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hina-Drama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終於整理完對《女醫明妃傳》劇中三生一旦的感情線想法了,編劇實在編得太亂太複 雜,以下純粹個人觀點,倘若有劇情前後順序錯誤,還請指正。 >>有圖網誌版本: https://sonarepen.blogspot.com/2017/01/the-imperial-doctress-love.html 近年電視劇中常有男一男二男三都愛女一、女一則是在特定期間內至死不渝只愛某一個對 象,對其他人毫無感情,《女醫明妃傳》在這方面有些突破。劇中無論男方或女方,都因 為價值觀、社會風氣、現實條件等因素,而有後悔、痴纏、放手,更凸顯人性的複雜與矛 盾。 「我喜歡你的全部,我成全你的一切」 又是一個癡情男一。(結案) 祁鎮對允賢的態度一直不同於社會觀感,最大特點在允賢追求醫道的過程中,她不斷遭到 批評非難,祁鎮卻是用盡方法鼓勵她認真學醫、提升醫道與醫者思想。祁鎮展現自己對允 賢的感情是在她落難時不惜派出王振讓允賢活命,新春的小聚更讓他清楚自己的情意,卻 發現允賢喜歡的人正是自己的弟弟。在心情混亂的狀況下祁鎮一度要橫刀奪愛,然而在錢 皇后動之以情、說之以禮下,克制自己的感情,選擇以「允賢的哥哥」的身份關注允賢。 不能直接愛,祁鎮只能迂迴愛允賢。例如動用皇帝的身份讓允賢習醫、同意允賢的要求擴 辦御藥房,面對朝堂上大臣們處處攻擊,當時的祁鎮只知道一味支持允賢的理念,反而把 允賢推到風口浪尖上。那時祁鎮對允賢的愛是既壓抑又直白,壓抑住自己的感情,直白地 用行動宣告天下他對允賢的支持。 土木堡事變前的祁鎮只知道勇敢向前,那麼事變後的祁鎮的感情觀又多了一層不同。相較 於世人極端看中貞潔,祁鎮在遭逢生死後,卻有不同看法:「比起自尊、貞潔,保住性命 才是最要緊的。」從此開始,祁鎮對允賢的愛更加深沈。他看出允賢對祁鈺的感情有所疑 惑,並不想著趁虛而入,而是一再提醒允賢看清楚自己最初的感情,提醒她「她是愛祁鈺 的」;回宮後面對任何可能傷害允賢的事情,祁鎮不再像過往只知道表達自己的想法,更 重要的是確保她性命安全。 相較於世人看法,祁鎮的思想在當代確實怪異。他認同、支持允賢的理想,甚至突破傳統 不看重貞潔,在在說明祁鎮對允賢的感情是喜歡允賢的全部,希望允賢能遵從己心快樂地 活著。最終廢去杭氏后位,表面上說「我不想他們生生世世」,然而對照他與允賢的經歷 和想法、他對允賢父親說:「我從很多年前心裡就只有她一個人了」,朱祁鎮從沒愛過錢 皇后,他只能抱持尊重與愧疚的心情面對髮妻;面對無法回應的允賢,起先他以略帶溺愛 的方式愛護對方,到最後以保護、成全的方式愛著她,他清楚在皇宮中的經歷對允賢是段 可怕的傷害,而允賢追求的不過是行醫救人,如果放她走能讓她快樂,那他願意放她離開 。既然理解,那就成全,這就是祁鎮對允賢不求回報的深沉之愛。 「我喜歡你,可是是喜歡我喜歡的那個模樣」 黃軒這回又扮演初戀角色,不過這初戀角色最後變成渣男,算是戲劇設定的突破。 祁鈺從小夾在各方勢力中間,他對祁鎮有兄弟情,也清楚祁鎮跟孫太后之間水火不容的情 勢;身為出身低賤、位份不高的吳太妃之子,他曉得母親在宮中生存不易,因此在不違背 自己的價值觀下注重母親的想法與感受,同時也因為太注意母親感受,承接母親重視禮教 的想法。這造就他一方面重視禮教,一方面喜歡別人依順自己的想法的個性。沒辦法,過 往的生活太不順心,實在怪不得。 祁鈺喜歡溫柔端莊的女子。對允賢的感情起源於救助之恩,加上允賢初時印象確實溫柔端 莊,兩者相輔相成下,祁鈺對允賢漸生愛意。然而每每碰上有違禮教之事,祁鈺最先想到 的,不是允賢的理想、不是允賢對醫學的熱情,而是名聲問題。