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Buddhism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葷腥經》 選譯自南傳《經集》 緣起: 在世尊(釋迦牟尼佛)尚未出世之前,有一位名叫『葷腥』的婆羅 門,帶領五百位弟子出家為苦行僧,進入喜馬拉雅山裡苦修。他們 在自建的茅棚裡,每天都以根、果為食物,從未食用過任何魚肉葷 食。但也因此他們都身體長期缺乏酸性與鹼性的食物,導致每一人 都得了黃胆病。於是他們自忖:「我們可能都必須下山一趟,去人 群中乞討食物以補充營養」。 當他們下山抵達村落時,村人都歡喜地迎接他們,並殷勤地供養這 群苦行僧食物以及一切生活之必需品。就這樣連續四個月苦行僧因 獲得充足的營養,慢慢又恢復健康,於是又回到喜馬拉雅山裡苦 修,到了隔年的一定時間他們又會集體下山乞食,就這樣年復一年 苦行僧們與村人之間保持著良好的互動與默契。 直到有一天悉達多太子出世,長大成人後拋棄榮華富貴進入深山裡 苦修六年終成無上正等正覺。當世尊成佛後為五比丘宣說了第一部 《初轉法輪經》,隨即來到古印度的舍衛城,世尊以神通觀察到那 群苦行僧得渡的因緣已趨成熟,於是前往苦行僧常乞食的村落。 村人一見到如來及追隨他的聖弟子,同樣歡喜、殷勤地接待、供 養,世尊在應供後便為村人們宣說適合他們聽聞的「法」,令他們 心生法喜,許多村人在聽法後,有的獲證初果(須陀桓果);有人 獲證二果(斯陀桓果);有人獲證三果(阿那含果);更有人當下 獲證四果(阿羅漢果)。 世尊在那裡只停留了一天隔日便返回舍衛城,就在世尊走後沒多久 苦行僧也進入村落乞食,村人也照常供養他們,但苦行僧們敏感的 發覺村人似乎已不同於以往的態度,對待他們不再像往日般的熱 情,於是便納悶地問:「你們是不是受到國王的責罰?或是鬧飢荒 了?又或是有比我們更有德的出家人來過此處?」村人們據實以 告:「是佛陀出生在這世間,佛陀來到這裡開示後,令很多人受到 佛法利益的因素。」 「葷腥」苦行者聽後又問:「你們是說『佛陀』來到這裡嗎?村人 回答:「是啊!師父,我們是說『佛陀』」 如此三問三確認「佛陀」,苦行僧們心想:世間難得聽到有「佛 陀」!於是又問:「那位佛陀有吃葷腥類食物嗎?」 村人反問:「什麼是葷腥呢?」 「居士!所謂葷腥是指魚肉。」 「師父,佛陀有受用魚肉。」 苦行僧們聽後心中很難過,心想:那可能不是真的「佛陀」。但又 想:諸佛名號在世上是很難聽聞到的;也許我們去見見他,與他交 談一下,或許就可以知道是否真的佛陀了!於是便起身往佛陀所駐 足的地方出發。 「葷腥」苦行僧渴望見到佛陀的心情──就好像母牛要生小牛一般 的急迫,好容易終於達到了舍衛城。葷腥婆羅門帶著自己的隨眾進 入竹林精舍。此時看見世尊正準備為大眾說法;苦行者們就慢慢地 前往靠近,保持沉默而不禮拜的坐在一旁觀看。 世尊看到了葷腥等人的到來,就以平常親切的方式與他們寒喧問候; 苦行僧們問世尊說:「尊者喬達摩,你是否有吃葷腥呢?」 世尊反問:「什麼叫做葷腥?葷腥是什麼?」 答曰:「葷腥就是魚肉葷食一類啊!」 世尊說:「婆羅們啊,魚肉不是葷腥;真正的葷腥是指一切惡行, 及一切不善法的雜染。」 接著又說:「婆羅門!