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網址:https://yakou-ressha.com/foreign-worker03/      https://yakou-ressha.com/foreign-worker04/ 原文標題:外国人労働者03      外国人労働者04 -- 外國人勞動者03 -- 我在中野的工地接了「他」還有雪村,前往伊賀野指定的地方。 與對方見面的地點是橫濱某家飯店的一間客房。 那是一家距離中華街有些距離,收費普通的飯店。 雖然不至於到廉價飯店的程度,但即使講得比較恭維,也不能說是一家豪華的飯店。 「…………」 記得伊賀野說,對方是一位很有名的靈能者。或許他不怎麼有錢吧。 我的腦中不禁浮現了對方在中華街圍著圓桌坐下的模樣。總覺得和我想像的不太一樣啊。 -- 「…………」 想這些事情也沒用。我們直接走過櫃檯,進入了電梯。 七樓。 在七樓最裡面的710號房就是指定的房間了。 我吸了一口氣,按下門鈴。 接下來,會出現鬼怪,還是出現邪物呢? 又或者是會出現佛祖的救贖呢? 門鎖發出「咔洽」的聲音,從裡面被人打開了。 接著,門緩緩地開了。 我改變站的位置,讓自己不要被門給擋住。 從裡面探出頭來的人是伊賀野。 -- 「你好。你們還真快啊。」 「嗯,是啊,託路上沒什麼車子的福。」 「好久不見了。你看起來很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是啊。伊賀野,妳的氣色看起來也很好呢。」 難以想像兩年前的她曾命在旦夕,在我眼前的伊賀野看起來充滿了朝氣。 「請進吧。對方似乎還沒有到。我和介紹人一起來到了這裡,但是那個人也一邊講著電話 ,一邊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 當我們正在閒聊的時候,門鈴響了。不等我們回應,對方直接開了門,一個身穿西裝的男 人走了進來。 他就是那位中國靈能者嗎? 又或是伊賀野的朋友呢? 我瞥了伊賀野的臉一眼,她一副驚訝的表情。 由此判斷,進來的人應該就是那位中國靈能者了吧。 男人以矯健的身手進到房間裡,向著我們低下頭。 「你們好。我的名字是皓宇玄。我遵循老師的指示,為了幫助你們而到這裡來了。請多多 指教。」 他帶著外國人的獨特腔調,流暢地說了一連串的日語。 有這種程度的話,口譯就不成問題了吧。 「那個,我聽說是郭老師要來,難道不是嗎?」 伊賀野問道。 「沒有錯。但老師稍微有點事,現在正身在其他地方,因此我代替他前來了。若只需要口 譯的話,我可以免費幫忙。如果需要用到術的話,就得收錢了。」 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只要口譯的話,他可以免費幫忙,是嗎? 另外,「術」嗎。真令人在意啊。 他們果然就像是某種與殭屍戰鬥的能力者嗎? 「妳是伊賀野女士對吧?」 「對。」伊賀野點點頭。 「介紹我們認識的吉富先生現在正在幫老師的忙,但他只不過是代替我擔任老師的司機而 已!哈哈哈哈哈!」 皓先生相當開朗,十分多話。 配上那一身的西裝,與其說是靈能者,他看起來還更像是一位中國生意人。 「那麼,被纏上的是哪一位呢?」 「啊,是這位。我們是照顧他的人。」 「施術的是哪一位呢?」 術。 除靈與其說是術,不如說是儀式。或許在他的認知中,這些都被稱為「術」吧。 「是我。我是個和尚。」 「和尚………啊,是佛教的和尚對吧!我知道了。那麼,我來幫你的忙!」 「喔喔,那麼,接下來就拜託你了。」 「好!」 皓先生笑咪咪的,似乎很愉快。 雖然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信任對方,但不信任他的話就無從著手了。 那個父親看到口譯是中國人的話,也會比較安心吧。 「那麼,要在哪裡進行?在這裡沒問題嗎?」 我試著這麼問道。 可能的話,我想在自己的寺裡進行,但現在那裡有住持在。 「可以的。這是老師借用的房間,裡頭張著結界,就算靈作亂也不會造成損壞。」 