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FORMULA1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資料來源 AutoRacing 疾速網 (http://www.autoracing.com.tw/ ) 2000-Suzuka終止魔咒之役 F1 Suzuka〈鈴鹿〉可能是現今F1所有分站中最好的賽道之一。它吸引人的地方在於賽道整體 的佈局,車手都熱愛這裡各式巧妙的坡度與彎道變化性,通常在這條歷史悠久的賽道上嘗 試超越是一項很大的挑戰,而這裡的賽車氣氛濃厚也是其特色之一。 然而,使日本大賽成為每年賽季最為亮眼的分站之一,卻不是因為賽道的特性,而是歷年 不斷發生戲劇性變化的賽事。Suzuka過去十四年來,在賽程上都被安排在全年倒數第二站 ,因此,在這裡上演的戲碼往往比其他賽事更為精采,透過車手與車隊之間的角力,年度 雙料冠軍獎落誰家通常已經不需要猜測推敲,因為這個地方即是勝負立見的戰場。從1987 年開始,在這裡有許多知名的賽車英雄力挫對手,或是力挽狂瀾或是淚灑賽道,這些經典 的故事仍然在現今流傳,而新的傳奇仍然持續不斷?這條賽道寫下永恆。 2000年日本鈴鹿大賽同樣在F1歷史上寫下雋永。Ferrari與McLaren從賽季初一路廝殺到這 裡,現在已然到了分出勝負的時刻。 F1即是政治,世界冠軍賽蘊含大量的政治動機與企圖,掌握更多的資源將使自己佔盡優勢 。McLaren老闆Ron Dennis看著勁敵Ferrari仍然靠著Michael Schumacher像施展魔法般的 二連勝之後,以88分暫時領先旗下當家車手Mika Hakkinen的80分,而比賽剩下兩場。從 數學基礎來看這意味著,M.Schumacher只要再拿下一場冠軍,就形同宣告McLaren衛冕三 連霸無望;倘若Hakkinen拿下日本大賽冠軍,局勢就大有可為,那麼勝負就必須等到閉幕 站的馬來西亞才見分曉。但Ron Dennis認為這場比賽的關鍵在於Bridgestone,他認為這 家日本輪胎廠提供Ferrari一套特別胎。 這場比賽或許就像週五練習賽突如其來的地震一樣驚天動地。週六排位賽當日鈴鹿擠滿人 海,M.Schumacher雖然在週五取得最快的佳績,但週六當天上午的賽前練習時間, Hakkinen卻以千分之一秒的時間差擊敗M.Schumacher,這微妙的拉鋸戰使得排位賽變得令 人緊張萬分,到底是M.Schumacher會取得桿位還是Hakkinen技高一籌,觀眾都在等待計時 賽開始的號角,這是一場雙世界冠軍的對決。 排位賽並未一如預期隨即出現高潮,兩強依然遵循往例待在車庫直到排位賽消逝三十分鐘 後,Hakkinen坐進賽車駛離車庫之後順理成章的暫居桿位,M.Schumacher不久也出現在賽 道上,以極快的速度張力領先Hakkinen。幾分鐘之後,Hakkinen再度將單圈時間推進百分 之一秒奪回領先,但M.Schumacher不甘示弱,再度將紀錄推進千分之十秒,以些微的差距 暫獲起跑首位。排位賽的時間無情的消逝,最後幾分鐘,Hakkinen奮力一搏仍然將最快成 績削掉百分之一秒,這時全場觀眾呼聲價響歡聲雷動,但這場極限之戰還沒完結, M.Schumacher駕著Ferrari F1-2000出現在排位賽最後一刻,當他通過終點時再度做出比 Hakkinen快0.009秒的成績。Hakkinen最後嘗試將M.Schumacher擠到第二,但終究宣告失 敗,決賽桿位落入M.Schumacher手中。 Hakkinen賽後說:「我沒有足夠的動力讓我再扳回一城!最後一次我錯失正確的路線損失 了0.2秒的時間,那已經是極限了。」而M.Schumacher表示:「我知道這是一場激戰。」 這位德國明星車手並沒有用光共計12圈的計時圈數。「事實上,在這條賽道處於哪個位置 〈指頭排兩個起跑位置〉跟其他賽道比起來並不那麼重要,因為起跑直線的路面抓地力非 常好,在內線位置有更好的抓地力但是比較髒,我已經準備迎戰明天的決賽。」因此, 0.009秒讓Hakkinen必須在週日決賽時,於八米寬的賽道上排在M.Schumacher之後。而 Hakkinen隊友David Coulthard拿下第三,Rubens Barrichello的Ferrari進佔第四。 F1-2000有個不尋常的缺陷,那就是輪胎磨耗率比對手快。綜觀這年賽季,Ferrari在比賽 中無法敵過McLaren的關鍵皆指向輪胎的磨耗;但據說日本大賽Bridgestone帶來唯一的一 套特別胎,這卻成為Ferrari展望決賽獲勝的新契機。McLaren空力大師Adrian Newey贊同 Ferrari輪胎更耐磨更好的理論,但Hakkinen並不認為這構成實際上的差別:「如果你有 一套比較軟的新胎,我們馬上派上場去比賽可能會產生問題。」,事實上,輪胎的差異與 懸吊等方面的協調性可能會產生不同的性能曲線,但不一定符合正面的期待。