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Buddhism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雪歌仁波切(中華佛學研究所兼任教師).講 <節錄> 因為有佛,而有聲聞與緣覺;佛,從菩薩而生;而菩薩,則由實踐三法而有。這三法 的根本,即大悲心。由此可知,大悲心實在至為重要。 什麼是大悲心?   大悲心,是「心所」,而非「心王」。它在心所中,屬於「思心所」。大悲心有三: 緣生大悲、緣法大悲、無緣大悲。   大悲心,亦即「以慈心做為基礎,於一切有情如母愛子;並以此強大的慈愛為基礎, 對於眾生在輪迴中流轉受苦,生起無法忍受之心。」要生起這種心,一定先要在中士夫的 出離心上,有很好的學習,否則不可能產生。如果出離心的學習不夠深刻,即使對於一切 眾生有慈心,仍不會感到他們在輪迴中受苦,是一件無法忍受的事情。 先有「出離心」才有「大悲心」 因此,透過悅意慈,我們對一切有情生起如母愛子的慈心,接著,應將先前修習輪迴 苦的學習,轉移到一切有情身上去思惟,那麼,其他有情身上的輪迴苦,我們將產生無法 忍受的心。這種心,必須是無造作的、任運而生的。此時,即稱此心為「大悲心」。 如果是造作的、刻意生起的,就不能稱為大悲心。例如,以造作的大悲心來發心,就 不能算是世俗發心,必須生起了無造作的菩提心,才能算世俗發心。當任運生起「但願一 切有情都能遠離苦及苦因,有情若不出離苦,是我完全無法忍受的啊!」這種心時,才能 說大悲心生起了。 中士道(出離心)的修心,必須好好學習,強力去持守。若出離心沒修好,其後的大 悲心,也修不好。《菩提道次第廣論》於「出離心生起之量」中曾講過:「又此意樂如霞 惹瓦說,若僅口面漂浮少許,如酸酒上所擲粉麵,則於集諦生死之因,見不可欲亦僅爾許 。若如是者,則於滅除苦集之滅,求解脫之心亦復同爾。故欲正修習解脫道心,亦唯虛言 。見他情漂流生死,所受眾苦不忍之悲,亦無從起,亦不能生有大勢力策發心意無上真菩 提心。故云大乘,亦唯隨言知名而已。故當取此中士法類,以為教授中心而善修習。」    苦諦看不清,離苦之心又生不出,輪迴之因集諦的體會,只流於口頭上空談!希求 滅諦與道諦之心,也是如此。當我們對於自己在輪迴受苦的情況,無動於衷,對於一切有 情之苦,又如何能有感覺?緣於一切有情而生的大悲心,自然無從生起。   所以,這裡宗大師提醒我們「當取此中士法類,以為教授中心而善修習。」否則,大 悲心沒有辦法好好地生起。   慈心與出離心的關聯還不大,上士道的知母、念恩、報恩、悅意慈、大悲心、增上意 樂、世俗發心…之中,大悲心與出離心關係最密切。   大悲心,是一種無法忍受有情受苦的心。要產生這種心,必須先能珍愛有情,視有情 更重於自己的性命,這是基礎。不然,任我們如何努力思惟有情身受之苦,那種「無法忍 受的心」也不會產生。其他有情與我們還很有距離之前,他身上的苦,我們不但感受不到 ,「無法忍受」又怎麼可能?甚至,敵人身上的苦,我們還挺歡喜的呢!   要生起珍愛有情的心,靠的是「慈心」,而方法則是修「知母、念恩、報恩」與「自 他相換」。慈心生起,能珍愛有情之後,再依自身於輪迴中受苦的深刻體會(中士道修心 ),才能接著生起大悲心。   一般世間人,對於沒有吃、穿的窮苦人家,也會心生悲憫,但這不是大悲心。所謂的 大悲心,是想要長遠、究竟地利益對方,一輩子又一輩子地考慮對方長遠利益的心。僅從 此生衣食上的困苦去考量,不能稱為大悲心。 大悲心的分類 : 緣生大悲、緣法大悲、無緣大悲 緣生大悲,即思惟有情在輪迴中受苦的情況而生之大悲心。 緣法大悲,則再加上思惟有情「無常」、「粗分無我」等特質而生起之大悲心。此處 之無常、粗分無我並未觸及中觀應成派之細分無我(非從自己方面成立,尋找施設義不可 得),僅於有情無常、粗分無我的情況、世俗諦的情況去思惟而後生起「緣法大悲」。   緣法大悲的「法」意指,雖思惟有情,但所思惟的只是「世俗的法」,而沒有思惟「 法最究竟的自性」(若去思考,就成為「無緣大悲」了)。