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FAFNER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自家感想的部分就是寫不完(崩潰)先貼卡個五月(艸 本文發表於PTT與巴哈姆特的蒼穹FAFNER專板,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與引用(含部分) 本來只是想趁還記得清楚時盡量寫詳細一點方便自己以後回味 不過途中突然開始有點不安…但寫都寫下去了…(一萬字突破時點ry 雖然正常來說應該不會有,覺得看了捏他就等同於看過了的人 但想想還是不要流傳得太廣比較好… 台詞、畫面跟順序等都只是憑個人印象捉個大概而已 感謝小伙伴們幫忙修訂 但仍絕對不保證沒有看錯、聽錯、記錯、翻錯etc 煩請看過解個癮就忘了吧 防雷注意頁 ……其實個人一直是: 1.不知道劇情大概會怎麼演我哪知道好不好看 2.知道劇情就不好看的話那是演出不夠力吧 之類的捏他八雷大歡迎派 不過這次衝完TB我突然覺得:如果當年沒看捏就去看HAE就好了呢 (上映了幾天後才飛過去,那時忍不住就先ry 同樣都是線索散落於各個畫面與台詞的關係,沒抓到某個點可能就五里霧中 反之第一次沒懂,第二三次再看去抓到那個線索而恍然大悟 這也是不看捏才有的初見樂趣 說那麼多我想會點進這篇的各位還是想看暴雷暴好暴滿啦 下收 第二話「樂園之子」 OP :雖然只隔了幾秒的預告又放OP但要我看幾遍都可以! 不如說現在就超想再看的嗚嗚嗚 ▼龍宮島、兀爾德之泉 總士置身於Gordius結晶群之中 https://imgur.com/PMvGnib
 總「這是哪…?」  輝「不可以過來,現在的你會毀滅這個島」  總「乙姬…?」 總士背後傳來另一個聲音  朔「快醒過來,總士」  總「也是…乙姬嗎?」  輝「MIR之子,在找尋你」 穿著大衣的一騎出現在輝夜右手邊 看見一騎的臉,總士瞪大了眼  一「…我會去接你的,一定」 https://imgur.com/o4MEA1P
畫面模糊、轉暗 ▼某座島、常夜燈 坐著睡在常夜燈座上,醒來伸懶腰打呵欠的總士 單手撩起了瀏海,思索  總「剛才好像做了個奇怪的夢…有二個乙姬…」 『這裡是龍宮島町內會,通告島上的各位  Benon的軍艦要通過海濱了,請出海的島民們多加注意  願Benon的祝福與你同在』  總「Benon的軍艦!」 總士跳了起來往海的方向左右張望  總「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到嘛」 「總士──」 「哥哥──」 總士略微驚慌地轉過頭來,看向街道的方向 那裡有著黑髮的少女跟馬利斯  總「怎麼了馬利斯?還有為什麼連乙姬也來了?」 乙?「還問我們為什麼?今天學生會要開會你都忘了嗎?」  總「…是這樣嗎?副會長」一臉乾笑  馬「是這樣沒錯呢,學生會長」 乙?「真是的,學生會長該好好地來學生會才正常吧?    哥哥總是這樣!    不管是叫你拿衣服出來還是打掃blabla都隨隨便便的    真是個沒藥救的人!」 :她中間唸了好幾項記不太起來總之是抱怨總士在家跟學校都放爛(吧  總「!!那些事跟現在沒關係吧」 乙?「當然有關係!所以才說你是個沒藥救的人!」  馬「噗哈哈,你還是乖乖的道歉吧」  總「……好~啦~我承認我是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這方面真的是對不起嘍!    但、是、呢,我並不是故意想偷懶    只是因為完全沒興趣所以才忘記了而已!」 乙?「…果然是個沒藥救的人……」 :雖然內裝(?)應該完全無關,但這妹妹兼媽麻的屬性真是吼… ▼海岸、堤防旁 畫面一轉,三人的歸途,總士開始蹦蹦跳跳轉圈圈 https://imgur.com/DZzomu4