就這樣,在這個房間中,我們再度進行了「他」的除靈。 -- 「…………」 我原本打算全部交給對方處理,因此沒有帶正式服裝來。 我穿著私服,進行除靈的準備。 我讓「他」坐在還算寬敞的客廳正中心,打開窗戶,並把門也稍微打開了。 這是為了讓親子的靈比較容易進來。 我正坐在他的面前,唸起經來。 如果在旁邊看的人是雪村也就算了,但因為伊賀野和皓先生也在,我比平時還要緊張。 伊賀野靜靜地,皓先生則很愉快似地注視著除靈的開始。 突然,室內的溫度降低了。 風也停了。 接著,我察覺到玄關的方向出現了氣息。 「來了。」 皓先生這麼說。伊賀野也繃緊神經。 我持續唸著經。 親子的靈比起上次還要謹慎地環顧著四周,緩緩進到了房間裡。 他們在等我唸完經。 誦完經之後,我抬起頭。這時,與昨天相同,親子的靈正低頭看著我。 「哎呀,你好……尼豪。」 我露出微笑,對他們這麼說。 我來回看著父親和女孩子。果然,女孩子正在說著什麼。 我帶著笑容點點頭,接著對皓先生說話。 「女孩子好像正在說著些什麼,你聽得見嗎?」 「不,我什麼都沒有聽到。」 皓先生鎮靜地回答。 看來女孩子只是在動著嘴巴而已,並沒有發出聲音。 「皓先生,你可以過來這邊嗎?」 我對他這麼說之後,皓先生就像一陣風一般輕巧地站到了我的旁邊。 「這兩位就是親子的鬼魂。父親這邊似乎是可以溝通的,你能幫我問問看他想說什麼嗎? 」 「好的。」 皓先生這麼說完,以中文對父親的靈說話了。 -- 父親的靈帶著失落的表情回答。 面對皓先生的提問,父親的回應十分簡短。 來回問答一陣子之後,皓先生轉回我的方向。 「看起來這對親子是被『他們』給殺害了。他說,為了報仇雪恨,他要狠狠地折磨並殺害 『他』。」 喔喔。 劇情真是急轉直下啊。 不,或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嗎? 「咦?……那個……你可以再說一次嗎?可以的話,也告訴我他到底說了些什麼吧?」 「好的。」 皓先生點點頭,娓娓道來。 「首先,我做了自我介紹,告訴他我是為了他來擔任口譯的。接著,我問他為什麼要糾纏 著他。他說,他們被他給殺害了,會來殺他也是當然的。然後我請他稍微等一下。再來就 是向你說明了。」 「…………」 嗯——。 他、他、他、他……。 不處理一下這個人稱代名詞的話,聽了好混亂啊。 「原來如此。那麼,皓先生,我想要先掌握彼此的稱呼方式。我是笠根,你是皓先生,父 親和女孩子……不知道的話應該也還好,還有被纏上的他。可以幫我問問每個人的姓名嗎 ?」 就這樣,得知的姓名如下。 笠根……我。 皓先生……口譯負責人。 洪先生……父親的靈。 李先生……被纏上的「他」。 -- 在那之後,在皓先生與洪先生的問答持續的期間,李先生的表情一會僵硬、一會恐慌、一 會又憤恨不平,活像是在演京劇的變臉一樣。 皓先生將洪先生的故事翻譯給我聽。事情是這個樣子的。 「首先,洪家父女是被李先生以及他的同夥殺害的。李先生在中國參加暴力團體的生意, 他們威脅洪先生賣掉他的房子。」 我望向李先生,他正很難堪似地低頭看著地上。 看來,事情果真是如此。 「洪先生的太太被他們給擄走,洪先生前去救援的時候,太太已經被殺害了。他回到家的 時候,女兒被綁住了。當他正要解開女兒身上的繩子時,房子被人縱火。洪先生和他的女 兒就這樣死去了。」 皓先生側眼看著李先生,繼續說。 我因為那道目光帶著的寒氣而感到背脊發涼。 父女的靈一動也不動。 「要我說的話,我認為沒有必要幫助李先生。」 皓先生說。 「要是洪先生在剛才的對話中說了任何假話,李先生只要出言否認就好了。而他什麼都沒 有說,這就代表洪先生並沒有說謊。」 確實如此。 「說得明白一點,就是那個……日語要怎麼講……啊,對了!……人渣!我認為沒有必要 幫助他。」 原來如此。 竟然是這麼一回事嗎? -- 我「嗯」了一聲,裝作在思考的樣子,將皓先生所說的話給暫時保留。 皓先生沒有繼續發言。 我看向雪村。 他正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茫然地看著我們。 