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NTUICPSC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本文轉載於 254期 商業周刊 1992.10.04 洪敏弘挑經理時,他是幕後軍師,據說師爺年薪十萬股股票。 有位命理界的女士形容李亨利是操控「台灣松下(國際集團)的幕後黑手」!    這幾個字太怵目驚心,不見得正確,但大略標出李亨利在國際集團所在位置,他是國際集團建弘證卷總裁洪敏弘的顧問,最高人事幕僚。    他厭惡別人視他為算命師,他看得起的人物是諸葛亮、張良、劉伯溫,所以他以企業國師自許。從這樣的描述,不難嗅出此人眼高於頂的自負,他對易經、孫子兵法等書下過功夫,常在言談中不經意露幾手,某句話出自那本書的那頁篇章,在外講課更是如此,所以不管大家對其評價如何,但對其紮實國學底子都給予肯定,而且不忘多帶一句「家學淵源」 。 因為家學淵源,所以他比同行幸運,手中有兩張王牌,國際集團洪家及聲寶企業陳家。 李亨利的父親是著名中醫師李訓吉,桃園人,日據時代李訓吉就有大陸聘來的漢學老師為其授課,三十歲左右又拜前考試院長賈景德及監察院長于右任為師,習四書五經、詩詞、書法。    因為十幾歲便學中醫的關係,所以易經命理之事,也逐漸融通,他當過桃新竹地區中醫師公會理事長,許多原本來找他看病的名人,也順道請他算起命來,聲名逐漸遠播。據李亨利不經意地透露,已過世的第一代企業家洪建全、陳茂榜都常去找他父親,也因為李訓吉與他們的關係密切,交情深,所以父親退下來後,就把棒子交給李亨利。   家中四兄弟,依易經「元亨利貞」起名 李亨利家有四兄弟,父親根據易經上「元利亨貞」四字,分別依此命名,所以乍聽洋味十足的「亨利」,經此解釋倒也古意盎然。幾兄弟只有他傳承依缽,十幾歲就跟著父親在桃園的山上老家潛習,這裡有一個他們很以為傲的藏經樓,他說,他的命理素養是來自四庫全書的子部術類、及永樂大典而來,所以「要跟我說命理,先讀過四庫全書再來找我」,也因此,他痛恨人家把他比之於一般江湖術士。 很多人稱他「李教授」,其實他並非真有教授資格。 他畢業自淡水工商企管科,雖然在校時不太唸書,但因為是空手道高手,所以在校還算活躍。基隆顏氏家族後代,台暘建設董事長顏世宗,還是他同校室友,兩人同屆。 退伍後,曾在西餐廳排秀,經歷形形色色,他進入一家日本大商社食品部做些看電報、打英文合約書之類的雜事,沒什麼意思;不過,接下來這份工作倒是滿精采的,他幫桃園一家西餐廳排秀及電影檔次,經常和片商交際,而這家餐廳屬於該幢百貨大樓,李享利因為與小開結識,所以也兼管此公司的人事,其間,他也到一家旅行社混過兩天。所以從退伍到進入中華民國易經協會跨入命理界前,他接觸過形形色色各階層的人。 現在他多半的時間,在易經協會企管公司及各大專院校講課,平均每星期二十個鐘點。聽他講課,你會覺的他真該活在舞台上,臉部表情十分豐富,摀嘴而笑時像個八婆,肢體幾乎九○~一八○度的揮擺,就像個舞台劇演員。 但是別以為他和藹可親,他不太有耐心教笨學生,所以課堂上不假顏色,破口大罵的畫面,司空見慣。「即使報導過他的記者,也不例外」,一位媒體工作者透露。    他毫不避諱的說,我家很有錢,祖父和父親累積了不少財富,在桃園當地買下不少土地,所以李亨利即使不工作,這輩子都不愁吃穿,年近四十歲的他未婚,一個人住在北投明德路一幢公寓十樓,占地百坪,有座小空中花園,二個客廳裡面陳設許多古董,樓上書房的書藉從桌上堆到地上,洪敏弘和洪游勉有時便移駕到這裡來問他事情。    究竟,他與國際洪家及聲寶陳家間的關係如何?前面已述,這是由他父親交下來的二代關係,陳盛沺剛接棒時比較大張旗鼓,李亨利提醒他穩健而行,雙方關係屬不定期諮詢,而與洪家關係就相當親密,四兄弟中,老大已過世,李亨利和「二總」洪敏弘比較接近,老三洪敏昌、老四洪敏泰也有所接觸,但是他對於老四過於迷信,到處向人「請益」的作風,有點「感冒」。    外傳,洪家大樓、辦公室的風水都是李氏父子倆看的。 李亨利為洪敏弘做那些事,外界頗關注,當洪二總有三個總經理人選很難下決定時,李亨利這個顧問就會不經意地到這些人的辦公室走動,看看這個人的工作環境、言談舉止,至多停留五分鐘他心裡就有個底;有時候洪敏弘會藉故招呼某人進來,李亨利在一旁觀察,事後李顧問一句話就敲定重要人事案。洪總裁在博愛路、館前路等三處辦公室的布置風格差異不大,也都經李亨利指點。他說,一般而言,一間一百~兩百坪的公司,老闆的辦公室約佔八分之一較為適中,太小顯示此人難成大器,太大則突顯好大喜功的企圖。 至於,成為洪家的軍師一年的酬金如何?李亨利似真似假的說:「十萬股股票。」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9.117.11.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