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FAFNER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自家感想的部分就是寫不完(崩潰)先貼卡個五月(艸 本文發表於PTT與巴哈姆特的蒼穹FAFNER專板,謝絕任何形式的轉載與引用(含部分) 本來只是想趁還記得清楚時盡量寫詳細一點方便自己以後回味 不過途中突然開始有點不安…但寫都寫下去了…(一萬字突破時點ry 雖然正常來說應該不會有,覺得看了捏他就等同於看過了的人 但想想還是不要流傳得太廣比較好… 台詞、畫面跟順序等都只是憑個人印象捉個大概而已 感謝小伙伴們幫忙修訂 但仍絕對不保證沒有看錯、聽錯、記錯、翻錯etc 煩請看過解個癮就忘了吧 防雷注意頁 ……其實個人一直是: 1.不知道劇情大概會怎麼演我哪知道好不好看 2.知道劇情就不好看的話那是演出不夠力吧 之類的捏他八雷大歡迎派 不過這次衝完TB我突然覺得:如果當年沒看捏就去看HAE就好了呢 (上映了幾天後才飛過去,那時忍不住就先ry 同樣都是線索散落於各個畫面與台詞的關係,沒抓到某個點可能就五里霧中 反之第一次沒懂,第二三次再看去抓到那個線索而恍然大悟 這也是不看捏才有的初見樂趣 說那麼多我想會點進這篇的各位還是想看暴雷暴好暴滿啦 下收 第三話「命運之器」  一「你認為是家人的人也好、你的島也是,全都是虛假的!    這就是你想知道的真實!」  總「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東西!!!我明白了!你是Esperanto軍吧!    只是為了要破壞而利用了我吧!」     遠處發出巨大的聲響  總「…那是什麼聲音」  一「那個虛假的島準備沈沒的聲音」  總「!!為什麼還不殺了我!還想利用我什麼嗎!!!」  一「我要讓你回去你該待的地方」 一騎擺頭看向右方 :這動作跟EXO織姬第一次感應到Walker的動作一模一樣 Sein飛了過來,停在空母另一側的甲板上 美羽透過螢幕看見總士非常開心  羽「終於找到了…!總士…!」 OP ▼右艦 通信員回報Sein剛以單騎抵達空母,探鳥也要到達了,將回傳目前畫面 照出總士時大家都很驚訝:他長得那麼大了  劍「這真是…他的成長情形遠超出預期呢」  伊「可是居然是北極啊,難怪美羽跟海神島的核心那麼努力找也難以發現」  史「讓Fafner部隊出擊,去護衛Bollearios」  彗「收到!Fafner部隊聽令,改變作戰地點,準備發動SDP」 :坐齊格飛的彗超帥的,帥到讓人一臉血的地步,硬要形容一下的話… 19總士是幹練秘書風,彗就是企業總裁風(什麼鬼  零「了解!」 在海面下的七號機跟五號機往十一號機靠攏,瞬間便出現在空母上 三機擺出戰鬥姿勢,但隨即發現眼前的是一騎跟總士,放鬆機體動作 ▼空母甲板上  零「…那是…總士嗎?」  香「哇長好大了呢」  真「還不曉得是不是本人呢,得好好注意」 https://imgur.com/zY3erzM
:這裡真央的特寫可看出她右眼瞳孔淡了一階,而且少一個反光點  總「又來了Fafner…什麼時候出現的…」  一「是來帶你去應待的地方的」  總「!」左顧右盼,開始往甲板的邊緣跑去  羽「!總士…?」 總士衝到了甲板邊緣,才發現底下是滿佈冰塊的海水 他遲疑了一下還是打算往下跳,不過被一騎阻止,一手攬住上身拖離邊緣  總「放開!別碰我!」  一「離開這艘船你就會因寒冷凍死的!」  總「放開我,你這殺人的!」 總士拚命扭動掙扎,一騎也有點招架不住 右手覆上他的太陽穴,發出金光  總「!!」  一「別擔心,你就睡一下吧」 :這裡一騎的台詞作法跟一話馬利斯安撫小總時應該一模一樣… 因一騎能力陷入沉睡的總士慢慢軟倒,一騎扶著他蹲了下來 看著沉睡的總士,一騎首次露出了動搖的眼神,轉頭仰望Sein  一「總士就拜託了」語畢,全身開始散發淡淡的金色光輝 ▼海面下 十三號機依舊領著Euros型,朝應該是島的地基建物猛轟 二號機放出了一個紅圈狀的力場,像丟盾牌般拿去擋,但成效不彰 https://imgur.com/SwpH7w0
