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13390 s63 7/21 kau76901 □ [翻譯]宮崎駿談憲法九條 文章代碼(AID): #1Hwjwup1 作者: kau76901 (KAU) 看板: C_Chat 標題: [翻譯]宮崎駿談憲法九條 時間: Sun Jul 21 03:02:14 2013 特集 憲法改正 自民黨重新成為執政黨,至今已經過了半年以上的時間。 在首相就任之初,早就表示過希望改正憲法意願的安倍總理,也著手開始準備將其承諾付 諸實現。仔細想想,自民黨這個政黨本身自從組黨以來,就將憲法改正視為黨綱,會著手 進行修憲可說是天經地義的發展。 可是,自民黨所提出的新憲法草案,不論是安倍總理所描繪的藍圖,憲法第96條修正案、 或是真正重要的憲法第九條改正等等,恐怕是沒有人能看得懂他們到底是在說些什麼東西 啊。最重要也最大的問題是,日本國民們對此漠不關心的態度。我想我國的媒體要為這種 現象負起相當大的責任。為了決定今後日本的方向性,我認為對這問題必須要提出明確的 主張,這是關係你我的重要大事。 quote: 憲法第九條 第二章 戰爭之放棄 第九條 1.日本國民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基調,希望國際達到和平與誠實的狀態,對於為國權而發動 的戰爭,或以武力進行威嚇甚至行使武力,作為解決國際紛爭的武力手段,在此予以永久 放棄。 2.為達到前項之目的,將不保持陸海空軍或其他的戰力。也不承認國與國的交戰權。 若是改變了憲法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沒能成為軍國少年的我 我自己出生在1941年,在我懂事以前是還沒有日本國憲法這種東西的記憶的。(注:1946 年才公怖現行的日本國憲法)比起空泛的條文呢,我兒時回憶記得更清楚的是,”真是一 場愚蠢的戰爭"的實際體感。 實際舉例來說,我那時天天聽到日本軍是如何在中國大陸耀武揚威,因此自豪的大人們, 不分直接或間接的轉述或傳聞每天都能聽到。但諷刺的是,同一時間這些大人們,卻抬起 頭來抱怨著天天都有空襲,敵軍真的是太過份了之類的聊天。 包括傳聞與實際體驗在內,我聽過了無數像這樣兩極的故事,從小就不禁覺得我怎麼生在 這種腦殘的國家,真的會覺得討厭起日本了呢。 因為戰爭在我四歲時就打完了,比起比我大六歲的高田勳監督,或是大我三歲的老婆,我 跟他們的戰後經驗也有些許微妙的差別。沒有什麼慶祝勝利的經驗,親身體驗過空襲之後 ,走在自己故鄉的街道上,只能體會到了一種打敗仗的屈辱感。 戰後來了一大票的美國人,小孩子們爭相圍繞著美國大兵。但是我太害羞內向,不敢向美 國兵伸手要巧克力或口香糖,當時我就是一個這樣的小孩子。 話說回來,我從兒時到現在也讀了不少戰記物類型的作品。 在我小時候,那時出版的書都是在講對於太平洋戰爭的事, "若不好好反省的話是不行的" "真的就是輸人一大截啊" 這樣的話題比較多。 打仗不只是拿槍互射,舉例來說像是雷達好了,有了這麼厲害的雷達之後,不管你再怎麼 努力豁出性命來也都只是無謂的白費工夫,是我們當初沒有注意到這樣的問題所以敗戰等 等,許多處於各個分野的人們,寫下許多如同他們自身一樣並非英雄的,充滿人情味的故 事並在那時候大量出版成書。 那時真的沒有什麼得意洋洋的老兵炫耀當年勇故事,有的是比方軍艦沉沒之後,乘員們在 海上漂流並終於得救的故事,小孩子們看了也會不禁覺得"戰爭真是無情的東西啊"。 之後我看了羅伯特˙文斯特寫的"機關槍要塞與少年們",一邊看著一邊驚覺,"啊,原來 這本書的作者是我的前輩啊",產生了如此的感嘆。 主人公是大戰下的少年,整天聽著身邊的大人們說著戰爭、戰爭的事,但是他卻沒有直接 參與這場戰爭,而是從觀察自己身邊的人與世界,看清楚了這場戰爭的真面目。文斯特先 生比我還早出生(1929年生),他在63歲的時候死去了。 我讀了文斯特的書,才終於體會到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比起"比我自己的生命還有更 重要的大義存在!""