「你聽到了吧,雪村。這是他自作自受,沒有必要硬是跟他扯上關係。你還有收手這個選 項喔。」 雪村看了我之後,望向他,考慮了起來。 「說得也是……該怎麼辦……該怎麼辦啊?」 「總之,先去和你的前輩商量看看如何?就跟前輩說,這是他自作自受,我們覺得沒有必 要幫他,纏上他的鬼怪還是超麻煩的武鬥派,因為自己沒辦法處理,一定要借助專家的力 量,但這麼做的話就得付錢,又因為是國際級的契約,連要付多少錢都不知道。」 我對他道出現況。 「說得也是……我知道了……」 這麼說完,雪村拿起手機,開始撥號。 -- 這時,李先生大喊了一聲,跪在洪家父女的面前。 他雙手合十,一邊說著什麼,一邊上上下下地磕著頭。 洪先生抓起跪著的李先生的胸襟,將他拉了起來,掐著他的脖子,大聲地對他怒罵。 雖然我聽不懂對話的內容,但也大概能夠想像他在說些什麼。 「他們在說什麼?」 我姑且向皓先生問道。 「請原諒我,我也是被人騙了,我被夥伴指使,不得不那麼做。大概是這樣。」 我想也是啊。 我「呼」地嘆了一口氣,望著他們的身影。 洪先生把李先生摔了出去,並用腳踩著趴在地上的李先生的背。 「看起來好痛啊。」 我不禁說。 「對啊。」 皓先生說。 「雖說他是個壞人,但看到某人在自己的面前被人給折磨,還是會想阻止對方呢。」 「對啊。但洪先生是個很強的靈喔。能讓人這麼清楚地看見身影的靈,在中國也非常少見 。」 「是這樣嗎?」 「是的。不管在日本還是中國,靈的本質都相去不遠。是這樣沒錯吧?」 「嗯,說的也是呢。」 我們這麼聊著的同時,洪先生也仍然在對李先生施暴。 他是想打到對方掛掉為止嗎? 「…………」 他大概真的會打到李先生掛掉。 這該怎麼辦才好呢? -- 「笠根。」 到剛才為止都保持沈默的伊賀野對我說。 我和皓先生倆人一起轉向伊賀野那邊。 「你打算怎麼做?真的要拋下他嗎?」 嗯……。 「這該怎麼辦才好呢。作為一個僧侶,如果李先生能夠洗心革面的話,我是想為他做點什 麼啦。」 「這樣的話,就得先幫他出皓先生他們的委託費用了喔?」 「嗯,大概就是那樣吧。既然語言不通,就算是交給妳用強硬手段處理,確實也會變得相 當危險,對吧?」 「對啊。就算是我來處理,也還是需要皓先生的口譯。到頭來,直接拜託皓先生他們還比 較快吧。」 「剩下的就是皓先生心中願不願意度他這一劫的問題了嗎?」 我這麼說完,將目光移到皓先生的身上。 他的出價金額將會對今後的發展有著重大的影響吧。 「我嗎?要問我的話,我會見死不救喔!」 皓先生帶著微笑,明確地說。 「如果是作為工作上的委託的話,我得先和老師商量一下才行。你們決定要怎麼做?」 看來他似乎不想以個人名義簡簡單單就接下這件工作。 完全是生意人的態度啊。 雖然還不到以前遇過的嘉納康明那種守財奴的感覺,但他那種「要做的話就要好好收到酬 勞」的態度十分明白。 -- 洪先生不知是不是打過一輪氣消了,和女孩子一起消失了。 我上前確認倒在地上的李先生。 總之,他似乎是沒有大礙的樣子。 「……」 我嘆了一口氣。 雖然他很可憐,但只要想到這就是殺人的後果,我就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我突然想起剛剛的事情,對雪村發話。 「雪村,你的前輩怎麼說?」 「啊,那個,他說如果是十萬日圓左右的話,還出得起。」 「哈哈哈哈哈哈!那種價錢,連和老師講通電話都不夠呢。」 皓先生伸出食指搖了搖,回答道。 「說得也是呢。那麼,我也出十萬吧。和尚的薪水就這麼一點,這樣的話,能不能做些什 麼呢?」 「笠根先生,你真是個好人啊。但你為什麼要為李先生做到這種地步呢?」 皓先生很感興趣似地盯著我的臉看。 「因為我是個和尚吧。不過就是對於『見死不救』有所抵抗而已。」 「原來如此。那麼,伊賀野女士要出多少呢?」 「咦?我也要出?」 突然被問到的伊賀野看起來嚇了一跳。 「笠根先生出十萬日圓。伊賀野女士呢?」 「咦——那麼……我也……出十萬吧。」 我的天啊。 這下竟然把伊賀野也給拖下水了。 「伊賀野,這樣沒關係嗎?」 我慌慌忙忙地問伊賀野。 伊賀野似乎很不滿似地噘起嘴來。 「當然有關係啊?