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本想在12月趕完結果還是拖過年了... 這篇是接續Case 05和這個月會開始連載的Case 06,劇情開了點福爾摩斯小說的玩笑,不 妨猜猜是哪個故事吧XD Case 5.5:噁爛外賣餐盒之謎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my friend. Hope is a dangerous thing. Hope can drive a man insane. ─ 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1994 Losing all hope was freedom. ─ Fight Club, 1999 吉米睜眼後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撈起手機撥號,成串未接來電讓他完全不用猜測對方接 電話時會有什麼反應。 「你可終於打來了!」翁肥在另一頭抱怨。 「抱歉昨天喝太多。」吉米邊打哈欠邊說。 「小心我真的把你抓去團體治療。」 「先爬下病床再說吧。」他壞心地提醒仍在住院的合夥人。 「猜猜醫生怎麼說?」 「你需要待更多天?」 「錯,我被扔出來了,醫生認為我健康到再躺病床就等於浪費資源。」 「恭喜……」吉米又打了個哈欠。「露西有跟你在一起嗎?」 「回學校了,不能害她請太多假。」 「需要去接你嗎?」吉米抓抓屁股爬下床,四處搜尋昨晚可能被屁普們玩到床底的拖 鞋,但找來找去只找到宛如菜乾的襯衫。他的生活若無人介入恐怕會比現在還混亂,或許 他最需要的是稱職的生活教練,但翁肥絕對會拒絕這請求,就算加薪也不要。 我何時這麼依賴那傢伙了?他不禁莞爾。 「如果你方便的話,還有別撞壞我的車。」 「我盡量。」他掛上電話,從抽屜掏出老野馬鑰匙便踏出事務所大門(然後差點被拖 鞋絆倒,至少小屁普沒把拖鞋弄出窗外),暗自祈禱車主別對他低劣的駕駛技術有任何抱 怨。當他發動老野馬時看見房東威廉斯太太正在門口澆花,老太婆友善地打了聲招呼。 「出門辦案?」她這麼問。 「去接合夥人回來。」吉米探頭回應。 「那可憐的孩子出院了?」 「是啊。」 「我今晚有客人會叫點外賣,想加入嗎?順便慶祝合夥人出院?」即使缺乏敏銳觀察 力,威廉斯太太老早就摸清吉米糟糕的食性,除了消化壞人(和幾隻太貪吃的海鷗)這部份 ,她最好別知道免得嚇死。 「很有興趣。」 「那就晚點見囉。」威廉斯太太繼續埋頭澆花。「會幫你訂很多晚餐,王吉米偵探。 」 「真了解我。」 翁肥貪婪地呼吸醫院外的新鮮空氣,隨即聽見尖銳剎車聲和來自路人的咒罵,果不其 然在轉角找到差點撞上消防栓的吉米。 「謝天謝地你沒撞上消防栓。」翁肥對他搖頭。「或任何生命體。」 「我知道你愛老野馬勝過一切。」吉米愉快地跳出車子,忍下輕拍對方肩膀的欲望, 層層繃帶讓他再次感到罪惡感湧上。 「這可是我的第一台車。」翁肥繞了車子幾圈仔細地檢查。「堂堂正正花錢買的,不 是偷東西換來的。」 「放心,除了鳥屎外沒任何瑕疵。」