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PublicIssue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轉錄來源】 海東青blog 【文章標題】 令柯神無誤論破滅的北農改建案 【完整內文 按:本文初稿完稿於9月5日,當時無論北農方或市府方都未公佈有7月之 滾動修正案。市場處於民進黨黨團會議中簡報7月修正案,但簡舒培議員 公佈之簡報僅有樓層配置與部份設備面積比較,詳細圖紙亦尚未公告。但, 從部份已揭露訊息觀之,應為先期規劃總結報告版後續因應北農及公會需 求修改。市場處表示北農已於7月24日提送需求確認,惟未出具往返公文, 無法得知彼此主張為何。北農對此則尚無進一步回應說明。就此最新方案, 尚無詳細平面圖紙與比較釋出,無法進一步討論。另,市場處已在9月7日 於改建專區放上更多相關會議資訊與與先期規劃期初、期中、期末報告。 惟會議紀錄採發言摘要式,無法得知報告內容。 臺北市議員簡舒培於8月30日市政總質詢時,詢問柯文哲市長是否知道臺北農 產運銷公司於三月間所提出,較節省經費之改建規劃案(實為基於北市府方案 之建議案),並質詢並未採用之原因(影片、網友整理之無簡報圖片逐字)。 北市府與北農的宿怨加上柯文哲的憤怒,立刻取代南部水災,成為各家新聞頭條, 柯文哲支持者更在網路上掀起一波波對北農、簡舒培乃至新潮流的質疑。再一次, 我們看到了柯神無誤論怎麼樣令公共討論癱瘓,更令網路成為各種謠言衍生的場 域。 簡舒培的質詢有問題嗎? 議會質詢,往常的模式即是議員設定問題,並要求指定的官員在設定的問題下 做出回答----議員的問題本身往往即有預設答案,也經常不允許官員跳出設定的 問題或答案,乃至辯解。如臺北市議員陳重文在質詢吳音寧香蕉品種,吳先表示 是「芭蕉與一般的……」,立即遭陳重文打斷,強調是香蕉,而吳以北蕉與老北 蕉作答時,陳重文又加以否定,強調山蕉與平地蕉才是正解。而後質詢每日進貨 量時,亦不容北農主秘向吳音寧報告,而要求吳依其記憶回答。 陳重文的質詢在日後年節爆量風波時被重新提起,媒體順著陳重文的質詢,表 示北農總經理連香蕉芭蕉都分不清楚。但對香蕉有所熟悉的人一看逐字,便知吳 起初是以向一般民眾解釋的角度出發,指出一般所稱的香蕉,其實包含外型相似 的芭蕉與一般之香蕉。爾後吳回答之北蕉與老北蕉實是正解,山蕉與平地蕉之區 分是以產地,反倒與議員所稱之「品種」不符。 陳重文的質詢模式,可說是臺灣議會質詢的標準模式----設定議題後以激昂而 咄咄逼人的方式「修理」「官員」,並阻止未取得發言權的部屬代擋或提供資料。 相較之下,簡議員的質詢可說是相當溫和而堅定----ᄊヹO指定官員回答指定問 題而已,甚至讓沒有取得發言權限的工務局長、市場處長以及副市長陳景峻都有 相當的發言時間。不過,柯市長卻顯得窘促激動,先是表示北農方案不好用,卻 又無法回答為何不好用,多次打斷議員質詢,更無端反問:「那你是指控我們貪 汙是不是?」。更強調「不會說我們臺北市這麼龐大的一個機構,然後還有這麼 多的顧問公司,我們會搞不過一個……我是不好意思說,他懂什麼東西啦。」 不過,簡議員溫和堅定,著眼經費的質詢,看在柯文哲支持者眼中卻不是如此, 或許是因為鮮少接觸議會質詢,柯文哲支持者紛紛指責相當溫和的簡傲慢,表示 「看不下去」,並認同柯文哲與彭振聲的說法,認為其質詢影射北市府貪污圖利, 更認為這是吳音寧透過簡議員向臺北市政府「施壓」採納。他們似乎忘了,議員 質詢市政經費的運用是天經地義,議員也從未指控市府貪污、圖利,這更不是在 預算案審議時,以預算保留與否為條件而提出的要求,市府對質詢唯一的義務是 答覆,採用與否並非義務。面對簡議員的質詢,柯市府只要能回答出設計有何不 同造成經費差異即可,甚至表示帶回商議給予書面答覆亦無不可。正常狀況下, 這種層級的「施壓」根本不痛不癢。 從實質內容觀之,簡舒培的質詢確有問題,除經費估算方式有誤外,北農提出 的方案也非替代方案,而是在市府版基礎上的需求建議。不過,這些問題並未在 新聞報導出爐時被澄清。反倒是柯文哲不能答詢,惱羞成怒的窘態廣為傳播。此 新聞一出,引起了柯文哲支持者的緊張,紛紛為柯文哲的意見大力擁護,支持者 更在欠缺資料的情況下,大剌剌地憑著媒體片面的報導批評起北農方案。