為了這件事死而無憾啦!"之類那種熱情洋溢的人呢,我真的碰上這 種事時,是個寧可先行動、再思考的那種實行主義者。 假如我再早幾年出生,絕對會就這樣搞不清楚狀況地成了熱烈的軍國少年。如果夠早的話 ,或許我就會志願從軍,慌忙地收拾行李到戰場去,然後成了到掛點為止都不曉得自己為 什麼要來打仗的人。 當時是一個根本沒時間給你思考真正的戰爭是什麼東西,等你體會到這一點的時候就已經 死翹翹了的時代。或許是幸也是不幸,我當時的視力很差,所以就算從軍大概也沒法子志 願加入特攻隊,只能去撇畫筆畫幾張宣傳漫畫啊。 父親在戰時工廠裡生產飛機零件 在我兒時的戰爭記憶裡,究竟那個時候的世態如何呢,戰時下的日本是個什麼樣子呢,若 要據我懂事以後的昭和19年(1944)年後說起,基本整個日本就是處於一種集體歇斯底里 的狀態。但是我的父親則抱持著一種現實主義的思考,"天下國家興亡大事與匹夫有何干 !"雖然抱著如此座右銘的我父親,但只聽他講他的戰爭回憶,那大概又與他的個人主張 截然不同了。 我父親在關東大震災時,人在墨田區的陸軍被服廠附近,在當時人擠人踩死人的混亂中, 只有九歲大的父親牽著妹妹的手,安然逃出了地獄般的震災現場並一輩子為此驕傲著。二 次大戰時在東京大空襲後隔天,他就為了確認親戚的安危而一馬當先衝回東京,因此兩度 目擊了東京化為一片屍橫遍野屠場的慘況。 父親在學生時代看了小津安二郎拍的戰前電影"青春就是讓夢起飛",因此受到影響成為了 徹底的剎那主義者(享受當下、不思考未來)。 二戰爆發後,他代替身體不好的伯父,成為生產飛機零件的工廠之代理廠長。當時所有他 的熟人大家都說"這場戰爭輸定了啦",但我父親卻還是在1945年跑去銀行借了一大筆錢跑 去投資。你要問為什麼的話,我只能說父親是個完全不把世界情勢放在心上的那種小市民 。 在他的思考模式中,"戰爭與我有何干,今天我就是開工場作買賣的,客人來跟我下訂單 造東西,我就照他要求做出來賣給他賺錢不就得了"。所以,他對敗戰一點也不後悔,絲 毫沒有大局觀可言。 戰後理所當然的,軍需工場什麼的是再也開不下去了,但工廠裡山積了一大堆還沒用掉的 杜拉鋁原料,所以他就拿這些沒用處的航空鋁材,當機立斷的生產了一大堆像紙一樣一折 就斷的鋁湯匙鋁餐具。戰後日本是個什麼物資都奇缺的時代,所以就算他生產了一堆爛貨 ,還是一下子就賣光光了,生意興隆的很。 最後,他甚至說服了勞動組合的人們,漂亮地在原物料消耗一空後立刻宣布關閉工廠。他 將這家工場的遺址,賣給商人並後來成了一家舞廳。一開始第一年是沒有什麼客人來上門 ,但自從汽車開始普及,人們可以從宇都宮開車到鹿沼來以後,來舞廳的客人就多到要把 人擠爆了。高中生的我在那時,第一次見到父親隨著藍調爵士跳起了熱門舞蹈,我爸看著 我呆然的表情,平然地嘲笑道"你啊,難道連跳舞都不會嗎?"他就是個這麼樣的父親。 戰爭前的昭和10年(1935),我們從課本上學過歷史,都會說那是個世界經濟恐慌與不景 氣的蕭條時代,但實際上那時候也是日本電影等娛樂媒體的全盛時代。只要你找的工作, 也賺得了錢,就可以去舞廳花天酒地一整晚。 "哎呀,又能像當初一樣快樂喝酒跳舞了"我父親為戰後的復興如此迅速而開心地說道,當 然只有東京一部份鬧區復元的這麼快啦。 那這樣的父親,你跟他討論二次大戰的話題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我爸常說:"史達林不是講了嗎,日本老百姓沒有戰爭責任嘛。" 我則跟父親爭執道:"但父親只是推卸掉了戰爭責任了吧!" 雖然說是父子吵架,但事後仔細回想起來,我老爸真的是一點也沒有要背負這種戰爭責任 的意思。戰後他結識了許多美國朋友,一邊對他們說"歡迎你們再來啊",又補上一句"美 國人來是可以接受啦,但蘇聯就算了,我討厭蘇聯"。我不知道他是哪一點討厭蘇聯,但 或許是那自由奔放的性格,所以討厭沒有自由的蘇聯吧。多虧父親的福,我本人生長的環 境自由到不行(笑)。 我直到三十而立才開始認識日本 我現在又重讀了一遍半藤一利寫的昭和史,實在是讀起來很痛苦的一本書。