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12240 7/09 sunstone □ [創作] 異界1 文章代碼(AID): #1Hs-lMDM 作者: sunstone (dale) 看板: C_Chat 標題: [創作] 異界1 時間: Tue Jul 9 18:54:11 2013 大家好,打擾了 這是我第一次創作,內容算是 科幻+戰鬥+戀愛 文筆不優請多包涵以及指教<_ _> 「……又例如在我們所處的北國附近,數年前曾發掘出一座 數百公尺長的塔狀建築;在世界各地,也有許多看似高度文明的古物 被挖掘出來,因此考古學家推斷,地球在很久以前存在著遠比現今還 要文明的社會。然而,人類的文明似乎重新來過,原因可能來自於各 國間發生了足以令人類全體毀滅的戰爭……或是遭逢巨大的災難等等——」 「有沒有可能是外星人來襲之類的?」 僅僅容納三十人的教室裡,前排同學破天荒的插話引來一片笑聲。 「各位同學請保持安靜。人類至今仍然無法確定外星生命的存在, 因此我們無法排除那樣的可能。」 站在講台上的老師耐心作出回答,另一名女生緊接著舉手發言: 「若是真的曾經發生過如此巨大的災難,那為何我們還活著呢?」 「嗯……這個問題的答案主要有兩種說法。第一種呢…… 各位同學,你們有沒有注意過自己的膚色或髮色跟其他同學有差異? 你們可曾想過你們其實是來自於不同星球的人種……」 同學們紛紛朝彼此看了一眼。 「因此第一種說法就是︰人類在毀滅之後,外星生命曾造訪地球 並留下新的人種。」 對於老師的解釋,有些同學發出驚訝的聲音,有些則是露出一臉 難以置信的表情。 「而第二種說法呢……同學們,你們當中已經學會如何控制『氣』 的人請舉一下手。」 教室當中有幾位同學一個接著一個緩緩舉起手來。 「很好,可以放下了,謝謝。根據發掘出來的古物,學者們推斷當 時人類社會對於『氣』的使用並不盛行。因此有人認為,當時地球在遭逢鉅變時, 具有使用『氣』資質的人奇蹟似地存活下來。而在數千年後的今天, 才會有『氣』的普遍使用與發展……」 老師拿起講台上的水杯啜了一口。 「說到這個,各位同學別忘了,善用『氣』的人,其作戰能力能夠抵得 上一群人、一支軍隊、甚至一個國家都有可能。因此希望各位同學在騎士團裡學 會『氣』的使用後,能夠將它用在正確的地方。」 授課的同時,老師不忘叮嚀同學身為騎士團成員該遵守的規範。 「同學們還有什麼疑問?」 「老師,團長又睡著了!」 「什麼?那個傢伙——」 由於從講台上看不到座位上的人,老師走下講台將身體移往一旁的走道。 兩旁並列著座位的走道上,一名男同學正大剌剌地躺在座位中間打呼著, 呈大字形的手腳已經伸到了椅子與桌子的縫隙間,嘴角還淌著未乾的口水。 「這實在是太超過了!馬上把他叫醒,叫他給我去跑操場二十圈!」 「老師,二十圈團長一下子就跑完了!」 「就是說啊,還不如叫他跑整個外城!」 「你怎麼不乾脆叫他在北國與東國之間折返跑算了?」 同學們鼓譟的聲音此起彼落,老師慌張地左顧右盼, 正困擾著不知該聽從哪位同學的意見。 「或是說……我們可以叫他幫我們買午餐之類的。」 班長翻閱著夾在課本裡頭的雜誌若無其事地提議著。 「這個好!」 「我要城門附近那家有名的漢堡!」 「那我要總司令雕像旁那家有名的拉麵!」 「我要……」 同學們一個個舉手搶著說出自己想吃的東西。 在嘈雜的聲音環繞之下,眾人口中的主角緩緩從地板上坐起上身。 「……什麼事這麼吵?午餐時間到了?」 「正好,雲弦同學,你去登記一下同學們想吃什麼。」 「咦?」 