例如他不能接受允賢為人 看病,宛如醫婆、藥婆低下,打壞名聲;得知擴建御藥房時,更是砲火連連,不問允賢的 想法;甚至他要求允賢嫁入王府後,不能行醫,只能看看醫書,一方面是順應吳太妃的孝 心考量,另一方面他還再三表示不能接受別人用負面、鄙視的態度看待自己跟允賢。祁鈺 的愛情理想是要一段符合當代社會風氣思想的愛情,因此他再怎麼喜歡允賢,只要允賢一 出現有違封建禮教之制的想法、行為時,祁鈺的反應大多是不解、憤怒,回頭一看到擺出 含羞溫順模樣的汪美麟,只會感嘆「為何允賢不能像你一樣」,卻忘了允賢本質上不是一 個順應禮教的人——倘若允賢是,還會追求醫道嗎?祁鈺尚未迎娶美麟、允賢尚未前往瓦 剌時,兩人爭執時祁鈺還可以說些甜蜜的話安撫允賢,然而祁鈺迎娶美麟在允賢心中種下 心結,讓她得不斷自我安慰才能生活下來,加上允賢不辭而別前往瓦剌、兩人長時間分離 ,欠缺穩固感情基礎與價值觀迥異的兩人,重逢後歧見越來越深。 當上皇帝後,祁鈺嚐到權力的滋味,加上喜歡別人依順自己,以致於越發暴躁、凡事從自 己的角度思考。剛開始對錢皇后許下還政的承諾,因為汪國公的一再挑唆、吳太妃的煽風 點火,讓他迷失於政治權力,皇權更讓他越來越沈迷於眾星拱月的狀態,加上喜歡溫柔端 莊的個性,當這些反應在愛情中時,祁鈺變得十分可怕。譬如他明知道允賢和美麟間的矛 盾,只要美麟擺出溫順賢淑委屈的模樣,他就相信美麟,完全不會懷疑美麟的說詞;與允 賢發生衝突時,他就跑到美麟那兒洩慾。除此之外,祁鈺在言談間不時透露他懷疑允賢流 落瓦剌時是否失了貞潔。祁鈺用十分病態的手段證明允賢的清白,足見他已經把感情與皇 權綁在一起:朕要的,沒人不可以不給,就算是我喜歡的人,也不用詢問對方意願。甚至 是宮中設立醫女,允賢坦蕩辯論,祁鎮罪己詔,如此不涉男女私情之事,面對言官們眾口 鑠金,朱祁鈺既不憤怒也不反駁,說明他打從心裡認同言官的言論,此刻的他不只不認同 允賢的理想,也已經不再相信允賢跟祁鎮之間的清白。 祁鈺到底有沒有喜歡允賢。有,否則不會心心念念要迎娶她,不會在得知允賢大難不死、 流落瓦剌時頻頻做惡夢,不會一而再、再而三地用納入後宮、半軟禁等各種手段把允賢留 在身邊。然而他忘了,允賢不是一隻能關在籠子裡的金絲雀,不是一個順從禮教思想的人 。如果允賢是,那麼從一開始她不會要紫蘇在徐府摘採藥草,也不會有身醫術救治祁鈺, 更別說甘願用低下的醫婆身份入宮醫治孫太后,只為了見到祁鈺。祁鈺最後的回心轉意, 或許是看清汪美麟的狠毒、愧疚自己並無真正保護允賢,也可能是允賢懷孕加上變得溫順 之故。祁鈺的喜歡,不是完全接納對方,而是喜歡自己喜歡的模樣,而他喜歡的是符合社 會觀感的溫柔賢淑女子。這不是什麼錯,每個人的理想愛情藍圖都有差異,然而打從一開 始不論祁鈺或允賢都沒看清眼前人的本質,便造就這段孽緣。從一開始,雙方對對方就是 錯的人。 「不會飛的大雁,遲早是會死的,因為牠只朝自己認定的方向飛」 一直思考也先這個角色的定位,說戲份與祁鈺旗鼓相當,跟女主角也有感情戲,怎麼看都 像是天外飛來一筆,稍微探尋他跟女主角的互動,才發現是和朱家兄弟倆對照的角色。 與祁鈺一樣,也先第一次遇到允賢時正面臨生死交關。面臨生死交關,也先將性命交到允 賢手中,病癒後除了感謝,也只有感謝。再遇允賢時,一個是淪為階下囚的軍醫,一個是 瓦剌太師。因為允賢治好妹妹,加上之前的救命之恩,讓也先十分感激,而允賢莊重坦率 堅毅的個性讓也先十分欣賞,逐漸喜歡允賢。 也先對允賢的情愫源起類似祁鈺,然而細細探究卻更貼近祁鎮的愛護包容,更難得的是信 任。站在愛情的角度,也先確實熱情有誠意,除了送上大禮,三番兩次表達情意;面對部 署傳言允賢或許已失貞潔,也先的反應不是沈默或者猜疑,而是直白喝斥,表示允賢尚且 梳著少女髮式,不得如此猜測;當兩人婚事將近,四處有詆毀允賢的言論,也先總是站在 維護的立場,用盡心力保護允賢。 不過也先沒有忘記自己是瓦剌太師,沒忽略允賢在瓦剌艱難的處境。起初也先把允賢當寶 ,把她養在帳子中,並且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增派人手保護允賢。