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FAFNER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這次也五刷了。 然後這次狠狠地被轟炸了一番。 照慣例開個防爆 第4話 無力者  「這個島……我要把你們全消滅掉!」  MK. Nicht的一圈蟲洞打在島的地面上,沒有造成很大的傷害。露 比派出一群諾倫,也只能暫時困住MK. Nicht,但足夠了,七號機改 已經從高空中飛來,開火攻擊,準確命中背後,將MK. Nicht從空中 打下地上。  「全體攻擊,大家一起教訓小孩。」  首先是七號機改的誘導,她將MK. Nicht從本島引開,接著就是十 一號機改及十五號機改的聯手痛打,MK. Nicht雖然滿腔怒火卻還是 被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最後發砲攻擊被MK. Sein擋下,美羽強制性 地將他哄睡。操和甲洋在空母上遠觀。  「壞小孩,我可以吃了他嗎?」  「不行,要找到龍宮島,非他不可。」  「耶~好無聊……」  Alvis的大人們也在觀戰,對於總士的攻擊行為,多半表示不滿, 但假如把MK. Nicht丟進海裡下場絕對是被搶走,因此結論還是只能 留著它。  眾人收拾了大發脾氣的小孩後各自回家,劍司和晶晶回近藤家,晶 晶要去接小女兒。操回到羽佐間家,一進門就嚷嚷著媽我回來了我要 吃飯,還要甲洋趕快把借住的巧克力帶走。御門爸爸和水鏡媽媽歡迎 零央和美三香回家,異口同聲地說你們小兩口該考慮共同生活的事, 不要再當駕駛員了,我們想要抱孫子。真矢則特地到空母上去接從睡 眠狀態下醒來的一騎,帶他回自己家,和史彥一起在遠見家吃晚飯。 唯一的例外是里奈,她一直躺在人工膠囊裡,持續著昏睡狀態。  總士則在隔離房裡沉睡,他夢見白色的沙灘,看見雙子的幻影。露 比在他身邊守著他。  為了對抗貝農的威脅,Alvis、新聯合國與獨立人類軍達成協議, 由人類軍協助牽制貝農,爭取時間讓Alvis能夠專心去找沉在深海之 下的龍宮島,和被封印於島上的彥星。因為要和貝農軍對抗,一定需 要彥星。  「以彥星來對抗貝農,我們當然巴不得見到它成功。」  「但是那個身為路標的小孩那麼長時間被敵人支配,誰能保證他不 會背叛?」  「那就由我親手處分掉他。」  面對人類軍兩大勢力異口同聲的質疑,真矢挺身而出,勉強達成共 識。真矢說到做到,下個動作就是走進總士的房間,二話不說就連開 了兩槍,把總士嚇得連連發抖。  「聽好了。下次再敢駕著Fafner攻擊我們,我就會對你開槍。」  她說完正要出去,卻聽到身後總士顫抖的話:「我夢到沙灘,夢到 我跟某人一起沿著海濱散步。那個人究竟是誰?」  「自己去想。」  「我知道我曾待過這裡。但我不想待在這裡!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應 該待在哪裡才對!」  「那是因為你既無知又無力。」露比對總士說:「你現在不知道自 己應當身處何處,是因為你什麼都不是。要是你肯學,你就能獲得希 望者的至高之力」。  這話果然引起了總士的興趣:「沒有力量,那獲得力量不就得了! 我要靠自己釐清真相,告訴你們我是誰!」  在此同時,貝農軍也展開行動。在母艦「奧林帕斯」艦橋上,馬利 斯透過昏睡狀態下的里奈,成功地抓住了海神島的位置…… 第5話 學生  貝農總帥凱歐斯下令以母艦「奧林帕斯」為首的艦隊進攻海神島, 在艦隊來之前,馬利斯、雷加得與賽蕾諾雅先來探路。