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_Cha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勇利中心,私設多。 有Bug歡迎說。 是不是應該跟勇利交換名字呢,如果命名確實影響個性的話。十九歲以後,真利有時 會這樣想。 想著二十多年前,小學一年級入學收到的禮物之一,就是爸媽說妳快要有個弟弟囉。 「多快?什麼時候呢?」 「醫生說大概就在十一月吧。」 真利喜歡十一月,十一月充滿很多很多美好的事物。小春日和的晴空,金黃璀璨的 銀杏,七五三節的千歲糖,好肉日的家庭大餐,還有謎底即將揭曉。 那年的十一月中,雖然前一年的七五三節就穿過束帶和服,待產的媽媽和忙碌的 爸爸還是記得買了幾包千歲糖給自己當作慶賀。越接近十一月底,真利越盼望著大餐, 究竟會是大分地雞鍋,還是宮崎牛燒肉呢。 度過勤勞感謝節後,家中經營烏托邦勝生溫泉的人潮尖峰似乎暫告一段落,親子三 人悠悠哉哉的休息了幾天。「你們姊弟都是貼心的小孩喔,總是等我忙完才出聲。」 媽媽寬子一向樂天自得,印象中,陣痛開始時她也是托著臉頰揚起嘴角說哎呀呀好 像該去醫院了。隔天二十九日放學,爸爸利也難得來接她,不是回家也不是上館子,父女 兩人先步入醫院。真利初次見到弟弟,小小的他被裹成高麗菜捲一樣,安然的依偎在母親 身旁熟睡。 「好醜啊。」她心中浮現對於勇利的第一印象,與某年輕國手揉著小熊面紙盒說的 話如出一轍。 不知幸或不幸,弟弟終究不是那風靡萬人的樂觀小熊,至少幾年後就不是了。 幼兒期的勇利更像是雪地裡的兔子,這個小小孩擁有白白嫩嫩的臉龐,渾圓晶亮 的大眼睛,穿戴著米白蓬鬆的毛帽毛衣卻不顯臃腫,他凝視太宰府天滿宮梅花——欸 明明只是小鬼在放空恍神吧——神情淡然安定,讓看相片的大人彷彿吃了話梅般臉頰一 酸心頭一緊,接著語言能力同步幼兒化,只會不斷嚷著那三個字。類似的相片,還包括 弟弟準備吹熄三歲生日蛋糕的蠟燭,側面看來就像北海道馬鈴薯臉,令人很想咬一口。 不只是靜態畫面,小小勇利的一言一行也輕易按下大人連連傻笑的神秘開關:在 宴會廳榻榻米上翻滾,又自顧自拖曳著棉被而來,躺上去裹著被子翻啊滾的,然後露出小 小的頭顱,得意洋洋說自己是惠方捲——當下真利非常非常想對他撒豆子。電視連續劇播 出摯友爭吵搏鬥的橋段,他急忙撲上去喊著不要打了啦嗚嗚;搭車時他最喜歡窗邊的座位 ,因為可以趁著等紅綠燈時向窗外的別車乘客、甚至路人打招呼,那揮手幅度和笑容弧度 媲美遊樂園工作人員的致意;他也喜歡一聽到引擎聲、鈴鐺聲時,就衝到門口或櫃檯來, 惹得客人呵呵笑說哇有溫泉小小女將迎接呢。 * * * 這隻溫泉當家小雪兔,大概被餵食得過多了,即使跑跑跳跳仍不定時膨脹成了小 白豬。爸媽認為不過是家族遺傳的易胖體質,不必在意,其他大人也覺得圓滾滾的可愛即 是正義。只有真利獨排眾議,畢竟弟弟快要讀幼稚園,這年紀的屁孩們非常容易起鬨取笑 ,萬一到學校被欺負可怎麼辦。 帶著勇利嘗試過好幾類運動,弟弟罕見的嘴角下撇,說不喜歡那些,他寧願跟姊姊一 起聽音樂就好,而且跟著節拍律動有趣多了。 「勇利,那麼要不要跟芭蕾阿姨一起跳舞呢?」芭蕾阿姨是媽媽的學姊美奈子,也 是烏托邦勝生溫泉的熟客,真利頗喜歡帶有電影明星氣質的她喝起酒來的霸氣模樣。 而弟弟喜歡芭蕾教室的實木地板,踩上去就像家裡鋪設的桐木一樣厚實溫暖;一 大片一大片的鏡子和金色的扶手,則宛如異世界的魔幻境地魅惑人心。 一開始勇利的劈腿無法到位貼地,還留著一段不小的縫隙,曾活躍於世界舞台的美 奈子並不介意,她哈哈一笑說沒關係喔,這隧道留給小火車開過去。 日復一日,弟弟倒也乖乖暖身、拉筋、壓腿、踮腳尖,記誦搭配旋律的舞步,讓 美奈子一個旋轉一個抬腿細細雕琢自己的動作姿勢。 