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Buddhism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菩提道次第廣論》 ==============================================================================   【第三】飲食知量者,謂具四法非太減少,若太減少飢虛羸劣,無勢修善,故所食 量,應令未到次日食時無飢損惱。非太多食,若食太多,令身沉重,如負重擔,息難出入 ,增長昏睡,無所堪任,故於斷惑全無勢力。相宜而食消化而食者,依飲食起,諸舊苦受 ,悉當斷除,諸新苦受,皆不生長。非染污心中量食者,謂不起眾罪安樂而住。又於飲食 愛著對治者,謂依修習飲食過患。過患有三:由受用因所生過患者,謂應思惟任何精妙色 香味食,為齒所嚼,為涎所濕, ---P.050--------------------------------------- 猶如嘔吐。由食消化所生過患者,謂思所食至中夜分,或後夜分,消化之後,生血肉等, 諸餘一類變成大小便穢不淨,住身下分。此復日日應須除遣,及由依食生多疾病。由求飲 食所起過患,此有五種:【1】由為成辦所生過患者,謂為成辦食及食因,遭寒熱苦,多 施劬勞,若不成辦憂憾而苦,設若成辦,亦恐劫奪及損失故,發起猛利精勤守護,而受諸 苦。【2】親友失壞者,謂由此故,雖父子等互相鬥諍。【3】不知滿足者,由於飲食愛增 長故,諸國王等互相陣戰,領受非一眾多大苦。【4】無自在過失者,諸食他食者,為其 主故,與他鬥競,受眾多苦。【5】從惡行生者,謂為飲食,飲食因故,三業造罪,臨命 終時,憶念其罪,追悔而死,沒後復當墮諸惡趣。雖乃如是,然亦略有少許勝利,謂由飲 食安住其身,若唯為此故,依止飲食,不應道理。故應善思而後受用,謂由身住,我當善 修清淨梵行施者施主,亦為希求殊勝果故,搾皮血肉而行惠施,亦當成辦彼等所願,令 得大果。又應憶念《集學論》說,應當思念饒益施主,及身中蟲,現以財攝,於當來世, 當以法攝。又應思惟當辦一切有情義利,而受飲食。《親友書》亦云:「應知飲食如醫藥 ,無貪嗔痴而近習,非為驕故非慢故,非壯唯為住其身。」 ============================================================================== 辨析 【四法】: (一)非過少 (二)非過多 (三)相宜消化而食 (四)非具足煩惱而食 (一)<非過少>。 原因:饑餓使身體虛弱,無勢修善。 應行:保證未到次日進食時,不會有饑餓損惱。 (文上觀察,應該主要是說一天的最後一餐,受八戒的是午餐) (二)<非過多>。 原因:1.身體沈重;2.息難出入;3.增長昏睡;4.無所堪能;5.故斷惑無心力。 應行:八分飽即可。 (由以上二者可知,飲食不能不足,亦不宜過量,以八分飽為適量。否則多食少食 皆會導致修行不得力,影響修善與斷煩惱。《雜集論》云:「飲食粗重者,謂極 多少食,於方便行,無堪任性。」) (三)<相宜消化而食>。 原因: 1.以往依飲食不當所引起的苦受將會斷除; 2.由飲食不相宜引生的新苦受,皆可避免而不生長。 (略論釋云:謂食未消而復加食,使消化不及,因而生病者是。) 應行:相宜合乎飲食衛生;不應未消化前而複食。 (四)<非具足煩惱而食>。 原因:若染汙心而食,起衆罪故而斷之。 染汙心,可分求食染汙與進食染汙。譬如,以非法動機希求美食,此為求食染汙; 正食時生起貪著或慳吝等,此為進食染汙。 (《菩提道次第略論釋》云:「煩惱食,能生不悅意事,及不安樂因。所謂煩惱者 ,分飯食來源與資料來源,如由屠夫劊子手而來之食是。資料,謂由貪愛其滋味 ,即爲貪煩惱而受用,如對食物而生起偏愛耽嗜者是。」) 以上「飲食知量」歸納而言,即須了知二量——與身相應之量和心理之量。唯了知此 二量,才能合理安排飲食,避免以飲食不當影響修行及造罪業。不能知量而食之關鍵,即 愛著飲食勝過理智的自制力,因此以下須講飲食愛之對治。 【飲食愛著的對治】 對治愛執飲食的方法,謂思維過患分三: (一)<由受用因所生過患思維>: 思維任何精妙色香味之飲食,被齒所嚼,被爲涎所濕·猶如嘔吐之物。 (二)<由食物消化後所生過患思維>: 謂思所食之物至中夜或後夜時,消化之後,生血肉等,有餘一類變成大小便穢而往 身體下分,又必須日日遣除。及由依飲食而生極多疾病,如食物中毒等。 由食物消化所引之過患有四:1.生長血肉等不淨物;2.產生大小便穢;3.須每天排 泄大小便;4.引生各種疾病。應當如是思惟飲食自性唯苦,以對治飲食愛。 (《瑜伽師地論》中稱此為轉變種類過患:「云何轉變種類過患?謂此飲食,既噉 食已,一分銷變,至中夜分,或後夜分,於其身中,便能生起、養育、增長血肉 、筋脈、骨髓、皮等,非一眾多種種品類諸不淨物。