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網址:https://yakou-ressha.com/originals/original-story/yami/ 原文標題:闇の鳴動 是否經過原作者授權︰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 第二部〈自殺線下聚〉前篇 「有一種完全沒有痛苦又愉快的方法喔。要不要找幾個人一起來辦個自殺線下聚呢?有興 趣的話,請傳訊息給我。」 就在剛才,我收到了這樣的回應。 我在看自己常看,總是發一些負面推文的推特帳號時,發現了一個奇怪的標籤。 好像有幾個人正在轉推#自殺線下聚這個標籤。 源頭的推文是大約三十分鐘之前發的。 「我要舉辦#自殺線下聚!想參加的人請加上這個標籤並轉推。我想很快就會被刪掉了, 所以要速戰速決 (^^)v」 當我轉推「如果這是真的,那我有興趣」之後,回應很快就來了。 當然,也有很多像是「不能自殺呀」、「多多保重心理健康」、「諮詢窗口」之類的無聊 回應,但那些全都被我忽略了。 完全沒有痛苦的方法。 「是什麼樣的方法?」 我一邊心想,大概是藥物還是什麼的吧,一邊追蹤了對方,傳送訊息。 叫做心理健康心靈主義者的帳號,立刻就回應了。 「說穿了就是藥物。雖然不是違法藥品,但會讓人產生幻覺。只要一邊點著味道很棒的薰 香一邊聊天,不知不覺就會進入夢中了。再來就可以這樣進入新的人生囉^_^」 果然是這樣嗎。 真是太可疑了。 不過,我果然還是有興趣。 「這太可疑了吧?」 我傳了這樣的訊息。 「你要這樣想也無所謂。我也有傳訊息給其他人,就只是我們這次沒有緣分而已吧。我先 離開了。加油喔!」 他回答。 「…………」 被拋棄了呢。 我又被拋棄了。 雖然是我自己要質疑對方的,但他竟然這麼輕易就放棄,這也太過分了吧。 在我決定要自殺之後,已經過了三年。 三十大關早就過了,現在也沒有固定的工作,住在老家。 我沒什麼朋友,以前的同學每個人都有了家庭,也有了小孩。 我不僅沒有結婚,到目前為止,也沒有交過男朋友。 在當今現下的價值觀裡,這被稱為單身貴族。 但用過去的說法來講的話,這就叫做剩女。 要是讓我給自己打分數的話,我肯定會把自己分在魯蛇那邊。 「…………」 我完完全全就是個魯蛇。 我的人生,究竟是從哪裡開始走錯的呢? 對於不管過了多久都沒有要結婚的我,雖然雙親也曾經對我說過鼓勵的話,但隨著我連工 作都沒有好好去做、待在家裡當米蟲,他們也漸漸開始表現出不耐煩的態度。到了這幾年 ,他們似乎已經放棄,也沒有再對我說過那些話了。 雖然我相當幸運,出生在不用工作也可以獲得溫飽的家庭,但等我意識到的時候,自己早 就錯過了像個正常人一樣工作的機會。 我的外貌沒有到令人絕望的地步,至少我自己是這麼想的。 我的身材沒有到胖,出門的時候,也會像平常人一樣化妝。 就只是緣分未到而已吧,我是這麼想的。 以前,在打工的地方對我很好的男性,每個人都一定已經有對象了。 我也曾經對戀愛感到憧憬,曾經努力過。 但就是沒有緣分。 後來,我乾脆誰都無所謂,只要找到可能願意讓我以身相許的對象,就開始用盡全力追求 對方。但對方每次都被我的過度積極嚇到,因而拉開了與我之間的距離。 因為我太拚命,而讓對方感到不舒服了吧。 一旦開始對自己感到厭煩,我就絕望了。