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CrossStrait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https://global.udn.com/global_vision/story/8662/4301088 https://uc.udn.com.tw/photo/2020/01/21/99/7367009.jpg
1月20日下午2點。遇襲的眼科主任陶勇,當時正在醫院7樓進行例行門診,不料一名男子 卻突然闖入診間,持刀砍殺看診中的陶勇醫生。圖左為醫師陶勇,圖右為殺醫事件的現場 。圖/WeChat 【2020.01.21 中國】 「醫生殺病毒,病毒殺病人,病人殺醫生?」正當全世界高度關注「武漢肺炎」疫情蔓延 的同時,中國醫護工作者的「生命安全」,極其諷刺地因一起嚴重的醫療衝突而引爆輿論 沸騰。1月20日下午,中國重點醫療單位——北京朝陽醫院——發生了受治患者砍殺醫生 的重大事件,37歲就當上首都醫學大學教授、被譽為「天才名醫」的眼科主任醫生陶勇, 在門診看診中突遭一名衝入診間的男子,持刀殺成重傷。由於1個月前,同在朝陽區的北 京民航總醫院,才發生患者持刀襲醫、當場斬死急診室醫生楊文,短時間內再度爆發的醫 事血案,因此讓中國的民間輿論極為激憤——誰知在悲劇氣氛還沒消散,出事的朝陽醫院 卻傳出在第一時間下達「封口令」,甚至聯手警察設局誘捕數十名關切記者,試圖壓制新 聞熱度、避免影響「醫院評比」。 北京朝陽醫院的「殺醫事件」,發生在1月20日下午2點。遇襲的眼科主任陶勇,當時正在 醫院7樓進行例行門診,不料一名男子卻突然闖入診間,持刀砍殺看診中的陶勇醫生。根 據目擊者的說法,當時陶勇曾試圖逃跑,過程中亦有多名醫師同事、護理師、以及其他候 診的病患家屬試圖出手制止,但兇手卻一路殺紅眼、從7樓追殺陶勇到6樓後,才被趕到的 院內保全聯手制伏。但此時陶勇的後腦、肩頸——以及醫者用以懸壺濟世的左手手臂—— 卻都被砍成重傷。 《新京報》報導,陶勇遇襲後隨進被送入急救,雖然情況一度危殆,但在手術後救回一命 「暫無生命危險」;惟因後腦顱骨與左手肌腱嚴重受傷,因此直至20日深夜才即刻進行二 次手術,但陶醫生的術後狀況?是否能保住左手功能?日後行醫生涯能否繼續?朝陽醫院 並無進一步說明。 由於案發過程過於驚悚,北京朝陽醫院又是中國政府評比最高等級、素有醫界威望的「三 甲醫院」(三級甲等醫院,是中國三級六等醫院管理制度中,等級位階的最高等),因此 血跡斑斑的目擊照片與事件經過,也迅速瘋傳網路,成為震撼全中國的又一起「醫鬧」爭 議。 「醫鬧」一詞是中國的專有名詞,意指因為醫療糾紛、採取過激抗議行為的人。之所以出 現醫鬧現象,主要是因為在中國遭遇到醫療糾紛時,無論是透過院方的申訴管道、或其他 合法途徑,通常耗時耗力、常常不了了之,因此就出現了各種「維權手段」,諸如毆打醫 務人員、在醫院故意設靈堂灑冥紙、言語暴力、恐嚇等。 醫鬧者之中有患者家屬,也有家屬雇傭來的不明人士團體;儘管醫鬧事件涉及一些難解的 醫療糾紛,但其實也不少案例是透過醫鬧行為從中牟利、甚至設局陷害的無理取鬧狀況。 從2018年開始,中國官方也將醫鬧事件列為重點整治的歪風。 第一時間跟進報導的中國媒體《財新網》表示:在醫院裡逞兇襲醫的歹徒,是36歲的「崔 姓男子」,但切確身份與背景不詳。報導稱崔男早前曾在朝陽醫院的眼科,接受另一名醫 生的手術治療,但術後復原狀況不僅不理想,還出現嚴重併發症狀、一度有失明風險。所 幸之後主任醫師陶勇出手接案,崔男的視力狀況才有好轉。 但對於手術併發症與眼部受損的結果,心生不滿崔男卻認為是「醫療疏失」而極為怨恨, 因此才會在1月20日持械進入醫院,並在尋找原本的執刀醫師未果後,轉對看診中的陶勇 醫生「施行報復」。 事實上,年僅39歲的陶勇醫生,是中國眼科醫學界的「天才名醫」之一。根據朝陽醫院的 官網顯示,陶勇畢業於北京大學醫學部,曾赴德國海德堡大學附設醫院眼科研究,也是中 國「眼科四把刀」的權威教授黎曉新的得意門生。陶勇身為「超級學霸」,不僅貢獻了57 篇SCI論文(醫院官網載;個人社群帳號則於2019年10月更新為98篇),在36歲那年就成 為了北京首都醫學大學的教授,擔任朝陽醫院眼科的主任醫師行醫至今。 https://uc.udn.com.tw/photo/2020/01/21/99/7367012.jpg
