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網址:https://yakou-ressha.com/foreign-worker05/      https://yakou-ressha.com/foreign-worker06/      https://yakou-ressha.com/foreign-worker07/ 原文標題:外国人労働者05      外国人労働者06      外国人労働者07 -- 外國人勞動者05 -- 「我買茶來了……咦?」 雪村一臉搞不清楚狀況的樣子,環顧著房間內部。 在房間裡的是倒地不動的皓先生、吐血昏過去的李先生,還有併排正坐在一起,額頭上滿 是汗水的我和伊賀野。 「笠根先生?……現在是怎樣?」 雪村畏畏縮縮地問道。 我「呼」地鬆了大大的一口氣。 「哎呀,剛剛真是好險啊!雪村,你幫大忙了喔,謝謝。」 「咦?……蛤…嗯……咦?」 「剛剛出現了洪先生以外的鬼怪。要是你沒有按門鈴『叮咚』一聲的話就慘了。」 「真的假的?你的意思是說,我幹了什麼不妙的事情嗎?我被附身了嗎?」 「不,沒事的沒事的。因為鬼怪不喜歡被人給看到,當祂發現雪村要進來的時候,就逃跑 了喔。」 我這麼說完,站了起來。 剛剛已經先站起來的伊賀野正在用力地伸展著身子。 雖然只是短短數十秒的事情,但在極度的緊張之中誦經,可是會讓全身僵硬的啊。 我也是一樣。 明明就只是唸了幾十秒真言而已,身體卻宛若剛跑完馬拉松一般沈重。 感覺就像體力被徹底吸乾一樣。 多虧了真言,我們才能撐到雪村趕上的那個時間點也說不定呢。 我對不動明王大人獻上感激的念頭。 回去之後,好好向祂祈禱一番吧。 -- 我們上前確認李先生的狀況。 他並沒有因為血液逆流而窒息,脈搏正常,呼吸也很平穩,看來似乎沒有大礙。 皓先生則只是單純昏了過去而已。 雖然讓他躺在地上很不好意思,但我們把他翻正,讓他躺好。 這樣總比讓他和李先生並排在一起,躺在沾滿了血的床上好吧。 我走去檢查自己放在窗邊,設定為錄影狀態的手機。 錄影還在持續著。我確認了裡頭有錄到從皓先生的術開始直到現在的畫面。 我嘗試播放影片。 皓先生用術束縛住洪先生之後,女人的靈突然現身,洪先生就抱起女兒消失了。 在那之後,皓先生倒下,我和伊賀野唸起真言。最後,在雪村進來的同時,女人的靈消失 了。 「…………」 全部都有拍到。 就連洪家父女和女人的靈都清清楚楚地拍到了。 雖然每個人物偶爾都會在畫面上進進出出,有些情景也沒有完整拍到,但因為我把手機放 在能夠看到整個房間的地方,算是能夠清楚掌握施術的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雪村,你能幫我看一下這個嗎?」 我給雪村看了影片。 「嗚哇……這三小啊。真的是幽靈嗎?……嗚哇——嗚哇——……咦?這是我吧?我進來 以後女人就消失了嗎?真假?……好恐怖喔……」 看來雪村也能看得見的樣子。 即使他不能用肉眼看到洪先生等人的樣子,但透過影片就看得到嗎? 這是因為術的性質所致,又或是張在這個房間中的結界之類所產生的效果呢? 總而言之,我成功留下影像紀錄了。 要是把這個影片交給篠宮小姐那邊的相關人士,對方應該會出高價購買吧。但很可惜的, 現在不是該做這種事情的時候。 若是因為這個影片而讓那個怪物擴散到雜誌的讀者之間,那可就糟糕了啊。 -- 旁邊傳來了「嗡嗡嗡」的聲音。 我往那邊一看,伊賀野正好拿出了手機,貼在耳際。 「你好,我是伊賀野。嗯,吉富先生,你現在在哪裡?嗯,我知道你和老師在一起。嗯, 沒錯喔,老師的弟子皓先生倒下了。嗯,我想他沒事,但比起說是睡著,不如說是昏過去 了。嗯,嗯,我知道了。總之請盡快。好,那我掛了。」 她掛斷電話。 「是我朋友打來的。他說現在正和郭先生,啊,皓先生的老師,一起往這邊來。他們似乎 是因為無法與皓先生取得聯繫,就決定打給我了。」 「原來如此。那麼,他們知道狀況了嗎?」 「嗯——,我有告知他們皓先生倒下了就是。他們說馬上就到,請我們先等待一會。」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 等待嗎? 在不知道那個女人的靈究竟什麼時候還會再度出現的狀況下,留在這個地方有點恐怖。然 而逃跑也不能解決任何事情,只好忍耐了。 雖然雪村一副想回去的樣子,但現在就先請他和我們一起忍下去吧。 -- 結果,等到伊賀野的朋友和郭先生到達時,已經是超過一個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伊賀野的朋友是一位名為吉富的男性。他比我稍微年長了一些,給人一種普通上班族的印 象。 他也是個靈能者嗎? 跟在吉富的身後,一個身形矮小的人進到了房間之中。 郭先生是一位年齡差不多超過八十歲的老人。 這位矮小、微微發福的爺爺,踏著以他的年紀來說十分穩健的步伐,進到了房間裡面。 他身穿普通的牛仔褲與POLO衫,穿著十分隨性。 但再怎麼說,對方也是長輩。因此我決定稱他為郭老師。 郭老師直接走到皓先生身旁,蹲下身子,確認了他的狀態,「呼」地嘆了一口氣,又站了 起來。 接著,他「碰碰!」地緩緩拍手,大喊了一聲「△△!」。 這時,皓先生以同樣的音量大聲回答「○!」,爬了起來。 彷彿到剛才為止都還昏倒在地上是騙人的一樣,他一瞬間就站了起來,從躺在地上的狀態 變成了直立不動的姿勢。 喔喔,彷彿就像軍隊一樣啊。 皓先生對老師頻頻低頭,同時說著些什麼。 老師面帶微笑,一邊點點頭,一邊聽皓先生說話。 與皓先生不同,老師的態度十分冷靜溫和。 皓先生不斷對老師重複說著某件事。 那恐怕是在說明狀況,以及為自己辯解吧。 雖然我無法理解他們所說的語言,但透過現場的氛圍,我大概能夠想像得到。 當我看著皓先生與老師的對話時,伊賀野叫了我一聲。 我回頭一看,她和吉富一起,正往這邊走過來。 「啊,您好,初次見面,敝姓笠根。」 我率先問候道。 剛剛只不過是目光被老師給吸引了而已,我可沒有打算要無視吉富的意思喔。 為了不要對他太失禮,我率先低下頭向對方問候。 「這位是我的朋友吉富。他也是靈能者喔。」 伊賀野為我介紹道。 「我是吉富。初次見面。」 吉富也輕輕低頭問候。 「我從伊賀野那邊聽說過笠根先生的事情了。」 他這麼說道。 「咦?……啊,是說我明明是個和尚,卻膽小的要命,老是丟人現眼的事情嗎?」 我這麼說完,伊賀野「喂」了一聲。 「我可沒說那種事情啊。我只是把那個時候的事情作為寶貴的經驗與同行分享了而已。我 也向這位吉富詳細說過了。」 「原來如此。」 「嗯,關於那件事情,之後還想向您討教,不過現場的狀況還得先處理一下,沒錯吧?」 吉富換了一個話題,這麼說道。 「也是呢。郭……老師怎麼說?」 「唉,我也完全搞不清楚情況啊。雖然今天一整天都在當他的司機,但他只把目的地寫在 便條上交給我,我們之間完全沒有稱得上是對話的交流。郭老師的日文完全不行,我也一 點都不會說中文。我也有想過要不要用手機一邊翻譯一邊對話,但對初次見面的人這麼做 也有點奇怪啊。」 吉富有點慚愧地這麼說。 「當我要打電話給伊賀野的時候,他比手畫腳地表達了支持。那就是我們之間唯一的溝通 了。」 「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關於語言的問題,皓先生仍然是唯一的依靠嗎? 還好他醒過來了。 -- 我看向老師和皓先生。報告似乎還在持續著。 老師往這裡看了一眼,對皓先生低語了些什麼。 皓先生轉過來面對我們,露出笑容。 「那個……各位,讓你們擔心了!」 他這麼說完,朝我們一鞠躬。 「在這裡的這位是我的老師。郭鼬瓏老師。」 配合著這句話,老師雙手抱拳,對我們一鞠躬。 我們也向對方低頭致意。 「因為我剛剛失敗了,之後就由老師來對付洪家父女還有那個女人。」 皓先生即席口譯了老師在他耳邊低語的話。 「也請各位務必一起參加。這也是為了各位好。」 我當然是準備要參加的,但「為了我們好」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原本不是老師,應該是要由我來,而且不能再失敗的才對。但因為不知道那個女人是什 麼東西,老師說他要處理。」 也就是說,他要為弟子報仇嗎? 「那個,」我舉手。 「怎麼了嗎?笠根先生。」 皓先生回應道。 「我有在皓先生施……術的時候,拍下的影片,你們要看嗎?」 我一邊這麼說,一邊從口袋拿出了手機。 皓先生把我的話口譯給老師聽。 聽完,老師用力地緩緩點頭,因此我操作手機,播放影片。 從皓先生開始施術……進行儀式開始,直到女人的靈消失為止,眾人沈默地盯著手機的畫 面看。 我和伊賀野站在稍遠的地方,皓先生代替我拿著手機,將影片播給老師看。吉富則在皓先 生的後方,越過他的肩頭看向螢幕。 影片結束,老師對皓先生低語了些什麼。 皓先生很難堪似地不停對老師低頭。 他或許是被老師給稍微教訓了吧。 