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TANAKA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胎動篇三  帝國第二軍官學校,是在帝都遷移到費沙後成立的。在舊王 朝時期,由於與自由行星同盟長達一百五十年的戰爭,軍官就如 同彈藥品一樣地消耗著。為了能夠供應這只有消費而不事生產, 名為「大義」的服務業的運作,位於奧丁的軍官學校一年招生的 名額多達八千名,這使得五年制的學校成為擁有超過六萬名師生 與事務員的龐然大物。擔負著培育帝國軍高級軍官責任的軍官學 校,竟是這樣龐大而必然運轉不彰的體系,也難怪萊因哈特要對 舊王朝的軍事教育嗤之以鼻了。他在即位後就任命軍務尚書奧貝 斯坦改良幼年學校與軍官學校,大幅縮減了原軍官學校的規模, 位於費沙的帝國第二軍官學校及第二幼年學校,就是因此而成立 的。而在希爾格爾攝政時代,又另外成立了女子軍官學校。在目 前削減軍隊規模,重質不重量的方針下,三個軍官學校每年招生 的名額是四千五百名,但畢業生則維持在不到四千名左右,也顯 示了軍官學校的精英政策走向。  現任帝國第二軍官學校校長貝爾托特.馮.布列克特上將, 今年六十歲。沒有什麼特性的面孔及顯不出人格強度的眼神,讓 人很容易下致「被軍務省放逐而在這種無為地位中等待退休的老 人」的印象。事實上,他從還稱不上「老人」的四十三歲時,便 已在這「無為地位」上了,歷任了帝國軍幼年學校、帝國軍第二 幼年學校、帝國軍第二軍官學校的校長,軍務省中還有人開玩笑 地稱他為「永遠的校長先生」,並不無嘲諷地說:  「在退休前到女子軍官學校任校長的話,倒是個完美的句點 哪!」  然而,若考慮他在第二軍官學校校長九年的任期中,有過包 括維登巴哈.利茲.瓦列、約翰.艾傑納、菲利克斯.米達麥亞、 亞歷山大.齊格飛.馮.羅嚴克拉姆、路德維格.克斯拉等學生 的話,對於他仍能以一副淡然態度繼續無為地擔任校長一事,似 乎應該有相應的評價吧!當然,也有可能只不過是太沒神經也說 不定……  這天早上,當事務長驚慌失措地來報告軍務省的緊急通知時, 布列克特校長也隔了足足一世紀(事務長的想法),才「哦」了 一聲,他側頭想了想,忽然開口:  「這個嘛…你剛才是說米達麥亞『元帥』,這是軍務省方面 聯絡時的稱呼嗎?」  事務長自己並沒有注意到這一點,呆了一下才道:  「奇怪……他們的確是這麼說的,可是為什麼呢……難道…… 閣下,那件事該不會傳到元帥閣下那裡了吧?」  布列克特校長聳聳肩,慢慢地開口:  「就算是又如何呢?難道米達麥亞元帥閣下會是因此而來的嗎?」  事務長可沒有否定的把握,布列克特校長慢慢地站了起來:  「反正很快就會知道了。不管怎麼說,對元帥閣下是不能失禮 的,準備迎接吧!」  「是!」  「對了,事務長…」  正要踏出房間的事務長轉過身來,有點不耐煩,他現在的心思 已經全飛到召集儀隊這件事上了,但仍然不得恭謹地問:  「還有什麼事呢,閣下?」  「一年級艦隊部的……嗯,A班吧?現在在那裡呢?」  事務長拋開心中的不耐,快速查閱電腦:  「今天早上是初級搏擊,在戰技大樓地下七樓。」  「嗯……」  布列克特校長不知是陷入了沈思或只是單純地在發呆,事務 長是認定為後者的,總之,他利用這個機會,連忙道:  「那麼,屬下先告退了。」  流言傳播的速度是超光速的,米達麥亞元帥即將蒞臨的消息, 以極短的時間在校園內傳開了,於是,米達麥亞便在大批希望一 睹「帝國首席元帥」風采而不顧上課鈴響的學生們那充滿仰慕的 眼光下踏入了軍官學校,負責迎接儀式的事務長看到那些只差沒 吹口哨或尖叫的學生,心中充滿了憤怒和絕望感,只得拼命用樂 儀隊擋住米達麥亞元帥的視線。不過,米達麥亞元帥之所以沒注 意到或無意注意那些爬到了樹上,甚至因推擠而跌下來的學生們, 顯然不是樂儀隊的功勞,而是他的心思被其他事所佔據之故。布 列克特校長將元帥閣下迎入了校長室,以欠缺活力的態度慢慢攪 拌著咖啡,等待米達麥亞開口,他並沒有等很久,米達麥亞從口 袋中抽出了一張紙,交給了校長:  「這是軍務省的緊急命令。」  米達麥亞離開皇宮時,在車中打了一通電話給梅克林格,後 者的美鬚跳動了一下,轉身發布了命令,於是,當米達麥亞回家 更換元帥軍服再踏出門時,這紙命令書和一名帝國元帥應有的副 官與隨從便出現在他面前了。至於堂堂國務尚書為何會變成替軍 務省送緊急命令的跑腿,布列克特校長似乎一點也不想追問,他 讀完命令書,按下了通話鈕:  「將一年級艦隊部A班的菲利克斯.米達麥亞叫來。」  「米達麥亞!」  緊接著教官的呼喚的,是一聲「砰!」的巨響。有著黑褐色 頭髮與天空色眼珠的少年將比他魁梧的對手整個摔到了地上去, 如果不是特製的地板和防衝擊服的保護,恐怕早就昏過去了吧? 即使如此,地上的少年還是痛苦地呻吟著。