https://imgur.com/y2ZFJUg
https://imgur.com/a4Dpk13
 馬「可惡!二號機的SDP無法完全消除能量」 :因為是一騎的SDP能力,主要是用來消除存在(物質)嗎?) 賽蕾諾雅的幻影出現在二號機駕駛艙  賽「Floro的聲音消失了」  馬「什麼!?」  賽「回Malespero重整群體吧,我們總有一天要奪回那孩子」  馬「說得也是…就像他們毀了這一樣    我們到時也要毀了那座島,早該這麼做的」  賽「現在就先撤吧」 ▼冰原上 二架一模一樣的機體拿著闇紫色的大劍互相揮舞  雷「這次換這邊被拖時間了啊…」  賽「為什麼不撤退」  雷「我的感情令我無法停下,我饒不了那傢伙」  賽「我也是!但現在只能忍耐!」  賽「說得對是,下次一定破壞它!」他部分解除變身,露出決意的臉 ▼空母甲板上 十三號機從冰層下衝出,帶著數體Euros型飛到了空母的圓頂上停下 美羽抱著睡著的總士,身旁有美三香、零央、真矢 https://imgur.com/QQgtJev
https://imgur.com/XkQqGbg
站在眾人面前的一騎漸漸在金光中消失 四號機也隨後回來了  甲「一騎又進入沉睡了嗎?」  操「是啊。一騎太拼了,把全部的痛楚都往自己身上背了    剛剛就連那孩子的痛苦也背負了,明明沒必要的!」  甲「我們奪走了那孩子的一切,這是應該的」  操「明明只是把假的弄壞而已!」  甲「就算是虛假的和平,對待在裡面的人來說,也會認定一切都是真的    因為過去的我也是這樣」  操「哼嗯……唉唉,一直都吃不到美羽呢,明明約好和平了就讓我吃掉的」  甲「只要那存在還掛在空中,這世上就永不會得到和平吧」 https://imgur.com/B23tpZZ
https://imgur.com/k3pjHas
https://imgur.com/kGKQOQF
▼夢中、兀爾德之泉 總士在結晶圍繞的通道上奔跑 https://imgur.com/NArdKMs
 總「乙姬──!!!」  朔「那並不是皆城乙姬」  輝「快從虛假的夢中清醒吧,總士」 https://imgur.com/mo8Sbkj
一黑一白的雙子擋住了去路,總士回頭一看,一騎就站在那裡 https://imgur.com/BpdUhOh
 一「就讓你見識真實吧」 https://imgur.com/Nrn5vvd
 總「殺人的!少在那胡扯!」 ▼右艦、醫務室 穿著病人服的總士躺在床上,因惡夢呻吟著 美羽坐在一旁雙手握著他的左手 離床尾有一段距離的長椅上坐著史彥、劍司跟真矢站在一旁 總士突然彈坐起來,大概是還沒完全從夢裡清醒 不分青紅皂白地就抓住身旁的美羽的肩頭往前推 大喊:我要殺了你…!兩人雙雙跌倒在地  總「…咦」看清眼前的人不是一騎,愣住 被總士推倒壓在地上的美羽雖然嚇了一跳,卻還是對總士露出笑容  羽「歡迎回來,總士」 真矢走了過來,一手把總士從美羽身上拎起來,翻到旁邊的地上 扭住他的手扣在背後,再用膝蓋壓制住臀部  真「給我乖一點」  羽「真矢姊姊我沒事,不要這樣了」 總士用像青蛙被壓扁般的聲音喊著:你們是Esperanto軍對吧快放開我…等等 ▼右艦、會議室 原來是大家一起在看總士醒來時的錄影 史彥坐主位,左手邊是劍司、美羽、真矢、彗、零央、美三香 右手邊是伊安、潔勒蜜、貝拉、貴志晶、堂馬舞姊姊(大概) 美三香率先發難  香「好有活力真不錯,就是個男孩子!