如PTT 八卦版著名的柯粉王王冷(KingKingCold)便從提出程序、受委託方、空間規劃 三方面的質問。 相對地,支持者對號稱公開透明卻從未公開圖紙的北市府卻毫無質疑,更對長 期受到質疑的中繼方案不聞不問,對除了相關人士之外一樣無人知曉的北市版完 全肯定。柯文哲的支持者們似乎忘了,作為執政者的北市府才是應該被監督的對 象,140億經費要執行的方案是北市府的方案,而不是北農的方案,北農的方案 不過是單方面的建議。直到市場處表示有7月方案的存在時,才又想起這件事的 事主一直都是市場處,而紛紛改口表示「市場處幾乎都採納了北農的建議」,有 什麼好抱怨的? 不過,王冷冷的質疑仍在PTT八卦版上被推爆,並迅速透過社群媒體與即時新 聞傳播,直至今天,仍被有22萬粉絲,卻非官方所有的粉絲團PTT Gossiping 批 踢踢八卦板一再作為「前情提要」傳播,也一再有人轉貼此文作為柯文哲辯護之 工具。但,隨著越來越多相關各方說法,以及簡議員質詢所使用的12月22日北農 建議簡報、3月23日需求討論會議各版比較簡報兩份檔案曝光之後,這些質疑幾 乎都可以證明是無的放矢。 射箭畫靶,自打嘴巴的程序質疑 如程序問題。無論是北農或北市府都表示此方案是在雙首長會議中提出,差異 僅是北市府要求北農自行與公會協商,但北農認為協商責任在北市府而已。事實 上,市場是北市府所有,改建亦由市府啟動,方案決定之權力亦在北市府。北農 既無最終決定權力,又有何能力要求各方參與協商?倘若協調完畢,北市府仍不 採用,且非白費力氣? 至於王王冷加碼的漁市問題,北農方案從未涉及漁市,在北市府方案中,漁市 與果菜市場也是兩棟獨立而相連的大樓,何來北農規劃需詢問漁市之說?(儘管 在工程顧問公司的比較版本中,影響了漁市的樓層高度,但仍屬可協調規劃)農 產公司既非漁產公司上級單位,又有何權力要求漁產公司參與協商?北市府作為 握有方案決定權的主導建設方,面對提出時間較晚的方案,大可以時程不及否決, 未置可否又要求民間自行協商,不過是給提出修正需求的北農軟釘子吃。 有些質疑者更進一步援引將臺大城鄉基金會誤為臺大城鄉所的工務局長彭振聲 於質詢時之說法,表示此案未經市場處、產發局簽核函轉工務局,故程序並不完 備。然若程序不完備,北市府又何以受理,交由工程顧問公司做出比較評估簡報 並開會討論?北市府既已受理,卻在質詢時表示程序並不完備,道理何在? 復有質疑者延續柯文哲之說法,認為北農方案並未經董事會同意,故非代表北 農。此說更不值一提。首先,如此方案非代表北農,市場處、工務局絕無受理必 要,但市場處與工務局確實將此方案視為北農方案並加以討論,從來就不曾當作 吳個人提案而加以否決,可見柯市府本身就承認此方案的代表性----直到柯文哲 在議會惱羞成怒。 復次,北農公司為總經理制,並非凡事皆須請示董事會或董事長方可對外接洽。 一般而言,此類溝通協調案不到最後定案,亦不會送交董事會裁決,最重要的是 取得授權,事中隨時匯報進度即可。北農是否取得董事會授權商洽提案,目前尚 不得而知,但北農公司按時向董事會匯報則無庸置疑。這不僅是北農公司自家說 法,董事邱進福亦表示知悉北農有向市府提出修正意見、董事長陳景峻亦於新聞 稿中表示北農有向董事會匯報進度。如未取得授權,而董事會亦不同意,則董事 會大可隨時喊停。但董事會多次接受進度匯報卻未喊停,顯見董事會早已同意北 農就改建方案繼續研議。 在柯文哲惱羞成怒之後,陳與市場處一再表示該案未經董事會議決,也未將圖 紙送入董事會中。問題是,市場處就是北農的督導機關,如不經董事會議決不能 代表北農,市場處本應直接拒絕,又何以將其交付顧問公司進行比較?而陳景峻 作為北農董事長,如認為有必要經董事會議決,又為何不曾在董事會中要求將圖 紙送入? 更不要說,臺北市在北農董事會不只有一席董事長,還有四名董事:李友親( 常務董事)、劉寶緞(產發局簡任技正)、丁建卿(同時為北農工會員工董事)、 洪錫忠(臺北市蔬菜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這四位市府董事又可曾要求?尤其劉 寶緞是改建案相關局處出身,理應對北農內部意見多加注意。如果沒有,那很顯 然,在柯文哲於質詢時惱羞成怒之前,沒有任何一個市府官員認為這個案子應該 要經過董事會議決。 