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網址:https://yakou-ressha.com/foreign-worker01/      https://yakou-ressha.com/foreign-worker02/ 原文標題:外国人労働者01      外国人労働者02 -- 大家好。這次翻譯的是《上吊的小鎮》與《我再也進不了山裡的故事》的作者夜行列車的 新作,《外國人勞動者》。本次的故事發生在《我再也進不了山裡的故事》之後,有相關 人事物的提及/登場,推薦各位先讀過我發在板上的《山裡故事》翻譯文之後再繼續讀《 外國人勞動者》。本次的篇幅約為前兩作的一半,屬於銜接《山裡故事》與下次的新作的 外傳短篇,預計分為三篇發完,由今日開始一天一篇,請多多指教。 為了符合中文語法,提高可讀性,對於系列中的語句、狀聲詞還有靈異相關用語或有更動 ,敬請見諒。 另外,在此向大家宣傳一個好消息:《上吊的小鎮》日前由原作者投稿至日本Everystar 公司旗下estar.jp小說投稿網站所舉辦的神鬼類創作比賽,獲得了準大賞(第二名)!除 了獎金之外,故事似乎也會在比賽的特刊中刊出。相關資訊: https://yakou-ressha.com/post-719/。恭喜他! -- 外國人勞動者01 -- 很久以前,我曾看過關於外籍勞工被迫在嚴苛的環境中工作的新聞。 這些主要來自於中國,偷渡入境的勞工,因為高額借款的擔保而被迫進行如同奴隸一般的 勞動。他們被中國當地的仲介給騙到日本,最後在語言不通,沒有朋友或親戚的異國土地 上,受到勞動力的壓榨,被迫在擁擠苛刻的環境中工作,同時也因為貧困而痛苦不堪。印 象中,新聞的內容這麼寫著。 我記得,時不時就會看到新聞報導像這樣的工作環境遭到警方的搜索,揭發了背後的黑心 業者的事情。 警察與入國管理局的取締變得嚴格,到了現在,這種可憐的外籍勞工是不是已經全部消失 了呢?令人遺憾的是,這樣的人到了現在也還是存在的樣子。 不如說,現在正在我面前低著頭的他,似乎也是這種偷渡入境,來到日本的外籍勞工。 -- 「……………」 我低頭看向默默坐著不動的他,嘆了一口氣。 從剛剛開始,不管我問什麼,他都保持沉默,連我的臉都不肯正眼看一下。 「笠根先生,硬要把他帶過來,真是不好意思。」 把他帶過來的男人,這位名叫雪村的青年,以輕佻的態度道歉。 「你喔,為什麼要把他帶到我這裡來啊。他是偷渡入境的對吧。我要報警了喔?」 「等等等一下,拜託不要報警啦。他也只是受人欺騙被帶到日本來的而已,我想要盡可能 在私底下解決啊。」 雪村似乎相當焦急,然而他那與生俱來般的輕薄態度難以掩飾,舉手投足全都充滿了輕佻 的感覺。 「…………」 雪村洋悟。 年紀應該是二十五歲左右,卻有著一張看起來像是大學生或是高中生的童顏。 他頂著一頭在大叔(我)的眼裡看起來雜亂無章,近來流行的隨意髮型。 雪村是個身材纖細的柔弱青年,明明一眼看上去還挺帥氣的,但因為那一身輕佻的氛圍, 他只給人一種沒水準的印象。 雖然本人可能是打算要表達好意、面帶微笑的,但從我的角度看來,我只覺得那是一臉猥 瑣的笑容。 雪村絕不算是個壞人,但想獲得旁人的信賴,他還差得遠。我目不轉睛地盯著這樣的雪村 ,接著將目光落到了身為問題的「他」身上。 -- 他毫不在意我們之間的對話,照樣低著頭。 「…………」 他之所以會無視我們的對話,並非是為了要隱瞞自己的本性之類的理由。 究其原因,就是語言不通。 我們之間的溝通,打從開始就被一堵語言的高牆給擋住了。日文不通,英語也不通,就連 他是哪一國人我都無法判斷。嘗試對他說了聲「尼豪」時,他回了我一句「………你好」 ,因此他恐怕是中國人吧。 「尼豪……啊——……該怎麼說……Can,Can You Speak……English?」 「…………」 不行啊。 就連這麼簡單的英文都沒辦法溝通。 若是用手機下載人聲翻譯的應用程式,仔細慢慢講的話,至少也可以了解對方的背景吧? 但說到底,我有必要做到那種地步嗎? -- 「所以呢?你說他被鬼怪給纏上了,這是真的嗎?」 我向無所事事,正露出諂媚微笑的雪村詢問道。 我想確認今天早上在電話裡聽到的事情。 數年沒有聯絡的雪村打了電話來,說的就是認識的人再認識的人被鬼怪給纏上了,十分困 擾,希望我能幫幫忙。 「就是這麼回事。好像說他在公寓裡面,半夜之類的時刻,會一個人大叫、大鬧之類的。 」 「這是從哪聽來的?」 「從他的夥伴那邊。」 「那個人會說日語吧。