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網址:https://yakou-ressha.com/kukuri-09/      https://yakou-ressha.com/kukuri-10/ 原文標題:首くくりの町 第9話      首くくりの町 第10話 -- 上吊的小鎮 第九話 -- 靜婆婆的葬禮舉行後,怪異的陰影再度籠罩了小鎮。 像三年前一樣,宛如怪談故事般的現象,開始在小鎮的四處發生。 雖然還沒有出現上吊自殺的屍體,但我們感到這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 刻不容緩,必須盡快舉行下一次的祈禱。 為此,神主緊急召集了眾人,留下了遺言。 神主在生前向眾人道別。在這之後,他將要像靜婆婆一樣舉行祈禱,面對安撫怨靈的人祭 儀式。 -- 我們聚集在神社的本殿之中,聽著神主對我們說明這些事情。 雖然聚集過來的所有人都帶著沉重的表情聽神主說話,但不知是不是因為他本人在強顏歡 笑,我感到他的言行舉止比起平常還要來得開朗。 然而,包含我在內,一部分的人的心中,有著一個疑慮。 ……神主,辦得到嗎? 正因為靜婆婆的靈感很強,才能配合著我的驅邪儀式,同時進行降伏怨靈的祈禱,結果甚 至還與怨靈對話了。 曾說過自己靈感很弱的神主,究竟能不能達到同樣的成果呢?眾人會有這樣的疑問,也是 理所當然的事情。 我心一橫,試著問了這件事情。 「那個……您知道……叫出怨靈的方法嗎?」 神主點點頭。 「靜婆婆的遺物之中,有寫著儀式的順序和祝禱詞的資料喔。只要知道了祝禱詞,之後就 和一般的祈禱一樣了,大概沒問題。」 只有大概而已喔……。 我忍住心中的吐槽,對他說「我知道了」。 連遺言都已經交代好了,要是辦不到的話,可就丟臉丟到家了喔。雖然我這麼想著,但神 主完全不像在開玩笑的樣子,非常認真。 「為了避免在我之後還需要繼任者的情況,我也會姑且把資料留下來的。萬一必要的時候 ,請參考那些資料吧。」 如上所述,我想,現在除了交給神主之外別無他法了。 在這樣突如其來的緊張感之中,我們聽了神主的遺言,該流的淚也流了,告別會就這樣結 束了。隔天,眾人舉行了祈禱儀式。 -- 皋月在本殿之中,像以前一樣跳著神樂舞。 她說,這是為了向神明大人祈求對神主的幫助,但事實上並非如此。 在這三年之間,一心一意,持續學習神樂的皋月,她的舞跳得非常的棒。連應該早已看慣 的我們,都被那舞蹈給奪去了心神。那舞就是如此地出色。 神明上身。 此時的皋月,正是與身為御祭神的神明大人身心合一的狀態。 在那舞蹈之中,皋月與神明大人互相敞開心房,往神明大人的身邊靠去,直到神明大人的 想法與皋月的想法完全相同為止。 同時,皋月也將自己的願望全都託付給了神明大人。 -- 靜靜跳完舞的皋月向御神體一拜,在我的身旁坐了下來。 接著,神主出列到了前面,開始祈禱。 他開始唸起那個時候曾聽過的,靜婆婆原創的祝禱詞。 接著,在這三年之間連一點感覺都沒有過,我腳踝上的手印,開始痛了起來。 「…………!」 雖然我對於如此簡單就能把怨靈給引來而感到驚訝,但思考在逐漸加劇的疼痛中難以繼續 。 手印終於滲出了血。無法忍受疼痛,改變坐姿的我,像以前一樣被皋月和母親給照料著。 「喔…啊啊啊啊喔喔喔喔………!!!!!」 怨靈的呻吟聲在本殿中迴響,神主的祈禱變得熱烈了起來。 他沒有像是靜婆婆那樣四處走動,持續祈禱了一陣子。不久之後,神主倒了下去,不動了 。 最資深的神職人員接手了神主的祈禱,對著御神體禱告,將祈禱收尾了。 -- 眾人叫來了救護車載走神主,人祭的儀式結束了。 帶著儀式成功的安心感,以及哀悼神主成為新的祭品的心情,我們暫時留在本殿中談話。 過了一陣子,皋月變得搖搖晃晃的,不久就倒了下去,開始呻吟起來。周圍的人們都嚇了 一跳。 大家心想著「該不會是怨靈吧?」而警戒著,我注意到這點,對大家搖搖手說:「沒事的 。」 「皋月跳完神樂舞之後,常常會這樣子。這是所謂的神明上身,是靜婆婆告訴我的。」 我這麼說明之後,把皋月送上了皋月母親開來的車,目送著她們離開了。 -- 三天之後,神主醒來了。 在醫院照料著神主的皋月被他的清醒給嚇到,聯絡了我。 當我到達醫院的時候,在那裡的是皋月與皋月的母親,還有坐在病床上的神主。 我不敢問他身為人祭卻醒過來所代表的含意,只好對他說了「您沒事真是太好了」這種意 義不明的話。 -- 神主露出很對不起我們似的,又像是很難以啟齒似的表情,點點頭。 根據神主所說,那一天,怨靈確實被叫來了,神主唸了主旨是希望祂們能把對小鎮的恨意 轉移到自己身上的祝禱詞,怨靈也受此束縛,除了痛打神主的靈、殺害神主的靈以外,什 麼事都不能做了。 而神主也說,他實際有了被怨靈多次殺害的經驗。 神主也打算就這樣等到怨靈的遺憾平息,或是他的肉體因為某種原因而死去為止。 然而,不知為何,自己竟然醒了過來。 神主不知道自己醒過來的理由。 是儀式弄錯了嗎?是靈力不夠嗎?又或者是別的原因?目前,大家都沒辦法說出背後的緣 由。 然而,要是身為人祭的神主醒了過來,距離怪異再次出現在小鎮上,就只是時間的問題了 。 眾人決定要盡快想出對策,那天就這樣解散了。 那天晚上,皋月夢到了被怨靈殺害的夢。 -- 到了早上,我接到皋月母親的聯絡,連早餐都沒有吃,就趕到了皋月家。 到達皋月家的我按了門鈴,也不等人應門就進到了屋子裡。 「皋月!篠宮媽媽!我進來了喔——!」 我這麼喊道,脫下鞋子就往客廳跑去。 在那裡的,是挨在母親身上睡著的皋月,以及抱著皋月的肩膀,轉過頭來的皋月母親。 -- 皋月的母親,早紀江太太說,快天亮的時候,她被皋月的叫聲驚醒,到了她的房間時,皋 月在床上又哭又叫。 不知是否正在睡夢中,皋月閉著眼睛,一邊捲曲著身體,一邊尖叫。早紀江太太為了硬是 把她叫起來,搖著她的肩膀,對她大喊,才好不容易讓她睜開了眼睛,流出淚來。 在這之後,她張大嘴巴,吐出舌頭。 面對那彷彿是被某人勒住脖子的樣子,早紀江太太用力打了皋月幾下,試著叫醒她,但皋 月完全沒有醒過來。 突然,皋月就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倒在床上。 