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ovie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昨晚看完KANO,誠心推薦大家進戲院欣賞。而歷史上的嘉農如何,謝謝cjcjovup提供資料 ,我把它打成文字檔讓版友方便閱讀:D 如果大家喜歡的話請幫高調,讓更多人認識嘉農 情繫甲子園 蘇正生口述 曾文誠記錄 原刊於<職棒雜誌>108期 「經過嘉義記得叫我」,二次大戰期間,日軍從基隆上岸整裝到高雄準備往南洋遠征時, 火車上的日本兵都會互相提醒到嘉義別忘了多看一眼,日本兵為什麼獨鍾情於嘉義,因為 戰前的一九三一年,嘉農這支來自台灣嘉義的學校因甲子園一戰轟動了全日本。 一九九二年,曾智偵、江泰權等人因籌備嘉義球場重建基金而舉辦比賽,比賽現場,我 巧遇了雖已高齡八十幾,但依舊面色紅潤、聲若洪鐘的蘇正生。目前蘇老先生住在台南縣 白河鎮,每天早上從家中騎單車到嘉義運動,其體能狀況猶如五十出頭的「少年仔」。 說起六十幾年前甲子那一戰,蘇老先生語氣清晰,臉上帶著異樣神采,思緒不間斷地回憶 著。 我最初是網球隊的隊員,棒球碰都沒碰過,為什麼沒碰過,因為不敢。那時候棒球,日本 人口中的「野球」,根本沒有幾個人敢玩,因為聽說棒球很硬,打在身上會把人打死,「 會打死人的東西」有誰敢去碰呢!所以棒球只有日本人自己在玩。 有一天我們學校的老師把他兒子帶到學校來,他一個人就拿著手套在校園裡丟,不知為什 麼他手上的球卻砸在我們同學身上,「碰」的一聲!大家心想糟了,可是一看沒事也就 放心,在旁邊的我也親眼見到棒球根本不會打死人,儘管多年後知道老師兒子手中的球是 軟式而非硬式棒球,不過就是那一刻起增加了我的「信心」,而報名參加了棒球隊。 嘉農棒球隊成立於一九二七年(本書編者按:應為1928年,是筆誤?或是曾文誠忠於蘇老 先生的口述內容,不得而知),在校五個年級當中,參加棒球隊的學生差不多有十五、 十六位,別看我們球隊人數少,組成的分子還有「三族共和」的封號,那是因為球隊內的 球員是由愛好棒球的日本學生(大和民族),來自東部有棒球根基的高山族!還有參加 擲遠比賽第一名被拉到棒球隊的劉蒼麟(八四年奧運國手劉秋農之父),及我這種不怕死 的本地人(漢民族)所組合而成的。 有隊員當然要有教練,我覺得一支球隊的好壞教練實在很重要。嘉農能打得好,就是因為 有一位好教練帶領。我們教練是畢業於早稻田大學,並且是該校棒球隊隊長的近藤兵太郎 老師。 《打好棒球的秘訣-練》 近藤老師訓練我們這支三族共和棒球隊,只有兩個方法-實練與苦練。什麼叫做「實練」 ,就是每個動作都要求確實,接捕球時,不管是飛球或是滾地球,一定要用雙手,近藤 老師說用單手接球那是「花俏棒球」一點都不實在,用雙手接捕球的好處除了確實之外, 萬一第一時間無法把球接住,也能很快地撿球,避免球漏遠了。除守備外,舉凡打擊、 跑壘,也都要求我們每一個動作要做確實,如稍有馬虎一定被他當場斥責,直到改正為止 。 要做到技巧確實的境地唯有從苦練著手,那時嘉農棒球隊不像現在的棒球隊集體行動,而 是採誰有空誰就去練的方式進行,因為唸的是農校,所以實習課程佔了很重的比例,那時 我們都是上午拿著鋤頭在田裡實習後,沾著一身的泥,然後到現在嘉農棒球場附近的練習 場報到。由於每一位隊員練球的時間都不太相同,因此近藤老師就採彈性方法訓練,例如 只有九個人在場時,就四個人打擊、五個人守備,隔段時間後再交換。雖然時間、人數 不定,但絲毫不影響老師的態度,在他的「監視」下,我們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而且他 不管球員是日本人還是本地人,只要穿球衣服在場上都一視同仁,都只有一個字-練。 