的感覺呢」  零「不是這樣的吧」 :零央這三話完全是交通工具兼美三香專用吐嘈役www  劍「不過…Esperanto軍…嗎」  彗「為了能簡單地灌輸敵意,而創造出了不存在的軍團吧」  伊「可是真令人驚訝,沒想到他們這幾年居然沒有同化他,而是在一起生活」  劍「總士從小就有著能跟龍宮島核心crossing的可能性,    或許是想藉由他來找出自動巡航中的島的位置吧」  真「他真的是總士本人嗎」  劍「從檢查的結果看來沒錯,美羽也證實了對吧」  羽「嗯,那孩子是總士噢」  真「可是卻對我們抱持敵意」  劍「嘛…」  羽「…只要跟他多說說話一定就可以了」  潔「也就是說,要進行再教育?」 史彥總結:我們首先必須化解那孩子的憤怒 這也是沒有保護好他的我們理應要擔起的責任 循序漸進溫和地對待他吧 ▼右艦、總士被分配到的房間 劍司、美羽跟真矢與縮在床上的總士 :從這裡開始穿的是Alvis的深藍工作服 美羽「總士,來說說話好嗎?」 總士「…我跟你們才沒什麼好說的」 真矢「勸你聽話點」 劍司「好了好了」打圓場「不然先來吃飯怎麼樣?」 總士「誰要吃你們的飯…」 咕嚕嚕~~~ ▼右艦、會議室 總士坐在主位,左手邊是史彥、美羽、劍司,真矢站在最後面的角落 右手邊是貝拉、貴志晶,只有她們二位前人類軍駕駛一起陪吃飯 伊安跟潔勒蜜則是站在座位上微笑以對  貝「啊,真不錯的吃相呢」  晶「雖然長好大了但看著就想起從前呢    總士君,還記得以前在我家的○○跟劍司家的衛一郎一起玩的事嗎?」  總「…才不記得呢」 堂馬姊姊站在電鍋旁又弄了一盤菜給總士  貝「那拿相簿出來給他看吧」  總「那種假東西誰會信…」  晶「要的話拿祭典的出來好了,大家都超可愛的」  貝「總士君盆舞跳得很棒呢~」眼神詢問  總「怎麼可能記得…」 話還沒說完,總士腦海中便浮出一幕景象 那是片非常美麗,閃閃發亮的藍色大海 https://imgur.com/y3E7arw
有個人牽著自己的手,仰望著卻看不清那人的臉 https://imgur.com/zPHtVys
:照到一騎時畫面才開始出現雜訊… 感覺暗示被消除記憶?但也很難說就是(一般來說五歲前的記憶都很模糊 或許就是忘了一騎曾給過的答案,總士才對海的另一側如此執著…呢  舞「唉呀都帶了便當呢」伸手撿起總士臉上的飯粒吃掉  總「…!」走神中被嚇到  舞「要再續碗飯嗎~」  總「續就續啊…!」 會議室中一團和氣裡,只有真矢沉著一張臉 :總士對女性的接觸看起來很不習慣呢,果然是被妹妹顧著吧ry 吃完飯的喝茶時間,原本站著的人也都就座了  史「也該跟你自我介紹了,我是這艘船的司令官真壁史彥」  總「真壁…難不成…」  史「沒錯,我是將你帶回來的真壁一騎的父親」 總士表情一變  總「…所以你們到底想怎樣,把我的島毀了,現在還要利用我什麼」  史「我們很明白你的心情」  總「你們怎麼可能懂!」  史「我懂,我也曾經守護不了家人」  總「咦」  劍「在場的所有人,大家都有過這樣的經驗」  總「……」  史「也沒能守護好你 一切的起因是一名名為馬利斯Excelsior的希望者    他將你帶走了」 一提起馬利斯,美羽的眼神便微微動搖 :看完前三話最疑惑的就是馬利斯到底是什麼人,怎能ry 結果冊子一句『他是能媲美美羽的天才希望者』就解釋完一切了… 難怪正太不信任他還是放給他很多資源、如此禮遇完全照他的希望弄島; 難怪他背叛Alvis時能暪過美羽、美羽還是對他另眼相看etc  總「馬利斯才不是你們的同伴!」  