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Diary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好久沒有在日記版寫日記了喔... 有很多負面的想法,負面到覺得這世界不再是彩色的 這篇日記很長,且講的東西也很亂 我只是想把最近心裡想說的都寫下來 作為現階段的紀錄 大概三個月前,我逃走了 約莫三月底,有次剛好被mo老師逮到,被叫去討論口試後的問題集 (但因為內心看到一次這問題集,就會想起口試那天的種種 想起那個人嘴上雖是笑笑的,但說出來的話卻是如此尖酸刻薄 那時只要聽一個錄音檔,我就崩潰一次,但老師又要求一定要有逐字稿 真不知道我到底是吃了什麼強心劑打完那逐字稿的... 打完逐字稿後,還要針對老師們的問題回答 當初mo老師說不管是問句還是建議都得回答,但我覺得這樣沒什麼意義 把一些東西給砍掉了... 之後就是無限的loop,時而鎮靜、時而崩潰) 跟mo老師說,因為那時候那個人的問題有些有點沒事找事的感覺 所以我回答起來很容易情緒化,我無法冷靜思考 他就問我哪裡不行,再跟我說該怎麼改 約莫過了一個多小時,心想怎麼辦,等等要去打工耶... 還好老師先開口說要去接小孩,隔天再繼續 我也說隔天下午再來找老師 結果到了隔天,出門前夕我還在努力寫回答,但恐懼感莫名增加 眼見跟老師約定的時間快到了,不出門不行了 在將電腦放進包包中,出門的東西都準備好了 我卻止不住恐懼、止不住發抖 跟小菜子說:怎麼辦?我出不了門.... 他一開始也是勸說我要快出門,但後來卻說他逼不了我,他感覺我好像真的很痛苦 最後我坐在地上,靠著打遊戲安定我的內心 一個小時後我還是出門了,搭上往實驗室的公車、並在最近的站下車 都走到大樓門口了,我卻不敢進去,反而跑去附近的公園閒晃一圈 再去吃個點心想辦法讓心情好一些 這些都有同步給小菜子知道 隔天雖然有去實驗室,但只是為了幫遠在美國的學長做實驗 還慶幸助理學長還好這天請假 刻意不把燈打開,克難的做著實驗 清明連假前,把要送定序的sample都弄好放冰箱,等填單送件就好 然後我就回老家過連假了.... 雖然放完假的隔一天晚上就回台北了 但接下來的日子,除了打工和吃飯,幾乎不出門 直到跟學妹約好採集之前,才去實驗室拿雨鞋 還刻意挑假日的晚上 沒想到好死不死還是可以遇到mo老師 老師問什麼時候要去找他繼續討論 我說大概禮拜一吧 (因為原本學妹也說禮拜一可能會進實驗室看標本 且他原本要住我這、我想說一起行動,我就勢必得去實驗室 結果他最後跑去住他大學學姊那,然後到了禮拜一我還真的沒有去...) 假日陪學妹去烏來採集,跟他說我已經快兩個禮拜沒去實驗室了 他說沒什麼特別的事待在家改論文應該也行吧! 我說不是這樣的,是我內心在逃避 他反而問我要逃到什麼時候,我說我會在近期內整理好心情去找老師 (但我卻一直沒有去...) (題外話,採集那天下著大雨,到了要再搭纜車下到烏來市區的時候才發現電線走火爆掉 等於整個烏來有一半的區域處於停電狀態 感覺真是無言,不知道要卡在山上卡多久,後來還是用發電機讓纜車再次啟動 他們的工作人員跟他們的新人說這是很難得的經驗 平常用電只要花2~3分鐘就可以到達另一區域,現在用發電機要花差不多5~10分鐘 可以慢慢體會這段,意思是我們賺到了XDD) ****家事**** 四月底還經歷了母親無故住院,父親不想要把時間都綁在醫院 我又剛好有回去,要我去顧白天 這麼說起來,我這兩年如果有回家,似乎很常在醫院度過,都是為了照顧家人 家裡現在有兩人罹癌,一個是爺爺,一個是父親 爺爺罹癌時,大人都只說就是肝癌,只要動手術就會好轉 後來才發現他們是騙子,根本不是一般肝癌 而是已經第四期,且癌細胞已經況散到其他器官了,如果感冒生病的話就容易直接死掉 那時候硬是問了父親他才願意說 他說不想讓爺爺過著化療痛苦的日子,還不如讓爺爺過著想過的日子 也因此沒有人跟他透漏他的實際病情 所以現在為了維持爺爺的健康,會定時準備點心或補給品讓他吃,以維持他的體力和健康 為了這事我也被父親罵了好幾次,說絕對不能讓爺爺受寒 畢竟家鄉靠海,冬天的風特大,如果讓爺爺出門是很容易引起感冒或其他症況 到時候產生其他併發症怎麼辦? 