早紀江太太當時還以為皋月死掉了。 然而,短短幾秒之後,皋月醒了過來。 接著,她緊緊挨在早紀江太太身上大哭,倆人移動到客廳之後,她還是繼續哭著,就這樣 哭到累了,睡著了。 就這樣,早紀江太太手足無措,也連絡不上住院中的神主,就只好先連絡我了。 -- 聽完早紀江太太的話,我跑去了醫院。 我對神主說了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和他商量今後應該怎麼做。然而,不應該醒來卻醒來 了的神主當然也想不到解決方法,我們就只得出了「總之等到皋月醒來要問她話」這個結 論。 -- 當我回到皋月家的時候,皋月醒著。 她正看著早紀江太太準備早餐,在客廳中發呆。 早紀江太太也已經為了皋月,向學校請了當天的假。 我打電話到家裡,告知母親,我今天要向學校請假。 接著,我問皋月,在她的夢中發生了什麼事。 皋月說,她在夢中被殺了。 雖然一時之間難以相信,但也許是因為神主的祈禱失敗了,或是其他的某種原因,我想, 神主的使命轉移到皋月身上了。 -- 在那之後,皋月的狀況非常糟糕。 一旦入睡,怨靈就會來給皋月好看。 怨靈先會讓皋月幻視自己當時是如何被殺害的。 接著,怨靈就會恐嚇皋月,要讓她嘗到與幻視之中一樣的痛苦,之後再殺了她。而怨靈也 實際狠狠地折磨了皋月,殺了她。 「不要啊啊啊!!好痛…好痛…!……對不起!……對不起!……不…要啊……」 睡夢中的皋月突然叫出聲音,因為疼痛而扭曲身體。 那個叫聲之中沒有絲毫的虛偽,是因為感受到強烈的痛苦而發出的哀嚎。 因為早紀江太太實在無法獨自應付,我和我的母親住了進來,支援皋月和早紀江太太。 出院的神主在有空的時候也會趕來皋月家。 -- 在被怨靈折磨的時候,皋月聽不見我們的聲音。 實際上,還不只如此。 雖然我們拚命呼喊著皋月,抱緊她,但因為疼痛而無法呼吸的皋月,會像是要把某人的手 撥開一樣不斷掙扎。 偶爾,皋月也會像是被人抓著頭髮甩動一樣,被從床上拋出去,或是用頭去撞牆壁。 我們對這些事情感到害怕,但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守護著因為疼痛和恐懼而大哭大叫的皋 月而已。 -- 皋月夜不成眠。 只要一睡,怨靈就會出現。 因為害怕,皋月在精神上拒絕了睡眠。 皋月曾經每隔幾天就夢到靜婆婆被殺害的夢,但是皋月自己在夢中被殺的頻率幾乎是每天 。 等到她已經無法入睡以後,怨靈也開始在她清醒的時間出現了。 皋月一會兒還在與我們正常對話,下一秒鐘卻又像是睡著的時候那樣扭曲身體,或是做出 彷彿被人壓在床或沙發上勒住脖子的模樣。 當她發現在窗外窺視著房間內側的怨靈時,就會抱著頭尖叫「不要再來了!!」有時候, 也會就這樣被怨靈給扭斷脖子。 皋月眼中的世界充滿恐懼,而加諸在皋月身上的暴力非常殘酷。 -- 當然,被殺害的是皋月的靈魂,或是說她的精神,因此現實中的皋月沒有死去。 即使如此,因為重複不斷親身體驗著自己被殺害的過程,皋月日漸衰弱。 雖然看起來十分衰弱,雖然她對於不斷現身的怨靈感到顫慄,但是皋月仍然保有完整的自 我感知。 某種程度上,這或許是比靜婆婆那時所經歷的,還要更加痛苦的事情。 -- 有一次,早紀江太太心慌意亂,強逼神主進行人祭的儀式。 她希望能以自己代替皋月,讓她從這一切之中解放出來。 雖然神主也認真考慮了這個提案,但是皋月本人拒絕了。 「那個時候,我在神樂舞之中,向神明大人許願了。我許願,想要接續婆婆的使命。」 「什麼…………」 神主啞口無言。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早紀江太太緊抓著皋月的雙肩。 皋月有點困惑似地稍微笑了笑,說。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一直看著婆婆一個人奮戰的樣子,所以我就想,不能讓其他人來 做。」 「嗚喔喔喔……」 神主發出了這樣的聲音,落下了男兒淚。 「皋月……對不起……要是我能好好做的話……」 「叔父,對不起,我擅自做了這種事。」 皋月這麼說完,身體往前傾。 從剛剛開始,她就不規則地前後搖晃著。 該不會……。 「皋月……妳現在是不是被祂們給做了什麼?」 我對皋月這麼問道。 「嗯,好像從剛剛開始,背上就被人一刀一刀地刺著。是小孩子的靈吧。」 皋月這麼說完,露出有點辛苦的笑容。 「怎麼這樣!皋月!果然還是讓我代替妳……」 早紀江太太像是要為皋月擋下攻擊一樣,抱緊了她。 「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對方只是個小孩子,沒有那麼痛,所以沒事的喔。」 這麼說著的同時,皋月的額頭上滲出了大粒的汗珠。 就算只是小孩子的力氣,被人給一刀刺在背上是不可能不痛的。 即使如此,這還只算是輕微的折磨而已。幾乎每天,皋月都以她的身體承受著這樣的酷刑 。 皋月那過於悲慘的處境,讓我們重新認知到了她正身處如此折磨之中的事實。 -- 同時,與我有因緣的那個靈終於現身了。 大法會的那一天,那個想要殺了我,在我的腳踝上留下消不掉的手印的,女性的靈。 我像往常一樣,在皋月家與皋月共度時間。當我開始想著今天沒什麼怨靈的襲擊時,腳踝 痛了起來。 同時,心中湧起了一股我不曾經歷過的恐懼。 那感覺,就像是有某種又苦又濃稠的液體流入胃裡一樣。 全身的血管像要爆裂開似的,只聽得見隆隆的耳鳴聲。我感到強烈的壓迫感,確信有什麼 東西來了。 冷汗在一瞬間就濕了我的全身,汗珠如雨滴一般從脖子流往背上。 在哪裡? 我這麼想著,四周環顧著房間內部。 太陽已經下山,外頭一片黑暗。房間內的光線打在窗子上,反射了回來。 在那能清楚見到房間模樣的倒影之中,就在那裡,有一張在外頭凝視著我的女人臉孔。 「嗚哇!!」 我大叫出聲,往房間的反方向後退。 明明皋月也沒有注意到,就只有我對那個女人的靈起了反應。 像那個時候一樣,長長的黑髮蓋在臉上,一雙布滿血絲的眼睛正盯著我。那個女人,毫無 疑問就是那時的靈。 我為了和女人保持距離,緊貼在房間反方向的牆壁上。這時,從我的背後,那面牆壁的對 面,傳來了「碰!」地敲打牆壁的聲音。 「…………!」 我還以為心臟要停了。 我反射地把身體從牆壁上移開,回頭一看。 