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曼谷 午後的天空炸了一聲悶雷 沒有多久 嘩啦啦的雨滴毫不客氣地拍打著機艙的小窗 灰厚的雲層 濕溽的窗外 整個蘇汪納篷機場籠罩在一層暗影之中 一道道閃芒 一聲聲電擊 好像在嘲諷我的無力 也似乎在訕笑我的逃避 落水狂洩的噪音 讓坐在窗邊的我 燥火竄升 " 喀! " 惡狠狠的拉下遮板 鮮紅色塗裝的機身 鮮紅色制服的空姐 鮮紅色的機上廣告 " AirAsia - Now Everyone Can Fly ! " 鮮血般的色調包覆著我 連舌尖也彷彿跟著瀰漫出一股腥甜味 " 噁... " 忍不住乾嘔 鄰座的泰勞隨即奉上一個異樣的眼光 假裝沒看到 趕緊正了一下衣冠 整理一下情緒 機窗遮板拉開 扣上安全帶 艙門已關 飛機馬上要起飛 看著面無表情的泰籍空姐在走道中央示範著救生衣的使用方法 一股無名的火氣油然而生 " X的! 是不是服務業啊!? 臉這麼臭是怎樣!? 看了就倒彈! " " 什麼爛廉價航空!? 沒電視螢幕就算了 找這什麼空姐!? 還不快起飛!!! " 連環的os 當下真的有想衝到前面給她巴下去的衝動 想到有三個半小時的航程 這架airbus的飛機 可真的是"空中"的"巴士" 座椅的材質非一般飛機常見的絨布 而是類似汽車用的人工皮椅 早已習慣飛來飛去 讓我如坐針氈的並不是座椅的軟硬 也不是機上的設備 而是不知道為什麼 這幾天開始 腦中跟身上好像遊走著一堆番仔火跟汽油桶 情緒要嘛突然高亢 要嘛突然低落 要嘛突然忿恨 看這個不順眼 看那個不如意 碰! 碰! 碰! 炸給你爽 炸不用錢 說炸就炸無負擔 煩啊!!!!!! 甚至 不定時間 不定部位 身上突然會有似乎蚊蟲在叮咬著你的感覺 炸癢!!!!!! 癢了去抓 越抓越癢 癢的部位起腫包 然後換別的地方再癢 再癢再抓 再抓再起腫包 無限迴圈... 只要沒抓破皮 也不用擦藥 第二天又是咕溜咕溜的肌膚 乾乾淨淨 不留一點痕跡 過敏嗎? 還是體質因為作息不正常改變了? 難道會是潛伏期過了!? 發病了!? 要是真的是的話怎麼辦... 我接下來的人生怎麼辦... 強忍著眼框裡打轉的淚水... 雙手緊緊摀著哽咽的嘴巴... 腦中千頭萬緒 混沌不明 爸...媽...孩兒不孝... 各種負面情緒充斥整個腦袋!!! 煩!!! 猶如有異形要從頭殼蹦出!!! 我甩了甩頭 算了! 現在也多想無益 在飛機上什麼也做不了 一下飛機後 我一定要直奔"那個地方" - 可以讓我最信任 最安心的問事 標題都想好了 = =+ " [問卦] 有沒有在夢中跟甲飄搞上染病的八卦? " 飛機緩緩地在空中行駛著 " 嘻嘻! 哈哈! " 一陣小孩子奔跑嘻笑聲吵醒了打盹的我 " 太麻里隔壁勒! 哪家的孩子這麼沒教養? 飛機上可以這樣跑嗎? " 火氣又起 伸長脖子看了一下艙裡唯一的走道 疑? 哪有什麼小孩? 印象中登機之時好像也沒看到有小朋友啊 難道又是幻覺? 不自覺地摸向口袋 拿出了曾經是這一年多 走闖帶團 居家旅行 殺人滅... 最倚賴的兩件法器 - 白玉貔貅 與 九宮八卦 自從在巴里島驚遇火燒飄 泰國艷遇甲甲飄 深感 在家靠親人 在外靠朋友 出團沒行頭 遇飄只能抖 陸續經過明查暗訪 機緣巧合之下 求得了被安配成項鍊的祂們 前者乃一對白玉公母貔貅項鍊 以中國結前後端繫牢 尾部流蘇九玉珠 法師硃砂點眼開光 後者為一面古銅九宮八卦咒牌 刻有經文八卦龜背圖 搭配藏傳五色線 密宗法門經文加持 這些日子來 陪我走訪大江南北 保我一路平安無事 但是現在... 看著 因繩結斷裂 珠鍊異處 若即若離的貔貅夫婦大人 還有銅綠銹蝕 晦暗蒙灰的八卦牌 莫名地安全感與愴然感 讓我發出了苦笑...才短短那幾天 承受力已經到極限了嗎... 遙想滷蛋當年 去當地陪了 台姿英發 短褲拖鞋 談笑間 陸仔灰飛煙滅 泰國導遊 衰洨就如我 人被整垮 希望是夢 一醒還在窩穴 傍晚的桃園機場 比泰國增添了許多寒意 人潮仍舊川流不息 也難怪 寒假的尾聲 不論少壯老幼 大家都想把握最後的時段出國走走 抑或歡笑歸來 親友昂首期盼 入境接機 領了行李 信步走向二航廈的入境大廳 同為領隊 但不同公司 我最要好知心 高中就認識的媽幾 - 小捲 在彼端揮手著 " 唷~屌哥膩! 不是說跑到泰國去當導遊 要吸乾那些426的RMB 現在跑回台灣唱R&B ? " 見了面不忘調侃一番是我們慣用的情感交流 " 襪靠...你不要靠近我...走近一看...你渾身像是在冒黑氣...整個人看起來超衰... 看到我整個毛都起來了... " 小捲向後跳了一步 " 麥地ㄏ一ㄚ靠邀 你怎麼來 開車還是搭巴士? " 我說 " 忠哥開車載我來的 車子現在在門外等我們 先去忠哥家 今天偉哥剛好要到忠哥家打牌 趕快抓你回台灣就是因為公司正在招募領隊 忠哥在公司也算是紅牌領隊了 趁這個機會 剛好介紹你認識偉哥這個派團的主管 忠哥用私交幫你講話 你上線的機會就大很多了 " 上了車 忠哥跟小捲 不斷地問我泰國的種種 我也有一搭 沒一搭回應著... 心思回到三天前... 