圖/北京朝陽醫院 「陶勇醫生特別年輕,但視病如子,除了醫術精湛之外,看診總是特別親切、仔細。」中 國的共產黨黨媒之一《海報新聞》,20日案發後也緊急趕赴朝陽醫院訪問,而重傷急救中 的陶勇,不僅獲得現場醫護、候診患者的一致推崇;在社群網路上,也出現了曾被陶勇醫 生看診過的大批患者現身說法,甚至出示對話紀錄,稱陶勇醫師自行吸收了貧苦病患的手 術費用,「『仁醫』一詞不足以形容這位溫暖的優秀醫生,怎知道竟會發生這種『醫鬧』 的憾事。」 陶勇遇襲事件之所以引發中國社會的高度關切,一方面是醫生本人的經歷與醫術格外傑出 ;二方面也是中國醫療糾紛的「暴力化趨勢」——因為不到一個月前,同在北京朝陽區的 「北京民航總醫院」才剛發生過殺醫慘案。短時間內的暴力重演,已明白顯示中國的醫病 關係,已惡化到了崩潰臨界點。 北京民航總醫院的殺醫事件,發生在2019年12月24日,受害的是內科副主任醫生——楊文 。在事發20天前,楊文才處裡了一名95歲的魏姓重病老婦人。但醫治過程中,魏姓婦人的 兒子孫文斌,確認為主治醫師楊文「有醫療疏失」,並連續20多天大鬧醫院、要求院方賠 償並「無償負責救回重病老母」。 然而雙方糾紛並未獲得共識,心生不滿的孫文斌遂持械於12月24日清晨闖入民航總醫院的 急診室,以接近斬首的兇殘狀態,當場殺死了輪值急診的楊文醫生。 楊文醫生的慘死,曾讓中國社會高度激憤,中國全國人大常委亦於4天後通過了《基本醫 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要從2020年6月1日起生效、追究「醫鬧者」的刑事責任。但儘管 相關調查與北京民航總醫院的處理後續,還陸續爆發了「孫嫌家屬恐嚇楊文醫生遺族」、 以及重病中的魏老婦人確實被安排到了「孫嫌殺人前的要求照護」...等等爭議,但相關 後續卻是不了了之,隨著時間迅速沉寂。 「我們治病救人,怎還得承擔這種莫名的生命危險!」在陶勇教授重傷後,多名朝陽醫院 的院內同事,情緒激動地對身為黨媒的《海報新聞》表示:院方領導第一時間不是關切目 擊醫護的身心狀況,而是嚴厲地下達「封口令」,要求醫護人員一律不能對媒體發言、或 透露任何院內消息。 但更離譜的狀況隨即發生,1月20日晚間,包括《財新》、甚至是《央視》、《人民日報 》等多名中國媒體記者的微信發言牆上,都出現了「朝陽醫院設局扣抓記者」的憤怒抱怨 。內容聲稱首都醫學大學的保衛處(負責保全、院內交通、民兵組織、配合公安與政府相 關部門聯繫的權責單位)向追蹤陶勇案的記者群發出了「統一採訪通知」,但眾人趕赴院 內會議室後卻被部下埋伏的警察「無端抓住」,過程中毫無理由,直到20日深夜才陸續登 記放人。 「今天20多個同行有同樣的遭遇,全國知名的三甲醫院這麼牛,怎麼沒把兇手擋住呢!」 一名涉事的媒體從業者在社群網站上如此抱怨,而相關截圖亦短暫地在微博上遭致瘋傳, 唯相關轉發在21日天亮後遭集體下架。 部分支持者認為,朝陽醫院涉嫌設局找警察扣押記者的做法「並無不當」,「因為案發之 後,一堆閒雜人等都闖進了醫院看熱鬧,誰知道你是不是記者?還是要來蹭『血饅頭』鬧 事的?現場被扣的記者不都隨即被放走了嗎?有逮捕嗎?《財新》的實習記者就是拿不出 記者還死活不說自己是哪家單位的,這種人被扣下簡直活該!」 但其餘意見則懷疑,朝陽醫院先是下達封口令、再來又藉故施壓威嚇記者,其目的只是為 了「壓制負面新聞」,以防「三甲醫院」的最高官方評比沾上血漬,進而讓醫院預算、與 領導掌握的政策資源遭到中央究責、懲罰與清算,甚至避免「保護醫護不力」的新聞標籤 「影響了醫院的運營成績」。 事實上,中國醫院對於三級六等的評比狂熱,肇因於改革開放之後,中國醫療資源的高度 不均與集中化。