「碰!碰!碰!」 傳來了持續敲打著牆壁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皋月她們也注意到了怨靈的存在。 皋月彷彿已經怎樣都無所謂似的,坐在沙發上,緊緊抱住雙臂。 早紀江太太趕緊移動到皋月的身邊,抱住了皋月的肩膀。 我再度朝那個女人的靈看去,祂還在窗外看著我。 「碰!!」地,敲打牆壁的聲音更大了。 腳踝痛了起來,我往下一看。女人的靈正在我的腳邊,抬頭看著我。 當我想著「怎麼搞的!剛剛不是還在外面!」的時候,女人的靈抓住了我的右腳踝。 下一個瞬間,我的腳踝被拉了一把,倒了下去。 女人的靈在非常接近的距離,低頭看著跌倒的我。 和那個時候一樣。 彷彿就像是那個時候的延續一樣。 「嗚哇……嗚哇啊啊啊啊!!!」 等我意識到的時候,已經叫了出來。 「圭太!怎麼會這樣!」 皋月叫道。 女人的靈把她的臉湊到了距離我的臉極近的距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感到那個聲音中似乎帶著愉快的感覺,湧起了一股怒意。 祂竟然在享受著。 這個渾蛋。 雖然我這麼想,但無法戰勝恐懼。 從口中發出的,就只有「咿」這種不成聲的聲音。 女人的靈往我的眼中看了進來。 接著,我看到了。 我看到了這個女人被殺害的時候,其中一部分的過程。 -- 上吊的小鎮 第十話 -- 女人在丈夫與孩子的面前被侵犯、被殺害了。 當她因為恐懼和痛苦而尖叫時,就會被掐住脖子。 她被從口中溢出的血給噎住了呼吸,在好幾次混著鮮血的嘔吐之後,侵犯女人的男人像是 失去了興致一樣,離開女人,跨坐到了倒在旁邊的少女身上。 少女是部落裡的女性,和女人的關係很要好。 而少女應該還沒有碰過男人。 在痛苦與憎恨之中,女人的思考被染成了一片深紅色。 殺了你!她如此強烈地想著,向男人伸出手去。 「啊啊啊……啊啊啊……」 從女人口中發出的是不成聲的呻吟。 看來,一直以來我們所聽到的,似乎都是這個女人的聲音。 女人往男人的背後伸出手,抓住了男人的肩膀。 男人轉過頭來,一拳打在女人的臉上。 女人的頭往後彈去,從鼻子溢出的鮮血飛濺四散。 即使如此,女人還是抓著男人。 「啊啊啊!喔喔喔喔喔喔……!!」 男人一邊毆打著女人,一邊對著周圍怒吼著什麼。 發出了「碰!」的聲音,從她的頭部後方傳來一股衝擊。 接著是一股劇痛。 身體動不了,她面向下方,倒了下去。 倒在地面上的女人,在她眼前的是跨坐在少女身上的男人的股間。 看著正猥瑣地動著的男人,女人感到她的意識逐漸沒入黑暗之中。 在最後,她的腦海中似乎浮現了孩子的臉。 女人就這樣死去了。 -- 我倒抽一口氣,注意到的時候,我已經回到現實了。 女人死去時的情景,一瞬間浮現在我的腦海之中。 我也在那一瞬間裡再度體驗了一次她的恐懼以及恨意。 我感到非常的驚訝,但是我也理解到,這正是怨靈的憎恨。 女人的靈朝著我的臉伸出手來。 不行,會死。 在我這麼想之後,女人的靈停止了動作。 她一副猶豫的樣子,接著站了起來,朝皋月的方向搖搖晃晃地走了過去。 然後,她抓住皋月那因為恐懼而扭曲的臉,扭轉她的頭部。 皋月的頭在我的面前緩緩地旋轉了超過九十度,皋月的身體像是人偶一樣癱軟了下去。 「嗚……啊……皋月……」 我看到了皋月死去的瞬間。 平常,我只能看到她痛苦的樣子,即使皋月被殺害,我也只能看到她昏過去的樣子。然而 ,在這個時候,我清楚地看到了皋月的頭被扭斷的樣子。 同時,我也清楚地看到了女人的靈的樣子。 女人的靈也看到了我,襲擊了我。 然而,她在最後一刻沒有殺死我,而是往皋月那邊去了。 -- 怨靈為靜婆婆的祝禱詞所束縛,沒有辦法殺害神主或皋月以外的靈。 過了一陣子,我才理解到這一點。 身為怨靈一部份的那個女人,也同樣地無法殺害我吧。 然而,我想我和那個女人的靈之間,大概仍有著能夠讓她認知到我,並對我襲擊的程度的 連結吧。 我認知到了怨靈的存在,實際被祂碰到了,甚至還目睹了皋月被殺害的那一幕。 在這個瞬間,我和皋月身處在同一個世界之中。 -- 「皋月!皋月!」 早紀江太太抱著皋月,呼喊著她。 面對與平時不同的這個狀況,早紀江太太也心生動搖了吧。 平常,早紀江太太總是溫柔地將倒下的皋月抱進被窩,但此時她正拚命地呼喊著皋月。 等我注意到的時候,女人的靈已經消失了。 我趕到皋月身邊。她正在睡夢之中。 應該被扭斷的頭也向著前面。 果然,剛剛的景象是只有皋月才能看到,在靈的世界中所發生的事情。 「嗚嗚……嗚……嗚嗚嗚嗚……!」 我因為如此過分的事情而嗚咽。 比起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皋月每次都不得不嘗到那樣的恐懼。我的心被皋月所面對的現 實所撕裂,潸然淚下。 這是何等可怕,何等絕望,何等的沒有希望啊。我回想起了那實在是太過殘酷的過去以及 現在。 接著,我的心中湧起了對於神明大人的憤怒。 神明大人到底在做什麼? 皋月明明就已經這麼慘了,為什麼神明大人還不願意幫助她? 靜婆婆可是死掉了啊! 祢打算也要讓皋月就這樣死去嗎! 叫我守護皋月的祢,現在又在哪裡啊! 『皋月的處境令人同情啊。你要支持她喔。』 突然,我感覺自己又聽到了那個聲音。 感覺像是神明大人的某人,要我支持皋月。 支持皋月的並不是神明大人,而是由我來支持她,幫助她。 祢到底是要我怎麼做呢? 是要我代替皋月,接續這個使命嗎? 我擦擦淚水,將手放在皋月的頭上。 我為她擦拭了額頭上浮出的汗珠。 支持,是指代替她繼續下去的意思嗎? 似乎不是這樣。 如果是這樣的話,應該會說「代替她吧」或是「守護她吧」才對。 為了支持如此痛苦的皋月,我又該做什麼才好呢? 要是我能分擔她的痛苦就好了啊。 我這麼想著,摸摸皋月的頭。這時,皋月醒了過來。 「圭太。」 皋月很意外似地看著我。 「剛剛的,你看到了?」 「嗯。」 「為什麼你會看到呢?」 「那個女人的靈,就是在我的腳上留下手印的那個傢伙。」 我這麼說完,皋月短暫地思考了一下,「啊」了一聲,說。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祂和圭太之間,有著在靈的層面上的連結。」 「大概吧。但是,因為祝禱詞的力量,祂沒有辦法襲擊我。