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http://nazolog.com/blog-entry-2611.html 故事的背景發生在某個新興住宅區。 經濟泡沫初期的原先規劃是在既有的鐵道路線上闢造新車站,寬廣的農地改為住宅用地, 而車站周邊將會建立高樓大廈及購物商場。 然而泡沫破裂後,雖然以新車站為中心的住宅區已建設完成,大廈及購物商場的工事卻中 止了,於是住宅之間夾雜著農地或空地的情景隨處可見,整個城鎮看上去支零破落。 我有個從小學就認識的朋友在從事不動產業,就叫他秋葉吧。 某天他找我喝酒時說了以下的事。 「我們公司在分售的新Q區那塊地阿,買了那邊房子的人和他們的家人都一個接一個死掉 了說。前幾天也才剛死一個。」 因為該住宅區位於Q鎮的新街區,故稱為新Q區。 我問說是怎樣的死法, 秋葉說道「分售結束,過了一年左右都還風平浪靜,但那之後有兩人因為意外和疾病相繼 過世,而且一個月後,某家四口因為車禍全數罹難。到此為止勉強還可以說是偶然,可是 這件事發生還不到三個月,又有兩人因意外和疾病死掉了。雖說生病死掉的人當中也有老 人,但還是太不尋常了吧?」 他說還不到半年的時間,三十戶人家有一半以上都辦過喪禮了。聽來的確有蹊翹。 「現在幾乎每個居民都很害怕『是不是有什麼在作祟阿』。客訴也變多了。你好像很喜歡 這種奇奇怪怪的東西,我才想說找你談談。」 我是喜歡鬼故事沒錯,但我不懂鬼阿,更不用說叫我驅邪或除靈了。 不過這件事勾起我的興趣,於是向朋友大略打聽了下。 「那塊地之前有沒有出過事阿?」 「我也不清楚,但應該沒有。」 「有舉行奠基儀式嗎?」 「當然阿。」 「那時神官啥都沒說嗎?」 「不知欸,我當時不在現場。」 「只有那區一直死人嗎?」 「沒錯。」 「前地主什麼都沒說嗎?」 「這我倒沒聽說過。」 「過世的人之間有共通點嗎?」 「現在還不清楚。」 「你父親過世只是偶然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 秋葉的老爸在一年前因為癌症過世了。 他享年還不到六十歲,就現今來說算得上英年早逝吧。 住宅區在分售時,秋葉父親還是社長,分售結束後沒多久他就過世了。 在那之前他生活毫無異狀,某天突然無法起身,就醫後才發現頭部有大型腫瘤,不到三個 月的時間就撒手人寰。 聽說是因為癌細胞已經擴散到全身。 當然我也出席了葬禮。 雖然秋葉之後就接手了父親的事業,但住宅區分售當時他正好在忙別的案子,所以完全不 清楚來龍去脈。 「是說舉行奠基儀式的神官比我更靠譜不是?」 「那神官死掉了。」 「哪招阿。」我下意識就吐槽了朋友,但冷靜想想其實滿恐怖的。 「不過他本來就很老了嘛。我原來是想找我們家平常拜的那間寺廟,可是那個住持看上去 很不可靠,我跟他對不上拍。你知道哪裡有人懂驅邪嗎?」 「我是認識某個『自稱』靈媒的人啦,但那傢伙也沒可靠到哪裡去...」 「沒關係,介紹給我吧。」 因為上述種種因素,我將這名『自稱』靈媒的人引薦給朋友。(以下稱他為大塚) 幾天過後,我、秋葉和大塚一起前往事發現場。 我們在附近晃了晃,大塚「的確能感覺到些什麼。但跟平常有些不同,或者該說異常... 」 這傢伙果然很可疑。 這種話誰不會說阿。我不禁在內心吐槽大塚,一旁的秋葉也是滿臉覺得對方在唬爛的表情 。 「有辦法處理嗎?」秋葉小心翼翼的詢問。 「這個嘛...」大塚歪著頭想了會,「好像沒辦法。」 好吧,他至少比明明不會卻還假會的人有良心多了。 後來大塚又介紹了某個人給我們。 