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文森.杭特站在墓穴前,仰看著在黑夜中灑落的雪,一邊思考著。 落雪的速度加快了,不一會兒功夫,積雪靜靜地掩蓋住了杭特的皮靴。 文森不是很在意的抖了一抖,突然他瞇起眼睛, 看見了墓穴旁不同於雪的一道幾乎難以察覺的閃光。 他蹲下身子,用手觸摸著,獵人的直覺告訴他,這是獵物留下給他的線索。 他輕輕拎起那閃光的來源,一根粗硬、尖銳的銀色獸毛。 這不是狼毛,狼毛應該更為柔軟。 這也不是熊毛,杭特獵過最大的熊,毛也沒有手上這根粗。 這根銀色的獸毛幾乎像是刺了, 杭特輕輕碰了碰尖端,一粒豆大的血珠立刻從手指滲了出來。 杭特咒罵了一聲,將手指含在嘴裡,一邊興奮地笑了起來。 對他而言,未知的獵物將是他的財富。 杭特的工作很特別,他專門為馬戲團或怪胎秀蒐集各種不同的畸形兒或奇妙的動物。 當然啦,他也毫不客氣的狠狠敲了各個團主一票,因為他總是能找到別人未見過的事物。 人魚?沒問題。 魚人?搞定。 蛇男孩?包在杭特身上。 你要食人族裡的西洋棋小黑人高手? 這是蠻困難的要求,但是杭特或許能辦到。 當杭特在旅行中因為風雪停留在這個小鎮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 他那堪稱獵人雷達的直覺噹噹噹的敲醒了警鐘,那告訴他,有大獵物來了。 果不其然,在下雪後怪事陸續的發生,有人死了,有人失蹤。 但是這些愚蠢的鄉下人甚至還認為是死人復活了,自己扒開了墳墓鑽了出來。 當杭特從瑪莉的口中得知警長與尚生的對話後, 他立刻理解到這根本不是什麼殺人失蹤事件。 這是很典型的猛獸襲擊事件。 當杭特在非洲狩獵的時候,他老早就見過這種事情。 一般人常常認為,猛獸襲擊的時候,會弄得血跡斑斑、到處都是碎肉,錯了。 實際上,他們常常會在第二天早晨醒來時, 發現帳篷裡面一個人都沒有,但是東西都留在原地, 地上只有幾道幾乎難以發現的拖拉痕跡。 那個時候,杭特花了整整一個月才獵到了那頭狡猾的食人豹,用的是一個土著當餌。 獵豹幾乎像是幽靈一樣從黑暗中走出,啣住了土著的脖子甩了幾下,便把人拉走了。 整個過程花不到五分鐘。 當然,杭特還是把子彈送進了那頭豹子的額頭上,豹子的標本上開了個洞, 連著故事賣給了怪胎秀。 猛獸襲擊後,常常只有一點點極為細小的痕跡。 像是他手上這根白金色的獸毛。 杭特的推測是這樣的。 因為開始下雪,某些森林的生物因為天氣的改變,開始搜尋不同的食物來源, 猛獸可能從來沒殺過人類,但是當牠得手一次後,發現人類是很棒的食物來源。 人類脆弱、沒有鱗甲或銳利的牙齒,更不用提醉醺醺的醉鬼們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小李、老傑克都到過酒館;那夥洞穴裡的三人組則是在睡眠中被襲擊。 這場雪觸發了猛獸的冬眠機制,牠必須盡可能吃的多才能冬眠, 才會在落雪後才開始一系列的事件,礦穴裡的三人不過是食物儲備, 屍體的失蹤不過是猛獸順著氣味奪回牠的獵物罷了。 透過月光,杭特手上的銀毛閃耀著美麗的光輝,他小心翼翼的將獸毛收進玻璃罐中, 順手點亮了一根捲菸,倚在墓石上抽了起來。 這隻猛獸非常聰明,而且不會正面跟人戰鬥, 牠沒有正面與那些偷盜食物的礦工們起衝突,選擇在沒人的夜晚偷偷的取回牠的食物。 捲菸橘紅色的火光在黑暗中顯得特別明亮,杭特把菸丟到雪地上,背起槍走向礦穴。 要在其他人發現之前先狩獵牠。 月光灑落在獵人的身上,遊戲開始了。 ------------------------------------------------------------------------------ 相比外面的環境,礦坑中顯得更為濕熱。 