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網址:https://yakou-ressha.com/kukuri-07/      https://yakou-ressha.com/kukuri-08/ 原文標題:首くくりの町 第7話      首くくりの町 第8話 -- 第一篇忘記講,我是在已經翻得差不多之後才開始發的,上次山裡故事系列翻完後不久就 開始了。我自己也會等系列完結再一次看,很明白那種敲碗的感覺。但是,一個晚上就發 好幾萬字真的太抖了,如果有翻譯吃書的地方,還來不及修大家就已經看到後面,權衡之 下就決定是一天一篇。這次原作每話篇幅較少,因此也決定兩篇合成一篇發。 那麼,正文開始……! -- 上吊的小鎮 第七話 -- 我們向御神體敬禮後,移動到了集會所,準備聽靜婆婆的話。 「宗比古,去給大家叫個外賣。雖然很長,但請大家聽好了。」 這麼說完,靜婆婆開始說起過去的事情。 我會在還能記得的範圍內,盡可能正確地寫下婆婆說的故事。 -- 兩百多年前,大約在江戶時代要進入末期的時候。 在這附近,有一個叫做OO村的村子。 以這個村子為核心,不斷地與周圍的村子合併後,就成了我們現在居住的OO鎮。 當時,這個地區除了作為我們小鎮基礎的幾個村子以外,還有另外一個聚落。 如今已經不存在的那個聚落中,住著罪犯、謀反者、捨棄了居住的土地逃跑的無籍者等等 。由遭到共同體驅逐的人們所聚集而成的那個聚落,受到了幾乎所有其他村落的歧視。 -- 村子的居民以現在令人難以想像的侮蔑態度迴避著這個聚落。年輕男子偶爾會聚眾到聚落 裡面羞辱他們,甚至把抵抗的部落民打得半死,還會做出侵犯年輕女性等等的暴行。 即使是如此暴徒般的惡行,只要受害者是部落民的話就沒有罪。部落民所面對的,就是如 此不合理到了極點的狀況。 在當時,這是十分正常的情形。 -- 我們的祖先稱那個部落的居民為「穢多」來侮辱他們,但雙方偶爾也會有商業買賣上的交 流。 他們會用從山裡等地方獵來的獸肉,來交換衣服之類的物品。 當然,交易中還是存在著歧視。因為商品只能賣到低於市價的價格,他們的生活並沒有因 此改善。 即使如此,交流還是持續著。 因為,對於他們來說唯一的交易對象,就只有我們祖先的村子而已。 -- 在我們的祖先之中,有一個自古以來經商發財的家族,現任族長的名字叫做矢作藤右衛門 。 藤右衛門也擔任村子的首長,是一個和善的人,在鄰近的村子也很有面子,是地方上首屈 一指的富商。 -- 這位藤右衛門有幾個出色的兒子,長男的名字叫做藤吉。 藤吉協助著藤右衛門的工作,同時也已經是差不多繼承了族長的狀態。 他是個很照顧弟妹的長兄,與父親一樣受到眾人的推崇。所有人都說,他會成為將來的村 長。 -- 這樣的藤吉,愛上了部落的女子。 -- 作為父親的代理人,藤吉為了買賣而前往部落,而他竟然對某位女性一見鍾情,即使她的 家境在部落中也算是一貧如洗。幾次見面之後,他把女性帶出了部落,帶到藤右衛門的面 前。 藤右衛門勃然大怒,說要親手宰了這個女性。 藤吉從拔出刀子,向女性砍去的藤右衛門手中保護了女性,並當場放話要將族長讓給弟弟 ,與女性一同逃向了部落。 淪落到了女性一家之中的藤吉,雖然因為捨棄了家鄉而具備成為部落民的條件,但因為直 到不久之前都還與部落進行著不對等的買賣,他沒有受到部落民的接納。 他與成為妻子的女性,阿理,一起住在她的家裡,將擁有的東西全都賣了,換成食物。 -- 阿理懷孕,產下了一名男嬰。 藤吉給男嬰取了「鶴丸」這個名字。 在這之後,鄰近村子對於部落的騷擾逐漸變得激烈。 -- 失去了長男的藤右衛門開始過著大半隱居的生活,而憐憫藤右衛門的村民,與想要討好藤 右衛門,獲得利益,心中有非分之想的村民,刻意襲擊部落,想要討藤右衛門的歡心。 村民對部落的襲擊,隨著日子的過去越演越烈。 至今為止都還只是輕則辱罵,重則打個半死而已,但自從藤吉的事情過後,輕則打個半死 ,最惡劣的時候甚至會演變為殺死對方的暴行。 藤吉被拖到部落民的前面,跪在逼問他要如何負起責任的部落民面前,苦苦哀求著。 請讓我在部落裡面待下來。 請可憐老天爺賜給我和妻子的兒子。 藤吉親子就生活在如此險峻的環境之中。 -- 自從淪落到了部落以後,藤吉瞭解了他們不是穢多,也不是非人類,只是普通的人們,並 且拚命地工作。 他會到山中或野外獵取野獸。 也會找到能夠耕作的土地並開墾。 若是有需要修補的民家或是村中的設施,他就不求回報地主動去修補。 雖然只有非常短的時間,但藤吉為了得到部落的接納而拚命地努力著。 部落民之間也開始出現了贊同藤吉努力的人。藤吉一家謹慎地生活著,同時相信著彷彿未 來有一點小小的光明一般的細微希望。 -- 在這個時候,發生了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的襲擊。 -- 某一天,當藤吉扛著野獸,從山裡向著部落回去的時候,他遠遠地看到了騎馬奔馳的男人 們。 男人們揹著刀槍棍棒,往部落的方向去了。 是襲擊!理解到這點的藤吉往部落跑去。 -- 當藤吉到達時,部落已經被毀得亂七八糟了。 好幾個部落民倒在地上,其中也有看來已經明顯死去的人。 藤吉一邊擔心著妻子和孩子的安危,一邊跑著。 當他到家的時候,在那裡的是平安無事的妻子和岳父母。 -- 當他與家人抱在一起,為了平安無事而慶幸的時候,門突然被打開,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了 過來。 男人是部落裡最贊同藤吉對部落貢獻的人。 村長一家幾乎都死去了,村長的兒子也命在旦夕。 男人告訴他,今天就靜靜地待在家裡吧。 接著,那天晚上,村長的兒子嚥下了最後一口氣。 門再度被打開,藤吉往那邊一看,怒髮衝冠的部落民眾湧進了屋子裡。 「快逃啊!」 隱隱約約傳來了先前告誡他最好待在家裡的男人聲音,但藤吉來不及逃跑,就被拖出了家 門之外。 部落民眾異口同聲地痛罵著藤吉,毆打著他。 藤吉捲縮成一團,忍耐著狂風暴雨般的暴力。 這個時候,附近傳來了一聲慘叫,而那是他常常聽見的聲音。 在拳打腳踢之中,藤吉向周圍看去。在那裡,阿理被剝了精光,被男人們給壓在身子下。 雖然藤吉站了起來,想去到阿理的身邊,但當他一站起來,肚子就被從下面踢了一腳,翻 身倒地。 已經聽不到阿理的聲音了。 -- 不知道過了多久,當藤吉看向那邊的時候,他看到全身赤裸,滿身是血的妻子倒在地上。 她的臉面向著這裡,雖然看著藤吉,但是目光沒有對上。 阿理已經沒有氣息了。 某種東西被丟在阿理的身邊。 那是他那已經動也不動的兒子。 -- 藤吉流著淚,往妻子的身邊爬了過去。 周圍傳來男人們咆哮著什麼的聲音。 即使偶爾會被踢個一腳,藤吉還是往親愛的妻子身邊奮力爬去。 他感覺自己就像在夢中一樣,沒辦法移動身體。 即使如此,當他仍然拚了命,來到阿理和鶴丸的身邊時,他明白到,倆人已經死去了。 -- 某人抬起了發出哀號的藤吉。 接著,他就這樣被丟到了一口枯井的底部。 他聽到了骨頭「啪」地斷裂的聲音。 頭上傳來「咚!碰!」的聲音,隨之而來的是一股衝擊。 映入藤吉那雙因痛苦與絕望而充滿淚水的眼裡的是,與藤吉一樣被丟棄到枯井中的,妻子 的屍體。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藤吉已經什麼都無法思考了。 他的腦中一片空白。 死在面前的妻子和孩子是如此的令人同情,讓他潸然淚下。 妳很痛吧。妳很害怕吧。藤吉想到發生在阿理身上的慘劇,痛哭失聲。 -- 「………………吧」 「……去……吉……」 「……活……藤吉……」 意識從黑暗之中浮現。 用盡力氣,失去意識的藤吉附近,傳來了呼喊他的聲音。 