在議會質詢出包之後,柯文哲又多次指稱議員質詢、吳音寧、北農的後續回應 是體制外做法,批評吳音寧作為總經理卻經常未出席相關會議。這種批評引來一 陣市府、支持者與議員之間,計算出席次數的無聊攻防。姑且不論柯文哲並無證 據證明是吳音寧「找」議員質詢,議員質詢市府,本身即是體制內作為,何以稱 之體制外? 至於出席問題更屬無稽,臺北市政府並非北農的上級機構,北農也 非臺北市政府的內部機關,兩者無隸屬關係。既然如此,北市府發出的公文必然 是請北農公司派員出席,不可能指定「總經理」出席。即便是臺北市政府內部, 各局處在對內對外各種會議中,也經常出現下屬代理局處首長出席的狀況。 各種會議之中,以相關成員而非首長代表單位出席的狀況司空見慣。但柯市府 卻將焦點聚焦於「總經理」本人是否出席,模糊北農向來有派員出席會議的事實。 如若以臺北市政府對北農公司之標準,舉凡對外會議都需最高負責人出席,何以 臺北市政府在9月6日派陳景峻副市長代理柯文哲市長出席行政院院會?而非由柯 市長排開其他公務親自出席? 在臉書張貼訊息、對外回應發言,更是柯市府本身經常進行的行動。在北農相 關問題中,柯市府更經常透過媒體回應農委會的發言。如以柯市府「體制內」的 標準,臺北市政府對農委會的正常溝通管道應是透過行政院院會請求發言,及以 公文敦請農委會研議。臺北市政府對北農有意見,除發公文之外,更應該在董事 會中透過股權代表處理。何以臺北市政府從來不以體制內行動為限,反倒對非下 屬機關說三道四? 陳景峻副市長於此時重提議會備詢一事更是轉移焦點的政治動作。臺北市議會 的監督對象是臺北市政府,也只有當一間公司是臺北市政府所有時,才會成為臺 北市億會的監督對象。這是《臺北市政府投資事業管理監督自治條例》第九條50% 條款的法理基礎。 臺北市政府對北農持股不過22.76%,甚至在與張榮味家族的全國農會系統結盟 後,在股權、席次上都無法過半,北農依法並非臺北市議會的監督對象。臺北市 議會僅能監督代表市府行使職權的股權代表以及作為其督導單位的市場處,對北 農公司並無監督權。如議會要對市府有持股的各家公司主張監督權,為何從不曾 要求代理市庫作業,北市府擁有13%股權的臺北富邦金控總經理列席備詢?而市 府、市議會不曾修改自家法規,又以政治動作要求北農備詢,又是什麼樣「體制 內」的舉動? 在程序問題上,無論是提出時機、提案人身份、公文程序、議會備詢乃至董事 會的態度,甚至「體制內外」的區別,柯市府與柯文哲支持者的問題幾乎都是無 中生有,這些無中生有的問題,只要把臺北市政府在其中扮演的角色考慮進去, 便會發現毫無道理。如果北農的提出程序有問題,作為督導與受理單位,且在董 事會有五名董事,卻未要求補正的臺北市政府亦難辭其咎。而體制外體制內之說 法更是雙重標準,這種完全貽笑大方、自相矛盾,與現實、法理脫節的話術攻防 竟也被柯文哲支持者大力支持。 柯粉對受托單位的烏龍質疑 切割、忽略臺北市政府扮演的角色,是這些質疑意見的基本邏輯。只有這樣, 他們才能夠擁護柯文哲惱羞成怒下「他懂什麼」的狂言。例如,王王冷以臺灣採 購公報網的2018年得標資料,質疑受委託的臺大城鄉基金會並無市場規劃經驗。 但實際上臺大城鄉基金會至少執行過埔里多功能花卉處理展售中心規劃(2001)、 臺北花卉批發市場事業發展計畫、臺北花卉國際物流中心整體規劃案(2004)、 宜蘭縣羅東鎮第三市場改建既周邊道路景觀改善整體規劃、宜蘭市南北館市場暨 中央停車場再發展計畫提案書(2007)、臺灣花卉國際物流中心後續項目執行 (2008)等市場規劃案件。 臺灣採購公報網之資料並不完整,但仍收錄了羅東鎮第三市場改建標案。若以 相同標準,檢視先期規劃案的得標廠商亞新工程顧問公司。我們會發現:在臺灣 採購公報網的資料庫中,該公司不僅在2018年無市場規劃得標案收錄,甚至在得 標的2017年之前直至資料庫最早的2000年,都沒有任何市場規劃得標案登載。王王冷的標準來看,將先期規劃與中繼市場督造工程以千萬價格發包給亞新公司 的臺北市政府,顯然比北農更差勁。比起把臺大城鄉基金會誤作城鄉所,這種意 見更將貽笑大方。 如何查明是否為正式委託? 對於不會對堂堂臺北市政府工務局長竟把城鄉發展基金會錯當城鄉所感到吃驚 的柯文哲支持者來說,王王冷的質疑已經是水準之上。而在支持者們終於搞清楚 城鄉基金會不同於城鄉所之後,一種新的質疑又開始出現。