但不知不覺就答應了。突然被人這麼問,嚇了一跳。」 「真的很對不起。我之後會還妳的。」 「不用了。介紹皓先生給你的也是我啊。笠根,你做人也太好了吧?」 她語帶諷刺,直盯著我瞧。 「哎呀,這下可真是羞於見人了。」 「錢包的拉鍊關不緊的男人,可是沒有信用的喔?」 「妳說的是啊……哈哈……」 「那就這樣決定了!笠根先生和伊賀野女士都是好人!我打個電話給老師,請稍等一下。 」 皓先生樂不可支地打起了電話。 他講了一陣子電話,接著轉回我們這邊。 「老師說沒有問題。在老師到場之前,就由我來對付洪先生。」 -- 外國人勞動者04 -- 「老師說沒有問題。在老師到場之前,就由我來對付洪先生。」 對付洪先生,是什麼意思呢? 皓先生就這樣穿著西裝,盤腿坐在地上,打開他從衣櫃中取出的公事箱,從裡面拿出了某 些東西,排列在他的前方。 他鋪開一匹帶有華麗刺繡的布,在那上面排好了符咒、道士鈴、線香、附蓋子的香爐、像 是木雕的東西,還有其他一些我不太知道的東西,並在胸前雙手合十。 他為線香點上火,並將火甩滅。從線香上頭飄起了一縷輕煙。 他用雙手拿著那支香,低聲唸起像是經文的東西。 一陣子之後,突然,房間中出現了氣息。 是洪家父女。 洪先生帶著憮然的表情,低頭看著皓先生。 女孩子的表情沒有變化。 皓先生打開香爐的蓋子,裡頭的灰裝滿了一半。 他將雙手拿著的香插進香爐,立了起來。 「鈴」地,他搖響道士鈴,再度唸起經。 如此花了一點時間之後,皓先生總算抬起頭來,看向洪先生。 「○○,○△△○○□」 皓先生對洪先生說。 他的神情安穩,話聲中也帶著訓示般的語調。 「□□!?」 相反地,洪先生像是突然打開了憤怒的開關一樣,以強硬的語調回應。 皓先生究竟對他說了什麼呢? 是說了「我們實在無法放過你,要把你們驅除了」之類的話嗎? 洪先生抓住皓先生的胸襟,將他舉了起來。 皓先生的臉在一瞬之間痛苦似地扭曲,接著在洪先生的臉前,搖響了他右手拿著的道士鈴 。 洪先生詫異地看著道士鈴。 「鈴」地,鈴聲再度傳來。 皓先生左手握拳,伸出食指和中指,結了一個印,在洪先生的眼前做出了寫著某個字一般 的動作。 接著他低語了些什麼。 這時,洪先生像是脫力一般,放開了他的手。 洪先生帶著驚訝的表情,來回看著皓先生和自己的手。 皓先生站定,手中結印,誦起了像是經文的東西。 洪先生也帶著警戒,盯著皓先生看。 「真有趣呢。那個,大概是在空中寫梵字之類的。」 伊賀野站到我身邊,輕聲說。 伊賀野為了不錯過儀式,目光沒有離開過皓先生他們,擠出只有我聽得見的聲音,說了她 的見解。 我也用同樣的方式回答。 「確實。雖然似乎無法像電影裡面那樣一口氣解決,但似乎很有效果。和我們的除靈方式 非常不同呢。」 皓先生從鋪在地面的布上拿起符咒,貼在洪先生的胸前。 光是這樣,就讓洪先生脫力般地倒下了。 皓先生撿起在洪先生倒下時脫落的符咒,這次將它貼到了洪先生的額前。 「□□△!○○△○□□!!」 洪先生叫喊著些什麼。 他似乎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女孩子在洪先生的身旁,像是在責備皓先生一樣抬起頭來。 她在抗議他對洪先生的攻擊。 皓先生毫不理會對方,唸著經文。 突然,誦經中斷了。皓先生對我發話。 「笠根先生,不好意思,可以幫我拿把椅子來嗎?我要維持這樣,撐到老師來為止。」 什麼,竟然已經結束了嗎? 「啊,好的,請稍等一下。」 我這麼說完,拿起靠在牆邊、附有靠背的椅子,放到皓先生的後面。 皓先生一邊誦經,一邊坐了下來。 「呼——!呼——!呼——!!」 洪先生上氣不接下氣,划動手腳掙扎著。 雖然不知道現在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正在試著掙脫皓先生對他所下,彷彿束縛一樣的東 西。 皓先生「鈴」地搖響道士鈴,繼續唸經。 他以經文、符咒和道士鈴,困住了洪先生。 雖然我很在意接下來要怎麼處理,但既然他說要維持現況、等待老師,那麼事態應該暫時 不會有什麼改變吧。 「哎呀,真是精彩啊。雪村,你可以去幫忙買茶回來嗎?皓先生,烏龍茶可以嗎?」 