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TypeMoon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這個故事還差凱薩(跟天草),就可以集滿迦勒底搞事集團的成員了。 https://youtu.be/dDRlQt6YhOg
第四節:拍攝不停下來 瑪絮 「糟糕了,紫式部小姐她……!」 1:不、不要緊嗎!? 瑪絮 「不,前輩請拿好攝影機。 由我們來想辦法解決……!」 阿拉什 「總之,先把她送到有床的地方去吧。 的確那邊的房間有對吧?」 奧茲曼迪亞斯 「唔嗯,雖然是小房間但也別無他法。 美麗的賢者,讓她這樣躺在地板上也於心不忍。」 (眾人離開大廳到其他房間中) 貞德ALTER 「然後……身體狀況怎麼樣? 既然沒有消滅掉就代表沒有死吧。」 龍馬 「有呼吸。 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醒過來。」 貞德ALTER 「準備飲料的人是你?」 薩拉扎爾 「不,的確遞送飲料的人是我…… 但是可沒有能放進奇怪東西的時間。」 1:的確,就攝影機來看的話…… 瑪絮 「請等一下。 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 在進入會場前好像有喝下什麼藥的樣子。」 薩里耶利 「咕……唔……。」 瑪絮 「薩里耶利先生?」 薩里耶利 「———誰知道啊。 是什麼,是何物,是何人,讓我去演戲? 在這之外,你們還打算要我扮演什麼啊!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我是,我是,我是———」 阿拉什 「啊—,咳哼! 咳哼咳哼!啊—這傢伙是咳哼!(偷看)」 薩里耶利 「閉嘴!!我是,我是……!」 (瑪莉皇后默默出現) 薩里耶利 「……。 ……。 …………我是演安東尼奧的演員。 現在除了這個什麼都不是。」 (瑪莉開心的離開) 阿拉什 「呼,真是真是。 但是,真奇怪啊,紫式部是這部電影的導演兼編劇對吧? 怎麼會自己喝下毒藥啊。」 瑪絮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喝, 但至少我想薩拉扎爾先生是清白的……才對。」 奧茲曼迪亞斯 「弓兵啊。」 阿拉什 「嗯?怎麼啦?」 奧茲曼迪亞斯 「你在玩什麼。 這不是你的千里眼看不穿的事情吧。」 阿拉什 「啊—,這個嗎。 啊—……。 就當在這個特異點很難去使用它吧,拜託啦!」 奧茲曼迪亞斯 「唔哼,既然你這麼說的話是不要緊啦———」 龍馬 「嗯……薩拉扎爾。 從剛剛的說法來判斷, 難道說準備飲料的人不是你嗎?」 薩拉扎爾 「啊啊,我去拿托盤的時候,已經是玻璃杯裝滿飲料的狀態了。」 崔斯坦 「是誰啊? 準備飲料的。 如果是潔白的話,首先就該先報上名來吧。」 (大家看向莫理亞蒂教授) 莫理亞蒂 「……。 ……。」 1:難道說。 莫理亞蒂 「是我。(超小聲)」 (大家露出無奈的表情) 莫理亞蒂 「哦哆哦哆等等啊諸君。 什麼呀,這種『犯人確保,好回家吧』的氣氛? 我啊,只是盡了攝影助手的工作而已唷! 這是從迦勒底拿來攝影用的葡萄汁啊!」 貞德ALTER 「啊—是是。 好了啦,全部老實招來吧!」 (福爾摩斯傳來通訊) 福爾摩斯 「諸君,不毛的尋找犯人到此為止。 謎題已經解開了。」 1:福爾摩斯!← 2:不管怎樣也太快了吧? 福爾摩斯 「就結論來說這事件並沒有犯人。 這只是不幸的意外而已。 