「好的,接下來請各位同學牢牢記住這幾支『異族』的能力、 特徵以及所在的位置,以便在未來遇到時才知道如何應對……」 中午用餐時間過後,騎士團成員們在王宮庭園散步著。 庭園中央的噴泉落入水面產生的霧氣中映照著淡色彩虹, 周圍環繞的花圃上色彩繽紛的蝴蝶翩翩飛舞著。 眾人一邊閒聊一邊漫步在噴泉旁的碎石步道上, 準備前往庭園前的練習廣場迎接下午連續幾堂武術指導課程。 「可惡!是誰提議去買中餐的?被我知道一定給他好看!」 我向一旁的同學碎碎念著。 「哈、別這樣說嘛!身為團長不就是要為團員們服務?」 在我身旁的同學笑笑地回應,其他人則是聊著上午的課程內容。 「我怎麼覺得老師還是沒有解釋為何人類能夠存活下來?」 「也許當時的那場災難並沒有大到足以毀滅所有的人類吧?」 「或是就像老師所說的,具有像我們這樣擁有使用『氣』能力的人 幸運地存活了下來。」 就在同學們你一言我一語討論著我錯過的課堂內容時, 前方跑來了另一名騎士團成員。 「團長、教練要你過去涼亭一趟。」 「哦?好,馬上到。」 我立即點頭回應。 下午時分—— 和煦的陽光照在王宮庭園前遼闊的廣場上,騎士團成員們揮舞著 拳頭與刀劍,準備迎接下午教練所開設『氣』的指導課程。 走過一大片土地後,我來到廣場旁的一處涼亭。 涼亭裡坐著一名高大的男子,男子壯碩的身軀與嚴峻的面容散發 出無比的威嚴,完美的肌肉線條更是令人敬畏——此人正是大家口中所說的教練。 教練武功雖然高強,四肢關節的部位卻佈滿入骨的傷痕與縫合的痕跡, 令人看了不寒而慄,很難想像教練之前是跟怎麼樣的怪物戰鬥過。 教練肩膀上坐著一名黑髮女孩。女孩彷彿有著翅膀一樣,長髮及腰, 身著無袖的白色連衣裙,有著天使般的臉孔,面容絕美卻一臉稚氣, 身材嬌小玲瓏、可愛萬千。 女孩在騎士團有著眾多愛慕者,但本人似乎私毫沒有察覺。 教練平日待人雖然嚴肅,對女孩卻疼愛有加。 「請問有什麼事,教練?」 「哇——是弦耶!」 女孩一見到我便立即朝我飛撲過來。 「等、等一下、奏、現在在談正事……」 奏纖細的雙臂掛在我的脖子上,整個身體貼在我的胸前。 教練咳了一聲後,伸出厚實的單臂將奏的身體從我身上拔開, 拎起來放到一旁的石椅上。 「嗚——」 奏嘟起小嘴發出不滿的低鳴。 教練逕自切入正題: 「聽過『靈魂異族』吧?」 「是。」 我畢恭畢敬地立正回答。 「我想請你去東國以北的地方,調查他們的存在。」 「抱歉,但『靈魂異族』不是很久以前就被您給消滅了?」 「說來話長……總之,我們雖然曾經將族人消滅,但那時族長並不在。 元老們擔心若是族長回來,整支異族便有捲土重來的可能,因此希望能夠先派 人去作調查。由於我得留在城裡擔任護衛一職,因此想請你幫忙接下這個工作。 記住,這趟任務的目的是要探聽消息,因此別太深入。如果在打探消息的過程 中不幸遇到族長,千萬別硬拚,一定要盡快逃命,知道嗎?」 「是、我明白了。」 雖然無法理解為何身為北國最強騎士的教練,在提到族長一詞時似乎 有所忌憚,但我仍是點頭允諾。 「對了,奏聽到這消息後執意要跟。我知道你們向來感情很好, 你就趁這次機會帶她出去走走吧!」 說話的同時,教練朝旁邊正在把玩袋子的奏看了一眼。 「啊、是。」 「還有……若是在旅途當中發生任何意外,不論任務有沒有完成, 務必先回北國,聽到了沒有?」 「是!」 教練以嚴厲的口吻補充說道。 對於這次的任務,教練的態度不同於以往地謹慎。 「還有,千萬別惹奏生氣。」 「是……?」 