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Buddhism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楊新宇 中國科學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北京,中國 過去心已滅不是真實的存在,未來心未生不是真實的存在,如果想像當下的心念是什麼樣 ,則這想像的東西不是真實的存在,真實存在的是當下心念本身。只有安住於真實之存在 才有可能於真實之存在見存在之真實相。南傳佛教的正念禪、止觀禪,禪宗的安住當下、 默照禪、話頭禪等禪法都可理解為安住於真實的存在的方法。 關鍵詞:金剛經、禪宗、南傳佛教、真實、存在 壹、前言 在《真實的認識》一文中,作者論述了外部世界的一切就像黑箱中的東西,我們不知道它 究竟是什麼,只能根據感覺信息用假設檢驗的方法進行猜測,這種猜測可以產生有實用價 值的模型,但這類模型注定是不可靠的。科學正是用這樣一種方法認識外部世界,而佛教 則要徹底排除猜測獲得真實的認識。 1 在討論什麼是真實的認識時作者寫到: 「如果我們不去猜測外部世界如何如何,而是專注於觀察我們自己的心念活動,則可以對 我們的內部世界獲得真實的認識。我們可以知道我們的每一次快樂和痛苦是由那一個思想 或感覺引起的,也可以知道每一個念頭是由以前的那一個念頭引起的。這種對內心世界的 認識,其中每一個環節都是真實的,是徹底地用真實解釋真實,是真實的認識。」1 在這裏,作者把過去的心念活動也當作可以直觀的真實存在了,由於這個錯誤,該文雖然 在反求諸己這一點上正確地闡釋了佛教的認識路線,仍然指向了另一種虛妄。本文從改正 這一錯誤開始。 貳、過去心不可得 我們並不能回到過去,把一切重新經歷一次。即使能夠,那也是一次新的經歷,而不是當 時的經歷本身,因為我們知道自己回到了過去這一事實本身就說明這是一次新的經歷。 回憶是怎麼產生的呢?過去的每個經驗都會或深或淺地留下一些痕跡。所謂回憶是我們根 據這些痕跡生起的一些心念活動,它是過去經驗的一個仿製品,而不是過去的經驗本身。 作為仿製品,它與過去的經驗相似,但再相似也不是等於。就像磁帶上記錄著過去聲音的 痕跡,我們用錄音機播放磁帶,放出的當然是新的聲音,而不是原來的聲音本身。新聲音 僅僅是和原來的聲音相似而已。 回憶與過去經驗本身的這種關係就像知覺模型與外部世界的關係。我們在意識中構造一個 外部世界的知覺模型,由於模型輸出和感覺輸入一致,我們不經意地認為這個模型是正確 的,外部世界就是這個模型所描述的樣子,甚至經常把這個模型當作外部世界本身。回憶 也是如此,它是過去經驗的一個模型,我們對這一點經常缺乏必要的注意,而在不經意間 認為過去的經驗就是回憶的那個樣子,甚至誤以為通過回憶能夠直接經驗到過去的經驗本 身。把模型當作事物本身使人既迷失了事物本身的真實相,也迷失了模型本身的真實相。 回憶模型不僅不是過去經驗本身,而且我們甚至連它到底和過去經驗相似到什麼程度都不 能保證,因為過去的一切已被封閉起來,不可能被拿到現在和回憶直接比較,只能通過記 憶的痕跡和現在發生聯繫。這也像知覺模型與外部世界的關係,我們永遠不能把外部世界 拿出來和我們的知覺模型直接對比,它僅僅通過感覺信息和我們的內部世界發生聯繫。我 們只能保證模型儘量和感覺信息相符,但不能保證模型和真實的外部世界一致。同樣,我 們只能保證回憶模型與記憶痕跡基本相符,而不能把回憶模型和過去的經驗直接比較,不 知道它們到底相似到什麼程度。 回憶模型和記憶痕跡之間的相符不是靠對比決定,而是由回憶的機制決定的。回憶是 把記憶痕跡直接投射到意識中產生回憶模型,這個投射過程是直接的,不像知覺模型的建 構過程那樣包含假設和檢驗,故回憶過程的保真性比知覺模型的建構過程高。但記憶痕跡 自從在發生過去經驗的那一刻從無到有地產生之後就一直處於不斷淡化和轉變的過程中。 它與過去的經驗本身的相符程度是沒有保證的,從這一點看,回憶與過去經驗本身的相似 性又不如知覺模型與外部世界,因為感覺經驗是由外部世界直接引起的,它沒有一個中間 的失真過程。 關於記憶的不可靠我們甚至可以作這種設想:也許存在某種方法可以把記憶痕跡直接刻印 進人的意識中,這樣人們就能回憶起他們實際上從來不曾經歷過的事情,而主觀上他們卻 以為自己完全經歷過這一切。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這樣甚至我們每個人從小到大所經歷 的一切是否是真實的都值得懷疑,因為我們不能排除某種力量給我們刻入這些記憶的可能 。我們只能說,我們現在確實能回憶起一切,所以我們現在確實有這些記憶;我們這些記 憶之間以及記憶與當前經驗之間不存在矛盾,所以它們可以是真實發生過的;而我們的記 憶又很多,有很豐富的細節,而在一切細節上都沒有矛盾當然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它們很 像是真實的。但究竟地說,他們是不是真實的並沒有保證。這與我們知覺模型的情況完全 一樣,它看起來很像外部世界的真實情況,但究竟地說,並沒有任何保證。 參、未來心不可得 回憶是在當下的意識中建構過去經驗的模型,預測是在當下的意識中建構未來的模型。預 測模型與知覺模型、回憶模型本質上類似,只是建構的方法不同。預測的依據也是記憶, 基本方法是把過去經驗的記憶痕跡按時間排序、整理、分析,找出規律,然後外推到未來 ,形成未來情況的預測模型。預測模型與未來的真實情況常常差距很大,假設性明顯,一 般不會把它錯認為真實的未來。 總之,過去已逝,未來未生,我們都不能直觀其存在,能夠直觀的是通過回憶和預測構造 的關於過去和未來的模型,而這些模型本身則是當下的心念活動。說到底,能夠直觀而無 可置疑地真實存在的只有當下的感覺和心念活動。 肆、現在心不可得 《金剛經》云:「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前面的討論可以解釋 為什麼過去心和未來心不可得,但為什麼現在心也不可得呢?或許可如下解釋。 