然而隨著一件件刺殺允 賢的事情發生,加上舅舅也派人暗殺允賢,讓也先不得不認真思考把允賢留在身邊到底是 對是錯。就他個人立場,他容許允賢學醫、給人看病;身為太師,他能利用自身權勢保護 允賢,但是他不可能永遠隨時照看允賢,把允賢當作金絲雀愛惜呵護,只會讓允賢在缺乏 自由的狀況下陷入不快樂。 也先最終回歸瓦剌太師的身份,選擇放走允賢。他愛允賢,也明白自己的愛會對允賢造成 致命的傷害,在個人私情與公領域角色衝突下,他毅然決然放下允賢,希望允賢能真正快 樂。與祁鎮相比,也先的不同處在於他清楚政治現實對允賢的潛在傷害,既然愛對方,就 該發揮自己的影響力保護對方;與祁鈺相比,也先的不同處在於他認清允賢個人的鴻鵠之 志,不把傳統思維以愛之名硬性套在允賢身上。也先對允賢的愛是一種霸道,也是一種成 全與保護,如果愛會傷害深愛的對象,不如放手讓對方自由;不是一定要把對方拴在自己 身邊,才能成就愛情。 「你自己的心你自己都不明白!」 允賢最先對祁鎮或祁鈺有感情,恐怕連她自己都說不清。一開始她只清楚自己想要的感情 ,是安定而純粹,不與他人共事一夫。允賢對祁鎮的最初印象是個不值得信任的紈絝子弟 ,對祁鈺產生好感源自她被祁鎮半路丟下、被祁鈺營救,兩相比較之下對祁鈺較有好感, 並不令人意外。有趣的是劇情設計讓允賢有比較多時間跟祁鎮互動,兩人相處上比較自然 、互動更頻繁,然而一切都在允賢得知祁鎮已有夫人時允賢愣住的眼神戛然而止。不論允 賢對祁鎮有何想法,既然對方已婚,依照自己的感情觀,祁鎮必然不是能繼續發展的對象 ,允賢只能收起心思,把對方當成朋友。 面對祁鈺,兩人間真正開始發展是在允賢得知祁鎮有夫人後。然而值得玩味的是,在向吳 太妃提出結親前允賢對祁鈺的感情出現過兩次疑點。第一是面對祁鈺求婚,允賢並非第一 時間充滿喜悅之情,立刻掛上紅手巾,反而猶豫再三;第二是面對失意的祁鎮,允賢除了 準備酒菜、花時間陪伴,更關鍵的是她竟毫不猶豫就以口觸碰祁鎮用過的碗,這在禮教嚴 謹的社會中是多麽難以想像的事情,加上她脫口而出「永遠陪伴」,彼時已和祁鈺有約, 能如此脫口而出、毫無遲疑,在在說明她對祁鎮不是沒有感情。 允賢與祁鈺的感情出現嫌隙,第一次是面對吳太妃時她一再反抗,點破吳太妃裝暈的伎倆 、不願放棄行醫,讓祁鈺認定允賢一點都不體諒自己,允賢同樣感到委屈,認為祁鈺不信 守當日在繡樓許下支持自己學醫的承諾。正因為祁鈺遵循禮教、不理解允賢的理想,宮中 太監們利用看病偷吃允賢豆腐的伎倆才能一再打擊祁鈺。第二次則是祁鈺為了營救允賢迎 娶汪美麟,看在允賢眼中只感覺心痛,為何許下兩人相扶相守的承諾,你做不到理解支持 ,這回連相守都變成一場空?這又展現兩人的感情價值觀不同,祁鈺認為兩人能在一起就 好,不必管是否多妻;允賢卻只要兩人相守,不願接受多人同侍一夫,加上汪家曾重傷害 自己的家人,更讓她難以接受。因此大雨中允賢跳入水塘,與其說是尋死,不如說是面對 破裂感情反問己身是否有問題,意欲追上祁鈺的價值觀卻註定沒有結果。 面對祁鎮,允賢表面上看起來毫不在意,實際上在經過土木堡事變,已經產生感情。事變 前在皇宮中,允賢清楚錢皇后對自己的恩情,因而立下誓言,加上身邊有未婚夫,不論祁 鎮對自己再怎麼好、兩人有再多心有靈犀與相互理解,也只能當作是朋友間的對待。不過 編劇很壞,安插錢皇后詢問允賢手上的金玉鐲從何而來,當下允賢跟祁鎮都十分尷尬,只 能打混帶過──允賢已經清楚祁鎮對自己的心意,當然不可能解釋金玉鐲的來由跟意義, 不過看在祁鎮眼中,想必五味雜陳:「如果對我沒感情,為何要戴著它?」 土木堡事變及其後兩人共生死的相伴,更說明兩人已經培養感情。允賢面對也先的一再逼 迫可以姿態強硬坦蕩,然而一旦也先以祁鎮威脅允賢、或者要傷害祁鎮,允賢會立刻心慌 意亂,祁鎮被塞牛肚、也先要把祁鎮五馬分屍特別明顯,也難怪無論允賢給了多少理由, 不只也先不信,連天真爛漫的脫不花也不相信,甚至怒喊:「你自己的心你自己都不明白 !」