史「沒錯,他背叛了我們,身為希望者卻投入了Festum麾下」  總「…Festum是什麼?」  史「約莫五十年前,入侵地球的外星生命體,現在有著相當多樣化的形態    你之前待的島的居民也是由他們所擬人化而成的」  總「…我不相信」 史彥使了個眼色,坐對面的貝拉操作起鍵盤叫出影像 在螢幕上顯示出了各種Festum的記錄影像,在那其中也有Walker  總「…怎麼可能…」 但同時他的腦海中也浮現了數個光景,變貌的島民,被一騎檔下的金色異形 以及全身覆滿結晶的乙姬 :這裡史彥把拔對Festum跟MIR的解說因為都知道了反而沒認真聽很難還原大概看看就好  史「推測距今數萬年前,超古代MIR與地球的生命互相融合而消失了    另一個MIR則是在地層中被發現,以研究目的被分割成數份    數十年前還有一個MIR飛來地球,在與人類漫長的對抗中最後被擊碎    五年前飛來的最後一個MIR,與某個島一起沉眠了」  總「那不是沒剩了嗎」  史「被分割用來研究的MIR碎片的其中一個,利用人類的器具飛上了太空    也就是你所看到的紅色月亮,他們自稱為Malespero    將其支配的毀滅之船取名為Benon,正對人類揚起復仇的大旗」  總「Benon可是保護我們的軍團啊!」  史「你有見過Benon嗎?」  總「嗚」  總「…所以你們要拿我怎麼辦?」  史「我們要帶你回你出生的故鄉」  總「……不要…讓我回去啊…回去有爸爸媽媽在的家裡……」 總士雙手握拳抵在桌上,低著頭趴下,邊哭邊說道 ▼監視螢幕 總士在黑暗的房間中,裹著薄被縮在床上  彗「從那之後就一直躲在房裡不出來    ──假裝成這樣,但其實每天半夜就溜出房間四處探索」  香「我懂呢,歸航時超閒閒沒事做的」  零「不是這個問題」  真「他應該已找到逃脫的方法了吧」  彗「該怎麼辦呢?史彥司令的原則是盡可能不要去拘束他的行動」  真「…就算被憎恨,也絕不能再讓那孩子去到敵方」  香「啊!是美羽耶」 :真矢在這對總士的這句,大概是繼EXO以來她難得跟一騎想著完全同樣的事… ▼右艦、小艇停泊處 總士「發現船了!接下來只要找到操縱手冊的話…」 叮── 船艙較遠處,長滿了許多綠色結晶,總士不由自主地走近  總「這是……」  羽「那是我們的MIR噢」  總「!?」  羽「總士暪著我們,想逃去哪裡?」  總「才不是逃!我要成為Benon軍,打得你們落花流水!」  美「但他們什麼都不會告訴你噢?這樣好嗎?不想知道什麼才是真相了嗎?」  總「…你們所說的,也不曉得到底是真是假啊…」 https://imgur.com/vr0UEVR
 羽「你小時候,我們常常像這樣講話,還記得嗎,總士」 https://imgur.com/Vir925H
 總「?!」臉紅 https://imgur.com/jQIQNsU
 羽「這是Esperanto的能力,這樣你就能明白我說的是不是真的了對吧」 總士「…」 艙內傳來警報聲  羽「那是船要上浮的通告,一起去看吧,總士」 ▼海神島、司令室? Alvis留守組,有溝口、千鶴、佐喜姊、亞妮拉(納雷因前副官)、保叔、容子  佐「偽裝鏡面及第一道波動屏障解除,目前週邊無敵影,    準備迎回右艦與Bollearios」  亞「僅用了預定日程不到一半的時間,人員也全數到齊,看來作戰很順利」  千「大家都沒事真是太好了」  溝「終於完成三年前的雪恥了,這次只能留守真是可惜」  佐「多為同胞的平安歸來開心一點吧,而且留守也很重要啊」  亞「是啊,第一次留守我冷汗直流呢」  保「我也是」  容「真是的,連我們這些整備組的都被抓來做Alvis的操縱    快點多增加些人手啦」  溝「如果人材有那麼好培養就不用辛苦了呢」  