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FAFNER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我生平頭一次害怕看動畫,是EXODUS的第17話。 第二次害怕看動畫,是The Beyond的第7話。 這世界上竟然會有動畫作品讓粉絲看之前要先猶豫的。(目死) 好了,不多廢話,去年11月無法飛去日本五刷,所以這篇也遲了4個月。我恨武肺。 第7話 成為不歸之人 帶著一隻Festum墜落水壩之下的迪藍硬生生同化掉它,水壩上剩餘的其他成員猛力 敲打另一端的電梯門,門開時出現的卻還是Festum,眼看萬事休矣。 「找到了!馬利斯!」 「總士?!」 在水底下船壁邊利用SDP開了一個洞塞進Festum的馬利斯冷不防遭到MK. Nicht的攻 擊,總士把馬利斯趕開、將塞進船壁破洞的Festum母體同化掉,世界樹的守護力量 恢復,將船內的Festum子機盡數消除完畢。 Alvis開始反擊,派出戰鬥機部隊協助,美羽發動MK. Sein的力量殲滅大批大批的 Festum,貝農軍學人類軍的老技倆拿出轟炸機要丟核彈,早早就被彗識破,讓7號機 改在高空中就先用超長距離狙擊將核彈擊毀,沒有造成傷害。 「拿出你的真本事啊,真壁一騎!我要複製你的力量,實現我之前的諾言,讓你死 得痛快些!」 Fafner間的肉搏戰持續,雷加得的1號機改對上一騎,以複製敵方能力的SDP勢均力 敵中;在水底,馬利斯和總士纏鬥不休,賽蕾諾雅趁隙介入,一瞬間,總士發現自 己置身在西尾商店的門口,一個女孩坐在店內的櫃台前一動不動,轉頭就看到旁邊 的路上站著兩個人影。 「趁機把總士的心帶走!」 「但這樣會讓心和肉體分離……」 「沒別的辦法了!」 彗認出這是敵人的同化攻擊,試圖切斷連結抵禦。同時賽蕾諾雅的本體在海面上遭 到駕著13號機改的操攻擊,總士脫離賽蕾諾雅的掌控,一時之間還無法恢復,馬利 斯已經將手伸了過來。 「你睡吧,我會替你製造出你的歸屬。」 「馬利斯啊,你還是老毛病,看不見周圍啊!」 「零央兄你還在駕駛嗎,會死的喔?」 「還不是你害的!」 須佐之男揮刀逼退馬利斯,將總士帶回地面上。戰鬥繼續,10號機改接收到來自系 統的指令: 「請解放機體的力量。」 10號機改轉身脫離戰場直奔敵人的艦隊群,雷加得駕著1號機改在後追趕。 「暉。你的器,我要用了。」 下個瞬間,海面爆發巨大的漩渦、空氣集結成龍捲風,將10號機改包在中間,形成 一個光球。當光球爆開,裡面出現了一台深藍色的新機體:以「全能」為名的第4架 救世主型「MK. Alles」。 「那是什麼……我無法複製它的力量……」 「救世主化成功了……我們又以自己的手製造出了一台怪物……」 MK. Alles的攻擊無人能敵,貝農軍暫時撤退。總士回到艦上,他右邊籠艙的操剛下 機,一看到羽佐間容子,表情尷尬地說著「媽媽……我沒死呢」,被容子撲上去一 把抱住。另一側的甲洋也受到巧克力的歡迎。總士一面想著就沒有人會等我回來, 卻聽到通道上美羽和真矢與其他工作人員的爭執── 「真壁司令,我媽媽在哪裡?」 「她就在我現在站的位置────不在了。」 真矢眼看著水壩上圓形的大洞,雙手和嘴唇不住顫抖,哀號聲響徹整個天空。 第8話 傳達遺留之物 戰鬥後的隔天,Alvis的工作員在沙灘上撿拾前一天戰鬥留下的殘骸,拾起夥伴戴 的項鍊,以及原本貼在戰鬥機機艙,拍著一家三口的照片。 「小菲,這是爸爸的東西。」 劍司和咲良帶著衛一郎,以及晶晶的女兒小菲,將戰死的飛行員父親的照片交給她。 年幼的小菲看著照片,理解到爸爸跟媽媽再也不會回來的事實,當場放聲大哭。 島上舉行了聯合喪禮,包括小菲的父母,還有遠見千鶴當然也在其中。喪禮結束之 後真矢一個人關在房間裡看著母親的相片,卻聞到廚房裡傳來的香味。總士下廚煮 了一頓晚餐,憑著記憶記下食譜,完全再現千鶴的「媽媽的味道」。 「馬列斯貝根據妳(對美羽說)的記憶製造出了我的父母。我吃的是妳媽媽做的菜。 這也就是說,我吃的正是千鶴阿姨的菜。千鶴阿姨留下了這麼美好的東西,我應該 要感謝她的價值。」 真矢和美羽被他的一本正經給逗笑了,邊笑邊說「不要把晚餐跟Festum相提並論」。 稍晚,真矢將總士做的料理包成一個便當送到真壁家,對著史彥說「總士稱許我媽 媽遺留的事物,而不是單純悼念她的死亡,雖然應該很難,但我也想向媽媽看齊。 媽媽非常幸福,謝謝你」。 Alvis不斷想要找出貝農軍為什麼能夠追跡島,分析了所有的可能性都不合,但總士 把他看到兩位世界語者「諾耶爾(ノエル)」和「梅(メイ)」的事告訴彗,彗也沒有 立刻發現這是一條重大線索;但即使如此,Alvis還是必須向著龍宮島繼續前行, 為此擬出了「第二次L計畫」,以島為誘餌,派出L舷依據總士指出的方位前進。 