https://imgur.com/61EXyUJ
https://imgur.com/jezbi5t
 總「所以說,議題是啥啊?」  馬「就祭典的準備啊」 乙?「要弄攤位、場地佈置、配傳單還有燈籠的準備之類的啊」  總「好~!明天開始加油嘍」 乙?「我覺得超級不安的…」 馬利斯苦笑  總「比起這個,爸爸今天要回來不是更重要嗎」 踏上路旁的海邊堤防,在上面玩平衡走 乙?「這倒也是…」皺眉,口頭上同意但表情不同意  馬「啊,所以你才在海邊等嗎?」  總「是啊,也在等Benon的軍艦就是」  馬「Benon的軍艦才不會來這麼小的港口咧」  總「搞不好可以看到啊!戰鬥機、還有Fafner之類的!」 島內廣播:通知向島大橋要升起來讓船通過,請要過橋的居民注意  總「!爸爸回來嘍,呀呼~」跳下提防、衝刺 乙?「真是的!」  馬「我們也去吧」 三人在海邊的道路跑了起來 https://imgur.com/ahNLR7n
▼港口 在漁船卸貨的嘈雜之中 牽著腳踏車,身穿便服加白衣,神似弓子的女性 與剛下船,深藍連身工作服,神似道生的男性搭話 弓?「回來啦,糧食確保了嗎?」 道?「是啊,就算有食慾旺盛的小孩也完全沒問題」  總「爸爸──」 道?「喔,說人人到,大家都來接我真是感激」 ▼夕陽下的坡道  總「媽媽也來了呢」 弓?「出診回來碰巧而已,對方還送了我一些好東西,今晚是大餐噢」 乙?「咦,在我們家看不就好了」 道?「那可不行,畢竟她是島上唯一的醫生啊」  總「爸爸,說說在外面發生的事嘛」 道?「在那之前先晚餐!」  總「那馬利斯也一起吧」  馬「咦,我就不用了啦」 弓?「非常歡迎噢」 乙?「我會幫忙做晚飯的」  總「跟我們一起聽爸談談Benon的事嘛」  馬「…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晚餐時分的餐桌、和式矮桌與榻榻米  總「爸看到Benon的軍艦了嗎?長什麼樣子?」 道?「這個嘛…是Perseus隊的軍艦,比爸爸的漁船要大上好幾倍呢」  總「Perseus隊!不就是Benon親衛隊嗎?難不成巴特藍總帥親自來了!?」  馬「那怎麼可能呢」 乙?「是啊,哥哥也興奮過頭了吧」 :又聽到巴特藍深感真矢爸也太陰魂不散…但想想應該是強納光弘 畢竟也有出現在OP裡,成為了大人物呢(棒讀  總「有看到戰鬥機還是Fafner嗎,這二種我都只在照片上看過而已」 道?「這個嘛…沒看到呢」 乙?「為什麼淨在意那些東西啊~」  總「那當然!他們可是守護我們免於Esperanto軍的毒手的啊    …說來爸爸是隸屬於Benon的對吧,會去戰鬥嗎?」」 道?「嘛,需要時我就得去吧,畢竟是義務啊    但爸爸我最愛好和平了」 弓?「是啊,和平最好了」 乙?「對啊」 馬?「我也是」 :一家子加親友對總士的同調壓力… 是說這島設定的世界觀還滿九零年代機人番的…○○軍對●●軍的  總「…可是如果敵人來了,就不得不戰鬥了啊」 弓?「放心吧,這裡一直都很和平的嘛」  總「為什麼?明明外面世界的事沒有人知道啊?」  馬「就算知道外面世界的事也不能怎樣啊」 乙?「再說外面世界的事?要怎樣去知道?」  總「怎樣……」 電視上的收音機映入視野  總「對了!可以用那個啊!」 ▼庭院中 椰子樹上裝上了天線,樹下則是桌子與無線電 https://imgur.com/L180ekg
 總「喂喂,這裡是龍宮島,有誰聽見嗎,聽到請回答」 乙?「這不是沒有任何人回應嗎?」  總「你好煩,我正在試咩」 少女對哥哥大大地吐了舌頭 https://imgur.com/Mn9wKny
▼緣廊上 被總士稱之為父親與母親的二人看著他們喝茶 https://imgur.com/g8UQdiT