美奈子帶勇利去長谷津冰堡,回家的時間比預期來得早太多——平常去芭蕾教室 的話,弟弟可待得上半天甚至一整天的——難得見到美奈子露出愧疚神情,說:「寬子, 真抱歉。其實勇利一上冰沒幾秒鐘就摔倒了,整個人撲在地上,可是他還是說想學,差不 多待了快兩小時,練習企鵝走和滑行。啊,中間也是摔了好多次,往前或是往後的都有, 幸好還穿戴著全套護具。」勇利垂著頭,咬著嘴角,悶悶說好累肚子好餓了。 媽媽去張羅午餐,真利心想自己先去找找痠痛噴霧還是瘀青藥膏好了。開飯前夕, 一邊幫弟弟擦藥,一邊心驚膽跳,一個小孩身上怎麼會有這麼多塊紫黑印記,活像被下了 狠毒詛咒一般。擦完藥如釋重負,她也就沒特別留意弟弟為何改用左手拿湯匙吃飯。 直到傍晚,勇利怯生生淚眼汪汪拖著腳步而來,說真利姊你幫我看一下好不好,她 才驚覺弟弟小小右手的虎口已腫起如兵乓球。 醫生說所幸還不算大傷,原來第一次上冰摔倒時勇利以手撐地,傷到橈骨腕關節。 只要用藥,做復健就會好轉的。兩天後右手消腫,弟弟又開始往芭蕾教室報到了。做完 第一次復健後,勇利主動央求美奈子再帶他去冰堡。美奈子來到家中商量,惟有真利投下 反對一票,不敵爸媽、美奈子和本人贊成共四票。 就這樣日復一日,弟弟如同鮭魚洄游於家、學校、芭蕾教室和冰堡——真利總覺得 摔倒、骨折、腦震盪就像一旁覬覦垂涎的熊,不知何時會伸出利爪——之間,後兩者在 課後、假日更是他的主要棲息地。 後來,美奈子得意的說勇利在冰上踏步就跟在木板上 一樣流暢自如,甚至對跳躍和旋轉躍躍欲試。本人也有些揚眉瞬目喜孜孜:「上次滑給 小優姊姊看,她說我好厲害。」 優子這號人物,真利之前在小學就聽過。這個冰堡家的女兒,讓女孩喊著女神超可 愛,讓男孩人前裝酷人後臉紅,的確是面貌可愛又開朗親切,而且在冰上翩翩起舞的姿 態很迷人,看來弟弟也是虔誠信徒了啊。 弟弟似乎因此開始在冰上能夠自在奔馳了。軟呼呼的小豬,變得堅強剛健了嗎? 被仙女拯救,解開魔咒了嗎? 這些疑問,直到多年後真利才有把握回答。當時較有把握的是,她眼看升上中學的 優子仍然可愛,然而弟弟心中的壁龕又迎來另一尊神明。 從另一方面來說,勇利本身也被某些人有意無意的造神,然後又有意無意的被拉下 神壇,在往後幾年內如此反反覆覆。 * * * 幾年內烏托邦勝生溫泉餐廳的電視更換了兩次,螢幕更大、畫質更好,可說是託弟弟 踏上滑冰圈子的福,客人、足球迷爸爸也跟著受惠。真利也有時享受用大螢幕看演唱會, 偶爾也跟著看幾眼滑冰比賽的轉播,弟弟和美奈子是最忠實的觀眾,有時優子和一個姓西 郡的男孩會加入行列。真利和爸媽則在期間來來去去,沒辦法像弟弟他們那樣全程目不轉 睛。 真利想不太起來當年究竟看過哪些滑冰比賽,較有印象的是演出後選手向群眾謝幕 時,一些粉絲扔拋花束、布偶,接著冰童上場協助運走禮物。優子羨慕的說:「真好啊, 她們能夠近距離看選手,甚至說上話吧。」爸媽微笑說:「優子你們下次也可以加入啊。 」優子盈盈一笑大力點頭,弟弟則淡淡喔了一聲。 美奈子舉著酒瓶,挑眉笑說:「同樣上場,當然還是有資格參加比賽更好,如果登上 領獎台,之後表演賽還是晚宴就可以更接近選手喔。」弟弟沒有出聲,然而雙眼變得炯炯 有神。 後來勇利確實更接近那些看過的選手,有時他是現場觀眾,有時是同台競技者。弟 弟逐漸升組晉級,從長谷津到岡山,慢慢被譽為九州新星,他也觀戰出征到長野、札幌、 新潟、東京,甚至遠赴國外。真利和爸媽總算比較認真觀賞滑冰表演,應該差不多是自勇 利十二歲入選國家代表隊儲備選手之後的事情,不過也只限於他登場的時候。 要給他什麼賀禮呢?以往生日等場合,爸媽送了地球儀、冰鞋、冰刀、行李箱, 真利給過小豬撲滿、遊戲片、輕鋼琴、弦樂和搖滾樂團CD。