L計畫的參與者除了總士和美羽之外,還包含史彥、劍司、真矢、彗、零央、美三 香、以及容子;留守組則是溝口、一騎、甲洋和操。 「歡迎來到地獄、真壁史彥!」 然而L舷剛脫離海神島的護盾圈,由馬利斯、雷加得和賽蕾諾雅領軍的大隊就包圍 了L舷── 第9話 第2次L計畫 敵人主力立刻識破Alvis的意圖,留在島上的元素組儘管擔心,卻不能離開,甲洋 要操留在原地,讓一騎單獨駕著MK. Alles前去救援。 同時L舷的周圍,在深海的水下展開激烈的戰鬥。首先遭到攻擊的是美羽和MK. Sein。 「我不猶豫了。我要把你們的心帶走。」 劍司打算切斷意識連結,卻一直無法成功,美羽被拖進賽蕾諾雅所創造出的空間, 一步一步朝著西尾商店的店裡,朝著「母親」弓子的方向走。總士眼見美羽完全沒 有反應,情急之下使出了非常手段:用MK. Nicht的頭對著MK. Sein的頭──狠狠 來了一記頭槌。 「快給我起來!」 第二陣遭到攻擊的是負責斷後的零央與美三香。他們的對手是馬利斯,拿出2號機 改的看家本領,將零央、美三香的SDP切斷,失去護盾與瞬移能力的零央和美三香 奮力戰鬥,同樣被封住SDP的彗無法將他們二人拖到安全圈,與雷加得的1號機改纏 鬥不休的真矢也無法前去救援,就在這當中,遭到同化現象的重度侵蝕。 「我們撐不久了。是想把機體送回去,但無能為力。非常抱歉。」 「我們不想被敵人同化反過來襲擊島,所以我們要戰鬥到最後。因為有老師們在, 我們才能活到現在。非常謝謝。」 劍司從系統中拚了命的喊他們二人回來,零央和美三香卻頭也不回地沉入了海底。 「我想過啊,假如我要消失的話,在海裡比較好呢。  然後,假如零央也在一起的話,就更好了。」 「我們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嗎?」 左右兩隻Festum伸出觸手綁住兩台機體,須佐之男和月讀摸索著伸出手彼此互握。 「我就說了我不能容許這種事!!」 MK. Nicht就在這個瞬間衝了過來,左右分抓住仍有一絲意識的零央與美三香。 「真壁一騎辦得到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會辦不到!!!!」 MK. Nicht化成了一個燃燒的球浮出海面,總士的意識在深海中下沉,模模糊糊地 看到底下有個淺藍色的人影,聽見聲音說著「我不知道你的名字。我的名字是皆城 總士」。 「住口!那是我的名字!!」 下一瞬間,燃燒的球爆裂開來,從中出現的是變化了型態,重新構築的MK. Nicht。 總士的意識繼續在水中下沉,被一隻手拉住。是趕上救援的一騎。 「別去,總士。你有你該引導的未來。我們回去吧。」 L舷平安歸艦,總士和美羽在醫務室醒來,同時想起他們剛剛做的一個夢: 在很像龍宮島卻不是龍宮島的地方,在商店的前面,店裡的櫃台坐著一個女孩,她 說她在等電話。 因為這個夢,Alvis終於知道貝農軍是透過里奈(以及不斷對她說話的彗)得知島的 情報。大家決定反過來利用這一點,在不讓敵人察覺手腳已被看穿的情形下展開反 擊。 --- 關於這個7-9話,有很多很多想說的。 包括對著新OP叫喊。 -- 在我們學校裡,有一個傳說: 只要在Mark Sein的駕駛座上告白成功,就可以得到永遠的幸福。 至於這到底可不可信,其實我也不知道。 但是真壁司令曾經親口說過,十年前他就是這樣追到皆城司令的。 ~龍宮島純愛手札‧傳說中的駕駛艙(大噓)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204.9.187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FAFNER/M.1614612370.A.B54.html ※ 編輯: seigileaf (123.204.9.187 臺灣), 03/01/2021 23:26:31 ※ 編輯: seigileaf (123.204.9.187 臺灣), 03/01/2021 23:27:09
ff7forever: 致敬ROL的程度很深 03/02 00:47
klavier0326: 第八集哭爆我... 03/07 20:34
vichy4ac: 千鶴...嗚嗚嗚 03/13 03:15
rain700214: 蒼穹真心是我少數拖了好幾天才敢看的高壓動畫,胃跟 03/17 19:57
rain700214: 心理都要做好被虐的準備,美&零那段是ROL的另一種救 03/17 19:58
rain700214: 贖啊 03/17 1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