次後一分,變成便穢,變已 趣下,輾轉流出,由是日日數應洗淨。或手或足,或餘支節,誤觸著時,若自若 他皆生厭惡。又由此緣,發生身中多種疾病。或由所食不平和故,於其身中不銷 而住,是名飲食變異種類所有過患。」) (三)<由求飲食而生過患思維>,此分五種: 1.[成辦所生過患]: 成辦食物及成辦食物之因,必須現遭寒熱之苦,極多勤勞。假如因此沒有達成所願 而感憂苦,假如成辦,亦唯恐被奪及減損而發起猛利精勤守護,而備受應此而生諸 苦。總之,為成辦飲食所生過患有三:一、成辦過程中有辛勞之苦;二、成辦失敗 有憂憾之苦;三、成辦後有守護之苦。是故,過程與結果唯是痛苦之自性。故以貪 執推動而追求飲食之行為,其自性唯苦,且從果上說,求得是苦,求不得亦是苦。 2.[(小範圍)親友失壞過患]: 謂由成辦食及食因故,父子眷屬相互鬥諍。一切鬥諍之起因即內心的貪執,欲界眾 生內心最貪執之處,為飲食男女。《俱舍論》云:在家人為受用而諍,出家人為見 而諍。飲食受用一旦不得滿足,自然引發人與人之間的鬥諍。此處,以親友代表人 類之間最親善的關係 3.[(大範圍)不知滿足過患]: 由於成辦食及食因的愛執增長故,大至諸國等相互征戰,無量有情領受極多不同大 苦。歷史上,發生過眾多部落之間、民族之間與國家之間的戰爭,究其根源,正是 人類之貪欲。其中不乏以「飲食愛增上」(經濟利益衝突)而暴發戰爭者。所謂經 濟競爭,大至集團,小到個人之間的競爭,悉為人類貪心所致。勿以為追求飲食過 患極小,此實為諸患根源,以飲食愛之增長,人心將捲入更為激烈的鬥諍中。 4.[無自在的過患]: 諸多依於他有情而獲得飲食的人,必須爲其主而與他鬥爭,受衆多大苦。世人常為 糊口,而為雇主效命,做眾多違心之事,為主人的利益參與競爭,身心極其痛苦。 5.[從惡行生的過患]: 爲了成辦食及食因故,三業造罪,臨命終時,憶念其罪追悔而死,死後墮諸惡趣。 分析: 此思維過患分五,其中前二,是依於不淨觀方式思維愛執飲食過患。斷除已生飲食 愛執之心。 第三條,思維“由求飲食所起過患”是依於思維成辦飲食及飲食因上的煩惱,而斷 除未生飲食愛執之心。 體會: 飲食問題在廣論裏面,建立在未修中間,目的是將護修習所緣行相,是護持戒律, 集積資糧的正因之一。 至此,或有人疑:「飲食過患如此巨大,吃飯似成極大罪業,是否唯有禁食,才不 致染上罪惡?」 此問並未掌握關要,飲食實不具罪性,決定罪性唯在動機。動機為庸俗的世間貪求 ,飲食確為染汙,而將心念導向高尚無私的目標,飲食也將為自他二利提供純淨能 量,有如是殊勝利益。故須了知,真正具足智悲的修行人,飯食之間亦成辦功德, 而未經聞思不懂修法之俗人,即使吃飯亦是造罪。因此,同行一事,智愚動機迥異 ,其果亦具天淵之別。 【思維正確飲食之勝利】 理由: 若依於正確的飲食能安住其暇滿之身。故需思維少許勝利。若不依於正確飲食,不 應道理。故應善思而後受用。倘若僅為養身而依止飲食,則不合道理;傍生亦具有 為身覓食之本能,人若僅為養身而受用飲食,則與傍生無異。 (一)<自利方面思維>: 飲食爲了能令身安住而能善修清淨梵行。 (二)<利他方面思維>: 1.布施飲食的施者施主,爲求殊勝果故,榨皮血肉而行惠施,我當成辦彼等所願, 令得大果而正受用飲食。 2.飲食不但能饒益施者施主,並且能饒益身中之極多蟲有情,先以財攝,未來世當 以法攝。 3.爲了利益一切有情義利而受飲食。 《親友書》以視飲食如醫藥之心來修習。這樣能斷除因爲飲食而生的驕慢心,及僅爲能 安住其身的狹隘目的。 體會: 若不聞思安樂之道,誰能正確觀待飲食這件事呢?世間皆以飲食男女爲安樂究竟, 而沒有透過佛法的智慧觀察,事實我們和旁生無異,甚至傍生更勝與我們。因爲它 們溫飽即能滿足,非我們人類那種不知滿足的心,所帶來的極多困苦。 然此若能了知真安樂之果及因後,飲食漸能由正確引導而成爲安樂正因,非過去無 知貪婪所引極大苦因。也遠離傍生之心,是發展暇滿人身的特殊心性作用。 此處,宗大師依大小乘經論,宣說四種思惟內容:前二種即應思惟以飲食令身體更 有活力,由此應善修梵行,及為報答施主辛勞惠施之恩,應當成辦彼等所願。此據《瑜伽 師地論》《親友書》、律藏等,依別解脫戒而宣說;後二種即應思惟以飲食饒益施主與身 中小蟲,及為成辦有情利益而受用。此據《集學論》按大乘利他精神而宣說。無論從因果 規律或從佛法角度,三寶弟子受用飲食之前,須先作思惟。每次進餐時,勿無意識地端碗 便食,而應先觀自心,以善思惟調整動機,方可昇華自心,超越俗欲。如是思惟,即將飲 食轉為道用。因此,清淨的飲食習慣是先思惟而後受用。 此段文字易懂,若不真實思惟而受持,亦僅流於口頭,飲食仍隨煩惱而轉,故欲行菩 提道者,對此先應通達,繼應始終真實行持。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8.99.1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