苦練、實練外,我記憶中的近藤老師還有幾點是令人難忘的,他不准選手在光線不足的 地方看書,因為這樣會對視力造成傷害,一個視力不佳的人怎麼能打好棒球呢?還有老師 有一帖治感冒的「秘方」,那就是連續打擊三、四十球讓他接,直到他跑出一身汗「不藥 而癒」為止。 要唸書又要練球,我們卻沒有人喊累,而且在訓練時間沒有嚴格要求下,我們不但沒有 偷懶準時到達,週日甚至還主動練球。我們為什麼這麼做,因為我們有目標,而這個目標 就是甲子園。我不知道隊中其他同學怎麼想,但我只要想到甲子園,就會聯想到坐大船 飄洋過海、到處走走的念頭,大概是這種「想玩」的念頭,才讓我忘掉揮汗練球的苦吧! 《終於可以到日本甲子園》 在嘉農之前,代表台灣參加甲子園大賽的,都是台北那三個學校:北一中、北高工、 北高商在輪流,所以北部人就說優勝旗不過濁水溪。 我進入棒球隊的第一年,參加在台北圓山棒球場舉行的代表權大會,我們一路過關斬將到 最後一戰和台北一中爭冠軍,那時我是三壘手,比賽到六局時,嘉農以一比二落後,可是 後攻得我們,卻在只有一人出局時進佔二、三壘,只要有一支安打就可以扳平甚至超前, 你可以想像那時的我們有多高興,可是老天爺偏偏不讓我們太得意,雨水是一滴一滴的 下來,最後像是有人在上頭用臉盆潑水一樣,嘩啦、嘩啦直下,比賽就在我們準備贏球時 停止不動了,等了一陣子,雨還是不停,大會就宣布冠軍由五局結束時領先的北一中獲得 。現在想起來還是很不甘心。 輸給老天爺不甘心的當然不只我一個人,所以第二年我們練得更勤快,加上又補強了幾位 好手,雖然沒有和其他社會組或學生球隊練習比賽的經驗,但我們每一個隊員心裡都清楚 ,我們比以前更強了! 一九三一年,我們再度揮軍北上,記憶中那一年代表權大賽的隊伍除了嘉農之外,還有北 一中、北二中、北商、北工、嘉中、南一中、台中一中、雄中、中商等學校(本書編者按 :實際上,曾文誠漏掉了台中二中這所學校,另外,北二中並未參賽,而是北二師), 不過最後和嘉農爭冠軍的仍是台北三大校之一的北商。我們和那所都是日本子弟的學校打 完九局,雙方十比十坪首,延長賽的十一局上半,我們先得兩分,北商在下班局反攻得一 分後又攻佔滿壘,在兩人出局後,對方打者擊出二壘前滾地球,站在中外野的我,看到那 球被擊出後,心都快出來了,所幸雖然緊張,但還是贏得了比賽,勝利到來那一刻我們都 哭了,因為終於可以到夢想的甲子園了。 《一到球場就大受歡迎》 向日本遠征的渡輪從基隆出發,不過在出發前,總督還特別召見我們,勉勵我們要為台灣 爭光,奪得冠軍而回。船坐了四天多才到大阪港,雖然漫長但沒有人覺得勞累,因為這是 生平第一次坐大船看海,玩都來不及怎麼還會覺得累,不過教練近藤老師還是不免在沿途 一職提醒,甚至略帶斥責的口吻告訴我們:「不是到日本玩,是到甲子園拿冠軍的。」當 我們看到大阪港時,離開幕時間卻只剩二十分鐘,因此近藤先生顧不得省錢原則,就帶著 我們搭計程車火速趕往甲子園比賽場地。一進到了球場數萬名的觀眾就對著我們抱以熱烈 掌聲,這是甲子園給我的第一印象。也是永難抹滅的印象,現場球迷會給予我們最熱烈的 歡呼,除了因為我們是來自日本本土以外的隊伍,另一原因是經年苦練的嘉農球員,每個 人皮膚都已呈黑金色,讓當地球迷感覺到是支訓練有素的隊伍。 也由於一開始就受到極大鼓舞,因此我們都有那種強烈的意識,意識到我們一定能在此地 創下佳績。另外讓我們有那種強烈意識的還有幾點因素:第一、開賽前看到對手練球「 零零落落」,令我們大有信心;第二、在台灣聽說甲子園球場很大,可是到了現場一看, 不大嘛,和我們平常訓練的地方差不多,心裡就踏實多了;第三、賽前練球時我們有兩次 獲得現場球迷的讚美聲,一次是我從中外野長傳本壘給捕手,球沒有經過轉接也沒有提前 落地,就飛進捕手手套而且是好球帶的位置,其二是投手吳明捷練投,他是採用標準的 高壓投法,不但姿勢漂亮而且球速驚人,每一球投進捕手東和一的手套中,都發出「啪、 啪」的有勁響聲,這使得現場看球的人心生激賞之感。 