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TANAKA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I)緣起 「啟奏陛下:臣認為,有必要在通往叛軍大本營的要道上,建立一座要塞。」 帝國曆453年4月,一道從外觀上看似平凡無奇的建議書,內容卻讓一向平和的奧丁為之震 撼。 (II)留狄利茲 「徹底打敗你們的人是布魯斯.阿修比,下一次徹底打敗你們的人還是布魯斯.阿修比。 不要忘記。」 儘管螢幕上的人,已經過世接近二十年;看到如此自大的宣言,謝巴斯迪安.馮.留狄利 茲伯爵還是忍不住心中的怒氣。 「該死的叛亂軍!帝國在大神奧丁的庇護之下,總有一天要你們俯首稱臣!」 留狄利茲伯爵自有他發怒的原因。他的父親,海因茲.馮.留狄利茲伯爵在二十四年前的 法雅薩多星域會戰中擔任帝國軍遠征司令官,卻被一群小毛頭完全玩弄於股掌之上。最後 ,帝國軍和同盟軍損失交換比,達到令人難堪的五比一。海因茲雖然被部下救出,但在回 奧丁的途中,因為受不了同僚寄來的嘲諷信吞槍自盡。留狄利茲伯爵還來不及辦父親喪事 ,對方「730年黨」首腦——阿修比,就寄來這麼一封挑釁氣息濃厚的信。自此之後,留狄 利茲伯爵對同盟軍——尤其是「730年黨」——恨之入骨。 為了替父親報仇,當時已經二十三歲的留狄利茲,毅然放棄後備役的輕鬆工作,申請前線 服役。之後,憑藉著大貴族的身分,一路升到中將——但是,也就止於中將而已。不是因 為別人阻撓或嫉妒,而是因為他自己——他指揮的艦隊,沒有一次打過勝仗。 不能說留狄利茲不認真看待戰爭。每次會戰之前,他都對戰場、雙方兵力佈置、補給等各 方面可能影響戰況的因素下過一番功夫,研擬周詳的計畫,然後依計畫用兵。但問題是, 留狄利茲腦袋裡面似乎沒有「變通」這兩個字。他在計畫裡面,甚至將同盟軍的行動都一 起寫進去;可是,同盟軍沒有任何理由要照留狄利茲的計畫行動。因此,當同盟軍屢屢出 現在留狄利茲計畫以外的空間和方位時,戰爭結果,也就可以而知。然而,如果留狄利茲 能夠理解到自己錯誤之處,也就不會留下「每戰必敗」的外號。當他在宇宙艦隊司令官面 前,憤怒大喊「叛亂軍那些傢伙,全是不懂得用兵理論的」時,周遭同僚完全不知道到底 該驚訝,還是嘲笑。 本來,這種絕對不會獲勝的指揮官,沒有上軍事法庭,就算是好運。但是,留狄利茲只是 從宇宙艦隊轉任到軍務省而已。理由有三。第一、即使距離第二次提亞馬特會戰已經十年 ,但當年那場「軍務省痛哭流涕的六十分鐘」,影響還沒完全消失。高級軍官的人數還沒 有完全恢復到可以隨便處置的程度。第二、留狄利茲家族人丁不旺,伯爵本人是家族唯一 男子。如果處置,留狄利茲就會絕後。第三、留狄利茲雖然帶兵不行,對數字卻很有一套 。軍隊還是有可以用到他的地方。 於是,留狄利茲帶著屈辱和不甘,搬進軍務省,負責與前線之間補給事宜,立下巨大的功 勞。他的個人名譽,也因為遠離戰場和事務上的卓越表現,慢慢的回復。「每戰必敗」這 個外號,漸漸也從他的身邊消失。但對他本人來說,這種只能坐辦公桌的生活,卻感到極 度的不充實與不愉快。就這樣,七年不知不覺的過去。 (III)御前報告 十七年。對伯爵來說,距離自己發誓要報父仇的那一天,已經六千個日子以上。然而,現 實卻是他離復仇之路越來越遙遠。很顯然的,長官不會要他再次上前線指揮軍隊。可是, 這樣就無法復仇……在這種鬱悶的日子裡,留狄利茲只好翻閱高登巴姆王朝過去的戰史, 幻想自己是那些戰功彪炳的指揮官們,在夢境中大殺同盟軍。然而,當他某次重讀到達貢 星域會戰——帝國史上最屈辱一仗——時,當時的反戰者,史蒂芬.巴爾特包菲爾.馮. 高登巴姆侯爵列舉帝國應有行動的其中一句話,赫然跳入他的眼簾。 於是,「在伊謝爾倫回廊建設要塞」這個建議案,出現在奧特佛利特五世的面前。