為什麼沒有把那個人也帶來啊?」 「哎呀——,他好像有點不想扯上關係的樣子。這個人的夥伴都是東南亞系的人喔。中華 系的好像就只有他。」 「比起說是夥伴,不如說是室友?」 「就是這樣。」 我「嗯」了一聲,嘆了一口氣,看向「他」。 「你怎麼會知道他的事情啊?」 「咦?」 「我是說,他是你的誰?你們是什麼關係?」 「啊……那個……他是在我的前輩的關係企業工作的……人,我有跟前輩說過笠根先生的 事情,所以他就問我,這次能不能拜託你處理。」 我再次嘆了一口氣。 「你喔,那個前輩的關係企業,是把他關在擁擠的環境中,逼他們工作的人對吧?交錯朋 友的話,人生就完蛋了喔?」 「我知道。我不會造成笠根先生的麻煩的。就只有這次!無論如何就讓我拜託這一次吧! 我也是受前輩所託,沒辦法拒絕啊。」 雪村雙手合十,對我鞠躬。 裝得超級不像的。 不只是身上的氛圍和表情,連舉手投足都非常的輕佻。 -- 突然,「他」的身體搖晃了一下。 我朝他的方向一看,他正盯著我的背後,睜大了眼睛。 他的嘴巴半開,呼吸紊亂,額頭上不知何時浮現了汗珠,正在閃著光線。 我寒毛直豎,感到背上傳來一股涼意,轉頭一看。 在那裡。 雪村所說,纏著「他」的鬼怪就在那裡。 那是兩個黯淡的輪廓。 一個渾身肌肉的大男人與大約五歲的小女孩,倆人正牽著手。 雖然他們的身影透出背景,但我能清楚看見他們的輪廓與表情。 能維持這樣的存在,想必他們的意念也有相當的強度吧。 這對看來像是親子的幽靈,直直地盯著「他」看。 小女孩這邊與其說是盯著,不如說只是單純在看著而已。但父親這邊的表情十分猙獰。 父親以一股要將他射殺般的銳利目光盯著他看,微微打開的口中正在咬牙切齒。 憤怒的臉孔,或許能這麼說。 看來父親對他的憎恨十分深刻。這張臉要是每晚都出現在眼前,那肯定是會叫出聲音來的 吧。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父親的身影突然消失了。 同時,「他」發出了「嗚啊」的聲音。 我看向他的方向時,父親的靈正好一腳往他的下巴踢了上去。 「什麼……」 我不禁喃喃自語道。 彷彿就像慢動作特效一般,「他」的頭緩緩地向後仰,整個人倒了下去。 接著,父親的靈跨坐到他的身上,掐住了他的脖子。 「□□□△△!!!□△△□□!!!」 父親一邊叫著什麼,一邊掐緊了他的脖子。由父親叫喊聲的發音來判斷,他恐怕也和「他 」一樣,是個中國人吧。 「嗚……啊……啊……啊啊……」 他很痛苦似地發出呻吟。 正常來說,這種時候我會上前制止。但對方是中國人,語言不通。 而且還是個幽靈啊。 父親把手從他的脖子上移開,維持跨坐的姿勢,開始毆打他。 完全就是格鬥技中的「騎乘位置」啊。 當我正不知所措、感到慌亂的時候,父親的身影再度搖搖晃晃地消失了。 我提高警覺,注意著這次父親會出現在哪裡,環顧四周。 結果,小女孩的靈也已經不見了。 倆人似乎都消失了。 我將目光移回到「他」的身上。他倒臥著,動也不動。 不過,他還在紊亂地吐息著,看起來應該是沒有死掉。 我看向雪村。他正把嘴把張得老大,盯著眼前的景象看。 他似乎看不到的樣子。 「你看到了嗎?」 「哎呀……哈哈……沒有,什麼都看不到……」 雪村說,在他眼中就只看到了「他」一人兀自掙扎著的景象。 -- 我「呼」地吐了一口氣。 「哎呀,這個幽靈還真是具有侵略性啊。國籍不同,鬼怪也不一樣呢。」 可以那麼清楚地現出身形,而且還上演了肉搏戰。 「笠根先生……剛剛……有什麼東西在這裡嗎?」 「嗯,有喔——?『他』每天都被那個東西給折騰,真是辛苦啊。要是我能做些什麼的話 ,我也想幫他做些什麼啊……」 究竟我能不能做些什麼呢? 所謂的除靈,簡單來說,就是類似一種特殊的交談。 透過佛祖的功德,鎮住憤怒、解開恨意或執著,並引導對方成佛。 那個凶暴的靈會不會老老實實地聽我誦經,非常令人懷疑。 要是反過來被對方襲擊的話,以我這種等級,會被對方一擊必殺的啊。 從以前開始,對於這類武打的事情,我一直都是非常弱的。 -- 我告訴雪村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我比手畫腳地說明後,雪村的臉色逐漸變得鐵青。 「這下糟糕了耶……」 「該怎麼說……跟殭屍戰鬥的人。不帶那種人過來的話,好像搞不定喔?」 「哈哈……哎呀……」 雪村的乾笑聲空虛地迴盪著。 -- 總而言之,試著拜託認識的朋友看看吧。 我拿起手機,打電話給心裡所想的那個人。 令我訝異的是,電話一下子就接通了。 「你好,我是伊賀野。」 伊賀野和美。