我覺得自己沒辦法再繼續活下去了。 我就這樣決定要自殺了。然而,我既沒有想到方法,也沒有實行的勇氣。 雖然我應該已經不想再活下去了,但在我搖頭嘆息、對於連去死的勇氣都沒有的自己感到 悲哀的期間,不知不覺就已經過了三年。 「…………」 就算很可疑,也無所謂了。 反正都要去死了,就算對方有什麼非分之想,也總比帶著處子之身進棺材好吧。 我曾經在收集網路留言板資訊的整理網站上看過「去了自殺線下聚,結果被強暴了」的懶 人包。說不定這個人也正打算要做這類事情。 就算是這樣,也只要把這個當作理由,再去自殺就行了吧。 我暫時停下一如往常的負面思考,回應剛才的訊息。 「不好意思。果然還是讓我參加吧。」 我傳了這樣的訊息。回應馬上就來了。 「非常歡迎。細節會在自殺的夥伴們確定之後另行聯絡。大概會是這個禮拜六吧。」 他這麼寫道。 到了禮拜六,多年來的課題終於就要結束了。 因為時限已經設下,我的心情也好了起來。 最後的這幾天,我感覺自己可以積極地活過去。 我來到對方指定,位於中野的一間公寓。那是一間租金看起來並不便宜,又新又大的分租 公寓的其中一間房。 「我是理惠。請多多指教。」 我抵達指定的房間,向對方打招呼。 「妳好,我是達也。歡迎歡迎。請進。」 為我開門的是自稱達也的男子。 他帶著爽朗的笑容這麼說完,請我穿上拖鞋,並在我前頭往房間的深處走去。 他的年齡大概和我差不多。 體格是典型的瘦弱身材。 他的腰圍之類的,該不會比我還細吧? 他的身上穿著白色襯衫與牛仔褲,外觀整齊清潔。 他的頭上頂著一頭讓人想吐槽的波浪捲髮型。 說真的,是個好男人啊。 明明接下來就要死了,但我卻有點興奮了起來。 經過走廊,抵達位於深處的房間時,達也正和其他四名男女坐在沙發上。 男女比是一半一半。 三男三女。 男性包括一位看似上班族的人,一位看起來很厭世的大叔,以及達也。 女性則包括一位土土的女性,一位艷麗的年輕女子,還有我。 眾人沒有特別出聲向我打招呼,就只是瞄了我的臉一眼,接著就滑起各自的手機。 看起來很軟弱的大叔微微一笑,向我點點頭。 「請放輕鬆,坐下來吧。基本上就是像這樣聊聊天而已。」 達也這麼說完,請我在沙發上坐下。 坐在L型沙發一端的土氣女往裡面挪了一下,我便坐到了空出來的地方。 雖然沙發還滿大的,但六個成人一起坐在上頭時,就感覺有點擁擠了。 在L型沙發中央的桌上,小小的桌子擺滿了達也準備的啤酒與下酒菜。 簡直就像在家裡面辦酒聚還是聯誼一樣,溫和的氣氛讓人完全感覺不出這是一場自殺線下 聚。 身為召集人的達也單手拿起了罐裝啤酒,致詞宣告線下聚的開始。 「那個啊。謝謝各位今天來參加由我提案的自殺線下聚。不用說,這是我第一次參加自殺 線下聚。在努力思考之後,我決定以這樣的方式進行。就算喝了酒也沒有影響,所以各位 想喝的話,就請拿自己喜歡的種類喝吧。冰箱裡面也有紅酒什麼的,大家就自己去拿吧。 」 他一邊說,一邊掃視參與者們。 眾人也跟著伸手去拿罐裝啤酒。 我拿了一瓶水蜜桃口味的水果氣泡調酒。 「那麼,總而言之,我們就來乾杯吧。準備好了嗎?……乾杯~!」 說完,他將拿著罐裝啤酒的手伸向中間。 眾人也隨後伸出手,乾杯。 有人帶著毫無掩飾的笑容乾杯,也有人像我一樣,一邊感到困惑,一邊乾杯。和大家的罐 子相撞之後,我喝了一口。 真好喝。 這就是最後的酒了嗎。我慢慢品味。 就像讀出了我的心思一般,達也開口說道。 「不過,這就是最後的晚餐了。