意志消沉的我 躲在曼谷Ratchada路的某間破爛日租型公寓 兩端都已經開始泛黑的慘白日光燈 喀喀作響的吊扇 隆隆噪音的老式冷氣 畫面沙沙的15吋小電視 磨石子的灰色地板 永遠只有冷水的浴室 通不通看運氣的馬桶 房門一打開是彷彿舊大學宿舍的一整條長廊 多管走道燈早已一閃一滅 管理員似乎不在意 拿來拍飄片應該會很適合我想 回憶當初在業務兼領隊的時候 最後跟老東家因為金錢上的糾紛與誤會 負氣之下 投奔了競爭對手的陣營 沒想到敵營雖然條件誘人 進去才發現直屬主管散漫 無責任感 又得知春節旅遊大旺季 泰國當地多家旅行社華語導遊供不應求 只要你對泰國導遊文化方式略知一二 會講中文 敢上 就敢派你團 幾度衡量 覺得繼續呆在這間公司也不會有什麼好的發展了 問清楚當地導遊帶團狀況 我 決定衝了! 我現在所在的公寓巷子外面是燈紅酒綠的花花世界 惠恭王地鐵站附近圍繞著大小高級的泰國浴店 酒吧 卡拉OK 海鮮餐廳 露天燒烤餐廳 沿著大路走去 有香火鼎盛的象神廟 人潮洶湧的小夜市 門庭若市的百貨商場 我卻無心在外溜搭... 獨自蜷縮在床上...時而發呆...時而回憶... 初來乍到的躊躇滿志已不在 取而代之的是後面無盡的夢魇 又怎料驚傳紅衫軍大量集結 準備大規模抗爭 屆時觀光業必定挫屎 這時突然一陣大陸尋奇的音樂響起 "...阿阿阿阿(女聲)...風雨千年路嗚嗚...江山..." 靠邀的手機鈴聲在鬼屋般的公寓中格外響亮 好友小捲如及時雨地從台灣打來一通問候電話 得知了不久後 他所在的旅行社 - X森購物旅遊旗下配合的一間廠商 正大舉招募職業領隊 幾天後將會開始面試 綜觀目前我的狀況 與預測泰國未來幾個月的旅遊環境 還是"逃"回去吧... 或許...回到台灣之後...一切就好了... -----------------------------我是兩個月後分隔線------------------------------------ " 幹恁娘勒! 你他媽的口口聲聲跟我稱兄道弟 趁我去帶團想上我女人是怎樣! 蛤! " " 我操你妹的道貌岸然 跟我保證對兄弟的女人沒興趣 我女友也不是你喜歡的型 我在家的時候很會避嫌 連話都不敢跟她說 瞧也不敢瞧一眼 現在是怎樣! 蛤!" " 妳缺女友 我女友也介紹給妳了 你是怎樣!? 懶叫有兩支 精蟲衝腦是不是!" 憤怒至極的咆哮聲在新莊的老舊公寓中震天價響 憎恨 狂怒 背叛 受辱 悲哀 鄙視 噁心 使我臉上"闇"的範圍 瞬間擴張 牙齦早已緊咬到陣陣發痛 掌心也因指甲嵌入開始微微滲血 我惡狠狠的瞪著面前的男人 喔 不 我想用畜生會比較貼切 這是我的房東 而且是高中三年跟我比鄰而坐 跟我勾肩搭背的"好兄弟" 由於當年不滿意指考成績 從宜蘭來到台北重考 最後考上台北某大學的藥學系 其母索性將多年未住新莊的舊屋整理一番 省下外地求學的住宿費 未來亦可作娶媳婦之用 二十多坪的屋子裡有四間房間 冷氣 冰箱 客廳 廚房 廚具 洗衣機 一應俱全 但一個人住稍嫌孤獨 所以找了親戚與朋友"陪住" 酌收水電費與低價房租 租約無期限 直到他要結婚為止 貪著超低價租金 又因為時常在外工作 團量最多時一個月在台灣可以不到五天 當初就覺得這樣的條件非常適合我 "那...那你現在要打我嗎..." 他用他那眼尾 眉角下垂 牙齦外露 又雙下巴的肥厚噁心的臉 怯懦的看著我 os: 幹! 這三小蠢問題!? --------------------------------陷入回憶分隔線--------------------------------- 從泰國回來台灣已經兩個月了 存款不足 諸事不順 在新公司初來乍到 面試雖然過關 沒想到公司的產品主流居然是大陸線 而且是超低價團 當地地接社 本地組團社 導遊 領隊 通通有業績壓力 按照業績排團 我又只是個東南亞線領隊出身 年紀又小 很難被信任 坐了兩個月的冷板凳 過著有一餐沒一餐的生活 所幸好友小捲 前輩忠哥 憑著跟派團經理私交甚篤 總算硬把我推上一團桂林六天團 人云"桂林山水甲天下 陽朔山水甲桂林" 這裡峰林林立 千石環繞 城中有峰 峰間有城 城峰相疊 山水互抱 灕江桃花 桂榕木杉 兩江四湖 碧水無瀾 四季陰晴 美景皆燦 步入山巖溶洞 深遂幽寒 石筍岩柱 晶白交映 暗河地流 清水潺潺 東郊堯山 田舍盡覽 瑤侗壯族 山歌言歡 桂林陽朔 廣西之鑽 "來~各位貴賓~快要到地下河搭船的地方囉~大家再加油唷!"桂林導遊在隊伍最前方喊著 我們現在身處某個著名的溶洞當中 洞中地勢高低起伏 時而憑階上爬 抑或順坡下行 邊走邊感嘆造物者千萬年的雕塑 喀斯特地貌的影響 廣西境內的地下溶洞細數不清 又因雨水豐沛 水分滲入石灰岩層 造就許多晶瑩剔透 光澤閃爍的鍾乳石 在地面上堆積則成石筍 兩者相連則成石柱 甚至大片堆積可成石瀑 石幕 或狀似動物 人物 器具 奇洞怪石 蔚為奇觀 "噁..." 雖然美景當前 自從泰國回來 多了個時不時胸中窒悶而乾嘔的毛病 "呼...累死了...你們公司怎麼排行程的呀? 走這裡這麼累 地又濕滑 像我之前去黃山啊 張家界啊 景點都有抬轎小弟可以叫 這裡怎麼這麼濫 都沒有這個" 一個超愛抱怨的阿姨 "唉唷~阿姨 桂林這裡景點就沒有轎子這種東西啊 而且來這裡就是要進洞看這些東西啊 每家旅行社的行程都會排這裡啦! 