我也叫證人來了。」 (霍恩海姆出現) 福爾摩斯 「在幾分通融之後,他…… 不我的事情怎麼樣都好。 重要的是,他知道真實這件事。」 帕拉賽爾斯 「各位,在那邊的何處——— 比如說垃圾桶之類……。 有沒有寫著『安心‧嶄新‧邁進的霍恩海姆院』的包裝紙殘骸。」 瑪絮 「欸欸哆垃圾桶的確是在那邊……」 (瑪絮去找垃圾桶的東西) 瑪絮 「是的,真的有。包裝紙的殘骸的確有寫 『安心‧嶄新‧邁進的霍恩海姆院』!」 帕拉賽爾斯 「果然是這樣嗎……。 那麼,不會有錯。 那是我開給她的處方。 如各位所知,是只要吃一口就會在疲勞回覆之前強制持續睡眠的藥。」 1:前幾天很忙啊…… 帕拉賽爾斯 「我,接受了她的委託。 製作疲勞恢復的藥,這樣。 我啊,最後把這個藥給了她兩包。」 莫理亞蒂 「好的——清白的———! 我是清白的啊啊啊啊!!!」 貞德ALTER 「是是。 你就儘管拿著勝訴紙在那邊繞來繞去吧。」 福爾摩斯 「在接受電影拍攝委託時式部女士似乎正處於熬完夜的狀況下。 那個時間點就已經背負了很重的負擔, 即使這樣,還負責了編劇製作跟拍攝進行的話——— 疲勞也會以乘算的方式累積吧。 會去拜託法師‧帕拉賽爾斯也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貞德ALTER 「……我知道為什麼。 一直熬夜的話,真的會讓判斷能力變得很奇怪。(*1)」 帕拉賽爾斯 「……我特地避免了去詢問個人的原因。 在那個狀況應該去問才對的也不一定。 御主,實在很抱歉———」 福爾摩斯 「到達疲勞極限的式部女士,終於喝了帕拉賽爾斯氏的藥而倒下。 這是,這個不幸事故的顛末。 實在是非常單純的事情。 以防萬一也去調查了那邊的教授, 但是嘛,很可惜是白的,並沒有做壞事。」 莫理亞蒂 「不是什麼很可惜吧。 但是啊,福爾摩斯君。 居然去證明我的清白,真是辛苦你了! 雖然一點都沒有感謝之心在,謝謝你!(空虛)」 福爾摩斯 「……哈哈哈不客氣。(空虛) 對我來說讓迦勒底的戰力減少並非本意。 沒有發生爭吵事情的話可是很歡迎啊。」 貞德ALTER 「這麼說的話,薩拉扎爾(你)是無罪的。 真抱歉啊—。」 薩拉扎爾 「這種狀況也是沒辦法的。 不如說能解開誤會就謝天謝地了。」 莫理亞蒂 「嗯嗯? 為什麼沒有對我的謝罪啊?」 貞德ALTER 「誰知道。」 羅曼醫生 「嗯—,可是這樣就麻煩了啊……。 導演兼編劇倒下的現在, 要這樣繼續拍攝是不可能的……。 啊,不對,要悲觀也還太早了! 因為,在迦勒底做為希代的故事家還有其他兩位嘛!」 安徒生 「我拒絕。」 莎士比亞 「請恕我拒絕—!」 羅曼醫生 「立刻回答嗎!? 兩位,為什麼啊!? 又不是肉體勞動,也是最能讓你們發揮的場面吧,這邊!?」 莎士比亞 「這是由式部殿下所誕生的故事。 吾輩,雖然對於他人人生多少會插嘴, 但是對於故事的話,想要不多說話過完一生啊! 不如說,這可是事情的方向跟結局都不知道的故事唷! 吾輩的話可是會因為害怕而不敢出手啊。 哎呀哎呀。」 羅曼醫生 「真的嗎?是會讓像莎士比亞這樣的大作家,變得如此懦弱的事情嗎?」 安徒生 「不是強硬還是懦弱的話。 是知恥,不知恥的事啦,白痴。 故事的構造,展開的種類,的確是相當清楚。 這樣的話只要是莎士比亞也能即興把這後續給編出來吧。 但是,跟這不同的地方,跟構造不同次元的事情, 故事一定會有所謂的『主題』在其中。 故事的靈魂,能量的方向, 這個作家是“為何而寫”的道理。 如果不知道這件事而由外來人繼續寫的話, 不可能成為正常的東西。 有製佛無魂的話對吧? 又不是沒有骨頭的海月(水母), 想要讓莎士比亞寫那種廢作嗎,你呀?」 