畢竟不管橫著 讀直著讀,書裡面寫的滿滿都是日本又作了什麼壞事,去哪個國家挑起哪場戰爭之類的歷 史。難道就沒有什麼其他路好走了嗎?既然滿州事變(918)已經發生了,那難道就沒有 什麼可以挽回的部份了嗎。 說不定在日俄戰爭打完之後,日本在得到遼東半島時突然良心發現,"這塊燙手山芋還是 還給中國人比較好也說不定",但這實在是天方夜譚。不只是日本沒可能產生這樣的想法 ,在帝國主義盛行的時代,這樣的念頭也尚未成為主流。 當時在中國,不只是沙俄與後來的蘇聯,還包括了英國、以及勢力稍小的法國、荷蘭、美 國等,被世界各地的列強所瓜分著。開始學習這一塊歷史的人們,不免都會產生一種疑問 ,既然大家都在瓜分殖民地,那為什麼只有日本被當成壞蛋呢。 但這種想法就像是說,"大家都有去搶銀行,我只是最後一個來搶劫的,為什麼只抓我?" 是同樣的可笑。對於這種人呢,只需要回他一句"抓你當然是因為犯了強盜罪"就搞定了。 我認識真正去過滿州的朋友,他跟我講了許多日本人在那裡如何作威作福的故事,或著轉 述他曾聽說過的故事。這種事聽多了,你不禁會開始覺得日本人真的是無藥可救了。 因為這種彆扭的感情,我直到中年以前,沒辦法對自己的祖國日本敞開心胸,也沒有唱過 日本的傳統歌謠。這就好像沙俄時代俄國流傳著"為了祖國的燈火而戰!"的愛國民謠,但 是實際上俄國老百姓卻不免覺得"真的要為了這種鳥國家唱歌嗎..."的彆扭感差不多是同 樣的感覺。俄羅斯也就算了,要我自己來說的話,最嚴重的問題是自己怎麼想都想不到, "這世界上有什麼事情是比我自己還要更重要的"。 我重新開始認識到自己的祖國日本,是在我30歲時第一次到歐洲旅行後歸來的體認。說是 去了歐洲,但其實只不過去了瑞典之類的一部份國家,回來之後我才搞清楚自己最喜歡的 是這座島的植物與自然,而不是世界上任何其他的地方。 好吧,假設人沒那麼多的話,我承認日本還是挺漂亮的島國。我不是喜歡日本國或日之丸 之類的東西,而是終於認識到日本的鄉土、風景是多麼美好的存在。也許有人覺得日本資 源貧乏,但我覺得跟這沒有關係,實際上在我心中日本充滿了大自然的恩惠不是嗎。像明 治神宮有著那麼漂亮的森林,後來我知道那是人為的人造林時不經也嚇了一跳。知道這塊 島國日本的土地是如此充滿著力量之後,不禁讓我的自卑感得到了些許的緩和。 在這裡我就把半藤先生的史觀拿來現學現賣一番吧。 他將日本的近代歷史以40年一區塊的方式切成三部份, 1865年開國到1905年日俄戰爭,日本贏得了日俄戰爭卻欠下了一屁股的債。 1905年到1945年的四十年間,日本因為放任軍閥政府的緣故而步上亡國之道。 1945年到1985年的四十年間,日本展現出高度的經濟成長,直到泡沫破滅而沒落為止。 假設半藤一利的意見正確,那他稱呼1985年以後會有一個"失落的40年",那我們還有蠻長 一段苦日子要挺下去呢(笑)。 為什麼我要說這麼多關於歷史的事呢,崛田善衛先生曾說過,"學習歷史是為了探清前路 ,欲知未來則必須熟知往事。"所以我想在我們將目光放往未來之前,其實大都可以從過 去的歷史中尋找到答案。日本軍閥的歷史我無需贅述,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可是呢,我 們現在的政治家,他們受了這樣的教育之後,卻不懂得瞭解探究自己,提出的政策也是無 法在國際上說服別人的。 就算是虛偽的謊言也罷, 既然一切正常何不就這樣繼續下去不就得了嗎 若要修憲,則關鍵其實在於反對的聲音有多大。在我國選舉的投票率與得票率皆兩低的情 況下,不管換哪個黨上來主持政府,恐怕都沒辦法用正常的方式修憲。您真的是這麼想的 嗎? 假設變更憲法第96條的文字,來讓原本無法通過的修憲變的可以通過,說難聽一點這根本 就是詐欺的行為。修憲是決定國家將來的根本大事,投票的結果若沒有經過多數人的意見 反映出來,則根本不能算作一次有效的投票。當然,我也不認為多數人的意見就一定是正 確的,但至少把事情鬧大可以刺激社會大眾展開議論搞清楚狀況。 但你看現在的政府,只不過是降低修憲門檻的事稍微露出了馬腳,為了害怕引起騷動連忙 出來澄清:"哎呀,決不是這麼一回事",諸如此類的欲蓋彌彰。