我想,皋月因此代替我成為了 目標。」 「這樣啊。因為和那個人有關連,圭太也能看得到呢。」 我將在心中某處萌生的想法,不加修飾地說了出來。 「大概,只要我累積更多經驗的話,說不定就能看到其他的靈了。」 「咦?」 「我也想看到皋月所看到的世界。我想要從那些傢伙的手中守護皋月。」 「不可以……只要那些人的遺憾沒有平息,詛咒就不會結束。要是你打擾到祂們的話,說 不定就辦不到了。」 「就算是這樣……嗯……就算是這樣,我也想要在皋月的身邊,和皋月一起經歷同樣的事 情……」 我沒辦法好好地講完之後的話,陷入了沉默。 「謝謝你。」 皋月這麼說了。 -- 在那之後,在神主的指導下,我進行了更加紮實的修行。 無論白天或是黑夜,我都在潔淨身心或祈禱,敬拜御神體並冥想,祈願能與神明大人有更 加強烈的連結。 神明大人說了,要我支持皋月。 拜託祢了。 請讓我分擔皋月的辛勞吧。 就算會被殺掉,我也沒有怨言。 就算只能讓皋月被殺的次數少那麼一點,也讓我一起分擔這個責任吧。 拜託祢了。拜託祢了。拜託祢了。 一天又一天,我如此祈求著。 -- 季節流逝,隔年春天,差不多在皋月再也醒不過來的時候,我開始做起皋月被殺的夢了。 我從國中畢業,進入了皋月和哥哥正在就讀的同一所高中。 哥哥是高中三年級,皋月則是留級的二年級。 不管是醒著還是睡著,皋月持續被怨靈折磨,漸漸變得無法表達自己的感情了。 她就只是靜靜地坐在床上或是沙發,和我對話的時候也常常心不在焉,彷彿她的心已經不 在這裡了。 偶爾,她也會在不讓我們知道她正被怨靈折磨的狀況下,突然像是斷了線的操線木偶一樣 昏過去。 皋月已經學會了只在精神上與怨靈接觸,並對我們看到的現實世界隱瞞這些事情。 皋月的心逐漸變得只關心靈那邊的世界,彷彿對現實世界失去了興趣。 -- 過了一陣子,像是人偶一樣,只會待在那裡不動的皋月,某天突然就沒有再醒來了。 無論我們怎麼叫,都沒有辦法叫醒皋月。給米津醫師看了以後,他給出了「和靜婆婆的狀 態一樣」的診斷。 醫生說,雖然肉體層面很健康,但是大概是因為精神層面的問題而沒有辦法醒來了吧。 早紀江太太手足無措。 神主抱著頭。 我一開始也很混亂,但心裡突然有了一個預感,於是往神社去了。 接著,我像往常一樣在本殿中祈禱、冥想。這時,我突然感到了一股強得不自然的睡意。 我知道這是在祂呼喚我,因此就這樣躺了下去。結果出現在眼前的,竟是皋月。 -- 皋月坐在距離我很近的地方。 她正因為害怕而發抖著。 明明就在朝著四周東張西望,但她似乎看不到就在旁邊的我。 我想要去到皋月身邊,但身體動不了。 雖然頭部可以移動,但是手腳都像被黏住一樣,動也動不了,只能在原地站著不動。 -- 不久,皋月「咿」地倒抽了一口氣。 我轉向皋月看著的方向,一個老人站在那裡。 老人瞥了我一眼,接著就緩緩地往皋月的方向走去。 接著,他將拿在手中的鐮刀用力地刺進了皋月的肩膀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 皋月因為劇痛而尖叫。 她壓著被刺的肩膀,捲曲起身體。 老人再次往皋月的背上揮下鐮刀。 「不要啊!……好痛!……好痛……嗚嗚……對不起……對不起……」 皋月像在夢囈似地,重複著道歉的話。 老人一點猶豫都沒有,不斷揮舞著鐮刀。 這就是「面對怨靈」嗎? 為了讓怨靈的遺憾平息,不得不被他們凌虐、殺害。 直到他們的遺憾平息為止,直到他們氣消了為止,不斷的被他們折磨。 「皋月!」 我呼喊皋月的名字。 「……嗚……小……圭……?……」 她能聽到我的聲音嗎? 皋月微弱地呼喚著我的名字。 「好痛!……好痛!……小圭!……救救我……」 老人執拗地揮舞鐮刀,每一刀都落在尖叫的皋月身上。 接著,老人用鐮刀刺進了皋月的頭,殺死了皋月。 彷彿到剛才為止的瘋狂行徑都是假的一樣,轉眼之間,寂靜就充滿了整個空間。 我因為這太過殘酷的事實而發出了尖叫。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怎麼會有這麼殘忍的事情! 太過分了! 我不斷尖叫。 直到我喘不過氣,氣喘吁吁地調整呼吸。 等我注意到的時候,老人正在看著我。 他就站在倒臥在地,渾身是血的皋月旁邊,只有臉轉了過來,面向著我。 接著,他微微地笑了。 我全身顫抖,寒毛直豎。 我感覺自己看到了老人那深不見底的惡意。 惡意應該是看不到的東西。然而,我卻感覺看到了某種像是黑色霧氣的東西。 -- 惡意。 從那個老人的身上,我感覺不到除了惡意以外的情緒。 對皋月,對我,以及對這整個小鎮的敵意。 我要凌虐、撕裂你們所有人。這樣的意志,透過老人的笑容傳了過來。 因為恐懼,我感到意識逐漸遠離。 接著,下一個瞬間,我在神社的本殿中醒了過來。 -- 汗水濕透了我的全身,寒冷的身體正瑟瑟發抖著。 那過於殘酷的惡夢帶來了一陣嘔吐感,我管不了自己還在本殿之中,把胃裡面的東西都吐 了出來。 過了一會,我冷靜了下來,一邊向神明大人請求原諒,一邊把吐出來的東西擦乾淨了。 我先用抹布擦過一次,再用乾布擦了一次。檢查過沒有其他髒掉的地方,確認沒問題之後 ,我才洗臉,擤鼻子,把嘔吐過後的感覺從身上消去。 -- 我從盥洗室回到本殿。當我感到本殿中飄著幾種甜甜的芬芳時,啊,我感覺到,自己得到 了一個任務。 皋月像是靜婆婆那樣陷入了沉睡,而我代替了皋月,被賦予了看到最後的使命。 如果到最後,皋月死去的話,下一個接下重擔的人就會是我。我如此確信了。 我對著御神體一拜,感謝祂願意聽我的願望。 -- 在那之後,我跑去了醫院。 離開醫院的那時是正午過後,而此時已是西邊的天空開始微微地染上晚霞的時間。 我想,早紀江太太和神主應該都還在醫院。 我到了醫院,對神主說了剛剛發生的事情。 我向他說明,就算只用目前為止的事情來判斷,我也能確信下一個人就是我。神主無力地 垂下頭來。 「怎麼這樣……如果是這樣的話,皋月就要這樣……」 早紀江太太哭了出來。 下一個人選已經決定了。聽在他們的耳中,就像是宣告了皋月會這樣沉睡下去,直到死亡 一樣吧。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他們會這樣想,也是當然的。 「我不知道。只不過,我也感覺不是這樣。」 我把隱隱約約感覺到,像是預感一樣的東西告訴了他們。 