她是我在大約兩年前的某個事件中認識,一位手腕十分高明的靈媒師。 如果是身為妖魔鬼怪專家的她,說不定會知道些什麼。 「啊,伊賀野。真是好久不見了,我是笠根。妳現在方便講電話嗎?」 「嗯,沒問題。真稀奇啊,你竟然會打電話給我。」 「哎呀,我想稍微借用一下妳的智慧。這麼突然,真是對不起了。」 「沒關係的。是關於什麼事情?」 「伊賀野,妳曾有過被妖魔鬼怪毆打的經驗嗎?」 電話那頭傳來了「蛤?」的聲音。 「對不起。能請你再說一次嗎?」 彷彿這麼問很不好意思似地,她道歉道。 「不,不用在意。雖然這樣講很怪,但在伊賀野處理過的鬼怪案件中,有出現過會直接一 拳打過來的鬼怪嗎?」 「你被打了嗎?」 「不,不是我,但我目擊了在我眼前發生,又踢又揍的暴力現場。」 「你是說,靈打人?」 「對,對。」 「你這話是認真的?」 「當然是認真的,我很困擾啊。想惡作劇的話,不會打這種電話啦(笑)。」 從手機傳來「嗯」的沉吟聲。 「哎呀——……我從來沒遇過這種事……聽都沒聽過啊——」伊賀野回答。 「說得也是呢。」 「是怎樣的案件?」 「嗯——……總之,我還沒正式接受委託,但對方是外國人,鬼怪也是外國鬼,還會像人 類一樣又打又踢的,在不同的意義上也是很可怕啊。」 「也就是說,祂有實體?殭屍?」 「不,我想祂並沒有實體。畢竟祂的身影也是半透明的。但不知為何,當那個鬼怪踢出一 腳的時候,被害者像平常一樣感到痛苦了。」 「啊——……不過那也是有可能的吧?精神上的傷害對肉體造成實際影響的例子也不少吧 ?」 「原來如此。就像安慰劑效應一樣?」 *安慰劑效應:病人獲得無效的治療,卻相信治療有效,症狀亦獲得緩解的現象。 「有可能,但也有催眠或暗示的可能性。就像人只要認定了眼前的鐵板很燙,即使實際上 並沒有這麼一回事,碰到的瞬間皮膚也會燙傷一樣。」 總覺得有在電視或雜誌上看過這種事啊。 「啊——,大概就是那類的原因吧?」 「你沒問題嗎?要我來處理嗎?」 「不了,這次看來大概確定是志願服務了,我這邊會想辦法搞定。把麻煩的案件無償丟給 妳的話,對妳很不好意思啊。」 「哎呀,那還真是辛苦你了。」 「請不要在意。我的本業可是和尚啊。」 話筒那端傳來了輕聲的「呵呵」一笑。 「那麼,就先這樣吧。需要專家的力量的時候,我隨時恭候光臨。會給你打個友情折扣唷 。」 「哈哈,我知道了。到時候就拜託妳了。我先掛了。」 -- 我看向默默站在一旁的雪村。 他正在滑手機。 真是的。我嘆了一口氣,對他說。 「雪村。」 「蛤?……啊……哈哈……你知道了些……什麼嗎?」 「你喔,也稍微再裝得嚴肅一點吧?要是我拒絕的話,你就得照顧他了不是嗎?」 「啊啊啊!對不起不起請不要拋下我啊!」 雪村跑到幾乎要抱住我的距離,雙手合十。 真是的。我再次嘆了一口氣。 就只有拜託別人的時候這麼誠懇。真是個令人困擾的男人啊。 -- 「接下來——」 我看向現在還倒臥著,沒有動過的他。 他躺在地上,摀著臉,微微地顫抖著。 是在哭吧。 「…………」 唉,也難怪他會想哭。 一個人身在這片語言不通,又沒人能依靠的異國土地上,還被那種鬼怪給纏住,感到絕望 也是理所當然的。 「總而言之,我就做做看我能做的事情吧。不在住持回來之前完成的話,他又要擺一張臭 臉給我看了。」 自從本堂在兩年前的事件中半毀以來,住持就完全成為了除靈的反對派。 要是把他帶去給住持看的話,「不要扯上關係,要處理的話就去本山搞!」,他肯定會這 麼說。 「你能協助他站起來嗎?我們把他帶去本堂吧。」 我這麼說,把他交給雪村處理。 「碰他沒有問題嗎?」 雪村看起來十分反感。 「沒關係沒關係。不會碰了就傳染啦。來吧,快點。」 我催促雪村幫「他」站起來,前往本堂。 他果然在哭。不過我對他說著「OK,OK」,豎起大拇指給他看之後,他就默默地跟上來了 。 -- 我把攝影機裝在腳架上,開始錄影。 這是為了能在之後清楚地重新檢視除靈時的景象。 我讓他坐在座墊上,面對著御本尊。 要是Tackey還在的話,這種事情他全都會幫我做好的說。 想著這些已經無能為力的事情,我嘆了一口氣,搖搖頭。 我換上正裝,坐在他的面前。 總而言之,先來誦經吧。 我開始誦經,祈求那對親子的執念能夠化解,並安穩地成佛。 我緩緩地、用心地唸著經。這時,我察覺到本堂中突然出現了氣息。 我睜開眼,環顧本堂的內部。就在那裡。 在入口附近站著兩個人影。 對方似乎很禮貌地從入口進來了。 他們了解我們不是敵人了嗎? 和剛才一樣,他們手牽著手,慢慢往這裡接近。 父親的表情雖然有點僵硬,但沒有剛剛面對「他」的時候,那種憤怒的表情。 