以「有情」為所緣,思惟世俗 諦的法,輔助生起大悲心。這種大悲心,就稱為「緣法大悲」。   說「於有情上的世俗諦的情況去思惟」這句話,是應成派的角度。若是下宗義者,會 認為這些思惟的內容,應是勝義諦,而非世俗諦。      大家要注意,千萬別把「緣法大悲」誤解成「大悲心的所緣是『法』」,也不要把「 無緣大悲」誤解成大悲心的所緣是「無緣」,生起大悲心時,所緣是補特伽羅。   簡言之,思惟下部宗義所談的究竟實相,對於大悲心的生起也會有幫助,但這種幫助 並不是最好的。最有幫助的,還是能幫助生起「無緣大悲」的思惟。 「眾生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性空」,可以解釋為「緣法大悲」,也可以解釋為「 無緣大悲」。一般解釋時,會在這句上面添加不同的字,而產生不同的解釋,若加上「剎 那壞滅」或「無我」等字,變成「眾生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剎那壞滅』」、「眾生 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無我』」,就是「緣法大悲」。   若是加上「無自性」成為「眾生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無自性』」,此即應成派 見地中主張的「無緣大悲」。 無緣大悲   大悲心是一種具世俗行相的心,是一種無法忍受有情受苦的心,「無緣大悲」也是大 悲心,它仍是一種對於有情受苦無法忍受的心,只不過這個產生無緣大悲的補特伽羅,所 看到的有情,是「無諦實的有情」。換言之,他見到生起大悲心的對境(一切有情)是無 諦實的。   這個「看到一切有情是無諦實」的心,是另一個心,它能幫助生起大悲心,但不是大 悲心,然而,它仍屬於同一個補特伽羅(生起無緣大悲的這個補特伽羅)的心。換言之, 深入去思惟有情「非從自己方面成立」、「尋找施設義不可得」而後生起的大悲心,就是 「無緣大悲」。   無緣大悲的生起,是在證得無諦實的心的攝持之下而產生,所以才如此命名。無緣大 悲,是最清淨無染的大悲心!   依「三輪體空」而生起大悲心,最清淨。依「三輪體空」而布施,此即最清淨的布施 。 讚頌宗喀巴大師的《密集嘛》中,第一句是「無緣大悲寶庫觀世音」,為什麼要加「 無緣」二字?因為,一般的悲心都有過失,而無緣大悲,卻是一切悲心中最超勝、清淨、 無過失的悲心。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58.99.10.122 > -------------------------------------------------------------------------- < 作者: cool810 (隨緣) 看板: Buddhism 標題: [法語] 大悲心 時間: Thu Sep 22 09:04:23 2011 摘自:雪歌仁波切講授《入中論善顯密義疏》台北2006/04/01 雪歌仁波切     因為有佛,而有聲聞與緣覺;佛,從菩薩而生;而菩薩,則由實踐三法而有。這 三法的根本,即大悲心。由此可知,大悲心實在至為重要。 ◎什麼是大悲心?   大悲心,是「心所」,而非「心王」。它在心所中,屬於「思心所」。大悲心有三: 緣生大悲、緣法大悲、無緣大悲。   大悲心,亦即「以慈心做為基礎,於一切有情如母愛子;並以此強大的慈愛為基礎, 對於眾生在輪迴中流轉受苦,生起無法忍受之心。」要生起這種心,一定先要在中士夫的 出離心上,有很好的學習,否則不可能產生。如果出離心的學習不夠深刻,即使對於一切 眾生有慈心,仍不會感到他們在輪迴中受苦,是一件無法忍受的事情。 ◎先有「出離心」才有「大悲心」 因此,透過悅意慈,我們對一切有情生起如母愛子的慈心,接著,應將先前修習輪迴 苦的學習,轉移到一切有情身上去思惟,那麼,其他有情身上的輪迴苦,我們將產生無法 忍受的心。這種心,必須是無造作的、任運而生的。此時,即稱此心為「大悲心」。 