是一位居住在鄰市的五十多歲女性,大塚和她相識已久。 但在我們去見她之前又有犧牲者出現。 某戶人家就讀高中的兒子因為急性酒精中毒死亡。 聽說越來越多居民在討論搬家事宜了。 又過了幾天,我們和那位女性(以下稱為上野)一行四人再度前往現場。 在附近晃了會後,她說「也去看看附近的土地吧」便朝住宅區外走去。 這時天空開始飄下細雨,她連傘也沒撐依然快步走著,我們也連忙追上前。 上野繞完隔壁住宅區,又朝著反方向走去。 那裡有個小型公園,對面則是一塊荒地。 那塊地又連結著別的住宅區。 上野走到荒地前停下了腳步。 「應該是這裡吧。」 「這裡嗎?」 秋葉滿臉驚訝。 「沒錯。這裡很不尋常。你也有感應到嗎?」 被點名的大塚也碎念著「的確有點感覺呢。」還是一樣很唬爛。 我「但假使原因真的出自於此,比起原先那區域,在它隔壁的住宅區所受的影響不是應該 更強烈嗎?」 「照常理來說應該是這樣才對。這點我也很納悶。似乎需要調查一下。」 「你知道這塊土地的地主是誰嗎?」上野向秋葉問道。 「我想應該查的到。」 「那就麻煩你趕緊著手調查,務必找出地主。」 「我知道了。冒昧請問一下,這情況有辦法處理嗎?」 「在還沒弄清楚這塊地的因果關係前,一切都是未知數。為了得知這點,我有些問題想請 教地主。」 由於工作性質的緣故,對不動產業者來說要查出土地所有人根本蛋糕一塊。 秋葉當天就查到了地主身分,但他目前居住在鄰縣。 他立刻聯絡對方,約好了星期日前去拜訪。 星期日一大早他們便出發至地主家。 地主是位剛滿花甲之年的男性。(以下地主稱為神田) 因我有工作在身無法陪同,前往拜訪的是上野和秋葉兩人。 下面內容是我後來聽他們轉述的。 簡單寒暄過後,上野立刻表明他們的來意。 「是關於神田先生在新Q區的那塊土地。」 「嗯。」 「希望您能告訴我們關於那塊地的過去。」 「但我只是剛好手上有那塊地而已阿。」 聽說神田一開始對他們抱持著敵意。 是說突然被陌生人追問土地的事,會有這種反應也是理所當然。 經過一番交涉後,上野盡量維持著冷靜的語調。 「我們並不是想向神田先生要求金錢上的賠償,也沒有要追究責任的意思。說來有些唐突 ,您或許不會相信,但那塊土地可能就是奪走人命的主因。所以任何情報都好,如果您知 道關於那塊地的來歷,希望您能告訴我們。我們可以向您保證絕不會拿來做不好的用途, 也不會隨便洩漏情報。拜託您了。」 此時,某個老婆婆進到了房裡。 她是神田先生的母親。她看上去至少八十多歲了,人還是很硬朗。 「這孩子(神田先生)不清楚那些事,由我來說吧。」 「麻煩您了。」 「那是個禁忌之地。」 神田婆婆開始緩緩道出過去。 以下是整理過後的內容。 確切的年代已經不可考了,在相當久遠以前,那塊土地是人們用來丟棄(埋葬?)與『災難 』有所關連的物品或『穢物』等等的地方。 不僅是物質方面的東西,還有精神面上的『怨念』和『憎惡』,經年累月堆積在那。 不過,神田婆婆嫁到神田家時,這個風俗早已式微。 所以她也不清楚丟棄的流程。 但她曾從公公和老公(已過世)那聽說過大概,他們說不能隨意靠近那塊地,也禁止小孩接 近它。 那塊土地被稱為『Gouchi』。 為何要叫作『Gouchi』,而它的漢字又該怎麼寫,沒人知道。 土地雖然是神田家所有,卻由村子共同管理,也就是這塊地算是屬於大家的。 即使風俗已不復存在,村裡的年長者依然持續管理著『Gouchi』,直到村子這帶被開發成 新Q區為止。 神田家本來是村裡最大的地主,受到農地解放的影響,家族也逐漸沒落。 話雖如此,神田家依然坐擁眾多土地,經濟泡沫和二度開發將地價推向了高峰。