那就是質問此委託案 是否如北農所說是正式委託----畢竟在北農招標公告之中,並沒有出現此一委託 案的公開招標。 事實上,北農官股並未過半,非屬公營事業,並不受《政府採購法》之限制, 其採購辦法外人亦無法得知。因此,我們不可能知道北農內部的正式程序到底是 什麼,也就不可能只從公開招標有無來確定是否是正式委託----即便是政府機構, 也有限制性招標的空間。這種質疑本身不能得到答案,不過是一種政治攻擊的手 法。北農既屬民營公司,也沒有責任回應支持者的這些質疑----當然,北農若無 回應也就必然繼續成為攻擊的缺口。 不過,如果我們的用意不在攻擊北農而在於釐清事實。那麼,有一個簡單而必 然可以得到答案的方法----ᄄ煽N是請臺北市政府在北農的官股代表以董事的權限 查清並向議會報告。這些官股代表除李光親是否為市府官員並不清楚之外,其餘 四人都有當然的備詢資格,也有完整的備詢義務,更有對公司治理事務完整的權 限。甚至不必請市議員質詢,只要柯文哲市長一聲令下,展現柯文哲支持者所期 待的積極作為,這些下級部屬們又怎麼能不動起來? 空間規劃:門外漢的鬧劇 「柯文哲不能錯」,為此必須盡力抹黑大多數人根本沒有見過的北農修改建議 案。於是乎,在空間規劃問題上鬧出了更多笑話。如王王冷以三立新聞揭露的平 面圖作為質疑依據,批評拍賣重鎮「果菜物流空間變成一根奈X」。但問題是, 所有人都知道市府版從去年就定調是多層建築,以當前臺北第一果菜市場的地坪 數來看,新市場若要滿足早已不足的空間需求,也不可能只有單層規劃。而在簡 舒培議會質詢影片中所揭示的樓層配置剖面圖來看,北農版與市府版皆是多樓層 設計。三立新聞揭露的平面圖,顯然並不完整。 三立新聞的截圖,事實上是看不出北農版的果菜物流空間位置的,但王王冷居 然能從此圖讀出「果菜物流空間變成一根奈X」的結論,此種識圖能力真是令人 嘆為觀止!果然,簡報一流出,立刻證明王王冷誤讀圖紙,北農版的物流規劃是 直接併入低溫卸貨區。對此,長期批評農委會與吳音寧,熟悉農產業務的林裕紘 (Lin bay 好油)也持肯定態度評論道:北農的包裝目前皆由各地合作社包裝, 在產地運輸能維持冷藏狀態的情況下,直接進入低溫卸貨區能保持全冷鏈,無保 留包裝空間必要。 停車空間的關鍵問題到底是什麼? 王王冷的第二個質疑是停車空間。他認為停車空間是等待卸貨前調度的場域, 設在五樓將產生承重問題,並指稱減少了1,200格停車位。而而產發局長林崇傑 則在議會應詢時,表示北農版依法必須留設的停車位刪除。 先不論停車場本來就不是供應運輸卡車臨時停車之用:卡車普遍以趟次計價, 並早在拍賣開始前便陸續進場卸貨,無論是市場方或是運輸方,都沒有久留的規 劃。對市場方與運輸方而言,最好的規劃都是以流暢的卸貨動線讓車流能快進快 出,即便需要臨時調度,也無須千餘個車位----ᄡN連現有的堤外停車場也沒有這 麼多。王王冷做出這個質疑時,根本不曉得市府版的停車空間規劃設計,也是在 高樓層的五樓,而這在30日就上網的簡舒培議會質詢影片內的樓層配置剖面圖中, 早已清楚呈現。 同樣的簡報也顯示北農版停車場仍然存在,並未如林局長所言「把停車場廢掉」 。2日的流出簡報,也清楚地證實了無論是市府版或北農版,都是將(小型車) 停車空間設在高樓層,而無論何種版本,運輸車輛皆是由場外道路直接進入卸貨 區,並未繞道停車場。北農版也並非如網傳減少了1,200格車位,而是從1,800格 車位減少為1,200格車位。 這樣的停車空間是不是合乎需求呢?相較北農在12月22日提出的疑慮與建議中 估算的堤內停車需求1270格,僅減少了70格。市府版則從未公告1,800格的車位 需求從何而來,----除了都市計劃書與簡略而欠缺平面規劃的先期計畫簡報之外, 號稱公開透明的柯市府從未公佈任何圖紙資料。原則上,除了中繼方案之外,在 本次資料流出之前,一般公眾根本沒有圖紙可以討論這140億的改建方案規劃如 何。而,根據都委會會議記錄,這已經是北市府第三次下修停車車位數。 對於市府版不知評估依據為何的停車空間規劃,各路柯粉紛紛表示這是為了週 邊的停車需求。先不論週邊停車需求本非北農業務,也不可能在北農依市府所要 求的與各公會討論之後被納入估算----這種論點,反倒再次說明協調非由北市府 出面以共同平台談成不可,否則一旦公會與北農的共同意見與當地居民相左,不 就更陷入曠日費時的往返協商之中? 