老師的表情沒有變化,仍然面帶微笑,因此我也不敢肯定。 「○○,□□□△,○○○△△△△」 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老師看著我們的方向,說了些什麼。 「老師說,你們的判斷沒有錯。」 皓先生為我們即席口譯了。 同時,老師繼續說著話。 「對付那種狀態下的靈,以神明的力量將祂趕走是正確的。這是因為已經沒辦法溫柔地引 導對方轉世了。」 和伊賀野說的一樣。 郭老師繼續說。 「老師說要將那個女人封印。」 哦? 佛教中,偶爾也會有這樣的案件。將無法驅邪的邪物給嚴密封印,並安置在寺廟的收藏庫 之中。 能看到中國式的封印之類的嗎? 今天還真是充滿了異國情調的儀式啊。 雖然有點可怕,不過我也興奮了起來。 「如果那個女人像剛才一樣出現了,就將祂封印。洪家父女則想辦法讓祂們轉世,就這麼 處理。」 「那個,」伊賀野說。 「我們就只是在旁邊看著,沒有關係嗎?有沒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看來,她也來勁了。 大概是對剛才的事感到心有不甘吧。 皓先生把伊賀野的意思翻譯給老師聽,再把老師的回答翻譯回來。 「雖然很感謝妳的提議,但無論洪家父女還是那個女人都不懂你們的語言。而你們也聽不 懂祂們說的話。所以,各位只要看著老師施術就可以了。你們的術和老師的術是不同的種 類。」 「……我知道了。」 伊賀野很老實地放棄了。 雖然我也懂她那種不甘心的感覺,但面對語言的高牆,我們實在是無能為力啊。 -- 就這樣,老師開始進行儀式的準備,僅僅數分鐘後,儀式就再度開始了。 和皓先生剛才做的一樣,老師在桌上鋪開的布上擺放道具,點燃線香,唸起像是經文的東 西。 洪家父女也真是辛苦啊。 光是今天就被叫出來好幾次了。 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看著老師的儀式。 過了一會,我察覺到房間裡出現了氣息。 是洪家父女。 我將目光轉往氣息的方向。洪家父女正手牽著手,站在入口附近。 洪先生的臉上帶著那副憤怒的表情。 與他面對李先生時的那種憤怒不同,他帶著顯然是對於被人打擾而感到不滿的表情看著我 們。 這是他們今天第三次被叫出來了。 會這麼想大概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 「○○,□○」 老師唸完經,面向洪家父女,溫柔地對他們發話。 洪家父女靜靜地站在老師的面前。 「□□△□,○○○△」 「□△△」 「○○○,△△□○」 「△□」 洪先生的回應一如往常的簡短。 問答持續了一段時間。 「△△△,□○○△」 「○○!△△□□□□○○,○○△□○△」 這時,洪先生開始說起了某些事情。 對於老師所說的話,洪先生的回應變長了,語調比起剛才也更加激動。 老師一邊用力點頭,一邊聽著洪先生的話。 「洪先生說,他在保護女兒不受那個女人所傷。」 皓先生不知何時到了我身邊,向我低語。 他似乎是在為我翻譯老師和洪先生之間的對話。 太感激了。 我和伊賀野、吉富一同把臉湊近皓先生的嘴邊,不想錯過他低聲的翻譯。 順帶一提,李先生還在睡夢之中,雪村則靠在牆邊,存在感跟空氣差不多。 「我不想讓女兒看到她瘋掉的母親。每當那個女人現身時,我就會帶著女兒逃跑。我對那 個女人有說不完的道歉。」 洪先生的過往逐漸清晰。 「為了平息那個女人的怨恨,除了虐殺李先生和他的同伴以外,別無他法。洪先生說,不 這麼做的話,他的妻子就無法成佛。老師說,就算做了那種事情,他的妻子也不會好起來 。」 「△△△□□!!」 傳來洪先生的怒號。 老師「鈴」地搖響了道士鈴,以安穩的眼神看著洪先生。 鈴聲蓋過了怒號帶來的緊張感,現場的氣氛隨之安靜了下來。 「洪先生無論如何都想幫上他的妻子,因為她會被人殺害,都得怪他。然而,女兒看到現 在的妻子就會嚇哭,狀態變得不安定。他已經無計可施了。」 不知從何時開始,皓先生的敘述中,「那個女人」一詞被「妻子」給取代了。 大概,在皓先生的心中也產生了對於洪太太的同情了吧。 老師和洪先生在那之後進行了漫長的問答。最後,洪先生抱著女兒,身影搖搖晃晃地消失 了。 皓先生說,老師接著要把洪太太的靈給叫出來,並將她封印。 雖然洪先生沒有完全同意,但他也對這樣的處理沒有意見的樣子。 他相信了老師所說,會花長時間為洪太太鎮魂,一定會供養她直到能夠轉世的時候,因此 就消失了。 老師繼續進行儀式。 他點上新的線香,將火甩滅。線香的一頭飄起一縷輕煙。 新的線香的味道不同。 看來老師現在使用的,似乎與剛才的線香種類不同。 接著,老師再度唸了一陣子的經文。 這時,沒有任何預兆,女人的靈突如其來地就站在了房間之中。 -- 外國人勞動者06 -- 「…………」 我不禁倒抽了一口氣。 儘管是第二次看了,但眼前的景象果然十分詭異。 在我眼前的是頸部到處是傷,鮮血從傷口中汨汨流出的女性的靈。 祂的頭前後左右地微微顫動,同時發出「啊…啊…」的聲音。 那聲音彷彿是「啊、多、達」三種發音的混合,是一種令人感到不快與恐懼的聲音。 那話聲?發音?之中並不存在感情或是意志,宛若爬蟲類或昆蟲發出的聲音一般。我可以 肯定地說,絕對無法與對方互相溝通。 老師停止誦經,望向女人的靈。 同時,女人的靈再次搖搖晃晃地朝李先生的方向走去。 老師沒有動作。 他一邊喃喃自語著什麼,一邊提筆往桌上的符咒寫了某些東西。 女人的靈低頭看向李先生。 「嗚……呃…呃……嗚嗚嗚……」 李先生很痛苦似地呻吟了起來。 老師還在繼續寫著某種東西。 不知經過了多久。數十秒嗎? 終於,李先生的狀況變得相當不妙,身體激烈地扭動。 這時老師總算站了起來。 他的手中拿著剛才的符咒。 老師繞到低頭看著李先生的女人背後,面對窗戶的方向,雙手捧著符咒,深深地鞠了三次 躬,接著以右手結印,做出向符咒寫上某種文字的動作。 再來,老師像剛才皓先生所做的一樣, 把符咒往女人的背部貼了上去。 李先生的呻吟停止了。 女人的靈緩緩轉向老師。 這麼一來,就和皓先生那時的情況一樣了。 雖然我這麼想,但面對女人的視線,老師沒有動作,與女人的靈互相面對彼此。 就這樣過了一陣子,沒有任何預兆,女人的靈再次「咻」地消失了。 老師回到桌子前坐下,手拿起道士鈴,「鈴」地搖響了它。 在那個瞬間,我感覺自己聽到了「碰」的一聲。 我朝聲音傳來的方向一看,女人的靈正倒臥在那裡。 祂很痛苦似地用指甲刮著地板,發出了「嘰嘎嘰嘎」的聲音。 我往祂的背上一看,只見剛才老師貼上的符咒已經變得焦黑了。 房間裡瀰漫著一股與線香的味道明顯不同的燒焦臭味。 在女人痛苦掙扎的時候,老師回到了桌子前,準備符咒。 我把目光從老師的身上轉回女人的靈那邊,結果她再度消失了。 老師站了起來。 這次,他的手中拿著三張符咒。 老師左手拿著符咒,以右手「鈴」地搖響了道士鈴。 這一次,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也許是沒有符咒貼在女人身上的緣故,現在沒辦法追蹤消失的她了。 -- 這時,窗子開始發出了「卡噠卡噠」的聲音。 聲音擴散到房間內部。我環顧四周,房間裡所有的東西全都在「卡噠卡噠」地震動著。 我感到一陣風吹來,下一個瞬間,傳來了「轟」的聲音,房間之中吹起了宛如颱風過境般 的暴風。 「…………!」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強風竟然幾乎要把我的身子給吹飛了。我低下身子,跨開步伐。 不知從何時開始,房間裡頭變得昏暗。身旁的伊賀野或皓先生還好,在較遠的老師和雪村 所在的地方,我只能看到兩人的輪廓和影子。 我看向窗外。外頭十分明亮。 就只有房間裡面是暗的。 或許說是有某種霧靄一般的東西正席捲在房間之中,讓視野變得昏暗比較正確。 這陣霧靄大概也是這股令人不快的刺鼻惡臭的源頭吧。 房間中充滿了令人噁心的臭味。 「嘔……」 突然,一陣帶著惡臭的強風撲面而來,我不禁皺了眉頭。 伊賀野也用手帕摀著嘴,眉頭緊蹙。 雖然老師正面對著桌子做著某種事情,但在朦朧的視野之中,我看不清楚。 強風一邊「轟轟」地怒吼,一邊把房裡的東西吹得亂飛四散。 客房附贈的雜誌與報紙被吹飛了起來,窗邊的窗簾像是鳥的翅膀一樣拍動,發出「啪答啪 答」的聲音,似乎隨時都會被扯斷。 暴風正在房間之中橫掃著。 在暴風之中,微微地傳來了「啊…啊…」的聲音。 聲音有時像在遠處,十分細微;有時卻又像是在耳際或是後腦勺一般,傳來清楚的「啊… 」的聲音。 每當近處傳來聲音的時候,我就感到一陣恐懼。 彷彿此時此刻正有人拿著利刃架在自己的背上一般,恐怖與緊張感持續著。 女人的靈在房間內大鬧,那股氣勢,彷彿要將房裡所有東西給全部破壞殆盡一般。 -- 視野的角落,我看到雪村的輪廓倒了下去。 他可能是被那個女人給做了什麼。 我低下身子,半走半爬地趕到了雪村的身邊。 雪村口吐白沫,昏了過去。 「雪村!喂!……該死。」 他大概是被怨靈四處散佈的邪氣給沖到了吧。 