神田婆婆 的老公一直反對出售土地,但他一過世神田先生就變賣了土地,將賣得的錢投資到自己的 事業。 沒多久泡沫破裂,事業也一蹶不振,就這樣直到現在。 當時『Gouchi』還沒賣掉,但神田婆婆遲遲不肯點頭答應出售,附近居民也強烈懇求她千 萬不能賣,所以他們依然持有『Gouchi』和周遭零星散地。 「這麼一說的話。」神田先生突然出聲。 「我小時候跑到『Gouchi』附近的樹林玩時,老爸都會大發雷霆。而且我被叮嚀過好幾次 ,絕對不能跑去『Gouchi』旁的水渠玩耍...」 「因為我很擔心阿。」神田婆婆喃喃自語著。 上野在回程路途向秋葉詢問「這件事有點超出我能力範圍了。秋葉先生接下來還能抽出點 時間嗎?」 秋葉應允了。 「這樣的話我想去趟W市。」 W市為Q鎮附近一帶的市鎮中心。 從神田家回到Q鎮路上恰巧會經過W市,算是相當順路。 到了W市後,上野向秋葉介紹了一位名叫大崎的男人。 像這樣一個牽一個的介紹靈媒,秋葉也擔心過是不是詐騙集團,但聽過上野和大崎的詳細 說明後,他終於放心了。 由於當天時間已晚,三人決定隔天再前往事發現場。 我也加入了他們的行動。應該說拜託他們讓我同行。 大崎年約三十左右,身材高瘦,相貌端正, 彬彬有禮的態度也給人好印象,但光憑這樣壓根看不出他哪裡像靈媒了。 他巡視了秋葉父親負責分售的區域,以及上野所標記的荒地(也就是Gouchi)。 在這過程中大崎始終保持沉默,直到全部查看完畢才終於開口。 「有件事想請社長(指秋葉)幫忙。」 「只要我能辦到,一定盡力而為。」 「能請你調查這裡及周圍土地以前的地形嗎?調查年代最好可以拉到戰前,我想知道這塊 地在規劃成新城鎮之前的樣貌。」 「應該沒問題。」 「那就拜託你了。不過時間已經迫在眉梢。很抱歉這樣催促你,但麻煩你盡快調查。」 接著他轉向上野說道。 「這邊被設了結界呢。你知道嗎?」 「嗯,我有察覺到。這結界的樣子相當錯綜複雜呢。」 我忍不住向兩人發問「這是什麼意思?」 大崎「現在還沒辦法回答你。我想等社長調查出這一帶以前的樣子就會明白了,所以請你 再等待一段時間。」 「那麼社長,如果有結果的話可以請你盡快通知我嗎?就算半夜也沒關係。」 隔天,秋葉調查完後立刻連絡了大崎。 「希望能把資料傳真過來。」秋葉照大崎所言傳真過去。 「等我推斷出結果後會親自通知你。」 等秋葉接到大崎電話已經過了五天。 這段期間,大崎調查過鄉土史,也拜訪了神田婆婆,還到新Q區向久居在此的居民打聽消 息。 幸好這五天並沒有任何死者出現。 當天傍晚,大崎、上野、秋葉、我、不知來幹嘛的大塚,還有名為涉谷的七十多歲男性, 我們聚集在秋葉的事務所內。 涉谷和大崎一同前來,他是新Q區的老居民了。 接著大崎開始講解。 「首先,『Gouchi』到底是什麼意思、漢字又該如何寫;一般來說會寫作『鄉地』,因應  情況不同也有人會想到『業地』。  因為時間緊迫,我不敢說自己調查的有多詳盡,但個人推測或許該寫作『兒地』才對。  就像字面上的意思一樣,它代表著幼兒。  至於唸法,可能是受到口音的影響才演變為『Gouchi』。  或者說...很有可能是故意這樣唸的也說不定。」 話說至此,大崎示意涉谷「接下來可以請您替我們解說嗎?」 「就如同各位所聽說的,那塊土地是人們用來丟棄忌諱之物的地方。而說到這種風俗的起 源,畢竟只是個傳說,我也不清楚它的真實性。大家都知道『村八分』吧?」 根據涉谷所言, 這件事至少要追溯到明治時代之前,當時某地區的某戶人家受到村八分的處分。 那時天災不斷,被村八分的人家實在生活不下去了, 於是向村民乞求原諒,但原本就是他們有錯在先才會受到村八分制裁。 