等級越高的大型醫院越有機會取得預算與投資;但評比較低的中小醫院, 則只能分得殘羹剩菜,並負責承擔極端沉重的基層醫療需求。 這一方面逼使醫院的經營走入獲利導向,主事的領導不斷壓榨基層醫護與病患,一方面也 使醫事成本不斷膨脹、醫療品質卻每況愈下——往來之間,醫生、醫院與患者之間,也就 共同陷入了「貧富差距日益拉大」的惡性輪迴,醫病的對立、甚至以「醫鬧暴力」作為極 端維權手段的扭曲生態,自此也就更無方法可解。 在陶勇醫生遇襲後,中國的社群網路上也陸續出現了「#同事接替陶勇醫生看病」(影片 中,一名醫生安撫受驚的門診病患,強作鎮定地繼續為眾多病患問診治病),「#陶勇醫 生曾幫患者減免費用」、「#先安檢後看病你支持嗎」(醫院與機場、車站一樣,要先過 警方安檢的反醫鬧政策)。但之中,一則以「#培養一个醫生有多難」的關鍵字,卻最是 廣受轉發。 「如何培養一個陶勇教授?」 「...首先你要考入北大醫學部,輾壓99%的高中同學。然後你要用優異的本科成績,超過 80%的本科同學,爭取一個行業大宗師當你導師。」 「...在博士大部隊還在頭疼如何少延畢的前提下,你在頂尖實驗室的高壓環境下比一班 博士提前兩年畢業,還要發出一班博士生兩倍以上的核心期刊。」 「...然後你要搶國際一流醫院的交流機會,輾壓同期畢業的全世界博士生和已經混跡行 業多年的博士後,大概率要學一門新語言,還要科研級的那種。 「...在交流一年裡要抓緊機會發出兩倍於博士期間的核心期刊,才可能有機會獲得國內 一流醫院的醫師資格和醫學院的副教授,和你競爭的人裡不僅有國際大拿,還有許多已經 混跡行業多年拿十幾年資歷和你拚的其他醫院的在職醫生。 「...然後你要在7126(編按:類似「996」工作制;應是指早上7點上班,午夜12點下班 ,一週工作六天)治病帶學生的同時發出前半生兩倍以上的核心論文,要在全院和你同等 級的牛人副教授裡搶在40歲之前在一流醫學院拿到正教授的職位。此時你的科研含金量在 二檔院校裡夠四十幾個博士或者十幾個副教授。」 「...這還不算你拯救過的病人。」 「...但怎麼讓以上通通付諸東流呢?差不多就是一個醫鬧吧。」 陶勇醫生遇襲之後,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也在20日晚間發出「強烈譴責、堅決打擊」的 官方聲明。但自此之後,相關案情的更新就暫時停止。諷刺的是,同一時間,另一名醫界 名醫83歲的「抗SARS老兵」鍾南山,卻應中央政府的安排披掛上陣,於《中央電視台》的 全國轉播鍾,向全中國說明「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狀況。往來之間,亦讓中國社群 網路陷入了「醫者難為」的不勝唏噓。 「勸人學醫,天打雷劈!」一名朝陽醫院的目擊醫護,傷心地講著醫界新生代的自嘲流行 語。根據院內醫生私下表示,陶勇醫生是否能保住手臂還無法得知,「但我們會想盡辦法 保住他的手,讓他有機會繼續手術、繼續行醫。」 https://uc.udn.com.tw/photo/2020/01/21/99/7367112.jpg
圖/北京朝陽醫院 -- 常羨人間琢玉郎,天教分付點酥娘。 盡道清歌傳皓齒、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 試問嶺南應不好,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北宋】蘇軾《定風波・南海歸贈王定國侍人寓娘》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5.132.6.10 (馬來西亞)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CrossStrait/M.1579610343.A.9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