然而,這種意見卻狠狠地被柯市府本身的都市計畫書打臉,在公開的計劃書中, 臺北市政府即因市場本身的空間需求大,提議修正93年萬華區都市計畫細部計畫 通盤檢討案,將「『應』設置之公共服務設施」為「『得』設置之公共服務設施」 ,其中即包含公共停車。市府於都市計畫書中明確表示「本次修訂都市計畫前洽相關需求單位協商、討論,考量目前尚無前開所列空間設置需求,並為加速本 案整體改建進度並保留後續符合公眾利益規劃之彈性,爰修正原計畫規定,以符 實際需求」,顯示北市府在規劃時也不以週邊停車需求為優先考量。 在停車空間的討論中,柯文哲支持者們經常遺忘的是:第一果菜批發市場現在 即有專屬停車場,而且此停車場非在基地之內,而是在堤防之外。依據臺北市政 府公佈,106年12月的改建工程先期計畫簡報中記載的資料,堤外停車場有大型 車停車位191格、小型停車位2,203格、機車停車位294格、電動搬運車256格。採 購商以電動車作為停車場與市場間交通接駁的工具。改建完成後,此停車場仍舊 可以繼續提供車位,滿足非汛期的停車需求。 更重要,而許多評論者遺忘的是----ᆬ咿痕岫b地下室另規劃了1,500個機車停 車位,北農版也未改動,這也是目前週邊欠缺的設備,唯一的問題只是大量的機 車停放所帶來的通風、防災與動線。整體而言,無論是北農版或是市府版,在改 建完工之後,本體與週邊的停車車位都是增加的,若北市府未收回堤外專屬停車 場,亦無部份網民質疑的將減少停車營收的問題。 總結來說,有關停車場唯一的關鍵問題僅是,防汛期的停車需求是否有被滿足? 北農提出了1,270位的需求,從流出的簡報擋中我們看不出評估依據,而臺北市 政府則僅表示有防汛需求,未詳細說明多少。在明確的評估公佈之前,我們無從 判斷何者方案為佳。不過,產發局長林崇傑在議會應詢時表示停車場依法必須留 設。但按臺北市都審會第483次委員會議會議記錄所附,應為申請方提交之計畫 資料表中明確記載:法定的汽車停車格數不過429格,無論是北農版或是市府版, 都遠遠超出法定需求。 當柯神無誤論劃上句點 王王冷的質疑,在專業人士眼中----ᆲ⑥雂˙搨n是專業人士,只須如筆者一般稍 有涉獵相關知識的人眼中看來都是極為可笑而錯誤百出的,完全顯示他對公司治理、 土木工程與市場營運都是徹底的外行。而王王冷的輕浮狂妄更令人驚訝,任何看過 簡舒培質詢影片的人都可以發現,簡手上握有的東西比媒體揭露的更多,而且兩版 的結構不一樣,根本不可能如簡所言從樓地板平均造價來推估所需經費。但王王冷 卻在媒體片面的,不準確的報導上,以他淺薄的基礎知識展開批評。 不過這樣極端無知而狂妄----ᄅ~然還請一直以第一、第二市場為家,歷經七任總 經理的第一市場主任王鴻雄稱之「每個禮拜至少都有1至2天會住在第一市場」,評 為「最常來市場」的總經理多去市場看看----的文章,卻在柯文哲支持者大量聚集, 媒體記者經常取材的PTT八卦版上被推爆。然而,在看過比較簡報之後,長期批評 農委會與吳音寧,熟悉農產業務的林裕紘(Lin bay 好油)也持肯定態度評論道: 「我個人認為吳音寧的版本以批發市場的功能性的考量的觀點,是贏過台北市政府 的版本。」 林裕紘有此感想並不意外,因為北農建議與規劃中的重點,都是林裕紘等人長期 在網路專欄文字中鼓吹的。令人意外的是,始終敵視農委會與吳音寧的林,居然會 公開承認北農版本的優點。果不其然,林在隔日又再次發文,在連「實質規劃」是 公共工程專有名詞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而後在網友指正下修正),照抄其他柯文哲 支持者提出的問題,質疑此案是否為正式委託。而正如前述,要能繞過北農官方而 得知答案的方法亦有:那就是請臺北市政府的官股代表以董事的權限查清,並向議 會報告。 正如林裕紘指出的,簡舒培的質詢方向是錯誤的。他從柯文哲喜稱自己是省錢市 長的角度出發,以樓地板面積的平均造價做出了非常簡陋的比價,但這種比價卻完 全沒有考慮空間調整帶來的結構調整而產生的造價差異。不過,這種質詢放諸各地 議會乃至立法院,都稱不上是錯得特別離譜----ᄋd錯重點的議會獲立法院質詢實在 太多,多到不可勝數。