心裡也是滿滿的歉疚 但現在爺爺活跳跳的,現在也比確定罹癌前還胖一點 不然那時候我看到原本已經很瘦的爺爺又瘦了一大圈,都快到骨瘦如柴了程度了 問了母親,他覺得爺爺本來就很瘦,沒什麼 但父親是有感的,他也覺得爺爺變瘦變憔悴了 後來因為老症狀,叔叔硬是帶他去檢查,才發現罹患了癌症 * 而父親知道自己可能罹癌的時候並沒有特別告訴我們 哥哥們都不知道實際狀況 後來是在我論文修正稿無法如期交出去那天 那個人又不給遲交(後來發現那個人可能在台北,但我卻從台北去到嘉義,整個很白癡) 萬念俱灰下,也不回台北了,想要直接回家睡一下,隔天再上台北好了... 搭車前還問了我哥他人在哪,他說他出差到新竹了,問我要做什麼 好死不死打電話過來,我原本就已經在掉眼淚了,他打來我怎麼可能說得出任何一句話 一下就掛他電話了... 那天因為很疲累又很餓,搭車到家鄉前沒有先告知父親要回家一事 直到我吃完東西,在猶豫是否要搭公車到家附近下車再走回家,還是請人來載 看到公車時刻表寫的時間,還要再等10幾分鐘才有公車 於是打了電話給父親,沒想到是關機?平常不關機的他怎麼關機了? 但後來沒多久他回電了,他說他出門忘記帶手機,還問我要做什麼 (出門忘記帶手機?那關機是怎麼一回事?後來才知道是他要做檢查 手機會關機以防其他朋友要找,然後知道他生病了一事) 我說我已經到了哪裡,你要來接我嗎?還是我等公車回家 他說他可以來接我,於是左等右等,公車都過去了,他還沒來 後來回到家,洗好澡就去睡覺了,也不知道是幾點,父親進房間問我論文的事情 這時他才說,他應該是罹患癌症了,只是還不確定是什麼癌症 他能夠陪伴我的時間已經不長了快的話一兩年、慢的話或許可以再活個5-6年 還問我接下來打算怎麼辦,想要繼續讀嗎?還是就這麼放棄? 到底是因為老師的問題故意刁難,還是我自己能力不足 如果是能力不足,是不是就到此為止了? 他說他生病了,不能再像以前那般照顧我,我必需學會獨立 說完之後他就離開房間了,我則是哭了..... * 因為難得跟母親相處的時間變長了,母親就趁勢問了我現在到底是進展到什麼程度了 未來想要做什麼,是不是該有好的規畫了,是不是該去找個打工 不然總是要幫我繳很多國民年金、又沒有辦法累積年資...... 那個健保保在公所怎麼那麼貴...早知道這麼貴當初就別去公所保了.... 種種現實面的問題...... 我說我現在有在打工,雖然錢少少的,但至少滿足你說的要累積勞保年資, 且也不用再讓你幫我繳國民年金......... 健保我也會問打工的地方能不能幫忙,再從公所轉出 現實人生要顧慮的事情真的好多 想要享有福利,原來要顧慮這麼多東西,有時甚至連他的意義在哪都不知道... ****** 五月依舊是宅在租屋處,只有打工吃飯才會出門 有時候甚至連吃飯都沒有 問我平常在做什麼?打遊戲、睡覺、打工,偶爾訂正問題集 因為壓力而嚴重失眠的我,只能藉由二次元撫慰自己的心,雖然是很無聊的遊戲... 