「藤吉!活下去吧!」 等他注意到的時候,岳父正在往藤吉的身上綁著繩子。 「阿理,對不起!鶴丸,對不起!藤吉……對不起……對不起……」 岳父一邊哭泣,一邊往藤吉身上一圈一圈地纏著繩子。 不久之後,他往上面叫了一聲,從上面垂下來的繩子開始被拉了上去。 搖搖晃晃地,藤吉的身體被拉了上去。 他的身上傳來彷彿骨頭要散架般的劇痛。 藤吉咬緊牙關,忍耐著。 雖然不知道接下來會變得怎樣,但就算是為了妻子,自己也絕對不能放棄。 -- 藤吉從井中被拉了上來,倒在地上,身上的繩子也被解開了。 他忍耐著劇痛,好不容易才站了起來。 站在那裡的人是岳母,以及在部落中唯一關心藤吉一家的男人。 岳母看到了藤吉,雙手遮口,哽咽著。 男人以苦澀的表情看著藤吉。 岳父自力從井中爬了出來。 「藤吉……逃跑吧。」 岳父說。 「對不起……當他們在對你們出氣的時候,我們什麼都做不到……不只阿理……就連鶴丸 都……」 這麼說完,岳父發出嗚咽的聲音,雙手著地。 接著,他以堅定的表情面向藤吉。 「藤吉!逃跑吧!就算只有你也好,逃跑吧!」 藤吉當然也打算要逃跑。 要是連自己都死了的話,他就無法向妻子交代了。 他懷抱著這樣的心情,搖搖晃晃地站著。 「父親大人,母親大人,您們打算要怎麼辦?」 藤吉詢問雙親。 「不知道。」 這麼說完,岳父搖搖頭。 「比起這個,藤吉,走吧。」 岳父攙扶著他,往森林走去。 為了進入森林,不被人發現地逃走。 他們盡可能安靜地往森林趕去。 然而,過沒多久,他們就被喧囂聲給包圍了。 部落的男人們看到了岳父母正在幫助藤吉的這一幕。 -- 他們在一瞬之間就被包圍了。男人為了向部落民交涉,朝著他們走了過去。 男人被打倒在地,被人拖走了。 接著,岳母被木材給打在頭上,倒了下去。 岳父發出「啊啊……」的叫聲,往岳母的身邊跑去。 一把斧頭落在了岳父的背上。 藤吉呆呆地望著岳父倒下,心中萌生了放棄的想法。 -- 在這個時候,村子的外頭傳來了騷動的聲音。 那是馬的嘶鳴,以及金屬碰撞的聲音。 同時還有許多帶起氣勢的呼喊。 -- 達達的馬蹄聲響起,突然,一個部落民被撞飛了出去。 接著,幾匹馬從藤吉的身邊呼嘯而過,同時驅散了部落民。 騎在馬背上的男人們發出了愉快的叫聲。 藤吉有看過其中一個男人的臉。 那是他曾在買賣中造訪過的周邊村子裡的一位年輕人。 沒記錯的話,年輕人的名字是二郎太。 -- 難道,接續著白天的襲擊,他們在夜裡也來襲擊部落了嗎?還是說,他們是其他村子的人 呢? 藤吉考慮了一陣子,但很快就搖搖頭,把想法驅散。 現在,自己該想的,就只有一件事情。 讓那些男人們帶我回村子吧。 除此之外,藤吉沒有其他活下去的辦法了。 男人們侵入了部落的深處,趁著夜裡部落民活動較少的機會,在部落中跑來跑去,破壞門 板,將無人的集會所給弄倒。 不知是不是大部分的暴行都結束了,他們往部落的入口方向折返回去。 -- 再這樣下去,他們就要離開了。 藤吉以他那快要動不了的腳使勁地走著。 包圍藤吉的部落民已經不知道上哪去了。 他張開雙手,站在路的正中央。 雖然痛得快要倒下,但他還是死命撐住。 要是在這裡讓他們走掉的話,藤吉肯定會遭遇更可怕的暴力對待,就這樣死去吧。 乘著馬的男人們接近了藤吉。 「請停下來!」 藤吉以最大的音量高呼。 男人們停下馬,對藤吉投以驚訝的目光。 「你搞甚麼啊。想死是不是?」 藤吉看過的男人出到了前排來。 「你是△△村的二郎太對吧?」 藤吉對那個男人叫道。 「啊啊?」 被藤吉叫了名字的二郎太,表情更加驚訝,發出了威嚇的聲音。 藤吉跪了下來。 「我是OO村的矢作藤右衛門的兒子藤吉。請幫幫我。」 二郎太發出了「啊啊?」的聲音,從馬背上下來。 他走到藤吉面前,盯著藤吉的臉看。 藤吉害怕著會不會因為被打得太厲害而讓他認不出自己。 「喔!你是藤吉先生耶!是矢作大人那邊的年輕少主!」 二郎太發出了驚呼。 得救了!藤吉這麼想。 「我在這裡……被抓了……他們好像要殺了我……拜託……」 「不好意思!要是知道有這種事,我們就會早點來救你了。」 二郎太這麼說完,攙扶著藤吉,幫助他站了起來。 「回去吧,回去吧!你不能待在這種地方!喂!你們,來幫忙!」 藤吉被男人們抬上了馬,倚靠在二郎太的身上。 當眾人用繩子將藤吉的身子與二郎太固定在一起時,他的全身又痛了起來。 一邊在奔馳而去的馬背上忍耐著疼痛,藤吉告訴了二郎太今天發生的事情。 -- 在白天的襲擊之後,妻子也一起被殺害了。 自己原本也已經是一隻腳踏進了棺材,但是岳父母救了他。 在他逃出部落的前一刻,他們再度被包圍,岳父母也被殺了。 要是二郎太一行人沒有來的話,他肯定會死吧。 說完這些話之後,二郎太感到很不可思議似地回應。 「我們也對自己為什麼會在晚上跑到部落這種地方來感到很不可思議啊。聽到□□村的人 白天襲擊部落的消息之後,不知為何就是坐立不安。來了這裡,結果你正好就在生死邊緣 。真是不可思議啊。」 -- 當時,襲擊部落這件事,對於周邊村子的年輕人來說,就像是娛樂消遣一樣的事情。 藤吉雖然知道這個事實,但他也作為部落民生活了一陣子,對於二郎太與□□村的年輕人 的暴行,感到十分噁心。 然而,他們在夜裡襲擊部落這件事,仍有難以解釋的地方。 藤吉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漸漸失去了意識,倒在二郎太的背上。 -- 恢復意識的時候,藤吉躺在老家裡,自己的房間中。 看來二郎太他們將藤吉平安地送到了村子。 雖然身體很痛,沒辦法站起來,但他還是從棉被中爬出,打開了拉門,向外面看去。 -- 外頭十分明亮,家人們正忙碌地工作著。 從走廊傳來了某人走近的腳步聲,接著拉門被大大地打開了。 抬頭一看,藤右衛門正低頭看著藤吉。 -- 藤吉全身一震。 他捨棄了家園跑出去,變成這副模樣回來。父親會對這樣的自己做什麼呢? 溫柔但也嚴厲的父親,也許會把自己從這裡趕出去吧。 這麼一想,他害怕了起來。 -- 他想用顫抖的雙唇喊一聲父親,但發不出聲音。 他的喉嚨非常乾燥,只能發出呼呼的氣音。 藤右衛門在藤吉的身旁跪下,抱住了藤吉的肩。 「什麼都不用擔心。這裡是你的家。歡迎你活著回來。」 這麼說完,藤右衛門溫柔地輕撫藤吉的背。 藤吉靠在父親的臂膀上,痛哭失聲。 母親也趕了過來,和父親一樣抱緊了藤吉,接著讓藤吉躺回床上,餵他喝了熱水。 -- 總算能說話的藤吉,將離家至今的事情,全部向家人託出。 當他說完的時候,同席的三兒子藤三郎一拳打在地上。 「低賤的傢伙!就連品行都是畜生!」 藤右衛門制止了站起來就要出去的藤三郎。 並說,現在先以藤吉的復原為優先。 當藤吉再度睡著的時候,藤三郎帶著男人們闖入了部落,帶回了被丟棄在枯井中,阿理與 鶴丸的屍體。 藤吉在矢作家的墓旁立起了簡單的墓碑,將妻子與兒子埋葬了。 -- 在那之後半年,藤吉集中在身體的恢復上。 在等待身體復原的期間,藤吉都在家中與神社來回。 除了在家中療養以外,其他時間,他都在神社裡不斷地祈禱著。 除了供養妻子以外,藤吉不斷祈禱的事情就是, 『讓那個可恨的部落滅絕吧』。 藤吉那超乎尋常的誠心與不斷祈願的身影,引起了祭神的憐憫之心,並實現了根絕那汙穢 部落的願望。 即使到了今天,祭神仍然為此感到後悔。 -- 原本作為祭神守護著村子的神,憐憫流落到滿是汙穢血脈部落的藤吉,在他被殺死的前一 刻救了他。 並且還想要實現藤吉真心的詛咒。 如今讓祭神後悔的那個決定,在當時,祂對此一點疑問也沒有。 -- 彷彿呼應著祭神的意志,村落間對於部落的怒意累積,以藤三郎作為領導的討伐隊成立了 。 藤右衛門宣言要賜給有戰功者大量的報酬,也是很少見的事情。 因此,在地方上的男人們爭相參加討伐隊。 -- 討伐隊血氣上湧,以一種異樣的興奮,不由分說地闖入了部落,將部落民一個接著一個地 殺害。 