「得」不是直觀把握其存在的意思,而是用心念模型來把握其存在的意思。例如,中觀和 禪宗常說「無所得」,也不是說「無得」,而是說「無所得」。無得是什麼都沒有,無所 得則只是沒有所把握者,並非連能把握者也沒有。唯識學說「唯有能相沒有所相」也是這 個意思。相是表達的意思,能相是能表達者,所相是所表達者。模型所表達者也就是通過 模型所把握者。用哲學的語言講,「能相」「能得」是認識活動本身,「所相」「所得」 是心念模型所表達的對象。無所得與無所相就是說認識活動本身雖然存在,但像認識過程 所建構的心念模型一樣的認識對象並不存在。這並不是說除自己的認識過程之外一無所有 ,而是說如心念模型一樣的東西不存在。打個比喻,可以說像電視畫面上的人一樣的人並 不存在,因為電視畫面是由一個個矩形像素組成,這樣的人當然不存在。像心念模型一樣 的東西不存在,換一種說法就是存在的東西不可能是心念模型所表達的那個樣子,用建構 模型的辦法永遠不能把握它。這樣理解「得」,則「現在心不可得」就是「現在心不可能 成為心念模型所表達的對象」的意思,或者說不能用建構心念模型的方法把握現在心。為 什麼不能呢?有多種理由。 第一,如果我們想在一個心念活動生起後抓住它,把它作為一個對象來認知,用心念模型 去表示它,則在我們表達它的時候,當下的心念已經是這個心念模型本身而不是我們要表 達的那個心念了。若要表達當下這個心念模型,則表達過程中心念本身又轉,所表達的仍 然不是新時刻當下的心念本身。所以,用這種方法只能達到過去的心念,而永遠不能把握 當下的心念。《永嘉集》說:「起知知於知,後知若生時,前知早已滅。二知既不並,但 得前知滅,滅處為知境,能所俱非真。前則滅滅引知,後則知知續滅,生滅相續,自是輪 回之道。」2 第二,那麼是否有辦法直接建構一個心念模型,而它就是對自身的把握,就是自身的模型 呢?也不行。首先,當下心念模型所表達的對象不可能和當下心念自身完全相同。首先, 由於既不可能處於當下一念之外來比較當下一念的模型所表達的對象是否與當下一念本身 相同,也不可能直接根據當下一念建構其模型。所以,這種模型只能是猜測性的,不可能 準確。其次,模型所表達的對象都是不變的、僵化的,而心念活動是剎那生滅不斷變化的 ,用僵化的模型當然不能準確表達不斷變化的心念,常說:「過去已逝、未來未生、現在 剎那生滅,故皆不可得」即是此意。最後,即使不考慮模型的僵化性,還可以說模型所表 達的信息不可能比模型本身的信息更豐富,連相等都很難,所以,當下心念模型所表達的 對象總要比當下心念本身簡單,故不可能是當下心念本身的準確表達。 第三,即使存在當下心念就是自身的模型、且模型也很準確的情況,它所表達的東西也不 是當下心念本身,而是一個當下心念的像,因為模型所表達的東西終究不是那個東西本身 ,就像關於過去未來心念的模型也不是過去未來心念本身一樣。所以,這種方法還是把握 不到當下心念本身。這個理由最直接地否定了用建構心念模型的辦法把握對象的這種認知 方式,不僅可以說明現在心不可得,可以說明過去心和未來心不可得,還可以說明用建構 心念模型的方法不可能直接把握任何東西。 伍、對禪修的啟示 覺悟諸法實相必須從可直觀的真實存在下手參究。雖然常人在這裏也見不到真實相,但只 有先安住於真實的存在,才有希望於真實之存在見存在之真實相。從前面對三心不可得的 討論可知,可直觀的真實存在不在外也不在過去和未來,而在當下心念活動本身。故禪修 的第一步是把握當下的心念活動本身,而不去執取心念所代表的對象,而且對心念本身的 把握也不應該是用建構模型的辦法,而是一種沒有間隔的直觀,或稱直接體驗。禪宗所說 的「平常心」大約就是這種非對象化的、沒有間隔地安住於心念本身的心態。 馬祖道一禪師說:「道不用修,但莫污染。何為污染?但有生死心,造作趣向,皆是污染 。若欲直會其道,平常心是道。何謂平常心?無造作、無是非、無取捨、無斷常、無凡聖 。故經云:『非凡夫行、非聖賢行,是菩薩行。』只如今行住坐臥,應機接物儘是道。」 3再如「趙州問南泉:『如何是道?』泉云:『平常心是道。』州云:『還可趣向否?』泉 云:『擬向即乖。』州云:『不擬怎知是道?』泉云:『道不屬知,不屬不知。知是妄覺 ,不知是無記。若真達不疑之道,猶如太虛,廓然洞豁,豈可強是非邪!』州於言下頓悟 。」 4非妄覺非無記就是平常心,由此參究可真達不疑之道。做到對當下心念的直接把握是覺悟 存在之真實相的必要條件,也是憑努力能做到的。在此之後到什麼時候開悟,則要等待時 節因緣了。禪法就是為儘快具足並持續保持開悟的必要條件而施設的一些用功方法。 一、正念 正念是於日常的心念活動中直觀當下的心念活動本身。每個感覺和心念活動,不管它表達 的是什麼,其實在關注其所表達的對象的同時,我們也都能直觀地體驗到這心念活動本身 的存在。所以,把握真實存在的基本方法就是不去前思後想,在一切感覺、思維、動作時 不去關注他們所指向的對象,而是關注其本身,也就是「安住當下」。「源律師問大珠慧 海禪師:『和尚修道還用功否?』師曰:『用功。』曰:『如何用功?』師曰:『饑來吃 飯,困來即眠。』曰:『一切人總如是,同師用功否?』師曰:『不同。』曰:『何故不 同?』師曰:『他吃飯時不肯吃飯,百種須索;睡時不肯睡,千般計較,所以不同也。』 」5 1.牧牛 普通人對象化的思維總是在悄悄生起,真正做到安住當下很不容易,故需一番牧牛功夫。 如馬祖門下石鞏慧藏襌師,「一日,在廚作務次,祖問:『作甚麼?』曰:『牧牛。』祖 曰:『作麼生牧?』曰:『一回入草去,驀鼻拽將回。』祖曰:『子真牧牛。』」5所謂牧 牛不是保持無念,因為這裏是在廚作務次而發問的;另外,如果是說無念的境界應該用明 月、碧潭等比喻,而牛是活的,即使馴化了也仍然是活的,用來比喻無念的狀態是不合適 的。正確的理解牧牛應該是保持正念,所謂「一回入草去」可理解為不安住當下心念本身 而去尋求心念所代表的對象。 2. 保持正念 保持正念可以從一些簡單的動作、行為、心念入手,再逐漸擴展。如南傳《大念住經》云 :「比丘到森林中,或到樹下或到僻靜無人之處,在此他趺跏而坐,身軀端直,以靈敏的 覺知固定在嘴巴周圍的區域。以此他覺知入息,以此他覺知出息。入息長時,他正確了知 :『我入息長』。