莎士比亞 「(唔唔,吾輩,就算沒有靈魂在其中的娛樂作品也會寫哦? 是想這麼說啦,但不是該這麼說的氣氛啊?) 就、就是啊,如果有式部殿下的監修還好說, 但現在的狀態可什麼都辦不到啊—。 筆記跟草稿的劇本……不,就算有那種東西, 最終版的草稿也會有修正的可能性。」 安徒生 「你看就是這樣,也就是雙手舉高投降啦。 現在只能等在那邊睡死的女人起來而已。 真是夠了,居然不能做好自己的健康管理啊, 就是因為這樣所謂的熱賣作家啊……」 羅曼醫生 「這、這樣啊……正式因為有名的作家, 才會討厭去繼續做有名作家的作品的嗎…… 真糟糕,這樣的話,就該放棄回收這個特異點的魔力資源了嗎……。」 莎士比亞 「但是,雖然說了那種話,到目前為止的導入吾輩覺得還不錯唷。 背景說明,人物介紹,然後刺激的活動…… 有趣的素材大量存在著。」 羅曼醫生 「但是不想繼續寫對吧?」 莎士比亞 「因為對吾輩來說,可不想被式部殿下憎恨的關係吶。 但是由演員各位的一人一人的判斷, 繼續演下去一事會被允許的不是嗎。 如何呀。 這個後續發展就由各位來尋找,拍下去怎麼樣?」 瑪絮 「欸欸!?」 安徒生 「……哦。 原來如此,還有這招啊。 不是由非當事者的我們來加筆, 而是由繼承故事靈魂的演員們來讓舞台續命…… 這樣的話式部之後也不會哭得死去活來。 很好哦,關於做壞事還真是天才啊威廉! 有問題的房子,繼承巨大遺產的美麗女主人, 還有有著一兩個可疑點的招待客們…… 這樣已經是做為推理故事了不起的導入了。 總之暫時取名為『鳴鳳莊殺人事件』怎麼樣啊?」 莎士比亞 「也就是這樣說。 主角就是妳!!」 貞德ALTER 「呵呵呵呵呵。 可以不要對門外漢集團說亂七八糟的事情嗎? 把你們給燒了唷,一群沒用的傢伙!」 福爾摩斯 「———至少在這種時候派上用場怎麼樣啊,教授?」 莫理亞蒂 「嗯—,我的話不會準備這麼爛的犯案計畫呢。 我喜歡當被人注意到時候,就全部都結束的方式。」 莎士比亞 「由莫理亞蒂殿下所設計的犯罪計畫為根本,寫成推理故事也是很有魅力, 但這次應該先跳過吧。 所謂的推理故事是逆算的文學。 全部的登場人物及配置都有意義,最後收束起來。 但是在反面,也會有減弱劇情張力的狀況。」 安徒生 「要是全部都定的太死,故事也不會產生波浪。 登場人物們無視作者事前綿密訂定的大綱來行動剛剛好。 沒什麼,各自只要把角色給演好的話,自然會看到結局啊。 所到盡頭為壞結局, 註定是令人慘不忍睹的愁嘆場啊!」 龍馬 「這有點太看得起我們了不是嗎。 我們對於演戲可說是完完全全的門外漢唷?」 安徒生 「喂,那邊沒有鏡子嗎? 有吧?那就給我去照鏡子照一個小時。 聽好了,你們是名留人類史的名角色哦? 光是在那邊就很有趣了! 這樣的你們認真的去成為一個角色, 認真去演的話,一定會誕生戲劇的!」 莎士比亞 「……欸欸,欸欸。 開始變得有趣了! 嘛,就算不有趣那樣也不錯啊! 人生,就是要嚐個一兩次挫折嘛!」 貞德ALTER 「挫折的話我已經嚐過很多次了……」 羅曼醫生 「唔哼。 總之攝影繼續,是這麼回事吧? 要是有狀況的話就拍紀錄片, 這麼說的也是我,這狀況還在我的預想範圍內。 紫式部的看病就拜託瑪絮…… 貞德,葛雷曼,龍馬君,薩拉扎爾, 崔斯坦,奧茲曼迪亞斯王,阿拉什君。 還有OOO。 攝影就拜託妳了。 拍出讓將軍大人也目不轉睛,很棒的畫面吧!」 -- *1:同人誌修羅場經歷者。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1.123.182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TypeMoon/M.1558006324.A.75B.html