如果是造作的、刻意生起的,就不能稱為大悲心。例如,以造作的大悲心來發心,就 不能算是世俗發心,必須生起了無造作的菩提心,才能算世俗發心。當任運生起「但願一 切有情都能遠離苦及苦因,有情若不出離苦,是我完全無法忍受的啊!」這種心時,才能 說大悲心生起了。 中士道(出離心)的修心,必須好好學習,強力去持守。若出離心沒修好,其後的大 悲心,也修不好。《菩提道次第廣論》於「出離心生起之量」中曾講過:「又此意樂如霞 惹瓦說,若僅口面漂浮少許,如酸酒上所擲粉麵,則於集諦生死之因,見不可欲亦僅爾許 。若如是者,則於滅除苦寂之滅,求解脫之心亦復同爾。故欲正修習解脫道心,亦唯虛言 。見他情漂流生死,所受眾苦不忍之悲,亦無從起,亦不能生有大勢力策發心意無上真菩 提心。故云大乘,亦唯隨言知名而已。故當取此中士法類,以為教授中心而善修習。」   苦諦看不清,離苦之心又生不出,輪迴之因集諦的體會,只流於口頭上空談!希求滅 諦與道諦之心,也是如此。當我們對於自己在輪迴受苦的情況,無動於衷,對於一切有情 之苦,又如何能有感覺?緣於一切有情而生的大悲心,自然無從生起。   所以,這裡宗大師提醒我們「當取此中士法類,以為教授中心而善修習。」否則,大 悲心沒有辦法好好地生起。   慈心與出離心的關聯還不大,上士道的知母、念恩、報恩、悅意慈、大悲心、增上意 樂、世俗發心…之中,大悲心與出離心關係最密切。   大悲心,是一種無法忍受有情受苦的心。要產生這種心,必須先能珍愛有情,視有情 更重於自己的性命,這是基礎。不然,任我們如何努力思惟有情身受之苦,那種「無法忍 受的心」也不會產生。其他有情與我們還很有距離之前,他身上的苦,我們不但感受不到 ,「無法忍受」又怎麼可能?甚至,敵人身上的苦,我們還挺歡喜的呢!   要生起珍愛有情的心,靠的是「慈心」,而方法則是修「知母、念恩、報恩」與「自 他相換」。慈心生起,能珍愛有情之後,再依自身於輪迴中受苦的深刻體會(中士道修心 ),才能接著生起大悲心。   一般世間人,對於沒有吃、穿的窮苦人家,也會心生悲憫,但這不是大悲心。所謂的 大悲心,是想要長遠、究竟地利益對方,一輩子又一輩子地考慮對方長遠利益的心。僅從 此生衣食上的困苦去考量,不能稱為大悲心。 ◎大悲心的分類 : 緣生大悲、緣法大悲、無緣大悲 緣生大悲,即思惟有情在輪迴中受苦的情況而生之大悲心。 緣法大悲,則再加上思惟有情「無常」、「粗分無我」等特質而生起之大悲心。此處之無 常、粗分無我並未觸及中觀應成派之細分無我(非從自己方面成立,尋找施設義不可得) ,僅於有情無常、粗分無我的情況、世俗諦的情況去思惟而後生起「緣法大悲」。   緣法大悲的「法」意指,雖思惟有情,但所思惟的只是「世俗的法」,而沒有思惟「 法最究竟的自性」(若去思考,就成為「無緣大悲」了)。以「有情」為所緣,思惟世俗 諦的法,輔助生起大悲心。這種大悲心,就稱為「緣法大悲」。   說「於有情上的世俗諦的情況去思惟」這句話,是應成派的角度。若是下宗義者,會 認為這些思惟的內容,應是勝義諦,而非世俗諦。      大家要注意,千萬別把「緣法大悲」誤解成「大悲心的所緣是『法』」,也不要把「 無緣大悲」誤解成大悲心的所緣是「無緣」,生起大悲心時,所緣是補特伽羅。   簡言之,思惟下部宗義所談的究竟實相,對於大悲心的生起也會有幫助,但這種幫助 並不是最好的。最有幫助的,還是能幫助生起「無緣大悲」的思惟。 「眾生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性空」,可以解釋為「緣法大悲」,也可以解釋為「 無緣大悲」。一般解釋時,會在這句上面添加不同的字,而產生不同的解釋,若加上「剎 那壞滅」或「無我」等字,變成「眾生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剎那壞滅』」、「眾生 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無我』」,就是「緣法大悲」。   