只是,我沒辦法很正確的表達,講得有點亂七八糟的。 「情況正在慢慢的改變,況且靜婆婆也是因為壽命極限到了才過世的,我覺得皋月不會就 這樣沉睡到生命的盡頭。我實在是無法想像,怨靈會到了那種地步還不滿意。」 如果真的還不滿意,同時我們也找不到其他方法的話,我也不敢說這不會是個持續數十年 的事情。 在這之後,到底還需要多少的人祭呢? 我覺得這種事情實在是不太可能。 「說得也是呢。皋月一定也累了。醒著的時候一邊要和我們互動,一邊還得不讓我們察覺 怨靈的存在,靜靜地忍耐。」 聽到神主的話,我想到了一件事。 「皋月一直都看著現實和靈這兩方面的世界。皋月的靈魂就在這個狀態下被折磨著。她要 持續對我們隱瞞這些事情,應該是非常辛苦的。」 神明大人叫我支持皋月。 也許,那是為了讓皋月能集中在她的使命上,要我成為一個觀察者也說不定。 明明就背負著非比尋常、十分痛苦的重擔,皋月還不得不擔心我們的事情,想必造成了她 相當的負擔。 「沒有錯。所以為了讓皋月能集中在她的使命上,我想,我被賦予了看著她的任務。」 靜婆婆那時,皋月的任務。 完整地見證她完成使命的過程的責任。 同時,若是需要下一個人接下重擔的時候,就是預定的那個人選。 這就是我被賦予的任務。 說了要支持皋月的神明大人,要我把皋月的事情給見證到底。這就是他的心意。 祂並沒有同意我想要使皋月的折磨減輕的願望。 雖然這一點也很令我遺憾,但即使如此,如果能減少皋月心頭的負擔,無論如何我都要做 。 不管怎麼說,皋月不斷看著靜婆婆被殺,卻還是自己接下了這個重擔啊。 對於皋月這樣的勇氣,我抱持著敬畏的心。 皋月自願跳進了那樣的苦海之中。 而那就只是為了不讓我們其他人接下重擔,而做出的犧牲。 我想要回應這個心情,我這麼想著。 「皋月……」 早紀江太太一邊摸著皋月的頭,一邊哭泣著。 「一定會有終點的。到那一天為止,妳要加油喔。」 這麼說完,神主也把手放在皋月的頭上,說了一聲「對不起」。 -- 今天也謝謝各位的閱讀。明天是結局!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5.165.204.15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56886622.A.DCA.html
s21995303: 先推 05/03 20:30
hahapeach: 推 05/03 20:30
goodday362: 推 05/03 20:31
Dartor: 終於等到 開心! 05/03 20:31
a989876: 推 05/03 20:32
divine999: 先推再看 05/03 20:33
Rycbar123: 先推! 05/03 20:33
a000001g: 先推 05/03 20:33
buringflower: 推完再看! 05/03 20:34
sandy60225: 來了!!!!! 05/03 20:35
liuliu0209: 先推再看! 05/03 20:36
jgdelphine: 推 05/03 20:36
cotafemale: 推 05/03 20:36
naryu: 推 05/03 20:37
pete0328: 推了啦 05/03 20:39
ya748520: 推 05/03 20:39
juin0913: 推 05/03 20:39
stupider45: 先 05/03 20:40
baconbacon: 耶!追上進度了! 05/03 20:40
madmutter: 先推! 05/03 20:40
ll1203455: 推推 05/03 20:42
asd897542: 好前面! 05/03 20:42
midd: 昨天跑去看原文時雖然心裡有準備 不過還是... 總之謝謝翻譯 05/03 20:42
Dill1348: 推 謝謝您的翻譯 05/03 20:43
coldyu: 好看 推推 05/03 20:44
craig312323: 速推 05/03 20:44
woodble: 推 05/03 20:44
s21995303: 一想到皋月除了被虐殺還有可能遭遇哪種虐待跟侵犯我胃 05/03 20:46
s21995303: 就痛心情就超差 到底有誰能懲罰這一大群王八惡靈啊 05/03 20:46
z226071558: 推 05/03 20:46
tina2015: 推 05/03 20:46
AGCE: 先推再看 05/03 20:47
jase0412: 先推 05/03 20:48
mrjj123: 推 05/03 20:48
jeff666: 主角果然也擔下重任了 05/03 20:48
o84830: 推 05/03 20:53
Yocason: 推 05/03 20:59
jasonccr: 推 05/03 20:59
ikemen0214: 推 05/03 21:00
yukima: 推推推推推! 05/03 21:01
tmnozjdcl: 未看先推~ 05/03 21:02
count52: 百推之內 05/03 21:03
chh6166: 推 05/03 21:04
tw11509: 推 05/03 21:06
ahsdf0910: 推 QQQQQ精神折磨 感覺好累 05/03 21:06
arnus: 推,這系列真的很棒! 05/03 21:09
chikenskinJ: 推 05/03 21:09
gagaxd: 前排留名! 05/03 21:10
sarah2660: 謝謝翻譯 05/03 21:10
AlphaA7M2: 覺得神主願意自我犧牲也很了不起了,結果大家好像都在 05/03 21:11
AlphaA7M2: 嫌他沒用....囧 05/03 21:11
shead20490: 先推再看! 05/03 21:12
aho6204: 先推 05/03 21:13
yukima: 看完超憤怒的,因為祖先犯錯後輩也要受罰真的超母湯的 05/03 21:15
Ethel1114: 未看先推 05/03 21:18
picnic: 未看先推!! 05/03 21:18
zooeydc: 推! 05/03 21:20