親子的靈直接走過他的身旁,來到了我的面前。 他們等著我唸完經。 誦經結束,我抬起頭,看向他們。 女孩子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父親與之前相同,帶著有點困惑,又有點憤怒的表情,低頭看著我。 「你們好。」 總而言之,先試著與對方溝通吧。 父親的表情沒有變化。 「那個,你們好。啊——……尼豪。」 我對女孩子露出笑容,試著這麼說了。 接著,女孩子小聲地說了些什麼。 雖然聽不見聲音,但她似乎是在回應我的招呼。 我下定決心,面對父親說了一聲「尼豪」。 父親帶著憮然的表情,點點頭。 能夠溝通。 至少,我的意思似乎有傳達給對方。 不過,問題現在才正要開始啊。 -- 「啊——……那個……你聽得懂日文嗎?」 父親一瞬間睜大了雙眼,但很快又恢復成一臉疑惑的表情。 果然,語言不通嗎? 「呃——……Can You……Speak……English?」 和那時候一樣,我試著用英語詢問對方。 父親的反應是如同剛才一樣的困惑。 我「嗯——」地嘆了一口氣,擠出笑容。 這種時候,笑容是很重要的。 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能向對方傳達「我沒有敵意」的,就只有笑容而已了。 「請坐下來吧。」 我這麼說完,兩手指著地板,要他們坐下。 父女沒有動作。 他們只是低頭看著正坐在地、抬著頭的我。 如果是經文的話,能不能傳達給對方呢? 我這麼想,試著像剛才一樣誦經。 願你們能夠安心地成佛。 不知他們能不能放下怨恨呢? 我在心中如此祈願,唸著經文。 -- 「——!」 這時,父親突然捉住了我的右手腕。 我驚訝地睜開眼。父親的臉就在我的眼前。 他的臉上沒有剛才的那種困惑,而是面對「他」的時候,那種憤怒的表情。 「□□□△△!!○○△□△△!!!」 他大聲怒吼著什麼。 只靠暗示還有催眠,真的有辦法產生如此逼真的感覺嗎? 我又是什麼時候中了催眠的? 對方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啊。 這個鬼,果然可以碰到肉身的人類啊。 -- 「□□□△△!!○○△□△△!!!」 父親的靈抓住我的右手,用力搖著,大聲地對我說著什麼。 我搖搖左手,比出要父親冷靜下來的手勢。 當我這麼做之後,這次他抓住了我的胸襟,一口氣把我給舉了起來。 對方的力氣非常大,我完全無法抵抗。 「笠根先生?」 坐在本堂一角看著的雪村,感到很不可思議似地叫了我一聲。 從他的眼中看來,我似乎是突然站了起來,同時搖搖晃晃地擺動著身子的樣子。 -- 「□□□△△!!○○△□△△!!!」 與此同時,父親仍然持續在大聲叫喊著。 我的脖子被勒緊,喘不過氣來。 「我……知道……了……放開……我……」 我用雙手拍著父親的手。 一時之間,父親還是高舉著我,但不知是不是冷靜下來了,他緩緩收回了手上的力氣。 不可思議的是,我並沒有感到害怕。但即使如此,我也不喜歡痛苦的事情。我將雙手放在 父親的肩上,直直地看著他的雙眼,對他點點頭。 我盡可能用我最誠摯的目光,帶著希望與對方互相理解的意志,盯著父親看。 我們互看了一陣子之後,父親總算把手放開了。 我做出「等一下」的手勢,從懷裡拿出了手機。 我打開下載好的中文翻譯應用程式,按下錄音的按鈕。 應用程式進入了等待聲音輸入的狀態,我面對螢幕說話。 「冷靜下來,我想和你談談。我不是你的敵人。」 聲音很快就被轉換成了漢字的句子,顯示在螢幕上。我讓父親看了螢幕。 父親盯著手機的螢幕看,接著又把目光移回我這邊。 「□□□○○△□△△」 他這麼說。我再度做出等一下的手勢,按下翻譯應用的錄音按鈕。 接著我向父親遞出手機,對他比了「請說話」的手勢。 「□□□○○△□△△」 父親完全沒有對手機感到困惑,對著畫面說話。 看來他們是最近才過世的靈吧。 我看向手機,螢幕上顯示著「請開始說話」的文字。 我們再試了一次,但螢幕上仍然顯示著「請開始說話」的文字。 不行嗎? 手機收不到靈的聲音嗎? 這是正常的嗎? 父親的聲音似乎沒辦法影響現實到這種地步。 不過,既然雪村也聽不見,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手機收不到你的聲音。」 「我去找可以口譯的人。」 「突然把你們叫出來,我很抱歉。」 我透過應用程式,對他們這麼說。 父親牽起女兒的手,身影搖搖晃晃地消失了。 -- 外國人勞動者02 -- 那天,我請雪村把「他」給帶回去了。 