離開涼亭前,教練叮嚀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 出發的前一天晚上,我躺在王宮裡的宿舍床上望著天花板思考著—— 說起來和教練的女兒認識也好幾年了,雖然這段時間曾經跟奏出去過, 但就長途旅行而言,這還是頭一遭。 教練會讓奏跟著我,是因為對我能力的肯定嗎?還是…… 話說回來,也好一段時間沒跟奏出去了。 還記得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我躺在床上想著想著,回憶跟著慢慢湧入腦海。 那一年,才剛加入騎士團沒多久的我,在城外麥田間的道路上與 找碴的大人們起了口角—— 「參加騎士團有什麼用?」 「就是說嘛!而且你們騎士團的那個教練,其實是北國的恥辱, 當年他可是害得……」 「胡說!」 對方話還沒說完,我立即衝向前去朝他揮出拳頭。 「……該死的小鬼!」 身材短小的我,拳頭還來不及觸碰到對方,臉部便結實地挨了一拳, 身體轉了半圈後向地上撲去。我很快淪為大人們的沙包,打著打著, 也不曉得臉部挨了幾拳、腹部挨了幾腳,倒在地上的我只能拱著身體抱頭忍痛。 可惡—— 我氣自己為何連替仰慕的恩人打抱不平都辦不到。 漸漸地,就在我感覺到意識逐漸遠離時,眼前出現一名與現場氣氛 格格不入的可愛女孩。 女孩雙手放在腰部後方,低著頭身體微微向前傾,琥珀色的瞳孔直盯著我。 「你們在做什麼?」 「揍人啊!沒看到嗎?」 「揍人?為什麼要揍他呢?他做錯了什麼嗎?」 女孩好奇地問道。 「少囉嗦,滾一邊去,不然連妳一起扁——」 其中一名大人頭也不回地把手甩向女孩。 「啊——」 女孩身體一個不平衡被推倒在地。 糟糕,我得站起來不可! 不能因為我的關係,連累到這名女孩! 雖然心裡這麼想著,但頭部緊接著傳來的震盪搖晃著我的視野。 朦朧之中我隱約看到小女孩站了起來,但我很快失去了意識。等到再次醒來時, 已經不曉得過了多久。 斜照的夕陽將道路兩旁的麥田染成一片柔和的蘋果紅。 「喂——」 耳邊傳來女孩呼喚的聲音。 聲音雖然急迫,卻令人感到溫柔悅耳,彷彿聽著連疼痛都可以忘卻。 我緩緩睜開雙眼。 我躺在道路上,蹲在面前的是剛才那名女孩。 女孩白皙的臉蛋近在鼻尖,水汪汪的大眼睛骨碌碌轉個不停。 看見我清醒,女孩鬆了一口氣並露出笑容。 以夕陽染紅的薄暮為背景—— 眼前的女孩長髮在微風中飄揚,小巧的身軀有著天使般迷人的面孔。 我不自覺為這幅景象深深著迷,疼痛頓時拋到九霄雲外。 「你沒事吧?」 直到女孩用手指輕觸我的臉頰,我才再度有了活著的真實感。 「……是妳救了我?」 「不是。」 「剛才那些壞人呢?」 「……不知道。」 女孩茫然地搖了搖頭。 突然間,我意識到自己還未自我介紹便問了這麼多話…… 我努力撐起佈滿瘀痕的身體挺起上身。 「我、我叫做雲弦……妳的名字是?」 「奏。」 女孩輕柔的聲音飄散微風中。 晚霞照在回城裡的道路上,三層樓高的拱形城門聳立在不遠處—— 一開始,奏看到我走起路來一跛一跛,於是用小手勾著我的手臂攙扶著。 女孩柔軟的身軀整個貼在身上。 我感到臉紅心跳加速。沒走幾步後,我便自行擺脫女孩的手。 我強忍著腳痛用正常的步伐走著。 然而每走一步,腳上傳來的痛楚便扭曲了我努力做出的笑容。 「啊!」 就在我感到快要跌倒時,奏的小手再度從我手臂內側穿出。 我拗不過她的好意,只能在每個岔路狼狽地指出回去的方向。 一路上,奏小小的身體使力認真的模樣,讓我感到心疼不已。 微風徐徐,撩動鼻尖的長髮飄來淡淡髮香。 也許是沉浸於女孩的溫柔之中,路不覺間來到了盡頭。 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王宮的大門。 