但至少讓我的內心不至於那麼枯竭 大概是以前生病的習慣,晚上如果睡不著,白天會睡得比較好,於是白天就是補眠時刻 但說是補眠、我其實也沒睡很好,不是睡個一兩個小時就醒來,就是瘋狂作夢 以前還會買書、現在也不買了 朋友方面,除了以前打遊戲認識的幾個朋友會聊天,現在主要只有跟小菜子聯絡 其他朋友我都不去關心、群組也不太回應 但有天朋友生日,在群組祝福他,他說我居然特地浮水了XDD 隔兩天另一個朋友生日,只在最後一刻祝福他,隔一天聊兩三句就不讀不回 一個國中認識的朋友,每年他生日都會祝福他(直到大學前我都記錯他的生日) 但今年沒有祝福他,連他隔幾日打電話來也沒有接 比較對不起的一個朋友,幾個月前約定好要當他的伴娘,卻因為我這麼逃世的狀況 也是對他不讀不回,後來想說還是得回一下,結果他居然暴怒了 說絕對不要讓他再找不到我,還用有點刻薄的語氣說了一些話 讓我覺得有點無辜,心想自己不是才只是個伴娘嗎? 雖然他真有打電話給我,但facebook也只有找兩次的紀錄 而且我手機沒裝facebook,也沒裝messager,平常又是好幾天才開一次facebook 有時候有通知也會被忽略,所以我不知道他對我發那麼大的火要幹嘛 或許是我對這事沒有危機意識導致的吧? 他生氣的問我到底在忙什麼? 我說在忙論文啊(心裡OS,除了論文嚴重卡關,最大的問題是我不願意面對熟人) 他才稍微消消氣 最後還問我為什麼想當他伴娘(當時確實是我問他有沒有找伴娘,他問我能不能, 我說這是很榮幸的事,當然可以,就這麼快速的決定了....) 還問我是不是第一次當伴娘 聽了我的回答後,他說他要一個人靜一靜 痾.....?原本以為他氣已經消了,原來還在生氣? 後來豁然開朗發現我是第一次,且還在搞論文 覺得這樣生氣很沒意義嗎?? ***** 心想著五月底一定要去實驗室找老師談談, 而那以前曾說過除了人家主動找他,不然他不會主動聯絡對方的老師 寄信來問我近來可好,能否抽空到他辦公室聊聊? 那天本來打算要去的 但....事與願違 猶豫了很久,最後卻因打工時間要到了才出門 然後就莫名又過了一個月 終於在上周五我去實驗室找老師了 跟老師聊了一些 他說我終於出現了 我跟他道歉說不好意思逃了三個月 他問我為什麼要逃走 我說因為我內心覺得很恐懼很害怕 他:你是對那個人感到恐懼、還是對於之後論文還要經過他手而感到恐懼 我:都有吧!但不管怎樣,還是因為那個人的關係才會這樣 老師才明白,我已經對那個人產生了極度的恐懼感 以至於後續的交論文啊、可能再次口試啊..都感到害怕 他這時又說了:「你這樣消失了幾個月,我想了想,以前我們還是學生的時候, 老師對我們種種的不合理,我們雖然承受下來了,但那始終是不合理的事情 我們心裡也是明白的,可是現在換我們當老師了, 我們卻把以前老師對我們的不合理加諸在你們身上,沒有想過我們當初的感受 以至於現在造成你逃離了... 以前的我們是受害者,現在卻變成加害者....」 「還有,我擔心的是,你這樣逃走,雖然現在出現了, 但難保你以後的人生再遇到類似的狀況,不會再逃走一次, 這是很嚴重的問題,且那個人是不是已經對你造成一輩子的陰影了?」 (心裡os,沒錯,那人已經造成我一輩子的陰影了,為什麼我能這麼確信呢? 早在大四畢業後發生那個事件後,他對我的信任已經蕩然無存了 那時候我雖然是選擇面對,但因為我的身體狀況是無法承受過大的壓力 只要承受過大的壓力,我的皮膚就會開始發炎、潰爛 那時明明就是暑假、最熱的時候,我卻不覺得熱 到了冷氣房,我穿著冬天穿的外套還會覺得冷 皮膚無時無刻不流著組織液,只要稍微聞一下,就能聞到異味 皮膚已經被破壞成這樣了,濕了又乾、乾了又濕,不斷循環 那時候穿的衣服也要加很多的洗滌劑才能讓味道稍微減少 後來怎麼好轉的我忘了,但那時候我發誓,我絕對不能再讓自己回到那個時候的狀態 於是我選擇逃避,五月底一度想要去實驗室承受壓力的時候 皮膚過沒幾個小時就有反應了,最後我不了了之則是好轉了一些 六月初固定回診皮膚科的時候,醫生也發覺到怎麼控制好好的會突然變嚴重 我說最近壓力有點大,可以多開點類固醇的藥膏嗎...? 