更令人意外的是,本應最清楚這項議題的市場處,不僅搞錯 北農建議案減少的車位數,更認同簡議員的看法,表示:「該公司所提方案與市府 規劃方案面積約減少33,336㎡,主要為停車場減少26,000㎡(約1,200停車格)及果 菜物流包裝中心減少9,800㎡所致,因此造價較市府規劃方案為低。」(市場處已 在五日修正車位數,故援引PTT轉錄之原版公告) 柯文哲支持者與林裕紘更認為此番風波為新潮流對柯文哲發起的攻擊。但事實上, 柯文哲的窘態乃是自己造成。正如前述,柯文哲面對議員質詢,無法回答不採用的 具體原因,也不選擇回府了解後再以書面回覆,反倒多次打斷議員質詢,更無端反 問:「那你是指控我們貪汙是不是?」連「他懂什麼東西啦」這樣的詞彙都能脫口 而出。 畢竟,這可是連市長夫人都打破一般官員眷屬不評論政治之慣例,表示「憑什麼 ?」的「250萬實習生」,怎麼可能拿得出像樣的東西呢?但事實卻是:北農建議 案雖未必能稱得上完美無缺,但確實有模有樣,也獲得長期敵對的論客贊同。反倒 是柯文哲惱羞成怒的暴言,令陳景峻、產發局、市場處與工務局欠缺應變空間,回 應破綻百出。 我們倒要反問,把第一市場改建當作重要政績,親自裁定市場原地改建,曾表示 七年太長,在漁市中繼市場動工典禮強調要縮短工期,在質詢時表示「市場改建計 畫幾乎是整個府在盯著看的案子」,卻又讓底下局處出包未送環評延宕工期,無法 回應質詢,反倒惱羞成怒的柯文哲市長,到底又對市場改建理解多少?9月7日,市 議員周柏雅又再度就果菜市場改建質詢。周議員仍讓柯市府部屬提供資料以便市長 答詢。且料柯市長之答詢仍舊如一週前荒腔走板。 儘管柯文哲支持者如流寇一般,不斷地隨著舊說隨新資訊出爐而無效後轉換質疑 焦點。從最早的批評北農方案內容,到後來方案公佈,許多批評被證明是無地放矢 後,轉為批評程序問題。但直至今日,仍舊有許多柯文哲支持者把這些舊質疑當作 聖經一般轉貼、回應各種批評柯市府之言論。如果,這樣一再地傳播這些已經過時 且無稽的言論不叫帶風向,什麼叫做帶風向?而若柯文哲站得住腳,又何須帶風向? 這,不僅顯示多數人根本不具備討論相關問題的專業,也無法判斷各路意見的良 莠,更顯示他們對事實的真相、市政的進步毫不關心,只是堅信自己的柯市長,無 黨無派的柯市長,總是強調專業的柯市長----絕對不會錯,吳音寧他----「懂什麼 東西啦」。 由支持者組成,上線時風光一時,但卻在2015年末停擺,直至本月才又隨著選舉 將近而更新的柯p新政進度條在2015年3月曾張貼一則影片,表示「大家靜下心來想 想,真正覺醒到國家興亡責任不在我們選出來的官員民代,而在於公民參與監督的 民眾,是否仍是極少數?」。2014年柯文哲當選時,也表示「此時此刻對柯文哲而 言,是選舉的結束,但是是承擔責任的開始。我會更加謹慎謙卑、艱苦奮鬥,在民的監督下,實現政見的承諾。」 如今,為了掩護柯文哲無知而狂妄的醜態,市府官員們掩蓋了自己在改建案與北 農董事會中扮演的角色,柯文哲支持者們捨棄了民主政治中監督政府的原則,對 140億的改建案良莠不置一語,對市場業者對中繼方案的不滿不聞不問。反倒對並 未採納,也非公營事業,更非改建案主導者的北農版修改建議發起了各種無中生有 的質疑。 這些基於片段事實的質疑,也就必然需要以臆測加以補充,故而引起了白綠藍之 間一陣充滿錯誤訊息的網路攻防,錯誤的訊息充斥,徹底癱瘓了公共議題討論。如 公開北農版建議案與比較簡報的粉絲團「抓到了!這梗很綠」無端在比較圖中提出 「冷鏈做外銷」的觀點,成為攻防中一個被討論的目標。事實上,冷鏈並非是為了 外銷,不過是作為島內供應保鮮之用。 在此誤解之上,更有柯粉表示冷鏈毫無必要,或僅有截切蔬果需要冷鏈的意見。 前者完全忽略了市府版也有大量的冷藏設備,且目前第一市場亦有冷藏設備。後者 與王王冷之流的意見,讓人不禁懷疑----這些天天對北農大肆批評的柯粉鄉民們, 到底對批發市場理解多少?對產銷過程理解多少?甚至,最為基本的,這些人真的 進過菜市場,管過家裡的冰箱嗎?還是一切都是媽媽、太太代勞? 政治對立氣氛 混著欠缺基礎知識的參與者,白綠藍之間為支持而支持,為反對而反對,令公共建 設的討論徹底失去可能----不僅在第一市場改建案如此,在社子島開發案亦是如此 ----所有在地居民的質疑,完完全全被柯文哲與其支持者無視。各種出於居民需求 的質疑,換來的卻是「大不了不要動,繼續放20年」。這----是柯文哲支持者在各 種理屈詞窮之後必然使出的殺手鐧。 