「謝謝……」 就在我移開女孩攙扶的手臂時,眼前出現一名高大的男子。 「!」 站在王宮門口的是騎士團的教練,也是我父親生前的摯友。 他怎麼會在這裡? 看見教練嚴肅的面孔,我不禁緊張了起來,但緊繃的氣氛隨即瓦解。 「爸爸!」 奏朝蹲在地上的教練懷裡撲了過去,教練的臉色瞬間變得平易近人。 「掰掰——」 離去前,奏坐在教練的肩膀上揮舞著小手朝我道別,我則是兩眼發直愣在原地。 那個嚴肅的教練……有這麼可愛的女兒? 此時天色已暗,奏小小的身影很快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只留下原地依依不捨的我,與手臂上殘留淡淡的餘溫。 從那時起,每當教練出現,肩膀上都會坐著一名女孩。 女孩一看見我便開心地朝我揮手,接著我身邊就會掀起一陣騷動—— 「看、奏正在對我揮手呢」、「才怪、是我才對」——諸如此類的聲音 此起彼落。而我也會偷偷舉起手來,用不高過其他騎士團成員們手臂的高度對著 奏靦腆招手回應。 身為教練的女兒,奏是否一樣武功超群呢? 若是這樣的話,不認真練習不行了…… 在那之後,騎士團每天放學後的自由時間,奏總是會跑到廣場旁的樹下 觀看我練習。 奏小小的身體坐在大樹前方,雙手時而抱膝、時而托著下巴。 杏眼大的雙眸,彷彿能將一切看透—— 「劍握得太緊了,這樣會使肌肉僵硬緊繃,無法適度協調, 也就使不出流暢有力的劍招。」 有時奏會用高手的口吻指出我劍術上有待改進的地方。 雖然很不服氣,但每當我照著她的話實際操作時, 只會更深刻體會到她話中的道理。也許身為教練的女兒, 奏一直做著超乎想像的訓練,也因此能夠精闢分析出我劍術中的弱點。 雖然想是這麼想,但我從來沒看過奏握過劍就是了。 一日—— 下午的練習時間,廣場上教練正在對其他騎士團成員們做個別指導。 我則是在廣場角落練劍。 表面上我反覆練習著課堂上所學,實際上心裡則是想著其他事情。 隔天放假,要不要約奏出去玩呢? 年紀尚小的我,不知哪來的膽子,居然想約那個嚴肅的教練的女兒出遊。 也許是看奏每天都待在宮中,可能會很無聊,於是我興起了找她出去玩 的念頭。然而一想到要約可愛的女生出去,我便一肚子緊張—— 要是被拒絕怎麼辦? 奏會不會覺得我別有用心? 說不定教練根本不准她出門? 腦海裡預想了很多可能發生的情形……手裡的劍不知不覺亂揮了起來。 正當我專注於思考時,後方傳來熟悉的輕柔聲音: 「今天看不太出來在練習什麼呢……」 奏突然從背後出現,把心不在焉的我著實嚇了一跳。 「啊、這……這是新的招式,剛剛才學的……」 「……」 奏歪著頭露出疑惑的表情,我急忙轉移話題: 「妳早就到了?」 「沒有,剛到而已……」 從表情上看來,奏似乎仍在思考著我剛才漫不經心隨意揮舞的劍招。 我趕緊出聲吸引她的注意。 「啊、那個……」 「?」 奏抬起頭來用大大的眼睛看著我。 看著眼前女生嬌小可愛的模樣,我的心臟猛烈跳個不停。 但即使如此,我仍是將視線投向一旁,單手插腰把劍扛在肩上裝出一副不經意的樣子︰ 「妳……明天有事嗎?」 「沒有,怎麼了?」 「那個……聽說城外不遠處的森林後方有一條小溪…… 溪水相當乾淨透明……透明到可以看見裡頭的魚游來游去…… 嗯……有很多魚……游來游去……」 天哪!我在說些什麼?不是要邀約嗎?怎麼變成在介紹地理環境? 而且到最後還不知所云! 「所以說……也就是那個……」 「真的嗎?真的有很多魚嗎?奏要看!帶我去帶我去——」 奏的眼神放出光彩,兩只小手用力搖晃著我的手臂,前一秒 還在發呆的表情這時不知去了哪裡。 