你慢慢走注意安全吼" 我耐著性子解釋著 "不管啦 你回去要建議你們公司 桂林就是要排有轎子的洞! " 我只能微笑以對 os:媽的 最好是有這種地方啦 "累死了...啊! 年輕人 我的包包給你背 拿去!" 也沒等我回答就把包包往我手上一掛 哇靠...重死人了...阿姨... 您包裡怎麼會放五瓶礦泉水...這裡頂多才走兩個小時...妳是要喝多少水... "嘻嘻...哈哈..."一陣小朋友的嘻笑奔跑聲從背後傳來 由於我走在隊伍最後一個押尾 我們又是最早到的團體 基本來說放眼望去只有我們這團 團中都是阿姨叔叔爺爺奶奶又無小孩 怎麼會有小孩聲...感覺又有點耳熟... 望聲回頭 疑...沒人... 身後只有昏暗的紅白黃綠照耀著鐘乳石的燈光 再者就陰影黑暗... 不敢多想 趕緊走在離我最近的一個叔叔的身旁... 片刻 終於到了地下河渡口 景區的舢舨船夫們等著我們一一上船 六人一艘 共五艘 導遊拿著小蜜蜂在頭船進行著講解的工作 我則依然押尾在尾船的最末 船夫熟練地在船尾搖著槳 徐徐的行駛在溶洞的河道中 雖然洞內數步才有幾盞照明兼美化的有色燈光 藉著昏暗的光線 依然可以看的出河水清澈見底 有魚悠游其中 把手伸進水裡一摸 清冽冷涼 為之醒腦 無聊地把水潑呀潑 潑岸邊 潑岩石 潑山壁 潑呀潑... 經過一段幽暗的河道 剛好朝著一處漆黑的地方潑著水 好死不死我好像潑到一個黑黑的異物 居然在黑暗中看到了... 一顆泡在水裡的頭轉過來 一顆泡在水裡的頭轉過來 一顆泡在水裡的頭轉過來 媽呀!!! 想要罵出國罵 但是似乎只有我有看到 罵出來不就幾乎響撤整個山洞 浮腫死白的臉 臉皮多處好像因為長時間浸泡從肉上浮了起來 眼睛處一片濁白 靠邀阿...船夫只看著前方撐船 最末排只有我一人坐 客人又只都看著前方上方讚嘆美景 曾經依賴的貔貅跟九宮八卦早就在台灣交給家裡開宮廟的朋友處理掉了 現在總不可能在行進中叫我跳船或是站起來擠去前面跟客人坐吧... 水流聲中伴隨著細微的泗水聲朝我所在的船靠近 安抓辦安抓辦安抓辦安抓辦安抓辦安抓辦安抓辦安抓辦安抓辦安抓辦安抓辦...... 我只能整個人全身緊繃 像石化一般動也不敢動 眼睛緊緊閉上 拜託趕快到終點靠岸...拜託趕快到終點靠岸...拜託趕快到終點靠岸... 時間超漫長 一秒好像是一年一樣久 泗水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南無阿彌陀佛救苦救難地藏王菩薩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波耶波羅密阿們阿拉阿拉丁神燈.. 能念上的全部在心中一口氣噴出來 "好囉~各位貴賓 我們終點到了 準備要上岸囉 東西包包貴重物品記得拿嘿!" 幾分鐘後美女導遊的聲音突然讓我覺得分外甜美 得救了... 如獲大赦般我睜開眼睛...50公尺外的終點渡口燈火通明...猶如黑暗中的燈塔 但是突然肩頭一濕...有冷冽水滴滴在頭上 肩膀上 衣服上... 雖然說地下溶洞常常會滲水沒錯...但是怎麼我前進到哪裡...就滴到哪裡... 抬頭一看... 憋在胸中的一連串國罵連續技差點讓我口吐白沫 休克身亡 趕羚羊 草枝擺啦...祂像蜘蛛人一樣攀在山洞頂上啦... 死魚肚般死白的四肢 軀體 好像吸了太多水分 一層皮浮在水腫的肉上 頭髮稀稀疏疏 頭皮猶可見 根本分不清楚是男是女 只知道祂身上的水一直滴滴滴... 我的鼻腔裡飄蕩著若有似無的濕溽腐敗味... 頭用180度貼在背上詭笑的看著我... 為什麼都沒有其他人看到!!! 我該怎麼反應教教我...刪去法? 現場來賓? call out? 還來不及反應(應該說不知道怎麼反應...領隊國家受訓沒教啊!!!) 一個詭譎離奇的事情突然發生了... 看起來約五六歲 衣褲破爛的小朋友的背影 周身環繞著黑色霧氣 從我黑暗的後方洞頂也像蜘蛛人一樣爬出來 巴了那位仁兄的頭!!!巴了那位仁兄的頭!!!巴了那位仁兄的頭!!! 隱約中一聲怪叫...然後兩個"人"都不見了... 一切恢復平靜...好像我看到的只是幻覺... 靠北啊!!!這是什麼狀況!!! 滷蛋你在唬濫!!!再唬濫就把你的文轉到唬濫板!!! 我寧願這只是唬濫... 但是真的不見了!!! 等到走出溶洞外 陽光普照 風和日麗 鳥語花香 大同世界 心情是放鬆了 手臂 背後又開始癢了起來...抓抓抓... 我還是搞不清楚剛剛那些狀況是三小... ------------------------------回到現實分隔線---------------------------------- 好不容易以為在新公司第一步終於跨出 今後一切應該會比較好過了 想不到旅程中接連發生飛機大延誤 客人腎結石突然發作 奧客吹毛求疵等一籮筐小意外 回到台灣整個快累趴了 晚上陪著女友去吃宵夜 聊天聊著 突然發現其神色有異 原本顧及兄弟之情的她 閃爍其詞 追問之下... 