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TANAKA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胎動篇六  菲利克斯聽到了背後披風振動的聲音,他知道「元帥閣下」站 了起來,這是他預期甚至期待中的事,不過,老是慢幾拍的布列 克特校長這時開口了:  「哦…大概吧…不過關禁閉的確是有效吧?你顯然已經知道這 件事的嚴重性,表示你已經反省過了,很好,很好…那麼,我們 剛剛談到那兒?對了,你的緊急任務……」  菲利克斯莫名其妙地感到有些憤慨,但他的憤慨顯然無法穿透 布列克特校長那蒼老皮膚的一釐米,況且他也想知道到底會有什 麼緊急任務,因此暫時閉上了嘴。布列克特校長低頭唸著手中的 命令:  「軍務省特令,等級:最高機密。帝國軍第二軍官學校在校生 菲利克斯.米達麥亞,自接到命令即刻起直屬於軍務省本部,任 務所需之情報物資以特令無限供給,職權視同將官,並賦予憲兵 之調查權。以上,軍務尚書耶爾涅斯特.梅克林格。」  菲利克斯絕不是個思考遲緩的人,如果不是他的心思完全為個 人情緒所盤據的話,他不會到現在還沒有考慮為何父親會到軍官 學校來的問題,不過,就算他再遲鈍,這時也終於明白了,他一 時之間拋開了自己所有的情緒,轉過身問道:  「齊格飛怎麼了?」  看到菲利克斯的表情,米達麥亞由方才一直深鎖的眉頭終於解 開了,他甚至不自覺地露出了笑容:  「失蹤了。」  「是嗎?」  菲利克斯的語氣瞬間轉成冰冷:  「也就是說,要我去找一時高興離家出走的亞力克大公殿下是 嗎?」  米達麥亞的笑容凝在半空,愕然地望著眼前這個他似乎不認識 的兒子。菲利克斯自己也不明白,但方才父親臉上的笑容,挑起 了他胸口一時被遺忘的情緒,乘著對他自己方才顯露出的急切的 憤怒,以張牙舞爪的猙獰面目猛撲而來:  「承蒙閣下看得起,但要區區軍校菜鳥的我擔負如此重大的任 務,不會因此延誤時機,危及大公殿下的生命嗎?」  米達麥亞揮了揮手,似乎想揮去眼前太過真實的幻影:  「你和殿下是好朋友啊…」  菲利克斯發出尖銳的笑聲:  「朋友?我算什麼啊?敢自稱是未來皇帝的朋友?」  彷彿將他的混亂具象化似的,米達麥亞的手在空中游移著,最 後停在自己的頭髮上,無意識地拉扯著。在一旁的布列克特校長 似乎決定開口了,在這種奇特的僵局中,他所提出的是最普通的 一般論:  「菲利克斯.米達麥亞,這是來自軍務省的特別命令,身為軍 官學校的學生,是不容許抗命的。」  菲利克斯冷笑著:  「是嗎?是吧!假如是關係到羅嚴克拉姆王朝未來的皇帝的話, 要軍務尚書簽特別命令還不容易!連堂堂國務尚書都可以來當傳 令兵了,如果可能的話,七元帥只怕恨不得變成軍犬,嗅也把他 嗅出來-」  一個清脆的耳光!  「這是命令!」  以往只憑一個眼神便能夠震懾住比他壯碩一倍的巨漢的這位帝 國元帥,無力而惶惑地擠出了這句話,然而菲利克斯已經完全被 自己的情緒所淹沒,以致他既沒聽出父親的混亂,也沒看出他望 著自己發紅的手掌呆然神情中的悲痛,臉頰上火辣的痛覺是到達 引爆點的最後一顆火花,他脫口而出:  「命令!當然了!你不就曾經畢恭畢敬捧著皇帝的命令親手殺 死了你最親密的摰友嗎!還跟我談什麼朋友-」  話聲戛然而止,但這次並不是因為他如此發怒的對象有什麼反 擊。  彷彿無力支撐自己的體重似地,米達麥亞笨重地坐倒在沙發上, 蜂蜜色的頭埋進了雙手中,菲利克斯怔怔地望著父親一瞬間彷彿 萎縮了好幾倍的身軀,感到自己的心不斷地往下沈,他想開口說 些什麼,卻又說不出任何話,只有全身不停地顫抖著。任何人都 好,誰來狠狠打他一頓,或一槍殺了他吧!至少藉著身體上的痛 苦,將他由無止境的深淵中拉出來吧!  菲利克斯內心幾近瘋狂的請求並沒有得到回應,取而代之的是 一隻輕輕放在他肩上的手,以及一句淡淡的話:  「你去準備出發吧!」  菲利克斯機械化地接過命令書,轉身走出了校長室,他越走越 快,眼前也越來越模糊,眼淚如湧泉般地流洩而出,到最後他不 自主地奔跑起來,但無論他跑得多快,擺脫不去的,是那一瞬間, 父親臉上的表情……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twbbs.org) ◆ From: wang.m4.nt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