black82465: 推 05/03 21:21
Cranberry: 推一ㄍ 05/03 21:22
moon1111: 未看先推 05/03 21:24
embrace621: 耶!未看先推 05/03 21:25
proger: 好好看啊,好期待完結篇 05/03 21:26
deedeedee: 竟然要結局了! 05/03 21:28
s2563052: 百推!!! 05/03 21:28
ppphul: 推推 05/03 21:28
kuoying: 推 05/03 21:28
camelliaking: 先推再看! 05/03 21:29
omoon1306: 推,真的很好看! 05/03 21:30
bioniclezx: 結果主角他哥真的就此成為陌路人了,都不關心皋月了 05/03 21:31
blackyyyyy: 推 05/03 21:36
gn02170321: 推 05/03 21:36
lionmini: 推 05/03 21:36
askl512512: 推推 05/03 21:37
cos180: 好心疼QQ 05/03 21:43
jimmy8019: 推 05/03 21:43
linlett: 推 感謝翻譯! 05/03 21:44
HTM: 期待完結篇!! 05/03 21:45
ryan530tso: 推耶一 05/03 21:48
sophia6607: 推 05/03 21:50
vicious666: 推 卡個 05/03 21:51
wtsheed: 百推內 05/03 21:52
yang39t: 推 05/03 21:53
EvanChien: 期待完結篇!太好看了! 05/03 21:53
Lumbereddy: 好! 05/03 21:54
LonyIce: 百內 05/03 21:54
itsmichelle: 好好看 期待最後結局 05/03 21:57
yui2307: 謝謝翻譯!好難過啊...... 05/03 21:58
yu800910: 推 05/03 22:00
GGWPonLOL: 神主也努力過了 05/03 22:05
auni: 有零系列的fu....QQ 05/03 22:05
SvenLin: QQ 心痛 05/03 22:07
shyuan0424: 謝謝翻譯 但覺得難過的故事 05/03 22:08
katrina87710: 越看越難過 希望是好的結局 推 05/03 22:10
Maplesnowing: 百推 05/03 22:10
aragonite: 推 05/03 22:10
cheeseup: 皋月沒許願的話神主當人祭應該也沒問題吧,這邊有點硬要 05/03 22:11
littlemai27: 百推之內 05/03 22:20
ayu4684: 先推 05/03 22:21
yuikahsu: 先推再看 05/03 22:22
a32169898: 推 05/03 22:23
im7779: 感謝原作這麼好看的內容,也感謝翻譯的流暢。故事好好看 05/03 22:24
a955061: 推 05/03 22:25
GeoGraphic: 推 05/03 22:27
Khadgar: 把這些垃圾怨靈連著原鎮祖先全部抹除就好啦 05/03 22:28
onicusa: 怨靈他們到底有完沒完啊,一個人類要被他們殺幾次才爽 05/03 22:28
Khadgar: 未開化的垃圾上古人亂搞,還要後輩收拾? 05/03 22:29
Khadgar: 這些怨靈應該封印到一坨狗屎,用衛星帶到太陽的史瓦西半徑 05/03 22:31
sukinoneko: 好可怕的故事,不管是哪方都是可憐又可惡的過程… 05/03 22:31
Khadgar: 讓他們在太陽中心爽個幾十億年 05/03 22:32
jycgaccac: 就算成功阻止惡靈,皋月要心靈恢復恐怕也QQQQQQ 05/03 22:32
Legolasgreen: 推 05/03 22:34
lihui0108: 推 05/03 22:38
TreceVipers: 太高產了吧 謝謝你 05/03 22:45
Qoogod: 主角相信這垃圾神是在信什麼 事情變這樣牠也有責任 就這樣 05/03 22:47
Qoogod: 讓信徒一個一個送死 信這垃圾幹嘛 難怪沒人要信了 05/03 22:48
Janeko: 推 05/03 22:49
ponponpon: 喔不!!!!有夠難過的QAQ 05/03 22:54
lydia781028: 大推 05/03 22:59
davidbus26: 嗚嗚好看阿 05/03 23:02
anny1031: 推 05/03 23:02
huhhuh: 推 05/03 23:02
EulerEuler: 好心疼啊啊啊啊QAQ 05/03 23:03
c9404bubu: 推翻譯 辛苦了 05/03 23:14
c9404bubu: 好難過QQ 05/03 23:14
banyan0347: 推 05/03 23:15
captainmm: 不知道為什麼這邊帶有一點佛教無間地獄的味道 05/03 23:22
captainmm: 那種宗教觀就是惡靈或怨靈無法一筆抹除吧 意念不會因 05/03 23:23
captainmm: 為鎮壓而完全消失 05/03 23:23
luhluhluh: 這群惡靈真的是只會檢討別人欸 05/03 23:24
newland: 這神明真的不行阿 給信徒受苦一點好處都沒有 ... 05/03 23:33
newland: 感謝翻譯 05/03 23:34
easycat: 好看 05/03 23:34
cocodayz0611: 好看 等不及啦!!! 05/03 23:36
non158: 感謝翻譯~ 05/03 23:37
tprktpps: 怎麼不讓小鎮其他人死一死就好 05/03 23:46
ae2622: 好看又哀傷QQ 謝謝翻譯 05/03 23:47
andy740505: 推 05/03 23:48
Elivanta: QQ 05/03 23:52
Wry61: 推QQ 05/03 23:56