道?「我明白無法阻止那孩子對外界產生好奇心,但…」 弓?「會害怕是嗎?」 道?「是啊,因為我很喜歡這些孩子們」 弓?「希望這樣的日子能一直持續下去呢」 道?「是啊…」 :雖然場景明顯是觀眾所熟知的日野家,但除了總士後面有自報過全名外 還滿難說在這座島上這到底算是誰家就是… 畫面轉暗,表示經過了一段時間 乙?「…我要先去燒洗澡水嘍」 總士「好奇怪…這樣只能再試試別的方法了」 細節開始忘光光啦… 上面這句講完馬利斯開始對總士鍥而不捨的精神感到有點心煩的感覺 開始對他述說自己的父母雙亡都是因為Esperanto軍,你應該知道的吧 和平才是最好的,像Esperanto軍那種會造成犧牲的作法最壞了 Benon軍則是給予祝福,讓敵人變成己方,這些不都在學校學過了嗎 總士則反駁說二者我都沒經歷過,哪能知道呢 馬利斯則是摟著他的肩再次說服:可是島上的和平你總有經歷過吧blabla 說著說著便接到時間晚了他該回去了 總士留他過夜,被回說不想打擾一家團圓的時光,一家子目送馬利斯離去 ▼夜晚的島、戶外 離開了總士家的馬利斯往山上走去,來到了鼓岩 遠眺著海濱外的謎樣燈火,對著虛空述說 https://imgur.com/ZlzfPuT
 馬「我幫你們準備好了期昐的家人,    這個島就是樂園,你也快來吧,來這個和平的島上,美羽」 :海上的燈火在總士馬利斯in庭院時,也有特意映在畫面上量還不少 是某種用來營造『Benon軍正守護著這個島噢』的背景道具嗎? btw看正篇時還好,事後回想馬利斯這的感性與倫理觀有點異於常人了吧 有點他真的是人類出身的嗎之類的疑惑 ▼總士的房間 晚上九點多,總士把無線電的本體搬到了房裡書桌上 繼續試著呼叫,但仍沒有回音 乙?「哥哥,浴室空出來了噢」少女敲門進來 https://imgur.com/YZGLjO9
 總「嗯我知道了」頭也不回地應道 乙?「要洗的衣服要拿出來喔!襪子跟內衣要分開放!」  總「好啦」 :所以這個家的設定是:道生=爸爸=漁師=常不在家 弓子=媽媽=島上唯一的醫生=家事忙不過來 乙姬=妹妹=長女代母職,負責大部份家事的感覺嗎… 遠見家混日野家的感覺呢…因為主要是照著美羽的記憶來弄的嗎… 少女想關上門離開,又遲疑了一下再度開門 乙?「哥哥…討厭這個島了?不喜歡這裡跟我們了嗎?」  總「…怎麼會呢,哥哥哪裡都不會去的噢」摸摸頭 https://imgur.com/g7EyQcb
乙?「嗯!」 https://imgur.com/Q5xflJ7
 總「…不好好擦乾的話會感冒的噢」用毛巾兩手胡亂搓揉少女的頭 https://imgur.com/u33dRyq
https://imgur.com/4PEZ1kE
乙?「住手啦很痛耶」 ▼清晨的島、總士的房間 https://imgur.com/fnG45zj
隔天總士一早就醒了過來,又開始嘗試用無線電通信  總「這裡是龍宮島的皆城總士,有誰聽見了嗎」 看來跟昨晚一樣毫無反應,總士嘆了口氣 對著無線電自言自語了起來  總「我的名字叫皆城總士,我住在一個和平的島上    沒有任何爭鬥,大家都幸福地過著每一天    可是完全沒有人想去了解外面世界的事情    我好想知道,在海的另一側到底有著什麼,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    有誰可以告訴我嗎」 安靜了一會兒,無線電的手持麥克風突然傳出了雜音 ??「知…實嗎……想知道…真實嗎?」  總「?!」 :總士在房間裡用無線電的三個鏡頭都滿強調時間的… 不確定有何用意,但這幕倒是在手冊裡明確地說是趁著家人都還沒醒的時候~ 果然主要是時間點吧…也有點在意前一晚馬利斯的自言自語是否也有關? ▼學校、學生會室、午休時間 https://imgur.com/DYs1zEH