杭特提著煤油燈,小心翼翼地摸索著溫暖的洞壁一邊前行。 在進入礦穴後,杭特立刻能理解為何猛獸選擇礦穴作為冬眠的地點。 溫暖、錯綜複雜,而且最重要的一點...食物來源充足。 想到這,杭特握緊了獵槍。 是啊,他也是食物之一。 礦坑中的黑暗貪婪的吞噬著提燈中的火光,即使杭特努力地睜大眼睛, 也很難看清楚眼前的漆黑中藏著什麼,常常會在鼻子快貼到牆上時才發現前面的石壁。 他有些後悔沒有帶更多的光源進入礦穴中,但只是硬著頭皮往前走。 然後他看見了。 一瞬間,提燈的光芒被黑暗中的兩個光點吸收而且反射,杭特慢慢蹲下, 將煤油燈放在地上,架起了獵槍。 黑暗中看不清形體的野獸,只是盯著杭特,牠沒發現自己的眼珠子已經暴露了牠的存在, 或許仍在等待杭特這愚蠢的獵物走向牠。 很遺憾,今天獵人要變獵物啦。 杭特這麼想,一邊用很輕的力道拉開了保險,將食指扣在板機上仔細瞄準著。 不大,杭特心想。 從眼睛的高度判斷,那猛獸的高度大概跟杭特差不多高, 杭特有點好奇牠怎麼將三具屍體拖回這礦坑中的... 對啊,牠怎麼做到的? 就在這時候,杭特的背後,傳來了重重的震動。 杭特吞了口口水,舉著獵槍死盯著眼前不動的野獸。 像是嘲諷杭特一般,眼前的光點只是一動也不動的回望著杭特。 然後,杭特猛然轉過了頭。 震耳欲聾的槍聲在洞穴中響起,伴隨著杭特的慘叫,然而,呼嘯的風雪掩蓋了這一切。 ------------------------------------------------------------------------------ "老闆,你鞋子上那是啥?" 進屋後,尚生皺著眉頭,指了指庫柏靴子上的一處。 庫柏不解的看向他的靴子,不知何時,他靴子的側邊沾黏著奇特的銀色白毛。 他用另一隻腳嘗試把那些毛撥弄下來,卻發現那些毛幾乎像是長在靴子上似的。 這啥? 他用刀子輕輕的刮下那些毛,白色的粉末與毛隨即掉落到了地板上。 不知為何,那白色的粉末有些眼熟... 庫柏想起了那些屍體。 {1856.舊金山}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4.117.56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566402188.A.E28.html ※ 編輯: OlaOlaOlaOla (36.234.117.56 臺灣), 08/21/2019 23:49:35
yu800910: 所以應該是「一個族群」的野獸在狩獵 08/22 00:08
TWkid: 推 好精彩 08/22 00:10
TWkid: 但是被野獸咬死如何保持面帶微笑咧 08/22 00:11
winya: 推 08/22 00:36
yu800910: 有可能野獸的唾液有物質可以讓獵物陷入幻覺後失去意識, 08/22 00:37
yu800910: 好方便牠們拖獵物回巢穴。因為直接咬死的話,血腥味或許 08/22 00:37
yu800910: 會引來其他野獸搶奪食物 08/22 00:37
Claudia: 推 08/22 01:21
ifangho: ㄊ 08/22 13:26
ifangho: 推 08/22 13:26
ironhihihi: 好看,推居然這麼少!喜歡這系列 08/22 17:35
dean5622: 推 08/22 21:59
stupider45: 推 08/23 18:54
tomchun6: 不錯 08/24 00:08
grassbear: 推 08/26 1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