三天後 ,皇帝下令召見留狄利茲。同時出席的高官,還有軍務尚書格拉姆.馮.包威爾元帥和宇 宙艦隊司令官米海爾.馮.葛拉登元帥。 「陛下能夠對臣的提案有興趣,臣不勝惶恐。」 但是,皇帝口中吐出的「金口御言」,卻讓留狄利茲感覺頭上被潑一盆冷水。 「卿的提案,老實說沒有什麼新意。而且,說起來,過去也不是沒有人做過這種提案,就 連叛軍也有這種想法。可是,他們卻無一例外被否決。卿知道為什麼嗎?」 「啊,陛下!如果是說史蒂芬侯爵那次,那是因為帝國軍當時的確有可能一戰決勝負,不 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與人力……」 「留狄利茲卿,朕剛剛說過,『就連叛軍也有這種想法』。」 「……」 留狄利茲似乎暫時失去言語的能力。面對發不出話的留狄利茲,皇帝繼續以無情的冷漠語 調述說著。 「早在二十年前,當時『叛徒們的巨魁』布魯斯.阿修比……」 聽到這個名字的同時,留狄利茲眼中突然散發出熊熊的烈火。不過,由於他是以低著頭的 姿態面對皇帝,奧特佛利特五世沒有注意到留狄利茲的眼神,而是繼續說下去。 「……曾經向叛軍高層提出建造要塞的申請。但後來,他自己又把申請書要回來作廢。留 狄利茲卿,你知道為什麼嗎?」 「……臣不知道。望陛下解惑。」 經過片刻的激動,留狄利茲已經恢復應有的冷靜,以一個為臣之道來說完美無暇的恭敬態 度回應著皇帝。 「因為那個阿修比考慮到叛軍沒有同時建造要塞和艦隊的預算。考慮到用兵上的彈性,阿 修比選擇擴大艦隊規模,而非不能移動的要塞。」 聽到皇帝解釋,留狄利茲不是繼續選擇沉默,而是回答早已經準備好的說詞。 「陛下,關於預算,臣也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是,建造要塞從長期的角度來說,反 而是對國庫有利的。」 「怎麼說?」 「首先,關於臣所建議要建造的要塞——就暫時先叫做『伊謝爾倫要塞』吧——跟以往我 們帝國所建立的要塞,起碼實用性會大上許多。」 「……講來聽聽吧。」 皇帝好不容易擺出一點聆聽的意願。留狄利茲見狀,深吸一口氣之後,說出自己已經想過 的理由。 「陛下,目前帝國現有的要塞,大部分都位於邊境,處於備而不用的狀態。這是因為,目 前的要塞幾乎都是作為地方後勤基地或掃蕩宇宙海盜的根據地。然而,實際上要塞的積極 防衛機能都沒用上。雖然以帝國的立場來說,能夠不用上這些機能最好……」 「這是當然。」 「但是,跟那些宇宙海盜和幾十年都未必會出現的地方叛亂不一樣,叛亂軍可是幾乎年年 都會以上萬艘艦艇向帝國本土攻擊的。」 「嗯。」 「然而,我帝國軍在伊謝爾倫回廊附近雖然有不少補給基地,但全部都屬於臨時性質,通 常缺乏永久性的防衛能力。如果叛軍攻勢稍強一點,很容易就被破壞。然後,我軍下次要 進攻的時候,就必須重新建設補給基地。以後勤的角度來看,這是一種持續性浪費。如果 能夠在回廊建立要塞,我軍將可以擁有一個永久性的強而有力防衛基地,不必一次次的重 建。並且,如果在要塞防衛能力上投入強大的火力,將可以給予叛軍強大的打擊。至於預 算方面,國庫雖然目前還不算特別寬裕,但為了接下來對帝國長期的利益,臣相信即使要 發行臨行國債,這筆投資還是值得的。」 留狄利茲信心滿滿發表他思考已久的理由。可是,皇帝依然不領情。 「留狄利茲卿啊,你想得到的優點,叛軍一樣想得到啊。叛軍也不是完全出不起這筆錢, 但他們除了預算以外,還因為另外一個原因放棄。你知道是什麼嗎?」 「……臣愚昧,臣不知。」 「既然建造要塞有這麼大的優點,不論是我軍和叛軍,都一定會傾全力阻止對方建造。尤 其在伊謝爾倫回廊是我國和叛軍之間唯一交通要道情況下,誰能夠搶先一步建造要塞,誰 就可以擁有主動權。既然如此,卿如何讓叛軍不加干涉,直到我們建好要塞為止?」 「……」 留狄利茲被皇帝的疑問問住。良久,才終於搖搖頭,表示不知道有什麼辦法。 