之後兩人在暴風雪中,允賢說兩人可以假扮兄妹,可是危急之下允賢卻讓兩人假扮夫 妻,甚至在郊區療傷時,鏡頭都藉由正經八百的劉平安的態度,說明兩人情根深種。 回宮後允賢再度面對現實,此時她對祁鈺不是完全沒感情,畢竟有過婚約,離宮前兩人也 沒完全提分手,說完全沒感情是騙人的,然而兩人間的裂痕與矛盾依然存在、加上與祁鎮 的生死與共,因此允賢面對祁鈺時,只能人在心不在。重然諾的允賢一方面不能背棄自己 對祁鈺的誓言,一方面又發現祁鈺一而再再而三背棄自己的各個諾言:要求自己放棄醫學 理想、迎娶汪美麟、使伎倆不歸還皇位,甚至因為自己與也先間的「婚約」懷疑自己的清 白。最終讓允賢死心,就是祁鈺強迫她發生性關係以「驗證」她說的話,自此之後,她對 祁鈺已經毫無愛情,只需要遵守最初的諾言。因此她變賣珍寶換錢給南宮中的人、以自己 的身體換取祁鈺的好感,都只是為了祁鎮。 允賢對祁鈺不是沒有感情,然而兩人相處時間不夠長久,情感基礎薄弱而夢幻,兩人間大 多是靠承諾支撐下去的,當感情煙消雲散時,允賢也只能謹守禮教與諾言陪伴祁鈺,表面 上看來兩人是比翼雙飛鳥,實際上允賢總是淡然抽離,只有陪伴。對於祁鎮,允賢看清楚 自己的心意,但是前有與錢皇后的誓言,後有與祁鈺的婚約及腹中的孩子,上有禮教約束 ,下有自己的感情觀潔癖,在現實的牽制下,這份喜歡也只能是喜歡,不能再多往前一步 。可是人就是這麼矛盾,理智上清楚不可能,情感上卻會不自覺多付出。允賢對祁鎮的感 情正是不自知的用一生愛一人,等到看明白自己的心意時,也只能在抉擇的結果中懊悔, 無語淚千行,徒留手腕上的金玉鐲相伴。 請勿詢問「哪裡可以看」或是討論未授權平台戲劇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1.119.100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484540157.A.03A.html
lily2141: 寫的真棒 01/16 18:32
JustSa: 你寫的讓我想追劇 01/16 19:19
lily2141: 快追吧^^ 01/16 19:20
phapsody: what我居然寫得讓人想追???這部的感情線呈現得超亂< 01/16 19:25
phapsody: ,努力爬梳查資料後才有這文...(暈 01/16 19:26
phapsody: 同樣是感情矛盾我依然推台劇《雨後驕陽》前24集(被揍 01/16 19:28
takimiki: 原po把感情戲整理的好棒!我看到中間一度覺得就乾脆跟也 01/16 22:34
takimiki: 先在一起好了啦,然後看到那邊就棄劇了 01/16 22:34
phapsody: 允賢跟也先在一起會被殺掉@@誠如王老道所言,她在當時要 01/17 10:03
phapsody: 做只允許男性做的事,註定會命苦 01/17 10:03
dofeeeee: 很清楚的寫明劇裡沒演清楚的內容 01/17 17:14
shichern: 你寫得讓我想追劇+1 01/18 14:44
Amant: 覺得也先那段最好看,還有第11集和在江南跟師父那段。其他 01/19 17:33
Amant: 就....這劇值得你寫那麼多的感想?真是太佩服原po了 01/19 17:33
phapsody: 我應該是在資料回顧不是寫心得吧...(默) 01/19 20:56
jayone: 我覺得很好看 除了和祁鈺對手戲XD 實在不喜歡 01/20 05:03
Melody1340: 整部戲我覺得最好看的地方就是瓦剌副本啊…完全可以拋 01/28 02:34
Melody1340: 開明朝的一切束縛 01/28 02:34
mayumasaki: 這篇寫得太好了,想收著回味再三 09/29 02:19
※ 編輯: phapsody (61.230.76.189), 01/19/2019 14:4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