首先登陸的是 馬利斯,他第一站就是總士住的隔離房,總士讀書讀到深夜,書攤開 在膝上正昏昏欲睡。  「我來接你了,總士。」  「馬利斯!你怎麼進來的!」  「你別相信這島上的人。來吧,跟我來。」  「不!我不相信任何人了,我要靠自己理解什麼事情才是真的!」  馬利斯露出無奈的笑容:「完全是你的風格。你睡吧,我幫你消除 多餘的記憶。」  總士沒有多餘的力量反抗,很快就失去意識,但就在這時,兩隻淡 藍色的小手伸到馬利斯背後,是一對雙子;這時原本被馬利斯哄睡的 總士掙扎著醒來,一把揮掉馬利斯的手。  「住手!你要對我做什麼?!」  「竟然抵抗,這就是元素的力量嗎?」  「放開那孩子。」  露比、史彥、Alvis的特殊部隊和美羽通通衝進房間,馬利斯只得 乖乖被送出去。  雷加得則站在山上,遠眺海神島的夜景,身穿黑色長外套的一騎出 現在他身後,還帶著三架Fafner。  「我聽說我這張臉原本的主人也是為你們而犧牲。這裡確實是個讓 人願意犧牲的地方。那你為什麼要消滅芙洛洛!」  「因為你們被馬列斯貝所支配。我也不想消滅她。」  「我不能原諒你,但我也不想跟你打。」  「我也是。」  雷加得很乾脆地離開,留下一句「下次我會讓你死得痛快些」。  賽蕾諾雅選的地點是個花圃,她的對手則是甲洋和操。  「你們應當讓我們的群體吞噬。」  回答的是操:「我才不要。」  「我們可以重現這個島上所有的東西,你們所愛的人都能替你們準 備好。」  這次反駁的是甲洋:「不需要。不管你們的力量多強大,但同樣的 生命不可能重現。」  雖然敵人這次的造訪沒有帶來傷害,但卻清楚意味著海神島的所在 位置已為敵人所知,必須趕快移動。移動必須解決兩個問題,其一, 要先知道該移動去哪;其二,要預防那位引路人突然倒戈。針對第一 個問題,在美羽的要求下,總士離開隔離區,住進遠見家,開始和其 他島民一起生活;其二,為了防堵總士的失控,決定製造第四架救世 主型,給一騎使用。  總士搬進遠見家之後,做了一個夢。他夢見夜晚龍宮島的長夜燈, 佇立在黑夜當中的MK. Nicht,聽見低沉的聲音述說著《我名為皆城 總士,當你聽到這段話時,想必我已不在這世上了》。聽到雙子告訴 他《你仔細聽器所留下的,另一個你的聲音,這樣才能喚醒真正的你 和島》,意識到那架機組的重要性,大起膽子向真矢提議讓他上機。  在真壁司令的許可下,總士開始接受訓練。  零央教他劍道,要他認識武器和生命的重量。  美三香帶他去潛水,看沉在海底下的駕駛艙的遺跡,告訴他憎恨、 拒絕,其實和理解、守護、溫柔是一體兩面,也是保護他心靈的牆。  彗教他下西洋棋,教他戰術、戰略,告訴他說敵人來自自己心中的 選擇。  真矢陪他做模擬訓練,告訴他說,不是人「操縱」Fafner,而是人 「成為」Fafner。  露比給他引導,告訴他「元素」是人與Mir之間的橋樑,有人的心 卻更接近Festum;也告訴他說,他要是能夠越過存在與虛無,到達遙 遠的未知與可能性的境界,那就是他的至高之力。  他也問劍司說,「敵人奪走你的家人,你不恨他們嗎?」,劍司回 答「那只會讓對方也恨我。重要的是他們曾經和我們在一起」。他也 在夜裡拜訪鈴村神社,撫著「皆城總士」的相片沉思。  但他沒有通過終點線。真矢和美羽帶他去「樂園」,一見到一騎, 他依然壓抑不住憎恨,轉身就跑。  「為什麼馬利斯製造出來的我的家人被殺掉無所謂,他就可以呢! 