眼前攤著空了的便當盒,馬利斯在唸祭典準備事項 (大家都很熟悉的那個今年的盆舞會有若干變化ry 總士除了一直看窗外超級心不在焉外,還一直鏘鏘鏘地在搖椅子 惹得馬利斯也只能停下讀文件,問道:你這到底是怎麼了 總士也僅是敷衍他說我沒事別擔心 :真沒想到有天會看到,這麼沒教養的總士www" 我還以為馬利斯會生氣結果沒有,有夠寵他的(笑 總士也只接收到對方有點在意自己異狀的感覺,反省一下啊你www 總士再度轉頭看窗外,這時卻發現校門口出現了未曾見過的身影 那是在午後的豔陽之下,身穿黑色大衣的一騎  總「有不認識的人在門口耶」  馬「什麼?真的嗎?」 馬利斯急忙擠向窗口,但校門前空空蕩蕩  馬「沒有人啊,是不是你看錯了」 ▼校園內 二人走下樓前往校門前  總「剛剛明明在這的…」摸著斑駁的鐵欄杆  馬「說起來島上根本就不會有你沒見過的人吧」  總「也是…但我又覺得好像在哪見過」 模糊浮現出夢裡一騎的身影,卻又隨即淡去  馬「…差不多該回去了吧,午休要結束嘍」  總「……嗯」 ▼島內、夕陽西下 島內廣播:今天有人目擊到了可疑人物 如果孩子們看到了不認識的人,要立刻通知身邊的大人 :大衣一騎www 公式認證的可疑人物www ▼總士房間、晚上六點準點 總士拿起無線電的手持麥克風,看了身後的房門一眼,按下通信  總「我是皆城總士,聽得見嗎?」  一「聽得見噢,總士」  總「…!請繼續說吧,現在這只有我…啊,今天你是不是有來學校嗎?」 :這段一騎的聲線溫柔的不像話 那聲總士喚得讓本人都傻了一下的感覺非常之強烈  一「是啊,因為我想看看你平日生活的樣子」  總「果然!這個島很和平對吧!」  一「……」  總「…對了,你是Benon的人?還是Esperanto?」  一「二者都不是。世上在這之外還有許許多多、各式各樣的人」  總「果然是這樣!世界上只有二種人什麼的太奇怪了!    更何況我也不懂Benon跟Esperanto有什麼分別!」 :詳細順序有點理不清,這裡才想到要問對方哪邊人有點小天真? 不過如果他打從心底就不相信島所教育的世界觀 只是在家人面前裝一下當成好奇心的藉口好像也很合理  一「…你真的想知道真實嗎?」  總「那當然」  一「…即便知道了會破壞那和平也是?」  總「如果什麼都不知道才是和平的話,那根本就不是真正的和平啊」 :總士這句真是能戳破所有反烏托邦作品世界觀的正論…  一「……」  總「如果連你也不願意告訴我的話就算了,我自己想辦法    找條船偷偷渡海出去總行了吧」  一「…知道了……我會讓你見識真實的」 一騎坐在模傲自過去真壁家門口的階梯上,落下這句話 :想想總士在這就明確表示了『想離開島』的意志,有點不可思議的感覺 過去無印時,妹妹=乙姬的存在對總士來說是絕對逃不了的枷鎖 現在這個妹妹也很重要,但對總士來說不再是自己必須守護的存在…嗎 說來也是當然,現在的總士有其他的家人,他自己也還是孩子… ▼某座島、夏日祭典、神社境內 時間很快就來到夏日祭典,燈籠與攤販暈黃的光芒照亮了夜空 少女拿著好大一團粉紅棉花糖現給總士跟馬利斯看 被總士偷咬一大口 父親與母親在一旁看著他們玩鬧 :從HAE的例子來看,學生會開完會到祭典至少有一週的間隔 不過觀影時這裡演出太順反倒完全沒察覺… 祭典的最後,島民們在海岸旁,將折疊的天燈拉開來便自動點亮 眾人望著飛上天空的點點燈火許下各自的願望 https://imgur.com/k1LEaDX
https://imgur.com/6f6ns7p