這次一家人並未苦思太久, 因為勇利少見的提出請求:「我可以養一隻小狗嗎?」家中於是增添一名新成員:毛絨絨 的褐色玩具貴賓,被勇利取了「維克多」的名字,暱稱小維——真利本來提供「咕咕炸雞 君」、「泰迪咖啡」、「稻荷壽司」等稱呼,但都被弟弟強烈駁回。原來「小維」這命名 大有玄機,就是源自於弟弟最最喜歡的滑冰選手,叫維克多甚麼夫的。 勇利有很多跟狗狗小維的合照,其中一張正是他以那位選手作範本要真利幫忙拍 的:雜誌上銀色長髮的少年親暱環抱著棕色超大型貴賓犬,在盛開花叢前綻放璀璨笑靨, 一人一犬共擁同一條圍巾,宛如年輕女星代言的服飾廣告。弟弟則挨著小小茶色貴賓狗, 在自家門口笑得開懷瞇起雙眼。勇利還會拿去跟優子獻寶,將兩張照片一左一右併置,彷 彿自己就跟對方超越時空相會了。 十三參拜那次也是這樣吧。就像幾年前的自己一樣,爸媽陪著虛歲十三的弟弟參拜 虛空藏菩薩神社,一週前滿開的櫻花開始因風飄舞,幾片花瓣落到勇利的校服白襯衫胸 口處,像是小小的胸花。神職人員囑咐:「請各位寫下一個自己喜歡的漢字,要獻給神明 的喔。」 一同與會的西裝少年、和服少女以及制服少年紛紛動筆,陸續離開。眼見弟弟舉 著毛筆猶豫不決,真利忍不住提議:「就寫肉這個字啊,把你最愛的的豬排飯貢獻給神 吧。」勇利聞言不為所動,眼神倒是如同文火烹煮般熠熠發光。 良久,他終於落款。神職人員似乎也跟著鬆了口氣,最後依然盡責叮嚀:「祈禱 後,就可以帶回去。記得不可以回頭,否則會把智慧福氣還給神明的……這個字很好啊, 是之後要考試還是比賽嗎?」勇利臉一紅,囁嚅著:「那個……因為是我們家的姓氏。」 真利在心中「叮咚」一聲,判定雙方都答對。但是她始終認為還有第三種答案—— 因為選手維克多的名字也帶有「勝」的意思吧。 真利相信有言靈的存在,所以她也誠 心希冀弟弟往後能夠如願以償。只是啊,如果這傢伙可以更真誠直接表達出來不是更好 嗎。 回程路上,第四種答案在真利心中一閃而過——「勝手」,任性自私的,自我中 心,自作主張。 * * * 勇利的自作主張症狀越發顯著多樣。比如他三不五時就跟狗狗小維說話,自顧自 拉著對方看直播、翻雜誌,每次遠行回來就把比賽識別證或獎牌掛在小維身上,有次 拿了塊白藍紅三色風呂敷幫小維繫上當成披風,甚至還撿了她淘汰的花冠頭飾給小維戴, 當然以上場合皆拍了好多照片才肯罷休,多虧狗狗乖巧柔順一一配合。 弟弟也自作主張把她當成代購。鎮上書店和唱片行之外,為了喜歡的樂團,真利學會 利用網路購物,她誠心感謝信用卡和貨運的發明,感謝自己成為自食其力的大人。勇利 不好意思老是麻煩美奈子幫忙帶東西或贈送,就把心願清單塞給真利:滑冰雜誌、滑冰 比賽商演影片光碟、電玩、貴賓狗手機殼、俄語會話書、俄羅斯當地限定隨行杯、選手 維克多的表演影片特輯、維克多的海報等等。 雖然弟弟堅持以零用錢和比賽獎金分期還清,但真利覺得沒正式收入的未成年人如此 掏心掏肺掏荷包實屬不妥 ,有時自動把款項去零頭或打個折扣,有時忍不住碎碎唸:「啊 啊乾脆哪天最好本尊宅配到府,一切和平圓滿。」 幸好姊弟倆並未玩物喪志,特別是勇利,購物增多,獎盃獎牌也越來越多,從房間漫 到餐廳電視旁。弟弟也習得新技能,跟她一樣善用尺和美工刀,得以將雜誌某頁或附錄 海報快刀切下,分割得完美無瑕,神乎其技如同家中招牌的呼子花枝生魚片般晶亮美麗。 上網追蹤樂團發文貼照片、與同好交流時,偶爾她也會心血來潮搜尋弟弟的標籤。 「看到學校掛出慶賀出賽的布條,好驚喜喔。可惜明明讀同一個學校,卻見不到幾次 面。#勝生勇利」明明弟弟盡量出席上課了啊,大概是下了冰場就存在感銳 減吧。 「不用急著像其他國家一樣四周跳,因為我們是大器晚成,別影響身體發育啊,未來 值得看好。#勝生勇利 #世界青少年選手權」放心放心,他總是晚起賴床睡飽飽。 