柯粉們的大不了不要動,其實與柯市長的名言「如果你沒有更好的方法,那這個 爛方法就是最好的方法」異曲同工。這句話看似在說明推動政務的困難,但實際上 就是「我不解決問題,我解決提出問題的人」。這種拒絕承認問題,不爽不要做的 態度,居然是打著「進步價值、光榮城市」的柯文哲與其支持者對公共建設討論的 心態。 是的,任何一種政治行動必然就要有所犧牲,必然有所妥協,沒有一種公共建設 會是十全十美,能夠滿足各方需求與想像。但就如柯文哲所言「我們人活在世界上, 每天都在做交換。什麼是你不願意拿出去做交換的?那個叫核心價值」;一個公共 建設也有無法割捨交換的東西,那就是核心功能。公共建設的核心功能是否有所瑕 疵,本應接受公眾與專家的檢驗。拒絕思考,也否定公眾質疑的盲目支持,只會讓 公帑無端浪費,更讓我們換來更多的蚊子館。 柯文哲母親曾言:「分藍綠就每天吵架不用做事了?」一個非籃非綠的市長,滿 足了對藍綠鬥爭厭倦的民眾。但跳脫藍綠格局的「白色力量」,卻在欠缺既有政治 體制制約的情況下,變成了「白色例外」。玩弄著傳統政客的言行舉止,卻不需要 承擔人們對傳統政客的檢驗標準。從柯粉各種無腦護航來看,這些自認非藍非綠的 選民,早已經被柯文哲徹底綁架,與過往的扁迷馬迷幾無差異。「新政治」不藍不 綠的表面之下,仍舊換湯不換藥。 轉眼間,一任市長任期又將度過。但無論是指責農業縣無視財政紀律加碼年金, 卻又在大力支持的徐欣瑩被指出也要加碼年金時「理解農業縣有困難」的改口,或 是在第一市場改建案上「他懂什麼東西」的蠻橫無知。柯文哲的表現,都與他平素 朗朗上口的科學、專業、進步大相逕庭。支持者們熱力聲援的柯神無誤論,正隨著 柯本人的傲慢逐步瓦解。 當柯神無誤論劃上句點,我們發現:原來,「進步價值」 從未真正實現,擺在眼前的,不過是一種漂白後不受政黨刻板印象制約,行為卻與 傳統政客無所差異的權謀市長,以及對此心知肚明,卻又自欺欺人的無奈選民。 7日,柯文哲支持者又生產了一種新說法,也就是「北農根本沒有改建替代方 案」。事實上,兩份檔案公佈之後,所有看得懂也看過檔案的人都清楚,北農 的方案就是在市府版的基礎上提出需求,而非獨立的改建方案。支持者們執意 在「改建方案」與「需求表」的內含差異上做文章,指摘相關質疑乃烏賊戰, 卻無視北農實質上做出了一個不同的空間配置方案,而市場處新聞稿也多次以 「北農方案」稱呼之。無論是北農一開始對爭議回應的新聞稿,或市場處9月5 日針對媒體報導所發布的澄清新聞稿也早已經聲明非獨立方案,在該媒體報導 中,北農總經理吳音寧也表示北農乃提出建議。柯文哲支持者在實質內容上無 法評論,迄今只能仰賴這種忽視實質指涉,單純在語意上打轉的詭辯自我滿足, 著實是可悲的現象。轉錄連結https://goo.gl/aNbZ6a轉錄心得】 文章很長,希望看到這裡的版友們還清醒著。 這次的質詢帶來的北農改建風波,其實一開始,如果市場處馬上提供柯市長7月24日 滾動式修正版的改建計劃,讓市長可以應對議員質詢,那就什麼事都沒有。甚至簡 議員還會被打臉嘲笑,拿一個過時的報告來質詢。 但柯市長的腦羞,市場處和副市長的不作為,導致了風波擴大,也引出各方論戰。 這篇裡面,公司專業經營的部分我承認我不太懂,但看起來沒有什麼明顯的矛盾之處。 講到 Lin Bay好油 和農委會、吳音寧之間的恩怨我並沒有追查。Lin Bay好油 我是從 文青別鬼扯 鬼王那邊看過引用 Lin Bay好油 的文章。他對農業應該有相當的實務和想 法。 不過 Lin Bay好油 上次我也看過他對新聞上的「吳音寧版」先有相當離譜的指控,後 來才看到他修改貼文,承認「吳音寧版」比北市府一開始的先期規劃要好。 然後看到他的這篇貼文 https://goo.gl/RsgjLN 引用部分內文 北農連結供銷端(農民及合作社)及承銷端(承銷商及零售商),照理說應該 要站在中立的角色上,然而,當北農經理人的角色是由政治決定時,當然不可 能絕對中立。若選擇向供銷端傾斜,就必須把批發價拉高,供銷端才會有更好 的獲利,過去韓國瑜就是這樣搞,所以能讓合作社和農民挺他,但批發價變高 的情況下,承銷端的成本就上升,北農當然也會有一票反韓國瑜的勢力。 