雖然我不知道雪村要把他帶到他的夥伴那邊,或是讓他住在雪村家,總而言之,我對他們 說,今天暫時不會再發生事情了。 即使我沒有明確的證據。 「…………」 那麼,該來頭痛了。 雖然我可以單方面地將想法傳達給對方,但光是這樣,當然不能除靈。 要是不知道那位父親想說什麼,根本就無從下手啊。 「…………」 口譯。 無論如何,我們需要一位口譯。 這位口譯必須懂中文和日語,同時還必須看得到靈的樣子、聽得見靈的聲音。 「…………」 我只能不住地嘆息。 這種人,是要上哪去找啊? -- 我再次打電話給伊賀野。 電話再次馬上接通了。 「喂?」 「啊,伊賀野,不好意思,又是我。」 「不會,沒關係。那麼,進行得如何了?」 「嗯。總之,我試著與那隻鬼接觸,唸了一段經。接著,很順利的,對方出現了。」 從電話那頭傳來「哎呀」的驚嘆聲。 「笠根,你意外地會做一些大膽的事情呢。竟然突然就把本性未知的靈給叫了出來。」 「沒有沒有,我當然也是個慎重的男人喔?但這一次我完全沒有任何線索,除了這麼做以 外別無他法了。」 「呵呵,嗯,說的也是呢。要是我來處理,可能也會這麼做。接下來呢?」 「嗯。接著,我帶著『請安心成佛』的念頭,唸了一段經之後,一對父女的鬼出現了。我 們之間的互動沒有像與委託人一起的時候那麼混亂,而是有做好了溝通的準備。」 「哎呀,那麼是輕鬆解決了?」 「沒有,哈哈。完全沒有解決。」 我啞然失笑。 這種話,從自己的嘴巴說出來還真是丟臉。 「雙方的語言完全不通,互相面對面之後就沒有進展了。」 伊賀野「哎呀」了一聲。 「不過,我有試著用手機翻譯之類的。雖然我的聲音可以翻譯過去,但想當然耳,鬼的聲 音沒辦法翻譯過來。說真的,我覺得對方大概也很困擾喔。」 這次是「嗯」的沉吟聲。 「確實,在那樣的狀態下,就只能強迫他們成佛了吧。但這麼做的話大概會被對方攻擊, 真是棘手呢。」 「就是說啊。那位父親的鬼似乎是很容易激動的類型,我也突然就被他給抓住了胸襟。」 「沒事吧?」 「沒事。總之,雖然這次沒事,但遇到這種事情的時候,我就只是個貧弱的和尚而已,完 全沒有勝算呀。」 從電話那頭傳來「呵呵」的笑聲。 真是的,不是我在自誇,要我演丟人現眼的男性角色的話,我可是出類拔萃啊。 ……雖然這完全不是演技。 「我希望能與對方交流,引導他們圓滿地成佛。為此,我需要能夠口譯對話的人。所以我 才又打電話來找妳商量。」 「哎呀——…………我想不到哪裡有會說中文的靈能者啊——」 「會驅邪的中國人也可以啦。」 「那我就更不知道了(笑)。」 「說得也是呢。」 「乾脆把他帶回中國去怎樣?這種事情交給那邊的人來處理最好,對吧?」 「嗯,說的也是呢。再這樣下去,實在是無計可施了。」 伊賀野又「嗯——」了一聲。 「總之,我姑且去問問看認識的人吧。說不定真的有這種人存在。」 「啊,可以的話就幫大忙了。不好意思,找妳討論這種奇怪的事情。」 「哎呀,我也有點感興趣,就不跟你收諮詢費了。」 「哈哈哈。哎呀,妳真的幫了我很多。要是能找到人的話,就讓我送點禮過去吧。」 「沒問題沒問題。你就別抱太多期待,等我的消息吧。給我一些時間。真的找到的話,我 再打電話給你吧。」 「啊,好的。雖然很不好意思,但就拜託妳了。」 -- 我「呼」地嘆了一口氣。 我從懷中拿出香菸,點上火。 有找人討論真是太好了。 事情似乎有些進展。 今天真是奇怪的一天啊。我一邊這麼想,一邊緩緩地吐出煙霧。 目前沒有其他我能做的事情了。 總之就等待伊賀野的電話吧。 雖然我也有其他能互相討論的知人,但伊賀野那邊會比我更多吧。 他力本願。 親鸞聖人偶爾也會說出一些好話呢。 事情就先這樣子,今天就收工了吧。 我捻熄香菸,放進攜帶式菸灰缸中。 要不要去喝一杯啊。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開始關起寺裡的門窗。 -- 親鸞聖人:鎌倉時代的僧侶。提出「他力本願」,人人透過阿彌陀佛普渡眾生的本願即可 成佛,後來常被引申為只依賴他人完成目的,不自己努力的行為。親鸞聖人創立淨土真宗 ,主張惡人正機,人作惡也可以成佛,是日本唯一可以結婚與肉食的佛教教派。身為虔誠 僧侶的笠根想必對這些說法嗤之以鼻,對親鸞聖人持有負面印象吧。 -- 隔天的午後,伊賀野的聯絡就來了。 當我正在吸著住持託我訂的蕎麥麵外送時,手機「嗡嗡嗡」地響了起來。 還好訂的是蕎麥麵,不怕會冷掉。我這麼想著,接起電話。 「妳好,我是笠根。」 「我是伊賀野。現在可以講電話嗎?」 「嗯,當然可以。」 伊賀野似乎有點興奮,一口氣說了起來。 