「真拿妳沒辦法……既然妳這麼想去的話,我就帶妳去吧……」 嘴巴上雖然這麼說著,臉上擺出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但我其實 心裡已經開心到靈魂快要從身體飛了出來。 「哇——好期待,就這麼說定囉!我們打勾勾一言為定!」 看著奏開心雀躍的樣子,我轉過頭去握緊雙拳往後一划—— 耶——目的達成! 鏘—— 手上的劍掉落地上。 看著我滑稽的動作,奏探出上身露出疑惑的表情…… 隔天早上—— 一望無際的藍天飄著髮絲般的白雲,彷彿微風輕輕一吹便會消失無痕。 穿過城裡的街道走出外城後,我們在森林裡漫步前進。 樹木間吹來陣陣涼風,地面照著從林葉間透射出來的陽光, 腳底響起落葉與枯枝啪吱斷裂的聲音。 「啊!」 走到一半,我的腳不小心踏入鬆散的落葉堆裡, 整個身體往前一撲、雙手趴跪在地上,模樣簡直就像是在求饒一樣,丟臉至極。 正當我紅著臉把腳縮回準備爬起時,眼前出現一只白玉般的纖細小手—— 「?」 「手。」 我聽從奏的話把手伸出。 奏用手把我拉起後,就這麼繼續牽著我。 我感覺到臉頰微微發熱。 「這樣弦就不會跌倒了。」 奏彎起弦月一樣的笑眼看著我,指尖的溫度一路從掌心傳遞到我的心臟。 我感覺到心臟撲通撲通地跳著。 原來女孩子的手這麼柔軟…… 「那是什麼?」 走到一半,奏用手指著我背上的行李問道。 「等一下就知道囉!」 我故作神祕地回答。 即將走出森林時,從兩旁樹幹間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樹木環繞的寬敞綠地。 綠地被一道溪水切割開來,溪裡大大小小的石頭散布著,與流水激起白色的碎花。 迎面而來、溪邊特有清涼略帶甜味的水氣將沿路走來的疲勞一掃而空。 「哇——」 彷彿生平第一次看見溪水一樣,奏三步做兩步朝溪流狂奔而去。 「等等、鞋子——」 不曉得是我喊得太慢,或是奏打從一開始就沒有脫鞋的打算, 她就這麼地穿著鞋子噗通一聲跳入水裡—— 溪裡激起白色浪花。 水裡的魚兒們一陣驚慌失措,銀白的肚子在水面一閃即逝。 「哇哈哈哈——好多魚唷!」 奏開心地舀起水來到處潑灑,我則是放下行李, 拿出準備好的秘密武器——釣竿,準備藉由教奏釣魚,展現自己過人的一面 並贏得好感。 『哇、弦好厲害唷!釣到這麼多條魚,快教人家!』 我在腦海中幻想著奏十指交扣胸前,露出崇拜眼神的樣子,此時奏突然靠了 過來。 「你看你看——」 奏兩只小手捧著一掬水,水裡的小魚慌張地游來游去。 「好癢好癢!」 奏縮起了脖子,手裡的小魚似乎正為了怎麼游都碰壁而感到苦惱。 「這些是魚的幼苗。」 「幼苗?」 「就是小魚的意思——他們還太小,妳先放牠們回去吧! 看看能不能抓一條大隻一點的過來。」 奏小心捧著手裡的小魚們回到溪邊。 我心想自己實在是太壞了。 再大一點的魚游得這麼快,徒手抓得到的話,那人類還發明釣竿做什麼? 我嘴角微微揚起,繼續組裝手上的釣竿。 「你看你看——」 「!」 才剛回頭不久,奏雙手捧著比合掌足足還大兩倍的魚。 大魚在奏的雙手間靜靜躺著休息,魚鰓一張一合, 似乎連自己怎麼被抓起來都不太清楚。 「這……」 看來釣竿是白帶了……原本還想說找機會教奏釣魚,讓她更佩服我的說…… 於是趁奏還沒注意到以前,我將釣竿塞進行李,趕緊帶起另一個話題。 「這種魚聽說很好吃唷,很多人把牠拿來做料理呢!」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想嚐看看嗎?」 「要要!」 