看到了他們這樣的表現, 一個政府的領導人、一個政黨的領導人,居然對自己身處在怎麼樣一個會在未來留名的歷 史地位,感到毫無自覺的無知時,我不禁也感到呆然震撼。 對於這樣沒有深思熟慮過的人,讓他們提出的憲法修正案過關真的沒問題嗎。就算他們下 過功夫努力研究了,但也只需要一些讒言媚上之輩的耳語,就足以讓他們不大堅定的決心 受到動搖,便草草決定了國家大事的方針。 這種現象出了日本來到國際舞台,一但遭受質問便引起官僚的恐慌,"我們基本尊重村山 談話的內容..."之類的發言來掩蓋事實,但"基本的"是什麼意思啊?我倒覺得你們這不是 完全否定了村山談話的意思嗎。像這種專門鬧笑話的優柔寡斷,遲早是要出洋相的。 當然啦,假設我們真的要認真遵守憲法九條,那自衛隊的存在本身就變成了一件很奇怪的 事情。不過奇怪也無所謂,我覺得這樣就可以了,比起變成國防軍之類的東西要好得多不 是嗎。不管是職業軍人或是公務員組成的大軍,比起名稱我想更重要的是實質的表現。 不久前,我看到了自衛隊在出動救災時的表現,不禁想果然能作到這樣已經很了不起了。 自衛隊員們大家都訓練有素、禮儀端正。就算被派遣去了伊拉克,而我們的自衛隊員也沒 開一發子彈、沒有一個人被殺的,全都平安無事歸來了。我覺得這實在是很令人驕傲的成 就。在波灣戰爭後,自衛隊不得不朝波斯灣派出掃雷艇時,我也不禁為那麼小的掃雷艇在 廣大的海域裡浮沉感到憂心,但見到他們默默的清除水雷、靜靜的回到日本,說真的我深 深被這些自衛隊員的行動給感動了。 要是真的爆發了戰火,就到那時再考慮變法或法外行動也不遲,即使我們不變更憲法條文 ,讓自衛隊以自衛為目標進行活動,不是已經表現很好了嗎。當然,受限於法令,自衛隊 的行動速度會受影響,但是至少可以確保他們不作超過自己份內的事,也不過剩的行使自 衛。倘若我們不這樣子作的話,那對於不熟悉國際政治的我們日本政府來說,就像是把手 深進火堆裡撈燙手山芋一樣,肯定要出事的。姑且先不論戰爭,在這之前我們政府光是承 平的事都搞不定啦。 當然,我想有很多人會憧憬著像瑞士、瑞典那樣的絕對中立國。畢竟那就是小姑娘海蒂牽 著山羊散步的和平之國...大家腦海中浮現的是這樣的印象吧。可是實際絕不是這樣,非 武裝中立這種事情在現實中是不可能成立的,所以站在現實主義的角度思考,日本確實不 得不保有最低限度的武裝來保護自己。 但是,超過這個範圍的話,我想"先等一等,大家討論一下"之後再來準備也不遲。這比起 像個笨蛋一樣,搞不清楚我們需要多少程度的軍力,就製造一大堆最新式的戰車一樣是屬 於白費功夫。我甚至覺得呢,我們日本乾脆可以造台真正的鋼彈給世人看看,光是讓鋼彈 挺立於大地走幾步路就可以嚇死一堆人了不是嗎(笑)。這樣就能夠展現"我國實際打起 仗來的能力是秘密、但絕非白紙一張"的嚇阻力了。以上當然是開玩笑啦。 總而言之呢,既然到目前為止我們用憲法九條這個漫天大謊撐到了現在,既然看起來沒出 什麼太大的問題,那有什麼必要非得改變它不可呢。有些要求整合性的人會說,"那照這 麼說戰前的日本也沒什麼不好啊",只有這點我是不能接受的,壞就是壞,不好就是不好 ,這得說清楚。關於慰安婦問題,這可是事關我們民族聲譽的大問題,一定要好好謝罪並 對受害者進行賠償才是。至於領土問題,不管是對半分,或著是從"雙方共管"的角度切入 ,會是比較合理的處置提案。 畢竟領土糾紛是怎麼樣也無法丟進國際法庭打完官司就搞定的事,不只我們日本想要膨漲 ,別的國家也抱著一樣想膨脹的念頭啊。但是,我們這次不能再步上發動戰爭之道了。比 起為了領土問題吵的面紅耳赤,我反倒覺得現在最重要的是改變日本的產業結構,在未來 的國際競爭裡站穩腳步才是最重要的。 像現在的日本這樣依賴核能,我不覺得真打起仗來我們能撐的住多久。至於中國的膨脹, 自然會引起中國內發的問題來牽制住他們,而且中國國內的矛盾,其影響的規模也自然會 成為世界級的矛盾。光是我們日本一頭熱的增強軍備,或著改自衛隊叫國防軍什麼的,都 不是解決中國威脅論的根本對策。 重要的是如何重新調整產業結構 作為一個法治國家,最重要的就是如何用法律保障人的基本人權不受侵犯。