agapeyong: 推!!!太好看了 05/04 00:04
tracyming: 好哀傷QQ 05/04 00:06
cielQ: 推 05/04 00:07
moonwoman: 如果那些怨靈生前是死一次 那麼他們虐殺婆婆跟皋月的 05/04 00:10
moonwoman: 次數 已經超過死亡人數的總和了 夠了吧 05/04 00:10
HowieH: 這種世界觀我真的不行 後代人太慘了 05/04 00:11
betear: 看了好難過... 05/04 00:15
rook18ies: 感覺在拖台錢了 05/04 00:18
lskd: 未看先推 05/04 00:19
Laotoe: 覺得看推文跟看故事一樣精彩XD 05/04 00:20
ctrt100: 推 05/04 00:22
Alittlemore: 推 05/04 00:23
Laotoe: 讀者用上帝視角去理解當然可以很理性 05/04 00:26
dartjoy5872: 推 05/04 00:27
TWkid: 推! 05/04 00:28
becca: 推推 05/04 00:30
lisimanthus: 這文好好看啊! 05/04 00:31
elaine4444: 推 05/04 00:36
a0722341: 推 05/04 00:42
xsc: 這神有夠雷 05/04 00:43
xsc: 佛教請地藏王菩薩出馬啊 05/04 00:43
likeaprayer: 部落民也只因為祖先從事的職業而遭到無情歧視與虐待 05/04 00:44
likeaprayer: 甚至在解放多年的今日 日本對部落民的歧視依然存在 05/04 00:44
likeaprayer: 還有很多人暗中調查誰的祖先是部落民 拒絕通婚 聘任 05/04 00:45
likeaprayer: 他們 05/04 00:45
sugoine: 推! 真的感謝翻譯 ! 05/04 01:03
julie3667777: 推推 05/04 01:04
sonny044: 期待結局!!! 謝謝翻譯!! 05/04 01:04
dragon6: 好廢啊他們...這種一面倒的劇情會讓人厭倦耶... 05/04 01:09
timo2013: 皐月付QQ 05/04 01:10
ufo890: 謝謝翻譯! 05/04 01:11
missy: 推 05/04 01:11
pricessyo: 推 05/04 01:17
adidas168: 推 05/04 01:21
Katsuyuki118: 好難過 05/04 01:22
henrychao: 推 05/04 01:26
Davil0130: 神明的力量=信眾多寡,現在這個神明跟當時擁有的信眾不 05/04 01:29
Davil0130: 知道差了幾倍,力量應該也薄弱到不行,能幹嘛? 05/04 01:29
darvipon: 推 05/04 01:38
winky790718: 這個神好像只會跳舞 05/04 01:43
jasonfju: 推 05/04 02:04
t5p3ax: 推 05/04 02:12
purpoe: 原來最堅強的是女性 05/04 02:18
ZirconC: 讓人想到靈系列,必須透過讓人柱承受折磨,來封印危害整 05/04 02:20
ZirconC: 個村子的大災厄 05/04 02:20
ArNan: 推 05/04 02:30
minoru04: 半夜更新睡前看很害怕又好想看嗚嗚嗚 05/04 02:34
halulu: 竟然要結局了 05/04 02:39
Ositos: 感覺怨靈不會因此滿足啊,只想這樣一直殺下去,不知道神明 05/04 03:02
Ositos: 可不可以一次把幾十個人變靈體再一起把那些怨靈揍翻看會不 05/04 03:02
Ositos: 會乖一點XD 05/04 03:02
BusyBee9939: 看了好想哭!真的很無奈! 05/04 03:09
lianki: 推 05/04 03:11
spooky221: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05/04 03:20
admission78: 推 05/04 03:24
normayeh: 推~感謝翻譯,終於要結局了,好不捨啊 05/04 04:15
Snowyc: 推,這種無窮無盡的折磨真的會把人逼瘋… 05/04 05:24
Snowyc: 上面某些推文說這些惡靈是王八蛋的時候有沒有想過,如果祂 05/04 05:27
Snowyc: 們沒有在生前遭受如此殘酷的對待,今天根本不會有這些事情 05/04 05:27
Snowyc: 呢?前人的惡意遭致今日的災禍,雖然現在遭受這些對待的人 05/04 05:27
Snowyc: 非常無辜,但是這就是過去的業障。 05/04 05:27
lych9520487: 推 05/04 05:30
TUfish: 後輩承擔這件事不就是人們常說的咒你十八代不得好死之類 05/04 05:30
TUfish: 的嗎,而且恨意累積200年了感覺現在無差別殺無辜鎮民是正 05/04 05:30
TUfish: 常 05/04 05:30
TUfish: 比起惡靈我覺得神明大人更值得被檢討... 05/04 05:33
moira83: 感覺頂替仇恨的婆婆和月她們好可憐啊……讓人覺得悲傷, 05/04 05:58
moira83: 神明大人當初怎麼就這麼傻呢 05/04 05:58
lairx: 一口氣追到這,感謝譯者非常精彩的故事,期待結局 05/04 06:08
ialin7796: 說實話 這一切變這麼嚴重 難道不都是那個廢物富二代造 05/04 06:19
ialin7796: 成的嗎? 05/04 06:19
looop: 那個時代的平民是不是不能隨意遷移居住地...? 05/04 06:38
looop: 真的沒辦法遷居到其他地方嗎 能夠遠遠離開這兩邊垃圾的地方 05/04 06:39
daniel612662: 推 05/04 07:59