吉米懶得吐槽身家根本無憂無慮的合夥人,偷東 西根本只是他的閒暇娛樂罷了,反正翁肥已經在監獄裡領受過教訓(還有公家機關出錢的 偷竊癖療程)。 「我真是感激涕零喔。」 「對了,房東太太想請我吃晚餐。」吉米繫上安全帶時對他說。 「你房東?」 「是啊是威廉斯太太,要加入嗎?」 「我們何時不是一起晚餐了?」翁肥發出乾笑。「走吧,先去找點甜甜圈,快被病房 伙食毒死了。」 一股無以名狀的暖意從吉米心底升起。 我也能有這種感覺? 但他同時想起小陳死前的哀嚎,就算沒有尼可洛的玩弄他依然記得清清楚楚。 「我愛你,吉米!我從沒想過要傷害你!我們不是愛人嗎?」小陳淒厲地叫著,黏液 爬上身軀滲進肌膚,臟腑在皮肉化為血水時滾出腹腔。 「你不在乎我的感受。」他對小陳低語。「你從不試著了解我,即使我已經開口。」 沒人了解我。 我是個怪物。 放棄愛、放棄希望、放棄相信人性,如此才能真正找到自由。 就連朋友都不能擁有。 他不斷提醒自己。 「喔對,今天有案子要辦嗎?」翁肥突然想起什麼似地開口,這讓吉米被猛然拉回現 實。 「……只有幾個慣犯。」他聳了聳肩。「如果不介意滿身傷去抓猴就出發吧。」 「唉,我想我得習慣這種生活。」 ~*~ 帖木兒推開門走進仍然昏暗的臥房,魚湯氣味讓床上人影蠕動了幾下。 理查從棉被堆裡探頭,深藍色雙眸凝視老搭檔捧著鍋子走來,纏繞右臉頰的繃帶在微 笑拉扯下產生些許鬆動。 「不用謝我。」帖木兒為他盛了碗湯。 「我會記得跟酒保說聲謝謝。」他半躺在枕頭上接過早餐。 「還需要什麼嗎?」 「這樣就好。」 「你需要吃點東西。」帖木兒坐上床沿替他換藥,強迫自己直視金髮殺手失去右耳的 腦袋。 「沒心情。」他搖搖頭。 「等會兒就有心情了。」 「為什麼?」理查的疑問在亞歷克斯踏進房門終止。「你……」 「這傢伙一早就在酒吧外探頭探腦只好順便拎回來。」帖木兒嘆口氣起身。 亞歷克斯的神情在恐懼與羞愧之間游移,雙唇顫抖著無法說出字句,只能跪在床邊緊 握理查的手。 「讓我猜猜,你不是來探病的?」理查抽回手指將它們伸入金棕色亂髮搓揉。 「我在酒吧聽到所有事情,關於那天襲擊你的……怪物。你還活著我就該謝天謝地了 。」亞歷克斯悄聲說。「但為何要……騙我?你們是罪犯。」他轉而質問道。 「酒保告訴你的?」 「他要我直接向你們確認。」亞歷克斯瞄了帖木兒一眼。 「是的,我們靠殺人過活。」理查露出笑容。「我很抱歉,亞歷克斯。」 「我需要時間思考。」亞歷克斯再度緊捏他的手。「拜託!」 「這算是分手宣言嗎?」他的笑容沒有任何變化。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拜託讓我好好想想!等我決定會告訴你!先休息好嗎?求求 你!!」亞歷克斯對他大吼。 「……我會的。」他低下頭,沒能看見對方逃出破公寓時的狼狽樣。 「聽著小混蛋,你不能被那神經兮兮的歷史學家打倒。」帖木兒抓住理查的肩膀輕搖 ,萬般後悔在旋轉奶子舞酒吧把亞歷克斯拎回破公寓。「嘖!這又不是你第一次失戀!」 「第二次。但還是……很痛。」 「……我知道。」帖木兒放開他。「我就在這裡。」 「謝謝。」他抿起下唇。 ~*~ 吉米與翁肥在傍晚趕回事務所,順便幫威廉斯太太找了幾瓶好酒,根據店家說法出奇 地適合外賣餐盒,根據老闆對猶太客戶的觀察。 「他們總說只有上中菜館能隨心所欲吃喝。」酒窖老闆拍著大肚腩笑道。「誰曉得會 從盤子裡吃到什麼?不知者無罪嘛!」 「老實說我很贊同酒窖老闆的說法。」吉米下車時對翁肥說。 「為何?」翁肥看著他。 「如果你進過中菜館廚房就知道了。」吉米吹起五音不全的口哨。「不知者無罪,嘻 嘻。」 「噁!我們等下就要吃中菜館送來的東西耶!」 威廉斯太太和姐妹淘早已在客廳坐定,現在賓客全數到齊,只差外賣餐盒就一切完美 。翁肥相當難得地被整群女人包圍著央求說故事,這讓他笑得樂不可支,完全忘記她們都 足以當他的老姑婆,甚至比他真正的姑婆還老。吉米則是愉快地窩在沙發上欣賞眾人談天 說地,享受繡花羊毛靠枕與盤坐大腿的老花貓所帶來的溫暖,偶爾從翁肥或威廉斯太太手 中接過幾片小點心。 「你們帶來的酒真不錯啊。」威廉斯太太稱讚道。 「配上中菜館佳餚更棒。」翁肥為她倒了第二杯,門鈴終於再次響起。他前去應門時 只看見滿臉蒼白的外送員,對方連聲招呼都不打就把外送袋子堆給他。「沒事吧?」翁肥 狐疑地盯著外送員。 「錢?」外送員無視他的回答伸出戴手套的左手。 「拿去?」翁肥只好掏出鈔票給他。「真沒禮貌。」關門時他這麼抱怨。 「大概是工作累壞了。」威廉斯太太幫他把裝有外賣餐盒的黑色帆布袋放到茶几上。 吉米聞到一股突兀的血腥味。微弱,但極不尋常。 「總之我們終於能開動了。」他一邊思索著一邊幫大家拆開外賣餐盒。「感謝親愛的 威廉斯太太,我敬愛的房東,讓我們有機會聚在一起享用晚餐。」他把半開的紙盒遞給威 廉斯太太。 「過獎了吉米,我們可是好鄰居啊。」威廉斯太太笑著接過外賣餐盒,當她拆開衛生 筷準備撈起什錦炒麵時,一陣淒厲尖叫害她差點鬆手。 同桌另一個老太婆尖叫著把餐盒甩到桌上。 一截斷指滾了出來。 「那個外送員!」吉米立即跳出沙發衝出大門。 翁肥想起外送員慘白若紙的臉。 「該死……該不會……」他也跟著衝了出去,在距離海港偵探事務所不到五十公尺外 的垃圾桶旁發現瑟縮成一團的外送員,吉米站在一旁冷眼觀察著。 他終於發現外送員沾染血跡的袖口。 ~*~ 「你最好有理由說服我們不馬上報警。」吉米在外送員跌進威廉斯太太的沙發時說道 。翁肥在客廳角落努力安撫成群驚嚇過度的賓客,一邊翻攪威廉斯太太的急救箱想尋找任 何能用來消毒外加還沒過期的東西,她的急救箱根本能直接送進博物館。 「我……」外送員像條離水的魚張大嘴巴。 「手還痛嗎?」吉米毫無良心地詢問。那截斷指仍躺在桌上和食物殘骸作伴,不幸拿 到「驚喜」餐盒的老太太恐怕會有好一陣子不敢吃雜碎。 「……有點。」 「先來個自我介紹如何?」 「我……我叫傑夫。楊傑夫。」 「很好的開場,傑夫,幹這行多久了?」吉米翹起二郎腿。 「高中還沒畢業就開始。」傑夫吞了口口水繼續說。「呃……在我叔叔的餐館打工。 」 「不錯的餐館,希望也有不錯的員工保險。」吉米掏出菸盒,隨即被翁肥之外的眾人 投以白眼,只好把菸盒塞回風衣。「但能說明你把斷指放進外賣餐盒的原因嗎?」 「呃……這……」 「或是倒帶回更前面好了,你是怎麼弄斷手指的?」 