我到桂林之後的某日晚上 女友想說趁著有空 隔日又要去考護理師執照 乾脆來住我房間 順便整理一下開門就會山崩地裂的衣櫥 隔壁房的房東那晚正好回來住 兩人就東聊西聊聊了起來 突然他的話題越來越怪... "妳男友這麼在外面一直跑 都沒時間陪妳 你都不會寂寞嗎?" "妳的身材好正喔 背影也很正" "你們做愛喜歡用什麼姿勢啊" "他都會讓你高潮嗎?" "我的那根搞不好比他大喔" "妳有沒有想過說偶爾換點口味 試試不同人的" "你明天一大早要去考試院考場也麻煩 不如今晚睡我這 我明天載你去考試" ......... 我拿起筆來...無辜的原子筆被我掐到開始發出喀喀的哀嚎... 一個字...一個字...一句話...一句話...狠狠的印在快被我戳破的紙上... 女友當下覺得跟這個男友的"兄弟" 未免聊過了頭 立馬扯開話題 到屋子後方的洗衣間去幫我洗衣服 怎料該死的畜生居然尾隨到洗衣間... "妳洗衣服的背影好正喔" "我看著真是受不了了" 要不是...住另一間房的房東的堂姐剛好下班回來... 要不是...女友正巧抓到機會跑去跟堂姐講話 然後馬上落跑... 這個人渣因為我稍早一字一句的把他當時的話念出來 臉色煞白站在我面前 現在還問出要不要打他這種可笑的問題 該不該 廢話 這種非人類將其碎屍萬斷 生吞活剝還便宜了他 等等...便宜了他...我心念一轉... " ...我不會打你的...這樣太便宜你了...我嫌這樣手髒...XXX...你一輩子都是 想 上 兄 弟 女 人 的 雜 碎...宜蘭那邊的老朋友們我暫且也不會跟他們說...你最好給我 永 永 遠 遠 記得你對我的所作所為...你好自為之...菩薩保佑你 " " 那...那你會原諒我嗎... " 幹! 又是這種腦殘問題 " 不可能! " 我走進房間 把門甩上 我又打開房門 探出頭來 " 對了...我真的覺得你還呆在這個房子裡刺目又惹人厭 " ( 數日後 "牠"以回宜蘭找工作為由 搬離了此地 ) 房間內 我頹然倒坐在小沙發上 喉嚨因為剛剛的虎叫獅吼 用陣陣的刺痛向我抗議著 天殺的搔癢感這時又跑來我的手臂上湊熱鬧 不耐煩地用力一抓...五道悶紅的爪痕讓我的整支右手看起來超酷 拿起旁邊的桌鏡仔細端詳我的臉... 呵呵..."闇"似乎又更深了呢... 自從桂河那晚 招惹個群飄亂舞 法器損 命猶在 我的臉上多了這個印記... 以 眉心 到 人中 當作直徑 劃一個圓 這個範圍始終是暗的 時深時淺 平日出門在外 人家只會覺得我的整個人不知道哪裡怪 似乎混身散發著一種黑氣 倘若近距離面對面 或是照相 一樣的光源 一樣的角度 我臉上那塊 明顯就是一輪陰影 甚至某些時候 並未做任何表情 就是一臉陰邪 一切都是那晚... 唉...心中五味雜陳... 情緒一直起伏不定...身體一直問題層出...工作財務不順...現在居然連居家生活都鳥掉. 跑去大宮小廟神壇道場 收驚 拜拜 求籤 什麼都試過 師父道長也說不出啥端倪 頂多曾遇到一個僧人說:"因果夙願 種因得果 不可說不可說 施主多行善便可" = ="a ... 這陣子也成了朋友間 牌桌上最受歡迎也最不受歡迎的人物 怎麼說? 只要我站在某家身後 或是自己上牌桌 黑氣一發 放槍 詐湖 相公 樣樣來 屢試不爽 夜深了...樓上小孩子的腳步聲...嘻笑聲...皮球聲 又從天花板傳了下來 兩個月了... 儘管我知道...樓上是補習班教室...現在半夜根本不會有人... 隨你吧...不要來煩我好... 次日 陰雨綿綿 距離下次出團不知道什麼時候 新公司的行政姐姐一句"等候通知" 讓我在家裡百般無聊 飄板的故事爬了又爬 看了又看 電視裡的電影台不段重複播放著濫掉的電影 我的媽幾小捲啊~~~你應該是在九寨溝還是昆大麗爽吧~~~ 當時女友還是林口某護理學校夜間部的學生 平日住學校宿舍 夜色夜雨茫茫 今晚跟他約好要送宵夜上山給她 差不多快到下課時間了 穿著雨衣 騎著破爛二行程摩托車 車前掛著她最愛的麻油雞麵線 駛向了山路 " 下山要小心嘿! 騎慢一點 回到家打電話給我! " 耳邊甜蜜縈繞她的叮嚀 "~轟~隆~隆~"我的藍色BWS老舊的引擎不服老地怒吼著 載著我順溜下山 寒風冷雨凜霧佔據著整條山路 毫不留情地鑽進我的雨衣 這條山路不算長 下了山就是新莊丹鳳迴龍地區 整路又以某個下坡+90度彎道最險 此處可是奪走不少人命滴 其餘坡道或陡或緩 加上近來捷運高架在此處山壁旁施工 常常路燈不亮 或是只有幾盞有開 但是這條路對我來講 卻是一塊蛋糕 因為我大學騎了四年 我從前生活四年的學校跟女友的學校是連在一起的 同為企業學校 再加上國立某體育大學 形成三校聯合校區 所以此山路我並不陌生 閉著眼睛也會走(嘴砲) 冷冽的雨滴打在我沒安全帽遮罩的臉上 眼鏡上一片模糊水霧 由於天雨路滑 路燈昏暗 我不敢騎太快 看著之前好幾次車禍撞歪撞凹的反光鏡 水泥塊在我身後 成功的滑過最險要的彎道 我曾經住宿四年的學校宿舍出現在我右側斜上方的山坡上 燈火通明 好懷念大學無憂無慮 吃飽睡 睡飽吃 午後才上課 夜衝夜唱樣樣來的生活啊 就當我莫名回憶起來的這麼一恍神! 一個矮小的黑色人影突然從右側水溝竄出來 嚇的我車子往左一偏 差點雷禪 os:幹恁阿罵勒~ 但是我定睛一看 剛剛的左偏 讓我的車子回到了應該在的車道 又往後照鏡一瞧 哪裡有什麼人? 而且如果照我方才的路線...