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Ind-tra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第十一集在879篇.... ̄▽ ̄|| 不知道還有沒有人要看Orz http://blog.xuite.net/cafemilk/milk/12705691 http://www.wretch.cc/blog/SweetMilk&article_id=21891780 2/11 大年初三 藏曆新年 飛來寺-->雨崩 晴 昨天聽了那麼多關於梅里的傳說,又聽大哥跟蔡明他們討論著明早找好位置拍日出, 對於這座聽起來很夢幻的神山實在充滿了期待,到底有多美麗呢? 睡前大哥跟我說,叫我六點起來往東方看有沒有滿天星星,就知道明天有沒有日出。 我應聲說好,隨即也幻想著這深山裡的滿天星光不知多漂亮, 前天大家聊得太晚太累,今天轉山又要花體力,所以昨夜大家沒什麼聊天就早早睡了。 而我還是有點興奮得睡不著,半夜也醒來過幾次,到五六點的時候看也沒半個人起來, 又見大門關著,外頭一片黑,想說還沒日出大家也都沒醒,就繼續睡吧,現在看也沒用。 再醒來是七點多,天色已亮,見有些人也不見了,忙往外衝,怕已經錯過日出。 這裡的經度比麗江還西,麗江都8點才天亮,這麼這麼早就亮了?而且不是說8:05日出?? 而一衝出門,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就在眼前!一座美麗莊嚴的神山就在眼前,一看就知道是傳說中的梅里主峰--卡瓦格博。 昨天還藏在山裡,沒想到今天還真的看到了~~!! 這裡的遊客不多,都是自助旅行的背包客,但外頭各處還是站滿了人, 大家紛紛架起相機,尋找著最佳的觀賞點。 我也四處張望著哪裡有比較好的位置,最後看到旁邊一家還沒開的"季候鳥"Bar, 旁邊有三樓可以上去,算是這邊最高的建築物了,就去那邊看吧。 爬上了三樓頂樓,視野還不錯,北京那車的王忠夫婦也在, 打了個招呼後又各自獨享著,沈醉著梅里的美,當然也不忘用鏡頭一一捕捉, 好像每分每秒都有不同姿態一樣,難以言述的美。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32822294&p=53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32822297&p=56 就這麼留戀到8:40,在外頭欣賞著拍著梅里的人還是很多,但看王忠夫婦他們要下去了, 想說也該回去看一下情況吧...。 於是信步走回客棧,大家也都差不多這時候才回來,說待會可以吃早飯了。 簡單的盥洗整理,過去梅里客棧吃早餐,菜色是什麼已經想不太起來, 也許因為全心都在外頭那座美麗的神山上吧。 吃飽了飯,大家又散步地走到外頭,說等嚮導卓瑪來就出發。 大哥從小賣部拿來五色經幡跟祈福的草,給大家一起掛一起燒, 雖然實在有點像觀光客的無聊作為,不過難得來到這種藏地神山,就入境隨俗, 照他們的風俗祈個福許個願吧。 掛起五色經幡,拿起祈福的草,凝視著眼前的美麗神山, 安安靜靜地感受著祂帶來的安寧與祥和。 哥哥姐姐倒是都比我還興奮,笑嚷著要許什麼願許什麼願。 我望著梅里,雖說是沒有藏人的信仰,卻為眼前大自然的壯美而感到折服, 梅里還真的如傳說中,有種神奇的魔力,震懾、吸引著人心。因此也生出了許多虔誠。 許什麼願好呢?來到這種地方,許太淺薄的願似乎顯得褻瀆。 於是我閉上眼睛,誠心誠意地許了一個願。 願所有我關心著、愛著的人們,都能夠過的好,都能一生平安健康快樂。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39681859&p=57 等著嚮導卓瑪來準備出發, 眼看著即將和water哥還有扎西師傅分別,於是大家又在山邊合起影來。 雖然也只短短兩天的相處,可是想到此後一別不知何時再見,還是有點離情依依。 