出息長時,他正確了知:『我出息長』。入息短時,他正確了知:『我 入息短』。出息短時,他正確了知:『我出息短』。……又比丘們!比丘走路時,他正確 了知:『我正在走路』。站立時,他正確了知:『我正在站立』。坐著時,他正確了知: 『我正在坐著』。躺臥時,他正確了知:『我正在躺臥』。不論身體處於何種姿勢,他都 正確了知。……又比丘們!比丘來回行走時,他念念分明,時時徹知無常。比丘看不看前 方時,他念念分明,時時徹知無常。比丘搭衣持缽時,他念念分明,時時徹知無常。比丘 飲食咀嚼嘗味時,他念念分明,時時徹知無常。比丘大小便時,他念念分明,時時徹知無 常。比丘行住坐臥醒覺語默時,他念念分明,時時徹知無常。」6 二、奢摩他 奢摩他意為寂止,有心念就容易對心念模型所代表的對象產生執著,乾脆沒有心念則一切 對象無從生起。奢摩他就是排除一切心念活動,安住於無念之念,則想執取亦不可得,而 體驗到真實的存在本身。 1.以念止念 a.先以一念代萬念,再把這一念空掉從修定入手,依一個高度清晰穩定的觀境修,如白骨 觀等。此觀境本身是對象化的,是共世間的修法,它符合常人的思維,容易下手用功,止 息妄念比較有力。觀境修成,妄念止息之後再把此觀境也空掉。觀境空掉後容易留下一個 虛空相,需要把空也空掉。但把虛空相空掉後仍然會留下一個微細的空相,不是真正的寂 止。怎樣把這一念空掉呢?一種方法是忘念,就是觀境修成後或觀境已經空掉後不再主動 的除遣,而是借心念已經非常細微的機會放下此念,達到真正的寂止。但怎樣放下似乎並 沒有什?好辦法,事實上,以一念代萬念容易,而把這一念放下則難。 b. 遣念 神秀偈云:「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有塵埃。」就是這種方法。怎 樣遣念,怎樣拂拭呢?比如雪岩欽禪師記述當時曹洞宗禪法說: 「妄念起時,向鼻端輕輕舉一無字,才見念息,又卻一時放下。只為默默而坐,待他純熟 ,久久自契。」7這樣當然是對無字話頭的錯用,但不失為一種方法。這種方法從一開始在 遣念之後就立刻把能遣之念也放下,不容易有病去藥存、陷入微細空相的問題。但細究起 來它在如何放下的問題上仍然沒有什麼好辦法,還是靠忘。下手時沒有專注一境修定的基 礎,上來就頻頻放下,容易陷入無記。 c.毗缽舍那 按南傳《清淨道論》的修行方法,開始也是依一個觀境修定,如地遍觀等。禪定修成後不 是企圖忘此定境,而是依此定力修毗缽舍那,方法是依定力的基礎觀察思維四諦、十二支 緣起等等。這樣可順次生起生滅隨觀智、壞隨觀智、怖畏隨觀智、過患隨觀智、厭離隨觀 智、欲解脫智、審察隨觀智、行舍智。關於行舍智說,「如是此(瑜伽者)欲從一切諸行 而脫離,以審察隨觀智而把握諸行,觀見不應執彼為我及我所,舍斷了怖畏與喜欲,對一 切諸行成為無關心而中立。如是而知如是而見者,則對三有、四生、五趣、七識住、九有 情居,他的心無滯著、萎縮、回轉而不伸展,住立於舍或厭惡。譬如水滴之於傾斜的蓮葉 ,無滯著、萎縮、回轉而不伸展;亦如雞的羽毛或如筋絡,投之於火,無滯著、萎縮、回 轉而不伸展。如是這(瑜伽者)對於三有、……乃至舍或厭惡。這是他的行舍智的生起。 」「如果彼(行舍智)見寂靜的涅槃寂靜,則舍一切諸行的轉起而躍入涅槃。若不見涅槃 寂靜,則再再以諸行為所緣而轉起。正如航海者的方向烏鴉相似。譬如航海的商人,帶著 方向烏鴉上船。當他們的船為風漂流至異域而不知是否有海岸之時,便放出他們的方向烏 鴉。於是那烏鴉便從桅杆飛入空中,探察一切方維,若見海岸,便向那方面飛去,如果不 見,則屢屢回來而止於桅杆之上。如是,如果行舍智見寂靜的涅槃寂靜,則舍一切諸行的 轉起而躍入涅槃;若不見涅槃寂靜,則屢屢以諸行為所緣即轉起。」8行舍智是心舍離一切 三有、四生等等的狀態,是修行所能達到的最後狀態,證果則像航海烏鴉去尋找陸地,沒 有一定的方法,要看因緣了。這一體系也符合先以一念代萬念再舍去一念的路線,但舍離 一切相是靠修毗缽舍那善巧達到的,不是靠忘念,修行的重點已經是毗缽舍那而不是前面 的修定了。只是毗缽舍那必須以定為基礎,散亂心不能成觀,故還要先修定。 d.誦經 佛經是從佛的覺悟中流出的,雖有種種文字鋪陳,卻終無所相,欲求一實法不可得,可比 之為妙蓮華,中無實物。既有文字可誦,又無實法可得,故誦經能掃蕩心中的執著,使人 在潛移默化中達到無對待無取捨的狀態。印光法師講誦經之法:「若欲隨分親得實益,必 須至誠懇切,清淨三業,或先端坐少頃,凝定身心,然後拜佛朗誦,或止默閱,或拜佛後 端坐少頃,然後開經。必須端身正坐,如對聖容,親聆圓音,不敢萌一念懈怠,不敢起一 念分別,從首至尾一直閱去,無論若文若義,一概不加理會。如是閱經,利根之人便能悟 二空理,證實相法,即根機鈍劣,亦可消除業障,增長福慧。……若一路分別,此一句是 什麼義,此一段是什麼義,全是凡情妄想,卜度思量,豈能冥悟佛意,圓悟經旨,因茲業 障消滅,福慧增崇乎?」9這樣不起分別的誦經和修毗缽舍那的作用是類似的。 2.覺照和返觀 古德有云:「妄念若起,知而莫隨。」又云,「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念起即覺,覺之即 無。」初下手時,妄念如流水般一波一波來了又去,此時不是想辦法把它截斷,而是覺照 它,看它如何來去生滅,這樣念頭慢慢就少了,會出現無念的狀態。繼續保持覺照,念起 即覺,覺之即無,功夫慢慢純熟,則妄念不生。但在覺照的過程中容易產生存在一個能覺 照者的觀念,有人甚至以為這個能照者是最真實的,這就完全錯了。其實能照者也還是假 設安立,與根據感覺安立物質世界沒有什麼不同。如果住在能照所照的境界,雖然表面上 沒有妄念,但正有一個微細的大妄念。所以在妄念止息之後還要返過來覺照這個能照者, 到「覓心了不可得」,則達到真正的寂止。 3.三際托空 三際托空也是從觀察念頭的生滅開始,但與覺照的方法略有不同,它的重點不是息滅妄念 ,也不強化能照所照,而是隨著念頭減少,觀察前一個念頭已滅,後一個念頭還沒有生起 ,中間一段無念的狀態,並逐漸保持和延長這個中間狀態。永嘉玄覺禪師說: 「夫以知知物,物在知亦在。若以知知知,知知則離物,物離猶知在。