「從初級錦標賽追到世青賽,感慨無限。恭喜入選強化選手A,希望勇利君早日躋身 為特別強化選手。#花滑本命發表會 #勝生勇利 #長谷津這點讚」 她也有些感慨,身邊這個小孩好像變得了不得了,有種脫離現實的奇異感受,同時 也不解「強化」的定義。 記得她只是隨口問一句:「你今天下午不用練習喔?」就讓勇利反射性喃喃自語: 對喔我實力這麼差怎麼可以不繼續練習,抓起中午剛卸下的裝備又奔出家門。 練習的成果,真利感到自己得去現場看看,才不會過意不去。那天因為工作突發 狀況的緣故,錯過了原本跟美奈子約好的時間,進去場館時是中場休息結束前一分鐘吧, 望著遠方第一排座位的美奈子正舉著熟悉的白底粉紅字樣旗幟,附近還有不認識的人分發 著勇利專屬的加油小布條,她躊躇了一下,終究還是作罷,就近隨意找了個空位入座。一 方面怕耽誤時間,另一方面覺得拿著印有熟人面貌的東西有些害羞。 第一次正式觀賽,才注意到還有賽前練習時間。看到銀盤上一下子同時有多名選手 各逞其技,她覺得真是視覺上一大過癮,就跟客人看到滿桌豐盛的會席料理一樣開心吧。 而選手俐落著地的冰刀聲音如鼓聲般直擊心頭,快速滑行時如吉他撥弦般勾動血液,又 是聽覺的一場饗宴。 弟弟是這組第一個登場的。仔細看那副盛裝打扮搭配緊張不安的神情,真利既因 為違和感而憋笑,又眼睛一熱,彷彿看著孩子才藝發表會的家長,心中湧出驕傲和欣慰。 記憶中那個小小軟軟的身影,竟然真能在冰上演繹各種不可思議的動作。開頭第一 個跳躍,眨眼之間勇利在空中旋轉了兩三圈後平安落地,真利跟著大家拍手叫好。後半 段勇利往後滑行一個轉身時,不知怎麼竟重心不穩跌倒,順勢跪地又雙手著地,她跟著 群眾叫了一聲,心頭一緊,弟弟倒是不發一語隨即站起來,跟上音樂節拍繼續滑行,繼 續旋轉、跳躍,直至一曲完成。 在弟弟步向等分區時,她聽到旁人讚嘆:「一開始的3A好厲害啊,大一字也好漂亮 。」「姿態非常美,他就像天鵝一樣欸。」 宛如天鵝悠遊毫不費力,其實湖面下的划足用盡氣力。弟弟本來應該是小兔或小豬 似的就好,無名無利、無憂無慮就好。芭蕾也好,滑冰也罷,都是腳尖下搏鬥的藝術, 精巧細緻的舞鞋冰鞋,皆是雙足的美麗刑具。她想起弟弟近十年來的洄游路徑,有好幾 次逸出常軌,就是到診所或醫院治療、復健:腳踝扭到、腳踝神經炎、腳背韌帶損傷云云 。 這次太倉促,沒能拿任何加油的小物。下次有機會的話,絕對絕對要好好跟著美奈子 一起為勇利選手高舉旗幟、放聲應援。 (待續)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24.12.252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_Chat/M.1502639793.A.CB1.html
yms4143400: 看到某位揉著小熊面紙盒說醜那句那句瞬間爆笑XDD 原PO 08/14 00:04
yms4143400: 了解很多相關知識呢 推推 08/14 00:04
哈哈那來複習面紙盒發言(握) 可直接從0:30開始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WdWFZhDg_I
hopeandl: 推 08/14 00:53
leila7989: 真利是好姊姊!!從第一集開始的無論要不要繼續都支持 08/14 01:05
disn365: 推 很喜歡 08/14 12:54
謝謝~ 這一家真的是愛與Agape啊 ※ 編輯: meqing (36.224.12.252), 08/14/2017 22:1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