「其實,現在似乎有一位知名的中國靈能者在日本。雖然我說『現在』,但對方似乎已經 停留在日本好幾個月了。我認識的人之中有一個能和他取得聯繫的人,今天早上我拜託他 聯絡之後,對方說願意盡快見面唷。」 「什麼?」 「對吧?剛好就在這個時候,很厲害吧!而且還是中國靈能者,真是完美人選。不覺得很 神奇嗎?」 伊賀野的措辭變得十分隨性。 感覺她十分期待。 剛認識她的時候,我覺得她是個可怕的人,而她在那時候的幹勁也非比尋常。也許,真實 的她出乎意料地有著一個容易相處的性格。 不過,這還真是驚人啊。 不可多求的機會來到了眼前。 果然是他力本願。 阿彌陀佛如來神啊,這真是太棒了。 竟然能在日本遇到與殭屍戰鬥的人。 「請務必讓我與他見上一面。可以的話我想就這樣交給他處理。」 「你說出口的好像有點不像和尚會說的話喔?(笑)現在馬上開始,可以嗎?你和那個委 託人可以立刻前來嗎?」 「沒問題。我現在就去把他接來,給我兩小時,之後就可以會合了。」 「我知道了。那麼我去與對方討論時間,先掛了。」 「好的。拜託了。」 搞定事情的女人,伊賀野和美。 就這樣,我似乎成功地把難題交給別人了。 -- 我聯絡雪村。 我告訴他,我現在要去「他」的工作地點接他。 看來他似乎正在中野的工地現場工作。 開車過去的話,大概要三十分鐘吧。 我叫雪村也過去中野,掛斷了電話。 住持吃完了蕎麥麵,嘴巴還在一嚼一嚼地動著。 我把剩下的蕎麥麵一掃而空,對住持打了聲招呼,離開了寺廟。 下集待續。 -- (閒聊)這次的開頭讓我想起了《池袋西口公園》的小說。 石田衣良每次都用一句問句破題,然後開始描述社會問題。真島誠和笠根或許在喜歡助人 這點上很像? 不過在這裡,接下來的故事當然是圍繞著妖魔鬼怪囉。 謝謝各位的閱讀,明日同一時間第二集再見! -- https://unlin.tw/blog/category/translated-kowabana/ 這個字念恩林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5.165.204.1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60429173.A.4B6.html
shyuan0424: 推 期待下集 謝謝翻譯 06/13 20:36
uhavetorun: 先推 06/13 20:47
realnofish: 推!感謝翻譯! 06/13 20:53
ckw1010: 好期待!謝謝翻譯! 06/13 21:02
uhavetorun: 感謝翻譯! 06/13 21:14
snorlaxlin: 這什麼東西啦www www 06/13 21:20
cheeseup: 尼豪 06/13 21:21
s280w: 大推!超愛這個作者的文章 06/13 21:26
dean5622: 推 06/13 21:33
Toris: 感謝翻譯 06/13 21:43
anomic24: 推! 06/13 21:56
chopper511: 我以為勞動者都集中在新疆 06/13 21:59
pttouch: 新宿事件 06/13 22:09
Life413: 期待期待!! 06/13 22:16
eternal2500: 推 06/13 22:16
aho6204: 推 06/13 22:21
Felia: 推 感謝翻譯 06/13 22:25
ShizNat4272: 超棒的 感謝翻譯!!! 06/13 22:31
unserLicht: 期待!外國鬼好看 06/13 22:33
HTM: 期待!! 06/13 22:41
urisa: 尼豪!話說怎麼沒考慮用是非問句問問看XD 06/13 22:49
有道理
jycgaccac: 哦哦!未看先推! 06/13 22:50
yiayia0333: 哦哦哦好期待接下來的翻譯啊,也恭喜作者得獎! 06/13 23:05
temari3lily: 推!! 06/13 23:11
icebergvodka: 又可以開始期待了! 謝謝翻譯 06/13 23:30
Nyorozuka: 感謝翻譯!這次的文章好有趣 06/13 23:31
SvenLin: 蕎麥麵! 06/13 23:33
Snowyc: 推!我蠻期待作者寫出來的中文會是怎樣的 XDDD 06/13 23:39
ll1203455: 推 06/13 23:43
MinuteMan: 原來這次是格鬥系XD 06/13 23:45
武鬥派的!