起知知於知,後知 若生時,前知早已滅。二知既不並,但得前知滅,滅處為知境,能所俱非真。前則滅滅引 知,後則知知續滅,生滅相續,自是輪回之道。今言知者,不須知知,但知而已,則前不 接滅,後不引起,前後斷續,中間自孤,當體不顧,應時消滅。知體既已滅,豁然如托空 ,寂爾少時間,唯覺無所得,即覺無覺,無覺之覺,異乎木石。此是初心處,冥然絕慮, 乍同死人,能所頓忘,纖緣盡淨,開爾虛寂,似覺無知,無知之性,異乎木石。此是初心 處,領會難為。」3概括的說就是既不以物為知的對象,也不以前知為知的對象,「但知而 已」,則「前後斷續」,中間出現無念的一段。「當體不顧」,也不以中間的無念為知的 對象,這樣則所知之體全部消滅,而覺無知之性。 有一種達到前後斷續的方便是先修兩種定境,定境修成後練習在兩種定境間交替觀修,在 中間轉換的過程中自然會有前一個定境已消失,後一定境未起,由於定力的持續作用中間 亦無其他妄念生起的瞬間,把握住這一瞬間就進入三際托空。 4.照而長寂 「無覺之覺」的狀態可稱為「寂而長照」,它的反面是「照而長寂」,玄覺禪師云:「萬 機叢湊,達之者則無非道場;色像無邊,悟之者則無非般若。」3他稱這種方法為毗缽舍那 。粗略看去容易以為這是在三際托空之後進一步「曆緣對境」修心的方法。在一本西方著 作中講到了一種方法,非常符合「照而常寂」的描述。方法是,在行走時不要凝視任何事 物,而是輕微的交叉視線,不集中焦點地把視線維持在地平線上方的一點,用視覺餘光覽 視從腳尖到天際整個範圍內的一切事物。這種方法的巧妙之處在於,語言是思維的外殼, 人的思維總是以內在對話的形式進行,而語言思維是依次處理一個個心念的。當覽視整個 視野時,「萬機叢湊」,語言無法進行描繪,於是變得寂靜 10。 古代禪宗修行經常行腳,可以想像,行腳在大自然中是很容易達到類似效果的,故行腳不 僅為參訪善知識,而且其本身也可成為是一種善巧的修行方法。行腳的另一個特點是進入 陌生的環境,這時人的注意力集中在環境上,無暇思想,也容易使思維停止。此法在行走 中比較容易練習,但靜坐中同樣可以這樣看周圍事物,閉上眼睛也可以用類似的方法去聽 ,這些都屬於「照而長寂」。這種方法在有觀待的對象這一點上與地遍觀等類似,但它與 一般的觀法相反,觀待的對象是豐富的、變動的,而且恰恰是利用觀境的豐富和變動使人 難以產生執取而歸於寂止。這種方法在精神上確實比較接近毗缽舍那的路線。 5.截斷眾流 還有一種方便是由明眼祖師用棒、喝等辦法截斷眾流,直接把人推入一種清醒而又無念的 心境,類似人在突然驚嚇下發愣失神的狀態。靠自己觀心用功,要達到同樣的深度需要相 當的功力。但這種外力達到的狀態是短暫的,因緣不具時暫時達到也不能開悟。 三、三摩缽底 絕對無念很難達到,而從直觀真實存在的角度看,做到絕對無念也是沒有必要的。三摩缽 底的方法就是設置方便,創造和捕捉一種無法生起對象和執取的特殊心念,于此入手用功 ,漸漸安住此念,由此脫離對一切對象的執取,直觀真實的存在本身。打個比喻,安住當 下好比是在電視節目播放的時候觀察只有屏幕和圖像,並沒有圖像所代表的山川人物;奢 摩他好比關上電視,不見山川人物,只有屏幕本身;三摩缽底好比在屏幕上顯示出彩條或 柵格,雖有圖像而無山川人物可關注,於是自然注意到圖像和屏幕本身。 1.以一念代萬念,再觀此一念本身 從清晰的觀境入手,也可用地遍、白骨等觀法,觀境是對象化的,容易下手用功。觀境穩 定後忘此觀境的對象而直觀觀想本身。此時觀想已經穩定清晰,提供了一個便於直觀的真 實存在;同時又已修成較深的定力,兩個因素加在一起,容易達到穩定深入的直觀狀態。 這可能才是對「忘念」的正確理解。 2.參話頭 任一心念活動都有一個從微至著的過程,只有在高度明顯和清晰化的時候它才是有所指、 有對象、高度模型化的,在此之前,心念活動處於一種微細、模糊的前心念狀態,是能所 未分的,沒有清晰的對象,形象的稱之為話頭。參話頭就是體會這種心念尚未明晰化狀態 。由於話頭是尚未對象化的,故從此入手容易做到直觀心念活動本身。有人認為參話頭與 觀心方法相同,但就參話頭與三際托空的觀心方法比較,一個有話頭把捉一個向無念處用 功,差別明顯。參話頭與返觀的方法確有些相似,但話頭仍屬念的範圍,而返觀的能照之 心並不存在,此能照之相破掉後則進入空寂,二者還是有所不同。從有念入手容易著力, 這正是參話頭的方便處。 a.疑情 疑情是話頭的一種,是疑問的話頭,即疑問才生而未成清晰的問題時的狀態。由於疑問從 生起到明晰化中間的過程較長,容易發現其前心念狀態,如普通人亦常有心中有疑但說不 清楚的情況。疑情又有不穩定性,提起疑情用功,念念不離真實之存在,於此定力增長, 功夫至極,疑情打破,則見真實相。如虛雲老和尚自述參禪境界云:「須知禪宗一法原不 以定為究竟,只求明悟心地。若是真疑現前,其心自靜。以疑情不斷故不是無知;以無妄 想故不是有知。又雖無妄想之知,乃至針杪墮地皆知之,但以疑情力故,不起分別;雖不 分別,以有疑情不斷故,不是枯定;雖不是枯定,乃是功用路途中事,非為究竟。又此七 日,只是覺得一彈指傾,一落分別,便起定也。須以此疑情疑至極處,一日因緣時至,打 破疑團,摩著自家鼻孔,方為道契無生。」11永嘉禪師說:「無覺之覺,異乎木石。」而 虛雲老和尚說:「以有疑情不斷故,不是枯定。」可見二者用功的差異。 b.從其他情緒體驗入手 概念思維或形象思維都是有對象的,而情緒體驗是一種較原始的心理活動,它本身就沒有 對象化,從這裏入手也容易不受對象干擾地直接體會情緒活動本身。所謂「喜怒哀樂之未 發」的狀態就是直接的情緒體驗,而一旦發泄出來就不再是純粹的直觀體驗了。這種方法 也類似參話頭和起疑情,但佛教不常用。 3.看話頭 另一種話頭是設置一個無意味的話語,話語本身是無所指的,讓人在思維它的時候沒有對 象可以把捉,從而創造一種沒有對象的心念活動,於此體驗心念活動本身。如,《無門關 》云:「參禪須透祖師關,妙悟要窮心路絕。祖關不透,心路不絕,儘是依草附木精靈。 且道如何是祖師關?只這一個『無』字,乃宗門一關也。遂目之曰『禪宗無門關』。透得 過者,非但親見趙州,便可與歷代祖師把手共性,眉毛廝結,同一眼見,同一耳聞,豈不 慶快?莫有要透關底麼?