在國法之中最 重要的日本國憲法,曾被歷史學者崛米庸三批評,說日本在美國佔領之前根本沒有基本的 人權思想,甚至更遠來說,在世界的範圍內何謂基本的人權,光是想找出這一點都成問題 。 那麼,如果要認真思考的話,用崛米先生死前曾舉過的例子,"佛教一切眾生皆有佛性", 也就是萬物皆有佛。雖然司馬遼太郎曾試著用"鐮倉武士的愛惜名譽"之方式,來對日本人 的傳統人權觀念作申辯,但我認為這些都有些太牽強了,與崛田善衛的思考模式截然不同 。 想到這裡,就會覺得比起從日本傳統思想中找根據,證明日本也是有人權之類的空泛話題 ,我們還是從人權本身出發來思考好了。在這全球化、國際化的時代,我們除了與外國人 試著講同樣的語言,也應該試著用同樣的方式思考。就坦白承認人權的概念是舶來品也沒 什麼不好,接受這事實之後,瞭解這概念用下去就行了。 像先前我說過的,現在日本最重要的問題是產業結構。我個人抱持著"自食其力、一切動 手作"的理念,但是在這個幾乎全國國民都從事服務業,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消費大國, 要百分百體現這樣的哲學果然是有困難的。大家工作上班得到的是連串的數字作薪水,再 用這個數字購買各種服務跟商品,久而久之使得我們與現實世界越來越脫節。有些人想要 得到實在感而作出些許努力,但多半是被現實工作的壓力逼迫到放棄了這樣的奢侈,於是 過著一回家就躺在沙發上看電視,或是開電腦收電郵的制式化生活,已經不曉得自己在作 什麼了。 現在這種流行於全世界,以市場至上為中心的思考模式無法長久。舉例來說,我現在正吃 著三根一百日圓的不知哪來香蕉,穿著不曉得是在哪國生產的衣服,就算我今天穿過了這 件衣服,明天又丟進垃圾桶裡,也不會有人覺得這有哪裡奇怪的。在從前的日本,母親會 為兒女親手一針一線的縫衣服,現在的日本呢,還有多少母親還記得針線活可真是個大問 題了。搞不好不久之後我們會退化到連火都不曉得怎麼用,買了香菸來抽之後,卻不曉得 要用打火機還是火柴點火。 像這種脫離現實到了極點的人,能夠正常的在這個現實世界活下去嗎?沒辦法吧。但也正 是因為這種脫離現實、不知世事的人越來越多的緣故,才會有人說出"日本就恢復徵兵制 也沒什麼不好吧"的蠢話。 這些人若是跟我或著更老一輩的人談起這話題,大部份都會慘遭一頓狠刮。50、60歲的人 們會回敬他們一句"想參軍你就自己去!假如自己不能去,就送你的兒子去、孫子去。" 到最後還是沒有年輕人知道徵兵制是個什麼樣的狀況。勸各位要把"自己可以幸運躲過, 只有別人送去吃苦頭"這種念頭,給盡早拋掉比較好。如果想要活的輕鬆自在,那就別想 一些會害人害己的主意,徵兵制度絕對是在這之中最糟的主意之一。如果有人說徵兵可以 調教年輕人之類的,那不妨看看我們隔壁的韓國,他們的年輕人是多麼的脫序失控。現代 戰爭可不是湊人頭比兵多就能贏的時代,最重要的是如何思考避免被捲入戰爭、引起戰爭 的努力。日本終究不是一個經得起戰爭考驗的國家。 現在的潮流下我們究竟能作些什麼 憲法的目標應該是讓即使不瞭解這些條文內容的貧困大眾,也能受其恩惠得到保障的法令 ,否則是無法立國的。在二次大戰之後的日本,我們迫於這個憲法的規範,而不得不專住 在內部經濟建設上,但也拜此之賜,我們不必再靠掠奪他國百姓的財物立國,也不會在街 上看到餓死凍死在路旁的人了。要是我國當初沒有健保制度,那恐怕就會產生一大堆負擔 不起牙醫費而滿口爛牙的人了。哎呀,我認識的動畫相關從業者們,大家幾乎全都是牙醫 師的常客呢。(笑) 我得說日本在戰後那段時期,很不簡單的實現了重建復甦的目標,實現了公平正義的社會 ,當時那些執政的右翼政治家實在是很能幹,你不得不這樣承認他們的施政。 但是經濟問題畢竟無法永遠只用一招萬能解搞定,"這個制度已經撐不下去了""若不改為 實施生活保護制度的話..."之類的意見也被提了出來。 不管再好的制度都會出現濫用它的惡人,然後這個制度最後就會被鑽漏洞而搞垮。像是說 地方自治體的財政困難,福利制度的支出已經到了極限而無法支撐下去等等。我曾經查閱 過我住的所澤區財政支出表,也不禁為其中的赤字感到驚嘆。