另一方面, M.Schumacher似乎並不擔心他們的輪胎。 就在一片陰謀論的眾說紛紜之下,日本鈴鹿大賽起跑的燈號進入備戰時分。除了雙冠軍的 爭奪戰之外,最令人矚目的焦點當屬第三排Williams車隊的年輕新秀Jenson Button,這 是他第一次來到這條賽道,被譽為""神奇紐扣""的Button去年還在F3000,F.Williams對 他的能力讚譽有加,因此大力提拔讓他成為Ralf Schumacher的隊友,而今年正是他第一 年的F1生涯。 起跑前暖胎圈回到起點時出現了詭譎的狀況,Mika Hakkinen車後不斷冒出一縷縷青煙, 這看起來像是液壓系統有些微滲漏失常,場邊的McLaren工作群面色凝重。但起跑一開始 ,Hakkinen便快速的逼進稍有遲緩的M.Schumacher內側賽道,儘管M.Schumacher盡力阻擋 他,但仍舊讓桿位優勢喪失在第一個彎道之前。 但後方另一輛Ferrari卻陷入苦戰,Barrichello一邊與David Coulthard爭奪第三,同時 又必須壓制速度不錯的Ralf Schumacher,但Ralf Schumacher與David Coulthard自兩側 夾擊造成他的路線越發狹窄,因此,為了避免事故Barrichello被迫減速敗下陣來, Button閃躲突然慢下來的Barrichello不得不放棄搶位,通過第一個彎道的順位分別為 Mika Hakkinen、Michael Schumacher、David Coulthard、Ralf Schumacher、Eddie Irvine、Rubens Barrichello與Jenson Button。 於是,Hakkinen跟Schumacher的對決在第十圈開始形成單一集團捉對廝殺。第18圈, Hakkinen領先Schumacher 2.5秒,22圈Hakkinen率先進入pit,而Schumacher仍然留在賽 道上追趕時間差。 一圈之後Schumacher進站,當他回到賽道時,兩人的差距跟先前完全 相同,其戰況之激烈可見一斑。但是,在Schumacher進站的時候Ferrari將策略做了一些 調整,賽道上與場邊的競爭進入白熱化。 比賽條件接著出現變化,雨絲自天空飄下,賽道逐漸變成有些濕滑;突然間,幸運女神似 乎朝Michael Schumacher微笑。賽事進行到第30圈,Hakkinen碰到麻煩,駕駛Arrows賽車 的de la Rosa讓他平白損失了一秒。但Schumacher就幸運多了,慢了一圈的Zonta差點讓 他的冠軍夢泡湯,幸而近距離之間,並未造成他的Ferrari損傷。 第37圈,Hakkinen再次進到pit。M.Schumacher明白這是他等待已久的良機,策略的調整? 的就是這一刻,在他的3號車裡還有足夠他跑三圈的油量,雖然賽道狀況不佳還有不少慢 圈車,但他沒有太多選擇。第40圈,Schumacher必須進站補充油量與換胎,此時Wurz的 Benetton失控停在pit入口處,Schumacher立即閃避讓場邊觀眾捏一把冷汗。 M.Schumacher事後回想當時的情形:「我不認為我所做的已經足夠,但當我準備離開 pitlane時,Ross Brawn說:『看起來不錯,看起來不錯!』。」 時間紀錄顯示,Schumacher和Hakkinen第二次進站時間相同,他們在pit裡面雖然花了相 同的時間,但是,Schumacher進站前那輕油量下拼命趕路的四圈裡已經讓他回到賽道後領 先Hakkinen四秒半,部份的原因在於Hakkinen剛換上新胎未能全然發揮賽車性能。而這是 M.Schumacher第一次有效的領先Hakkinen,Ferrari工作群難掩喜悅卻不敢有一絲鬆懈, 但當Schumacher回到賽道上全場觀眾鳴起響笛歡喜若狂。賽況逆轉,所有人都明白, M.Schumacher只要保持目前的狀況,希望就近了。 接下來的時光彷彿緩慢難熬,兩人之間的差距急速的在縮短中,Hakkinen在背後發了狂的 要追上M.Schumacher,3圈之內,兩人之間只剩下1.8秒的差距。但是,一切都來不及了, M.Schumacher率先通過終點線,擊敗了Hakkinen,贏得這場艱辛的戰役。 Michael Schumacher在日本鈴鹿的勝利被喻為無價,對Ferrari而言,睽違二十一年的世 界冠軍終於到來。自1979年Jody Scheckter之後,M.Schumacher終止了詛咒。Hakkinen賽 後祝賀Schumacher,在記者會上表示:「我相信好的勝利者必須也是好的輸家。」,然後 坦然接受賽果。 這一年,Ferrari在最終站馬來西亞仍拿下冠軍,Schumacher以108分領先Hakkinen的89分 稱王,Ferrari同時囊括車手車隊世界冠軍。 Achilles-200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