將三百六十骨節、八萬四千毫竅,通身起個疑團,參個『無』字 ,晝夜提撕。莫作虛無會,莫作有無會,如吞了個熱鐵丸相似,吐又吐不出,蕩盡從前惡 知惡覺,久久純熟,自然打成一片。如啞子得夢,只許自知,驀然打發,驚天動地;如奪 得關將軍大刀入手,逢佛殺佛,逢祖殺祖,於生死岸頭得大自在,向六道四生中遊戲三昧 。且作麼生提撕?盡平生氣力舉個『無』字。若不間斷,好似法燭,一點便著。」12這種 方法安住真實存在的效果與起疑情類似,但在最後打破上或許有所不及。 4. 詩歌書畫 用詩歌書畫等藝術巧妙的創造一種難以言狀的心境,即此體驗非對象化的心念,這也可作 為一種輔助方法。禪宗與詩、書、畫、茶道等藝術有很深的淵源原因可能就在於此。 -- 不論你到哪裡學習佛法,實際上,它就在心中。執著的是心,思索的是心,超越的 是心,放下的也是心,外在的學習,實際上都是關係著心的。無論你研究經藏、論藏等 等,別忘了它是從何而來的。---阿姜查《流水》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23.192.72.18 ※ 編輯: yggdrasils 來自: 123.192.72.18 (11/26 21:30)
Cid:毗缽舍那被歸入奢摩他底下了?140.109.103.226 11/27 10:12
ilanese:先用concentrative meditation在靜坐時到 61.231.229.110 11/27 12:55
ilanese:了念頭極少的時候,再改用open-up 61.231.229.110 11/27 12:55
ilanese:meditation。 61.231.229.110 11/27 12:56
ilanese:我是用這種方法的,覺得對一般人比較可行 61.231.229.110 11/27 12:56
ilanese:。 61.231.229.110 11/27 12:56
Cid:如果照i大提的分類, 一般純觀者採用的方法是屬140.109.103.226 11/27 13:18
Cid:open-up嗎?140.109.103.226 11/27 13:18
ilanese:是…… 61.231.229.186 11/27 15:05
ilanese:所以,很多觀法會被我歸類於concentrative 61.231.229.186 11/27 15:05
ilanese:meditation。 61.231.229.186 11/27 15:05
ilanese:但一般的宗教方法會直接採用open-up 61.231.229.186 11/27 15:07
ilanese:meditation,不會再像我的方法先用 61.231.229.186 11/27 15:08
ilanese:concentrative meditation,等心念少時, 61.231.229.186 11/27 15:08
ilanese:再轉為open-up meditation。 61.231.229.186 11/27 15:08
ilanese:但這能照與所照二元性的問題還是有的,還 61.231.229.186 11/27 15:11
ilanese:是需要勘破才行。 61.231.229.186 11/27 15:12
Cid:我看過一些介紹純內觀修行的文章認為, 一般人140.109.103.226 11/27 15:29
Cid:較適合從純內觀入門, 因為不是身為出家眾, 能140.109.103.226 11/27 15:31
Cid:修行的時間有限, 所以與其先得安止定後內觀,140.109.103.226 11/27 15:32
Cid:不如直接觀照勝義諦目標.140.109.103.226 11/27 15:32
ilanese:那你可以直接試試open-up meditation,我 61.231.229.186 11/27 15:34
ilanese:那個門派修習很多年了,對這個最有心得了 61.231.229.186 11/27 15:35
ilanese:。我個人是很認為很難啦!如果你願意花以 61.231.229.186 11/27 15:35
ilanese:年來計算的話,也不知道要練幾年,才會慢 61.231.229.186 11/27 15:36
ilanese:慢達到自然空寂的境界。 61.231.229.186 11/27 15:36
ilanese:concentrative meditation理論上就是止法 61.231.229.186 11/27 15:37
ilanese:了,我用的兩段式方法還是先止後觀的原理 61.231.229.186 11/27 15:37
ilanese:。 61.231.229.186 11/27 15:37
Cid:也許道家的禪觀目標與佛法不同吧, 我認識一些140.109.103.226 11/27 15:39
Cid:初學內觀者, 是可以在十日密集禪修中進入觀智140.109.103.226 11/27 15:40
Cid:的.140.109.103.226 11/27 15:41
ilanese:我個人是認為南傳佛教很多方法,大都偏向 61.231.229.186 11/27 15:42
ilanese:concentrative meditation。 61.231.229.186 11/27 15:42
ilanese:不能說不對,因為一般人直接只觀身、受、 61.231.229.186 11/27 15:43
ilanese:心、法的一項,甚至在身念處中也只有一部 61.231.229.186 11/27 15:43
Cid:因為內觀禪修的目的不是"自然空寂", 而是"正知140.109.103.226 11/27 15:44
ilanese:分或現象,是比較容易的。全面性地觀照身 61.231.229.186 11/27 15:44
Cid:正念".140.109.103.226 11/27 15:44
ilanese:、受、心、法是很難的。 61.231.229.186 11/27 15:44