「你們是我今天最後一組外送,在那之前……我……先去……」 「先去哪裡?」吉米湊向他。 傑夫看起來更絕望了。 「……碼頭。那裡也有人叫外賣。」他可憐兮兮地看著吉米。「我到對方指定的地點 ,看見可怕的東西……還被襲擊……」 「所以這跟你弄斷手指之間的關係是?」 「我在那兒撞鬼了,王吉米偵探。」 吉米沒發出任何驚呼,雙眼仍緊盯傑夫不放。所有人全都安靜下來露出驚恐表情,除 了眉頭快皺成一條線的翁肥。 「該死……」翁肥低聲咒罵。 「能把故事說得更詳細嗎,傑夫?」 ~*~ (碼頭,兩小時前) 丁香餐館外送員楊傑夫停下髒兮兮的速克達,右手伸進保溫箱撈出黑色帆布袋,雙眼 警覺地掃視四周深怕有小混混冒出來打劫,他一點也不想重蹈上個外送員的覆轍,早已在 口袋塞了電擊棒。若對方沒報錯地址,那他的目的地會是間快遞公司,他看了看遠處尚未 熄滅的招牌便邁開步伐走向顏色鬱悶的鐵皮建築。 小鐘還真不是普通天兵。傑夫邊走邊想。老楊早就警告過外送員不能手無寸鐵就跳上 機車,小鐘的一時疏忽讓整間餐館陷入人事危機,所有外送員到醫院探病後逃掉一半,害 得原本要辭掉打工的他又被叔叔老楊挽留下來。 快遞公司門口的警衛亭沒半個人,傑夫只好按下對講機希望對方回應。他還有一組客 人才能下班,這狗屎差事最好別耗太久。 「是誰?」對講機傳來老男人的沙啞嗓音。 「丁香餐館外送。」 「太好了!請從正門進來!」鐵皮大門在老男人掛上對講機時緩緩敞開。 科技奴隸。傑夫心不在焉地想著。 老男人站在昏暗的公司大廳裡對傑夫靦腆笑著,傑夫連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出老男人連 餐盒都懶得自己拿,這種客人他見多了。 除非遇到變態。傑夫差點脫口而出。那笑容是有點過於友善,但對方只是個老爺爺, 電擊棒足以對付陳年鹹豬手。 「這兒,孩子!」老男人步履蹣跚地往倉庫前進。「瞧我滿手都是機油,只能請你代 勞把餐盒搬過去囉。」 「您是這裡的……呃……工程師嗎?」傑夫突然對老男人感到些許同情。 「兼差而已,只有收發包裹的機器故障才需要我這老頭,例如今晚,所以需要好好補 充熱量啊。」老男人指指帆布袋。「叫我班尼就好。」 「您真辛苦,班尼。」 「彼此彼此。你呢,孩子?」 「傑夫。楊傑夫。」 「我知道你的姓怎麼寫,一個『木』加上一個『昜』,但人們經常用『木易楊』介紹 那個字。」名叫班尼的老男人笑著說。 「原來您會中文?」傑夫睜大眼睛。 「我年輕時待過香港,那陣子就像住在電影裡,我愛死你們的烏黑直髮和精雕細琢的 鳳眼。」班尼拋給他一串堪稱優雅的廣東話。倉庫鐵捲門升起時發出難聽的嘎吱聲,幾個 員工仍在裡頭忙上忙下。 「您搞不好比我還懂中文……我叔叔經常感嘆唐人街只徒具名聲,年輕人連大字都不 識幾個。」傑夫踏進倉庫時這麼答腔,嘴角揚起一抹微笑。 然而他的微笑卻在下一秒凍結。 「怎麼啦,傑夫?」 班尼湊向他,靦腆笑容依然高掛臉上。 他不確定電擊棒是否管用了。 「那機器看起來……不像收發包裹用的……」他努力吐出字句,視線在滿地金屬碎屑 和突然停下動作的快遞員工之間游移。「我在電視上看過……」 「啊,聰明的唐人街男孩,你覺得那會是什麼?」班尼對他耳語。 ~*~ 「你覺得那會是什麼?」傑夫深呼吸一陣後抬頭看著吉米。 「關於你遭遇的一切?」吉米再度翹起二郎腿。 「是的,王吉米偵探。」 「你在倉庫見到幾台顯然不像收發包裹的機器,帶你進來的老人突然面露凶光追著你 到處跑?」 「是的!還有那幾個員工!他們突然變得像妖魔鬼怪一樣!」傑夫用雙手比劃著。「 有個滿臉血的光頭佬拿著斧頭朝我揮來,我只好跳窗逃生,摔到一樓時才發現拇指幾乎被 砍斷了!」他舉起受傷的右手。 「但這聽起來一點也不像……鬼魂吧?」翁肥不安地開口,忍不住想起在卡斯楚區遭 遇的恐怖事情,這讓他背上的傷隱隱作痛起來。 「他們全都變成半透明而且能穿牆!」傑夫向他解釋。「我馬上騎車逃跑,幸好那群 鬼東西沒追來,全都聚在窗邊鬼吼鬼叫……我本來想往醫院衝,但想起最後一組外送就在 你們事務所樓下,所以才把那截已經剩皮肉相連的指頭拔下來藏在餐盒,我猜想……」 「你猜想外賣其實是我叫的?」吉米看了翁肥一眼,左手仍在有一搭沒一搭地把玩酒 杯。 「……根據以往的訂單,你很常請房東代訂。」他苦笑道。 「對於那些攻擊你的鬼魂,你還記得樣貌嗎?」 「也許,但從沒見過。」他搖搖頭。 「你在那看到的機器可能是鑄幣機,或許你撞見了偽幣製作,只是後來發生的事有些 詭異。」吉米從沙發起身。「你外送的那間快遞公司原本屬於鯡魚幫,但我們都知道鯡魚 幫成員大多死於毒品深水之下,幫派分崩離析,公司大樓目前照理說是空屋狀態。」他解 釋道,暗自祈禱S市居民的記性沒那麼差。 「我倒沒……注意兩者關聯。」傑夫再度搖頭。 「有沒有可能是殘存的幫派份子還躲在那幹非法勾當?做偽幣之類的?」翁肥走向吉 米。 「或許。」吉米把酒杯遞給對方。「也該報警了,那幾台鑄幣機會讓警察傷透腦筋。 至於傑夫,雖然你少截手指又斷根肋骨,但還是得晚點才能進急診……」 「但那些鬼魂呢?」威廉斯太太打斷他。 「鬧鬼的話報警有用嗎?」剛才被斷指嚇壞的老太婆接著發問,其他老太婆也跟著點 頭。 吉米環視眾人幾秒後愉快地開口。 「警察知道哪裡有適合人選。」他聳了聳肩。 只有翁肥聽出他語調中的慍怒。 ~*~ 布蘭姆在電鈴響起時從書頁中抬頭,對於這時有訪客感到驚訝。 「似乎是你學生。」他前妻看著監視器螢幕說道。 這讓他更驚訝了。 「老天爺!」他開門時對亞歷克斯驚呼。「已經這麼晚了!塔緹雅娜不會擔心嗎?」 「她還在忙畫展的事。」亞歷克斯匆匆走進玄關。「我有問題要當面問你。」 「聽起來我們得在書房待上整晚。」布蘭姆嘆了口氣。「什麼問題?」他打開書房大 燈時這麼問。 「有關上次你說的潛艇意外,你和那群富豪……還有我父母……殺死普羅米修斯‧湯 普森後,被層黏液包住才得以移動到其他地方?」亞歷克斯掏出菸盒。 「是的,殺了人掏出內臟並唸出咒語,暗紅色黏液就會憑空出現把我們送走,像科幻 片裡的傳送機一樣。」布蘭姆接過香菸。「我記得史雲頓從殘片找出那黏液的名字,似乎 叫……叫……唉,時間一久全忘了。」 「那黏液有無可能不在施咒時出現?」亞歷克斯為他點菸時問道。 「我不知道。我發誓我只殺過一次人,關於那咒語我只知道這麼多。」布蘭姆握住他 的手。 「S市這二十年來一直有黏液怪物屁普的傳聞,你應該知道吧?」 「下水道的吃人怪物?