醫生也知道我的病況確實還會因為壓力而導致發病 所以為了不要讓自己過度發病,我當初還是選擇逃離...) 老師還說:那個人當初在讀博班的時候也是很辛苦,L老師不瞭解那個人的極限, 不斷丟東西給他,但他無法承受,所以也跟L老師鬧得很僵,但他選擇拖,不是逃 (心裡os,還不是都一樣?他也逃離L老師,來到C老師這邊不是?) 當初博班生涯不順利,家人又在生病,無法就近照顧讓他心力交瘁,後來他提出休學 來到C老師這邊打工,邊照顧家人,C老師勸說要繼續寫論文 C老師也會幫忙在L老師間緩頰,後來論文主要都是C老師在做修改 L老師想說反正有人幫忙看,發表文章也有掛他的名字 最後有復學去完成學業 (那不是跟我現在差不多嗎?只差我還沒發表文章,但學長有說會掛那個人的名字, 但那個人不滿意!!!) 只是沒想到的是,他當老師之後,居然變成了另一個"L老師" 他當初也是受害者啊! 我跟老師說,他現在也當他自己是受害者啊~ 但老師好像沒聽懂我說這句話的意思,還是說了他當初也是受害者 (我想說的是,當初那個事件,他是加害者,卻當自己是十足的受害者 覺得我害了他可能無法如期繳出報告,還得請助理來幫他收拾爛攤子.... 嗯?壓榨? 但重點是當初那件事本來要負責的人根本不是我,卻莫名落到我身上 然後我因為初學,沒辦法做得很好,他覺得我搞砸了他的計畫 他覺得我這樣會害他無法如期交出報告 他覺得我這樣會害他在其他合作的老師間失信 但他是否有想過,我就這麼完全被他黑了 原本其他對我有好印象的老師,看到我像看到瘟神似的 我能請問他為什麼我要接受這樣的待遇嗎?) 老師還問我說我接下來打算怎麼做? 我說如果可以當然是想要拿到這個學位啊..自己這麼期望,家人也期望... 老師說如果我真的想,是不是得再延到下學期了,但這次他會強勢一點要求那個人 (XX,早就該強勢了好嗎?當初那個人不就說全權交給這邊處理,他只負責簽名就好的嗎? 怎麼在交論文給他看前說了什麼:我現在也不會幫你改,但如果有問題, 我會在口試的時候電你 呵....這是哪門子老師? 然後到了口試那天,卻又一副受害者的嘴臉,一下說不不不,辛苦的都是mo老師, 一下又說:啊~你論文的raw data我都沒看過,我要怎麼幫你改論文呢~? WTF?私下兩個人講的是一回事,當著評委面又是另一回事?WTF 然後又說:啊~我也不是很懂什麼什麼,為什麼什麼什麼不放在哪裡...balabala 還有:你確定?你確定你要這麼說?你這樣是對你台北的實驗室造成傷害喔... 然後我就真的被他電到釘在牆上那樣.... 之後提出了幾個要求 一開始覺得很不合理,想說乾脆放棄算了... 但後來幾天想說不行,拚一下好了 可是好像有點太遲了呢...在期限前我無法順利完全他的種種不合理要求 於是當天我也沒睡,坐夜車直接殺去嘉義,在車上還是來不及完成剩下的 打了電話給mo老師說:怎麼辦,我覺得我無法如期交出報告給那個人 mo老師卻說:現在這事全權交給那個人負責,我無法做決定,你要打電話給他 這時覺得老師在我心上插上一刀 口試時我知道那個人那樣冷嘲熱諷著我,偷偷的戳了你幾句 還虧他以前總稱你們是好朋友,你還每年寄年曆給他, 你已經有點尷尬了,但你最後卻還是有否定我的狀況,我心已經涼了一半了.... 我不知道你在評委們討論的時候幫我說了多少好話,但那時我真的覺得很無助 現在還這樣說.... 我鼓起勇氣打給那個人,說交不出去,能不能多給一天的寬限 他用了很好的語氣只說了:好的我知道了,不行(多給一天)。掰掰 我當下眼淚就落下了,當時還是在火車站的天橋邊, 我甚至還想直接跳下去讓火車撞過算了......... 收拾心情,努力平復當下的心情打電話給mo老師,跟他說那個人怎麼說 老師說他去跟那個人談談看,最後回電說那人決定怎樣就怎樣,我也沒辦法.... 