現在應該在超深的山溝裡.. 重新振作精神 不行不行 剛剛真的太險...認真騎認真騎... 雨勢漸小 丹鳳迴龍的燈火溫暖的向我招手 向前望去 只差一小段沒路燈的路段 就會進入明亮的山腳住宅區了 正當我解脫般想向前摧油門加速通過無車的昏黑路段之時 映入眼簾...漆黑中...右側...一台機車倒在路邊 下面似乎壓著一個人 一動也不動 奇怪...前方兩部有點距離的紅色車尾燈經過時 都好像沒看到一樣 沒有停下 也沒有減速 媽呀...那是人是飄啊... 悶著頭 趕快稍微繞道通過...眼睛餘光一直瞄一直瞄...深怕他會突然起身撲過來... 直到從後照鏡一看...依然還在那裡... 吼唷!!!不對啦!!! 要是真的人怎辦!!! 媽的 見死不救是造業!!! 反正要衰都衰到底了!!! 煞車一壓 牒煞的瞬間鎖死讓我差一點打滑 龍頭一轉 掉頭又胚回去 把車騎到倒臥的人旁邊 這才看清楚是一個失去意識大叔 旁邊還有一小灘血跡 " 先生! 先生! 你沒事吧? " 怕他身上有傷 不敢有碰觸 " ...... " " 先生! 先生! 你沒事吧? " 又更大聲叫了一次 " ...... " 我心裡突然想到 如果他說 " 麥岔 挖地睏啦 " 我會想殺人... (別吵 我在睡覺啦) " 先生! 先生! 醒醒! " " 咳咳...挖就ㄊ一ㄚˇ 耶... " 大叔總算是虛弱的回應著 看到是"人" 我安心不少 (咳咳...我好痛喔...) " 你等等吼 我先幫你打電話叫救護車 再來幫你吼 " 趕緊撩起雨衣 從口袋拿出手機 疑...怎麼沒訊號 怎麼可能!!! 大城市就在500公尺外耶! 此時...一陣細細帶有腐臭味的陰風出來 讓我嘎了一下冷筍... 抬頭一看...媽了個巴子...啥時又起霧了...最糟的是一輛車可以求救都沒有... 但是這個薄薄的霧氣似乎在黑夜中白得不像話... 靠邀勒!!!...一個...兩個...三個...四個...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望著前方上坡路段...越來越多黑影似的人形列隊緩慢匍伏"爬"了下來...超有秩序!!! 幹!!!誰管你有沒有排隊!!!這些是什麼東西啦... 赫然想起大學時...學長有說過...這條路上在農曆七月...有陰陽眼的人會看到很多... 恁老獅勒!!!現在不是七月啊!!! 遠處山道上亮起兩顆車頭燈的光芒...有如一絲絲或許可救命的稻草 我呆若木雞...大叔似乎又昏迷了... 一邊看著慢慢爬下的隊伍...一邊望向遠處下山的車燈... 500公尺...似乎是個載卡多那型... 400公尺...車速應該在80~90... 300公尺...車速似乎因下坡微微加快... 200公尺...居然對霧氣跟人形隊伍視若無睹...硬生生輾過去... 100公尺...我高舉雙手揮舞...那種遠車燈應該可以照得到我們了...為啥沒減速... 80公尺...幹拎娘雞掰勒...超窄二線道...沒撞到人也會ㄎㄟˊ到大叔的車...而大叔還. 50公尺...請五樓告訴我...我該不該先閃... 說時遲那時快...我背後突然出現一個模糊的小朋友...夾雜一團黑氣...朝車子迎面衝去 微微的"唰!" 一聲 黑氣在車子前方爆散 另一種惡臭味散出 貨車猶如受到驚嚇似的 煞了一下車 "嘰..." 偏離了原本的軌道 然後繼續開著 " 幹!!!跨厚哩耶因那啦!!! " 副駕駛座的台客在經過我們時譙了這一句...又吐了口痰.. (幹!!!看好你的小孩啦!!!) 這什麼情況...會不會太刺激...嚇的我都想尿尿了... 四周又恢復一片漆黑...啊!還有傷者!!! " 先生! 先生! 醒醒! " " 挖ㄟ咖就ㄊ一ㄚˇ 耶 幫挖把掐薩造吼某 ? " (我的腳好痛喔 幫我把車子移開好嗎?) " 厚厚厚 " 我看了一下 是機車腳踏板那邊壓住他的腳而已 還是先把人跟車分開卡實在 (好好好) 想說機車重量都在後端 就笨手笨腳地從車子屁股抬起 " 啊啊啊!!!ㄊ一ㄚˇ ㄊ一ㄚˇㄊ一ㄚˇ!!! " (啊啊啊!!!痛痛痛!!!) 我趕快又輕輕地放下...歹勢...我應該從龍頭抬起... " ㄍ一~~~ " 一陣機車急煞聲 "碰..." 一個下山的大學生樣年輕人 經過這個漆黑路段 因為天雨視線不佳 非常靠近我們才看到在抬機車的我...緊急煞車之下... 他活生生的雷禪到我的面前... = =" 還來不及把大叔車移開...又來一個... 他自己站起來 全身拍一拍 正逢我把大叔的機車又輕輕放下的時刻 " 呃...你沒事吧... " " 還好 好像沒受傷 " 他全罩式安全帽依然安在 毫髮無傷地把他的車牽起來 於是乎 我們兩個人先合力把大叔弄到更路邊坐著 由於是車禍現場 我們也不打算移他的車 大叔在路旁喘息著 由於是穿著黑色外套 我也暫時看不出他哪裡有外傷 看了一下手機...居然又有訊號了...正當我準備打119之時 一道強光從我背後射來...轉頭一看咚叮隆咚不得了... 一台雙載的機車 " ㄍ一~~~碰..." 那個年輕人本來背對順向車道 看我打電話 聽到機車聲回頭時 直接迎面撞上他!!! 喔買嘎...我瞪大眼...邊等著110接通...