似乎聽過。」 「你不覺得怪物出現的時間點和你們……」 「你該不會想指控我們在海底變出吃人怪物吧?我們發生意外的地方和S市差了十萬 八千里!況且屁普只是都市傳說啊!」布蘭姆差點大聲哀號。 「理查被屁普襲擊了。」亞歷克斯瞇起眼睛。「少了隻耳朵。」 「……天啊。」 「或許是我疑心病太重,但兩種黏液之間……」 「我想起那黏液的名字了,亞歷克斯,史雲頓發現那東西和古希臘文的『艾可』 (ichor)是同個字!那黏液就叫艾可!」 「……膿液?」 「你知道那字在希臘神話中的意思。」 「諸神之血……」亞歷克斯憤恨地揉著太陽穴。「所有事情簡直荒謬到極點,但我現 在卻試圖去相信。我們可是歷史學家耶!」 「我也曾那麼想,直到世界向我揭示它的另一種面貌。」布蘭姆放下香菸。 他突然感到恐懼,恐懼於時間所剩不多,班尼‧史雲頓的死只不過減少一道威脅,亞 歷克斯越接近真相只會讓自己暴露於危險之中。 「他們」會找到殘片。 ~*~ 「不覺得最近未免太多『這種』鳥事?」翹鬍子警官在老野馬後座向吉米與翁肥抱怨 。 「自從那隻放屁飛天魚怪出現後?」吉米吐出完美過頭的煙圈。 「基本上!除了屁普……該死!那東西根本陰魂不散!」翹鬍子挫敗地搖頭,開始後 悔起不該在難得的休假蹚渾水。「你真該先報警而不是跑來敲我家大門。」 「反正你聽完我們說明還是會聯絡局裡不是嗎?」 「噢算了,你說丁香餐館有個叫楊傑夫的外送員在碼頭被襲擊?」 「嗯哼,他被叫到原本屬於鯡魚幫的快遞公司送外賣。」 「我記得那裡現在是空屋……」翹鬍子看著後照鏡裡的鳥頭思索道。 「但他在那兒遇到宣稱是員工的人,還見到幾台可能是鑄幣機的機器。」 「接著就被突然變成妖魔鬼怪的員工砍掉手指?天啊……」翹鬍子捏住鼻樑哀號。「 這根本是兩種天差地遠的狗屎爛蛋攪一起!」 「你的人馬還經得起驚嚇嗎?」吉米轉頭問他。 「……希望如此。」他實在不願回想上次的慘劇。 「所以我們要在警察趕來前溜進去查看?」翁肥熄火時終於開口,放眼望去沒見到鐵 皮建築有任何燈光,一小灘被車輪輾過的血跡乾涸在警衛亭旁。 「或許能在條子打草驚蛇前找到什麼。」吉米深吸一口香菸。 「我就是條子。」翹鬍子掏出對講機順便白他一眼。 「至少是一個不是一群。」吉米接過對講機走進敞開的鐵皮大門,在翁肥想跟上時伸 出手阻止對方。「有聽見什麼嗎?」 「呃……沒?」翁肥吞了口口水。 「聽仔細點。」他倒退幾步,肩膀幾乎撞上翁肥的胸口。 「……機器運轉聲?」翁肥感到冷汗逐漸浸溼衣領。 「還有說話聲。」 「似乎是……」 「槍拿好,我們最好小心點。」他快步往倉庫走,上次被鯡魚幫抓住時見到的景象仍 歷歷在目,當然,還有翁肥被海扁時的慘狀。或許巴羅斯先生那晚被魚怪撕成碎片還比較 幸運,但就算僥倖逃過魚怪魔掌再被屁普吞掉,巴羅斯先生也無法理解自己到底犯了什麼 錯。 老天,我真的太在乎合夥人了。吉米在心中苦笑。 「如果那些人……鬼……還在房子裡幹非法勾當,我們是不是該快點離開讓警察接手 ……」翁肥對他耳語。「如果真遇到幫派還得了?難道你忘記我們上次被鯡魚幫給……」 「是是是我知道你被海扁一頓。」他在鐵捲門前捏熄香菸,餘燼在空氣中閃爍片刻便 沒入黑暗,然而長廊盡頭也同時飄起幾點色澤怪異的星火。 