說擔心是擔心,但這是在除靈現場經常發生的事情,因此我把他的臉轉向一旁,讓他靜靜 地橫躺。 「笠根!」 伊賀野叫了我一聲。 我回頭,對著只能以輪廓判別的伊賀野揮揮手,示意沒事。 「不是那個意思,笨蛋!你頭上!」 被伊賀野這麼怒吼,我抬頭一看,在我的眼前,只現出了一張臉的女人正浮在那裡。 「!!…………」 眼前的臉彷彿被砍落的頭顱一般,雙眼空虛,嘴巴半開著。 祂長長的黑髮向四面八方散開,彷彿光環一般地波動著,模樣十分詭異。 祂的眼神並沒有和我對上。 然而,祂確實在看著我。 祂在極近的距離看著我。恐怕在這之後,祂就要對我…………。 撲通。 我的心臟猛烈地跳了一下。 胸口傳來了強烈的痛楚,我不禁以右手壓住了胸部。 我像要把心臟挖出來一樣,緊緊抓住胸口的那個部分。然而胸口的痛楚實在太強,完全無 法以這樣的方式壓下。 「嗚……呃……啊……!」 我的口中發出了呻吟聲。 我咬緊牙關,忍耐著疼痛。 我注意到自己沒有在呼吸,大大地喘了一口氣。 但,卻沒有如我所願。我吐不出氣來。 原本應該無意識也能做到的深呼吸,現在即使我帶著意識地去做也做不到。 我沒辦法從口中吐出空氣來。 「啊……嗚……」 我只能勉強發出了一點呻吟聲。 胸口的劇痛已經到了足以抵銷無法呼吸的苦悶的地步。 我的頭也沒辦法轉動。 發生了什麼事啊。 胸口好痛。 無法呼吸。 得做點什麼。 身體沒有感覺了。 慘了。 不能……呼吸了………………。 視野…………變暗…………了…………。 …………。 ……。 「呀啊啊!!」 隨著一聲大喝,某種東西掠過了我的眼前。 女人的靈消失得無影無蹤,呼吸也恢復正常了。 「哈!……哈……哈……咳咳!……嗚……呃……哈……哈……嗚……哈……」 我用力喘氣。 因為突然流進肺部的大量氧氣,我感到眼前一陣昏花。 「呀啊!嚇啊!」 我看向仍然持續著的吆喝聲來源,只見皓先生正朝著空中使出踢擊。 「…………」 他幫上我了。大概吧。 雖然不知道踢擊對女人的靈有沒有效果,但要是皓先生沒有為了我而踢出那一腳,我恐怕 就會那樣……。 「笠根!」 伊賀野和吉富靠了過來,叫了我一聲。 「哈……哈……哈……啊呀……剛剛好險……」 呼吸仍然紊亂,我對伊賀野他們輕輕舉起手。 「發生什麼事了?祂做了什麼?」 伊賀野向我問道。 「我不知道。只不過,剛剛胸口痛得像心臟被抓住一樣,也沒辦法呼吸,差點就要這樣被 對方幹掉了。」 我一邊環顧四周,一邊說。 沒有看到女人的靈。 皓先生還在四處跳躍,使出踢擊。 這就是「功夫」啊。 就好像演武一樣呢。 皓先生的踢擊看不出來有命中的感覺。 女人也仍然是消失的狀態。 但可不能因此放下警戒啊。 剛剛那種事情,我可不想再體驗第二次了。 「媽的。」 我不禁口出穢言。 -- 「鈴」地,傳來搖響道士鈴的聲音。 一聽到那個聲音,皓先生停下了動作,像是待命一樣站到了老師後面。 我看向老師,他點起大量的線香,從上面冒出的煙足以圍繞他的全身。他的口中也叼著線 香,煙從兩端裊裊上升。 老師在叼著線香的同時,嘴巴靈活地唸起經文般的東西,並搖響手中拿著的道士鈴。 「鈴……鈴……」 不久之後,鈴聲逐漸變快。 「鈴鈴鈴鈴鈴鈴鈴」 老師快速使勁地搖鈴,同時唸著經文。 過了一會,席捲房間的暴風逐漸減弱了。 黑色的霧靄漸漸變得稀薄,不久之後,房間就回到了正常的狀態。 「鈴鈴鈴鈴鈴鈴鈴」 老師仍然持續搖響道士鈴。 他持續著動作,在房間裡面走來走去。 老師讓線香的煙飄滿房間的角落,使勁搖鈴,接著又往其他地方移動。 我默默地看著老師那像是在為房間驅邪般的動作。 當然,我也沒有放鬆警戒。 我和伊賀野、吉富一起包圍著橫躺的雪村,放亮了罩子,盯著四周看。 「○○○,□△△○○」 老師說了些什麼。 「○○○,□△△○○」 他「鈴」地搖響道士鈴,又說了同樣的話。 「○○○,□△△○○」 老師把叼在口中的線香從中間折成了兩支比較短的線香,並將它們插進了香爐裡。 「○○○,□△△○○!」 老師的聲音變得嚴肅了。 「○○○,□△△○○!○○○,□△△○○!」 他不斷重複說著同樣的話。 是在說「給我出來」之類的嗎? 這麼進行了一陣子之後,果然,沒有任何預兆,突如其來地,女人的靈就出現在了房間裡 面。 -- 外國人勞動者07 -- 直到目前為止的前情提要 糾纏著非法入境的外籍勞工李先生,渾身肌肉的幽靈。 以及在知人的介紹下,開始為李先生除靈的笠根。 當笠根正因為語言不通而苦惱的時候,他聽說了中國靈能者郭老師正在日本停留的事情。 笠根與老師的弟子皓先生一起嘗試除靈,但除了肌肉幽靈洪先生以外,還出現了瘋狂的女 性幽靈,因而失敗。 抵達現場的老師與女人的靈展開對決,然而女人非常強悍,笠根也陷入了差點就要被幹掉 的大危機。 老師與女人的靈,究竟雙方的對決會如何收場? -- 女人的靈站在房間正中央,頭部微微地動著。 席捲房間的霧靄已經完全消失了。 女人的靈那令人不快的「啊…啊…」聲在房間裡面響起。 老師手拿道士鈴與符咒,緩緩走近對方。 女人的靈沒有動作。 祂就只是站在那裡,晃著頭。 「△△!□○○△○」 老師一邊唸著某種東西,一邊把符咒貼到了女人的胸口附近。 他用空下來的手結印,對貼上去的符咒再做出了書寫某種東西的動作。 女人的頭無力地垂了下來。 是被老師給封住動作了嗎? 「□△,○○○△,□□△」 老師再度說了些什麼,一邊誦經,一邊搖鈴。 鈴 鈴 「皓!○○△□」 過了一陣子,老師對皓先生吩咐了些什麼。 皓先生很快地將某種東西交到了老師的手中。 那是一個箱子。 箱子約莫一個便當盒的大小,不知是不是木製品,箱子整體被塗黑,加上了裝飾,外型彷 彿化妝箱一般。老師單手接下了箱子。 他「鈴」地搖響道士鈴,將箱子放在地上。 「○○△!△□△△!」 老師說了些什麼,將道士鈴在低頭的女人面前搖響。 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鈴 他快速使勁地搖鈴。 這時,女人的靈抬起了頭來。 鮮血從裂開的頸部一湧而下。 接著,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啊 !!!」 祂發出了淒慘的尖叫。 老師快速地唸著經文,同時持續搖著鈴。 皓先生也雙手合十,配合著老師開始誦起經來。 -- 女人的慘叫和鈴聲,與老師和皓先生讀經的聲音交錯著,整個房間都被聲音給充滿了。 女人的靈似乎是因為痛苦,又或者是因為想要逃跑而扭動身子,使勁地搖頭,發出苦悶的 聲音。 祂似乎是在抵抗著什麼。 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女人的靈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拖走一樣,往下滑去。 我朝祂的腳邊一看,祂的雙腳直到膝蓋的地方都已經進入了箱子之中。 箱子的大小不過就和一個便當盒差不多而已。 祂的雙腳扭曲,同時進入了箱子之中。 現在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隨著女人的靈逐漸接近箱子,祂的身形似乎也緩緩縮小。 老師正在將祂封印。 在老師持續誦經、搖鈴的期間內,女人的靈逐漸被拖入了箱子之中。 與此同時,祂像是在抵抗箱子的吸力一般,尖叫著,掙扎著。 女人的靈伸出雙手,掐住了老師的脖子。 「皓!」 老師喊了皓先生一聲。 皓先生立刻將一條像是念珠的長條物給捲在了女人的手腕上。 瞬間,祂的雙手無力地垂了下去。 誦經聲和鈴聲還在繼續。 雙手被封住的女人從口中「咳!」地吐出了一口鮮血。 老師和皓先生的身上都被對方給噴上了血,但他們毫不退縮,繼續誦經。 -- 「…………」 我被在眼前上演的中華式除靈(?)給嚇得目瞪口呆,但還是注意到了視野的邊緣突然移 動了的東西。 搖搖晃晃地現身了的那個人,正是洪先生。 他的身旁沒有女兒的身影。 洪先生顯得有點困擾,又有點焦慮,帶著痛苦的表情看著除靈的情況。 他緩緩朝老師他們的背後走去。 我來回看著尖叫著的女性和洪先生。 洪先生難道正打算要干擾除靈的進行嗎? 還是說,他從一開始就是打著這樣的算盤? 老師他們沒有注意到洪先生。 這樣下去,不管洪先生要在他們背後做什麼,老師他們都會被對方先發制人。 -- 「媽的。」 我不禁咒罵一聲,站了起來。 我繞過除靈中的老師他們,朝洪先生的背後走去。 洪先生完全沒有注意到我的氣息,目光集中在除靈的情況上。我把手放在洪先生的肩膀上 。 洪先生回過頭來。他的表情看來果然十分痛苦。 當我看到那個表情的瞬間,我理解了。 「嗚嗚……嗚……」 洪先生咬緊牙關,發出壓抑的哭聲。 他的眼中滿載著淚水,直盯著我看。 他很悲傷。 對於將要失去妻子的事實,他感到非常難過。 「…………」 我默默地搖搖頭。 帶著「不能打擾他們」的意思,我盯著洪先生的雙眼,搖頭。 「嗚……嗚……嗚……!」 洪先生的口中發出嗚咽的聲音。 他的表情因為痛苦而扭曲,上氣不接下氣地嗚咽著。 這是第二次了。 對於洪先生來說,這是他第二次失去妻子了。 