「卿的用心,朕有看到。可惜,這是一個空中樓閣式的計畫,基本上無法實現。如果沒有 其他事的話,卿就退下吧。回去好好思考該如何解決這個問題,或許,這個提案還有接受 的可能。」 「……是。」 等到留狄利茲退下之後,奧特佛利特五世才轉向另一邊,向兩位帝國重臣問話。 「軍務尚書、宇宙艦隊司令,你們認為這個提案如何?」 首先回應的,是包威爾。 「陛下,其實這個留狄利茲,這回的提案內容還不壞。」 「喔?葛拉登卿,你怎麼看?」 「臣也贊成軍務尚書的看法。」 「怎麼說?」 包威爾和葛拉登對望一眼以後,由包威爾開口。 「陛下,正如留狄利茲所言,目前我軍和叛軍都花費大量人力物力重複建設補給基地。如 果能夠直接建造要塞,就不需要一再付出龐大代價來建造基地。同時,我軍也可以長期駐 留在前線。畢竟以目前補給基地的規模,要支撐一個艦隊以上的兵力長期駐留,需要數個 基地同時補充物資,而且物資還要從後方運來,相當耗費時間和金錢。如果能夠在要塞內 建立自給自足的生產機制,我軍補給線可以大幅度縮短,這絕對是好事。」 「可是,包威爾卿,朕之前提出的問題還是沒解決啊。叛軍怎麼可能不干擾我們建造要塞 ?只要他們派出部隊破壞,要塞就絕對別想有完工的一天。」 「啟奏陛下……」 這回換葛拉登發言。 「說。」 「伊謝爾倫回廊正如其名,是很狹窄的通道。如果我軍可以多下一點短期成本,派艦隊封 鎖回廊入口,直到要塞建造完成為止,就可以大幅度減低叛軍干擾要塞建造的可能性。當 然,這需要增加不少花費,可要塞一旦完成,能夠帶來的利益是無法估計的。」 「唔……讓朕想想。」 ——於是,雖然因為在早上的朝見中被問倒而感到失望,留狄利茲伯爵晚上意外收到皇帝 要他提出「建造伊謝爾倫要塞之預算報告書」的聖旨。 帝國曆453年4月24日,帝國和同盟間持續已經一百二十年的艦隊戰互攻局勢,就因為這樣 一個提案,終於進入轉變期。 (IV)動工 『所需材料:液態汞四十億噸、陶瓷三十五億噸、鐵十二兆噸、鋁八兆噸……』 『工程需要人員:工程師六萬人、專業工兵五十萬人……』 『所需運輸艦量:一千萬噸級運輸艦一千艘,搭配三十萬名艦員……』 『預定工程時間:五年』 『工程預算:預計約五百億帝國馬克』 當留狄利茲伯爵擬出這份龐大的預算報告時,奧特佛利特五世當場就有打消計畫的念頭。 雖然帝國不是第一次建造要塞,過去也建造過如禿鷹之城的巨大要塞;但這次計畫,是史 無前例的龐大與艱辛:不但距離帝國本土遙遠,人員建材運輸不易;而且,還要在同盟軍 面前建造。除此之外,要塞本身規模最接近這次計畫的禿鷹之城要塞,是因為百年前的寇 爾涅尼亞斯一世本身強勢,以『保護帝國是帝國貴族應盡的義務』為由,強迫大貴族贊助 約半數經費才完工的。其它完工的要塞,沒有一座要塞大小到達這次計畫的一半。然而, 奧特佛利特五世本身沒有如此強大的威信要求貴族出錢資助帝國建造要塞。 於是,這份報告送上去以後,被皇帝本身以「帝國尚有其他內政要務」為理由,一擱置就 是三個月。不過,因為一場突如其來的意外,讓這份原本已經胎死腹中的計畫重新復活。 帝國曆453年8月2日,帝國與同盟之間,爆發「第二次法雅薩多星域會戰」。同盟軍以730 年黨其中一員.宇宙艦隊司令官「進行曲」賈斯帕上將為總司令官,召集四萬艘艦艇,五 百零六萬人入侵;帝國軍在宇宙艦隊副司令官舒坦艾爾馬克一級上將指揮之下,出動三萬 八千艘艦艇,四百六十萬人迎擊。然而,如同別人給他的「進行曲」這外號一樣,賈斯帕 的「勝勝敗」節奏再度發動——對同盟軍不幸的是,這次輪到的,是敗。 賈斯帕率領同盟軍,直接突入帝國軍陣線。但是,突破帝國軍中央以後,卻遇上因為恆星 不穩定只好繞道,意外遲到的帝國軍分隊約八千艘,成為帝國軍第二道屏障。賈斯帕還沒 有攻破這道屏障前,被突破的帝國軍本隊已經重整轉向完成,形成完全的前後夾擊。 