kning0926: 薩老師wwwwwww瑪莉突然出現wwwwww 05/16 19:33
hoyunxian: 感覺那個*1還玩了ソワカ那本的梗? 05/16 19:37
a1234555: 這概念有點像在玩TRPG阿 05/16 19:43
nisiya0625: 推推推 05/16 19:46
mark82824: 法國組的生態頂點 瑪莉XD 05/16 19:49
Foreveryears: 黑貞竟然還有同人誌的記憶嗎XD 05/16 19:52
DreamsInWind: 解釋了我昨天推文的疑惑 為何薩老師能配合演戲XDD 05/16 19:56
ninomae: 勝訴紙那邊翻反了 原文勝訴紙持って走り回ってなさい沒有 05/16 20:12
ninomae: 否定 類似"你就儘管宣傳自己的清白吧"這種感覺 05/16 20:12
感謝告知! 看太快看錯了XD
graywater: 紫式部妳怎麼好找不找,找了個最危險的製藥啊… 05/16 20:37
WoodPunch: 薩老師又發病了XD 05/16 20:48
goddarn: 教授終於洗清嫌疑 05/16 21:05
cloud7515: 直翻就是 不要拿著勝訴狀跑來跑去 05/16 21:14
hoyunxian: なさい是命令形,不是否定形 05/16 21:18
abcde36924: 關於老福說的不毛是甚麼意思? 05/16 21:41
FwFate: 就不毛之地的那個不毛的意思,可以當作不會有成果,沒有意 05/16 21:46
FwFate: 義。 05/16 21:47
FwFate: 其實我對為什麼羅曼要叫薩老師叫葛雷曼感到奇怪。 05/16 22:36
FwFate: 其他人都叫真名,就只有薩老師的叫法比較特別而已。 05/16 22:37
FwFate: 還有就是他叫莫理亞蒂也不叫真名,叫他將軍大人…… 05/16 22:41
FwFate: 最後是霍恩海姆提供的藥劑有兩包,但只找到一包的殘骸。 05/16 22:42
FwFate: 這些是這章翻譯時我覺得比較奇怪的地方就是了。 05/16 22:42
armschill: 這群從者真的很鬧事啊XDDD 05/16 22:56
mark82824: 那個葛雷曼應該是指gray man 出自傳說中最後拜託莫札特 05/16 22:59
mark82824: 寫安魂曲的那個灰色之人 薩老師的靈基資料裡有寫到 05/16 23:00
※ 編輯: FwFate (1.161.123.182), 05/17/2019 00:54:19 FwFate:轉錄至看板 FATE_GO 05/17 00:54
graywater: 薩老師稱呼他薩利耶利,會暴怒說安東尼奧薩利耶利早已 05/17 07:45
graywater: 死了 05/17 07:45
jack1139: 感謝翻譯 05/17 09:43
danielqwop: 是說寫手應該還有一位 05/17 10:17
EXEXbein: 莫里亞第飾演亡故的將軍 用將軍大人當代稱也是理所當然 05/17 12:40
EXEXbein: 的 05/17 12:40
ctrt100: 感謝翻譯 05/19 15:34
sukiyuki: 感謝翻譯!教授反應好可愛w 05/23 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