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hainChron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前言 傳承篇有感而發 但內容跟傳承篇好像一點關係都沒有 連CP好像都不太對勁的突發故事 應該會有後續 高機率坑掉(喂你) 《少女A的戀愛事件》 賢者之塔周邊熱鬧的商店街上,少女愛麗婕正拿著張小抄走在大路上。 "嗯...蓓爾塔要新的文具跟筆記,戴爾菲娜則是麵粉與奶油, 卡琳說是要剛出爐的蘋果派..." 愛麗婕搖搖頭,自顧自地說:"不對,蓓爾塔說因為卡琳沒完成課題, 導致大家原本假日出遊的計劃告吹,做為懲罰,這次不能幫她買任何食物。" "不過...嘻嘻"愛麗婕看著小抄底下戴爾菲娜追加的項目 ,想必是打算親手作蘋果派補償她吧? 愛麗婕將注意力從小抄中轉移,還來不及抬頭看,身體便遭受到一陣強烈的衝擊。 "哇啊啊啊"她慌張地叫囔一聲,受到衝擊而重心失穩使得身體不由得向後方傾倒。 此時一個手緊緊拉住了她 "妳沒事吧?"對方溫柔地對著她說。 那是個溫柔又熟悉的男聲,令愛麗婕不由得感到毛骨悚然的親切感。 "ㄟ嘿嘿,克勞斯桑,真的很不好意思。"愛麗婕振奮起精神陪著笑道歉說。 "妳的確是該感到抱歉,如果讓別人誤會我們賢者之塔的學生都是如此散漫 又不用心該如何是好?"克勞斯放開手,一臉責怪地說。 "嗚...真的很對不起,我以後會更加注意的!" 雖然已經、大概、可能、也許習慣克勞斯桑的凌厲的用詞了,但愛麗婕不,做為一個少女 一名人類還是希望能夠受到他人的溫柔對待吧! "唉......"克勞斯看了愛麗婕如可憐的青蛙般快哭了出來的神情,他直接一手將他手中 的紙條抽走,逕自看了起來。 "妳要去採買吧?"他說。 然後便自顧自地朝著目標的文具行前進,"上回不是讓妳幫我採買嗎?雖然妳一點 都沒派上用場,還招惹了奇怪的變態,照道理說,妳還欠我一次呢。" 愛麗婕追在克勞斯的身後,慘叫一聲應著"哎!!!上次的事情是我不好,除了人體實驗 ,我什麼都願意配合,克勞斯桑,請把紙條還給我吧!?" 克勞斯停下腳步,他一臉疑惑地說:"我是說如果妳又遇到危險就不好了 ,雖然有這種低級又沒眼光的變態應該不多,但妳要是出了什麼問題,到時 菲麗安娜找到我頭上來也很麻煩..." "咦!!!"愛麗婕吃驚地驚呼一聲,她不安地想,原、原來他是在擔心我嗎? 我竟然誤會他的好意了,她下意識地忽略克勞斯後面多餘的補充。 克勞斯無可奈何地嘆了氣說:"有個麻煩傢伙講好了要我陪他去新開的咖啡廳 ,好不容易預約到了位置,今天卻臨時有任務沒空。" "您...被放鴿子了嗎?"愛麗婕小心謹慎地問。 "真是失禮的孩子啊!"真正失禮的傢伙抱怨著應和。 "對、對不起!"總而言之先道歉準沒錯。 克勞斯看著眼前人如落難的小狗一般渾身發著抖,他忍不住笑了,他說: "嘛~難得預約到了,一個人去也挺沒意思,我陪妳採買,妳跟我一起喝茶,這樣 算打平了?雖然對我來說應該算是我吃虧比較多啦..." --那就不要那麼雞婆找我啊! 愛麗婕腦中閃過這話,但求生的本能還是讓她忍住這說真話的衝動,她微微笑 ,試圖親切的回應:"那就麻煩克勞斯桑您了。" 播送著平穩樂音的咖啡廳內,愛麗婕不安地看向左右,眼前客人貌似都是一對對 的情侶,她將整袋新鮮的蘋果抱在懷中,恐懼地看著眼前的菜單。 --情、情人節套餐...啊!原來今天是情人節嗎!? 脫離世俗的少女畏懼地想著,所以克勞斯桑其實是被心上人甩了嗎?那我剛才說他被人 放鴿子不是非常失禮嗎?難怪他會那麼介意,哇~這下該怎麼辦啦~ 愛麗婕繼續回想,的確魔法兵團隊長的克勞斯桑因為長相姣好的關係,私底下其實也 有一派支持者,更何況他出身教授名門世家,有著純正的優良血統,更可說是優良物件。 但也聽說,因為克勞斯桑的嘴巴問題,跟他交往的女性幾乎都撐不到一週就分手了, 而且幾乎都是在撕破臉的狀況下分手,完全就是另類的女性殺手,精神上的那種。 克勞斯一手撐著頭,看著對方笑瞇瞇地說:"喜歡什麼就點吧,反正妳這兒童身材 應該也沒機會再發育了吧" "這、這對女性來說太、太太失禮了!"愛麗婕勉強自己出聲抗議,但因為實在是太結巴, 又音量太小,反倒毫無氣勢。 完全沒任何罪惡感到可能也沒什麼良心的克勞斯理所當然地說:"我是想說,女孩子就 不用在意這些,應該盡情享受美食才對。" --完全聽不出來,愛麗婕白著眼看向天花板。 然而對方也很明顯根本沒有想要對話的意思,克勞斯招手將店員叫來,快速地點了菜。 "聽說這間店的洋蔥鮪魚三明治不錯。" 轉眼間桌上堆滿了各式料理,鹹食拼盤、下午茶點心架,甚至連情人節限定聖代都有。 看著聖代上那大大的巧克力愛心裝飾,愛麗婕有種心死了的感覺。 --救命啊... 