其實像你這樣問我關於葷腥食物的問題, 早在遠古上一位佛陀時代,就有一名叫低舍的婆羅門也同樣詢問 過迦葉佛關於葷腥食物的問題,而迦葉佛所解說的答案,也和我 對你所說的一樣。」於是,佛陀便說出以下《葷腥經》的典故由來…….. 《葷腥經》偈頌的由來 很在久很久以前,上一位迦葉菩薩修滿八萬大劫種種波羅蜜後,最 後在波羅奈婆羅門家中投生。而迦葉菩薩成佛後的第一個弟子—低 舍,也同樣在這一天投生於婆羅門的家中。 從小,他們倆個就一起玩、一起長大……有一天,低舍的父親告訴 低舍一個預言:「迦葉以後會出家修行證悟成佛;而你也將會在他 的坐下出家,然後離苦解脫…」 低舍聽了父親所說的預言之後,就跑去找迦葉菩薩並說:「朋友! 我們兩個同樣都出家好不好?」迦葉菩薩允諾答應了。   光陰似箭,歲月如梭,他們兩個都長大了。有一天,低舍告訴菩 薩:「走吧,朋友!我們該去出家修行了吧?」 菩薩此時並未答應,於是低舍心想:「也許是菩薩心智未開,所以 不想離開。」然後就自己一個人到仙人墮處出家,之後就在森林的 山腳下蓋茅棚自修。 菩薩雖然沒有出家,但卻在自己的家中用功,他勤修數息法,然後 達到四禪定得神通。   直到有一天,他來到皇宮外的菩提道場出家,出家後僅用七天的時 間就證得了無上正等正覺—佛陀。 成佛之後的迦葉佛,來到仙人墮為二萬個苦行者初轉法輪,而這二 萬個苦行者聽了佛法後就在迦葉佛坐下出家,也證得阿羅漢境界。 當時有一位名為期期(kik)的迦尸王,供養侍奉這二萬位出家眾 的四資具(衣服、飲食、醫藥、臥具等日常生活用品)。 有一天,仙人墮處來了一位找藥草的波羅奈居民,當他來到了苦行 者所居住的茅棚時,就禮敬茅棚裡的苦行者,然後站在一旁。苦行 者看到他,便問他:「你從哪裡來的?」 居民說:「師父,我從波羅奈來的。」 苦行者又問:「在那裡有什麼特別消息嗎?」 居民回答:「師父!在那裡有一位名為迦葉的修行人,已經成佛 了!」 成佛?苦行者聽到世間難得的名號(佛號),心中生起莫名的喜悅 與歡喜,脫口就問:「他有沒有食用葷腥類呢?」 居民疑惑的問苦行者:「什麼是葷腥?」 苦行者說:「就是魚肉啊。」居民回答:「師父。世尊有吃魚 肉。」 苦行者聽到世尊有食用葷腥,心中非常難過;於是決定要去迦葉佛 那裡去求證並勸阻止其食用魚肉類的葷腥。 苦行者隨手帶了簡單的資具用品,然後日以繼夜的趕路,終於在一 天傍晚,抵達了波羅奈而進入仙人墮處。 此時苦行者看到世尊坐在座位上正準備為大眾開示說法;苦行者於 是靠近世尊,保持沉默而不禮拜的站在一旁觀看。 世尊看到了苦行者,就以平常親切的方式寒喧問候;然後苦行者 問世尊:「尊者迦葉,您是否有吃葷腥呢?」 迦葉佛回答:「婆羅門,我不吃葷腥。」 苦行者聽了就隨口讚嘆:「太好了,尊者迦葉!您沒有吃別人的屍 體,真是太好了、太美妙了!這樣對您的出生背景、姓氏和家庭 (婆羅門種族),是一切恰當的事。」 顯然苦行者所指的葷腥,與迦葉佛所謂的葷腥是不一樣的!但是迦 葉佛不當場點破說明的原因,是因為決定翌日不托缽而接受期期國 王的供養時,藉著這樣的因緣對苦行者低舍探討及說明有關葷腥的 定義。 隔日,期期國王看到為乞食而遊行的比丘僧團中,沒有見到世尊 時,就上前詢問世尊的下落;當他知道世尊還在寺裡時,於是就準 備了許\多種肉製品的食物及稀飯,送到寺院供養世尊!