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NDMC-guitar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作者: yopoyopo (處女座痔瘡) 看板: AAAAAAAA 標題: [中時] 三少四壯集--成英殊:我們都太在意永遠 時間: Wed Feb 20 14:01:40 2008 三少四壯集 我們都太在意永遠 成英姝  (20080220)  所有出自於一種斷裂而來的哀傷,都其實是某種形式的鄉愁,最近你那煩亂的情緒 不就像切斷的手腳還有知覺,隱隱作痛,不就像卡在陰間的鬼魂,既不能前進也無法後退 ,看到東西摸不到,發出聲音而對方聽不到?  《一路玩到掛》裡,傑克尼柯遜和摩根費里曼兩個生命所剩無幾的絕症病人從醫院 跑出來,列出一張死前想做的事清單,逐一實現。傑克尼柯遜去刺青的時候,勸摩根費里 曼也來刺一個,後者說想不出有什麼是可以永遠留在身上的圖案。「拜託,我們兩個都快 掛了,哪有什麼『永遠』。」傑克尼柯遜說。刺青師聽了一驚,問他們是不是真的快死了 。傑克尼柯遜不耐煩地說:「那是個比喻啦!」  前些日和朋友喝酒聊天,聊到刺青,互相嘲笑一陣,我們三個人身上都沒有刺青。 然後就靜下幾秒,有一種羞赧,我們都太在意「永遠」兩個字。永遠不需要多遠,只要認 為還有明天存在,就好像不得不為那個叫做「明天」的擔憂。我記得開車時聽到信樂團唱 薛岳的《如果還有明天》,這主唱的聲音真的會讓人感動得發抖,我對薛岳死前的事記憶 猶新,他還活得好好的時候,大家已經把他當作死人,白痴女主持人還裝模作樣地問他「 感覺怎樣?」。「如果還有明天,你想怎樣裝扮你的臉?」,是啊!以前上班的時候,晚 上睡覺我會想隔天該穿什麼衣服,這個問題也有助眠功能,因為這問題如此單調乏味,想 不出來也沒關係,明天再想,因為明天世界仍一樣運轉,以最公式化、瑣碎而平凡的方式 。  如果從明天開始,什麼都不一樣了呢?你問。  這世界是不給承諾的,那麼人又如何給。  好多年前,我受某唱片製作人之託,替一個日本男孩寫一本書。那男孩很漂亮,非 常稀有的漂亮,我好像只交出沒寫了多少字的一張紙應付,勉強記得我寫的是關於永遠這 兩個字不可以輕易說出口。那男孩後來也沒出道。  每當冬季的寒冷陰雨一來,我就有種一腳踏進並行異次元世界的感覺,我稱之為「 托爾金迷霧」,托爾金的世界是一個放置在真實的凡俗的平淡無奇的世界中的箱子,兩者 平行重疊,當濃霧遮蓋了視線,有時撥開那白色的簾幕,就會置身在托爾金的世界中。今 年冬天的連日冷雨,特別瀰漫著托爾金迷霧的氣氛。有一種電影情節,主角意外或者為了 某種目的,來到了另一個時空,大部分的劇情,最後都讓他回到自己原本的世界。我其實 很怕那種洞穴崩塌或者唯一的橋斷掉的故事橋段,回不去怎麼辦?時間是沒有間隙的,就 像流水沒有間隙,然我頭一次想到現在與未來不一定是連結的。  小時候我總是很害怕一鬆手氣球會飛掉,氣球一旦飛到天空,就永遠回不來了,那 氣球要怎麼辦?氣球究竟會去哪裡?  Y寫信來,說看到相貌很像前女友的女人,令他心驚,他曾經辜負的女人。我暗暗 想著,怎知道被他辜負過的女人,是不是早就完全不記得他?這份惆悵還是來自於對方心 中的自己,如果對方已經忘記你,你仍內疚嗎?  於是我發現所有出自於一種斷裂而來的哀傷,都其實是某種形式的鄉愁,最近你那 煩亂的情緒不就像切斷的手腳還有知覺,隱隱作痛,不就像卡在陰間的鬼魂,既不能前進 也無法後退,看到東西摸不到,發出聲音而對方聽不到?  然而,嘿!就像不能因為佔了個免費停車位,就不再把車開走,對吧?深夜裡聽 Joanna的歌,〈Let’s Start From Here〉,我總是那麼喜歡其中一句歌詞,I don’t care where we go 。 -- ξ 我現在抽的是鄉愁,濃濃的鄉愁! ███ █◣ ξ ◥██ ██◣ ξ ╔══╗ ║ ◥█ ███ ●_.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92.192.90.211 ※ 編輯: summeralien 來自: 192.192.90.211 (02/20 1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