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HarryPotter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前情提要:綴歌在綠茵家族教堂裡發現了綠茵家自古傳承的儀式,似乎正是翠菊用以拯救 月桂的關鍵,同時於教堂現身的黑之女王,卻向綴歌展示了綠茵家的另一項秘密,位於教 堂地下的家族墓室。 白之女王是有「星座女王」之稱的獵戶座,黑之女王則象徵「北天不落」的天龍座。答案 出乎意料的單純,綴歌不認為翠菊會欺騙自己,但何以自己竟爾無法察覺女王的謎底? 綴歌抬頭望著清晨的灰白天空,現在當然什麼星座都看不到。 看不到…… 對呀!當星空出現黑色騎士﹝天蠍座﹞的時候,是不可能看到白之女王﹝獵戶座﹞,季節 根本不對! 話說回來,女王祭裡的黑色騎士又是誰?值得花費心力去探求身分嗎? 還有來自地下墓穴的發現,很有可能,翠菊的努力會是徒勞無功…… 若要同時處理這些線索,無論如何需要更多人力。 綴歌回到起居室的時候,哈利正打著呵欠,從壺裡倒出細長熱水柱輕盈地畫圓,讓杯裡氤 氳起芬芳香氣。 綴歌劫過哈利剛沖好的咖啡,啜飲了一口:「抱歉,我沒想到會耗上一整晚。」 哈利看到放下瀏海的綴歌,略微睜大眼睛,隨即淡淡地繼續沖上第二杯:「有收獲嗎?」 「嗯,該從何講起才好呢……」 「喂!也給我一杯。」 頂著凌亂頭髮,潘西總算是出了寢室,臉頰上一道道全是融化的睫毛膏。 三人圍著餐桌坐下,綴歌開始細數昨夜的所見所聞…… 「……事情就是如此,我需要你們的協助。」 「綴歌,我只確認一點:這件事重要到足以讓我們花掉所有剩餘的時間、而不是去陪伴月 桂?」 「我不知道機會有多大,但希望仍在,我絕不會放棄。」 「好,那我會挺妳到底。」 哈利向潘西點點頭: 「帕金森,我為之前說妳是綴歌的跟班這件事道歉,妳們是互相扶持的朋友與夥伴,讓我 們一起去拯救綠茵吧!」 「少講大話,波特,論資歷我才是先來的呀!」 哈利跟潘西迅速地整裝出發,執行被分配的任務,留下綴歌在起居室裡繼續攝取咖啡因緩 解頭痛,這時── 「哇啊──哇啊──」嘹亮的嬰兒叫聲自臥室傳出,詹姆醒了。 以思考能力著稱的綴歌大腦,頓時停頓下來。 「梅林的鬍子呀!妳是還嫌我不夠忙是嗎!同時要對付博格快浮金探子也沒忙成這樣!」 紅髮的女子抱著紅髮的嬰孩,猛發牢騷。 饒是球場上的萬能武器長劍,此刻也慌了手腳。 所有暫時照顧過詹姆的家庭,馬份、東施、衛斯理、格蘭傑、隆巴頓、卡曼德,對詹姆的 評價都是「乖巧好帶」,惟有在綴歌面前顯得格外任性極度難哄,但如今金妮似乎遭臨同 樣情況,兩人哄了半天沒有幫助,最後金妮索性在詹姆頭部周圍施了一圈咒語,把他的哭 聲包在裡面。 「為什麼呢……詹姆在其他人眼中都是很乖的啊……」綴歌搓揉眉心,想辦法將其舒展開 來。 「這種特別待遇一點也不教人開心。」 不得不說,金妮和詹姆看起來就像一對真正的母子。 「好啦,妳在打啥壞主意?快去忙妳的唄!」 「理解得如此迅速真是省了不少工夫,但妳不是翠菊那邊的人嗎?」 「我會見證她直到最後沒錯,但我也希望我能一直陪伴她身邊,不像妳們,月桂並不是我 的朋友,翠菊對我重要多了,所以妳要是成功的話,我也有好處。」 「責任真是重大……」 「妳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不是嗎?」金妮俐落地用背帶將詹姆揹在身後:「我想這幾天 應該不用準備妳們的餐點了對吧!欸痛痛痛別拉我頭髮──」 「感激不盡,我欠妳一次。」綴歌趕緊在金妮反悔前溜出了城堡。 綴歌的目的地是散布於島上的諸多教堂,島上信仰很大程度保留了天主教及聖公宗的各種 儀式,綴歌正是瞄準這點,既然綠茵家欠缺文字紀錄,便只好由外部考察了。 經過一整天的四處探訪,如預料般並無所獲,地點繁多,和潘西分頭進行是正確的。 至黃昏時分,粒米未進、頗感疲累的綴歌進入某間不起眼卻十分古老的小教堂,規模不大 ,氣氛卻是最肅穆的,沒有任何好奇的旅客,皆是潛心禮拜的居民,綴歌點燃蠟燭,也找 了個位子開始祈禱。 