e3633577: 這種世界觀我不行,黑得毫無道理 05/04 07:59
angelicmiss: 推 05/04 08:10
ifangho: 推 05/04 08:19
Sing0703: 哦哦哦哦哦哦哦 05/04 08:27
zaqo: 推 05/04 08:27
Sing0703: 皋月加油 05/04 08:27
fourx5566: 推 05/04 08:29
Soula0227: 自己很慘所以別人也要跟自己一樣慘嗎 真的是憑什麼 看 05/04 08:40
Soula0227: 了好生氣 05/04 08:40
LonyIce: 怨靈沒人供奉 可是力量可以強到毀天滅地 神明有人供奉 可 05/04 09:40
LonyIce: 是沒有力量 不過看到這了還是會看完... 05/04 09:40
argus0606: 推 05/04 09:41
proloser: 難過 05/04 10:07
s32214: 神怎麼可以廢成這樣=_= 廢物 05/04 10:16
norakun: 看到很氣 皋月的靈體狀態能不能帶把武器把那些怨靈殺一殺 05/04 10:16
fullmetals: 推 感謝翻譯! 05/04 10:18
clowve: 不過好像是人性 看很多國家的歷史 很多都弱弱相殘 05/04 10:33
bioniclezx: 老實講也不能怪神主,很明顯是皋月自願代替神主的。 05/04 10:44
bioniclezx: 另外期待今天的大結局 05/04 10:44
bioniclezx: 還有神不是原本也有壓制這些怨靈嗎? 05/04 10:46
bioniclezx: 只是後來信神的少才沒辦法壓制吧? 05/04 10:46
albby: 推 05/04 11:06
yamyrose: 因為神的力量變弱了+怨靈力量變強 才變得無法壓制吧? 05/04 11:14
rubeinlove: 推 謝謝翻譯 05/04 11:36
bioniclezx: 是信的人少所以神的力量才跟著變少吧 05/04 12:01
eviljackchou: 神明大人感覺很弱 05/04 12:13
flypig1999: 太棒了,推 05/04 12:56
PeaceOuttt: 推 05/04 13:57
anpkot: 推 05/04 14:08
SherryHungC: 推 05/04 14:56
Lingrass: 未看先推 05/04 15:35
hank6797: 推 05/04 16:04
ibahan: 推 05/04 16:39
pandahsien: 推 05/04 17:41
whitebearyen: 看到好想哭啊,推 05/04 18:59
ALLPOST: 推!! 05/04 20:46
klgxiao: 推 05/04 23:55
lis1705227: 好看 05/05 00:43
oasis822: 推 05/05 01:59
CreamCat4967: 嗚嗚好悲傷的故事… 05/05 04:16
mist0529: 看了好憤怒,到底關後代屁事啊 05/05 09:44
pttouch: 日本人真的是變態又壓抑,動不動就強姦人殺人...... 05/05 11:48
tonyselina: 又在跟外國製裝熟囉 05/05 16:08
superzenki: 問題是怨靈生前也沒做什麼好事,明明屠村是咎由自取 05/05 18:30
howardhope: 看的胃好痛也好心疼 感謝翻譯 05/05 19:17
orangeplay: 看的好難過QQ 05/05 19:34
s870196: 看了好令人難過… 05/05 22:50
kw003266: 補推 05/06 08:47
flower820: 推,心疼皋月 05/06 11:03
ninoruri: 推 05/06 14:36
pxndx: 不知道原文在日本得到的回應是什麼走向 05/06 17:07
miriam0925: 推推 05/06 21:40
ppccfvy: 垃圾人死了還好意思變垃圾怨靈來害人喔 05/07 17:07
Senpipi: 推! 05/07 21:17
Sourxd: 那些怨靈明明活著的時候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05/07 23:29
xxxatyt: 啊好精彩呀 感謝翻譯 推 05/10 00:28
starttear: 推 05/10 10:25
adminc: 推 05/10 12:48
asmallkau: 推 05/10 13:35
qazzaq42: 推 05/10 18:40
olivedog: 變成熱血漫畫的主角修煉階段了呵呵 05/11 17:55
elFishYu: 心疼QQQQ 05/11 21:54
wowidamajohn: 推 05/12 18:33
akklow: 怨靈好壞 05/18 09:21
Dolores10: 快有點看不下去了,覺得皋月和婆婆也太倒霉了,乾脆讓 05/28 15:03
Dolores10: 全體小鎮的人共同承擔算了,這樣讓少數人承擔共業,然 05/28 15:03
Dolores10: 後大部分鎮民還以為沒事繼續生活的狀況太變態了 05/28 15:03
sinper0205: 推 05/31 21:38
fenooxx: 推 06/05 19:16
jeter8695: 推 06/23 01:57
yutapon: 所以我說湯瑪斯神父在幹嘛= = 06/24 01:48
pal1231: 推 神父就只是個龍套角XD 07/05 14:01
Ten6666: 神明真的不行 09/22 01:35
beastwolf: 推 12/06 08:41
denny5425: 推 12/16 11:11
erinq: 推 12/19 22:34
linbay5566: 女怨靈的遭遇也超慘的啊 看了心情很差 不知該怎麼評論 12/30 16:02
linbay5566: 了 12/30 1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