Cid:安般念將心念專注於鼻息應屬concentrative無疑140.109.103.226 11/27 15:45
Cid:, 但例如馬哈希教導的觀照腹部起伏, 心念並非140.109.103.226 11/27 15:46
Cid:固定一處不動, 照i大的分類是屬於open-up嗎?140.109.103.226 11/27 15:47
ilanese:那還是concentrative,那和道家守身內一竅 61.231.229.186 11/27 15:47
ilanese:的方法差不了多少。 61.231.229.186 11/27 15:48
Cid:照我自己的經驗來說, 初學時只能觀照如苦受,140.109.103.226 11/27 15:48
ilanese:當然你會說還觀照腹部起伏什麼感覺的,但 61.231.229.186 11/27 15:48
Cid:腹部起伏等明顯目標, 練習久了自然覺心足夠敏140.109.103.226 11/27 15:49
ilanese:我看來還是專注於身體某處的覺受罷了。 61.231.229.186 11/27 15:49
Cid:銳到觀照其它細微目標.140.109.103.226 11/27 15:49
Cid:拿初學階段來說, 如果心念在苦受與腹部起伏間140.109.103.226 11/27 15:50
ilanese:因為你先專注於腹部的覺受,來集中注意力 61.231.229.186 11/27 15:50
ilanese:,讓念頭減少,這就是止法了啦! 61.231.229.186 11/27 15:50
Cid:來回, 這也算concentrative嗎? 另外想請問i大140.109.103.226 11/27 15:51
Cid:先前說純觀為open-up指的是何種方式呢?140.109.103.226 11/27 15:51
ilanese:你查google就有了。 61.231.229.186 11/27 15:52
Cid:照清淨道論的分類來說這並非止法, 止法是只專140.109.103.226 11/27 15:52
Cid:注目標, 而不觀察其"相".140.109.103.226 11/27 15:52
Cid:所以像帕奧禪法教人由奢摩它入門, 就教導禪修140.109.103.226 11/27 15:53
Cid:者不要觀照目標的"相", 而馬哈希禪法則強調要140.109.103.226 11/27 15:53
ilanese:那你為何不一開始就觀照整個身體的覺受呢 61.231.229.186 11/27 15:54
Cid:觀照"相".140.109.103.226 11/27 15:54
ilanese:? 61.231.229.186 11/27 15:54
Cid:所以看起來似乎是concentrative與open-up的分140.109.103.226 11/27 15:54
Cid:際, 與清淨道論所述奢摩它與毗婆舍那的分際並140.109.103.226 11/27 15:55
Cid:不相同?140.109.103.226 11/27 15:55
Cid:上座時一開始觀照的目標的確是整個身體的, 然140.109.103.226 11/27 15:56
Cid:後才慢慢將目標移動縮小到腹部, 但這並不是說140.109.103.226 11/27 15:57
Cid:目標固定於腹部不再移動, 當妄念產生時, 或其140.109.103.226 11/27 15:57
Cid:它部位明顯的受產生時, 都應該將心念轉至其上.140.109.103.226 11/27 15:58
Cid:對比於安般念, 就算有其它明顯的目標產生, 仍140.109.103.226 11/27 15:59
Cid:然要將心念專注於鼻息, 從此可見奢摩它與毗婆140.109.103.226 11/27 15:59
Cid:舍那禪修的不同.140.109.103.226 11/27 15:59
ilanese:那直接純觀,接受所有的身、受、心、法的 61.231.229.186 11/27 16:00
ilanese:覺受,不就得了……幹嘛跑來跑去的。 61.231.229.186 11/27 16:00
ilanese:真純觀的話,心真靜下來的話,一開始那源 61.231.229.186 11/27 16:01
ilanese:源不斷的念頭衝擊,一般人根本受不了。 61.231.229.186 11/27 16:01
Cid:覺心不強, 怎麼能看到源源不斷的念頭? 話說i大140.109.103.226 11/27 16:02
Cid:所說的open-up式純觀是否就是指馬哈希式的純觀140.109.103.226 11/27 16:03
Cid:禪修法呢?140.109.103.226 11/27 16:03
ilanese:我不知道,我還沒去看你說的資料。 61.231.229.186 11/27 16:03
Cid:那前面i大說一般純觀者採用的是open-up方式,140.109.103.226 11/27 16:04
Cid:所指的是道家純觀者嗎[email protected]@a140.109.103.226 11/27 16:05
ilanese:信寄給你了,我自己也先去找資料來看。 61.231.229.186 11/27 16:05
Cid:看了資料, 不管是open-up或concentrative似乎140.109.103.226 11/27 16:07
Cid:都與四念處純觀禪法有些差異..140.109.103.226 11/27 16:08
Cid:不過心理學的分類無法密切描述佛家禪修也不是140.109.103.226 11/27 16:10
Cid:太奇怪就是了..:p 對於佛家禪修法, 比較適合140.109.103.226 11/27 16:11
Cid:的分類法或許還是依經論中對奢摩它與毗婆舍那140.109.103.226 11/27 16:11