大家還是勸著water哥一道走,說不然你之後又反悔了要趕來可很不方便唷!! 可是water依舊沒有改變主意,大家也勉強不得。 山間的風有點大,但今天的天氣真是太好,不見什麼寒意,反而很舒服, 望著莊嚴美麗的卡瓦格博,心情真也清朗到了極點。 不久卓瑪導遊出現了,本來以為是阿姨輩的,結果出乎意料是個看起來很年輕的女孩子, 小小隻的,目測大約和我差不多年紀吧? 結果卓瑪跟我說她回家找不到適合的鞋,所以沒幫我帶鞋來, 看看她的裝扮也和我幻想中的"專業導遊"不同,雖然衣著鞋子還是比我好^^||, 但仍算是簡單,倒真只是在地人出來克難地掙生意的樣子。 幸好大家也早認定了我要一起走,這點也已經不構成問題了。 (想到接下來的日子,還是要對我完全不防水又不怎麼防滑的低筒NIKE慢跑鞋致敬m(__)m) 於是我們揮別了water哥,他要在原地等另一個台車載他下去, 一行還是七個,充滿期待與興奮地往梅里深處前進了。 大家對新加入的藏族姑娘卓瑪都很感興趣,第一個問題就是問她幾歲。 「18。」 『18 ???!!!』大家全都驚叫起來,她看起來雖然年輕,但總覺得也有22 23吧?? 竟然18,難怪她昨天說要叫我姐姐,竟然真的還比我小@[email protected]!! 聽到她18歲以後真是肅然起敬,不知那個姐姐又問了那她幾歲開始出來當嚮導的呀? 「14。」 『14 [email protected]@ 』大家更是驚訝得不可置信, 對於我們這種都生長在大城市,念了大學才工作而來閒閒旅遊的人, 親眼見到一個比我們還小的小姑娘這麼年輕就出來討生活,真是敬佩得不知如何是好。 靜怡姐姐和燕子姐姐都活潑健談,很快又嘰嘰喳喳問起卓瑪一堆問題, 央著卓瑪唱藏族歌曲,問她們都唱什麼聽什麼歌。 想不到卓瑪竟然說她很喜歡周杰倫!!!!! 挖阿~~~我想全車最震撼的應該是我這個周董的同鄉吧-_____-## 知道呼嚕呼嚕的周杰倫在大陸很紅,可是想不到居然還紅到西藏來, 聽著一個西藏姑娘跟我說她喜歡周杰倫的感覺實在是太詭異了[email protected]@" 於是卓瑪先唱起了幾首藏族山歌,清麗高昂的音色就像所有民族歌曲的CD一樣, 勾引、震懾著人心,像要直達天際,好聽極了。 接著卓瑪說要唱周杰倫給我們聽,大家好興奮地叫好, 聽著周董的歌從這樣一個西藏姑娘口中唱出來, 感覺真是又奇異,又有種文化揉合一塊的親切。 扎西師傅穩當地操縱著方向盤,山路彎彎蜒蜒,每個彎閃過都是太嫵媚的景, 藍天、白雲、皓雪、滿車的笑語加上西藏小姑娘的歌聲,這台車呀,真像要開往天堂。 不久經過了一處小村落(這裡的村落都也不過幾戶、十幾戶人家), 只見男女老少個個盛裝著圍著圈,像是什麼民族的祭典。 對阿!今天大年初三,是藏曆新年呢! 於是大家下了車,想見識見識一下藏人的慶典。 每個姑娘都衣著華麗,尤其是小朋友們,小小的個子盛裝打扮起來真是可愛極了>///<。 也才見識到原來看起來貧窮偏僻的藏地農家,特別節日一到也是這麼慎重其事的, 想想他們雖然平日收入不多,但這些衣裳飾物要拿去外頭一定也件件價值不菲吧~~, 看著漂亮又有風情的服裝頭飾,還真也好想要一套呢>///<。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53212533&p=58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53212534&p=59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53212535&p=60 靜怡姐燕子姐paggie姐姐跟小卓瑪加入了他們的隊伍載歌載舞, 我則先拿起了DV相機想說先拍個過癮再說~~,這裡轉轉,那裡轉轉。 年輕人和小孩子圍著圈圈跳著舞,中老年人則多半坐在一旁聊天欣賞著。 就這麼耽擱了半個多小時吧,下午還有好長一段路程,扎西師傅就說差不多該上路啦。 村民們獻給我們每個人一條哈達,敬了杯酒,表示友好。 