所以我不禁開始擔憂起來, 若是地方政府再貧困下去該怎麼辦,我們的生活會受到什麼影響之類的問題。 雖然煩惱,但倒也沒有喪失對未來的希望,這是因為現在手邊的工作都很有趣,光是跟老 朋友們哈啦就可以用掉不少時間了,有時上餐廳跟熟識的老闆打聲招呼,就有種我有活在 這個世界上的實在感。雖然對於未來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沒人能保證,但一點點的激勵就 很足夠讓人打起精神。本來,我們人類就是這樣一路走到了現在的呀。 在我工作室的隔壁開了一間幼稚園,這實在是一件好事。工作到快累翻的我只要一探出頭 去,看到那些踏著滑稽步伐的小朋友們,就有種找回了平常心的輕鬆感。看到了那些孩子 們的模樣,有時也不免擔心起,我們的下一輩會活在怎麼樣一個暗澹的世界裡,但又搖搖 頭撇開這些,想著希望祝福他們以後能夠好好活下去啊。 我曾覺得日本人口是不是該減少一些比較好呢,農業上日本的適居人口是3500萬的樣子。 但是農業技術的進步,自給的話大概能多養到5000萬也沒問題。可是現實是日本若沒有現 在超過一億人以上的這種密集人口,那根本沒得談起動畫產業的條件,畢竟市場太小的話 ,我們就根本沒有那個搞的起來的立足點。 所以我打消念頭了,萬一人口減少,那今後我吃飯的動畫產業不就危險了嗎(笑)。但是 我也並沒有要勉強一直作下去的意思,這就好像說我年輕時"永遠的巨人軍!"那口號已經 過去了,當然也不會有什麼"永遠的吉卜力"!這種事情的。要是再作動畫下去,鈴木敏夫 就真的要死翹翹啦,你看他的腰再工作下去就肯定要報廢了(笑)。 最後我說句話來回答一個問題,有人問我"要如何去追逐潮流呢"。依我作動畫的經驗來說 ,從看到潮流要再開始作動畫去追,通常是來不及的。這就好像如果有人問你說"喂,你 不會對現在的情況覺得不安嗎?"但是不管回答是或不是,實際的狀況也無會有任何改變 。 以我來說,就是能保持健康、能繼續工作下去就可以了。 要是沒有工作的地方,就自己創造一個就可以了。 與其為了追逐潮流而追逐不上感到不安,那何不自己來創造潮流,不就好了嗎。 (宮崎駿,動畫監督) http://www.ghibli.jp/docs/0718kenpo.pdf 譯自吉卜力官方網站的社刊內容。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11.250.118.184
PrinceBamboo:以為有ACG點 結果看完後沒有想像的多 07/21 03:08
tonyxfg:發在西洽實在很微妙啊 07/21 03:08
belmontc:說沒有ACG點也不對吧 他所描述的東西 不少是構成他動畫的 07/21 03:16
belmontc:內容與他所要傳遞的 07/21 03:16
belmontc:就是因為他有經歷過那些歲月 所以他才能作出紅豬之類的作 07/21 03:17
sorax:後面的話比較有ACG點 07/21 03:17
PrinceBamboo:這關聯滿間接的啊 畢竟不是直接與ACG有關的法條 07/21 03:18
killord:我真的有被他的電波打到過...關於大陸的看法超一致 07/21 03:18
PrinceBamboo:所以我只說"沒有想像的多" 沒人說"沒有ACG點" 07/21 03:19
LOVEMOE:我覺得一直到"沒一億人撐不起動畫產業"前都沒有ACG點 07/21 03:28
LOVEMOE:做過戰時內容作品的作者談戰時 畫社團作品的作者談社團 07/21 03:29
LOVEMOE:畫戀愛作品的作者談自己過去情史這類的和ACG點應該沒關 07/21 03:30
sorax:前半段都沒ACG點 這篇被S了... 07/21 03:34
poeoe:很有意思的文章 07/21 03:34
jasOTL:我並不覺得有什麼直接的ACG點 但我感謝你po這篇文 07/21 03:36
qk8121718:簡單來說就是一左一右 07/21 03:38