Cid:的描述, 畢竟佛/道/心理學家對於止/觀的詮釋可140.109.103.226 11/27 16:12
Cid:能並不全然一致.140.109.103.226 11/27 16:12
ilanese:你在推文說的東西,在南傳佛教來說是對的 61.231.229.186 11/27 16:13
ilanese:,因為要清楚地如實覺受每個感覺…… 61.231.229.186 11/27 16:14
ilanese:但以「止」的觀念來說,那是跟追妄念差不 61.231.229.186 11/27 16:14
ilanese:多啊!只是你在追覺受罷了。 XD 61.231.229.186 11/27 16:14
ilanese:一般來說,專注於覺受某種感覺,會比較容 61.231.229.186 11/27 16:17
ilanese:易去放大那個感覺的覺受。 61.231.229.186 11/27 16:17
ilanese:所以,為何靜坐者到後來,那個覺受力會愈 61.231.229.186 11/27 16:18
ilanese:來愈強,因為念頭少了,觀照力也因此變強 61.231.229.186 11/27 16:18
ilanese:了。 61.231.229.186 11/27 16:18
Cid:不管是妄念或覺受, 都是可以觀照的目標. 以內140.109.103.226 11/27 16:19
Cid:觀禪修的目標來說, 減少妄念並不是關心的重點(140.109.103.226 11/27 16:19
Cid:雖然它的確會發生), 重點是從觀照的每個目標中140.109.103.226 11/27 16:19
Cid:看到生、住、滅與無常、苦、無我等相.140.109.103.226 11/27 16:20
ilanese:我舉個例好了,我是專注於身體內部的聲音 61.231.229.186 11/27 16:21
ilanese:的,這也算是一種身念處吧?真夠專注的話 61.231.229.186 11/27 16:22
ilanese:,常常會只剩下那個聲音變的很大聲,外界 61.231.229.186 11/27 16:22
ilanese:的聲音完全聽不見了。 61.231.229.186 11/27 16:22
Cid:大念處經中對於身念處的描述是"安住於身,觀140.109.103.226 11/27 16:29
Cid:照內身;安住於身,觀照外身;安住於身,觀140.109.103.226 11/27 16:29
Cid:照內外身。安住於身,隨觀生法;安住於身,140.109.103.226 11/27 16:29
Cid:隨觀滅法;安住於身,隨觀生滅法。" 所以嚴格140.109.103.226 11/27 16:29
Cid:來說, 要觀照到目標的生住滅相才算是真正的念140.109.103.226 11/27 16:30
Cid:處修行.140.109.103.226 11/27 16:30
ilanese:懂了!那可觀的東西太多了。 XD 61.231.229.186 11/27 16:31
ilanese:馬哈希式的純觀禪修法,我在網路上看了一 61.231.229.186 11/27 17:17
ilanese:些資料了,過去版上也有資料,姑且不談及 61.231.229.186 11/27 17:17
ilanese:剎那定那個爭議之處,我是認為那不能歸為 61.231.229.186 11/27 17:19
ilanese:open-up meditation,open-up meditation 61.231.229.186 11/27 17:19
ilanese:是念來念去的,不會去追念頭及覺受的,也 61.231.229.186 11/27 17:20
ilanese:不會僅僅去將覺受的注意力放在某處的。 61.231.229.186 11/27 17:20
ilanese:concentrative meditation也不太像是,因 61.231.229.186 11/27 17:21
ilanese:為馬哈希式的純觀禪修法也會去追著其他覺 61.231.229.186 11/27 17:22
ilanese:受的話,那不是concentrative meditation 61.231.229.186 11/27 17:22
ilanese:的精神了。 61.231.229.186 11/27 17:22
ilanese:open-up meditation的內涵是只要觀照著念 61.231.229.186 11/27 17:27
ilanese:頭就好,讓念頭自然生滅即可,不要去追念 61.231.229.186 11/27 17:27
ilanese:頭,也不要去思考這些念頭。 61.231.229.186 11/27 17:27
ilanese:open-up meditation的問題,是一般人會覺 61.231.229.186 11/27 17:28
ilanese:得雜念很多,心真靜下來時,那個念頭怎麼 61.231.229.186 11/27 17:29
ilanese:更多了……如果能撐下去的話,最後那個念 61.231.229.186 11/27 17:30
ilanese:頭是能慢慢寂靜下來的,我這派一般的說法 61.231.229.186 11/27 17:30
ilanese:是會覺受到淡白色的一片白光,慢慢去進入 61.231.229.186 11/27 17:31
ilanese:空靈的狀態。 61.231.229.186 11/27 17:31
ilanese:我個人的經驗還是覺得open-up meditation 61.231.229.186 11/27 17:32
ilanese:不太容易,因為幾乎也只能進去那種念頭很 61.231.229.186 11/27 17:32
ilanese:少的狀態,而無法無念的。 61.231.229.186 11/27 17:32
ilanese:所以多年後,先藉由concentrative 61.231.229.186 11/27 17:33