身為外來者的綴歌披著頭紗晚禱的模樣十分出眾,在結束後,年邁和藹的司鐸過來攀談: 「您非常虔誠令人感心,請恕我老眼昏花,過去好像沒在這一帶見過您?」 「我是於此地出生的人,不過自小在本土長大,目前正巡禮島上各個教堂,追尋自己的洗 禮紀錄。」 「請原諒我叨叨絮絮,但您詢問過雙親了嗎?」 「他們已經蒙主寵召,走得突然,我也頗有感觸,才會返鄉進行尋根之旅。」 「這樣啊……我真是唐突了,願他們安息。冒昧請教您是……?」 「綠茵。我叫月桂綠茵。」 「綠茵……」老司鐸沉吟半晌:「啊!我記得那對夫婦及他們的女兒,您是當年那對姐妹 ?令姐沒有一起來澤西嗎?」 「您認識綠茵家?」綴歌瞪大雙眼: 「您講的是我妹妹,翠菊。」 「我有幸為妳們進行洗禮,那彷彿是昨天才發生的事一般,呵呵呵。」司鐸解意地眨眨眼 : 「雙胞胎總是喜歡爭自己是老大,我明白。」 老司鐸的話如同雷殛,綴歌勉力擠出: 「那真是有緣,可有快三十年了耶。」 「哈哈,您過獎了,並沒那麼久,我記得那是八二年,所以距今僅是二十四年,願主保祐 妳們,我先失陪了。」 老司鐸轉身和其他居民們談話,留下兀自沉思不已的綴歌,直至教堂閉門。 夜晚,飢腸轆轆的綴歌回到起居室時,只見餐桌上擺了三份三明治。 是金妮嗎?但綴歌很快地搖搖頭,朝著毫無一人的室內喊道: 「妳在吧,快現身!」 房裡憑空捲起一陣落葉飛往天井,待落葉散去,只見黑之女王坐在橫樑上,兩隻光溜溜的 腳丫子擺呀擺的。 「妳還真敏銳,是我的幻滅咒不到家嗎?」 綴歌沒好氣地道: 「不,是妳的味道過於明顯。」 黑之女王以膝窩勾著橫樑,柔軟腰肢如楊柳般垂下,於綴歌面前鼓起一張上下顛倒的臉蛋 。 「哼!真過分,這樣對女性說話。」 「別搞怪,妳從烏鴉轉職成蝙蝠了嗎?」綴歌擺了擺手:「謝謝妳準備的晚餐,妳再下來 幫我沖壺咖啡。」 「好──」 黑之女王乖巧地翻下橫樑,走到爐前生火煮水、研磨豆子,沒多久便端上一杯濃醇的黑咖 啡。 「嗯?妳怎麼不吃呢?」 「這幾天哈利不在,妳坐下和我一塊兒吃。」綴歌聞聞香氣,啜飲了些: 「妳泡得比哈利好多了。」 「好耶!」 黑之女王斂斂裙擺,很親熱地挨著綴歌身旁的位置坐了下來。 綴歌白了她一眼,抓起三明治小口咬下。 ──冷切烤羊腿的美妙滋味於嘴裡化了開來,不像牛肉那麼難嚼,也不像雞肉那般乏味, 油脂經冷藏凝固後感覺不到腥羶,只有純粹的鮮美。 黑之女王笑嘻嘻地支頤觀察綴歌神情,看得她頗不自在。 「我查到月桂及翠菊的洗禮紀錄,月桂其實小我兩歲,而且紀錄顯示她是翠菊的雙胞胎妹 妹。」 「哇喔!恭喜妳找出我的小秘密囉,妳現在心情如何呢?」 「那是月桂的秘密……算了我懶得一再強調了。」 因為對方不斷湊近,綴歌只得挪了挪座椅。 「呼!我回來了。」 這時隨著嗓音來到起居室的,是手持魔杖現影的潘西。 黑之女王繫於兩腕的靈擺陡然伸長、「啪」地打落了潘西的魔杖。 「哇!」潘西首度照面黑之女王加以突然被繳械,整個人完全愣住。 「唉呀,抱歉,它有點過度反應了,沒痛著妳吧?」 黑之女王拾起魔杖,上前遞還給潘西。 潘西的兩條眉毛不住蠕動,顯然拿不定主意該發怒抑或發笑。 綴歌知道潘西在掩飾尷尬的時候,往往會伸手襲擊同伴的胸脅腰腹來轉移話題,這是她無 意識的舉動,出手極快且沒有預兆,即便是熟識她的綴歌翠菊,十有八九會遭殃,但月桂 一向是── ──黑之女王輕盈的一個側身,讓潘西五爪箕張撲了個空。 對,還記得作風直率的潘西,以近乎逼問的態度,讓月桂不得不托出── 「別白費力氣啦,這傢伙跟月桂一樣擁有預知能力。」 「這樣啊……原來妳就是……」 潘西瞪著黑之女王,滿臉難以置信。 「妳也還沒吃吧,都先坐下,不管要吵要打,今晚都太累了不適合。」 「什麼玩意兒……」 潘西咕噥著大口啃下三明治,並咕嚕灌下咖啡: 「喔!這比早上那杯好多了。」 「哈哈。」 綴歌乾笑著,有些話潘西在場就無法講,如果猜測屬實,翠菊的儀式很可能是徒勞無功。 