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區beta a-diane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 引述《dv6 (為台灣加油)》之銘言: : 面對批評,男主角張晨光要大家別這麼嚴肅,張晨光說:「這只是一個好 : 玩,請他們不要對號入座,大家笑一下嘛,這個社會已經夠苦了,大家笑 : 一下,還要把戲劇扯到政治裡面來,幹麻呢?」 前文恕刪 看到這段話感受特別深... 投票日前幾天 一個頗久沒聯絡的老同學(此後稱A)用MSN傳訊給我 "想不到你是謝長廷的人" "我唾棄你!!" 也許他是被我MSN狀態的拉票暱稱引來的吧 不管怎樣 當下就覺得很不爽 便回他 "這麼久沒見面,你只想說這個?" 他又強調了一次 "對啊,啃,很敏感的" 心情不太好,但還不想發作 畢竟也是老朋友了 打下"你不支持謝是你的自由,因為我支持他而讓你對我反感..."就準備要結束話題了 本來...要接很遺憾的 途中他又插了幾個字"哈哈~~耶~~"讓我理智斷線 那個"很遺憾"當下改成"我沒差!" 接下來我就說了一些對台灣政治現況的不滿 包括藍綠失衡、以及資源差距的問題。 後面的對話也很不愉快 履履扯到陳水扁怎樣怎樣、莊國榮怎樣... 最後講到公投的問題 他一再強調公投綁大選是民進黨的奧步 於是我把先前版友寫的跟公投相關的網頁給他看 請他先看完再繼續討論。 不用兩分鐘他馬上回話了。 而我只是隨口問一下"看這麼快?" 他居然說我懷疑他的人格 接著A說到他前面只是開開玩笑再說的 為什麼我一直要針對他? 又不是我們要選(這點我同意) 說我不懂他的幽默; 又提到 "我(A)也說了,謝跟馬兩個的經濟政策都不合格,我是中立的" 甚至把我一開始跟他說的 "幾十年的老朋友,可以因為立場不同而口出惡言" 這句話丟回來套在我身上 當下我還真的對他感到有點愧疚。 「是不是我真的反應過度了呢?」 一邊反省一邊跟他解釋、一邊把我自己的想法跟為什麼激動的原因說出來 「雖然你覺得自己所寫的東西很中立 但在許多場合 多的是用這樣的言語來偽裝自己的立場、行攻擊他人立場的事實」 「因為過往的經驗導致對你的誤會, 我很抱歉。」 「今天要是不熟的人跟我扯這些,我就打哈哈混過去了 沒想到你會直接跑來跟我嗆,這讓我很難接受, 像我說的,都快十年的朋友了,你還來刺激我 叫我怎麼能忍受?」 政治跟宗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仰與堅持, 我今天不能接受的,是被自己的朋友踩了這顆地雷。 而且還要我相信他是在開玩笑? 對話到此結束, 但是我越想越感到其中不協調的地方。。。 幽默感是建立在攻擊他人身上的嗎? 自我解嘲還可以說是幽默的表現, 但是為什麼我要接受別人的羞辱還要陪笑? 有這種道理嗎? 做不到就是我沒幽默感? A朋友、張晨光先生 我想對你們說 你們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 這麼喜歡開玩笑 開自己的玩笑啊! 我一定會在捧腹大笑之餘 豎起大拇指說: 「這傢伙真是個有幽默感的男子漢!」 ----------------- 附帶一提 A朋友的MSN狀態當時是 <( ̄︶ ̄)/==▅▆▇▇◤補刀救台灣!!! 你是騙我沒上PTT就是了? 中立?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61.229.14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