想起之前在內蒙時也拿過哈達受過酒,原來蒙藏是一樣有這個習俗的呀~~。 繼續前行,不久就到了我們即將徒步轉山的起點西當, 接下來全是山路,羊腸小徑只夠人力或獸力通行,車是開不進去的。 西當也就像個小小的中繼站,有些人家經營著簡陋的溫泉澡堂,就叫西當溫泉, 再供應些食宿還有和外界的聯絡。 先前出發的北京朋友蔡明夫婦和王忠夫婦也已經在這裡, 於是我們就在西當簡單的用了碗麵當午餐,等著馬匹來駝行李, 接下來得走上五六個小時的山路,才能到今天落腳的雨崩村。 若是還要背著行李,可真不知要走到什麼時候了。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53212536&p=61 解下了登山背包給馬匹駝,頓時輕鬆了許多。 可是由於帶著大大的相機和DV,再加些隨身物品,算算也還是有五公斤上下, 一開始和二三十公斤對比顯得輕鬆,後來真走起來才知道對體力不好的自己也不容易><。 而且今早還發現,原本該在先進方便的香港就來卻遲了的生理期竟在這時來了, 想到以前總會痛到虛弱非常,有時連都市生活的日常行動都覺無力,不禁也十分擔憂...,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此刻叫我別走實在也不想, 所幸今天竟也不如以往虛弱,感覺雖有一些不適,但和平素的狀況相比真是好得太多, 只有默默祈禱自己的"旅行模式"再度奇妙無比,讓我能順利跟大家走過這段路了。 一行人緩緩地延著山路而上,不知道多久沒登山了, 肺活量不好,平素雖走慣了路,卻實在不擅長走上坡, 這樣負著重又在特別時候爬山,走起來還真有點吃力。 咬著牙不想說不想讓人看出自己走得吃力,當然更沒說今天的狀況... 但還是漸漸落到後頭,步伐也顯得沉重,哥哥姐姐開始說妳要不要叫匹馬呀?? 「我再走走看吧^^"」 撐出笑容與力氣地往前奮力了幾步,想說就算最後要叫馬也總得先走一段。 其實倒是不覺得累,只是就很喘,想起以前平地走上好幾個小時都還是輕鬆, 但真的一跑步一走上坡就不行,唉唉,難道上坡真的是我的罩門嗎/____\。 走著走著越落越後面,也越來越吃力,哥哥姐姐又開始勸起我叫馬。 想想好吧,要不和他們有充分戶外經驗的人相比,越走越慢也不是辦法, 想著應該真是上坡肺活量不夠,於是央了卓瑪替我叫匹馬來, 言明到中間的啞口,接下來下山應該就沒有問題才是。 不久馬伕牽著馬過來了,雖然前幾天在洱源也騎過馬, 可是那種在平地大小姐似地的騎馬逛園子,和現在這種馬蹄踏在陡緩不一, 滿是泥石的山地巔巔頗頗,感受可完全不一樣。 所幸雖然震得腦暈屁股疼,不用自己走路還是輕鬆許多, 也有了閒情逸致欣賞周邊的景色。 雖然不是第一次爬山,但卻是第一次來到如此靜謐脫塵的山林, 地上全是還摻著冰雪的土路,兩旁的植物也還帶著霜,山路蜿蜒,一轉兩轉後望下去, 乍暖還寒的春景,真是可愛極了。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53212537.jpg&p=62 拿起DV汲取週邊的景,鏡頭下的雪域看起來又更添風情, 我像是個初涉此境的欣賞者; 前路崎嶇,拉著韁繩,隨馬蹄達達漸上,心裡無比地寧靜與適然, 我又好像是天生就屬於斯地的歸鄉客。 也不是一路都能策馬前行,初融的冰雪,馬蹄一踏就打滑,有些路段還是只能下馬步行, 馬夫再在一旁小心翼翼地牽著馬過去,沒什麼在冰雪上上坡的經驗,緩緩地亦步亦趨, 對於這高深莫測的大自然,再起敬畏之心。 山中無歲月,不知過了多久,到了最高處,3860米的啞口。 (後來才知道出發的西當溫泉是2600米左右,幾個小時內上升了1200公尺, 無怪乎一開始會很喘。) 下馬整裝暫歇,想說等著其他人來一起走 (其實馬行速度和人走是差不多的,只是上坡馬還是稍微會比人快一點) 環顧著四周,依然一片靜謐,雪靜靜地躺在地上、樹上、石上,我輕移步履在山林裡穿梭 ,自以為是雪山中的精靈。 不久,靜怡姐姐到了,和她又坐下來歇息、聊天了會,結伴繼續前行。 