:冊子情報 原本是模仿自龍宮島與海神島上的慰靈祭,但因為他們不解箇中緣由 所以水燈改成了天燈、對著燈籠許願等,而完全變成了別的祭事 :……我說這也改得太巧了吧www 雖然仔細想想日本七夕跟台灣天燈都是魔改來的沒錯啦!  馬「希望島上能一直和平下去」 乙?「希望大家能永遠在一起」  總「希望能知曉真實…」 乙?「哥哥…?你許了什麼願?」  總「當然是一直在一起啊」摸摸頭 少女感到一抹不安,但也抓不準這是什麼感覺  總「對了,我去攤販那買些什麼好了,大家想吃什麼?」 道?「嗯…爸爸想吃蘋果糖呢」 弓?「我就不用了,肚子太飽了」  馬「我也是」 乙?「我也是…想要蘋果糖」  總「那我去買嘍」 乙?「我也一起去?」  總「不用了啦,我馬上回來」 少女的不安彷彿化作夜風,冷冷地吹亂了她的髮 ▼常夜燈前的街道 總士脫掉了穿在白外套上的祭典短掛上衣,急忙跑向常夜燈前 披著黑色長大衣的青年身影背對著總士 https://imgur.com/qG7rTOn
總士停下腳步緩了緩呼吸,問道「是真壁…一騎さん嗎?」 https://imgur.com/1aIHAaK
:這段開始一連串關於總士披在身上的衣服的意象,實在是很精湛的演出… 總之先提一下這裡總士會那麼怪的在便服上只披短掛就去祭典 應該是他已經下定決心要跟一騎在今晚離開島上的表現 青年拉了拉衣領轉過身來,微笑 https://imgur.com/O0S1qVs
 一「你長大了呢,總士」  總「你是…對了!我在夢裡見過你…」 乙?「不可以跟他走──!!!」  總「乙姬?!」 島內警報加廣播:發現侵入者、發現侵入者、大家一起合力、抓住他吧 十幾位島民開始在乙姬身後集結 :二話一直到這一大段都有點小說版的影子…w 對自身故鄉感到閉塞、呼吸困難的主人公,決意離開島=牢籠 在真實的引路人的面前,受到關係親密的女孩子的尖銳反對,引來眾人圍觀etc  總「等等!這個人不是Esperanto」 乙?「沒錯!他是更危險的存在,三位Element的其中之一」  總「什麼?!」 :這裡隱約有點又驚又喜的感覺…總士是否有盲目崇拜大人物的傾向www 乙?「我們過著和平的生活噢,也擁有了感情    一開始雖然是被Malespero所命令的    但現在已經像真的家人一樣了    既然您是那一位,應該可以理解的對吧」 :這裡芙洛洛的小動作實在是吼…非常流暢地演出了獻媚的感覺… 反之一騎在她開口說話時幾乎都是閉著眼,完全純粹的拒絕  總「…乙姬?你這是在說什麼?」  一「你們不是人類,而且並沒有告訴他這件事    總士,你是被綁架來的」  總「咦」 :雖然一騎這樣糾彈她,但這座島說來真的跟無印的龍宮島沒什麼兩樣… 最大的差別大概就龍宮島的孩子不是拐來的&不說真相是為了體驗和平的生活… 乙?「…不要聽那個人的話──!!!」咬牙、叫喊 伴隨著少女的尖叫,她身後的島民全變成了食人妖型Festum 向一騎與總士撲來  總「!!」 總士下意識地用手臂護住自己的頭,數秒後卻什麼事也沒發生 睜眼一看,一騎築起的透明屏障將金色的異形全數擋在一臂之外  一「…回去你們該待的地方吧!」 一騎伸出手在空中用力一握,金色異形們一瞬化成綠色結晶,粉碎 乙?「…!…哥哥,跟我回家吧,好嗎?」  總「呃…」不由自主退了一步,左肩被一騎一把攫住 自常夜燈另一側的海中浮現了灰色的巨人  總「是Fafner?!」 一騎在腳邊展開了力場,二人沉了下去 乙?「!!…等等…哥哥……呀啊!」急忙想跑去總士身旁卻跌了一跤  總「…啊」 乙?「…哥…哥…」 被一騎帶走的總士跌坐在看似水中又沒有水的地方 整個人被一騎丟下的大衣蓋住 總士「……噗哈!這裡是哪?」扭動了幾下才掙脫出來 :雖然前面也很多但這裡真的想喊總士一舉一動都弄得那麼可愛也太犯規!  一「Fafner的駕駛艙裡」 以協用作用服的姿態與機體一體化的一騎淡淡回應  總「!」 :一騎你的骨傳導耳麥跟背後的連結支架從哪裡變出來的… 是說能變出來的話你幹嘛穿協同作用服加大衣啊… 一騎:能少變一點是一點嘍 btw因為一騎的二號機在一話被奪了所以在這話裡開的是十號機 灰色巨人自水中撈起長槍,激起了大片浪花 長槍的光束擊中了天頂,平靜的星空也隨之退去 取而代之的是陰霾滿佈,同時掛著新月與紅月,莫名令人毛骨悚然的夜空 乙?