保「整備員也是呢,雖然覺得我們差不多也該退休了…    不過現在好像還輪不到我們享福呢」 ▼海神島、世界樹旁壩體上,紀念碑前  杜「正如預言一般,皆城總士的身體雖然回來了,但心仍舊沒歸來」  侞「但他仍然是我們的路標,去迎接他吧」 ▼右艦、甲板上  總「…什麼都沒有啊」  羽「看那邊」 海神島的偽裝鏡面解除,在原本空無一物的海面上出現了好大一座島 令總士大吃一驚  羽「這裡就是你出生的故鄉噢,總士」 ▼右艦一室、監視螢幕前  香「啊啦啦,島跟船體都一目瞭然,就只是為了讓總士君看看而已嗎」  零「是美羽向司令請求的吧」  彗「冒著讓島跟右艦都暴露行蹤的風險,這樣算不算保護過度啊?」  真「明明連自己多麼被珍視也沒察覺到,太嬌縱他了」 :啊…嗯…說來無印一句話就讓島上第二把交椅冒著生命危險開戰鬥機 載她飛越大半個地球去接根本不知道接不接得到的人的…嗯…咳… ▼右艦、甲板上  羽「怎麼樣,總士?」  總「…那個島我根本就不記得」 美羽有些苦澀地陪笑 ▼右艦、司令室  劍「現在駕駛們大概很生氣吧,就這麼令島暴露在危險之中」  史「這是為了讓島重新接納他的必要一環,他是我們回歸故鄉的路標」   「確認二人已進入艦內,開始再次下潛與連接準備」 ▼海神島上 連接完成,史彥、劍司、美羽、總士一行人登島 鏡頭環視了一下全島與細部特寫,整體看來比龍宮島工業化了許多 :大概就昭和轉平成早期的差異(吧  史「第三Alvis海神島,是艘海中要塞潛水艦,島就建在船艦的上方」  總「整個島都在船上?!」視線轉至世界樹  總「…MIR…」  劍「你就是在那出生的,要不要去看看?」  羽「侞比!」  侞「歡迎回來,美羽。回來得好,總士。」  總「我可不認得你」  侞「你知道的。因為我跟你,是在這裡同時同地出生的」  總「又在胡說八道…」 從外表上來看,二人大約相差了十歲,這也是很正常的反應  杜「侞比大人的話是事實的證據就在那裡」指向世界樹根部的石棺  侞「在那有專屬於你的器」  真「!!!要讓他搭上那個嗎…!」真矢首次在臉上明確表露出情緒  劍「…就算那架是已死去的機體也太過冒險了」  侞「留在那架機體上的音訊是屬於他的,他非去不可」  史「我許可」   「真壁司令!」  史「這是為了讓他理解」安撫眾人  杜「就由我來帶他過去吧,各位請在此稍候片刻」 ▼世界樹根部、石棺 走過微暗的通道,打開門,是一層層往下延伸的方形螺旋樓梯 此處的壁面與扶手上也增生了不少MIR結晶  杜「往這邊走」  總「…Fafner…?」 向下走了一段,於眾多結晶間可窺見一架失去金屬光澤的深色機體 到了最底層,胡坐的巨人機體旁的地上有個駕駛艙  杜「坐進這裡,將手指穿過指環,就能聽到聲音了」 ▼Nicht、駕駛艙內 總士用不熟悉的動作坐上駕駛座  總「…指環…是這個嗎」 尼貝龍根系統自動打開,指環上的指示燈在微光中閃爍 手指滑入指環,駕駛艙自動密閉,一瞬暗了下來 伴隨著啟動音,全周天螢幕點亮為漸層綠的待機模式   『你的名字我並不知曉』  總「!!?」   『若你遇見了這架機體,那便會成為你的命運吧    我的名字是皆城總士,當你聽見這段留言時,我已經不在這世上了吧』 過去的總士的幻影自艙頂附近浮出,輕輕落下 從背後抱住了總士,又轉瞬而逝 :跟HAE時在樂園抱住一騎的動作一樣…  總「知道…我知道的…」 總士的左眼瞼上浮出了傷痕,過了一會兒才漸漸淡去  總「…這是我的……」Fafner的核心閃過 ▼石棺中 Nicht身上開始冒出大量的紅色結晶,最終也蔓延到了駕駛艙上 周邊被完全吞沒之際,杜蘭瞬間移動到了剛才的紀念碑前 ▼世界樹旁壩體上  杜「他與核心共鳴,器已經重生,虛無的力量甦醒了」  史「看來成果不錯」  侞「請大家做好準備」  真「準備?」  