皓先生一邊誦經,一邊點點頭。 雪村俐落地離開了房間。 李先生則是因為洪先生的猛毆而昏了過去,躺在床上。 他大概一時之間還醒不過來吧。 「嗚嗚——!!嗚嗚嗚——!!!」 洪先生掙扎的樣子有些恐怖,但總之現在就只能等了。 我這麼想著的時候,「那個」出現了。 「笠根!」 伊賀野突然大叫。 我轉向伊賀野的方向。在我的面前,站著一個女人。 「嗚哇!」 我很沒用地發出一聲慘叫,往後退了一步。 一點前兆都沒有,任誰都沒有注意到,出現在房間中的,是一個女人的靈。 而一目瞭然的是,她絕對不可能是人類。 她的臉和身體上到處都是毆打造成的黑濁色腫脹,身上穿著一襲破破爛爛的深藍色連衣裙 。她的頭髮如野草一般雜亂,彷彿被人用剪刀亂剪過似的,長度也亂七八糟。 而最可怕的是,一條血紅的橫線直直劃過她的喉頭,鮮血正從那裡汨汨流出。 雖然她空虛的眼神望向前方,但卻沒有在看著我。 她的頭前後左右地微微亂動著,從口中發出「啊……啊……」的聲音,分不清是話聲還是 呼吸。 不對勁。 在那裡的是完全感受不到人類的理性,看起來已經陷入瘋狂的女性的靈。 皓先生以驚訝的目光看向女人。 「嗚喔喔喔喔喔!!!!」 洪先生咆哮,同時使盡全力,站了起來。 女人的靈沒有動作。 她就只是亂動著頭,發出「啊……啊……」的聲音。 皓先生站起來,左手再度結印,面向洪先生。 「△△!」 洪先生雙手伸向前方,大叫著些什麼。 看起來他是在說「等等」的樣子。 接著,洪先生看著女人的靈,說話了。 那是一點也不像洪先生,充滿了痛苦,彷彿正在哀求一般的語調。 「○○□……□○□□……」 接著洪先生搖搖頭,抱起在他身旁的女孩子,身影搖搖晃晃地消失了。 「△△!」 皓先生大叫。 他恐怕是在對洪先生說「等等」吧。 明白洪先生已經不知去向後,皓先生再度站穩腳步,面向女人的靈。 他將左手的印朝向女人的靈,再度做出了書寫梵字的動作。 女人的靈沒有動作。 皓先生「鈴」地搖響道士鈴,誦經。 房間中充滿了鈴聲與女人的靈所發出的聲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的景象十分不對勁。 若只看穿著西裝、誦著經的皓先生,這個畫面十分的滑稽。然而,與他面對面的女人的靈 的詭異程度,使得西裝和誦經的反差完全不值一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人的靈沒有動作。 她就只是站著,配合著「啊」的聲音,微微地搖著頭。 從她的喉頭湧出的鮮血,正在地上聚成一灘血泊。 「欸,那個傢伙,很不妙喔?」 走到我旁邊的伊賀野說。 「洪先生肯定不是因為皓先生才逃跑的,而是這個女人。她已經徹底瘋了。那種狀態是我 已知範圍內最難處理的。」 瘋了。 無論是對話或是除靈都不可能。 也就是說,只能硬逼對方成佛,或是消滅對方了嗎? 皓先生處理得來嗎? 皓先生一邊誦經,一邊偶爾搖響道士鈴,左手上結印,在空中書寫梵字。 這個情況持續了幾分鐘,嗎?又或是只有幾十秒呢? 當我被這異常的景象給奪去目光的時候,突然,女人的靈向前踏出了一步。 那是緩慢的,步幅很大的一步。 這一步並非向著皓先生,而是向著躺在床上的李先生走去。 一步接著一步,女人的靈搖搖晃晃地走近床邊。 皓先生面向女人的靈,一邊誦經,一邊隨著她移動。 這個房間並沒有那麼寬敞。 只要再走幾步,女人的靈就會抵達床邊了吧。 女人打算對李先生做什麼呢? 我隱隱約約能夠想像得到。 從之前的談話內容來判斷,那個女人的靈大概就是最先被殺害的洪太太吧。 她被李先生等人綁架,遭受嚴刑拷打,直到變成了那副模樣,最後還被殺害了。 她成了一個就連洪先生那種十分健壯、以怨靈來說相當冷靜的人,都大概是因為害怕而逃 跑了的怨靈。 存在於此處的她,究竟懷抱著多少怨念呢? 真的能夠將她驅除或是消滅她嗎? 女人的靈一點都不在意誦著經的皓先生,朝李先生走去。 接著,她終於抵達了床邊。 女人的靈不斷發出「啊…啊…」的聲音,搖著頭。接著,她的頭像是要垂直折斷一般,窺 探著李先生。 「…嗚嗚嗚嗚嗚…!…嗯嗯嗚嗚嗚…!!」 睡夢中的李先生發出了苦悶的呻吟聲。 