於是我很絕望的回家了,也在那天得知我父親罹癌.....) 老師之間還突然提到,之前也從Ruby學姊和YJ學姊那知道, 我還在修課時期常常搭夜車下嘉義,偷偷睡在別人的實驗室 你想讓這些努力都白費嗎?這些努力別人不知道看不到,那你確實為了此努力過 (正確的狀況是,碩一上還有租房子,修課也較多,雖然也都半夜來返台北嘉義... 碩一下房子退租,借住還待在嘉義的朋友家,六點去車站搭車到嘉義, 此刻往返的時間不是半夜了 碩二時,朋友返家了,為了省住宿費,有時候借住YC的宿舍,但他還有室友, 且當時他也有男友,只有在報告期才會借住,其他的日子我是坐最後一班夜車到嘉義 到的時候通常是半夜三點多,有時候是半夜兩點多,然後我就去睡車站附近的網咖... YJ學姊知道後覺得這樣太危險,還不如跟父母說一聲,多要點生活費,住旅館... 但這種事哪能跟父母開口啊... 後來覺得在網咖包夜雖然便宜,但畢竟還是要花錢的 就跟學長借鑰匙睡實驗室,或是睡在一般教室裡,等到早上六點多趕快離開系館 現在想想我還真是大膽呢~雖然嘉義的治安不算壞 但我一個女生,交通工具還只有腳踏車,還是在大半夜的時候騎在路上 去到學校的路上一定會經過墳墓區,想想現在還活著還真是不簡單啊~ 直到修課結束.......................) 老師也說了他對我這樣不說一聲地就消失很不能諒解,那個人也絕對不能諒解 (我對我自己也不能諒解啊...母親不時就在說,難道不能求老師說家人有人生病, 需要趕快畢業去賺錢嗎?母親也不再金援我,反而是父親偷偷金援.... 我知道我這樣逃避,無疑也是往他們身上踩上好幾腳 他們是如此殷切期盼自己的女兒能夠順利畢業 我這麼一逃,我把我該負責的通通拋下了 當我決定逃走的時候,我就已經對我的人生不負責任了) 老師說,還好我還是出現了,不然要發表的東西要怎麼辦 我說不是還有CYH大大和郭大大嗎? 他說CYH只懂形態、分子完全不懂,郭比較懂分子、形態不是強項 我說如果問郭大大,他大概會再來問我吧........ (心想平常好像就是這樣,但郭大大現在有其他也會這類群的人, 好像也不是那麼的需要我了) 老師說對呀!郭大大大概會追殺我到天涯海角 (沒錯,現在一部份理由是因為郭大大去美國了,沒有人可以治的了我, 所以我才敢這樣逃走那麼久) 老師繼續說了,我都在這塊打滾這麼久了,也是最了解的人,當然要優先找我 後來老師還提到另一個同學的狀況 他說他的論文超級薄,其中有一半還是參考文獻,他心想這樣不行 我寫那麼厚,還有穩定的架構都不過了,怎麼可以這麼輕易的就讓他這麼去口試、去畢業 就這樣子去口試絕對會被釘在牆上,於是緊急喊卡 約定時間要逐字逐句修改 唉!跟我一樣悲劇,但至少不是在口試時被電爆要來的好QQ 老師要我留意修業期限,我說禮拜一我再問問學校 於是昨天問了要打電話問教務處之前 系辦打電話來了(嗯?) 系辦姊姊問我這學期能不能畢業啊?還要再提口試嗎? 也說了那個人始終沒有把我的成績交給系辦 (當初明明是他說不管通不通過,他都會幫我交成績出去 但開學過後幾個禮拜,系辦就來電話問我我的成績怎麼遲遲沒有交到系辦 我說那個人當初說會幫忙交,能請系辦代為溝通嗎? 想著是不是該把這事跟mo老師說,但沒多久後我就逃走了,所以也沒提到過 ((會逃跑的一項原因是這個,還有論文無法如期交,再次看到他直接被無視, 對我來說傷害也很大,加上有的沒的總總,我就逃走了..........)) 我往好處想是那個人希望我可以跟他示弱,並順利交他想要看的論文給他 在讓我過嗎? 但聽到教務處說,理論上口試完一個月內就要交成績了,一直拖只會讓我被學校直接退學 我就問他通常老師這般遲交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嗎? 