第一次的時候,連妻子被殺他都沒能注意到;第二次的時候,即使妻子就在自己的眼前, 他卻無法幫助她。 我往放在洪先生肩上的手上加了力道。 不行的事情就是不行啊。 雖然我能理解洪先生難過的理由,但洪太太已經崩壞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了。 若不將她封印,花上漫長的時間供養,洪太太的靈就連成佛都不行。 即使是現在,洪太太的靈肯定也十分痛苦吧。 她死時的痛苦還仍然殘留在那裡吧。 正因為這樣,她才會被逼到了如此瘋狂的地步,不是嗎? 不行。我再度搖頭。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似乎也流淚了。 在我搖頭的瞬間,我感到淚珠從雙頰滑落的觸感。 -- 突然,女人的尖叫變大聲了。 我往女人那邊一看,她的腰部以下都已經被箱子給吸了進去。 洪先生甩開我的手,想要接近她。 我從洪先生的身後架住他,制止了他的動作。 雖然我不覺得自己能夠制住渾身肌肉的洪先生,但他乖乖地停了下來。 「……○○……」 洪先生語帶哭音,我想他應該是在叫著太太的名字。 同時,女人的靈也仍在尖叫著,她的身子逐漸被吸到箱子之中。 現在,她已經連胸部以下都在箱子裡了。 「……○○……○○…………」 不知從何時開始,洪先生開始雙手合十,低語太太的名字。 我放鬆了架住洪先生的手勁,轉成從背後扶持著他的姿勢。 女人的靈一步一步地、像是用盡力氣一般地被吸入了箱子中,不久之後,她的身影就完全 消失在箱子裡了。 女人的頭髮從蓋子打開的箱子中露了出來。 老師把那撮頭髮塞進箱子裡面,蓋上蓋子。 接著,他把箱子放到了桌上,緊緊貼上了數張符咒,將它給封印了。 老師點上新的線香,將火焰甩滅。煙從線香上裊裊升起,老師拿著線香站在箱子前面。 眼前,洪先生高大的身體搖搖晃晃地消失了。 他大概是回到女兒的身邊了吧。 -- 老師「鈴」地搖響道士鈴,面對箱子,靜靜地誦經。 誦經一段時間後,老師轉過來面向我們,說了一聲「○□」。 皓先生立刻為我們翻譯道:「結束了。」 老師再度朝著皓先生低語。 皓先生將老師的話翻譯給我們聽。 「老師說剛才有點棘手。那個女人的靈擁有十分強大的力量。」 確實如此。 把房間摧殘成這副模樣,還試圖殺害我,實際上毫無疑問是個非常棘手的靈。 不過,即使如此,祂對上老師似乎還是一面倒。 「笠根先生,你沒事嗎?」 「咦?……啊……我沒事的。我已經沒事了喔。」 我這麼說完,右手比出「OK」的手勢。 -- 「那麼,為了使洪家父女能夠轉世投胎,首先就來引導他們成佛吧。」 是啊。 說到底,這原本就是要處理洪家父女的案件。 稍微休息之後,老師站了起來,開始進行儀式。 他點起線香,誦起經文。 過沒多久,洪家父女就現身了。 這是祂們今天第四次被叫出來了。 洪先生似乎很疲憊,無力地握著女兒的手,從房間的入口走了進來。 他在老師的面前站定,小聲地對老師說了些什麼,接著一鞠躬。 老師也以平穩的語調對洪先生說了些什麼。 大概是在說「洪太太的供養就交給我們」之類的話吧。 洪先生與老師之間的問答持續了一陣子。 接著,老師看了我一眼,對洪先生點點頭。 -- 老師把皓先生叫過去,對他下了一些指示。 「笠根先生,請協助我們引導洪先生和他的女兒成佛。」 「蛤?」 我不禁發出詫異的叫聲。 現在又是怎麼回事? 「洪先生說,他希望由笠根先生來送他們一程。」 「咦?……這是怎麼回……嗯,倒也不是不行……」 「洪先生說他很感謝笠根先生。明明就是未曾謀面的人,連語言都不通,你卻還是使盡全 力幫助他們。方才老師在封印洪太太的時候,你也為我們阻止了洪先生,對吧?」 「嗯……是這樣沒錯啦……」 確實如此。 那時我是帶著可能會被洪先生痛打的覺悟才插手阻止的。 我也確實理解了洪先生的心情。 他因此對我產生了好感嗎? 「他說,如果是由笠根先生來誦經的話,他願意乖乖成佛。」 什麼? 不過,到了這個地步,對方沒有抵抗的意圖,也算是意料之中吧。 「我知道了。就讓我來誦上一段經文吧。」 我這麼說,望向洪先生。 洪先生看來雖然疲憊,但臉上的表情安穩。他對我揚起了一邊的眉毛。 看到他頭一次做出這麼率直的表現,我的嘴角不禁也揚了起來。 -- 我與洪家父女面對面坐著。 我正坐著,洪先生則粗獷地盤腿坐下,讓女兒坐在他的膝上。 「那麼……」 我微微低頭,開始誦經。 我雙手合十,將念珠夾在手中,選了一部我喜歡的經文,放入許多的感情,唸了起來。 短短幾分鐘內,我就明白自己和洪先生之間已經產生了一股羈絆。 透過經文,我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洪先生。 請安息吧,請安心地把之後的事情交給我們吧。對於洪先生愛護家人的愛情,我表達敬意 。我們會讓李先生贖罪,讓他改過自新的,請不要有掛念,在那個世界等待洪太太吧。我 在經文之中帶著諸多想法,傳達給洪先生。 同時,洪先生的心情也傳了過來。 他的心中充滿了悲傷與祥和。 自己無力拯救的家人。雖然崩壞的妻子被封印了,但似乎能安穩地睡上一覺。就將接下來 的事情交給能信賴的僧侶吧,我們可以踏上往那個世界的旅程了。 洪先生那安穩澄澈,毫無雜念的心境傳了過來。 在我誦經的時候,我突然得知了女兒的名字叫做「莉優」。 我感覺自己聽到了一聲可愛的女孩子的「謝謝」。 不知為何,彷彿某種東西湧上了心頭一般,我一邊誦經,一邊流下了淚來。 這副德性感覺要被洪先生笑了。我感到有點羞恥。 我面向莉優,對著她點點頭。莉優也對我點點頭回應。 我再度因為那可愛的動作而揚起了嘴角。 -- 持續誦經了一段時間後,我注意到洪家父女站了起來。 要走了嗎?我在心裡默想。 我們要走了,謝謝。傳來了這樣的心情。 接著,我感覺他說,請記得我們一家人。 我不會忘記的,每年的五月初必定會為你們誦經,請安心成佛吧。我默想。 我看到洪先生帶著笑容點點頭。 洪家父女的身影逐漸看不見了,氣息也變得微弱。 不久,他們的氣息完全消失,同時線香也燒到了根部,燃盡了。 -- 我唸完經,站了起來,「呼」地嘆了一口氣。 這時,坐在沙發上看著的老師拍拍手。 他對皓先生低語,皓先生翻譯道。 「非常精彩。洪先生竟然那麼安穩地成佛了。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完全無法預料最後會 變成這個樣子啊。」 皓先生說話的同時,老師也還在為我拍手。 「哎呀,還真是不好意思……哈哈……在身為靈能者的各位的圍觀下進行除靈……」 現在想想,這還真是個不得了的場面。 伊賀野與吉富,老師與皓先生。在列席的靈能者面前除靈,對於本業是和尚的我來說,負 擔有點沈重啊。 不過,都已經結束了。 這都要感謝非常配合,順利成佛的洪先生啊。 -- 就這樣,我被老師和皓先生誇讚了一段時間,被他們詢問日本佛教的除靈方法,心情大好 。對於這樣的我,伊賀野丟了一把銳利的言語之刃過來。 「喂,你要得意忘形到什麼時候啊,來幫忙做回程的準備啦。先不說李先生,你還要送那 邊那個男的回家吧?」 我將狠狠刺進來的刀子在心中收好,協助伊賀野他們收拾行李。 「……」 我不禁苦笑。 確實是得意忘形了。 作為一個僧侶,我還真是醜態畢露啊。 不好不好。 -- 我把雪村叫醒。 作為一個口吐白沫倒下的人,他還挺有活力的。 雖然不能為李先生叫救護車讓我有點不知如何是好,但老師似乎會想辦法收容他,因此就 那樣放著他不管也沒關係的樣子。 雖然有點在意老師會怎麼處理非法入境的李先生,但我想,語言不通的李先生為了贖罪最 好還是待在老師的身邊吧。我接受了這樣的安排。 雪村的前輩那邊,就講個「他被靈給殺害了」之類的藉口就行了吧。 -- 離開的時候,當我們在進行最後的道別時,老師問了我們關於一名叫做「天道」的人物的 事情。 你們知道「天道」嗎?他是這麼說的。 不管是我,伊賀野或是吉富都完全沒有聽過這個名字。我們將這件事情告訴了老師。 這樣啊。請不要在意。老師笑著說。 -- 我在停車場與伊賀野、吉富道別的時候,伊賀野嘆了一口氣。 「唉。真沒辦法。我就承認吧。」 「咦?承認什麼?」 伊賀野很無趣似地「呼」地嘆了一口氣。 「承認你的除靈啊。那種給人暖暖的感覺的除靈竟然也有效果呢。我想都沒想過啊。」 「哎呀——那都要歸功於我在之前就和洪先生建立起了聯繫啊。」 「那個聯繫也算是除靈的一部分吧?雖然很不甘心,但我就承認吧。笠根,你是個厲害的 人啊。」 「哎呀——……哈哈哈……被妳這麼說的話……該怎麼說……」 「我說啊,人家直接了當的在誇獎你,你就直接了當的承認吧。該自豪的時候就自豪一下 啊!你是個男人吧!」 「哈哈……好啦好啦……」 「我要說的就是這樣。改天再見吧。吉富先生也想和你聊聊天呢。」 「沒錯,改天務必再見。」吉富說。 「嗯,我知道了。等到事情告一段落之後,我會聯絡兩位。」 我這麼說完,向他們道別了。 我看向雪村,他正好在電話上向前輩說明事情的經過。 他一邊搔著頭,一邊油嘴滑舌地講著電話。 真是的。我嘆了一口氣,拍拍雪村的肩膀,坐進了車子裡頭。 -- 《外國人勞動者》到此完結! 這次也要先謝謝大家的閱讀還有推文!各位的推文總是給我很大的鼓勵,謝謝! 這回也會翻譯推文內容回饋給原作者。對於作品有什麼想法都歡迎講講看喔。 夜行列車大大說他正在寫下一篇故事了。或許幾個月後的某一天我會再來發新篇吧? -- https://unlin.tw/blog/category/translated-kowabana/ 這個字念恩林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5.165.204.1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60602284.A.4DA.html