以他們對待藤吉一家還要殘酷的報復,根絕了部落民。 男人們以藤右衛門的報酬為目標,爭相絞殺著部落民。 殺人手段變本加厲,慘絕人寰。 無論是誰,都已經失去了理智。 -- 彷彿化身為地獄,經歷了殘酷殺戮的遺址,想當然爾成了聚集著驚人怨念的禁忌之地。 恢復理智的村人們,不管是誰,在那之後都不再提起部落的事情。 部落的事情成了禁忌,不再被提起,就這樣過了許多年。 那場殺戮彷彿從未發生過一樣,被村人們封印在記憶的深處。 -- 在那之後,經過了十幾個世代,昭和年間的某個時候,在那無名的禁忌之地,被遺忘的部 落遺址,一個怨念成形了。 -- 在部落民的血中誕生,那怨念從誕生開始就聽著由痛苦的呻吟所交織而成的搖籃曲。雖然 在守護地方的祭神力量還能及的時候無法成形,但隨著時代的變化,眾人的信仰之心逐漸 薄弱,最終祭神也對村人們失去了興趣。結果,怨念形成了一個怨靈。 -- 即使經過了兩個世紀,邪惡的意志也沒有絲毫薄弱。 怨念成形之後,祭神也沒有做出任何舉動,因此怨念更加成熟壯大。而祂想要的,就只有 一件事。 『為部落報仇雪恨』。 這是過去的憎恨所招來的憎恨。 是他們自己凌遲藤吉一家後還將其殺害所招來的惡果。 藤吉一家實際上忍耐著部落民的歧視,善良而謹慎地生活著。 然而,這些記憶經過了漫長的時間早已風化而去,就只有憎恨還留了下來。 祂們絕對不肯放下的,就只有憎恨而已。 -- 長時間被祭神的力量給壓制住的焦躁,也助長了憎恨的壯大。 在從祭神的束縛中解放後的現在,祂們將憎恨以外的感情完全捨去,成為了純粹的怨靈, 聚集了曾經身為部落民的人們的靈魂。 -- 過去作為複數村落存在的周圍村落,持續地整合、廢村,最後成為了一個鎮。 伴隨著經濟的高度成長,其人口數也增加了。 當怨靈到達這裡的時候,我們居住的這個小鎮,雖說是鄉下地方,但也已經成為一個充滿 活力,很棒的小鎮了。 -- 而祭神的力量不如以往了。 雖然還能感覺到祂在神社中鎮座著,但祂那曾經遍布整個地域的威壓感,已經完全消失了 。 -- 比起祭神,開始信奉起「經濟成長」這個新的神明的村人們,連一點關於那場殺戮的記憶 都沒有,成了善良的市民,謳歌人生。 無法原諒。 不僅忘記了曾經對我們做過的事情,就連保護著自己的祭神都不再信奉,自甘墮落地活著 的村人們。 殺了你們。 讓這些可憎的人們血債血償。 我們為此在禁忌之地忍耐了超過兩百年。 無法原諒。殺了你們。無法原諒。殺了你們。無法原諒。殺了你們。無法原諒。殺了你們 。無法原諒。殺了你們。無法原諒。殺了你們。無法原諒。殺了你們。無法原諒。殺了你 們。無法原諒。殺了你們。無法原諒。殺了你們。無法原諒。殺了你們。無法原諒。殺了 你們。 在慘劇之後,經過了兩個世紀的現代,曾經是部落民眾的靈魂成了可怕的災難,在我們的 面前現身了。 -- 「………………」 誰都沒有開口說話。 靜婆婆說的話,比起曾根崎先生拿來的古文書還要更加直指核心。 關於怨靈形成的緣由。 任誰都無法相信,那些恣意妄為、做出殘酷暴行的人們,竟然會是自己的祖先。 「如果這都是真的,那我們不是只能去死了嗎?」 某人這麼說了。 「不。為了消除那個東西的遺憾,大家一起考慮看看我們能做些什麼吧。」 靜婆婆回答。 全村被一口氣給殺光,一百二十九人的遺憾。 這種遺憾,到底要做什麼才能夠消除呢? 「神明大人在幹什麼?」 又有某人這麼說了。 雖然傳來了「喂」的喝斥聲,但那個聲音沒有停下來。 「都那麼久以前的事情了,到了現在,我們根本束手無策啊。即使如此,神明大人也不保 護我們嗎!」 語調逐漸尖銳的,是一位名叫山谷的中年女性。 對於平常溫和的她那令人難以想像的強硬語氣,大家感到相當震驚。 「在剛剛的祈禱中,我也試著祈求了。」 靜婆婆一邊點頭一邊回答。 「但是啊,和以前不同,現在信仰神明大人的人變少了。現在還依靠著神明大人的,差不 多就只有在場的各位而已吧。對於忘記了信仰的人民,被神明大人怎樣對待,都沒有什麼 怨言好說的吧。」 靜婆婆說完,眾人陷入沉默之中。 神明大人不會幫我們。 不僅如此,這個災難甚至可以說是天譴。 然而,在我的心中,強烈地湧起了一個不同的印象。 「但是,我覺得神明大人幫助了我。」 我說出了那一天,感覺到神明大人的氣息之後,我做了夢,並終於走出恐懼的故事。 「這是因為你們很誠心地協助神明大人的事情呢。神明大人也對你們有好印象喔。還特別 關照你,真是令人感激呢。」 靜婆婆對我微微一笑。 「那我們呢!」 山谷太太又叫了出來。 「請冷靜一點。就像我剛剛說的,一定會有平息那個東西的方法的。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 出那個方法喔。雖然說神明大人對這個小鎮的興趣不再,但是祂還是好好地照看著在這裡 的我們。請相信祂吧。妳不相信神明大人的話,神明大人又要怎麼相信妳呢?」 在那之後,我們又聽了靜婆婆的一段話,都冷靜了下來,各自踏上歸途。 曾經守護著這個鎮的神明大人,在時代變遷的過程中,與小鎮的關係也變得薄弱了。 而那是因為我們人類背棄了神明大人。 靜婆婆說,就是因為這樣,神明大人在沒有被任何人拜託的情況下,還要挺身而出,守護 我們的行為,已經失去了意義。 -- 神明大人願意守護我們和這個小鎮到什麼地步呢? 我和家人討論著這些話題,久違地在餐廳外食後回到了家。 那一天,我的驅邪儀式也算是失敗了。 -- 上吊的小鎮 第八話 -- 新年到來,怪異事件仍然持續著。 跟在身後的影子。 可怕的呻吟聲。 然而,在我的驅邪儀式之後,上吊自殺的事件就沒有再發生過了。 比起說是我的驅邪儀式有用,還不如說,大概是靜婆婆的祈禱奏效了吧。 -- 迎來新年的篠宮神社湧入了數量驚人的參拜客,眾人應對不暇。 因為從去年開始的怪異事件,無論是誰,大概都想要得到神佛的庇佑而參訪了神社或寺廟 吧。 我非常能理解大家的心情。 -- 當然,我們兄弟也為了幫忙而到了神社。 我們身上穿著平常穿不到的神職人員服裝,疏導數量前所未見的參拜客,或是在停車場中 引導車輛。 -- 自從年末的祈禱以來,靜婆婆就一直很沒有精神。 雖然她原本就是個安靜的人,看起來也不像是心情沮喪,但是與她對話的時候,我們常常 會感覺到她心不在焉,好像思考著什麼事情。 -- 新年初詣的那天,靜婆婆在境內設置有暖爐的休息室中,向客人們祝賀新年。 這可是前所未見的光景。 恐怕在年末之後,靜婆婆就一直在為之後的事情做著心理準備吧。 -- 一月的頭三天過去之後,再過了一陣子的某一天,神社再度舉行了降伏怨靈的祈禱。 本殿中有靜婆婆,神主,皋月與我們兄弟,各自的家人,還有幾位氏子。 所有人都帶著緊張的神情,守望著靜婆婆的祈禱。 -- 與上次相同,怨靈現身了。雖然看不見身形,但是祂發出著可怕的叫聲,威嚇著我們。 在我腳踝上的手印發疼,滲出了血來。 靜婆婆也像上次一樣,進入了神明附身的狀態,在本殿中來回走動,將怨靈逼到了一個地 方,唸起祝禱詞。 雖然我的記憶十分模糊,沒有辦法說得非常肯定,但在那難以聽懂的祝禱詞中,我想,我 聽到了這樣子的隻字片語。 『……就以此身……的遺憾……慰藉……實現所願……驅除吧……』 靜婆婆更加用力地揮舞祓串,接著就在當場倒了下去,不動了。 神主隨即接手,對著御神體將祈禱收尾了。 神主祈禱完之後,馬上就跑到了靜婆婆的身邊,確認她的狀態。 我們也飛奔到了靜婆婆身邊。 -- 靜婆婆睡著了。 她正安穩地呼吸著,一眼看去像是安詳地睡著了。 在那之後,靜婆婆就再也沒有醒來過了。 -- 等到救護車將靜婆婆載走,集合的氏子們也回家之後,我們在本殿中面對著神主,坐著。 醫院那邊,則是由皋月的母親陪著婆婆過去了。 我們也想要去醫院,但是她請皋月和我們兄弟留下來。 在我的母親也同席的情況下,神主向我們說明了這次的祈禱。 -- 根據神主所說,靜婆婆為了面對怨靈,離開了現世。 她的計畫是要在祈禱的過程中嘗試與怨靈對話,如果可能的話,就這樣成為靈體,尋找能 夠平息怨靈的方法。 「怎麼這樣!這樣的話,靜婆婆不就是一個人在對抗怨靈了嗎?」 皋月以充滿悲壯感的語調說道。 神主嘆氣的同時點點頭。 「雖然不一定是在戰鬥,不過,差不多就是這樣吧。婆婆為了我們而這麼做了。」 「您為什麼沒有阻止她呢?叔父也知道會變成這樣,沒錯吧?」 皋月逼問著神主。 「皋月,聽我說。婆婆說了,她會把全部的事情都解決掉,所以請我守護你們還有鎮上的 大家……」 當他這麼說著的時候,突然,神主的雙眼中湧出了淚水。 他沒有辦法再繼續說下去,低著頭,單手摀住雙眼,嗚咽了起來。 我們都被這實在是太過突如其來的反應給嚇到了。 「叔父,您知道婆婆打算要做什麼嗎?」 神主什麼都沒有說,只是點點頭。 對於淚流不止的神主,皋月似乎也不敢強迫他說話。她放在膝蓋上的手握緊了拳頭,很不 安似地扭動著身體。 「靜婆婆現在是什麼狀況呢?」 哥哥代替皋月向神主問道。 「是啊……還得解釋呢……」 低頭嗚咽的神主一邊擦拭眼淚,一邊抬起了頭來。 雖然他的臉上浮現出憔悴與悲傷,但即使如此,我還是能感覺到他面對我們所展現的意志 。 看到這個表情的我理解到,靜婆婆是踏上一條不歸路了。 同時,我也理解了神主在知道這件事的同時,也沒有阻止靜婆婆,並且為了我們留了下來 。 「靜婆婆說,她要面對怨靈,首先想要做的是理解祂們的想法。怨靈懷抱的大概就是怨念 、遺憾以及憎恨,她說想要做點什麼來消除這些情感。」 皋月靜靜地聽著。 「如各位所知,靜婆婆已經相當高齡,她知道自己已經來日無多,因此才會決定賭上性命 面對怨靈。這是只有在對於神明大人漫長的服侍之中,與神明大人合而為一的靜婆婆才辦 得到的事情。」 「婆婆……會死掉嗎?」 皋月的聲音聽起來既小聲又微弱。 「只要沒有發生什麼嚴重的事情,我想不會的。就像你們剛才所看到的,靜婆婆在肉體上 只是睡著了而已。」 聽了這段話,皋月總算稍微安心了下來。 「靜婆婆擔心的是與怨靈交涉會花太久的時間。生者和靈對於時間的感覺是不同的,所以 婆婆也不知道會花多久的時間。」 「所以呢?」 「也就是說,她唯一擔心的就是,要是自己一直這樣沉睡下去的話,婆婆的肉體遲早會到 達極限。」 就這樣,靜婆婆陷入昏睡狀態,住進了醫院,而我們回到了日常生活之中。 從那一天開始,怪異事件就沒有再發生過了。 靜婆婆很完美地壓制了怨靈。 -- 覆蓋著小鎮的不安氣息逐漸變淡,季節流逝,過了三年。 哥哥和皋月成了高中二年級的學生。 在我升上國中三年級的秋天,靜婆婆過世了。 -- 從她與怨靈的對話開始之後,到了最後,她一次都沒有醒來,在家人與我的照看之下,離 開了這個世界。 享壽八十二歲。 在仔細確認過靜婆婆的遺體之後,米津醫師說:「是年紀到了呢。OO時OO分過世。」 -- 就算透過呼吸器、點滴與胃造口補充營養、做了維生措施,逐漸衰弱的靜婆婆,即使瘦成 了木乃伊般的樣子,也仍然還活著。 然而,由於生理上的極限早就到了,不管知不知道內情,醫院也沒有辦法硬是將生命維持 下去。 受了一身神佛庇護的靜婆婆,在超越人智的使命之中,即使還沒完成目標,仍然到達了壽 命極限,離開了這個世界。 -- 當靜婆婆嚥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我們聚集在她的病房之中。 我們圍著睡在病床上的婆婆,唱著她喜歡的《蘋果之歌》,等待最後一刻的到來。 -- 突然,病房中的空氣中飄起了甜甜的香味。 我對這個香味有印象。 這是那個時候,我在打掃本殿的時候,從本殿飄來的香味。 不可思議的是,靜婆婆的口上沒有戴著呼吸器。 簡直就像是婆婆想要聞一聞這個芬芳一樣。 靜婆婆淺淺地呼吸了兩次、三次,最後,她呼地吐出了一口長長的、最後的氣,過世了。 「嗶—————」地,從醫療機器那邊傳來了通知心跳停止的聲音。 看到在電視裡出現過的這一幕,我知道靜婆婆已經過世了。 「婆婆!婆婆!……對不起……婆婆……嗚嗚嗚……嗚啊啊啊……」 皋月挨在靜婆婆的身上痛哭。 神主在雙肩顫抖的同時,對著靜婆婆深深地一鞠躬。 皋月的母親與周圍的人們都哭了。 就這樣,眾人開始進行通夜祭的準備。 -- 時間稍微回溯,靜婆婆開始在睡夢中與怨靈對話的不久之後,皋月開始做夢了。 夢的內容是一連串連續的事件。 而那全都是靜婆婆被某人殺害的夢。 每次的夢裡都會出現不同的某個人物,在凌虐之後殺害了靜婆婆。 偶爾是男性,偶爾是女性,有時候也會有複數人或是孩子。 無論是誰,每個人都帶著憎惡的表情毆打靜婆婆,掐住她的脖子,用菜刀或是斧頭毫不遲 疑地砍著她的身體,最終奪去她的生命。 -- 一開始作夢的時候,皋月一邊哭泣,一邊在深夜打了電話過來。 母親把哥哥叫起來,當他接了電話,聽到皋月那非比尋常的哭聲之後,哥哥就奪門而出了 。 隔天早上,我知道了這件事情,去了皋月家。 皋月的母親和我的哥哥也在一旁。 皋月的父親似乎已經去上班了。 -- 當哥哥告訴我夢的內容時,皋月沉默地低著頭。 我們安撫皋月,鼓勵著她。 妳夢到了可怕的夢吧,不過已經沒事啦。 雖然那時我們就這樣解散了,但在那之後,皋月每隔幾天就會夢到相同的夢。 -- 靜婆婆完全不做抵抗,被凌虐殺害。 殺死她的,每次都是不同的某個人。 皋月日漸消沉。 我們都很擔心皋月的精神狀況是不是出問題了。 -- 某一天,皋月在神社與神主正面對峙。 「那是婆婆為怨靈所苦的身影啊!叔父也這樣覺得對吧!」 神主拚命地安撫皋月。 「為什麼您就是不懂呢?婆婆明明就正在受苦,難道您打算什麼都不做嗎?」 皋月近乎瘋狂地叫著。 「皋月,請冷靜下來。冷靜一下……」 「現在立刻把婆婆叫起來吧!即使是現在,婆婆也正在被某個人殺害啊!」 「就算那個夢是真的好了……」 「那肯定是真的啊!!!」 皋月那彷彿哀號的叫聲,讓現場陷入了一陣沉默。 「我知道……我知道的,所以冷靜一下吧。不管婆婆是不是在夢中被怨靈殺害,如果婆婆 正透過這件事情,化解怨靈的遺憾的話,我們不能阻止她啊。」 「!…………………您是認真的嗎?」 皋月啞口無言,盯著神主。 「不能阻止她?……什麼鬼話……現在不是該冷眼旁觀的時候吧……叔父……您還算是婆 婆的兒子嗎?」 皋月因為憤怒而顫抖著,那魄力令眾人感到害怕。 全身散發著如此強烈的憤怒氣息的皋月,我就只有在那一次看過。 -- 「皋月,好好聽我說。知道婆婆正在受苦,我也非常難過。你看到的夢恐怕就是事實吧。 但是,婆婆正背負著的是很重要的使命。因為必須有人去做,所以婆婆為我們做了啊。」 神主的眼眶在我們的眼前漸漸地濕了。 他忍著淚水,繼續對皋月說。 「婆婆是帶著會被殺的覺悟,才要求與怨靈對話的。這是她告訴我的。難道妳要因為婆婆 很可憐,就否定這份決心和覺悟嗎?」 對於這個說法,皋月也有點退縮了。 然而,皋月繼續反駁。 「不只是一次兩次而已喔?婆婆每天都那樣被殺……婆婆不可能有那種覺悟啊!」 「就算是這樣!」 這次換成神主大吼了出來。 「就算是這樣,也不能阻止她!」 神主雙膝跪地,悔恨地說。 那是以平常的神主來說,難以想像的巨大音量。 淚水從神主的眼中流了下來。 「在這裡停下來的話,會發生什麼事?又有人要死了嗎?在那之後要怎麼辦?要去找願意 為我們犧牲的人嗎?」 面對雙眼通紅,盯著她看的神主,皋月似乎也被那氣勢給壓倒了。 「我們不得不這麼做啊!……婆婆辦得到,所以她為我們做了啊……要是我……要是我有 力量的話……」 這麼說完,神主垂下了頭。 幾秒之內,只聽得到神主簌簌地吸著鼻子的聲音。 接著他抬起頭來,說了。 「如果光靠婆婆一人不夠的話,接下來就換我來做。」 我一瞬間就聽懂了他指的是什麼事情。 「雖然我沒有婆婆那樣的力量,但即使如此,也不得不由某個人去做。