邊看著他飛了10幾步遠...還頭著地翻了一圈 然後他又若無其事地爬起來 拿下安全帽 轉了轉脖子 趕快跑去幫忙那台機車 偉哉奇人!!!難道這是金鐘罩鐵布衫最高境界... 倒是這兩個雙載的倒楣鬼 兩位婦人帶著西瓜皮雷禪 一人鼻血直流 一人嘴巴冒血 " 喂~119您好 有哪裡需要幫忙的 " " 我現在在x山路山腳接近新莊處遇到車禍 現在有四人受傷 趕快派人來! " " 你說是什麼縣市 什麼路呢 有確切地址嗎? " " 這裡應該已經算台北縣新莊了啦 x山路 這裡是山路 哪有什麼確切地址! " " 那有沒有什麼地標或確切的幾公里處呢? " " 就跟你說這邊都是山路 出事地點什麼都沒有 也沒路燈 四個人流血受傷 快來啦! " 我強忍著火氣... " 那跟您留一下您的大名電話 然後你們那邊有多少傷者呢? " 賽羚羊勒!!!不是跟你一直講多少人了!!! 就在這個摸們特...此情此景此刻... " ㄍ一~~~碰..." 好一台雙載的機車... 這次是失控撞到某位好心路過幫忙指揮交通的機車...人家還特別示警開大燈ㄟ... 我的媽媽呀...可以開兩桌麻將了... " 求求你廢話不要這麼多了...剛剛又有車撞上了...現在是六名傷者...快來... 我的姓名是xxx 電話是控巴控控..." 夜色暗昧不明 細雨朦朧交加 黑色蜿蜒的山道有如吞噬生靈的惡龍 彼端城市的燈火不經意地撒了過來 x山路路旁水泥擋塊上 一排人或站 或靠 或蹲 或坐 有人面容憔悴 有人口鼻滲血 機車們立在人們面前 感覺也在無聲啜泣 大叔坐臥著抽著煙 應該是還頂得住 年輕人 我 好心的路過阿伯 站在逆向開著大燈照明道路的機車旁 邊聊著天 邊注意來車 兩位婦人坐在水泥塊上 用衛生紙摀著口鼻止血 不時瞪向我跟年輕人 暗罵我們不早示警 最後一對是情侶 女生依偎在男生懷裡 些許的皮肉傷 似乎不影響在路旁製造浪漫 15分鐘後 藍紅閃光出現在山道一端 警車來了 救護車來了 os: 可真有效率... 傷者一一上車 大叔躺在單架上向我這個肖連郎道謝 兩個婦人不忘向警察打著我跟年輕人的小報告 情侶坐上救護車依然甜蜜 年輕人堅持自己沒事要趕回家 婉拒了救護員跟警察的送醫檢查建議 簡單地作完筆錄後 波麗士大人嘉許我們難得的義行 駛著警車回局 年輕人向了我說一聲學長掰掰 瀟灑著騎著車離開了 我微笑的看著他的車尾燈遠去 ...幹...不對...怎麼只剩我一個人在這快樂鳥地方... 趕緊騎車呼嘯下山找間小七 喝個飲料 壓壓驚 順便打給女友報平安 ------------------------------又一個月後分隔線-------------------------------- " ...好~來~各位貴賓 我們的夢幻海灘俱樂部到囉~包包 泳衣 相機記得帶 準備下車囉!" 印尼導遊操著生硬的中文介紹著位於巴里島努沙度瓦區的夢幻海灘 一個月後 我終於等到了公司在x森購物旅遊節目上的巴里島專案 由於當時公司內大部份的領隊都是華語領隊 少數才持有有外語領隊執照 東南亞線出身的我 自然就被派來這了 車停妥 客人緩緩排隊下車 我坐在門邊最前座 一個阿姨經過我時...又用奇怪的眼神看我...第一天在機場就這樣了... 今天第三天 她似乎終於忍不住了 經過我身旁時 "你是不是今年沒有安太歲..." 我大驚 "妳怎麼知道我今年犯太歲!?" 她怎麼可能會知道我的生辰... "非但如此...你身上好像有小鬼跟降頭在作怪..." 她用那深遂的眼神在我耳邊輕輕地說 前篇完 ※ 編輯: waitrighther 來自: 61.62.202.40 (11/02 05:52)
jasper88:push 11/02 06:34
Qcloud:推 11/02 06:46
einsteingirl:推~^^希望能趕快到後續 11/02 06:47
Marcantonio:有點看不太懂耶 11/02 07:57
rore:推推推!! 11/02 08:09
loveshih:推推! 11/02 08:15
ren1072:推推!! 11/02 08:21
m0630821:推推,好看! 11/02 08:29
higan:好看 閩南語原音重現,盡量括號附加北京語,雖然我看得懂啦 11/02 08:34
higan:那個卡車司機 "看好你的囝仔" 我翻很久XD 11/02 08:35
vinPHOENIX:推!! 好看耶 11/02 08:47
skyoo00:內容是在太多 要看好多次 11/02 08:48
tactical:呵呵~ 11/02 08:56
ru486:那位樓樓樓樓上的同學 在台灣那叫國語啦~ 11/02 09:00
TURBOJULIY:推~湊兩桌打麻將算了 11/02 09:05
ru486:推~ 11/02 09:09
cuteleaf0924:那個洞我去過阿阿q口q期待下集 11/02 09:50
fromwilda:生動好看 11/02 09:52
pusufu:一夜夫妻百日恩..... 11/02 09:59
supertako:什麼闇阿 根本是印堂發黑阿 超衰的阿 11/02 10:12