apnaapna: 頭推 06/15 20:38
firemm444: 頭噓 06/15 20:39
QQ 大大不喜歡這次的文嗎
mksh211030: 推 06/15 20:44
argus0606: 推 06/15 20:51
vico: 先推 06/15 20:51
SherryHungC: 推推 前十耶 06/15 20:52
Toris: 感謝翻譯 精彩的故事 06/15 20:53
kobe0819: 推 06/15 20:54
yinlai: 我推 06/15 20:54
gatx105kj: 推 06/15 20:54
Ethel1114: 推 06/15 20:55
jokywolf: 一個阻止了惡有惡報的故事 06/15 20:56
h1904056hu: 推 06/15 20:57
windygon: 感人 06/15 20:58
stupider45: 根本不該救那垃圾 06/15 21:03
Lienseesee: 還是很悲傷 天道輪迴沒有善惡 唉 06/15 21:06
uorol: push 06/15 21:07
penny0810: 推 06/15 21:08
hancash: 李先生從此在郭老師身邊做牛做馬一輩子直到終老! 06/15 21:11
hancash: 感覺像得罪了方丈啊... 06/15 21:11
amigoogima: 很好看,最後的地方充滿溫情。 06/15 21:13
deedeedee: 推 06/15 21:14
chemistry95: 推 06/15 21:16
ctcfb: 感謝翻譯 06/15 21:19
ifangho: 推 06/15 21:20
monain76: 先推再看~ 06/15 21:21
sellaturcica: 推個 06/15 21:22
incne: 推 06/15 21:24
uwkj159: 翻譯大大辛苦了啊啊 06/15 21:25
oasis1222: 我很不喜歡這結局欸... 憑什麼無辜被殺害的人最後只能 06/15 21:26
oasis1222: 被封印 殺人的卻還有機會能贖罪 06/15 21:26
嗯...皓先生也想放生他的,不過結局也算把洪家拉出這個復仇的苦海了吧
rojita9746: 推推 06/15 21:31
changwenja: 感謝翻譯 推~ 06/15 21:35
z0779: 推!感覺埋了伏筆 06/15 21:36
sean1998: 先推再看 06/15 21:36
cloudcuckoo: 很精彩的故事! 06/15 21:36
bioniclezx: 翻的很棒,另外07那邊肌肉幽靈的姓氏寫成李了 06/15 21:38
真的耶!謝謝您幫忙指正!
cielQ: 推 06/15 21:40
GGWPonLOL: 突然很在意老師的天道是什麼意思 06/15 21:42
cracknote: 辛苦了~期待趕快有下一篇!!! 06/15 21:43
bioniclezx: 雖然沒能報仇很可惜,不過封印也是為了有朝一日能讓 06/15 21:46
bioniclezx: 她成佛或投胎吧 06/15 21:46
smallsix: 推 06/15 21:47
tobychen1215: 覺得不太能接受加害者有機會贖罪 06/15 21:50
yu800910: 推,不過老師如果讓李先生一輩子守著洪太太誦經也算是一 06/15 21:57
yu800910: 種處罰吧?只可惜其他共犯沒有被修理 06/15 21:57
emilyintel: 推 06/15 21:58
marumaruco: 推推 06/15 21:58
Keyblade: 說不能接受結局的 難道要讓一堆靈能力者見死不救 讓人被 06/15 22:00
Keyblade: 靈弄掛嗎? 06/15 22:00
Keyblade: 讓殺人犯付出代價是警察跟法院的工作啊 06/15 22:01
minoru04: 魔封波 06/15 22:01
beep360: 我本來以為會有後日談之類 畢竟不像上吊村在07掛"終" 06/15 22:04
bugbook: 人性很微妙啊,尤其是牽涉到所謂的因果法則的時候…… 06/15 22:04
narrenschiff: 推推,看來「天道」是幫下一部作品埋伏筆? 06/15 22:08
cheeseup: 中華式除靈踢擊有點太搞笑了 06/15 22:11
嗯,有同感XD
loveshih: 推 06/15 22:30
nickhoult55: 推 06/15 22:30
ZARD2000: 最後484沒付錢 06/15 22:33
kannada: 洪先生粗「獷」地盤腿坐下,唸作ㄍㄨㄤˇ喔 06/15 22:36
謝謝您的指正!感激不盡
kannada: 感謝翻譯,好看推 06/15 22:36
aragonite: 謝謝原著和翻譯大大 06/15 22:40
owlinna: 超棒的!!!很喜歡這系列的文~ 06/15 22:40
s1040670: 啊啊啊啊推 超好看 06/15 22:46
cotafemale: 推~ 06/15 22:48
※ 編輯: unlin (115.165.204.15 臺灣), 06/15/2019 22:57:39
SvenLin: 推 06/15 22:51
kickyjump: 悲傷的故事嗚嗚 06/15 22:51
River35858: 推,笠根誦經讓洪先生轉世的描述真的寫得很溫馨,所以 06/15 22:52
River35858: 心意可以交流時語言的高牆就不見啊 06/15 22:52
ikea21: 暖暖的讓人成佛也很棒,想到結界師的良守 06/15 22:56
ryno: 感謝翻譯 06/15 22:57
fatfinger2: 好看 06/15 22:58
ice2: 成佛那段我落淚感動 06/15 22:59
goldencorn: 超好看!!對於各種靈能者能互相理解和支援的部分寫得 06/15 23:02
goldencorn: 很棒 06/15 23:02
cream4260: 推!洪先生一家人能被善終是件美事,最後李先生給我好 06/15 23:04
cream4260: 好贖罪吧! 06/15 23:04
huhhuh: 推 ! 有溫馨的感覺 06/15 23:04
cotafemale: 推 06/15 23:05
dartjoy5872: 未看先推 06/15 23:07
yukima: 推推 06/15 23:09
flykiter: 寫得真好,謝謝翻譯 06/15 23:12
Hklc: 結局很棒 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原本就是童話夢想....洪太太被殺 06/15 23:16
Hklc: 又被封印 才符合現實的無奈...周圍不顧一切幫忙的好人正是你 06/15 23:16
Hklc: 我能做到的事 推 06/15 23:16
bvhnjd: 推 06/15 23:22
chung74511: 天道很明顯是伏筆吧XD 06/15 23:23
chung74511: 很令人難過的故事 好心疼洪先生一家人 06/15 23:23
chung74511: 希望李先生真的是被逼 也真的能改過 06/15 23:24
saypeace: 好棒的故事 謝謝譯者這麼用心 06/15 23:25
sh9129: 很好看~~不過好想要知道那些圈圈叉叉的內容啊,這樣的 06/15 23:27
sh9129: 除靈方式真的是道教還是什麼的嗎!不知道有沒有神人知道! 06/15 23:27
dandingduck: 推 那個噓只是類似搶樓吧ww 06/15 23:29
pinion0796: 推!感覺天道是伏筆~期待新作! 06/15 23:38
icebergvodka: 這讓我想到紅袍魔鬼啊!哈哈哈 06/15 23:39
BusyBee9939: 洪先生和女兒成佛了、覺得很感恩。謝謝翻譯! 06/15 23:40