如果這樣也……」 神主一時停了下來。 雖然只有一瞬間,但他似乎猶豫了。 接著,他說。 「如果這樣也沒辦法搞定的話,我希望在場的某個人可以接續這個使命。」 「………………」 任誰都沒有說話。 在場的有皋月,我和哥哥,皋月的母親,還有數名神職人員。 要在場的人來接續這個使命。 接續那在怨靈的遺憾消除之前,持續被祂們凌虐殺害的使命。 -- 我不要。 開什麼玩笑。 我想,大概不管是誰都是這樣想的吧。 除了皋月以外。 -- 到了隔天,一位神職人員離職了。 我到了隔天也沒有將心情整理好,非常苦惱。 哥哥也一樣。 靜婆婆和神主的覺悟非常的偉大,然而當自己也得做出那種覺悟的時候,我只能說,我辦 不到。 就連神職人員都想逃避的那個使命,究竟要由誰來接續下去呢? -- 我們沉默地往靜婆婆住的醫院走去。 皋月應該在病房裡吧。 自從開始做夢之後,皋月每天都待在靜婆婆的身邊。 我們也同樣每天陪著皋月,在靜婆婆的身旁,什麼話都不說。 -- 不久之後,皋月開始常常外出,利用每周末的六日去某個地方住一晚。 我後來才知道,皋月是去學習神樂了。 -- 皋月受人介紹,到了位於九州各地、四國或是本州,歷史久遠的神社學習神樂,不斷進行 著提高巫女素質的修行。 當她請來了著名的舞大夫,在篠宮神社的神樂殿進行現場指導的時候,我們才知道這件事 情。 那個時候,皋月大概就已經在心裡決定,要接下靜婆婆重擔的人就是自己了吧。 -- 雖然有點事後諸葛,但那時候,我有想過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接下使命的人。 雖然我完全沒有覺悟或是使命感,可能的話也絕對會迴避,但從我到那時為止的經驗看來 ,由我接下使命的可能性很高。 至於為什麼呢? 這是因為,那一天,在夢中看起來像神明大人的某個人對我說的那句話。 『皋月的處境令人同情啊。你要支持她喔。』 這句話仍然殘留在我的內心深處。 而且,在我的腳踝上被怨靈抓住時所留下的手印,也還沒有消失,留在那裡。 靜婆婆的祈禱中,將怨靈招來的時候,在我腳上的手印也成了一個契機。 我自己就是那個持續與怨靈有關聯的人。 -- 皋月每隔幾天就會夢到靜婆婆。 關於靜婆婆是怎麼被殺害的,我們從皋月那邊全部聽來了。 皋月日漸消沉,在一旁看著的我們也十分痛苦。因為讓皋月獨自一人背負著那些夢實在是 太可憐了,我們拜託皋月,請她把那些夢的內容給說出來。 --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之間的關係就開始變質了。 哥哥升上國中三年級,完全脫了童稚,與皋月分手了。 哥哥把頭髮染成茶色,制服也不好好穿,開始和金森學長混在一起了。 像是要把累積了超過一年的不安給忘掉一樣,哥哥變得吊兒啷噹的,也漸漸變得很少來靜 婆婆的病房了。 雖然哥哥似乎想和皋月一起登上大人的階梯,但是皋月本人說現在不是該做這種事的時候 ,而且在巫女的修行中也要嚴禁和異性的肉體關係。因此,皋月和哥哥之間產生了嫌隙。 結果,皋月主動提了分手,他們之間似乎回到了兒時玩伴的關係。 這些事情我是從皋月那邊聽來的。 雖然我也有一種「我的機會來了」的感覺,但要做也要等到這個怪異事件解決了再說,關 於這一點,我和皋月的想法是一樣的。 -- 就這樣,皋月繼續巫女的修行,哥哥則往輕浮男之路邁進,至於我則是沒有特別在做什麼 ,和以前一樣在神社幫忙或是打掃,過著一天又一天。 在我沒有去靜婆婆病房的日子,就一定會在神社幫忙。 要是有時間的話,就和神職人員一起學習祝禱詞,也會進行瀑布修行。 因為,如果運氣好的話,我希望能夠再見到一次神明大人。 後來才有人告訴我,其實我自己在當時也算是過著能稱得上是神職見習的充實日子。 -- 故事中所描述,發生在江戶時代,一般人對部落民的歧視與攻擊行為,是在日本歷史中實 際的情況,甚至到了現代都還是一個棘手的議題。請Google搜尋「部落問題」。 一句話吐槽:宗比古,你怎麼沒叫大家吃外賣就原地解散了呢?(詳見第七話開頭與結尾 ) 謝謝各位今天的閱讀,明天是第五篇!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5.165.204.15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56800207.A.160.html
yel203zxc: 推 05/02 20:30
stage013: 推 05/02 20:30
iamasomebody: 推推!! 05/02 20:30
s1040670: 先推! 05/02 20:31
s1040670: 搶到前10推~~~~ 05/02 20:31
chikenskinJ: 推推推!! 05/02 20:32
jase0412: 一上版就有得看^_^ 05/02 20:32
nuclearforce: 先推再看 05/02 20:33
Ryanwoya: 推 05/02 20:34
noiresakura: 先推! 05/02 20:35
angelicmiss: 先推再看 感謝翻譯>< 05/02 20:37
donlu0801: 推 05/02 20:37
woodble: 先推!! 05/02 20:38
s2563052: 前十!!! 05/02 20:38
ll1203455: 推!! 05/02 20:38
sigma6613: 推 05/02 20:39
pete0328: 等整天啦,先推再看 05/02 20:39
wasugar: 先推再看! 05/02 20:39
dolores777: 推推 05/02 20:40
pete0328: 這篇整整12頁真的太爽啦 05/02 20:40
lessonone: 更新超快!!!感恩大推~~~~ 05/02 20:41
yu800910: 推,好悲慘的過去 05/02 20:42
sandy60225: 推推推起來!! 05/02 20:43
nccupopo1221: 推推 05/02 20:45
henrycc: 蓋 05/02 20:46
chubbygreedy: 先推 05/02 20:46
llmby: 推 05/02 20:46
weakbe: 喔喔剛好接上第四集 05/02 20:47
Gloyia: 推 05/02 20:48
showerfang: 先推 05/02 20:49
ilikemoveit: 推 05/02 20:49
yzwddlggg: 百推內 05/02 20:49
mina51: 推 05/02 20:50
poppy0629: 推 05/02 20:51
key88123: 感覺結局會很悲傷... 05/02 20:51
tw11509: 推 05/02 20:54
ppbigpig: 推 05/02 20:54
ppphul: 靜婆婆那邊看了好難過..謝謝翻譯 05/02 20:55
non158: 推~ 05/02 20:57
covfefe98999: 未看先推!!! 05/02 20:57
Chu1220: 推 05/02 20:59
incloset: 未看先推 05/02 21:00
cos180: 推,感謝翻譯 05/02 21:00
ifangho: 推 05/02 21:04
proger: 好好看啊,感覺是個無奈的過往故事 05/02 21:05
nikiyoo: 看完了,但是外賣還沒來 05/02 21:08
MusicShow: 推!! 05/02 21:08
Katsuyuki118: 推 05/02 21:08