會戰結束,帝國軍損失六千艘,同盟軍卻損失高達兩萬八千艘——某種程度上,帝國軍算 是報二十四年的一箭之仇。百分之七十的傷亡率,讓同盟軍兩年內完全無力再戰。於是, 在軍務尚書和宇宙艦隊司令同時進言「沒有比現在更好的開工時機」下,伊謝爾倫要塞終 於開始建設。 (V)波折 伊謝爾倫要塞建設的前兩年,果然如預計一般,進展非常順利,有些部份甚至還超出原本 估計的工程進度。然而,第三年的時候,卻爆發一件突如其來的事故——不對,應該說, 本來對大部分人而言,這種事理所當然;但對某些特定人士來說,卻很意外。這件事與同 盟軍無關——如同軍務尚書包威爾規劃,帝國軍整整派出兩萬五千艘艦艇封鎖伊謝爾倫回 廊同盟端入口,同盟軍無法阻止——完完全全是帝國本身的問題。那就是因為預算不足引 發的爭議。 留狄利茲伯爵以嚴謹態度擬定出來的預算計劃,以一般人——不,即使是以專家的角度來 看都無可挑剔。舉凡可能的支出項目,他全部都已經寫出來。照理說,不應該會有預算不 足的現象發生。但留狄利茲忘記一件事:貪污。建國已經四百五十年的銀河帝國,其官僚 組織之龐大,絕對不是一時半刻可以說清的。同時,賄賂瀆職之類的行為,已經不是偶發 事件,而是一種常態。或者說,本來在估計預算的時候,就應該把預定貪污的金額估進去 。 然而,留狄利茲做事,正如同他戰場的表現一樣,不懂得變通。甚至連預留突發事故的彈 性預算空間都不給。雖然因為皇帝御令,各供貨單位不敢太過拖延交貨期限,但卻不能阻 止他們浮報物價——尤其當主管拿不到「應有」的謝禮,只好提高帳目以滿足自己的荷包 。 等奧特佛利特五世看到需要追加預算的報告書,已經是刻不容緩的時候——一百五十億帝 國馬克!帝國政府在半年內,根本沒辦法拿出這筆支出。即使向費沙的銀行貸款,也沒有 足夠的抵押品——大部分的國有土地不是已經用於政治或軍事用途,就是費沙瞧都瞧不起 一眼的邊陲地帶。向貴族徵稅,貴族又可能造反——憤怒之下,奧特佛利特五世將這份報 告書扔到留狄利茲面前。 「卿在天亮前,得給朕一個交代。否則,就自己負全責吧!」 丟下這句近似威脅的命令後,奧特佛利特五世將留狄利茲趕出新無憂宮。然而,留狄利茲 又能怎麼做呢?就算將家產全數變賣,也不到追加預算要求百分之一。朋友?耿直認真的 個性,讓他和其他大貴族格格不入;少數幾個臭味相投朋友,也不會比他有錢到哪裡去… …當晚,留狄利茲自縊於家中。 可是,即使留狄利茲自殺逃避責任,問題依然沒有解決。正當伊謝爾倫要塞建設可能因此 中止的時候,布朗胥百克公爵家和立典亥姆侯爵家意外出面。他們兩家合力直接捐款五十 億帝國馬克;另外一百億帝國馬克,則以兩家私有領地抵押,向費沙請求十年分期償還貸 款。作為兩大貴族對帝室忠誠認可獎賞,奧特佛利特五世給予兩家禿鷹之城要塞私兵優先 駐守權的優惠。這為三十年後,利普修達特戰役的起點埋下種子。 (VI)尾聲 帝國曆458年4月4日,伊謝爾倫要塞終於完工。之後,就如同當初留狄利茲所預料一樣,同 盟軍先後對伊謝爾倫要塞六次大規模進攻,六次都被擊敗。帝國軍甚至狂妄的說,「可以 用叛亂軍士兵的屍體,塞滿伊謝爾倫回廊」! 然而,在遙遠的同盟首都行星海尼森上……一名黑髮黑眼的嬰兒誕生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140.120.136.75
Chilago:楊:說了那麼久最後還不是要給我..... 04/24 09:19
howtz:楊:而且還兩次.... 05/15 15:58
reprobate:有看有推~ 05/19 12:41
brandont:q 大的同人寫得真是好..推~~ 05/21 03:08
cloverhoney:什麼?!這是同人? 05/26 01:11
ramirez:寫的很棒 10/07 2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