乙姬也曾是我妹妹!她只是希望我們一起回家,就被他給殺了!為什 麼他就可以假扮人的樣子生活!」  「一騎哥哥是人類啊!你一直憎恨,難受的也是你自己不是嗎!一 騎哥哥只是為你好啊!」  美羽的勸告造成了反效果,總士猛地一把抓起櫥櫃上和照片放在一 起的一隻小孩布鞋,推開窗戶就將它扔了出去。等他得意洋洋說著「 這樣懂了吧,恨我吧」,一回頭發現美羽雙手揪著衣服,渾身發抖, 淚流滿面卻還是硬擠出笑容說,「你不用這麼做,我也會去體恤你的 痛苦」,才知道犯了大錯。  他單獨在布滿岩石、黑暗的海灘邊尋找那隻鞋,真矢拿著那隻鞋從 後面過來,對他說「知道要反省了?自己還回去」。  「遠見小姐,雖然妳對我開槍,但我不恨妳。而且妳相信我。」  走在前面的真矢沒有回頭,只淡淡回了一句「大家都相信你的」。  回到屋內,總士將艾梅莉弟弟的鞋子放在美羽的房門外,簡短地道 了歉說了晚安,正要離開卻聽到屋內傳來不尋常的聲響。美羽的房間 溢滿紅光,一輪巨大的紅色月亮就懸在海神島上方的天空中…… 接下來本該是第6話。 但是我在這裡希望大家認真思考一下是不是暫時回頭,按左鍵出去。 因為第6話的雷威力非同小可,相當於當初無印22~23話的威力。 我給大家一個離開的機會 真的要看? 確定? 第6話 就在身邊  「美羽的耳朵好怪喔……聽不到海浪的聲音……」  「我也是,沒有風的聲音……太安靜了……」  「馬列斯貝的領域是『絕對停止』。他會奪走太陽和海潮,停止一 切的生命活動。」  「有想過用彗的SDP將敵人從大氣圈外拉下來,但模擬試驗失敗, 敵人已經成長了。」  「還是必須找回龍宮島與彥星才有辦法對抗。」  在這個危機下,總士獲准上機,同時所有的駕駛員都開始備戰。操 和甲洋在機庫參加點檢作業時,操的眼前一瞬間閃過十三號機殘破不 堪的畫面──  「我看見未來了。不久之後,我就會死掉。」  他的話讓羽佐間容子和伊安大吃一驚。  「我是Mir的核心,所以我要把生命還給Mir,這樣Mir才會懂生命 的循環。」他轉頭對著容子說道:「我本來以為可以撐到世界和平、 吃掉美羽之後的,但還好,我選擇了媽媽妳。」  「什麼意思?」  「因為媽媽妳已經很習慣送走孩子了呀!等我走了,妳也要把我的 照片跟她們兩人放在一起喔!」  容子抖顫著聲音破口大罵:「胡扯!失去兩個女兒,誰會習慣!我 告訴你!我之所以為你打點機體,是因為我恨死你的關係!你最好上 戰場去,多打幾隻敵人然後再去死,去死在與我毫無關聯的地方!」  操聽了這番話,一咬牙瞬間消失,移動到通路中間,總士、美羽、 真矢、劍司的面前。。操開口就說:「美羽,讓我吃了妳吧!媽媽不 想我死,如果吃了妳,我就可以活久一點了!」  美羽回答道「讓你吃是可以,但只能一隻手,兩隻都給你就不能駕 駛了」。這時總士插進中間,怒火沖天地罵道「妳就是這樣,因為自 己很特別,所以犧牲什麼都行?這樣妳哪會懂我的心情?」  「為什麼就美羽每次都要被罵?這樣美羽會討厭你喔!」  「被妳這種蠢蛋討厭也沒差!」  「你說美羽是蠢蛋?!」  「對我說了!妳是蠢──蛋──!」  「過分!」  看著兩人互罵,操終於開了口:「我還是不吃妳了。對不起,我會 一個人去死。」  他說完就離開現場,回到空母的艦橋,獨自坐在階梯上哭泣,甲洋 和一騎尾隨而來,一騎對他說「你走的時候,我們會在你身邊」。  鏡頭轉回機庫,總士在MK. Nicht的駕駛座上看過去的戰鬥紀錄, 思考著為什麼有那麼強的力量,還是無法應付彥星。  《現在可以了。》  一瞬間他又回到長滿紅色綠色結晶的那個空間,雙子就在他面前。  