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IA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我覺得現在去揣測普丁會不會做什麼 都還嫌太早 畢竟整體情勢的變化 是相當快的 不過普丁倒是有暗示不會修憲再延任過 俄羅斯會不會修憲取消省級行政首長選舉(事實上削弱聯邦國體制) 並不能如西方媒體般 單從普丁擴權這一點來看 另外在台灣這種單一國 要理解到的事實上是聯邦體制中的成員 與地方自治沒有關係 由於俄羅斯實在很大 所以在台灣比較好的理解方式 應該是把這種改革與台灣多年來 試圖廢除鄉鎮市長選舉的做法做類似的理解 在蘇聯瓦解之後 很長一段時間 俄羅斯的省 (包括了省 邊疆區 自治共和國 直轄市) 大都是被前蘇聯時期的共產黨人(不管是否仍是) 以及戈巴契夫開放政策期間出現的黑手黨所掌握 以無黨身份當選的前共黨地方領導人 所佔比例是最大的 特別在西北與遠東地區 這種人口稀少貧困 受市場開放打擊最大的區域 在96年總統選舉時 共黨候選人Zyuganov在這一帶得票率都在六成以上 後者則如南俄羅斯 這種更窮困但富有資源的黑道故鄉 最有名的例子是後來被俄軍炸死的車臣前總統 由軍人 轉成黑道而當選的Dudayev 比較有名的非前兩者的省長級人物 包括了莫斯科的Luzhkov 聖彼得堡的Sobchak 薩馬拉(老點的書會寫古比雪夫)的Titov等 雖然他們的轄區經濟力強 卻只佔俄羅斯一小部分 而且也常被點名是白道(例外是已過世的Sobchak 普丁曾是其副手) 這造成的問題就是嚴重的各自為政 比如莫斯科的人均所得是俄羅斯全國平均的2.5倍左右 所以利用戶口管制來減少自己的支出 或者如某些烏拉山區省份省長與大財團關係很密切 就會為特定利益團體護航 包括打壓工會勢力等 普丁的做法當然有其權力考量 但是現狀下 削減俄羅斯各省首長的實力 對俄羅斯國家利益 事實上是有幫助的 對俄羅斯地方人民來說也不會被侵害(莫斯科人權標準比地方各省高) 比較值得觀查的反而是俄羅斯審判機關一元化與國會改革的進展 特別前者 對台灣極有比較法上的意義 ※ 引述《burdette (3R連線世界無敵)》之銘言: : 這幾年俄羅斯的情形似乎有一點小變化,前一段時間曾經看過報載 : 據說普丁有意讓州級首長改為官派,不曉得這是否已經確定? : 如果州或省級的官員改為官派,這是否代表俄羅斯會再度走向中央集權? : 未來普丁是否會以反恐為藉口,找機會擴大個人權力? : 之前也曾聽過傳言,傳說普丁有可能借修憲 : 將總統任期延長為七年,或者是讓總統可連任三個任期 : 請問這是傳言或者真有此可能? : 之前曾經看過一些文章,由於俄羅斯這幾年來國際地位的衰退 : 因此有些俄國人希望能再出現一個強有力的領導者 : 但是普丁是不是這樣的領導人?想請教國際政治版的先進們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92.192.35.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