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PunkHoo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致各位: 我是海狗, 我們剛完成了在大港開唱的演出, 跟以往的每一場演出一樣, 我們都是用盡全力的, 在此衷心感謝每場在台下嘶聲吶喊的觀眾, 你們一直都是表演的一部分, 也是我的動力。 發這篇文是要告訴大家, 大港是我在胖虎的最後一場演出。 這是前一陣子的共同決定, 只是我們選擇用大港做爲句點。 在此跟歌迷與胖虎家族一鞠躬, 你們一直都對我很好, 未來就讓下一個團員承載胖虎的精神陪你們往下走吧。 以前看過很多離團聲明, 或是官方的團員變動公告, 都會想, 如果有一天換做是我, 我會打算怎麼表態。 此刻的我, 反而覺得沒啥好想的, 好聽不好聽對我來說並不重要, 只要誠實就好了。 和大部分我印象中的團員異動原因一樣, 分開就是理念不同而已, 不過, 對我來說很難得的是, 過程中我們是沒有起爭執的。 為了不要讓理念不同變成一種官方說詞, 我試著從自身角度解釋一下。 加入胖虎到現在的我, 其實歷經了幾個不同的階段, 剛開始是單身且身兼三個樂團的階段, 那時生活的就是玩團最高。 幾點回家都沒關係, 睡不飽吃不飽都沒關係。 因為某程度我也正享受著表演賦予我的光環。 同時燃燒著的我也同時虛榮著。 接著就進入已婚然後以拍戲為工作的尬團階段, 這時生活就比較難一點, 雖然玩團在心中還是最高, 但工作卻是現實的最高。 拍戲這種工作類型是很逼人的, 以一個有其他事情想追求的人來說更是如此, 太多未知的變數牽制著生活。 沒戲拍的時候收入可悲, 有戲拍的時候時間可悲, 怎樣都可悲。 還得對不起很多人。 現在回想, 當時能夠這樣拍戲還兼著玩團, 可能是因為一直都不紅吧。 紅不到太忙。 接著是一年生病的階段, 這時的生活就很簡單, 就是想康復。 這期間我搞懂了些事情。 曾覺得有放不下的理想跟執著, 好像肩負著哪些責任, 以為重如泰山, 其實根本就輕如鴻毛, 當你只想要活下去的時候都不重要了。 記得當時躺在病床上等著診斷報告, 感到有面對死亡的可能, 腦中只想著好想看到兒子長大的模樣。 於是想通了一件事, 我身處的任何位置都很重要, 但也都是可以換人的。 真要說, 只有當爸爸這件事情不可以換人。 最後就來到現在的階段, 健康且平凡無奇。 當然還是有夢想存在心中, 很重要, 但沒啥好說的, 那些所謂我想要的, 也只能排在家庭跟工作的後面。 雖然生活過著過著, 發現剩下的空間其實不多了。 但那也沒辦法, 生活就是取捨的藝術。 不久前一個認識多年的朋友對我說, 他覺得我這個人『有主見但沒意見』, 我覺得說得挺準確的。 我對生活的抉擇非常有主見, 但我對於別人不同的生活觀或態度沒意見。 人各有志, 做自己最自在。 回到胖虎身上, 好幾年來我一直希望胖虎能壯大到一個程度, 到一個能擠掉我生活中其他事情的程度, 那我只要專心彈胖虎就好了, 最屌的話工作都不用做了, 因為這就是我的工作。 退而求其次的話, 那就保持產值, 新的作品新的表演跟新的強度。 起碼再次站上同個舞台能拿出不一樣的東西。 讓大家知道我沒有停止擠壓才華。 沒有變化是就會覺得自己退步了, 然後覺得自己在吃老本, 然後覺得自己沒資格在生活中還堅持做這件事。 這是我比較強迫症的一面。 我改不了。 胖虎的演出一直都令我驕傲, 我認為很精彩, 我們也的確徹底的把身心靈都交給這舞台。 然而幾年來一樣內容的表演, 我對台下的觀眾是感到愧咎的, 因為你們從沒吝嗇給予掌聲。 我並不因掌聲與稱讚感到自滿, 因為我覺得在台上表現很棒是我應該的, 我只是做好本分而已。 光環是屬於舞台的, 而不是我, 走下舞台我就是個平凡無奇的人。 會吃會尿會大便。 綜合以上種種, 我自覺無法在這個狀態下繼續玩團。 甚至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根本就不適合玩團。 但, 撇開所謂的理念不同, 我其實很感謝胖虎的大團隊, 從來都沒有人試著想改變我或是批鬥我。 甚至連最後要離開的決定, 都是在一個參雜諸多閒聊的和平氛圍下產生的。 某程度來說這也是一種善終了。 最後, 謝謝大家把冗長的文字看完。 離開胖虎並不影響我最本質對bass的迷戀, 每天等兒子睡了之後, 走進房間拿起bass彈的滿足感都是一樣的。 適不適合玩團我不知道, 但我知道我生來就註定是個bass手。 這是我不可能停止的事情。 胖虎是個真誠的樂團, 表演與做人都是, 我很高興自己能禀持這個態度, 真誠的論述今天要說的事情。 在此下台一鞠躬。 海狗 筆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61.230.27.190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unkHoo/M.1490460792.A.67A.html
khbee: 好捨不得海狗 QQ 03/26 11:32
AA517306: 我們祝福他,也期待新團員! 03/28 20: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