此時世尊 早已鋪好坐具及座位等待迦尸王的供養,在一旁的苦行者自己也煮 了葉子來吃。 當KiKi國王帶來供養世尊的食物時,苦行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眼 前所見到的事實:他看到世尊喝了肉類所熬的粥後,竟然一片接一 片、一口接一口的把肉往口中塞。 苦行者有種被耍、被騙的感覺,於是憤慨地質疑兼罵的說:「迦 葉!你說謊,你打妄語;你說你不吃葷腥的,但是你現在手裡及口 中的是什麼?你這樣的言行舉止不一,是被諸佛所批評苛斥的!」 接著又說:「而且那些住在山腳下吃森林樹木根果草葉維生的賢人 們是不說妄語的!那麼迦葉你呢?這算什麼嘛?」 於是苦行者低舍連續說了三個偈頌諷刺、辱罵、反問迦葉佛:『那 些食用正當取得的娑摩迦(芝麻、粟栗類)、金古羅迦(瓜子 類)、支那迦(山上的豆類)和葉果、根果、藤果的人,他們不會 為了感官欲望而說謊。』 『迦葉你說道:「葷腥對我不適宜。」梵志啊!而你又吃精心製作 的鳥肉米飯。迦葉啊!我倒要問問看:你說的葷腥是什麼?』 面對低舍情緒忿怒所說出的諷刺、辱罵及反問,迦葉佛很平靜地回 答如下的偈頌:『毀滅生命,殺、砍、捆、偷盜、說謊、行騙、欺 詐、虛偽、與他人之妻同居。葷腥是這些,而不是食肉。』 『放縱愛欲,貪食美味,沾染污垢,信奉虛無,不公正,難順應。 葷腥是這些,而不是食肉。』 『粗暴,魯莽,背後罵人, 背叛朋友,冷酷,驕傲,吝嗇,不肯 向任何人施捨。葷腥是這些,而不是食肉。』 『忿怒,迷醉,固執,偏頗,欺誑,忌妒,吹牛,驕傲自大,與惡 人交往。葷腥是這些,而不是肉食。』 『那些卑鄙的人在世上作惡,他們品行惡劣,負債累累,造謠毀 謗,弄虛作假。葷腥是這些,而不是魚肉。』 『魚肉,齋戒,裸體,削髮,束髮,身上塗灰,穿粗皮衣,侍奉祭 火,世上許多不朽的苦行、頌詩、供奉、祭祀、順應節氣,所有這 些都不能淨化一個沒有擺脫疑惑的人。』 『那些人在世上對眾生肆無忌憚,取人之物又傷人之身,邪惡,殘 忍,粗暴,無禮。葷腥是這些,而不是食肉。』 『那些人貪婪,充滿殺機,經常作惡。因此,他們死後走向黑暗, 頭朝下墬入地獄。葷腥是這些,而不是魚肉。』 『智者守護感官,控制感官,立足於正法,喜歡正直和溫和。他擺 脫束縛,拋卻一切痛苦,不執著所見所聞。』 『世尊就這樣反覆地講述這個道理,這位擺脫葷腥、無所執著、難 以效仿的牟尼用各種偈頌闡明這個道理,這位通曉頌詩者明白了這 個道理。』 『聽了佛陀講述的這些擺脫葷腥、排除痛苦的妙語,他謙恭地向如 來致敬,當場選擇出家。』 本文共有十四個偈頌,前三個偈頌是為苦行者低舍諷刺、辱罵、反 問迦葉佛;而中間九個則為迦葉佛回答低舍的答案;最後二頌則為 結集經典的長老撰述而成。根據註解書中的記載:當葷腥苦行者聽 了佛陀所講述的這些道理之後,請求在佛的座下出家,其五百位苦 行者也跟隨葷腥出家──葷腥出家不久便成就阿羅漢的境界。 出處: http://tw.myblog.yahoo.com/eddy2571/article?mid=1171&prev=1187&next=1170&l=f&fi ※ 編輯: onesadman 來自: 118.171.90.247 (06/25 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