之後就交給這個啦。」 說完,他往沙發的後方伸手。 達也拿出了一些圓錐形的薰香。 他把綠色、圓錐形的薰香在桌子上面排開。 總共大約有二十個。 「一邊點著這個一邊聊天,心情就會變得很好喔。雖然一個小時後要打針,但到時候就幾 乎不會感到疼痛了,害怕打針的人也不用擔心。就只有這一點還請各位多多忍耐(笑)。 」 要打針是嗎。 先用薰香讓人放鬆,再打一針致命的毒藥確保任務完成,大概就是這樣吧。 這樣真的沒有違法嗎?我想了一下。不過,我們接下來就要死了。 到了這個節骨眼,這也已經不成問題了吧。 結果,我們從自我介紹開始,向彼此公開了各自的人生簡歷,以及決定要自殺的過程。 因為不想說的人可以不要說,所以坐在我隔壁的土氣女拒絕了。 在我公開了自己那什麼都不是的人生之後,毫無掩飾的同情視線聚集到了我身上。我一邊 也為自己感到悲哀,一邊喝了一口氣泡酒。 「那個,呃,該怎麼說。要是我可以的話,要不要至少和妳來一次啊?」 像是上班族的男性很尷尬似地這麼說了。 和他那尷尬的語氣相反,他的臉頰有點漲紅。 他的視線從我的臉開始,移動到我的胸部,再往下到腳,接著又立刻回到了臉部。 雖然我姑且也想過或許會發生這種事情,所以穿了裙子來—— 「不用了。我也不想讓想死的勇氣消失。要是你願意跟我結婚,或許還有得談,但你接下 來也要死了。就算兩個人決定要一起活下來,你也還是深陷債務地獄。比起到了這個節骨 眼還慌慌張張的下不了決心,我寧願就這樣去死。」 我這麼說完,用手在眼前搖了搖。 這個男人自殺的理由,說穿了就是債務壓力。 事故物件也該有點自知之明吧。 如此這般,最後的晚餐繼續進行。等我注意到的時候,上班族和土氣女都已經睡著了。 厭世大叔和年輕的豔麗女也眼神迷茫地喝著酒。 達也是去了廁所嗎? 我的記憶似乎有點模糊。 這個狀態就是那個啊。 酩酊大醉。 我有喝了那麼多嗎? 我用轉不太動的腦袋試圖掌握現況。這時,我注意到了眼前的桌上放著和我們人數一樣多 的針筒。 針筒全都已經使用過了。 也就是說,我們大概都已經打過針了吧。 這麼一來,就確定會死了。 不知是薰香還是什麼的影響,很不可思議的,我並不感到害怕。 在朦朧的腦袋裡,我想著,這麼一來,下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就會是下一段人生了。 我再次突然醒了過來。 眼皮好沉重。 雖然想睡得不得了,但不知為何,我保持著清醒。 大家都怎麼樣了啊。 我看向周圍,沒有人坐在沙發上。 這裡就只有我一個人。 我一邊抓了抓頭,一邊轉頭四處查看。 從背後的拉門後面,傳來了一些動靜。 在上班族想要和我一起進去開房間的那個地方,就在那道拉門的後面。 從那裡傳來了一些動靜。 我理解到,除了我以外的其他人,大概都在那裡吧。 「…………」 都到了這種時候,我竟然還是被排擠了嗎。 就連那個土氣女都已經不在這裡了。 「……啊……嗯……嗯……」 傳來了不知是土氣女還是艷麗女發出的色色的聲音。 我覺得自己真的是悲哀到了極點。為什麼我還沒有死?我恨恨地想著達也。 我看向廚房。 乾脆用那邊應該會有的菜刀抹了脖子,死一死吧。 我嘗試起身,但壓在全身上下的沉重感,使我放棄了這個念頭。 身體好重。 頭腦轉不太動,眼皮也睜不太開。 要是可以就這樣進入夢鄉的話,明明就輕鬆多了啊。 睜開眼睛的時候,下一段人生就在等著自己了。 對於現在的人生,我已經沒有任何留戀了。 