dingecho:開兩桌麻將了,真的誇張誇張 11/02 10:45
icewerwolf:之前有PO過又重PO嗎??覺得那個小孩是來幫你的ㄟ??? 11/02 10:53
a551006:卡到阿姨了~~~~ 11/02 11:02
shodagu:精采 11/02 11:06
supertako:那個小孩就是小鬼吧... 11/02 11:10
yulya:鐘乳石洞那邊有鬼吹燈或盜墓筆記的fu~啊~好毛~ 11/02 11:32
cys:依然是"贅文滿溢"無誤[email protected]@ 看得好累~ 11/02 11:36
onde:還是"贅文滿溢 幾無飄點" ~_~ 11/02 11:37
onde:前面文章的反而沒這麼嚴重 11/02 11:38
cys:而且.. 高中好友那段真的好突兀 @@ 11/02 11:42
yeti1:對啊看得好累喔…只有小鬼從路邊衝出來那裡比較毛,其他好多 11/02 11:43
yeti1:拉哩拉雜的字~你以前的文章還比較好看 @@ 11/02 11:43
yeti1:後面我根本是速讀了,看到好像有故事的才停下來 @@ 11/02 11:44
sonofman:我倒是看得蠻順的@@ 高中那段是故意這樣編排吧... 11/02 11:44
pusufu:前兩篇寫法比較好+1 11/02 11:45
cys:而且~ 有時間紀錄朋友說的話 為什麼不趕快過去替女友解圍 @@ 11/02 11:48
virus2058:不過內容是否真實,你是想"寫小說"而不是想"分享經驗"吧 11/02 11:56
virus2058:↑更正:不管 11/02 11:57
phoenix5599:讚~~~~請繼續下集 11/02 12:15
supertako:他朋友騷擾女友的時候原po不是出團去了嗎? 11/02 12:16
cys:喔對~ 不好意思沒看仔細 :p 11/02 12:19
pp0731:還好我都走獸山路,還能飆車呢 11/02 12:35
waitrighther:待後篇把事情交代完就打住吧^^ 謝謝觀賞 11/02 12:43
waitrighther:小弟以自己的寫文方式盡力了 11/02 12:47
kyle1101:我覺得照你原本的寫法就好了 長篇本來就會有的地方沒飄點 11/02 12:50
XDDDDDD:QQ 11/02 13:00
waitrighther:或許是我莫名的志趣吧 原本想完整呈現人生中最黑暗 11/02 13:02
waitrighther:的那段時光 用準備考試之餘 寫到天亮也寫下去 11/02 13:03
supertako:對阿 長篇本來就不可能每個地方都有飄點阿 11/02 13:05
waitrighther:一二篇是時間"點"下去寫 但是這段故事對我影響太遠 11/02 13:05
waitrighther:我選擇用時間"面"下去寫 對於只鎖定飄點的人抱歉了 11/02 13:07
waitrighther:我不是好寫手 或許我的文夾在創作文經驗文不上不下 11/02 13:10
waitrighther:大家可能比較愛第二篇那種時間短又有大爆點的經驗 11/02 13:14
waitrighther:我的人生還不夠刺激到那種程度 還沒遇到第二次XD 11/02 13:14
zq1241:推~ 11/02 13:29
mimimimu:推~ 雖然這篇有很多地方讀了三遍我還是看不太懂... 囧 11/02 13:52
plove:好看好看~快點繼續PO下篇~話說在山路的車禍也太詭異了吧... 11/02 14:04
ccccp:覺得.....無意義的橋段還是很多 還有很多腦內補完跟心境... 11/02 14:40
ccccp:看沒幾頁就END了 之前的也不算短 至少廢話不多 11/02 14:41
ccccp:寫成小說模式用很多文字去堆砌並沒有比較好 11/02 14:42
vinPHOENIX:每個人看法不同 不用討好大家拉 個人覺得小說方式很精 11/02 14:56
vinPHOENIX:彩 請原po用自己的方式繼續完成他吧 加油! 11/02 14:57
firelego:w\推 11/02 16:26
kimoti:我覺得寫的很好呀~~期待你的後篇喔~~ 11/02 16:48
toshisuna:推~ 好看! 11/02 17:13
pusufu:看到有些段落 會有突兀的感覺 11/02 18:40
steven2767:推滷蛋學長~~~!!!! 11/02 18:41
pusufu:時間點跳來跳去 看了好幾次還是不太明白 11/02 18:46
caca776633:推經驗文 但我覺得前面兩篇還比較好...這篇文體很怪 11/02 19:40
caca776633:這篇莫名看起來就假假的...雖然我相信這是你的經驗 11/02 19:41
yamapi198549:好看哪:) 11/02 19:57
KTXNS:推!!! 11/02 21:05
hono1:請問有照嗎! 11/02 21:06
johnhjwu:跳躍式思考的作品,看起來蠻假的,加個分隔線吧。然後抬 11/02 21:11