t20317: 唉 06/15 23:41
shyuan0424: 推 結尾讓人感到鬆一口氣有點溫暖的感覺,願死者能夠 06/15 23:41
shyuan0424: 安息 06/15 23:41
spooky221: 看到郭老師行抱拳禮瞬間有點出戲。XD 06/15 23:58
realnofish: 推 06/16 00:09
normayeh: 感謝翻譯~ 06/16 00:11
spooky221: 希望洪太太的怨氣早日化解,到另一個世界和家人團聚吧 06/16 00:15
anomic24: 推推 06/16 00:17
v330293: 感謝翻譯 期待新作~ 06/16 00:21
puring007: 推推 06/16 00:23
jgdelphine: 看來天道是在鋪梗 06/16 00:23
sophia6607: 洪家二人成佛,太太被供養乃是有緣法,若復仇成功才是 06/16 00:25
sophia6607: 無間地獄,畢竟死後世界有什麼果報輪迴誰也不知 06/16 00:25
min1978: 感謝原作與翻譯,很緊湊好看 06/16 00:27
nanawa: 天啊最後可以跨越語言直接交心的感覺真是太棒了 06/16 00:28
eherofang: 推 好棒的故事 06/16 00:29
superchocola: 非常精彩!感謝翻譯!很生動的場景呢! 06/16 00:37
iangjen: 好看!謝謝原PO。笠根真是個溫暖的人啊 06/16 00:37
ththth: 耶~感謝翻譯 06/16 00:40
hitomijon: 謝謝作者和譯者,很棒的故事! 06/16 00:51
extrachaos: 好看 06/16 01:02
listen2015: 推 06/16 01:08
urisa: 推!笠根和洪先生的情誼真感動! 06/16 01:08
gbear2397: 先推 06/16 01:09
survacom: 推~~感謝翻譯 06/16 01:22
kcxx: 有能力的人不是懲治惡者,而是幫助善者脫離惡的輪迴,這才是 06/16 01:22
kcxx: 慈悲。可以理解故事的結局。 06/16 01:22
mysky: 推 06/16 01:36
butter1211: 推 06/16 01:42
abc1392e: 推 06/16 01:46
gn02170321: 推,很棒 06/16 01:50
ponponpon: 還雖然老套,但我還是蠻想看到惡有惡報的結局,妻子死 06/16 01:57
ponponpon: 的很無辜啊Q.Q 06/16 01:57
eowynknight: 推推 感謝譯者! 06/16 02:05
Snowyc: 感謝恩林大的翻譯! 06/16 02:05
minimindy: 推推 06/16 02:46
Janeko: 推 06/16 02:50
kiloten: 推 06/16 02:50
darbyjoun: 推 06/16 02:58
katrina87710: 覺得太太真的很可憐 被悲慘的殺害之後還無法成佛 被 06/16 03:04
katrina87710: 一輩子封印 難過QQ 06/16 03:04
yangnana: 從老師抱拳鞠躬那裡,我就自動帶入小當家的臉,作者沒打 06/16 03:06
yangnana: 出來的字就帶入小籠包、麻婆豆腐、麵非麵、烏骨雞之類的 06/16 03:06
yangnana: ,看完好餓 XD 06/16 03:06
Bobebom: 可以理解的結局 比起惡有惡報 更希望受害者可以被拯救 06/16 03:10
QCLE: 推 06/16 03:42
woops813: 感謝翻譯,這系列真的很好看 06/16 03:56
flis3rd: 推推, 好看的故事 06/16 04:02
Whitelighter: 推,感謝翻譯,辛苦了! 06/16 04:21
Iarwain: 行天之道,總司一切(? 06/16 04:27
BLboss5566: 好好看 感謝翻譯 06/16 06:03
jerry540: 好看~推 06/16 07:01
likeaprayer: 即使殺死加害者 他們也無法成佛 只會掉進無盡的深淵 06/16 07:23
likeaprayer: 這樣的做法最終洪家三人都能有好結果 06/16 07:23
likeaprayer: 太太的靈在長期供養下 也有能擺脫苦痛的一天 06/16 07:23
camelliaking: 推 06/16 07:30
eastpopo: 應該把封印當成治療過程的一種,洪太太當個瘋鬼到處作祟 06/16 08:53
eastpopo: 肯定成不了佛,在法師身邊安靜待著至少還有機會展開修行 06/16 08:55
sanderaee: 和尚很溫暖,但太太真的很可憐啊QQ 06/16 09:13
a989876: 推 06/16 09:21
Blazeleo819: 犯人不會付出代價還滿現實的,而且對太太而言既使死後 06/16 09:21
Blazeleo819: 生前的苦痛還是無止盡的 06/16 09:22
Blazeleo819: 在故事中他們也不是執法者,無法對於現世的人有什麼 06/16 09:23
Blazeleo819: 實際上的作為,這結局很無奈,但好像也沒有更好的解決 06/16 09:23
Blazeleo819: 方式. 06/16 09:24
maywrann: 放下是放過自己不是放過別人啊,再說不放下難道下輩子還 06/16 09:43
maywrann: 要再相遇沒完沒了一直輪迴嗎 Orz 06/16 09:43
wbxf: 作為銜接作好看~ 06/16 09:44
moriyako: 推 06/16 10:19
forgetliving: 這結局算是圓滿的吧?我算是喜歡這結局的。畢竟故 06/16 10:21
forgetliving: 事是說李被欺瞞(辯解?)殺害洪姓一家,但也未提起殺 06/16 10:21
forgetliving: 害之前和洪姓一家人有無深仇大恨,也許洪妻可能倒 06/16 10:21
forgetliving: 會別人也說不定。主角一行人只是捲入無妄之災,但 06/16 10:21
forgetliving: 還是本著職業上的道德,將錯誤引導到正確的方向上 06/16 10:21
forgetliving: 罷了。 06/16 10:21
henrychao: 先不說李先生有沒有得到報應,讓洪先生跟女兒成佛,讓 06/16 10:41
henrychao: 他們脫離仇恨的苦就是個很好的結果了。憑什麼被李先生 06/16 10:41
henrychao: 殺了,還要為他將仇恨這種痛苦的情緒放在心中找罪受。 06/16 10:41
henrychao: 都有機會成佛了,沒必要繼續受苦。 06/16 10:41
dmes07: 看到留言覺得很傻眼,為什麼一堆人那麼執著在復仇啊?沒 06/16 10:42
dmes07: 能復仇是有多遺憾?為了復仇把自己的靈魂都弄得污濁黑暗 06/16 10:42
dmes07: 有什麼好的?老師封印洪太太是為了要鎮魂供養,讓祂平靜下 06/16 10:42
dmes07: 來才可以順利成佛,哪有什麼一輩子不能成佛很可憐。殺了人 06/16 10:42
dmes07: 以後變成惡鬼就要被無盡的黑暗吞吃,徹底變成以殘害生靈 06/16 10:42
dmes07: 為業的邪魔,那才是再也無法輪迴無法超渡無法回歸正道的無 06/16 10:42
dmes07: 間地獄吧? 06/16 10:42
eyln: 推樓上 06/16 10:48
lobifedo: 感覺會有新篇呢 06/16 10:58
digicharat05: 推dmes07 06/16 11:01
sputniky: 很溫暖很好看啊啊啊,能放下對洪先生也是救贖吧。謝謝翻 06/16 11:03
sputniky: 譯和作者。 06/16 11:03
hbman: 張獻忠地區的悲劇 06/16 11:18
nansaki0731: 有點難過誒,為什麼作惡的人卻沒有得到懲罰? 06/16 11:22
c9404bubu: 很喜歡最後的結局,雖然是悲劇卻能夠溫暖的結束太好了Q 06/16 11:27
c9404bubu: Q 06/16 11:27
c9404bubu: 原作者跟翻譯都推推!! 06/16 11:27
bubblet: 跟笠根先生同步落淚了,感謝翻譯 06/16 11:34
CErline: 因為沒有有拿黑令旗所以會被阻止...要先去地府申請啊,洪 06/16 11:36
CErline: 先生。 06/16 11:36
pan568655: 推 06/16 11:52
HippoNao: 所以上面的是希望洪太太永生永世活在痛苦裡,順便洪先 06/16 12:13