yu800910: 推 06/13 23:58
chung74511: 這次變成笠跟是主角了XD 06/14 00:00
azowci: 感覺好有趣! 06/14 00:01
yu800910: 不過設定上父親幽靈是看得懂文字,表示他生前是有受過教 06/14 00:03
yu800910: 育,這樣的話,推測女兒幽靈生前應該也是有辦法上學讀書 06/14 00:03
yu800910: ,那麼女兒怎麼會連簡單的英文都不知道呢?(困惑) 06/14 00:03
zxcz1471: 原來是創作阿...那就輕鬆看... 06/14 00:14
sh9129: 推!能在看到這些主角真是太好了,伊賀野沒有掛掉哇~~ 06/14 00:17
Neko3121: 推 06/14 00:18
sh9129: 女兒還可能很小吧…… 06/14 00:18
cccict: 這告訴我們連死了都需要第二外語 06/14 00:24
adidas168: 推 06/14 00:24
dulex: 看到標題 腦裡浮現湯米李瓊斯 XDDDDD 06/14 00:28
stupider45: 先推 06/14 00:36
ththth: 我不看我不看,我要等到全部翻完才看 哈哈哈 06/14 00:48
stupider45: 夜行宇宙 06/14 00:53
yu800910: 不知道翻譯出來的是簡體字還是繁體字(笑) 06/14 00:55
我們就假裝有一種不分簡繁的中文吧,不能碰的議題O_Q
sea456123: 女兒大約5歲 06/14 01:06
minoru04: 哇 上吊小鎮要動畫化了嗎 06/14 01:06
lairx: 推 06/14 01:10
superchocola: 感謝翻譯 06/14 01:26
fatfinger2: 感覺很好看 06/14 01:45
les150: 期待+1 06/14 01:46
ice2: 期待期待 06/14 01:52
yiiitsen: 推推 06/14 02:04
icyqq: 期待~ 06/14 02:05
rialto: 好好看,喜歡笠根 06/14 02:26
ae2622: 期待 謝謝翻譯 06/14 02:29
ae2622: 恭喜原作者得獎~ 06/14 02:31
s1040670: 推推 超愛這系列 06/14 03:13
freakyvan922: 推 06/14 03:26
yangnana: 日本人除了尼豪,通常還會說小籠包、餃子之類的啊,完全 06/14 03:30
yangnana: 重點誤 XD 06/14 03:30
greywagtail: 還有麻婆豆腐 06/14 03:31
katrina87710: 推 這個作者出的都是精品啊啊 06/14 03:35
yiayia0333: 現在年輕人應該會說珍珠奶茶了www 06/14 04:46
昨天巴哈看到日本現在有各種珍珠料理,超傻眼XD
ss77889955: 難得日本怪談出現的這麼頻繁 推 06/14 04:55
kengi1112: 推 06/14 06:03
bostonred: 推 06/14 06:10
Thecp: 感謝翻譯 06/14 06:49
uuxgxrx: 謝謝翻譯 也恭喜原作者(雖然他看不到XD) 06/14 07:05
Naisa: 感謝翻譯 06/14 07:33
jane1020: 推推推!!!! 06/14 07:52
narrenschiff: 感謝翻譯~恭喜原原po 06/14 08:01
tw11509: 推~ 06/14 08:15
deedeedee: 推 06/14 08:30
abccat0520: 推推 06/14 08:33
n8042y: 推推推~ 06/14 09:00
QCLE: 推 06/14 09:14
SherryHungC: 推推,恭喜原作得獎!! 06/14 09:19
ikea21: 感謝翻譯~ 06/14 09:24
superbia: 恭喜原作者!謝謝翻譯! 06/14 09:24
Janeko: 推 06/14 09:39
giles222449: 感覺這個作者好像喜歡用鬼怪包裝社會議題,很像先進 06/14 09:55
giles222449: 的古代鬼話。 06/14 09:55
z0779: 好期待喔~~~感謝翻譯~~~推推推 06/14 10:00
angelicmiss: 推~ 06/14 10:01
ponponpon: 期待!!恭喜作者的上吊鎮得獎 06/14 10:04
ponponpon: 感謝翻譯辛苦了 06/14 10:04
sophia6607: 推 06/14 10:39
t20317: 推 06/14 11:11
gtammy: 好看 06/14 11:12
cosmog: 喔喔 新篇^^ 06/14 11:33
ctcfb: 感謝翻譯 06/14 11:34
emay1115: 感謝翻譯~恭喜原作得獎,說不定以後會像東野圭吾一樣出 06/14 11:43
emay1115: 系列作品 06/14 11:43
rapnose: 感謝大大翻譯。 06/14 11:45
rapnose: 話說,這主題讓我想到《預告犯》電影版。滿令人難過的。 06/14 11:47
PeaceOuttt: 恭喜作者 推推 06/14 11:51
Veronica0802: 推翻譯 06/14 11:55
rapnose: 然後「親鸞聖人」這詞真有趣。 06/14 12:04
jingyi620: 推!! 06/14 12:16
drwei: 恭喜得獎 06/14 12:20
hoij79627: 感謝翻譯!期待下一集 06/14 12:26
anny1031: 推 06/14 12:35
alasdair: 推 06/14 12:47
adminc: 推 06/14 12:50
moonshine59: 推 06/14 12:53