所以村民決定「讓我們看看你們有多誠心的在反省吧。」 於是那戶人家把自己的一名孩子作為祭品活埋了。 現在已經無法判明究竟是哪一方提議的,總之被選中的是排行最小的孩子。 由當時的領主神田家提供土地,進行了活埋儀式。 也不知道是不是拜此所賜,天災總算消停,該人家也從村八分中被解放出來。 然而,用來活埋幼童的那塊土地已經無法再做它用。 曾有人提議是否該建個祠堂祭祀犧牲的孩子, 但如此一來,這件事將會盤踞在村民心中,他們必須抱著將小孩當作祭品的罪惡感生活著 。 結果土地就這樣被棄置一旁,可是畢竟它曾有過不堪的過去,不知何時開始它就被人們當 成丟棄穢物和忌諱之物的場所了。 涉谷說孩提時代也曾聽過有人是講『Gochi』,他只要學別人這樣說,雙親就會斥責他「 會遭天譴的」。 等到年紀再大一些,長輩才告訴他『Gouchi』其實是小孩的意思。 為了能完善的管理『Gouchi』,村子內的居民本應將這件事世代傳承下去,但最後變成由 父母自行判斷是否要告訴孩子。 當父母不想說的太明白時,孩子自然也不會知道詳細情形。 一開始還會因擔心被作祟而解釋的鉅細靡遺,但時間一久就無法如此了。 所以身為地主之一的神田婆婆不清楚這件事也不奇怪。 「我們都很擔心那邊接二連三出現死者或許是因為『Gouchi』的緣故。我們年紀一大把了 倒無所謂,最怕的是會禍及子孫。不過這是我個人的想法啦。」 「謝謝您的解說。」大崎向涉谷致意後又繼續說明。 「許多鄉鎮會利用像道祖神這樣的方式來轉移不好的東西,這個故事也可以算是其中一種 轉移型態吧。但成立『Gouchi』所需的條件極為特殊,為了發揮它的功效,必須要有『代 』才行,而土地本身就是種強力的『代』。可是過去的住民卻想利用比土地更為強大的代 。正確來說是已經使用了才對。」 他接著拿出一張地圖。是秋葉所調查的『Gouchi』與其周遭土地的古早地圖。 「請各位看這裡。這才是『Gouchi』的原形。」 地圖上用紅筆畫了線。 「將過去這裡和樹林、水渠以及鄰地的邊界用紅線劃出之後,就會形成像這樣的人形。  而且是一名頭部碩大的幼兒樣貌。  這恐怕並不是偶然,而是當時的居民刻意如此做的。  就算他們不想建立像祠堂那樣具體能看見的東西,大家心中還是存在罪惡感,才會想說  至少可以利用土地留下孩子的樣貌。  後來這裡就變成了禁忌之地,為了不引起禍害,又或者是已經招致了禍害,居民便聽從  某位能者建言,改造土地並設下結界。  人型作為『代』的表現非常亮眼。也就是說,用人型圍起土地,再設立結界,最後就變  成相當厲害的『代』了。  應該說是不小心變成這樣較為正確。如此一來就無需擔心丟棄的怨念和不幸會外洩。  這個人型雖然是優秀的『代』,反之它也必須獨自承受著經年累月增加的怨念。就像一  把雙面刃。假如被封鎖在內的怨念太過強烈,某天也有可能一口氣爆發出來。  於是他們設下了某種巧妙的構造。  我不知道是誰想出這點子,應該是聽從能者的建議後設計的。  那就是這條水渠。  這條水渠橫貫幼兒頭部,卻故意減弱此處的結界力量,這樣一來已達飽和的怨念、恨意  和汙穢就能流入水渠當中。  而這條水渠又和E川相連,滿溢而出的怨念被鎖進水中,水流和其他的自然之力會漸漸削  弱它的力量,最後在海裡擴散開來。  這個安排實在相當出色。」 涉谷「這我也是第一次聽說,以前都沒發現呢。」 大崎「我初次看到『Gouchi』時能感覺到這裡設有複雜的結界,所以就調查了下地形。雖 然這麼說有點不妥,但對我來說也算是種意外的收穫。」 秋葉「所以這次的事件是因為土地開發破壞了原本結構而引起的嗎?」 