ilanese:meditation達到心念極少的狀態下,再轉為 61.231.229.186 11/27 17:33
ilanese:open-up meditation,但由於concentrative 61.231.229.186 11/27 17:34
ilanese:meditation能引發氣脈產生的樂,轉為 61.231.229.186 11/27 17:35
ilanese:open-up meditation比較有機會,能進入無 61.231.229.186 11/27 17:36
ilanese:念的狀態,而且速度極快,身心狀態好的時 61.231.229.186 11/27 17:36
ilanese:候連30分鐘就不到,就能進入那種狀態了。 61.231.229.186 11/27 17:36
ilanese:但這種狀態是「帶著知覺的寧靜」,而不是 61.231.229.186 11/27 17:45
ilanese:「寧靜而沒有覺知」。 61.231.229.186 11/27 17:45
ilanese:但那個「能照者」、「能觀者」仍是一種意 61.231.229.186 11/27 17:47
ilanese:識心,所以我也從來不認為那就是究竟。 61.231.229.186 11/27 17:47
cool810:i大,我可以科科嗎,覺得你跟南傳的教法很 58.99.10.2 11/27 20:22
cool810:沒有交集 ^^a 58.99.10.2 11/27 20:22
ilanese:的確沒有交集…… 61.216.244.42 11/27 21:23
Cid:請問i大所說的"究竟"是從道家角度看的嗎? 其意218.166.207.146 11/27 22:59
Cid:涵為何?218.166.207.146 11/27 22:59
ilanese:究竟指的是並不是終究的目的。應該說無論 125.232.240.58 11/28 11:04
ilanese:佛教或道家都一樣的。 125.232.240.58 11/28 11:05
Crazyfire:"究竟"i大說的"究竟""究竟"是什麼.... 61.217.195.78 11/28 11:29
Crazyfire:還是看不懂XDDD 61.217.195.78 11/28 11:29
ilanese:就是說,不是終點,後面還有漫長的路子要 125.232.240.58 11/28 11:34
ilanese:走啦! 125.232.240.58 11/28 11:34
Cid:以佛教來說, 能不能進入安止定與是否究竟無關,218.166.206.200 11/28 22:41
Cid:慧解脫者即是在未達安止定基礎上達到究竟解脫.218.166.206.200 11/28 22:42
Crazyfire:其實i大就是認同慧解脫行者的純觀修法 61.230.50.171 11/28 22:53
Crazyfire: 是認定 61.230.50.171 11/28 22:53
Crazyfire:本質上是修止的方法,這是最根本的膠著 61.230.50.171 11/28 22:54
Crazyfire:點吧XDD 61.230.50.171 11/28 22:55
Cid:但說"帶著知覺的寧靜"並不究竟從念處禪修來看218.166.206.200 11/28 23:12
Cid:很奇怪, 如果說知覺=mindfulness=正念, 能隨時218.166.206.200 11/28 23:12
Cid:保持正念者, 怎麼能說是不究竟呢?218.166.206.200 11/28 23:13
Cid:所以我以為認知的分歧並不在止/觀的認知上, 而218.166.206.200 11/28 23:15
Cid:在對"究竟"的認知上有根本的差異, 畢竟佛與道218.166.206.200 11/28 23:16
Cid:所追求的目標本來就不一樣.218.166.206.200 11/28 23:16
ilanese:其實打錯字的,應該說「帶著覺知的寧靜」 61.231.231.244 11/29 12:02
ilanese:,對內心及外界的一切都會清清楚楚,只是 61.231.231.244 11/29 12:03
ilanese:內心完全不會因內外境而有念頭的發生。 61.231.231.244 11/29 12:03
ilanese:馬哈希式的純觀禪修法,最大爭議點就是在 61.231.231.244 11/29 12:05
ilanese:剎那定的問題,open-up meditation並不以 61.231.231.244 11/29 12:06
ilanese:修止的方式來寂靜心念,但如果真能撐到後 61.231.231.244 11/29 12:06
ilanese:來的話,心念也是能慢慢寂靜的,所以我認 61.231.231.244 11/29 12:06
ilanese:為就實修的角度而言,剎那定是有可能的, 61.231.231.244 11/29 12:07
ilanese:但馬哈希式的純觀禪修法的方法與我文中說 61.231.231.244 11/29 12:07
ilanese:的open-up meditation的方法在根本上還是 61.231.231.244 11/29 12:07
ilanese:有所不同的。 61.231.231.244 11/29 12:08
ilanese:只是就我這派的目的,是傾向類似《莊子》 61.231.231.244 11/29 12:11
ilanese:裡頭「坐忘」的狀態。 61.231.231.244 11/29 12:12
ilanese:我說並未究竟的成因是因為佛教有些人在談 61.231.231.244 11/29 12:38
ilanese:能觀與所觀的二元性問題。 61.231.231.244 11/29 1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