《回憶這一生已值得了》 有信心的我們在第一場對神奈川商工就已三比0拔得頭籌,而且我們在第七局還有一次 盜本壘得分的紀錄。第二場我們贏得更多,已十九比七大勝札幌商業,我在這場比賽不但 有盜壘,而且還擊出三支安打,就因為我們連兩勝,日本各界開始注意來自台灣的嘉農 棒球隊,而且在台灣有分公司的日本商社,也在大阪宴請我們。 請客那天吃的是「西洋料理」(西餐),第一道上的菜色是奶油和麵包,以前我們根本沒 看過那一小塊黃黃的奶油,不知道做什麼用的,所以大家都不敢動它,後來有一位隊員 忍不住用手拿起來咬了一口,大家也就一個接一個咬了起來。這一頓就這麼「有樣學樣」 的吃完,不過在結束之前還上了一到水果,那家餐廳的老闆大概不知道我們是從台灣來的 ,竟然把香蕉擺在最上頭,然後蘋果放在最下面,如果我們從底下拿走我們最喜歡吃的 蘋果,整盤水果一定垮下來,所以誰也不敢動,就這麼乾瞪眼到結束。 準決賽遭遇冠軍熱門隊伍小倉工業,但我們仍以十比二輕取小倉工業,至此幾乎所有人都 斷定這次大會冠軍非嘉農莫屬,因為小倉工業不久前才在練習賽中大勝中京商業,而中京 商業正是舞們冠軍賽的對手。 唉!世事就是這麼不如人意,一切條件都有利的嘉農,竟然以4比0敗給中京商業。為什麼 我們會輸,講起來實在令人傷心。近藤老師為了這次大會,特別請來他在早稻田的隊友 擔任客座教練負責投捕暗號,這位義務教練賽前不知道吳明捷手指已經受傷無法投變化球 ,可是還偏偏一直做下墜球的暗號,但球已經不聽吳明捷的使喚,經常在本壘前就已經 落地,在中外野的我,看到球落地捕手追球的背影,心裡直吶喊「趕快啊!趕快撿球」, 可是又有什麼用呢!吳明捷就在太聽教練指示又不敢「訴苦」的情況下,因過多四壞球 保送而敗北。 我一輩子絕對不會忘記頒獎典禮那一幕,看著中京興高采烈地領獎,而我們卻得忍住淚水 在一旁鼓掌,世上殘忍的事,大概就是目睹別人在你面前拿冠軍吧。 六十三年囉!每一年夏天,嘉農苦練、渡海遠征,甲子園激戰一幕幕都自動浮現在腦海中 ,甚至那一年大賽回台灣,在台北遊行接受嘉義女中學生獻花等,甜美畫面也都清晰重現 。雖然遺憾未能奪得冠軍旗,但回憶這一生已經值得了,因為我上過了甲子園。 ※ 引述《cjcjovup (扁東)》之銘言: : 這篇文是第二次打的,但我覺得我應該po在笨板...... : 因為我半夜不睡覺花了三個小時打完整篇文後 : 最後我按到a取消貼文.............(欲哭無淚) : 所以補充資料就放水流囉喔耶!!!!(崩潰) : 好吧,其實是在原文的推文裡有人要我多補充一些資料 : 但我九點就要去上班了(整夜沒睡...),就補充一點點就好 : 我昨天有重翻了《典藏KANO─嘉農棒球》這本書 : 發現到蘇正生老前輩的口述歷史 : 其實歷年來有非常多人採訪過他,文字、影音資料散落各地 : 我相信KANO劇本一定有非常大篇幅是參考自他的資料 : 因為光是這一篇文章就可以發現不少電影裡面的小橋段 : 然後大家很關心的吳明捷手指受傷為什麼還不下場的問題本文也有提到~ : 不過這也是從蘇老前輩的角度來看,沒人知道吳明捷本人是怎麼想的就是了 : 我本來是一個字一個字把整篇文打上來,結果沒了 : 後來我想到幹嘛不直接用拍的就好?果然該PO篇文章在笨板...... : http://ppt.cc/IzB4 : http://ppt.cc/gQZR : http://ppt.cc/P8cO : http://ppt.cc/JB0G : http://ppt.cc/wy6O : 另外還有整理了一些近藤教練的資料 : 像是前幾篇文章裡有人問到糧食配給的問題,這本書都有提到 : 文章沒了,所以有興趣的人就勤勞點自行去嘉大圖書館借書囉!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18.163.25.77 ※ 編輯: ericlive 來自: 118.163.25.77 (02/28 17:41)