HippoNao: 生也變成那副極其痛苦的樣子forever? 06/16 12:13
HippoNao: 因果論,李做了這種事遲早會報在他身上的 06/16 12:15
eathihi: 推 不過壞人得救有點...... 06/16 12:20
bioniclezx: 李只是沒有被洪家殺,不代表未來沒有報應在他身上。 06/16 12:24
Xpwa563704ju: 感謝大大的翻譯,好久沒看到這麼好看的長篇日本怪談 06/16 12:25
Xpwa563704ju: 了 06/16 12:25
ykoei: 太精彩了,謝謝翻譯。 06/16 12:39
morto: 李先生一輩子都得面對那個箱子不斷念經吧,對他來說一個永 06/16 12:41
morto: 遠不會歇停的威脅是因為過往的罪惡,只能懺悔。而且郭老師 06/16 12:41
morto: 死去,在無法封印箱子的狀況下,如果李先生還未平撫洪太太 06/16 12:42
morto: 的怨氣,他遲早也是遭報應的。比起馬上慘死,這種一輩子背 06/16 12:42
morto: 負罪孽去懺悔,我覺得更殘忍。 06/16 12:42
yu31: 看上一篇時,對於殺人一家的李先生可以獲得拯救,覺得忿忿 06/16 12:42
yu31: 不平,但是看到這篇的結局,卻覺得這樣對受害者也好 06/16 12:42
lovebites: 喜歡這個結局,雖然李先生當下沒有受到報應,但以後的 06/16 12:55
lovebites: 事情誰知道呢?洪先生一家可以受到供養順利成佛,脫離 06/16 12:55
lovebites: 仇恨的痛苦,對他們才是最好的結局吧 06/16 12:55
Elivanta: 看完一直想著伊賀野平白無故要付10萬就覺得很好笑wwwwww 06/16 12:58
sukinoneko: 謝謝翻譯,溫暖的結局,讓李先生活著痛苦的贖罪是最好 06/16 13:04
sukinoneko: 的ㄐㄧㄝㄍㄉ 06/16 13:04
sukinoneko: 結果 06/16 13:04
hate0322: 感謝翻譯 洪太太被封印還有父女成佛那段看到哭 06/16 13:13
onicusa: 感謝翻譯!可是李不是還有同夥嗎?被他們逃過一劫真不甘 06/16 13:22
onicusa: 心 06/16 13:22
SherryHungC: 喜歡結局~推dmes大的想法~ 06/16 13:43
sea456123: 跟上吊的小鎮做法成對比,私心希望方法互換多好啊 06/16 13:59
pineapple824: 很溫暖 06/16 14:00
wytt8805: 謝謝翻譯 06/16 14:02
SofiLai: 成佛的橋段實在太感人了 06/16 14:14
onlyaking: 推 06/16 14:15
ArNan: 推 好看 06/16 14:23
PokeMo: 話說飯店的裝修還好嗎XD 06/16 14:23
angelicmiss: 推~ 06/16 15:11
aho6204: 謝謝翻譯 06/16 15:11
asmallkau: 推 06/16 15:27
ineedmore: 天道應該是指天道好還這句成語,如果日本人作者知道這 06/16 15:51
ineedmore: 句XD 06/16 15:51
ineedmore: 繾p現在在日合法居留的約80萬,非法居留打工的中國人 06/16 15:56
ineedmore: 超過50萬,是非常可怕的數字 06/16 15:56
嗯,最近大學/研究所外籍學生失蹤偷跑也是鬧很大
walter0914: 推,但看到天道那裡我直覺想到奧加 06/16 16:08
littlebun: 推推推 06/16 16:21
adidas168: 推 06/16 17:20
dragon6: 好看!這位作者的故事很棒,很感謝大大的翻譯! 06/16 17:49
maxmin19: 推推! 06/16 18:43
jingyi620: 推!!覺得與其讓洪太太被消滅掉,封印供奉至成佛是最 06/16 18:53
jingyi620: 好的方式。至於李先生必定會有自己的因果要承擔 06/16 18:53
liu690523: 好好看 06/16 19:41
tomato40614: 推,感謝翻譯 06/16 21:25
orangeplay: 謝謝翻譯,我看到哭欸!覺得原作寫得很好,翻譯也翻得 06/16 21:37
orangeplay: 很好嗚嗚 06/16 21:37
emissary: 上吊小鎮的皋月要受被害者冤魂各種虐殺化消怨氣,這邊不 06/16 22:05
emissary: 用理會被害者的怨恨,輕鬆封印,幫皋月QQ 06/16 22:06
carolmeat: 推 06/16 22:23
likeaprayer: 上吊小鎮的數量太誇張了 根本封不完 而且新死亡的鎮 06/16 22:25
likeaprayer: 民也會變成怨靈 集合成恐怖的力量 06/16 22:25
likeaprayer: 這裡不過一個怨靈封印就花了這麼大功夫 06/16 22:26
likeaprayer: 上吊小鎮幾百個不可能比照處理吧XD 06/16 22:26
azumanga: 推。 06/16 23:19
DK69: 感謝翻譯~實在太好看了! 06/16 23:32
DK69: 不過看到洪先生「今天被叫出來第四次」這邊莫名覺得很好笑XD 06/16 23:33
XDDDD
B612Prince: 謝謝夜行大帶來精彩的故事!謝謝恩林大的翻譯註解! 06/16 23:46
supan06: 推 翻譯辛苦了 06/16 23:53
tbreak: 推 06/17 00:19
chung74511: 小鎮那邊我有個疑問 既然有那麼多怨靈 06/17 00:39
chung74511: 怎麼會到主角時才開始鬧事 之前怎麼都沒事.... 06/17 00:39
nunu1102: 太好看了,看到哭了 06/17 00:55
hawaiigecko: 推 06/17 01:09
les150: 好想哭,寫得真好。 06/17 01:45
suikameizi: 哭了,好傷心啊 06/17 02:08
OldYuanshen: 主角阻止洪先生那段太感傷了QQ 06/17 02:39
vwpassat: 洪秀全先生 06/17 02:43
likeaprayer: 小鎮根據內容是說之前祭神的力量還在 直到近代人們 06/17 02:45
likeaprayer: 逐漸失去過去的信仰 祭神的守護力量消退 怨念集合體 06/17 02:46
likeaprayer: 才在這個時間點出來 06/17 02:46
嗯嗯,沒錯
cccict: 感覺篠宮一家未來都還有戲 06/17 05:41
trenteric: 謝謝翻譯 06/17 07:24
Naisa: 難過QQ 06/17 08:15
batomo: 感謝翻譯 這篇ㄧ如往常的好看!最後結局暖暖的很棒! 06/17 08:24
belucky: 推 06/17 08:36
slzan: 推放下自己 06/17 08:38
xxxatyt: 推 洪先生落淚那段好鼻酸 謝謝翻譯唷 好棒的作品 06/17 08:40
F7shakeMINI: 推 原作者跟翻譯大大都很棒 感謝 06/17 09:21
kuma0195: 推 06/17 09:40
lych9520487: 推 06/17 09:46
haohandsome: 好溫暖的感覺 06/17 09:51
man20323: 真的太好看了(′;ω;‵) 謝謝翻譯 06/17 09:51
teruhyde12: 皓先生一直讓我想到錢小豪,作者絕對看過林正英系列 06/17 10:42
他說他很喜歡港片唷!
yabe5566: 推 06/17 11:25
fafanovelist: 溫柔才是最強大的力量阿~ 06/17 12:49
adminc: 推 06/17 13:03
iam1vol: 好看! "天道"埋後續 06/17 13:09
jane1020: 推推~~~好好看~期待下一部作品!! 06/17 13:12
admission78: 大推!感謝翻譯,好刺激同時也很感人的故事 06/17 14:11
flower820: 推 06/17 14:37
heroyves: 所以還是要付錢嗎?我蠻在意這點的XD 06/17 15:05
我想皓先生不會忘記的XD
Legolasgreen: 推 真的很有畫面感 謝謝翻譯 06/17 16:57
willy85822: 推推 06/17 17:12
miruson: 我只想問..在旅館裡面燃這麼多線香不會觸動煙霧警報嗎XDD 06/17 17:53
...有道理!!