「始祖名喚『綠草原的泰勒佛』,他並非威廉一世的封臣騎士,僅是位卑微的藝人,跟著 軍隊歌功頌德、混口飯吃而已,他代替威廉承受詛咒的動機已不可考,也許是在那個出身 決定一切的時代裡,為後代子孫拚個機會,可惜他錯估這個詛咒的兇猛程度……」 黑之女王領著綴歌前往第二間石室,這間石室比第一間大得多,裡面停滿許多道黑色石棺 ,大部分的石棺較小,一目望去,偶爾才有幾具成人尺寸的石棺。 「歡迎來到『最初的一百年』,因功從綠草原搖身一變成為綠茵的這個家族,因為哈羅德 二世陣中黑巫師所施展的『亡族滅種的詛咒』,幾乎全家死絕。」 「實在太慘了……」 綴歌喃喃地道。這些小石棺的主人幾乎都不到十歲,但某些較為長壽的大石棺更讓綴歌毛 骨悚然。 黑之女王垂下眼瞼,雲淡風輕地敘述: 「當時的家主為了延續家族做了非常殘酷的決定,也無怪乎被稱作克洛諾斯。」 在神話中,為了避免自己如預言般被子女所殺,大神克洛諾斯竟吞噬其子。 「主後一一四五年,好不容易熬到下一個彗星之年的綠茵家族,因某名遊歷女巫的造訪得 到一線曙光。」 第三間石室裡面只有一口白棺,棺主是名女性。 「伊莉琴絲‧綠茵,經過一百年終於迎來的『光輝之子』,她正是芙蘭書中記載的綠茵老 家主的女兒。」 「從黑棺到白棺,要表達的意思還真明顯。」 「我們家念書的人不多嘛,接下來可就不同囉!」 第四間又是個大石室,裡面陳列著各異其趣的白棺,有的造型宛若石柱,有的則是刻有棺 主的全身像,看來綠茵家終於有餘力發展個性與文化。 綴歌仔細端詳人名,人文薈萃簡直有巫師界的西敏寺或拉雪茲神父公墓之感。 「席薇亞‧龐博克!卡珊卓之前最偉大的先知!她也是綠茵家族成員?我還是現在才知道 。」 「她的巫師畫像擺在通往雷文克勞塔的樓梯旁,妳若陪她聊聊那些聽不懂的預兆她會很樂 意告訴妳。」 「……不、並不用。」 聽到雷文克勞,綴歌的回應瞬間顯得冷淡,黑之女王聳聳肩。 「妳就隨意看看吧,相信很快就能瞧出端倪。」 綴歌發現,儘管整間石室都是白棺,但在同一輩中,不時會有一位壽命特別短。 詛咒的陰影仍在,只是現在綠茵家族懂得把它藏在潔白的外表下。 「就算聚集了如此多的才能,累積了許多成果,終究未能根絕詛咒,得回過頭來使用當年 芙蘭所開發的儀式──」 講到這裡,綴歌似乎已經明白對方要說什麼了。 「──在接近遭受詛咒的時空背景下,鬆動詛咒並轉移給他人。」 綴歌閉上了眼睛,彷彿不願面對現實。 「神並不擲骰,因為──」 黑之女王張狂地咧嘴: 「沒錯,因為『受詛咒之子』是由人選出來的。」 「嗚!」 綴歌驚醒過來,胸膛不住起伏,想坐起身,卻覺被重物壓住,竟是黑之女王枕著臂彎依偎 在身旁熟睡著。 綴歌小心翼翼地抽出痠麻的手,自己竟然跟黑之女王躺在起居室的沙發上,真是荒唐! 潘西呢?潘西哪去了? 一股微弱的聲音自沙發底下傳來: 「綴歌,妳醒啦?快來救我……」 綴歌整個人彈跳起來,從沙發底下拖出被靈擺五花大綁的潘西,還好隨著綴歌一觸碰,靈 擺便自然鬆開縮短、繫回黑之女王手腕上。 「妳是怎麼搞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面對綴歌的質疑,潘西指指餐桌上的燉煮魚雜扇貝與空酒瓶連連嘆氣,絕口不提。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2.70.20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HarryPotter/M.1715400940.A.E9A.html
z101924512 : 推一個 05/12 09:57
yoyosea : 推 05/12 15:35
alanalg : 推 05/17 19:59
※ 編輯: wayneshih (1.162.125.122 臺灣), 05/23/2024 22:55:03
iamcrazyforu: 推 06/06 0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