a45806722:推 02/28 17:41
writer1116:推 奶油麵包那段讓我想到英叔跟文才QQ 02/28 17:41
itsadream:大推!!!!感謝!!!! 02/28 17:45
yiersan:推 謝謝 02/28 17:48
Ghad:push~ 02/28 17:52
tl6rmp4:這些橋段都是從史實改的@[email protected] 02/28 17:54
rainHime:史料推 02/28 17:54
otaruu:辛苦了 02/28 17:55
Zphoenix:口述歷史也有不同的感動啊! 02/28 17:56
lipsred1006:讚! 02/28 17:57
graetfat:辛苦啦 02/28 18:02
jack8759:推! 02/28 18:10
Whilsper:感謝分享 02/28 18:22
enihseb:推 所以因雨裁定這個橋段真的有耶 只是稍作更動 另外蘋果 02/28 18:22
enihseb:那個演出來應該蠻好笑的XDDD 02/28 18:22
kickmeout:= = 版友太熱情卻很傻..10年前的2k上下的掃描印表機 02/28 18:26
kickmeout:就可以辨識99%以上的字了.. 02/28 18:27
JFK:辛苦了 02/28 18:41
lanuvie:推 謝謝!看來電影把史實改編和融合得很好啊! 02/28 18:54
ha99:推!辛苦了!親身經歷是另一種感動! 02/28 19:19
wjv:推 02/28 19:27
yeh0216:推 02/28 20:21
yangyx:推 02/28 20:41
kexi8088:推阿 跟電影密合在一起很棒 02/28 21:01
sakyer:已哭 02/28 21:07
lupins:推! 02/28 21:13
orangeaka:推 02/28 21:28
Touber:淚推! 原來電影中很多橋段細節都是有根據的! 02/28 22:29
wenqi:淚推!! 02/28 22:44
kidd0426:快哭了............. 02/28 22:45
snowone:很棒~很感動~推! 02/28 22:48
kohananeko:好想看香蕉蘋果那一幕XDDD 02/28 22:58
qlwkejrhtg:推~ 03/01 00:16
jack8759:再幫推! 03/01 00:17
nctufish:大推,小時候有看過,沒想到有一天居然出現電影 03/01 00:47
cjcjovup:感謝幫忙打成字XDD 03/01 00:52
不客氣XDD
girl10319: 03/01 00:57
ace0504:囗述歷史彷彿把人帶入了那段時光! 03/01 01:25
ETTom:幫推 辛苦了 03/01 02:17
aidao:好 03/01 04:54
※ 編輯: ericlive 來自: 60.250.153.139 (03/01 12:41)
chung:謝謝分享 03/01 14:34
ponguy:辛苦辛苦 03/01 2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