jeff666: 我怎麼覺得笠根跟伊賀野以後滿有戲的阿 06/17 17:57
A11pass: 推,好難過洪家人 06/17 18:14
enyaw5215: 雖然李先生放給他死沒差,但淵淵相報沒完沒了…好看推 06/17 18:56
ms05083451: 推 06/17 19:04
miriam0925: 推推 很溫馨 06/17 19:13
syz000: 推 感謝翻譯 06/17 19:15
※ 編輯: unlin (115.165.204.15 臺灣), 06/17/2019 21:10:04
js0619: 感謝翻譯,想提一個點感覺第二篇太多先生了XD 06/17 23:47
js0619: 不過這是笠根的視角好像也不方便改用皓宇玄? 06/17 23:51
Angelwar: 最後的結局很棒,感謝翻譯! 06/18 12:25
rapnose: 推翻譯。 06/18 12:33
noreg10116: 伊賀野到底在賣什麼萌,趕快跟笠根結婚啦 06/18 13:12
myeternal: 翻譯辛苦了!看完好難過啊 06/18 13:19
pentup: 謝謝作者也謝謝翻譯,兩個人都好大方啊!看了心頭暖暖的 06/18 14:51
pentup: 故事,再次感謝。 06/18 14:51
prankjc: 感動 很感謝你的翻譯 很享受這篇故事!!! 06/18 15:14
andyfresh: 很好看,而且不知道為甚麼有點好笑CD 06/18 15:46
tgenie: 好看,翻譯棒棒的 06/18 17:44
jamz: 天道!?是要開啟除靈師宇宙嗎? 06/18 18:48
freezee: 在國小教書的強力靈能力者什麼時候會出場呢 06/18 19:52
yuanhow: 埋梗,下一篇:天道 06/18 21:23
LostF5: 謝謝翻譯!! 06/18 23:13
popperwg: 推推 06/18 23:57
ecotyk27: 先不說因果報應,內容很好看啊,一定寫的很棒也翻的很 06/19 00:04
ecotyk27: 棒 06/19 00:04
grassfeather: 推 06/19 00:49
xyz3370: 推!最後的天道有待續的味道 06/19 12:27
anna0223: 謝謝翻譯!很棒的故事! 06/19 12:30
kobe781027: 好看嗚嗚,感謝翻譯~ 06/19 14:28
ericdragonw: 翻譯推 很精彩的故事 06/19 14:45
zzzzzzzzzzzy: 讓妻子殺了李先生 只是讓前世糾葛的因果繼續下去, 06/19 15:23
zzzzzzzzzzzy: 讓兩方都進入懺悔修行,才是斷絕惡業力持續輪迴的根 06/19 15:23
zzzzzzzzzzzy: 本之道 06/19 15:23
ging1995: 07的預覽圖是林正英耶w 06/19 17:22
blue1996: 洪太太若不封印,可能就會帶著強大的怨念永遠不會消失… 06/20 00:15
blue1996: …這個角度看來也是一種折磨啊 06/20 00:15
fifty93: 除靈那段好溫馨 心裡很暖 06/20 00:46
starttear: 推 06/20 03:47
tracyming: 推!期待這系列日後的翻譯!! 06/20 14:05
jerry3jj: 推 看完很有後勁 06/20 17:04
home1188933: 被封印明明就是為了成佛,覺得結局很暖很棒 06/21 00:53
osaka3388: 推 06/21 00:56
h57124342000: 看到成佛那段好難過 06/21 01:25
fytarge: 以佛教的觀念來說,若是讓受害者報仇,除了滿足復仇的願 06/21 10:58
fytarge: 望外,並沒有其他益處。超渡反而能讓這些被苦痛侵蝕的人 06/21 10:58
fytarge: 們,獲得紓解及解脫。 整體來說確實是更好的選擇。 06/21 10:58
fytarge: 但以人的角度去看確實會憤恨不平也是正常。 好故事推推 06/21 10:58
fytarge: 話說同個主角有其他故事嘛? 06/21 13:13
fytarge: 另外感謝翻譯者,翻得棒極了 06/21 13:13
fytarge: 看到第一篇的介紹了XD. 回去補完山的故事。 06/21 13:14
dragonfish: 好看推 06/21 13:53
iamwind7954: 話說中國人有成佛的說法嗎 不是入輪迴嗎? 只有日本 06/21 14:52
iamwind7954: 的書裡才看過人死成佛誒 06/21 14:52
pete0328: 好看!!! 06/21 16:41
debby3377: 好好看QQ有點難過但還是很感人的故事! 06/21 21:59
sinper0205: 推 06/22 11:17
StarryNit: 謝謝翻譯,喜歡這個系列的故事呢 06/22 16:13
xuan85: 說好的三十萬快給我啊 06/22 16:58
bygamantou: 我覺得小鎮還是最好看的> < 06/22 21:06
drunk0102: 好看! 06/23 01:00
jeter8695: 喔喔 超好看 06/23 04:35
jeter8695: 笠根:培因天道? 06/23 04:36
snkilsos: 好看 大推 感謝分享 06/23 15:48
desss: 推 謝謝原作與譯者 06/23 16:08
King5566: 聞到笠根和伊井野戀愛的臭酸味 06/24 15:15
qqq3232: 請問原文有說明是無辜的受害者故事嗎?畢竟我們看到的視 06/25 18:43
qqq3232: 角是有一家人被殘忍殺害,但真正事實跟詳情卻不太清楚 06/25 18:43
qqq3232: 不過很感謝譯者辛苦的翻譯! 06/25 18:43
kp9217: 推推 06/26 02:53
s870196: 推 06/26 07:26
lvoe1014: 得罪了方丈還想跑 06/26 14:11
fujiapple12: 看到最後覺得很感人 謝謝翻譯! 06/26 15:18
fytarge: 日本的成佛...或許可以解釋為「安然無牽掛結束這一世」 06/26 15:38
fytarge: 或許也有解脫到極樂世界免受輪迴苦難的意涵吧!! 06/26 15:38
lovejkv: 還是覺得好難過 可憐的一家人 06/27 12:30
jimmy791223: 好看 06/28 09:16
a25: 很好看,謝謝翻譯 06/28 11:24
evanyi: 天道是某教? 06/29 01:21
Zian: 好感人嗚嗚 06/29 16:11
ckk6636: 推! 感謝翻譯! 06/30 15:01
skywinds: 推! 07/02 14:28
FJCUlazycat: 電影都拍這麼多要放下仇恨,不要一昧復仇的題材了, 07/03 01:37
FJCUlazycat: 為啥還是這麼多人覺得李先生沒事很不甘心啊 07/03 01:37
dblue: 太精彩了,洪先生一家太可憐了 07/03 09:52
sromys: 這次的故事也好好看啊!感謝原PO翻譯故事之外也把大家都感 07/03 10:06
sromys: 想再翻譯給原作者 07/03 10:06
techan: 從命名等 感覺日本對中國刻板印象 這點真是很懷舊 很讚! 07/03 10:24
hainishiki: 推推!很精彩!感謝大大翻譯 07/03 13:51
crouch: 推~ 07/03 15:53
pkstudenn: 成佛那段直接淚崩 07/03 20:23
hank6797: 推 07/04 22:38
blonly: 推@@ 07/05 18:12
Tprmpm0: 真人電影版快出啊 ,難得有這麼好的體材 07/06 11:20
metalbone: 期待下篇 07/06 12:35
pal1231: 看完滿滿感動 作者實在太厲害啦 有機會出書的話 我一定 07/06 17:59
pal1231: 買來收藏 07/06 17:59
pal1231: 另外感謝翻譯大大辛苦翻譯並推薦這個作者 07/06 18:01
etmcie: 好看 感謝翻譯QAQ 07/07 17:21
sadlatte: 應該是為了弄壞房間不用賠太多才故意挑便宜旅館的吧XD 07/08 04:43
sadlatte: 說不定也沒有煙霧警報器 07/08 04:43
punck: 不知為何我覺得皓先生的踢擊給人感覺很有喜感XD 07/08 14:50
chulen: 好看 推 07/11 13:51
Faycc: 好溫暖的結局!!!大推 07/26 11:27
lemon405: 推 07/26 21:29
soarcat: 有洋蔥的文啊 07/28 09:50
almaa980909: 推 辛苦原po翻譯了 今天一次補完全部XDD 08/02 10:36
aric8847: 刻板印象有夠重的 08/17 02:06
t13thbc: 這是創作 而去原本洪太太這種怨靈幾乎是沒機會成佛就算 08/20 15:13
t13thbc: 殺掉李先生報仇了 也是只能維持怨靈的樣一直痛苦下去 現 08/20 15:13
t13thbc: 在遇到有能者封印願意供養慢慢化解她的怨恨直到成佛 已經 08/20 15:13
t13thbc: 是很好的結局了啊 08/20 15:13
ckk6636: 推! 08/23 09:35
cowandorange: 好看! 09/01 17:52
afra811210: 謝謝翻譯! 09/08 23:10
ibahan: 推 09/12 16:13
orange7: 李沒有死好可惜呀 09/27 17:34
poopooass: 謝謝翻譯,好精彩的系列,超好看的 11/18 08:41
CreamCat4967: 除靈方式好妙www 希望漫長的供養中,洪太太也能慢 11/28 15:37
CreamCat4967: 慢復原去找成佛的先生女兒QQ 11/28 15:37
tryit78521: 推 12/25 12:18
loveinsep: 謝謝作者和unlin大,太好看。 12/27 08:02
playperfloor: 回來朝聖一下 原來天道在這裡就已經鋪梗了 12/30 03:25
starcry: 原來天道已經出現過了 12/30 03:32
VR3DV: 感動 悲傷到都快哭了的故事 12/31 09:21
beastwolf: 推 01/01 22:24
sonny044: 朝聖 老師最後收服靈的箱子跟小麥南瓜爺爺的箱子好像... 01/01 23:24
watermelon09: 同樓上的想法,感覺那箱子不單純...... 01/05 02:59
m931642: 推推推 01/10 17:11
coolkoei: 感覺天道是中國正道走偏發展的邪教..老師在追蹤同門叛徒 02/03 17:38
iiyu: 很溫暖的結局 02/21 13:53
hermit13: 暖男系除靈wwww 09/17 20:46
cconi716: 先推~不過覺得老師直呼「皓」有點出戲?日本人會以姓 10/13 13:13
cconi716: 氏來叫對方沒錯,但我們平常應該是以名來稱呼,而不會因 10/13 13:13
cconi716: 為對方是皓先生而簡稱為皓 10/13 13:13
fantasy00249: 概念很像佛教的超脫欸!推! 10/29 1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