「那待會回去的時候,我們將這條魚帶回去,然後——」 突然,奏像是想起什麼似地將魚擱在一旁的草地上, 接著從不知哪來的袋子裡拿出烤肉用具——爐子、網架、小刀、叉子、盤子…… 眼前的景象讓我瞪大了眼睛,下巴差點沒掉下來。 「那、那是什麼?」 我指著奏手上跟手掌一樣大小的袋子問道。 「烤肉用具呀。爸爸說如果是去溪邊的話,可以帶上這個, 到時說不定會派上用場。」 奏一邊解釋著一邊從袋子裡拿出遠遠超過袋子所能容納的東西。 「不、不對,我不是說這個……」 「?」 「妳不覺得這個袋子很詭異嗎?」 「啊、你是說這個嗎?爸爸說這是祖先傳下來的寶物, 可以裝進任何東西,但千萬不要把人裝進去就是了。」 什麼跟什麼! 我看這個袋子根本就是另一個世界的產物吧! 儘管滿腹疑雲,我仍是將烤肉的爐子架了起來,接著開始生火。 感覺似乎少了些什麼東西,但基本上該有的工具都齊全了。 「那麼妳再去多抓幾條魚吧!」 我向奏吩咐了一句。 奏乖乖跑向溪邊,爐子旁只剩下我一個人。 身為騎士團裡的住宿生,我有時會自己開火下廚, 因此簡單的料理是不構成問題的,雖然烤魚有點陌生就是了。 我運用既有的知識,將魚鋪在烤肉架上,耐心地等待魚的眼睛出水、 變白,然後翻面。 烤肉架上慢慢傳出新鮮烤魚特有的香氣。 「可以吃了嗎?可以吃了嗎?」 奏在一旁扭著身體露出興奮的神情。 「——妳不是去抓魚了?」 奏指著一旁的桶子,裡頭滿滿都是魚。 這也太快了吧! 此時,魚身的另一面也開始漸漸變熟。 我不時拍打網架以免魚皮沾黏,接著用夾子沿著魚身橫向劃開, 將魚肉分成兩半、內臟挑去。兩片魚肉來回翻過數次後,我用一支夾子 壓住魚尾,另一支夾住尾鰭,將魚骨整根抽起。將魚身來回翻個一、 兩次後,我拿起調味罐在魚身上均勻揮灑——大功告成。 我將香氣四溢的魚肉放上餐盤遞給一旁口水已經流滿地的奏。 雖然只做了簡單的調味,但由於魚是現抓的,因此味道特別鮮美。 「哇——好好吃!」 看著奏吃得臉上到處都是的模樣,我的內心充滿說不出的喜悅。 大快朵頤後,我們躺在溪邊的柔軟草地上。 太陽不時被雲朵遮掩,水面上吹起涼爽的微風。 沒想到教練連睡覺用的草蓆都準備好了,還真是考慮周到。 沒多久,奏被溪裡濺起的水花吸引住。 「……那是什麼?」 我挺起上身看向奏所指的方向,河階上不時有魚甩著尾巴從水面躍起。 「那是鮭魚,為了回到故鄉產卵,他們正在逆流而上。」 「他們會順利回到家嗎?」 奏面露擔憂的神情。 「呃……恐怕有些困難……」 看著湍急的水流以及高低落差有點大的河階,我分析一下後做出回答。 午後的陽光相當溫暖,我翻過身背對著奏繼續睡著。 等到再次翻回來時,躺在我身旁的奏已經不見蹤影。 我坐起身來四處張望—— 溪邊傳來唰唰的水聲。 奏正在溪裡來回奔走,一副很忙碌的樣子。 我走近一看,赫然發現奏正用手小心翼翼地捧著魚, 一隻隻將牠們放到河階上方的水域。 這是在……幫魚逆流而上? 那個笨蛋! 我踏入溪裡把奏拉回岸上,跟她說明這是大自然的一部份, 人類不該干預,否則來年的生態圈便會受到影響等等…… 奏跪坐在草地上聽得一臉茫然。 聽完解釋後,奏站在溪邊看著一隻隻奮力跳上河階又被流水 無情沖下來的魚兒們,背影顯得有些落寞憂傷。 我趁奏專心看著前方時,掬起清涼的溪水朝她的背部倒了進去—— 「啊——」 伴隨著一聲慘叫,奏回過頭來,臉頰鼓起,氣得像隻圓滾滾的河豚。 我朝奏扮了個鬼臉,只見她走入溪裡彎低身子,雙手伸進水裡準備復仇。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睜大了雙眼。 奏將一團水高高地舉在頭上。 水在奏的雙手間就像是果凍一樣,無論怎麼晃動就是不會散落。 「——等等、那是?」 