吳音寧雖然說想幫助農民,但她主持下的北農明顯傾向承銷端,這可從北農交 易價格長期偏低看出,照理說,她身自溪州這種農業區,應該會傾向供銷端, 但北農今年長期果菜價偏低其實只對承銷商有利,甚至她還受到七大蔬果公會 的力挺,說她是歷任以來最好的總經理,農民討厭她,承銷商稱讚她,這就是 北農選擇向承銷商傾斜的結果。吳音寧過去是有理想的人,她的上任曾經讓農 民寄予無限希望,希望她能領頭改革已經僵化腐敗的農產運銷制度,但她並沒 有完成想要幫助農民的使命,反而讓農民這一年來在低菜價中吃盡苦頭。 呃,剛好我前一陣子查了北農的國內蔬菜批發價變動 這是韓國瑜任內,2015~2016年的變動圖,那年冬季有霸王寒流,2月菜價偏高。 https://imgur.com/Dc4b2l2
這是吳音寧任內第一年的變動圖 https://imgur.com/rt0lrtG
我看不出,吳音寧任內平均菜價有低於韓國瑜?平均都在一公斤18元左右,甚至農曆 年前蔬菜批發價還比韓國瑜高。休市後的「菜價崩盤」,也只回跌到平均價一公斤18 元,比韓國瑜的一公斤16元還高。 https://imgur.com/V3c30BG
今年二月到三月的批發價走勢圖,春節年假是2/15~2/20 https://imgur.com/IY6zsr8
去年一月到二月的批發價走勢圖,春節年假是1/27~2/01 這是鯨魚網站上網友做的韓國瑜4年和吳音寧1年的批發價走勢比較 https://imgur.com/v3QVsNl
來源:https://goo.gl/XpRFtm 真的看不出 Lin Bay好油 所說的,吳音寧比韓國瑜更偏向承銷端,壓低菜價的情況。 然後這陣子瘋傳的某農民抱怨產地菜價極賤的影片,還被朱學恆引用。 這是打臉文 https://goo.gl/Dr1ftm 引用部分內文資料 =全部蔬菜平均價格= 全國批發市場 19.93 元 西螺批發市場 19.38 元   =青江菜平均價格= 全國批發市場 17.26 元 西螺批發 15.96 元 產地的批發市場和全國平均(北農的批發價有指標作用)相差不大,承銷商真的「賺 很大」? 承銷商一定有賺,不然沒人做這生意,蔬菜就必須自己長腳跑到全國各市場了。但是 賺多賺少,賺多少會被罵菜蟲…各人心中有一把尺。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75.180.118.66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ublicIssue/M.1536547607.A.23E.html ※ 編輯: Tomwalker (175.180.118.66), 09/10/2018 10:49:03
annielaurie: 沒用啦 會有人扣帽子說你是理想高不務實的文青 09/10 11:09
annielaurie: 這陣子逛FB幫吳說話的人下面都被狂貼一堆八卦版出來 09/10 11:14
※ 編輯: Tomwalker (175.180.118.66), 09/10/2018 11:16:12
annielaurie: 的質疑言論,幾乎都是複製貼上,這樣根本算不上是在 09/10 11:14
annielaurie: 討論,只是洗版跳針而已 09/10 11:15
yuyuyuai: 不懂那些自己想的都是真理只扣帽子不想討論的人來這幹嘛 09/10 11:50
jetalpha: 北市府市場處跟陳景峻的說詞可能都需要再檢驗。 09/10 12:25
uka123ily: 董事會部分跟我講的一樣,看起來是陳景峻應該下台 09/10 12:29
aimify: 倒不如說,在農的這塊,其實不同顏色在台下較勁。 09/10 12:51
csixty: 這篇文章風格太偏激,處處給柯戴魔王帽,以常識判斷,心證 09/10 17:24
csixty: 濫用、斷章取義之處不會少。今天市府方針對吳的諸多說法 09/10 17:26
csixty: 提出反駁,不見吳有有力的回駁。讓子彈再飛一會兒吧。 09/10 17:28
lbowlbow: 有什麼好破滅的?柯P從來就不是神,競選期間失言幾十次 09/10 17:35
lbowlbow: 就只有台灣霉體才會天天造神然後在那邊崩潰 09/10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