了上 來。   「我見到尼樂了,他答應我只要拖延時間三天,他就無條件投降。」   聽到魯休思的話,高爾和克拉的臉色大變,高爾緊張的問:「你答應他了?」   「沒有。」   「但從你的反應來看,你是打算接受他的請求。」克拉冷靜的分析,雖然他臉上冒出 來的冷汗像是被雨淋過,「拖延時間之類的,你確實在做。」   「天曉得,也許不用三天,我們就能破解迷宮。」魯休思還在裝傻的說。   「別騙人了。」高爾拉起魯休思的衣領,「你也清楚,這迷宮被下了魔法,不用魔法 破解,光在裡面走,根本不可能找到盡頭。」   魯休思看著對他發火的高爾,沒有反駁也沒有承認,而是默默地盯著對方。   高爾自知失態,鬆開魯休思的衣領,還用手將他剛才弄皺的地方仔細的壓平,「抱歉 ,我只是太緊張了……一想到萬一被黑魔王知道,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   「如果被他發現,你們就說是我擅自作主的,你們想要阻止我但被我下咒。」魯休思 拍了拍他朋友們的肩膀,「安心吧,你們不會有事的。」   「我們擔心的又不是自己的事。」克拉雙手抱胸,賭氣的說。   「你說什麼?」魯休思聽不懂的問克拉。   「不管了,趁機會說清楚。」克拉抬頭看著他的兩個朋友,「我兒子在斯堪地那維亞 組織反黑魔王學生社團的事情,早晚會被黑魔王聽到,我不打算像某人一樣,等到事情鬧 到無法收拾的地步,這次任務結束之後,我就要跑路去投靠我兒子了,有緣再會,勸你們 別跟我站太近,免得被我牽連了。」   聽到克拉的話,高爾和魯休斯都忍不住露出苦笑,高爾還挖苦的說:「看來在這的, 都是孩子比父親還優秀的人呢,該說我們會教,還是無能呢。」   高爾說完後,搭起魯休思的肩膀,「我的命是你保住的,不管你做什麼,我都百分之 百支持,我不會和你切割,也不會拋下你不管,我只希望你可以多信任我一點,我可是你 的家僕。」   魯休思的眼眶泛紅的拍著高爾的手,「多謝。」 -------------------------------   三天的時間,並不算長,但對於家境不錯卻被迫露宿野外的魯休思的部下們來說,卻 是十分難熬的三天,迷宮的探索始終無功而返,只能吃緊急的乾糧,住在沒有施加魔法的 帳篷內,讓隊伍的士氣嚴重低落,甚至有不少人開始主張不管犧牲多少人,都要強攻迷宮 ,趕快結束露宿的戰略。   高爾和克拉只能盡可能安撫那些激動的食死人們,魯休思則在帳篷裡,每天看著迷宮 的方向,祈禱三天之後解除迷宮這件事會是真的。   就在第三天要過去的時候,迷宮內走出一個穿著禮服的老人。   「我想跟你們的指揮官談談。」   魯休思走出帳篷,那個老人就是尼樂,他瘦骨如柴,卻神采奕奕地走到魯休思面前, 「可以談談嗎?魯休思先生。」   「這邊請,高爾,幫我泡壺茶。」   進入帳篷內,尼樂坐下後,鬆了口氣的說,「感激不盡,但我還有一個要求,希望你 能再等我一天的時間。」   聽到尼樂的話,魯休思皺起眉頭,「不可能,說好三天的,我的部隊已經出現騷動了 ,再拖延下去,連我都無法管住他們。」 「我只需要一天……」尼樂抓著魯休思的手,魯休思的手上感覺到對方幾乎沒有力氣,他 看向尼樂,尼樂眼睛泛紅地盯著他,最後卑微地低下頭,「就一天,明天傍晚,我會解除 所有魔法,拜託你,給我一天的時間……」   魯休思輕輕的拉開尼樂的手,他痛苦的壓著太陽穴,最後語氣疲憊的說:「我考慮看 看。」   聽懂魯休思的話的尼樂,感激地低下頭,親吻魯休思的鞋子,魯休思被他的反應嚇到 動彈不得,親完鞋子後,尼樂起身,「感激不盡。」   說完後,尼樂就回到迷宮中。   魯休思則苦惱地走出帳篷,所有人都帶著懷疑的眼神看著魯休思,魯休思刻意大聲的 對高爾說:「高爾!如果用黑魔法強行在迷宮的牆壁上鑽洞,直線通過的話,需要多少時 間?」   高爾明白魯休思的真意,他假裝思考的偏頭,隨後說道,「不考慮陷阱和防護的話, 大概只需要一天的時間。」   「很好!」為了抬高士氣,魯休思裝出激動的神情,「剛才,那個老人,居然諷刺我 花上十年都不可能破解他的魔法,高爾,立刻組織隊伍,用黑魔法鑽洞,明天之內,務必 殺到盡頭,做到這件事之前,誰都不准給我睡覺!克拉帶一半的人在迷宮的外圍圍下防護 網,我要一隻蒼蠅都無法離開這裡!」   「遵命!」   這樣就好了吧,故意用看似激進,卻非常花時間的戰術,同時還分了一半的人手出去 做沒意義的事情,這樣應該就能做到多拖延一天的時間了。   魯休思抬頭看著迷宮,不知道他的選擇到底正不正確。   花的時間遠比魯休思想的還要少,不用到傍晚,不過日出黎明,尼樂就解除了迷宮的 魔法,那些看似三個人高的籬笆,實際上只到成年人的一半。   魯休思帶的食死人們,興奮的包圍住迷宮中心的宅邸,所有人的躍躍欲試,想要衝進 去看到尼樂因為防護魔法被解除後緊張的模樣。   「萬一有陷阱呢?」就當大家還在猶豫的時候,高爾率先問了這個問題。   「我先進去,我等打出安全的信號後,你們再跟上來。」魯休思走到門前,感激地看 著高爾,高爾也點頭回答魯休思的謝意。   