我才正準備喊停,比西瓜還大的水球朝面前飛了過來。 我的臉被砸個正著,全身比剛洗完澡還濕。 看著全身濕淋淋的我,奏開心地笑了。 「妳這傢伙——」 我立即舀起膝邊的溪水還以顏色。 午後的時光,我們就在波光瀲灩的溪裡盡情玩水,恣意享受青春。 時光稍縱即逝—— 等到回過神來時,黃昏已近,夕陽在溪水上由遠而近映照出橘紅 與藍紫的漸層。奏身上的連衣裙完全濕透,雪白的肌膚在夕陽底下若隱若現, 搞得我視線不知該往哪裡擺。 「哈啾——」 在微風的吹拂下,奏打了一個可愛的噴嚏。 糟糕、忘了帶換穿的衣服! 正當我還在苦惱之際,奏不知從何處再度拿出神奇的袋子。 從袋子裡面,奏依序拿出毛巾以及換穿的衣服。 「喏!」 奏把從袋子裡拿出的衣物遞了過來。 看到這裡,我已經見怪不怪,就算下一秒奏從袋子裡面拿出 教練來我應該也不會感到訝異…… 緊接著,奏將身上溼透的衣服褪去。 看見奏衣服底下白淨的肌膚,我立即轉過身去,整張熱跟著紅了起來。 啪。 後方傳來連衣裙掉落地上的聲音。 耳朵頓時變得敏銳,我無法克制自己不去想像奏現在身上的樣子。 還是去一旁換衣服好了。 我趕緊拿著衣服跑到大樹後方。 「……這麼說來,那個袋子是妳偶然發現的嘍?」 「嗯。」 走在樹木高聳的森林裡,我們一邊走路一邊聊天。 就在我目光在周圍景色上稍作停留時,奏不知何時已經不在身旁。 我回過頭一看,猛然發現奏趴倒在落葉堆中。 「奏!」 我跪下雙腳將奏扶起,撥去她臉上的葉片。 「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焦急地搖晃著奏的身體,但是奏並沒有回應。 仔細一聽,從奏身上傳來的呼吸聲規律且平穩。 這傢伙該不會是……睡著了? 我仔細觀察懷裡的奏一陣子,確定她安然無恙後,彎下身子將她揹起。 ——好輕! 奏小小的身體就這麼掛在我背上。 耳邊縈繞著奏微弱的鼻息,微熱的體溫從背後傳來。 一想到奏的身體就這麼貼在我的背上,加上剛才換穿衣服的情景, 我的臉再度熱了起來。 話說回來,哪有人想睡直接往地上趴的…… 之後的幾個月裡,我們每到假日就會相約在城門附近, 一邊分享著今天準備了什麼樣的食材,一邊走在前往溪邊的路上。 有時我們也會在森林裡採採香菇和野菜,拿來當做烤肉的食材。 我常在心裡想著——要是日子能夠就這麼一直過下去,那該有多好! 然而隨著與奏距離拉近,我的心裡就對奏愈有感覺。 有人說男孩子較晚熟,我想我就是那個例外吧。 究竟是從何時起? 我開始注意到奏是女孩子這件事,目光也會不覺被吸引過去。 奏那纖細的身軀,彷彿輕輕一摟就可以抱個滿懷。 每每無意間的肢體接觸,都讓我想擁抱奏的慾望更加強烈。 這樣的感覺是……喜歡? 要告訴她嗎? 即使心中千頭萬緒,但每次看到奏那無邪天真的笑容,便讓我想著: 奏那個笨蛋,應該也不會明白「喜歡」是什麼感覺吧。 看她那樂天的樣子,不要說是喜歡,說不定連煩惱是什麼都不曉得。 她究竟對我抱持怎麼樣的想法? 若是將自己的心情說出口,會不會最後連朋友都做不成? 我還有其它騎士團的成員作為朋友,但奏呢? 一想到這,我便將讓她知道我心裡想法的念頭打消。 我不能讓奏孤單一個人,更不能冒這個風險。 想跟奏更進一步的我,實在是太自私了…… 這一天,教練臨時有事,下午的課改為自由活動。 廣場上,我反覆練習著「氣」的運用,直到太陽沉入山的另一頭。 今天難得沒遇到奏…… 離開廣場前,我走到平時與奏相會的樹下,徘徊一陣子過後, 確定沒有看見她的身影才離去。 晚餐結束後,我散步在王宮庭園裡。也許是對奏仍然有些不放心, 走著走著,我不知不覺再度來到了廣場角落的樹下。 