他的身體大力地跳了一下,很痛苦似地扭曲身子。 他大力地咳嗽,每咳一下,就從口中溢出鮮血。 「□□!」 皓先生將符咒往女人的靈的背上貼去。 「笨蛋!不行啊!」 伊賀野大叫。 女人的靈緩緩回頭,轉過身來,面對皓先生。 當女人的靈看到皓先生的瞬間,與方才的情況相反,皓先生全身脫力,倒了下去。 不知是不是失去了意識,皓先生動也不動地趴在地上。 「竟然隨隨便便就去碰那種東西……!」 伊賀野有點不屑似地低語,同時從包包中拿出念珠。 「笠根,你也一起來!你會背不動明王的真言吧?」 「會!隨時都可以開始。」 我也拿出收在胸前口袋裡頭的念珠。 我們倆人同時併排正坐,雙手合十,唸起了不動明王的真言。 「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 我看向女人的靈。 女人的靈再度低頭,窺探著李先生。 李先生很痛苦似地扭動身子。 「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 我再度閉上眼,唸出真言。 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步田地,我們就只能持續誦念真言,直到脫離這個狀況為止了。 既然我們處理不來,那麼,除了拜託不動明王大人以外,別無他法了。 「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 已經聽不見李先生的呻吟了。 我想到他會不會是死了,便睜開眼睛,往李先生的方向看去。 這時,我發現女性的靈正在看著我們。 目光沒有對上。她只有頭轉了過來,用空虛的雙眼對著我們的方向。 那恐怕是話聲的「啊…啊…」聲也已經停止了。 女人的靈沈默地看著我們。 恐懼流過我的全身,背上寒毛直豎。 伊賀野似乎也注意到了,倒抽了一口氣。 「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 我更大聲地唸出真言,伊賀野也跟著我一起唸。 慘了慘了慘了。 「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 女人的靈緩緩地轉向我們的方向。 別過來別過來別過來別過來! 滾去其他地方啦! 「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南摩三滿多伐折羅赧悍!」 這個瞬間,「叮咚」地,房間的門鈴響了。 接著,過沒多久,門打了開來,雪村進到了房間裡。 我們被門鈴的聲音嚇到,不小心停下了真言。我們看了一眼雪村,接著同時像是想起什麼 似地,把目光轉回女人的靈那邊。 然而,在那裡,已經沒有什麼女人的靈的身影了。 下集待續。 -- 「那就這樣決定了!笠根先生和伊賀野女士都是好人!」 原來是唸作好人的好客戶呢!(X) 謝謝各位的閱讀。明天同一時間就是結局了! -- https://unlin.tw/blog/category/translated-kowabana/ 這個字念恩林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5.165.204.1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60515652.A.C83.html
zinazlan: 未看先推! 06/14 20:39
sophia6607: 先推再看 06/14 20:40
※ 編輯: unlin (115.165.204.15 臺灣), 06/14/2019 20:48:52
eyeclose: 敲碗敲碗敲碗!! 06/14 20:51
jr950608: 推推推!謝謝翻譯~~ 06/14 20:56
yabe5566: 先推 06/14 20:57
quackyo3o: 超級好看!謝謝翻譯 06/14 20:58
narrenschiff: 戰鬥力一個比一個強啊,我是在看jump嗎XDD 06/14 20:58
戰鬥力通膨啦!