若是加上「無自性」成為「眾生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無自性』」,此即應成派 見地中主張的「無緣大悲」。 ◎無緣大悲   大悲心是一種具世俗行相的心,是一種無法忍受有情受苦的心,「無緣大悲」也是大 悲心,它仍是一種對於有情受苦無法忍受的心,只不過這個產生無緣大悲的補特伽羅,所 看到的有情,是「無諦實的有情」。換言之,他見到生起大悲心的對境(一切有情)是無 諦實的。   這個「看到一切有情是無諦實」的心,是另一個心,它能幫助生起大悲心,但不是大 悲心,然而,它仍屬於同一個補特伽羅(生起無緣大悲的這個補特伽羅)的心。換言之, 深入去思惟有情「非從自己方面成立」、「尋找施設義不可得」而後生起的大悲心,就是 「無緣大悲」。   無緣大悲的生起,是在證得無諦實的心的攝持之下而產生,所以才如此命名。無緣大 悲,是最清淨無染的大悲心!   依「三輪體空」而生起大悲心,最清淨。依「三輪體空」而布施,此即最清淨的布施 。   讚頌宗喀巴大師的《密集嘛》中,第一句是「無緣大悲寶庫觀世音」,為什麼要加「 無緣」二字?因為,一般的悲心都有過失,而無緣大悲,卻是一切悲心中最超勝、清淨、 無過失的悲心。   證知「無諦實」後,會深深體悟「執有情為實有」的執著、無明、顛倒錯亂,徹底愚 弄了我們,它是大謊言!大騙子!清楚這點,由此而生的大悲心會非常強烈。否則,不知 有情無諦實,就不會認為實執有多壞,悲心當然力量小。   每一位有情,明明不是諦實成立,但卻都認為自己是諦實成立,而被這種實執,騙得 團團轉!也因此,已證知有情是無諦實的人,會一種特別想要去反抗、消除實執的心,強 烈認知到「要助有情離苦,一定要消除實執!」由此而生的大悲心,就更強烈了。   證知有情無諦實的這顆心,不但會使得大悲心產生時,遮止了執實,同時,也令大悲 心變得更強而有力。平時我們都會說:「實執是錯亂的,它是顛倒識。」內心其實不懂, 也沒體會,有口無心罷了。   生起大悲心,卻未遮止執實,有何過失?實執本身是一種煩惱障,是第一個過失;再 者,未證知無諦實,就不會覺得實執有多壞,對於有情如何因實執而受苦,也就不那麼了 解,當然無法忍受他們因實執受苦的心情,也就不可能強烈。因此之故,大悲心力道有大 小之別。   無緣大悲的「大悲」,並不是以「無緣」作為所緣,它是一個具世俗行相(以世俗諦 作為對境)的心,但同時,也有一個證得空性勝義行相的心。為什麼可以同時?因為,此 時證空性的那顆心,並不是現量,而是分別心,亦即靠思惟在後得位時產生的心。   也因此,在大悲心現行的狀況下,證空性的心也同時現行,這種解釋並沒有過失。   這種證空性的心,有證空性的慧心所,也有證空性的心王(只要有慧心所,就一定會 有心王存在)。不過,不能說證空性的心與大悲心是「相應的心」。   證空性的心與大悲心二者,並不是相應的。如果是相應,就必須符合「五種相應」, 凡行相、所緣等等全都要相應才行。雖然證空性之心與大悲心不相應,但這二種心,卻同 時存在。 ◎結論   《入中論善顯密義疏》於三種大悲心,個別禮讚:「最初說我而執我,次言我所則著 法,如水車轉無自在,緣生興悲我敬禮」是緣生大悲;「眾生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 剎那壞滅』,緣生興悲我敬禮」是緣法大悲;「眾生猶如動水月,見其搖動與『無自性』 ,緣生興悲我敬禮」則是無緣大悲。   其他論典禮讚的對象,有時是聲聞獨覺聖眾,例如小乘的論典;有時是佛菩薩,例如 大乘的諸多論典。但是《入中論》禮讚的對象,不是我們仰望的皈依境,而是對於皈依境 的「因」做禮敬。   平常我們都會雙手合十對皈依境禮拜。但若按照月稱菩薩禮拜的方式,我們真正應該 禮拜的對象,是我們內心裡小小的悲心!從「因」的角度去思惟而禮拜,能產生廣大而深 遠的利益。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61.231.128.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