condom111: 推啊 05/02 21:08
sugoine: 先推先推~ 05/02 21:09
Meow0306: 先推!! 05/02 21:12
daa0207: 百推內 推 05/02 21:14
sputniky: 百推內!立刻有下一集看好幸福 05/02 21:15
o84830: 先推 05/02 21:16
a88890194: 推 05/02 21:16
hata4t: 先推 05/02 21:17
sarah2660: 推推 05/02 21:18
yinlai: 感謝翻譯! 05/02 21:18
cchien1226: 先推 05/02 21:19
gloleas: 推,可憐的婆婆啊.. 05/02 21:19
llamaduck: 推 05/02 21:20
jgdelphine: 推推 05/02 21:20
jakei: 好犧牲的婆婆阿.... 05/02 21:21
side13: 推推推!! 05/02 21:22
freezee: 騰騰鎮 05/02 21:22
cloudie: 推!!! 05/02 21:23
jeff666: 果然分手了啊 前幾篇就在想會不會 05/02 21:23
monain76: 未看先推! 05/02 21:24
gowithit19: 嗚嗚嗚嗚歐巴醬~~ 05/02 21:25
moonwoman: 很喜歡這個作者的「神明觀」! 不過 靜婆婆太可憐啊 05/02 21:26
ramire: 推 05/02 21:27
storytelling: 先推再看謝謝你! 05/02 21:27
SvenLin: 推 05/02 21:29
sophia6607: 其實那個年代非貴族血統的女子不能叫做某子,不過大推 05/02 21:29
sophia6607: 翻譯 05/02 21:29
這我想滿久的,原文寫サト(Sato),符合較低階層的人家取名不會有漢字的習俗, 例如藤吉就有給兒子取漢字鶴丸。感覺中文裡面只有罔市、罔腰才能顯示出那種感覺, 可是這樣讀了一定會出戲。單一個字「理」有點拗口,最後就妥協用理子了。
aho6204: 先推 05/02 21:30
serene0124: 有種夢鬼的FU XD 05/02 21:31
chiaobaobei: 推推 05/02 21:31
katrina87710: 推 靜婆婆領便當也太讓人難過了 05/02 21:32
※ 編輯: unlin (115.165.204.15), 05/02/2019 21:39:30
cheeseup: 推 05/02 21:35
black82465: 先推 05/02 21:36
j3258473: 推 05/02 21:36
blancdeblanc: 謝謝 05/02 21:37
Azhuu: QQ 05/02 21:37
belucky: 靜婆婆好偉大 qq 05/02 21:38
foxclimber: 好看! 05/02 21:40
iwenko: 仇恨引來仇恨,殺戮帶來更多的殺戮,唉 05/02 21:41
sputniky: 看完更討厭這個故事裡的部落民,自己糟糕還要凌虐人,最 05/02 21:42
sputniky: 後還憎恨別人變成怨靈,真煩的存在。 05/02 21:42
hancash: 淚推翻譯啊!!!!!!!!!! 05/02 21:42
a4047jerry: 先推再看 05/02 21:43
bcdeliver: 沒有人吃外賣w 05/02 21:43
julie3667777: 推推 05/02 21:44
silviawu: 先推再看!謝謝 05/02 21:44
newAqr: 可以理解部落民的心態,時代的悲劇.... 05/02 21:45
fong800106: 推 05/02 21:46
man20323: 啊啊啊超好看 05/02 21:49
a955061: 過去的故事那段好具體啊 05/02 21:51
millybaby: 先推!辛苦了 05/02 21:54
SvenLin: 登上大人的階梯XDDD 好文雅,再推! 05/02 21:56
aho6204: 看到哭啊啊啊 05/02 21:57
LOSTUTOPIA: 未看先推 05/02 21:57
darkdeus: 先推 05/02 21:58
xinxi26: 推 05/02 22:00
tracyming: 靜婆婆QQ 05/02 22:01
mooseyeah: 未看先推 05/02 22:02
liebemond: 推!果然是部落民歧視,難得看到不是旁敲側擊而是直面 05/02 22:06
liebemond: 部落問題的的佳作啊! 05/02 22:06
uuxgxrx: 推ㄊ 05/02 22:07
newland: 人只會往下霸凌 顯然對神明而言 上霸凌下是合理的 05/02 22:08
newland: 不然部落民在受難時怎麼沒有神明幫忙呢 所以往生後的怨念 05/02 22:08
newland: 反撲回來 好像也沒啥特別的... 05/02 22:09
elisachia: 謝謝用心翻譯夜行列車老師的好故事! 05/02 22:10
newland: 感謝翻譯 05/02 22:10
cielQ: 推 05/02 22:13
yoseobi: 推!! 05/02 22:15
bright0201: 好好看! 05/02 22:19
cluster: 先推再看!! 05/02 22:19
yui2307: 推! 好悲傷又憤怒的故事 05/02 22:20
ab9832g: 好氣憤的過去……感謝翻譯 05/02 22:22
bioniclezx: 單論速度,我覺得已經沒什麼好挑剔的了。 05/02 22:23
bioniclezx: 不過如果有錯誤當然還是會提就是了。 05/02 22:23
s910928: 未看先推 05/02 22:32
deedeedee: 推 05/02 22:32
chiehdis: 超好看,謝謝翻譯 05/02 22:35
intro: 靜婆婆 QQQQQQ 05/02 22:40
tong1023: 推 感謝一起發啊~ 05/02 22:44
LaAc: 就……械鬥的餘怨? 05/02 22:52
davidbus26: 好好看!!! 05/02 22:54
naryu: 推 05/02 22:54
bemylove: 先推,下班再來好好品味。 05/02 22:57
TWkid: 可憐的靜婆婆QQ 05/02 22:57
sonny044: 翻譯是神!! 05/02 23:02
count52: 精神食糧阿 05/02 23:05
jimmy8019: 推 05/02 23:06
auni: 為了部落! 05/02 23:08
toret520: 推 05/02 23:18
rubeinlove: 推推 太感謝翻譯了! 05/02 23:19
x111222333: 當年部落跟村落都沒啥好人啦 05/02 23:20
x111222333: 真的算好人的,大概就理子一家,加上幫助他們的那個 05/02 23:20
x111222333: 部落民男人而已,其他人都被仇恨蒙蔽了 05/02 23:21
bekuchuchu: 好慘喔 05/02 23:23
yureca: 推! 05/02 23:23
huhhuh: 推 ! 婆婆也太偉大了 05/02 23:30
MaribelHearn: 推 05/02 23:30
bubblewu1103: 喔喔喔推推 05/02 23:30
Snowyc: 看完就覺得這真是很日本的故事呢。神明責怪信徒不夠相信自 05/02 23:33