「偽裝鏡面被…」  總「有二個月亮…!?」 爬上常夜燈座的少女憤恨地瞪視眼前破壞一切的元兇 乙?「不可原諒…!」 額頭上長出了紅色晶角,腳下展開了力場 :一話時還好,這段芙洛洛的鬼嫁感整個滿出來www" 沒辦法二話裡她的兄想妹表現跟兄嫁路線感覺太強烈… 是說也讓我想起無印原案裡乙姬還是一騎妹妹時 有提到他對不相識的妹妹有些許的戀愛情愫… 十號機面前的海上也展開了力場,Walker自海中浮出 ▼燈塔、海底 https://imgur.com/2wczT6R
島的一端,立於懸崖上的燈塔,連同地面一起斷裂崩解落入海中 十三號機在海底帶著數體Euros型在破壞柱狀物 https://imgur.com/9AWQZMF
▼海岸旁 還待在放天燈之處的三人感受到天搖地動也激動了起來 道?「該死!他們不只要帶走總士,還想毀了整座島」 弓?「連我的眼睛都被暪過了,MIR的船在從中妨礙嗎」 右眼轉金 弓?「我去阻止敵人的群體!」 二架機體自海中的力場浮出 道?「我們也跟上吧」語畢便變身搭上一號機  馬「…總士你說得對,敵人來了的話就只能戰鬥了」 :賽蕾諾雅將Festum的群體帶來防衛島的地基 馬利斯開之前一話時搶到的二號機、雷噶多開一號機去追一騎 開機體的二個人都變身成全身黑加金線套頭緊身衣形態 :…是說我之前疑惑過為何一號機應該是馬利斯的SDP的話,為何他不開 想想可能是因為他不太會戰鬥XDDD 在這沒啥亮眼表現 雖然二話打的是完全沒準備的防衛戰本來就挺吃虧的 ▼北極冰原上 一騎帶著總士脫離了島,一號機發現它正要追上去時被四號機阻檔 這裡會顯示出十號機的新代號:Achilles :一騎跑去開十號機該說意外還是不意外呢… 因為有跟暉的連結性是可以理解啦,不過突然就換到中距離支援機滿???的 而且還是在九號機炸掉之後…排去了個跟過去總士搭過的機體好有距離的編號呢… 雖然就在十一號旁邊啦(扭 甲洋跟一號機在冰層上展開毒劍對決 https://imgur.com/KRo7vEf
https://imgur.com/uIwVdlk
▼海面下 女性帶了一群人面獅身型要趕回來支援,但也被十三號機帶領的Euros型擋下 弓?「群體數量不足…島會沉了的…!」 二號機也趕來阻止十三號機的破壞行動  馬「休想把島擊沉!」 ▼冰原上 十號機在白色大地上高速滑行,腳下的冰層卻因為某種攻擊而突然迸裂開來 機體維持不住平衡摔了出去 walker想趁機攻擊卻被閃開,一騎跳起來狠狠砍斷它的左手腕 walker怒吼用右手抓起十號機,駕駛艙內的一騎全身都冒出了小小的綠色結晶 總士看得目瞪口呆 :這裡披著一騎大衣縮在一角抱膝坐的總士也很可愛…至於艙內無重力什麼的ry 不過理論上他應該不會冷吧所以大衣是披心安用的嗎(思 雖然從無印開始,駕駛艙內的畫面應該就整個是純參考用的就是…  一「……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walker的右手到右肩長滿了結晶,粉碎 它怒吼著,胸口長出了眼睛,從那發出了細小的紫色電流,接著是一股巨大的能量砲 十號機也舉起長槍迎擊,二道巨大的能量互相撞擊,最後是一騎佔了上風 光束炮貫穿了Walker的胸口,它全身結晶化,倒下,粉碎 :這段差不多就HAE初戰再演,混入了EXO對Walker跟Aviator的橋段 ▼空母Bollearios 解決了追兵,十號機一旁空無一物的地方突然出現了空母 :跟前面巨靈型出現的方式有點像 十號機降落在空母的左甲板上,機體前的地面出現了力場 一騎壓制著總士,浮了上來 https://imgur.com/4SVVpto