Toris: 好期待 06/14 20:59
arnus: 推,很喜歡這個系列,也很喜歡翻譯的風格 06/14 21:04
bogooeiu: 會那樣折磨別人人的人,還害死整個家庭,根本不值得救 06/14 21:05
D85: 推 06/14 21:12
davidbus26: 啊啊啊好好看 06/14 21:14
jlo67: 果然是看著殭屍片來了解 06/14 21:15
crystal0329: 推 好精彩 06/14 21:16
jlo67: 果然是看著港片來了解中國驅鬼XD 06/14 21:16
嗯我也有感覺XD
ifangho: 推 06/14 21:17
monain76: 未看先推~ 06/14 21:17
Davil0130: 沒帶桃木劍啊!!! 06/14 21:21
drwei: 先推再看 06/14 21:36
yu800910: 像木雕的東西應該就是桃木劍了 06/14 21:39
z0779: 推推推~~ 06/14 21:41
mt0542281: 21推XD 06/14 21:42
aho6204: 推 06/14 21:42
spooky221: 好客戶二人組XD 06/14 21:43
qazwss811116: 推 06/14 21:48
stupider45: 浪費錢 06/14 21:53
rapnose: 推!感謝翻譯。 06/14 21:56
grassfeather: 推 06/14 21:56
getx105: 師父表示:我需要黑狗 06/14 21:58
ironhihihi: 先推翻譯 以後看XD 06/14 21:59
loveshih: 推 06/14 21:59
cheeseup: 這種救人的原因實在說不過去啊 06/14 22:04
y12544: 推 06/14 22:05
llamaduck: 無法理解救人的原因 06/14 22:14
sh9129: 好好看!更好奇中國師傅的除靈方式了! 06/14 22:20
t20317: 推 06/14 22:24
alliuen: 伊賀野莫名地就破財了XD 06/14 22:30
慘XD
v330293: 很精彩 感謝翻譯 06/14 22:32
cracknote: 感謝翻譯,好期待!!! 06/14 22:46
chiehdis: 謝謝翻譯!超好看! 06/14 22:47
serenayo: 唉這不應該介入吧應該讓李先生遭受報應 06/14 22:49
huhhuh: 推 ! 期待下集! 06/14 22:54
shyuan0424: 感謝翻譯 06/14 22:57
xs691827: 這種算因果報應吧,日本的和尚真好心呢 06/14 23:10
deedeedee: 怕~~~ 06/14 23:17
clair810326: 我原先還以為這對父女是上吊的小鎮裡面,那個五歲的 06/14 23:24
clair810326: 小女孩及總是在旁邊看著她的男人,結果不是 06/14 23:24
clair810326: 推原作者及翻譯,真的是精彩好文! 06/14 23:25
extrachaos: 幹嘛幫他呢.. 06/14 23:33
GoGoRoTM: 通靈武僧:跨國行動 !? 06/14 23:35
unserLicht: 如果發生在台灣的話師傅應該會直接說你這個沒救了然 06/14 23:35
unserLicht: 後就放給他死 06/14 23:35
不是李先生,你的情況我了解了,不用擔心(ry嗎
emay1115: 超精采!!期待結局 06/14 23:39
ice2: 小女孩搞不好是伏筆有特殊作用 06/14 23:40
sanderaee: 真希望不要救李先生,惡有惡報啊 06/14 23:41
BLboss5566: 好看 06/14 23:53
pgame3: 都被正成那樣報仇算天賦人權了吧,徒弟讓我想帶入秋生 06/14 23:56
yukitatsu: 雖然有些人說不要幫那個李先生 但是事實上受到幫助最大 06/14 23:58
yukitatsu: 的還是那家人可以早日解脫 06/14 23:58
zebradex: 會不會老師的原型就是林正英呢 期待 06/15 00:00
tim7847: 天啊要等到明天~~~~~~~今天要怎麼睡啦~~~~~~~~~~~ 06/15 00:10
hohedena: 先推!!好喜歡繼續看 06/15 00:10
Keyblade: 雪村終於派上用場了www 06/15 00:21
XDDDD
sukinoneko: 超渡洪先生這家人!!至於李先生,就讓他受著痛苦的活 06/15 00:25
sukinoneko: 下來,在永無止境的黑暗中辛勤工作到死為止 06/15 00:25
ae2622: 笠根和伊賀野人好好啊 06/15 00:31
dartjoy5872: 推 畫面感很強烈! 06/15 00:33
yanghala: 推推 覺得李先生真的不值得幫助 06/15 00:37
realnofish: 大推! 06/15 00:54
Nyorozuka: 感謝翻譯!!!!!好期待結局啊 06/15 00:56
hoij79627: 超好看 06/15 00:59
showganxi: 好刺激!期待下一篇 06/15 01:12
Hans14: 爛好人 06/15 01:12
cicq: 推 06/15 01:17
grace2001439: 幹嘛救他啊啊啊啊啊 06/15 01:21
knightcrow: 推個 講外國人的故事蠻有趣的 06/15 01:27
jgdelphine: 推 06/15 01:27
camelliaking: 推 06/15 01:32
Lienseesee: 斷的真好!期待續集! 06/15 01:42
greywagtail: 我以為皓先生伸出食指和中指是要比一個YA呢 06/15 01:48
minoru04: 一直把伊賀野看成伊井野 06/15 01:54
Gopod: 推推 06/15 02:14
onicusa: 雖然不能同情李先生,但是更希望李先生供出夥伴 06/15 02:16