Snowyc: 己;被欺壓的人將怒氣發洩在曾經欺壓過他們的人身上,最後 05/02 23:33
Snowyc: 被實質擁有權力的人們虐殺。這種無限循環的惡意真是令人噁 05/02 23:33
Snowyc: 心。 05/02 23:33
gimtama: 那個時代的平民已經有姓氏了嗎? 05/02 23:35
你是指矢作家?江戶時代應該已經有了
Snowyc: 部落民並不糟糕啊,以前只要是做屠夫獵戶喪葬等等相關工作 05/02 23:39
Snowyc: 者,甚至是從事刀具鍛治工匠等等職業的人都會被視為「穢多 05/02 23:39
Snowyc: 」;而逃出原本戶籍地的人,很多是被驚人的地方賦稅壓得快 05/02 23:39
Snowyc: 活不下去才出逃的。明明沒有做錯事,只是想活得像人,難道 05/02 23:39
Snowyc: 這樣也是錯嗎?他們受到的差別歧視幾乎是莫須有的罪呀。 05/02 23:39
唉,人類總是為了只存在想像中的階級而互相歧視、互相殘殺……
camelliaking: 先推再看!感謝翻譯~ 05/02 23:43
ioosoo: 這集好可怕 05/02 23:47
Noreendong: 推!感謝翻譯 05/02 23:47
cockatieltw: 感謝翻譯 05/02 23:47
adidas168: 推 05/02 23:48
jerry3jj: 先推再看 05/02 23:50
agapeyong: 推!!! 05/02 23:54
b151063124: 只有我覺得女主角的便當在加熱當中嗎 05/02 23:54
bowbow1208: 推爆 05/02 23:55
onicusa: 唉...霸凌始終存在於人類史中 05/02 23:59
Life413: 推推 05/02 23:59
lenuage2: 推 05/03 00:00
midd: 哇...劇情好震撼 不管怎麼說 感謝翻譯 05/03 00:01
miriam0925: 推推 05/03 00:01
echoo: 日本現今社會就是這樣的縮影 只要跟別人不一樣就等著被排擠 05/03 00:05
bb6787: 感謝大大每日的辛勞 讓我有這麼棒的翻譯文看! 05/03 00:07
lihui0108: 推 05/03 00:09
ImaginaryTea: 翻的好棒~~~停不下來。話說如果理子翻作阿理會不 05/03 00:12
ImaginaryTea: 會比較有感覺XD 05/03 00:12
pan60420: 等好久QQ 05/03 00:12
dartjoy5872: 推 05/03 00:12
yuluo1207: 先推啊啊啊 05/03 00:15
reallyuseful: 推! 05/03 00:15
minimindy: 推 05/03 00:17
shalayuki: 推,謝謝翻譯 05/03 00:18
lych9520487: 推爆 05/03 00:18
tprktpps: 兩邊人馬死的都不算冤枉 靜婆婆就是太雞婆了 05/03 00:18
c9404bubu: 推推 靜婆婆QQ 05/03 00:21
hahapeach: 好看 05/03 00:23
darvipon: 推 05/03 00:24
glayteru00: 原po翻譯辛苦啦!! 05/03 00:25
QAQb: 感謝翻譯 05/03 00:25
shiwa: 婆婆QQQQQQ 05/03 00:27
anomic24: 推推翻譯~ 05/03 00:28
vvii3232: 感激翻譯! 05/03 00:28
linsuannie: 推 05/03 00:38
jaychen: 推推好看 05/03 00:40
bioniclezx: 那個說那不就只能去死的人,讓我想到巴麻美w 05/03 00:42
mrjj123: 推 05/03 00:54
jycgaccac: 推!圭太弟弟惦惦三碗公哦,感覺能追到皋月 05/03 00:57
dawnwings: 推推 05/03 01:01
bear07: QQ 05/03 01:11
Davil0130: 村子後代真衰小,明明什麼都不知道也沒做過,還要被搞死 05/03 01:13
cojeans: 人類本身有時候真是很可怕的存在啊!善與惡都是人性,看 05/03 01:20
cojeans: 了發生在藤吉身上的事覺得好震驚又好無力 05/03 01:20
cojeans: 感謝作者跟譯者原po! 05/03 01:21
huhuiying: 推 05/03 01:29
imjaly2: 前面提部落的時候,有時候卻用”村”,造成混亂,只好pas 05/03 01:31
imjaly2: s那幾段了QQ 05/03 01:31
我也有注意到這個問題,已經盡力了,造成混亂不好意思>"<
Elivanta: 婆婆QQQQQQQQQQQQQQQQQQQQ 05/03 01:35
kuoying: 推 05/03 01:36
QCLE: 推 05/03 01:45
River35858: 推 05/03 01:48
normayeh: 推~感謝翻譯 05/03 01:55
shyuan0424: 推 05/03 01:58
ging1995: 一天一篇,幸福 05/03 02:01
yawpb: 先推再看!! 05/03 02:09
lianki: 推 我說那個外賣勒 05/03 02:29
realvixxstar: 看了很難過 謝謝翻譯 05/03 02:35
nonstop1539: 謝謝翻譯 05/03 02:38
a989876: 穢多的故事 YouTuber好倫有講解過,還蠻詳細的 05/03 03:09
minoru04: 推 05/03 03:14
bbb67142002: 神明他媽的沒幹用欸,跟著惹完事就只會後悔,不拜你 05/03 03:24
bbb67142002: 也是剛好而已 05/03 03:24
SSSONIC: 真怪 很多地方以政府力量殺了更多人 怎沒這種怨念 05/03 04:35
captainmm: 為了靜婆婆的犧牲而感動QQ 05/03 06:19
captainmm: 覺得部落民本身糟糕的人是否搞錯了什麼...一開始的部 05/03 06:23
captainmm: 落民被歧視虐殺,仇恨引發可悲的虐殺藤吉一家,再導致 05/03 06:24
captainmm: 滅村,是仇恨的連鎖 05/03 06:24
captainmm: 追到源頭是一開始的部落外歧視的問題吧 05/03 06:24
captainmm: 今日的屠宰業/皮革場/殯葬服務/跨縣市移居根本很普遍 05/03 06:26
captainmm: 日本神明觀本來就不是主打有用和保佑的...那是台式 05/03 06:28
captainmm: 神道教教義本身就包含清潔神聖/污穢下賤的對立 05/03 06:30
captainmm: 從這個角度來說日本神明根本沒有想介入人類社會自己製 05/03 06:31
captainmm: 造的劃分,他們就玩自己的(X) 05/03 06:31
rusaunicolor: 巴麻美害我笑了 05/03 06:50
halulu: 沒x到就分手 真的是... 05/03 07:37
halulu: 理子那邊 翻成阿理應該可以吧。 不過感覺男主角是不是最後 05/03 07:41
halulu: 得償所望跟皋月在一起、入贅了:o 05/03 07:41
謝謝以上幾位的建議,決定改阿理,謝謝!!