qk8121718:左當然一定要討厭右阿 不管是左還是右都是重要的 07/21 03:39
orze04:錯覺嗎 宮老的作品越來越沒打動人心了 07/21 03:45
qk8121718:因為宮老真的老了...作品沒什麼進步.... 07/21 03:47
qk8121718:就是那樣 07/21 03:48
Sipaloy:這真的要S嗎..日本最重要的動畫監督.. 07/21 04:20
Sipaloy:就算說的是跟動畫無關的話,難道就不重要嗎? 07/21 04:20
Sipaloy:我很謝謝這位原po翻譯了這篇文章... 07/21 04:22
Sipaloy:由於語言的隔閡我們很少有這些第一手的關於創作者 07/21 04:23
Sipaloy:的內在世界跟生產脈絡的文章..... 07/21 04:23
arrakis:不確定是不是我按的 XD 但我只能說,我不忍心刪 07/21 04:27
jasOTL:我和樓上有同樣感想... 雖然沒有點 但是這類文章需要存在 07/21 04:27
jasOTL:我在想 也許開立一些動畫監督的文章專欄 或是業界專欄來 07/21 04:28
jasOTL:收納這些文章如何? 07/21 04:28
jasOTL:這樣可以鼓勵有在關注這些文章的版友多發表這類文章 07/21 04:29
jasOTL:再感謝一次kau大發這篇文章 期待日後也能多看到這類文章 07/21 04:30
arrakis:精華區本類路徑為z-1-10-8 07/21 04:30
arrakis:本篇內容包含大量政、史內容,請回文者謹慎撰寫,勿引發爭 07/21 04:34
arrakis:議。 07/21 04:34
buehrle:看不懂的人還是看不懂的 07/21 04:34
Lango1985:轉錄至看板 GHIBLI 07/21 04:39
kanouhiko:直接拉下來....你真的放錯版了 這跟日本政治比較有關 07/21 06:04
marktoast:其實從他的談話比對過去的作品,可以找到很多共鳴點 07/21 06:31
marktoast:經歷反映在作品上,雖然分散,但感受的到。 07/21 06:33
Shift2:怎麼會沒有ACG點,一個重要動畫監督的心理歷程 07/21 06:35
marktoast:一一比對,這一串看似個人感想,其實就是歷年動畫的集合 07/21 06:36
marktoast:反戰、環境保護、勞動的精神、國家認同、人權...這些 07/21 06:39
marktoast:都已經藉由動畫傳達出去了阿 07/21 06:39
gino0717:有人期待看到宮崎駿說娜烏溪卡我老婆之類的話嗎 07/21 07:01
akanokuruma:是高仔!<O> 07/21 07:19
akanokuruma:您翻了這篇文章真的很棒 07/21 07:20
MikiSayaka:那就只能推一下了, 還是過於快速的看完了全文 07/21 07:43
chen31:推沒有武力的中立是不可行的 07/21 07:45
airawesu:瑞士表示:錢就是火力DAZE 07/21 07:53
IbukiPumpkin:推翻譯與和平 07/21 07:53
kawo:宮崎駿本身就是ACG點了吧 07/21 08:03
ange1:他說要一億人以上才能支撐起動畫產業,看來台灣是永遠養不起 07/21 08:19
ange1:ACG點明明就很多 起碼有一頁吧 鋼彈那邊就有七行 加最後三 07/21 08:19
metalfinally:推一下翻譯,我也看完了。但我也覺得這文不適合在這 07/21 08:20
ange1:段 也有20行了吧 不知道為甚麼要S 這篇文章跟ACG有直接關 07/21 08:21
ange1:係的 都超過20行了 07/21 08:21
lpca:很棒的一篇文章 07/21 08:26
MikiSayaka:就算 ACG 點不夠多好了, 還是有很多的啟發 (感激貌) 07/21 08:40
kobaylin:感謝翻譯 07/21 08:50
OceanAdin:日本人口是不是一億附近? 印象中 07/21 08:54