教官皺起了眉:  「米達麥亞,再這樣下去沒有人要當你的練習對手了,適可 而止吧!」  還不到十六歲,已經有一百八十二公分身高的菲利克斯.米 達麥亞,以一種近乎不遜的語氣回答著:  「那麼就一對二吧!要不然讓我加入高年級的搏擊課也行! 還是,教官大人肯親自指導我呢?」  教官的眉頭皺得更厲害了:  「你到底……算了!現在馬上到校長室報到!」  菲利克斯有些意外,但隨即露出了更為不遜的笑容,不過不 知為什麼,這種笑容似乎更能襯托出他的俊美:  「三天關兩次禁閉嗎?這大概是軍官學校有史以來的新紀錄 吧?」  邊說著邊朝教官敬了個無論從角度、高度或是敬意來看都不 合格的軍禮,米達麥亞便走向了更衣室。教官回頭看了看那個忍 痛從地上爬起來的少年:  「米達麥亞是吃錯了什麼藥啦?」  在一旁的學生們紛紛搖頭:  「不知道……」  「天曉得!」  「放完假回來就這樣了……」  「簡直變了個人似的!」  菲利克斯.米達麥亞當然不是什麼乖小孩,更何況在學校這 種組織裡,被封為「乖小孩」可不是什麼令人高興的事。在某種 層面來說,學校是個不折不扣的殺戮戰場,而米達麥亞則是這個 戰場上的求生高手。進軍官學校才三天,他因為在二年級對一年 級私下舉行的「對菜鳥充滿愛與關懷的震撼教育」中擺平了一堆 學長,立刻成為艦隊部新生中公認的領導者,而經過第一次艦隊 部與基地部的實技比賽後,基地部也心不甘情不願地承認了他的 存在。簡單地說,米達麥亞是個令三年級以上學長感到好奇,遭 二年級直屬學長們討厭,卻廣受同年級學生歡迎的人物,他身邊 總是圍了一群人,以致被二年級學長惡意地稱之為「米達麥亞星 系」,拋開學長們的惡意不談,星系中的行星們似乎還頗樂在其 中的樣子。不過,這樣的米達麥亞在放完年假回來後已經看不到 了……。學生們的竊竊私語在教官一聲「開始對打」中結束了, 但內心的疑惑卻沒有結束。  「米達麥亞星系」的恒星正以快速的步伐抄小徑走向行政大 樓,在穿過一片小樹林時,忽然感到頭頂有東西襲來,他敏捷地 向後一跳,當看清差點敲破他的頭的是一瓶啤酒後,在千鈞一髮 之際伸手將那瓶啤酒給撈了起來。米達麥亞還沒站穩,頭頂上便 傳來了熱烈鼓掌的聲音,他頭也不抬,咬掉了瓶塞,大口喝了起 來。伴隨著那鼓掌聲傳來的,是一個懶洋洋的聲音:  「厲害!厲害!不愧是菜鳥群中實技第一的菲利克斯.米達 麥亞!」  光是這句話,就令人知道說話的人絕不是什麼溫柔善良言行 端正的人。米達麥亞仍然沒有抬頭,一口氣喝完了啤酒才開口:  「你又蹺課啦?艾傑納?」  「我的字典裡沒有『蹺課』這個字,只有『課中休息』。」  天空色的眼睛抬了起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趴在樹幹上紅褐色 頭髮的少年,不能算是英俊卻不知為何令人印象深刻的臉孔上, 有一雙祖母綠的眼珠,加上他懶洋洋的姿態與語氣,令人不自禁 地想起一隻吃得太飽的虎斑貓:  「在辛苦的勤務工作後,這也是應該的。」  「三年級的勤務,應該輪不到你吧?」  米達麥亞的語氣中有幾分惡意,三年級在學校中的工作就是 樂儀隊,成員規定一律要一百八十公分以上,一百七十五的艾傑 納,當然不會是樂儀隊的一員。  「倒霉被事務長堵到,只好替他去召集樂儀隊啊!話說回來……」  祖母綠的眼珠轉動著,聲音卻仍然是懶洋洋地:  「話說回來,多虧你老爸引起了大騷動,我才能在這裡補眠啊!」  天空色的眼珠中閃動著驚愕不定的光芒,紅褐頭髮的少年這一 回合是贏了。米達麥亞一甩頭髮,採取了他最不遜的態度:  「沒想到區區一個新生有幸被帝國首席元帥召見哪!」  艾傑納發出了個像是隻心滿意足的貓的呼嚕聲的笑聲:  「幸福的小子!」  這不在他預期的攻擊之內,米達麥亞很沒戰術智慧地「啊?」 了一聲,艾傑納恢復了懶洋洋的聲調:  「父子吵架也得有個吵得起來的老爸才行啊!」  這是致命的一擊了,所謂的側背攻擊就是指這種手法吧?難道 這就是經驗上的差別嗎?米達麥亞心中浮現全敗的挫折感。頭上傳 來的聲音忽然變得正經起來:  「鬧彆扭是你的事,連輕重都搞不清楚的話,菲利克斯.米達 麥亞也就不過如此了。」  僅僅正經了三句話又故態復萌了:  「雖然不必像那個『連腳趾甲都是軍人』的可敬傢伙,樣子 還是得做做的吧!彆扭小子!」  米達麥亞轉身要走,忽然停下腳步,回頭將啤酒瓶揚了一揚:  「這個我下次會找機會回報你的,艾傑納學長大人!」  祖母綠的眼珠帶著懶洋洋的笑意:  「連利息一起,希望回來的是瓶威士忌啊!」 -- 我是還在苦苦等待會籍的格林美爾斯豪簡...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twbbs.org) ◆ From: wang.m4.nt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