「——妳怎麼在這裡?」 奏倚靠在樹旁,兩手搓揉著眼睛,眼淚撲簌簌地落了下來。 「醫生說……爸爸受了傷,今天晚上不能回來……」 我腦中浮現出教練鋼鐵般厚實的胸肌,那樣的教練居然會有受傷的一天? 而且還傷重到無法回家? 「……那妳怎麼不乖乖待在家裡?」 「家裡……一個人……好可怕……」 「那……要不要跟我一起到處走走?」 看著奏梨花帶雨的臉龐,我興起想要好好陪伴她的念頭。 「嗯。」 奏臉上笑顏逐開。 晚風徐徐,迎面吹來一陣又一陣醉人的花香。 我們手牽手漫步在燈火闌珊的王宮庭園裡。 天空裡星光點點,獵戶座的腰帶三顆星排列得筆直。 走了一段時間後,我們在庭園中央的池子邊坐了下來。 才剛坐下沒多久,肩膀傳來輕微的重量。 奏閉著眼睛帶著睡意朝我肩膀靠了上來。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要是奏在這裡睡著一定會感冒,但我又不能把她帶回男生宿舍裡…… 正當苦思著該如何是好時,此時我注意到前方一棟別致的三層式建築。 建築外側並列的玻璃窗上映照著池邊的闌珊燈火。 該不會是王宮裡專門用來接待外賓的行館? 我抱起睡眼迷濛的奏,一邊觀望四周,一邊悄悄地靠近建築。 偷偷溜進其中一扇開著的窗戶。 「!」 才剛踏進房間,從隔壁房門立即傳來有人打掃的聲音。 眼見地面上打掃的人影愈拉愈近,我抱著奏躲到櫃子旁的死角處, 靜靜等待對方通過。 正當我還在思考所有可能發生的情形時,最糟的情況發生了—— 奏似乎被打掃的聲音吵醒,小手揉著半睜的眼睛,眼看就要醒來…… 怎麼辦? 我兩手抱著奏,四處尋找能將她嘴巴塞住的東西。 有沒有能塞住嘴巴的東西……有沒有能…… 不對——就算是有,我也沒辦法空出手啊! 就在懷裡的奏睜開眼睛即將出聲的瞬間,我做出了這輩子最瘋狂的決定。 我將自己的身體旋轉四分之一圈—— 咚! 上臂傳來厚實的震動。 奏的頭就這麼朝牆壁撞了上去,然後再度闔上雙眼。 希望她待會醒來不會記得這件事才好…… 牆壁上傳來沉悶的聲響讓打掃的人回過頭來看了一眼, 緊接著關上窗戶後離開。 確定清潔人員離去後,我走到隔壁的房間將奏置於一張雙人床上。 皎潔的月光從窗外灑了進來,我靠著微明的光線在房間的櫃子裡翻找東西。 棉被棉被……啊、有了! 我將棉被輕輕覆在奏的身上,自己也跟著在一旁躺下。 都已經這麼晚了,應該不會有人進來了吧…… 想著想著,眼皮跟著沉重起來。 不久,我也進入了睡眠。 …… 被子……好暖? 我睡眼惺忪地將被子掀開,朝裡頭瞄了一眼—— 「!」 奏正側躺在被子裡面,兩手併攏放在胸前,小小的身體縮成一團靠在我的身上。 心跳瞬間加速——這下完全醒了。 好可愛! 好小隻! 抱起來一定很舒服! 該假裝睡著閉上眼睛,然後若無其事地將奏摟進懷裡嗎? 若只是輕輕地,應該不會被發現吧…… 我將手慢慢伸向奏小小的肩膀—— 不、不行! 這麼做是不對的! 指尖在快要碰到奏的肩膀時縮了回來。 等等,如果只是碰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不對、這樣跟變態有什麼兩樣…… 千百個思緒在腦海裡亂竄,等到回過神來時, 窗外的天空已經由漆黑轉為深藍。 和奏小時候的回憶到了這裡,我感覺意識模糊,不久便進入了睡眠。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36.224.218.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