說話聲與機器運轉聲嘎然而止。 一把斧頭破門而出。 「幹!」翁肥立即扣下扳機,但手持斧頭的光頭佬踏出鐵捲門時毫無退縮,子彈穿過 半透明身軀將牆壁擊出洞孔。 「那東西和巴羅斯先生還真像!」吉米逃跑時評論道。 「那東西就是巴羅斯先生的鬼魂吧!」翁肥追在後頭哀號,眼角餘光發現那些星火似 乎是幾雙邪門至極的眼睛。「這裡根本他媽的變猛鬼屋了!!」 「可見鯡魚幫不管生前死後都不是好東西。」 「所以我們該怎麼辦!」 「裡面怎麼了?!」翹鬍子的聲音從對講機爆出。 「的確有鬼!」吉米一邊關上對講機一邊掏出鋼筆手槍對準巴羅斯先生的鬼魂,其他 鯡魚幫成員的鬼魂則是張牙舞爪在周圍尖聲怪叫著。「恐怕只能沿用傑夫的方法。」 「……跳窗嗎?」翁肥悽慘地呻吟。 「反正都被追來樓上了。」吉米用力扣下扳機,但沒有紫色煙霧噴出。「嗯,似乎有 點故障。」 「該死!」翁肥在斧頭砍來時抓住吉米往窗戶衝,不幸的是他們距離窗戶仍有段距離 。粉紅色黏液取代煙霧彈充斥長廊包覆直撲而來的鬼魂,紫色煙霧終於跟著噴了出來。 「原來屁普能摸到鬼魂。」吉米驚訝地瞪著掉在腳邊的斧頭。 「你會死無葬身之處!」巴羅斯先生的鬼魂對兩人咆哮,黏液逐漸將他與手下吞沒。 「你會像我一樣!王吉米!被奴役!被操控!放棄所有希望!永無超生之日──」 「但願我不用領教鬼魂嚐起來如何。」吉米在鬼魂哀號著消失時搖頭。 「你竟然把鬼吃了?」翁肥不敢置信地起身。 「顯然。而且很難吃。」吉米輕敲鋼筆手槍說道。「早知道出門前檢查一下。」 「你昨天還在電話裡抱怨扳機不靈光啊……」正當翁肥想繼續吐槽吉米時,來自倉庫 的爆炸差點把他們彈出窗戶,這讓他尖叫著撞上吉米然後滾下樓梯。「幹幹幹好痛……傷 口要裂開了……」 「你刷新了每日罵幹次數的紀錄啊,翁肥。」吉米頭下腳上地說。 「閉嘴啦……」 ~*~ 「你最好能說服我。」帖木兒坐進椅子時瞪著對桌人影。「你知道我是看在誰份上才 來見你。」 「我能說服你。」亞歷克斯傾身注視他。 「有關屁普的情報?」 「是的。」 「而我們必須合作?」 「是的。」亞歷克斯點點頭。「如果……你能瞞過理查……會更好。」他快要無法克 制顫抖,與惡名昭彰的殺手會面仍讓他深感畏懼,不禁納悶起行惡之人是否擁有常人所無 的氣質。 但我也差點對史雲頓痛下殺手。難道我也是個惡人嗎? 他害怕地想著。 「小混蛋現在恨不得除掉所有屁普,史克爾格魯伯教授,而我也是。」帖木兒歪嘴笑 著。「所以你的情報是什麼?」 「一個人。」 「一個人?」 「一個千年會前成員。」 「嘖!這下又跟那鬼俱樂部有關了?」 「亞伯拉罕‧德‧拉以克。」亞歷克斯把照片推到帖木兒面前。 「你知道這老頭還被關在瘋人院嗎?」帖木兒沒露出太多訝異之情。 「我知道,但根據目前獲得的資訊,他可能研究過黏液怪物屁普,或一種類似屁普的 物質。」 「你知道的就這些?」 「關於這位德‧拉以克?沒錯,我只知道這些。」亞歷克斯把照片收回口袋。「你們 能找到他嗎?」 「交給我們。」帖木兒不快地起身。 他可以逼亞歷克斯說出更多,但看在某人份上,他還是先別動手比較好。 ~*~ 「爆炸現場找到的機器的確是鑄幣機,而且還留下不少偽幣。」翹鬍子比先前愉快多 了。