他說可能是要保護學生吧? 嗯???保護學生???保護學生是這樣保護的嗎???學生會因此被退學耶??? X!一股怒氣就這麼上來了!!) 打電話給mo老師,告訴他學校說要在學期期間才能申請口試, 還說了成績一直沒有交出去一事 老師說他會跟那個人談談............... 然後,我就跟小菜子說了"祝所有這種的老師都去死" 其實是想說都不得好死的.....................但詛咒太深會反彈到自己身上呢~ 然後我就去打工了 父親在我打工期間打了幾通電話過來 待我能接的時候他很生氣的問我為什麼都不接電話 怒氣一時就上來了 想著:難道我不能沒帶手機嗎?難道我不能幾小時不接電話嗎? 難道我得時時刻刻注意手機、留意他有沒有打來嗎? 他問我論文交出去了沒? 我說我在打工不能接電話,他問我為什麼要打工?打什麼工? 我說大概交不出去了,且確定這學期無法畢業了 他問我為什麼會搞成這樣呢? 我也想問啊!心裡滿滿的幹意 他問我接下來要怎麼辦?我說給我幾天想想 然後我可能就會跟他們道歉,說對不起我因為太恐懼逃走了 說我無法跟任何熟人交談這些事情,說我踐踏了他們的期待..................... 後來太絕望無奈了,開始對小菜子說了極其負面的話 很抱歉Sylvia姊姊,我對你如此輕描淡寫這段過程,你說太久沒有我的消息 但不敢問我敏感話題,卻又想要關心我...謝謝你QQ 雖然我知道你要交報告了,也無法幫上你的忙 還可能讓你在這裡看到這篇,讓你心思紊亂 我心裡也想要聯絡你,問你在國外過得好不好 沒想到也挺慘澹的感覺 辛苦你了QQ 接下來的我,該何去何從呢? 我也很希望簽名檔說的話能實現啊QQ 但努力沒有結果,我選擇拋棄自己 就已經註定是失敗的一條路了呢.... 對吧? 且當初也跟家裡約好再給一學期,沒有結果的話就此打住 是我自己把機會給放棄了 雖然我也想要因此放棄我的人生......... -- 「當你真心渴望某樣東西時,整個宇宙都會聯合起來幫助你完成。」 -保羅‧科爾賀《牧羊少年奇幻之旅》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4.218.48.119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Diary/M.1498527009.A.4D3.html
opm: 拍拍,放寬計畫就算了,人生,再想想吧,總覺得還很多問號... 06/27 11:31
seasonyu: 人生除了很多問號,還很多驚嘆號呢Orz 06/29 02:38
seasonyu: 但感謝opm大的拍拍QQ 06/29 02:38
waleic: 其實學位沒有這麼重要,如果你知道未來工作所需的是什麼,即 06/29 04:29
waleic: 使得從基礎開始也不是很大的問題。只是如同老師說的,之前 06/29 04:30
waleic: 的努力辛苦記得嗎?打從心底覺得你的研究比我精彩許多,在學 06/29 04:35
waleic: 術上有些突破;若為一個人而放棄,是否你的心&初衷不會後悔 06/29 04:38
waleic: 過程會比結果值得,在你的人生中。你爸爸也說的沒錯,試過知 06/29 04:40
waleic: 道了,是否停止或繼續,只有你自己能決定。你很幸福有關心愛 06/29 04:41
waleic: 你的家人朋友,多陪伴珍惜跟他們相處的時間;國外碰到艱困時 06/29 04:44
waleic: 只能靠自己,親近的人都在好遙遠的地方...加油呀也對自己說 06/29 04: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