她對著遠方的友人求救中,很可惜她們的友情似乎還未能達到心電感應的境界。 "愛麗婕君,怎麼了嗎?一臉便祕的神情,身體不好好住重保養可不行啊?" 克勞斯叉著沾著奶油的司康餅,疑惑地問。 聽到這沒神經的發言,愛麗婕反道鬆了口氣,她說:"ㄟ嘿嘿,只是想說卡琳她們應該 也會很喜歡這些點心吧。" 克勞斯跟著點頭應和,"是啊,那傢伙應該也會喜歡這些三明治。" 克勞斯桑果然很在意那甩了他的對象啊,明明對方只是剛好有事沒空,但在愛麗婕的腦中 克勞斯完全成了個被人甩的傷心人,個性機車又憤憤不平的那種。 莫名的同情油然而生,愛麗婕握住對方的手說:"克勞斯桑,不要在意,一定會有懂你 (還有能夠容忍你)的人出現的。" "愛麗婕君?雖然早就知道妳腦袋空空,但我今天真的有點擔心妳的智商呢。" 愛麗婕在心底流著血淚想,應該不會有這種人存在了吧。 然後隔天,大事發生了。 一大早上課時,一群女孩子包圍著愛麗婕的桌子,以著險惡的眼神望著她。 呃,那些人好像是克勞斯桑後援會的成員,抖M子嗎? 有種大事不妙的感覺在愛麗婕的心底油然而生。 一見到愛麗婕與她愉快的夥伴們走進教室,帶頭人馬上逼問說:"有人說看到妳昨天跟 克勞斯大人在咖啡廳裡約會,你們該不會在交往吧?" "不!!!我們只是剛好遇到!!!"愛麗婕幾乎是尖叫般地否認,這激烈的反應嚇到她身旁 的好友們。 "可是我們剛去問了克勞斯大人,他說你們正在交往耶" "咦!!!!!!!!!!!!!!!!!!!!!!!!!!!!!!!!!!!!!!!!!!!!!!" 於是她慘叫著跑了出去。 碰的好大一聲,魔法兵團隊長室的門被粗魯地推開。 "克勞斯桑!!!!!!!!!!!!!!!!!請跟他們解釋清楚!!!"彷若被判死刑的犯人一般,愛麗婕 聲淚俱下拍著桌書。 正審查著文件的那人,低著頭,連看都不看對方一點,他淡然地說:"哦~那個啊~" "這不是叫"那個啊"的小事啊!" 那人依然沒抬頭,他翻過一頁文件,並操筆寫上注意事項。 他的字體還真公整,愛麗婕不爭氣地想著,不對!現在不是在意這種事的時候。 "因為他們問我是不是跟妳在交往。" "然後我想,何不呢?能經過我的摧殘後還能繼續與我來往的人不多,那麼何不試試" --所以你對於摧殘他人這事還是有自覺的就對惹... 愛麗婕謹慎地開口問:"所、所以克勞斯大人您對我是..." "一點興趣也沒有,只能說完全不在我的守備範圍內。" 意料中的回答,愛麗婕繼續問:"那我可以要求分手嗎?" 聞言克勞斯停下筆,他抬起頭,用著帶殺意的笑容說:"當然不可以。" "咦!!!" 他低下頭,又繼續翻找文件說著:"魔法兵團那邊下了個賭局,賭說我這次絕對又撐不過 一星期,所以我想說,這次怎樣也得撐一個月給他們看看。" "咦!!!?" "作我的女友可不能一直這樣像個鸚鵡一樣叫個不停啊,妳那表情也毫無氣質可言, 太低級了,唉..." --又不是我想當!!! "你可以找你的後援會們啊!!"愛麗婕試圖掙扎 "他們太難搞了,成天只會妄想,甚至還認為我與那傢伙有什麼特殊性關係。" 那傢伙是誰啦,愛麗婕不敢問,但其實她心裡也有底。 "我可以每天指導妳的功課,我想這對腦袋不好又有理解障礙的妳,是個不錯的條件。" "而且按妳的條件,說不定這是此生唯一一次交男友的機會" 愛麗婕又再次心死,最可惡的就是她竟然找不到話可以反駁對方。 "可是我對你一點都不..." 克勞斯抬起頭,愉快地笑著說:"嗯,是啊,最棒的是,妳完全不喜歡我,這不是很好嗎?" --是這樣嗎? 愛麗婕覺得自己的邏輯還是常識被人踩在腳底甚至是用剪刀碎成無數的碎片了。 "那麼,此後,啊不,這個月就請多多指教了,女。朋。友~" "不、不~~~~~~~~~我還是不能接受!" --- 自我吐槽 克勞斯你不要某人出任務不在就搞事好嗎...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1.39.75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hainChron/M.1541871722.A.C43.html ※ 編輯: SALLUNE (36.231.39.75), 11/11/2018 01:42:42
helba: 怎麼可能,阿醬超可愛的好嗎 11/11 02:36
insominia: 我沒辦法想像有後援會的克勞斯桑w 11/12 01:19
SALLUNE: 可是如果有我會報名耶(?) 11/12 01:54
a100213: 可以,這克勞德夠毒舌(笑 11/14 10:35
a100213: 打錯,是克勞斯啊啊 11/14 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