「恭喜你們,這可是大案子啊!」 「希望警方能順利找到做偽幣的嫌犯。」吉米在急診室門口回應道。 「像鬼魂指紋之類的。」滿臉狼狽的翁肥在一旁吐槽。 「那大概屬於你們的業務範圍吧,S市民要是知道這起偽幣案還有靈異成份鐵定會興 奮到不行。」翹鬍子嘆了口氣。「你們那可憐的外送員已經做完筆錄一陣子了,我也差不 多要回局裡報告,再會囉!」 吉米看著警車揚長而去,心中仍有無數疑問,但隨著巴羅斯先生鬼魂的毀滅恐怕也找 不出多少線索。或許人的執念就是如此強烈,更何況是死去罪犯的執念。 或許這就是人類最強大的力量。 「去看看傑夫吧。」翁肥提醒他。 「也是,他需要知道自己究竟看到什麼,他可是案子裡的大英雄。」吉米聳肩說。 然而一股無以名狀的恐懼卻突然撞擊思緒。 他很少如此恐懼,這感覺就像…… 尼可洛? 怎麼可能? 他有非常不好的預感。 「快點!」他拔腿狂奔。 「怎麼了?!」翁肥追在後面大喊。 「病房!」 他火速踏上傑夫所在的樓層用力踹開病房大門,滿地鮮血讓他差點絕望地跪倒。 楊傑夫四肢大張躺在病床上,腹腔如鳥翼敞開。 「天啊!」翁肥放聲慘叫。 病床旁佇立半透明的班尼‧史雲頓。 「傑夫的確是個美麗勤奮的孩子,但我得讓莉茲有機會逃走。」史雲頓對他露出狡黠 的笑容。 屁普從吉米手中噴出射向史雲頓,但史雲頓卻一聲不響地消失,徒留聲音在空氣中迴 盪。 「我們後會有期,王吉米偵探。」 「他是我的委託人。」吉米對傑夫的屍體喃喃自語。「但我卻讓他失望了。」 他嚐到淚水的鹹味。 END 喔不傑夫 於是吉米與翁肥的委託人就GG了 來公布答案好了,Case 5.5開的福爾摩斯玩笑其實是《工程師的大拇指案》("The Adventure of the Engineer's Thumb",1892),但我在這篇把結局變BE就是了orz 至於倒楣的巴羅斯先生與鯡魚幫請見Case 02,巴羅斯先生因為手下不巧把變成未知X的比 利載回公司,結果就被比利打爆惹 感覺人物關係開始出現變動,照我寫作的惡習,之後的案子大概會越來越像狗血芭樂劇吧 wwwww (潘蜜拉:請問有不像過嗎=_=) (帖木兒:什麼都好拜託不要再欺負我搭檔了="=) (理查:你真愛我ˊ3ˋ) (帖木兒:給我滾回床上休養@皿@) (亞歷克斯:嗚嗚殺手好可怕QAQ)→被殺手好基友拖走 (翁肥:傷口好痛=_=) (巴羅斯先生:死兩遍有夠衰小) (吉米:委託又失敗了QVQ) 最後附上亂撇的插圖一張(圖在文末):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247541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40.112.234.34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46432352.A.02F.html
LilyJuan: 推推 01/03 03:25
beastwolf: 推! 09/25 1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