「正是如此。」 「那也說不通阿。如果真是這樣,更加接近『Gouchi』的區域和鄰近區域發生更大的災害  也不足為奇,但偏偏只集中在那個住宅區。」 「沒錯,請看這張圖。」 大崎又拿出另一張地圖。 「這是秋葉社長的父親所分售的住宅區地圖,看上去很像一個人對吧?」 的確,廁所的標示記號分佈地圖各處,連起來後隱約能看出人型。 「而『Gouchi』和此住宅區的地理關係就像這樣。」 他又拿出一份地圖,將這兩塊土地用紅筆圈起。 「這邊肩膀的部份和旁邊相連了對吧。不覺得看起來就像母親或父親陪著孩子睡覺的模樣 嗎?」 「阿!」我不自覺驚叫出聲。 看起來真是如此。我腦中浮現出父母陪伴在生病的孩子身旁的情景。 「疏於管理加上結界力量變弱,到處都是破綻,更不用說現在連能讓怨念流逝的水渠都消 失了。所以負念才會流轉至一旁陪睡的人型身上。 人型傳給人型,我認為這是再自然也不過的轉移法。 這塊分售地會形成人型應該是偶然,結果卻導致它也必須共同承擔『代』的使命。 住在此區的居民則會擁有強烈的負念,還必須承受過去的汙穢,因此怨念也大幅提升。 這個偶然似乎正是造成這次不幸事件的主因呢。」 「.....」 我和秋葉都說不出半個字來。 「事情不能再拖,已經有十位犧牲者了。明天也只能先做些緊急措施,我會先舉行簡單的 驅邪儀式。接下來就不是我能強制執行的作業了,但將『Gouchi』恢復到以往狀態才是上 策。」 據大崎所言,秋葉父親的死和這件事並沒有關係。 在這人型區域長期居住的人才會受到影響,短期滯留還不至於失去性命。 或許伯父討厭看醫生才是主因吧。 但大崎說神官的死「可能就和這個有關」。 在擁有強大怨念的土地上舉行古老儀式只會帶來反效果, 「沒親眼看到奠基儀式我也無法斷言,但可能多少有受到些影響吧。」 在這之後。 秋葉委託了大崎舉行驅邪儀式,但他說「我可以答應你的委託,但這畢竟只是權宜之計。 而且也必須收取報酬。比起這更重要的是盡快將土地復原才是最根本的解決辦法。現今已 經沒有當時的那種風俗,只要能恢復原本結構,『Gouchi』的使命也就結束了,之後便會 恢復成一般土地。我想需要花費相當久的時間。」 土地改良需要通過政府核可和繁複的手續,改造工程也不是一時一刻就能完成,最後秋葉 還是決定先請大崎驅邪,再一步步復原土地。 而委託大崎和上野驅邪也算是另一種形式的答謝。 驅邪儀式由大崎一手主導,上野則擔任輔助角色。 不知為何大塚也以小幫手身分來參加了。是說他幫得上忙嗎...? 神田婆婆也跑來當觀眾。 當她聽到土地改良案後笑著說「這樣一來我也能安心的進棺材了呀。」 順帶一提,之後大塚一直纏著要大崎收他當弟子,雖然大崎拒絕了,對方好像相當難纏。 和鎮上商量過後,土地改良決定由秋葉、神田婆婆和涉谷為首,在地的老居民共同集資部 份金額,重建水渠,種植樹木,和原有小公園合併為親水公園再捐贈給鎮上。 水渠大多部分都做成暗渠,據大崎說「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但是『Gouchi』將作為生物棲息地,以保護自然為由禁止進入。 這些工程在事件過後的一年內逐步進行著。 約莫過了兩年之際,人型住宅區內除了自然死亡之外,再也沒有出現其他死法了。 硬要說是偶然也可以,但還是很恐怖阿...。 (文中人物用的全是假名。應該有人看得出來我是用山手線的車站來取名。 車站的字母和文中人物名字完全無關。)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2.175.8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421002426.A.BC1.html