satiie: 日本史小教室!! 05/03 07:48
punipuan: 謝謝翻譯 05/03 08:09
johnsnow: 推 05/03 08:10
dd92044: 超讚 05/03 08:32
argus0606: 推 05/03 08:37
missy: 推 05/03 09:14
kw003266: 好看 推 05/03 09:25
Innus: 古代的部落民故事讓我想到我們與惡的距離… 05/03 09:26
loveBendzko4: 推 05/03 09:33
cloudin: 所以外賣叫什麼 我好在意啊...... 05/03 09:43
SherryHungC: 推推推 05/03 09:48
jamz: 謝謝 05/03 09:58
Legolasgreen: 推 05/03 09:59
starpid: 婆婆QQ 05/03 10:05
kiwi1219: 日本人真的很愛用部落民來當小說~ 05/03 10:08
maydayyaya: 感謝原po用心 太過癮了 05/03 10:19
gogasuki: 推! 05/03 10:23
hiahung0914: 一百多個人的怨念有那麼嚴重嗎?古代中國隨便都超過 05/03 10:33
liuyinghao: 讚嘆,翻譯文筆相當流暢,而且充滿畫面感,覺得可以 05/03 10:38
liuyinghao: 拍片了。 05/03 10:38
easycat: 推推推推推 05/03 10:45
sarevork: 看來男主角最後成為前篇女記者的爸了 05/03 10:47
digicharat05: 覺得怨靈人數不是重點,重點是祂所在的地方是否有與 05/03 10:54
digicharat05: 其抗衡/約束的對等存在,或是跟其有關聯,會被影響 05/03 10:54
digicharat05: 到的人吧。也是只有一位怨靈就足以影響複數人口或地 05/03 10:54
digicharat05: 方的例子吧~ 05/03 10:54
admission78: 推! 05/03 10:59
digicharat05: 喜歡這次故事裡對於神跟人之間關係的描述,可以說是 05/03 11:03
digicharat05: 互相依存、正果與業報與共的感覺讓人覺得十分"活著" 05/03 11:03
digicharat05: 。 05/03 11:03
tgenie: 好看,期待下篇 05/03 11:19
bcmaple: 感謝翻譯 05/03 11:20
Alittlemore: 推 05/03 11:36
yiayia0333: 靜婆婆QQ 05/03 11:39
PangYangel: 先推一個 這系列很好看 05/03 12:05
r40638: 推翻譯,昨天一口氣看完結局了心情還是蠻鬱悶的 05/03 12:12
sosoeyes: 推 05/03 12:12
PeaceOuttt: 推 05/03 12:19
j27enny: ㄖ 05/03 12:21
ae2622: 靜婆婆太偉大了QQQQQQQQQ 05/03 12:23
jerry3jj: 希望最後不要call出藤吉一家來對抗怨靈 仇恨對抗仇恨 不 05/03 12:26
jerry3jj: 會有終止的一天 05/03 12:27
lskd: 感謝翻譯 05/03 12:37
※ 編輯: unlin (115.165.204.15), 05/03/2019 12:52:38
asmallkau: 推 05/03 12:44
minoru04: 麻美XDD 05/03 12:45
apfzu: 推 05/03 13:28
relyt: QQ 05/03 13:38
setashuyo: 推 上篇就有發現會是部落民的故事 寫得很直接 05/03 13:51
ouoghost: 看到穢人、非人就想到日本歷史... 05/03 14:40
AkiToro: 謝謝翻譯大大!! 05/03 16:30
dichotomyptt: 就村八分XD 05/03 16:46
jackpumpkin: 推 翻得真好看 05/03 17:42
wassabi: 這篇沒有進山裡可怕 但是好悲傷QQ 05/03 18:13
owlinna: 太棒了!!真的是每天都有一集進度~謝謝你! 05/03 18:28
TAIWANSEAL: 日本的村落制度真的很嚴苛 05/03 18:34
TAIWANSEAL: 突然想到之前山口市要跟魚津市締結姐妹市被回絕 說是 05/03 18:36
TAIWANSEAL: 不能跟長州的人好之類的 05/03 18:36
daniel612662: 推 05/03 18:48
nanamihsu: 氏子是什麼啊......? 05/03 19:04
akosea520: 推 05/03 19:06
ura87: 靜婆婆QQ 05/03 20:04
henrychao: 好沈重 05/03 20:23
ufo890: 啊啊追到最新的了!!!跪求下集~ 05/03 20:48
ufo890: 回前幾樓N大:上一集最後面有貼心解釋唷(。・ω・。)ノ 05/03 20:49
syz000: 感謝翻譯 看的我都泛淚了 05/03 22:17
Janeko: 推 05/03 22:40
Whitelighter: 推,感謝翻譯!靜婆婆的地方哭了 QQ 05/03 23:20
elaine4444: 推 05/04 00:17
spooky221: 悲劇啊。QQ 05/04 03:04
yoyozone: 推 05/04 09:05
proloser: 嗚嗚 05/04 09:52
moonwen: 機會來啦~ 05/04 11:24
owowow: 靜婆婆.... 嗚嗚 05/04 14:02
Lingrass: 推 05/04 14:47
ibahan: 推 05/04 16:08
fobqoou: 推 05/04 17:09
ALLPOST: 外賣這件事我也是耿耿於懷說 05/04 20:35
gama: 宗比古的外賣 05/04 21:54
klgxiao: 推 05/04 23:55
lis1705227: 推推 05/05 00:23
CreamCat4967: 推翻譯超感謝…! 05/05 03:36
orangeplay: 以暴制暴,這篇看得好難過哦 05/05 17:58
howardhope: 仇恨引發的憤怒真的會讓人變的跟禽獸一樣啊.. 感謝翻 05/05 19:04
howardhope: 譯 05/05 19:04
s870196: 推,藤吉一家及靜婆婆那段,真的很令人難過… 05/05 22:34
adminc: 推 05/06 13:03
ninoruri: 推 05/06 14:24
ironhihihi: 謝謝翻譯!也謝謝原作者寫出好看的故事 05/06 20:18
wytt8805: 好悲慘的故事..... 05/06 23:40
MinazukiRin: 唉…就是一個只會欺負比自己弱小的悲傷故事 05/06 23:42
himjerry: 住民真的有夠垃圾,明明是先害別人一家,被報復後再變 05/07 13:59
himjerry: 成怨靈繼續害人 05/07 13:59
Senpipi: 推! 05/07 20:55
xxxatyt: 推推 嗚偉大的靜婆婆 05/08 00:26
g5637128: 推 05/08 02:46
awfulday: 精彩! 05/08 14:05
qazzaq42: 沉重推 05/10 12:41
adminc: 推 05/10 12:47
Beynerson: 推 05/12 00:35
aheadd: 推 05/12 01:34
wowidamajohn: 推 05/12 18:24
kosjmns: 未看先推! 原po辛苦了 感謝您讓我們有好的翻譯故事看! 05/17 12:59
shinyi444: 這個部落問題至今沒有結束,上 youtube就能看到一堆相 05/20 05:25
shinyi444: 關影片,連便利商店都不願意開在部落的區域中 05/20 05:25
pqio0819: 好棒 05/29 02:44
sinper0205: 推 05/31 21:29
wonder6253: 感謝大大翻譯 辛苦了 06/02 22:18
ineedmore: 很不錯的小說,可惜出現了「馬」,江戶末期一般庶民根 06/04 10:29
ineedmore: 本不可能有馬,馬是高階武士才有可能飼養擁有。 06/04 10:29
baby861220: 靜婆婆真的好偉大...然後每次看到米津醫生都讓我想到 06/06 03:06
baby861220: 米津玄師XDDDD 06/06 03:06
baby861220: 然後自己從井底爬出來的岳父也太強健了吧XDDDDD 06/06 03:33
jeter8695: 推 06/23 01:41
pal1231: 推 07/05 13:00
Ten6666: 問題是把仇恨發洩在不對的人身上阿 09/22 01:18
Ten6666: 沒勇氣反抗 把怒火轉向同樣受到壓迫的受害者 這樣不糟糕? 09/22 01:21
Ten6666: 看到靜婆婆過世那段都有點要哭出來了... 只能說偉大 09/22 01:48
kimyestjolie: 仇恨的源頭不是歧視及暴力對待嗎,怎麼還有人在檢討 11/04 15:39
kimyestjolie: 受害者?當然部落民對藤吉一家的暴力也該譴責,因 11/04 15:39
kimyestjolie: 為殘害比自己弱小者不會得到正當性,而是讓仇恨延 11/04 15:39
kimyestjolie: 續。但這裡某些人的想法似乎是部落民在面對壓迫時 11/04 15:39
kimyestjolie: 需要自律,而對於加害者則不聞不問,我覺得好噁心, 11/04 15:39
kimyestjolie: 真的好噁心 11/04 15:39
beastwolf: 推 12/05 16:17
denny5425: 推 12/16 10:50
erinq: 推 12/19 22:24
m44456y: 哥哥後來應該是升上高中三年級 不是國中 08/11 14:23
yuio753: 推 10/16 13:11
fantasy00249: 推 10/28 2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