「為了不洩漏給敵人,這資訊我們只能跟你說。」  「帶著器一起來吧。」  接著在總士的面前,出現了不斷移動的座標……  貝農軍大舉攻來。Alvis採取打帶跑戰術,朝著總士所指出的方位 前進。Fafner戰力全數出動;貝農軍的前鋒則由雷加得率領Fafner空 戰部隊,賽蕾諾雅帶領Festum群體攻擊。馬利斯則駕著二號機改潛入 深海,破壞艦船下方外壁,朝裡面放了一群高機動力高火力的Festum 。溝口率領的戰鬥部隊無法殲滅它們,CDC全體人員(史彥、千鶴,傑 蕾米、舞、安妮拉、晶晶、露比和迪蘭)撤離到水壩上,迪蘭捨身擋下 一隻,啟動世界樹的防護壁,卻因為馬利斯在妨礙而無法有效作用; 敵人很快突破防護壁,第一發蟲洞攻擊吞了安妮拉,安妮拉臨死之際 將手槍交給晶晶,晶晶轟掉一隻之後,被第二發蟲洞吞掉。  「我在這裡,千鶴,你們逃吧!」  「我要陪你到最後!」  眼看著第三發攻擊迫近眼前,千鶴動手將史彥推下水壩。史彥在沉 入水裡的同時,看到千鶴被蟲洞吞噬的影子,還帶著笑;她的最後一 句話是  「我愛你」 (頁面最尾開個空白,給大家白化或者沉澱一下) -- 「現在,就在這裡」這句話支持著我們,有時也使我們痛苦。 如果人必須倚賴著他人的犧牲才能生存下去,我希望至少,能保存這份記憶。 它的存在,讓我們就算無法回歸過往,也能不背過視線、努力的活下去。 在不造成犧牲也可以生存下去的那一天到來之前,只要我們還在這裡, 我就會希望,能留住這份記憶。                       ──Right of Left‧皆城總士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75.181.178.230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FAFNER/M.1573577194.A.E86.html
XboxScorpio: QQ 11/14 00:49
ryokoon: 尾端也防雷一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崩潰 11/14 17:27
klavier0326: QAQ 11/14 20:12
※ 編輯: seigileaf (175.181.153.226 臺灣), 11/15/2019 00:10:45
clewill24565: 還好已經練就一個好胃,胃沒有以前那麼痛了…… 11/15 00:38
Annatiger: 不要這樣啦……大家的犧牲都太多了…… 11/16 19:31
Annatiger: 我看中國那邊的詳細劇透,說是一騎現在的活法基本上是 11/16 19:32
Annatiger: 脫離了人…… 11/16 19:32
Annatiger: 不要讓容子失去第三個孩子QAQ 11/16 19:34
haraiya: QAQ果然不該手賤的點開劇透… 11/20 15:30
haraiya: 容子媽媽算是立旗了嗎?不想再失去第三個孩子的話,只要 11/20 15:57
haraiya: 自己先走就好了(x 11/20 15:57
Annatiger: 樓上講的感覺是沖方幹得出來的事 11/24 20:40
vichy4ac: 久違的胃痛...好你個沖方 12/07 0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