wonder6253: 未看先推 感謝翻譯 超期待日本怪談了 01/12 03:00
ELF004: 這就是風水吧........ 01/12 03:04
Biscuitscu: 辛苦了 01/12 03:36
jy60415: 從村八分可以看出日本人恐怖的地方阿 01/12 04:11
drowndeep: 想到小野不由美的《殘穢》,一樣是由土地引起的不祥事 01/12 05:34
drowndeep: 件呢…… 01/12 05:34
MarkertDraw: 推翻譯 想到殘穢+1 01/12 08:01
greenwind: 推 好看!感謝翻譯 01/12 08:50
bestmoe: 喜歡這類的!!感謝翻譯~~ 01/12 08:51
sophia6607: 好看!其實全世界在疾病漫延時都有類似的手段啦... 01/12 08:56
kawsxkaws: 推!! 01/12 09:08
kao3513512: 村八分是類似電影-奇蹟蘋果主角被人無視那種感覺嗎? 01/12 09:10
v31429: 未看先推翻譯與日本怪談。 01/12 09:24
SNLee: 村八分是什麼啊? 01/12 09:28
LisaLee: 推 01/12 09:41
desertcoral: 枸杞之亂 01/12 09:43
a25172366: 枸杞太壞了 01/12 09:47
dustlike: 維基百科上就有村八分的條目了 01/12 09:49
Hyver: 大塚一直被吐槽XDD 01/12 10:16
newdreams: 恐怖 01/12 10:22
mist0529: 推 01/12 10:29
HadesSide: 謝謝翻譯,超好看 01/12 10:45
movableface: 感謝翻譯!村八分好恐怖啊... 01/12 11:51
kuraturbo: 難纏的是大塚吧XDDD 有點想看地圖啊w 01/12 12:11
Angelwar: 想到小野不由美的「残穢」+1 01/12 12:12
annatzang: 幹嘛都不好好傳承重要的事情呢~''~ 01/12 12:12
Wisim: 辛苦了~好看!! 01/12 12:12
annatzang: 村八分就是完全被社群排擠無視 當做破壞規矩的懲罰 01/12 12:14
guardian862: 推 01/12 12:29
g5637128: 推翻譯 01/12 12:44
WeinoVi: 推 01/12 12:44
jnlid1109: 推 01/12 12:55
pppeko: 推山手線 01/12 14:00
ryno: 殘穢+1 01/12 14:19
arrakis: 相當棒的一篇! 01/12 14:42
phages: 推翻譯,想到殘穢+1 01/12 14:54
dinokao111: 謝翻譯 01/12 14:59
yoursmell: 推 01/12 15:10
CKYSChiang: 高記好吃 01/12 15:13
leeyiting: 推 01/12 16:21
petseal: 這篇好精彩 01/12 16:43
aquavocal: 很好看呢 01/12 17:02
akila08539: 有毛到有推 01/12 17:10
wonder6253: 再推一次 希望大大多翻一些 >3< 01/12 17:28