johnhjwu:頭改成[創作],就OK了。 11/02 21:13
※ 編輯: waitrighther 來自: 61.62.202.40 (11/02 22:54)
waitrighther:加了分隔線 希望會更清楚 標題改創作 真的下不了手 11/02 22:54
maurierbird:你說的車禍我有印象耶!!!有po在我們學校的bbs上 11/02 23:12
waitrighther:是的~PO在砍板上的是我 11/02 23:18
spiritia:push 11/02 23:28
zxz56780:太屌了 跳耀式的 小孩子那邊好恐怖... 11/02 23:39
moonybravo:很喜歡你的分享~期待你的後篇喔,加油!總覺得小孩子救 11/03 00:16
moonybravo:了你很多次,是在顧地盤嗎? 11/03 00:17
gboyQQ:快! 想看後面! 11/03 00:47
ks823:推 快點繼續打 11/03 01:26
supertako:對阿感覺很像在顧地盤耶XDD 11/03 02:08
sky00153:好有臨場感... 那條山路 很怪異 QQ 11/03 03:06
tk1211:飄被巴頭超好笑 XD 11/03 05:47
v79720:期待下篇 雖然理解需要點時間= = 不過你人生夠刺激了 11/03 09:00
PEIRON:有感覺到原PO努力在修正寫法了,鼓勵推 11/03 09:11
peachyqueen:是故事或創作吧 11/03 10:15
waitrighther:不喜歡標題已經寫的夠清楚了 寫文不事欠誰惹誰 11/03 10:28
kungfu:原po 我支持你 別被那些質疑.挑剔的人給影響 加油! 11/03 11:06
peachyqueen:沒看到後面= = 11/03 12:19
supertako:你可以先看一下新板規2.5... 11/03 12:24
waitrighther:好了 我知道這篇我嘗試體裁失敗 後篇就直接敘事就好 11/03 12:28
remember246:推阿~~~ 11/03 12:50
BleuCiel69:明志學長嗎? XD 11/03 12:52
joanna0816:推新莊 11/03 13:43
angel0sky:好看耶!!推後篇快點生出來!! 11/03 14:50
smart0226:大推..期待後面的劇情 11/03 15:00
kyle1101:拜託 請繼續寫下去 11/03 15:45
artcherry:那個年輕人也太強了..... 11/03 16:39
v79720:支持繼續寫 想看完啊 11/03 18:37
taffyrose:支持繼續寫~~加油!!! 11/03 19:45
karine:好精采好刺激!!! 11/03 20:06
kfvzkfvz:青x路 我以前也讀山上學校 好看推^_^ 11/03 20:29
hhenry666:後篇呢 11/04 01:16
hikki52:我 推 你! 11/04 05:31
alikeps2:喜歡你的文章 泰國我去好幾次了呢~~ 11/04 08:54
unfair:我要看下集啦!!敲碗 11/04 09:00
lazuri:推~~ 11/04 12:31
tingya0314:好看!但是台語可以加翻譯嗎?? X山路真得很危險!! 11/04 14:34
※ 編輯: waitrighther 來自: 27.105.53.31 (11/04 14:43) ※ 編輯: waitrighther 來自: 27.105.53.31 (11/04 14:46)
waitrighther:加了^ ^ 11/04 14:46
saniyan:推!! 11/04 19:43
gp6cj84:可惡!感覺才看到精采處就沒了><!話說那小孩居然在幫你@@? 11/04 22:03
fish612:推 文筆不錯 11/04 23:26
Daumesnil:那條路真的常出意外 11/05 00:02
andersonchen:推!!!!! 11/07 18:27
shodagu:精彩! 11/07 20:23
ting8527:我以為貔貅是招財的...失敬了@@ 11/10 15:27
TjfNone0525:青山路現在完全不敢騎... 11/17 00:40
zlata:同校推一個,青山路真的頗危險!有次上坡騎20~30還莫名摔車 11/18 13:24
wind116:大學同校推 滷蛋應該是學長吧 哈哈! 11/22 13:32
waitrighther:我是醫管97級的~ 11/23 02:45
dinphy:校友推一個~~要繼續寫下去喔 很精彩 11/24 23:09
ForgerEames:...那個年輕人也太厲害了吧@@ 一定要推你們見義勇為! 12/07 00:56
jajoy: 比現在篇篇爆的接體師好看多了 09/03 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