魯休思打開門,一個光球出現在他面前,像在指引他似的,飄到前往二樓的樓梯口, 魯休思跟了上去,光球一路帶,將魯休思帶到一個房間內。   尼樂正坐在床邊,牽著一個臉被白布蓋起來的人的手。   「你太太?」魯休思終於明白,多等的那一天到底是為什麼了,也明白昨晚尼樂來找 他的時候,不正常的激動反應。   「她很喜歡看日出,總是逼我早起陪她一起看,今天太陽出來的時候,她終於甘心嚥 下最後一口氣了。」尼樂放下妻子的手,在房間內拉了張椅子,「坐吧。」   魯休思坐下後,愧疚的說:「我很抱歉,我不知道她……」   說到一半,尼樂伸手阻止魯休思繼續說:「六百五十八年,這對一個人來說已經夠長 了,她的離開不能算是悲傷的事情,我想她也不希望有人因此自責,她最討厭聽到別人道 歉了。」   即使尼樂嘴巴上這麼說,但他還是忍不住擦拭了眼角的淚水。   「這個給你,我想你主人最想要的應該是這個吧?」尼樂拿出一疊古老的羊皮紙,「 這是我和鄧不利多以及我老婆長春研究煉金術的手稿,我不知道他想幹嘛,但涉及煉金術 的領域,這份手稿一定有所需的資料。」   「是的,非常謝謝你的配合。」魯休思接過手稿,確認上面的羊皮紙沒有被動過手腳 之後,將他收入自己的伸縮蜥皮袋中。   「那麼,最後只剩一件事了。」尼樂整理了一下儀容,在魯休思面前坐正,「取走我 的性命,和你的主人交代吧。」   這對魯休思來說,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不過是殺人而已。   但現在的魯休思卻下不了手,他舉起魔杖,內心掙扎的看著沒有抵抗的尼樂,過了一 會後,將魔杖放下,「算了,你走吧,反正我會燒了這裡,你有沒有死根本沒人會知道, 反正我都放走這麼多人了,多一個也不會有差別。」   「有差別。」尼樂的手掌貼在自己的心臟面前,「昨天為止你放過的,不過是老弱婦 孺,而今天在你面前的,是你主人的敵人。」   魯休思驚訝的看著尼樂,眼前這位看起來文弱不堪的老人家,居然讓他看到跟鄧不利 多不相上下的氣魄。   「殺了我,你主人內心的疙瘩就會消失,那他就不會在意原本我保護的那些人,到底 是不是真的死了,如此一來,你也就不用擔心受到牽連了。」   看到魯休思無法下手的模樣,尼樂淡然的笑了,「因為有你,我成功保護了鄧不利多 要我保護的人。讓我的妻子能夠完全最後的願望,在床上安祥的閉上眼睛。同時還讓鄧不 利多死去之後,放棄希望的我,重新看到一絲光明,讓我明白即使是佛地魔手下的重要幹 部,內心依然擁有良知,我尼樂.勒梅,在這場戰爭中,已經盡我所能,獲得最大的勝利 了!」   尼樂起身,對著魯休思鞠躬,「這是我最後的請求,請讓我救你一命,我不能讓有良 知的好人,死在敵人的手上,請你活下去,活到戰爭結束的那天,以一個好人的身分,為 你過去犯下的錯贖罪。」   「我考慮看看……」魯休思語帶顫抖的說,隨後也鞠躬回應尼樂,「感激……不盡… …」   「萬事拜託。」隨後伴隨著綠光,尼樂帶著笑容離開了這個世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220.129.210.12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652542306.A.D77.html
Rfaternal: 推推 想不到尼樂會在這裡走到終點阿... 05/14 23:59
原本魔法石篇雖然魔法石毀了 但還有留下能活上一段時間的長生不老藥 但為了治療金妮全捐出去了 所以兩夫妻其實活不了多久
alanalg: 帶頭掃雷 魯休斯是個好老闆 所以會有忠心的下屬 05/15 11:19
如果不走錯路 他就是個負責任的好男人
alanalg: 克拉徹底維京化XD 好耶 05/15 11:26
感覺在讓他多待幾年 連雷神之鎚都夠格拿起來了
alanalg: 已經不只是忠心的下屬了 是沒有血緣的兄弟 超棒 05/15 11:27
沒錯 他們就像兄弟一樣鐵
alanalg: 尼樂大大救了好多人 連目前的敵人都救了 敬禮! 05/15 11:32
不愧為號稱賢者的男人
z101924512: 沒想到最後是尼樂想實現老婆最後的願望,真意想不到 05/15 11:34
最後的一天 即使下跪也想換來跟老婆相處的時間
iamcrazyforu: 這裡的老高爾個性真是和高爾一模一樣啊 05/15 18:37
跟父親太像 反而小克拉被喀浪帶歪之後 完全不像父親了
iamcrazyforu: 還有老克拉也真是精明 05/15 18:37
克拉是智囊 雖然沒辦法像高爾那樣乾脆的行動 但還是會在冷靜判斷之後選擇支持魯休思
Vinygli: 向賢者尼樂致敬! 05/15 20:23
到最後都貫徹賢者使命的男人
soldatoj: (  ̄□ ̄)/ 敬禮!! <( ̄ㄧ ̄ ) <( ̄ㄧ ̄ ) 05/15 20:45
敬禮! ※ 編輯: winter0923 (220.129.203.134 臺灣), 05/17/2022 23:5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