侞「他接下來打算要毀了這個島」 眾人「!?」緊接而來是一陣天搖地動,像是呼應侞比所說  史「所有人員,戰鬥準備!」扶著耳機下令 真矢急忙跑了出去,劍司扶著史彥離開,餘下美羽  羽「為什麼!?侞比!為何明知如此還讓他搭了上去!」  侞「這只是試煉的其中之一」  羽「試煉…」  侞「今後還會有數個試煉降臨,為了美好的未來,請你引導他,美羽」 美羽點點頭,也跑了開來 :馬利斯跟侞比都用了美好的未來(良き未来を) ▼Nicht、駕駛艙內 駕駛艙內連結四肢的系統也啟動了,總士完成了與Nicht的一體化 總士「這就是Fafner…這就是…!」 ▼海神島上空 圍著Nicht建造的建物迸裂開來,機體緩緩浮向空中 展翅,又似嬰孩般抱膝而眠,在身邊做出一圈黑球,向四方射出 世界樹也被攻擊,但被屏障擋下 總士「給我出來!真壁一騎!我要用這個抹消你──!!」 ED 第四話「無力者」 :這副標捏他有點壞,噗 -- 為了實現什麼而作著夢卻又因無法實現而垂頭喪氣║║║║║║║║angela - PROOF 在耳中深處迴響著無法成形之音║║║║║║║║║║║║║║║║║║║║║║║║ 比起環抱雙膝更急切於誕生的現實╬╬╬╬╬╬╬╬╬╬╬╬╬╬╬╬╬╬╬╬╬╬╬ 花的生命也只是過於短暫虛幻的光芒║║║║║║║在牢籠中徬徨著不知該走向何方 ║║║║║║║║║║║║║║║║║║纏繞在胸口上的無形之鎖那是經驗累積的重量 http://www.plurk.com/shiashu║║║║║║║║║║║║║║║║讓人呼吸困難的喜悅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4.38.88.114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FAFNER/M.1559279294.A.03D.html
akanokuruma: 感覺搭nicht是打算重演hae雙機對決 打完解心結 05/31 21:07
akanokuruma: 不過看不出來總士有希望語的資質 不然應該會讀心吧 05/31 21:10
Shiashu: 子總在冊子情報裡是歸在Element去了 05/31 21:34
Shiashu: 人跟F之間的重要元素之一,但芙洛洛當時說的三人裡不含他 05/31 21:35
Annatiger: 小總就算開上nicht,我也不覺得他能對一騎造成威脅,而 06/02 02:49
Annatiger: 且一騎在睡覺,我猜無力者應該是小總或者美羽,對於溝 06/02 02:49
Annatiger: 通無效 06/02 02:49
Shiashu: 大家都在說小總恐怕會被真矢暴打一頓XDDD 06/02 06:19
Shiashu: 但以相性來說我覺得被美三香關廁所然後零央跳進去打 06/02 06:20
Annatiger: 關廁所wwww好形象wwww 06/02 09:09
akanokuruma: 被綁架小孩因老爸不在就被家暴(?) 先寫個慘字樣 06/02 12:28
wsx321edc: 好想看小總被真矢暴打XDDDD 06/02 16:31
aliver1011: 真矢超派w但想看小總被真矢暴打+1w 06/03 10:17
vichy4ac: 感謝超詳細捏他文!大大滿足了無法到日本觀看的缺憾啊 08/01 03:27
※ 編輯: Shiashu (125.230.46.136 臺灣), 09/21/2019 09:1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