onicusa: 然後洪家再去找夥伴報仇! 06/15 02:17
hawaiigecko: 推!滾去其他地方啦XD 06/15 02:38
yiiitsen: 推推 好有劇情張力 06/15 03:02
pinion0796: 推! 06/15 03:09
bitango0314: 推 感謝翻譯 06/15 03:16
Snowyc: 嘖嘖嘖,果然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啊。 06/15 03:44
dabodidabodi: 好可怕啊是說這就是之前被山神纏上的男主角嗎 06/15 04:19
captainmm: 推 原作者最近是不是看了港片啊?...... 06/15 04:51
captainmm: 樓上 這篇主角是山神篇裡 西東京方明寺的和尚 06/15 04:55
katrina87710: 老實說那種人渣真的不需要救 先謝翻譯了 06/15 05:26
jjjj1F: 推推!怎麼很熱血,有種動漫感 06/15 06:29
prankjc: 超好看 期待阿阿 06/15 07:06
Alittlemore: 推 06/15 07:21
c9404bubu: 超好看! 期待結局 06/15 07:57
c9404bubu: 原作者跟翻譯都辛苦了~ 06/15 07:57
dreamtogo: 為什麼壞人總能在受害者好不容易來報仇時,遇到好人救 06/15 07:59
dreamtogo: 呢?然後受害者都得收手或放下? 06/15 07:59
abc1392e: 推! 06/15 08:19
icebergvodka: 瘋子果然是最可怕的..不管是人還是鬼 06/15 08:25
drunk0102: 先推 06/15 08:55
goldencorn: 好可怕啊啊啊 06/15 09:12
myeternal: 好恐怖 06/15 09:23
SherryHungC: 推推 06/15 09:29
taichungbear: 下一集黑令旗會出現嗎? 06/15 09:40
adidas168: 嚇死了啦XD 那個女生靈@@ 06/15 09:41
animal1997: 推 06/15 09:52
ctcfb: 把伊賀野看成伊井野+1 > < 感謝翻譯 06/15 09:52
oy2106: 推 06/15 10:02
puring007: 推 06/15 10:08
orangeplay: 未看先推 06/15 10:10
jane1020: 精彩推!!!!!感謝翻譯~ 06/15 10:19
orangeplay: 超好看的期待明天 06/15 10:19
SherryHungC: 其實大魔王是小女孩 06/15 10:22
k2065k: 這作者太厲害了啦 06/15 11:13
teremy: 只有女兒能解媽媽的仇恨了吧 06/15 11:24
proger: 好好看啊,喜歡這個和尚當主角的系列 06/15 11:30
adminc: 推 06/15 13:49
abine: 中國有姓皓的嗎? 應該是郝吧? 06/15 15:06
argus0606: 推 06/15 17:31
henrychao: 推 06/15 18:57
BusyBee9939: 好緊張!心臟都快跳出來了!謝謝那麼棒的翻譯! 06/15 19:03
eirihyde: 好精彩啊!! 06/15 19:12
Whitelighter: 推 06/15 19:54
spooky221: 我咕過,中國人還真有這姓氏。XD(還以為日本人又亂取 06/15 20:22
spooky221: 中華感姓名,這次錯怪他了。XD) 06/15 20:23
嗯嗯,皓氏我也沒看過,但原作有寫出漢字就照他了 ※ 編輯: unlin (115.165.204.15 臺灣), 06/15/2019 20:43:41
apiou: 李先生真的活該 06/15 21:11
dabodidabodi: 謝謝captain大的說明 06/15 21:13
Michellemirs: 那畫面好恐怖的樣子 06/15 21:32
bugbook: 台灣應該就沒皓姓了。 06/15 22:55
miaone: 夭壽,我毛都豎起來了,好好看! 06/16 01:58
Janeko: 推 06/16 02:23
dmes07: 就算是犯罪者也不該輕易判定沒救而縱容他被毒手,這才是 06/16 10:17
dmes07: 佛性或說人性的最光輝之處吧。報仇不會帶來任何好處,只是 06/16 10:17
dmes07: 給自己添罪 06/16 10:17
MELOEX: 一人十萬那邊想到胡瓜XD 主委要不要加碼 06/17 03:25
xxxatyt: 推 精彩啊 感謝翻譯 06/17 08:09
man20323: 太好看啦~ 06/17 08:16
ninoruri: 推 06/19 03:17
ging1995: 李先生一直被害我笑了 06/19 17:01
ging1995: *被暴打 06/19 17:02
osaka3388: 推,謝謝翻譯 06/21 00:57
sinper0205: 推 06/22 11:03
pttdoris: 感謝翻譯,還是覺得被害靈好可憐…只因為是靈了,所以 06/24 11:30
pttdoris: 就該被處理嗎QQ 06/24 11:30
s870196: 推 06/26 07:06
qazzaq42: 推 06/26 12:40
lovejkv: 不值得救 06/27 07:45
terryroc: 超好看! 07/03 10:34
hank6797: 推 07/04 22:28
pal1231: 也太刺激啦 07/06 17:10
tomchun6: 皓先生的名字滿滿的中二味呀XD 09/03 05:29
abc28354: 唸真言那段超緊張 09/25 00:19
CreamCat4967: 好在意靈們到底說了些什麼 11/28 15:07
beastwolf: 推 01/01 2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