下坡不騎了馬改以步行,正好活絡活絡方才被震得屁股疼的筋骨, 一樣是走路,下坡就令人走得輕快無負擔許多,其實平日也是走慣路的(因為常迷路T_T), 所以不僅輕鬆地跟得上常出野外的靜怡姐腳步,還比預期地早到了雨崩村。 途中也遇見別群的背包客,活潑的靜怡姐很快地又跟對方熱絡地聊了起來, 大家走走聊聊,很快就看到了上雨崩, 在上雨崩稍事歇息,俯視著我們今晚即將投宿的下雨崩, 走了幾小時的精神也又振奮起來。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85136131&p=63 從上雨崩往下望,幾個群聚的可愛小平房,便是下雨崩, 總共才十幾間屋子,連上雨崩一共二十幾戶人家,合稱雨崩村。 由於村民稀少,生活簡單,這裡的居民過的是互助合作,不分彼此的生活,有遊客來了 也是輪流分配接待。 我們下塌在阿主家,不過晚飯是在阿欽木家吃的。等著開飯的時候,大夥兒坐在 阿欽木家的外頭,也沒分什麼庭院不庭院,屋子外面就是天成的山景,鄉野。 喝著茶,聊著天,欣賞感受著灑落在神山裡頭的夕陽。 不久晚飯好了,我們魚貫進入,除了我們還有其他十幾個遊客吧,坐了兩三桌長桌, 應該今晚到下雨崩的遊客都在這兒了。 吃的一樣是漢藏混合(還是漢族菜多一點吧)的菜餚, 累了一整天,有熱熱的飯菜可食,已是天堂。 也許是大夥的遊性仍熾,也許是導遊卓瑪和主人們都是能歌善舞,一邊吃著晚飯, 大家一邊就唱起歌來,也央著纏著卓瑪唱歌, 藏族女孩的歌喉真是天成的好,聽著她高昂清麗的歌聲,大家都掌聲不斷, 也學著藏族人"獻哈達"給小卓瑪。 一頓飯這麼歡歡笑笑伴著歌聲吃完,白日的疲憊也去了一大半, 信步走回我們住宿的阿主家,入夜的下雨崩,寧靜地像另一度時空,另一顆星球。 (我會想到小叮噹的宇宙開拓史........) 踏在這個幽靜時空的泥土上,有一種滿足,也有一種感動。 回到住宿的二樓房間,雖然簡陋,但不知怎麼的這時你也完全不會覺得它簡陋了, 因為山中生活感覺理所當然就是如此。 而且還算好的是有盞電燈,雖然也不算是"盞"電燈,就是顆小小燈泡, 但已經足夠我們取物,喝茶,聊天......等無礙。 http://www.wretch.cc/album/show.php?i=CAFEMILK&b=13&f=o1185136132&p=64 夜裡沒有電毯,當然更不會有暖氣了, 於是大家拿出睡袋,鑽進睡袋再蓋上被子,居然也就不冷, 真感謝徐俊婷的羽毛睡袋,當初也是看了網上的資料隨便亂帶,想不到還真派上用場了。 但當大家各據一床正準備休息時,靜怡姐卻突然頭疼想吐,很不舒服起來, 於是大家都跑到靜怡姐床前,倒水的倒水,找藥的找藥,一時不知道如何是好, 討論著應該是高原反應吧,也可能是白天走得太急太累了, 這裡雖只有三千多公尺,但畢竟我們在幾小時內上下了一千多公尺, 對身體仍是一大負擔吧。 (據說三千公尺以上就可能有高原反應,尤以短時間之內進入三千公尺的山為最, 有醫生建議進入三千公尺以上的山,每天最好不要上升超過600公尺, 而每上升1000公尺要休息一天。 我們從西當溫泉到最高的啞口是從2600到3860, 可以算是"短時間內進入3000公尺以上",跟急速上升吧。) 大家在旁邊看著安慰著照護著靜怡姐,遞了藥,看她吐了幾次, 到半夜一點,好像稍微好一點了,大家才比較放心下來地各自去睡。 說到高原反應,我倒還好,雖然頭好像也有點微痛,可是沒在中甸那晚痛得厲害, 可能是我在中甸時就已經"高原反應"過了吧? 抓著徐俊婷的羽毛睡袋,腦海裡浮現著早上那美麗絕倫的卡瓦格博, 期待著明天有更多更多新奇的歷險, 不自覺不自覺,就沉沉睡去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23.193.8.213
smallonely:哇 ^^ 07/24 10:15
smallonely:有有 我要看~!!! (一直期待中!) 07/24 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