KAOKCH: 另類的國土鍊成陣 01/12 17:41
yellowsnail: 用自然保留地來保存禁地的方式有點強 01/12 18:47
uzumaki: 殘穢+1 01/12 19:03
vintagenow: 推 01/12 19:20
Maron422: 推翻譯~ 01/12 20:07
Tprmpm0: 感覺日本到處都是人柱封印和結界禁地的感覺 01/12 20:46
michael0616: 這篇真的很精彩啊!!!!! 01/12 21:11
tom282f3: 一個日本人活埋就能夠這樣,那長平之戰裡被秦軍活坑的四 01/12 21:29
tom282f3: 十萬人怎麼沒把中原掀了?不合理 01/12 21:29
lihsiangchen: 推阿!!!! 01/12 22:13
kateny: 推翻譯,真的好好看 01/12 22:32
milk4100: 像塊蛋糕 是 英文俗語 意思是很簡單的一件事 01/12 23:57
geeze: 推翻譯 01/13 00:41
delete9408: 奇妙的故事,推翻譯 01/13 02:09
a5122326: gouchi gouchi ya ya ta ta 01/13 02:21
chou741004: 好看推 01/13 07:31
alikeps2: 好看 感謝翻譯 01/13 07:51
OORdreamer: 推! 01/13 12:27
garry8393: 好可怕… 01/13 12:56
bigpink: 謝謝翻譯,很精彩 01/13 16:52
nasalconcha: 推翻譯 01/13 19:27
ckrmay0513: tom大,應該不只一個人吧,還有其他的東西啊… 01/14 01:44
Moratti: google村八分 第一頁"本業 / 村八分"的縮圖嚇死人了 01/14 10:48
rainbowshou: 翻的真好!推 01/14 12:24
newtypeL9: 大塚感覺就是來亂的XDD 01/14 13:47
panda0366: 鄉野奇談好看阿 01/15 12:59
ERAJIer: 中原是一直動盪不安沒錯啊(誤 01/15 18:52
heavenheart: 人柱的怨念和戰死者應該有些不同 01/16 00:26
Leaflock: 中原明明不斷有莫名原因而過世的人啊XD 01/16 01:23
Leaflock: 縮圖嚇到我了QQQQ 01/16 01:28
xaviera211: 推 01/16 02:31
kaiao: 枸杞好厲害 01/17 00:27
nightrabbit: 毫無罪惡的孩子被至親活埋,怨念會比戰死深很多吧 01/17 17:18
Janeko: 推 01/17 22:12
Veronica0802: 驚悚 01/18 23:31
kkcoimz: 推 精采 01/27 01:02
gmoonnog: 後面好像關鍵時刻XD 02/05 12:45
Student: 推 !! 04/02 20:03
sukinoneko: 精彩,或許會形成大人陪小孩的地形,是被活埋孩子的期 04/01 12:34
sukinoneko: 待吧,令人唏噓 04/01 12:34
middleSai: 好看!!! 04/01 23:43
yocatsdiary: 2021朝聖!好好看 02/01 0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