總士原本在掙扎,看到外面的景色嚇了一跳,一騎放開了他 :本篇中是陰天的戶外所以地面沒反光就是  總「這就是島的外面…什麼都沒有…」  一「這裡是北極,是眾多Festum誕生的地方」  總「Festum…?」 遠方傳來斷斷續續的爆炸聲與微弱閃光 穿著浴衣的少女咻地突然出現,跪倒在他們背後 乙?「……嗚…嗚…」她掩面哭泣  總「……」 乙?「我們…明明…那麼和平地…生活著…」  一「那是奪去了許多人重要的事物,只有你們享受的和平…!」 乙?「哥…哥……」少女好不容易站了起來  總「乙姬…」 乙?「…一起…回家……嗚喀」 少女拚命展露出笑容,卻又隨即像被定住般,身上生出綠色結晶  總「?!……快住手!!!」 被眼前景象震懾,總士愣了下才看向身邊唯一做得到這件事的人 一騎的雙眼閃著金光,伸出手正在對少女做出某種干涉  總「住手啊──!!!」總士拉住一騎的手臂想往下扯但卻無法撼動對方一絲一毫 綠色結晶逐漸變大變多,覆蓋了她全身 https://imgur.com/PoaJJeQ
乙?「…哥哥」粉碎,散落一地 https://imgur.com/VpfhS1c
總士哭叫著放開了一騎的手,衝上前去,雙手掬起一把結晶 但它也正一點一點地化成光點消失於空氣中 總士跪在地上,淚流不止 一騎走到他身後,察覺到氣息的總士站起來一把抓住對方領口  總「還給我──!把乙姬還給我──!!」 被一騎一抓手一掃腿,狠狠地跌坐在地  一「……這就是你想知道的真實,總士」  總「!!──殺了你!!我要殺了你──!!!」 https://imgur.com/BeQa77o
ED 不算慢歌但也不快,中板的感覺 曲風應該算是Prologue跟horizon混一起再各半的感覺 編曲哀傷且華美,像靜靜燃燒的藍色火焰般 遠景 二代總士全身擺出像是被釘上十字架的姿勢,在水中緩緩下沉 拉近至半身 可看見照入水面的波光在他的髮上搖動 切換角度 俯瞰,二代總士往下沉之處,水底映著初代19總士的面容 換場景 二代總士胡坐在空母的甲板上若有所思 背後某個高處,一騎、操、甲洋各自帶著複雜的表情遠眺著二代總士 某處甲板上落下了雨滴 換場景 也許是水中?二代總士跟初代總士,有段距離地背對背 換場景 回到現實的空母,天空中飄著雨,二代總士站了起來,側著臉像是下定決心 切回背後的三人,氣氛看來比方外和緩 甲板上,二代總士與初代總士的幻影肩並著肩, 後者的幻影漸漸隨風逝去,化成點點藍光飄向天際── -- 為了實現什麼而作著夢卻又因無法實現而垂頭喪氣║║║║║║║║angela - PROOF 在耳中深處迴響著無法成形之音║║║║║║║║║║║║║║║║║║║║║║║║ 比起環抱雙膝更急切於誕生的現實╬╬╬╬╬╬╬╬╬╬╬╬╬╬╬╬╬╬╬╬╬╬╬ 花的生命也只是過於短暫虛幻的光芒║║║║║║║在牢籠中徬徨著不知該走向何方 ║║║║║║║║║║║║║║║║║║纏繞在胸口上的無形之鎖那是經驗累積的重量 http://www.plurk.com/shiashu║║║║║║║║║║║║║║║║讓人呼吸困難的喜悅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38.88.114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FAFNER/M.1559279166.A.124.html
akanokuruma: 總士醞釀一集就想出島哦… 05/31 20:48
Annatiger: 雙子核是哪邊的核啊? 06/02 02:52
Shiashu: 龍宮島 06/02 06:19
※ 編輯: Shiashu (125.230.46.136 臺灣), 09/21/2019 09:15: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