prankjc: 期待。好適合畫成漫畫或拍成影劇 06/14 12:54
clover28: 謝謝翻譯 06/14 12:58
nickhoult55: 爆 06/14 12:59
Hua0722: 先推再看 06/14 13:34
clllaire: 謝謝翻譯,期待下集 06/14 13:36
lin1314x: 推 06/14 14:13
eulb03: 我要等多出一點再看xd 先推! 06/14 14:32
mg810227: 看到恩林先推再說 06/14 14:41
hsuan7587: 期待明天 謝謝翻譯推 06/14 14:50
rouey723623: 先推再看,上次的後勁很強 06/14 14:55
fattygirl: 推 06/14 15:19
pearMA: 喜歡笠根<3 06/14 15:24
jeff666: 恭喜得獎阿] 06/14 15:27
ninoruri: 推 06/14 15:29
elisachia: 感謝翻譯,恭喜夜行列車老師! 06/14 15:33
naya7415963: 可以讓那個受害者復述鬼父的話再翻譯啊 06/14 17:30
orangeplay: 推好期待!還有恭喜原作者! 06/14 17:47
l4hjpxup6: 謝謝翻譯 06/14 18:11
owo0204: 先推 06/14 18:58
yuanhow: 笠根系列 06/14 19:48
sosoeyes: 推 06/14 20:00
※ 編輯: unlin (115.165.204.15 臺灣), 06/14/2019 20:47:57
spooky221: 恭喜原作者得獎啦!這系列感覺也很有吸引力~ 06/14 20:49
domo2331: 推 06/14 20:51
cheeseup: 推 06/14 22:17
huhhuh: 推 翻譯很通順 ! 06/14 22:41
BLboss5566: ,推 06/14 23:21
dartjoy5872: 推 06/15 00:24
camelliaking: 推 06/15 01:24
onicusa: 感謝翻譯~~也好替原作者開心喔!! 06/15 01:58
hawaiigecko: 推 06/15 02:39
captainmm: 知人>>認識的人 好像比較順? 06/15 04:32
captainmm: 恭喜原作者 06/15 04:38
c9404bubu: 推推好看! 06/15 07:57
raura: 珍珠奶茶在日本叫タピオカ,他們還是不會講珍奶的中文XD 06/15 10:01
n8042y: 推 恭喜原作者 06/15 10:26
alanhwung: 推 06/15 14:04
starttear: 謝翻譯 06/15 14:32
LoVeDIE7: 謝謝翻譯也恭喜作者~不過看到文中對於中國靈能者的概念 06/15 17:07
LoVeDIE7: 居然是 "可以跟殭屍戰鬥的人" !!!>w<..超可愛 06/15 17:08
argus0606: 推 06/15 17:27
putryyy: 我也很愛池袋西口公園系列!! 06/15 17:29
mrjj123: 看成外星人,先推 06/15 17:38
Whitelighter: 彌 06/15 19:33
Whitelighter: 打錯字.. 推推! 06/15 19:33
ironhihihi: 覺得這次的第一集沒有很吸引人呢...比起前面幾篇 06/15 22:32
ironhihihi: 沒有不好看,不過進展感覺缺乏精細設計 有點可惜 06/15 22:33
cornerneko: 哇...準大賞就這樣了,不知道大賞是什麼(不過應該是 06/15 23:45
cornerneko: 原po翻得太好了XD 06/15 23:45
darbyjoun: 推,恭喜 06/16 02:29
ALLPOST: 好喜歡這個作者的文章!感謝分享! 06/16 09:09
LDY97: 推 06/16 14:10
xxxatyt: 推 感謝翻譯 也恭喜作者唷 06/17 02:14
admission78: 謝謝翻譯 06/17 02:27
man20323: 推 06/17 08:10
light4855: 恭喜原作! 06/17 09:40
iam1vol: 期待下集 06/17 09:44
wjp: 還有惡質仲介介紹東南亞勞工用觀光簽證去日本打黑工,用各種 06/17 12:11
wjp: 理由說前3個月還多久不支薪,等期限快到的時候,警察就出現了 06/17 12:12
wjp: 等於花了仲介費去做幾個月白工,到最後還被遣返 06/17 12:14
KARENPP: 恭喜原作者,也謝謝您的翻譯 06/17 21:43
emcy: 好看! 06/18 11:22
xiou: 外語果然很重要啊XD 06/19 07:32
jerry3jj: 先推再看 06/20 16:24
osaka3388: 推 06/21 00:56
sinper0205: 推 06/22 10:53
tmnozjdcl: 恭喜原作者得獎~ 06/22 15:10
hoymalvida: 推!! 06/25 17:26
s870196: 推,恭喜原作者獲得準大賞 06/26 00:07
qazzaq42: 推 06/26 12:28
hank6797: 推 06/29 23:51
pal1231: 實至名歸 作者真的很有料 07/05 14:36
metalbone: 推 07/06 11:58
ibahan: 推 09/12 15:23
EuniceYu: 現在除靈也要有語言技能XD 09/18 02:17
CreamCat4967: 用翻譯app和鬼溝通wwwww 11/28 14:44
beastwolf: 推 12/31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