ffdagger:這篇文很棒!而且後面有ACG點,拜託板主不要刪 07/21 09:01
Skyblade:宮崎駿本身就是ACG點了阿,就跟聲優/作者文一樣 07/21 09:08
Entropy1988:應該要多少寫一些ACG。就算只是自己的感想也可以。 07/21 09:12
kingsmill:天劍兄言之有理,否則水樹的清涼照豈不是也沒有ACG點了 07/21 09:13
hirokofan:造鋼彈太難了啦,無敵鐵金剛就好了(咦?) 07/21 09:18
snocia:呵呵 07/21 09:18
medama:推 07/21 09:27
kira925:多少還是要講跟ACG相關的話題拉 07/21 09:31
bben900911:重要的動畫監督抱持著何種思想,頂多就是ACG點一般 07/21 09:31
bben900911:要說沒有也是挺好笑的 07/21 09:32
colmash:如果不了解監督,是要怎麼了解他的作品.... 07/21 09:37
nvalue:推 07/21 09:53
eiolld:好文 看完推推 07/21 10:04
killord:宮老本身就是ACG點 +1... o Wo)y 07/21 10:13
syoutsuki77:認為監督意念本身極為重要ACG點1+ 好文幫推 07/21 10:15
greystair:推 07/21 10:50
lucifer666:光是宮崎駿本身就是ACG點了 何況這還包括他的成長歷程 07/21 11:26
jschenlemn:不懂S的必要 +1 07/21 11:38
customptt:推 07/21 11:39
reccalin:這篇比猜謎文或作夢文有意義多了 推 不覺得需要s 07/21 11:44
jschenlemn:不過估下去發現在巴哈有一樣的文章...同一譯者嗎? 07/21 11:51
jschenlemn:是說這文章要標記也是用M吧,S幹嘛? 07/21 11:53
Asakura1397:推 07/21 12:03
bloodrose23:用S主要還是怕有人突然"熱血沸騰" 甚至是別版的人 07/21 12:09
bloodrose23:跳過來大放厥詞... 07/21 12:09
bladesinger:我相信s是提醒各位這篇可能涉及政治立場希望發言謹慎 07/21 12:10
bladesinger:另外文內acg點還是有的,要扯遠宮老的人生觀影響他作 07/21 12:12
bladesinger:品的內涵;直接點的例如人口再減少就養不下產業 07/21 12:13
a4567850:很令人省思……尤其是現在自己國家的政府比大師所講的狀 07/21 13:01
a4567850:況更糟糕時 07/21 13:01
a4567850:倒是看到鋼彈挺立於大地這段時真的笑了出來 07/21 13:03
shetofan:不懂S的必要 +1 07/21 13:04
ryu827:推啊! 07/21 13:10
mackywei:感謝翻譯。算是宮崎的自述吧。 07/21 13:17
kerry0496x:結果日本腦__右派一樣看這篇不爽 07/21 13:32
rupcj8:好文感謝翻譯 有沒有ACG點見仁見智 但是這篇就是好文無誤 07/21 13:48
rfv3302:原本我以為宮崎駿對修憲的看法很精簡,沒想到他把自己的人 07/21 14:57
rfv3302:生經驗也講進去了 07/21 14:58
kenu1018:果然"風之谷"等名作 就是用他的人生寫出來的啊 感動 07/21 15:35
BEDA:有看過戰爭的人所看到的東西不一樣 07/21 16:23
Galm:明顯有把他的想法放到動畫裡面 07/21 18:40
Chhtaiwan:推!!! 07/21 18:44
micotosai:現實中沒有蟲王這東西來介入,就只能等著別人來屠村 07/22 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