雖然我這麼想著,但都已經來到這裡了,竟然還是只有我被排擠。我對這不合理的待遇感 到忿忿不平。 明明就連那個土氣女也可以。我至少也要罵一罵那個對我有非分之想的上班族。 「…………!」 我好不容易站了起來。 我幾乎沒有平衡感,靠著牆壁作為支撐,才勉強能夠向前行走。 雖然視野轉來轉去的,但我還是能判斷自己該去的地方。 我搖搖晃晃、舉步維艱地前進。 拉門後面,還是像剛才一樣傳來甜美的叫聲。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想罵他們兩句,還是想叫他們讓我加入。我朝那邊靠近,並毫不猶豫 地打開了拉門。 「喔?妳醒過來啦。」 對我做出這樣的反應的人,是達也。 他身上的衣服穿得好好的,像是在觀察橫躺在他眼前的土氣女一樣,盤腿坐著。 我看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 其他人都怎麼了? 房間裡面,就只有達也和土氣女而已。 「嗚……嗚嗚……」 土氣女發出呻吟。 我之前還以為那是色色的聲音,但土氣女的眉間擠出了皺紋,似乎十分痛苦地發出呻吟。 達也摸了摸土氣女的額頭,低語。 「很好喔,就是這樣……向在妳眼前的東西伸出手……沒錯……那就是契機……伸出手去 捉住它吧……」 這傢伙到底在說什麼啊?雖然我這麼想,但我沒辦法好好整理思緒。 「妳稍微等一下喔。現在是緊要關頭。」 他這麼說完,摸摸土氣女的額頭,嘴巴靠近她的耳邊低語。 「……啊……」 過了一會,土氣女弓起了背,一抖一抖地抽搐。 接著,她無力地停下了動作。看著土氣女的樣子,我明白了。 她沒有在呼吸。 直到剛才為止還十分痛苦似地起伏著的胸部,現在也一動都不動了。 她死了。 雖然我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現在,就在我的眼前,確實有一條人命消逝了。 我明白了這件事情。 「…………」 雖然我的腦袋不太靈光,但我還是明白了。 這個男人……。 雖然我不懂他究竟是如何辦到,但毫無疑問地,達也殺害了土氣女。 恐怕,其他的人也像這樣被他殺害了吧。 計畫自殺線下聚,召集死了也沒差的人。 這個男人正透過這樣的手段,殺害被他聚集過來的我們。 我明白了這件事情。 不可思議的是,我並不感到害怕。 不知是受到薰香還是酒的影響,但我就只有一種「啊,原來是這樣嗎?」的模模糊糊的感 覺。 其實就算是這樣,也無所謂啦。 如果他可以讓我毫無痛苦的死去,那也行呀。 「既然妳都醒了過來,那妳就沒有留在這裡的理由了。雖然在總部那邊會有一些處置,但 能請妳不要怪我嗎?畢竟妳也是抱著放棄性命的念頭來的,就請妳乖乖聽撿了妳那一命的 人所說的話吧。」 他還是一樣,淨說些完全聽不懂的話。 我被不知何時就已經站在自己身旁的男人們抓住,被帶出了房間。 等到被塞進車子裡面,我們開始移動的時候,我的意識才總算斷了線。 § 我在一間純白的房間裡醒來。 正當我還搞不清楚狀況、發著呆的時候,傳來「咔鏘」的一聲,幾個人進到了房間裡。 兩名穿著白袍、像是醫師的男人,還有一名女性的護理師走了進來。 看來,這裡似乎是醫院。 醫師檢查了我的身體狀況,護理師則拿水給我喝。 雖然我覺得好疲倦,頭也痛到不行,但醫師說,我的健康狀態並沒有異常。 因為喉嚨乾得要命,我一直喝水。結果,我很快就想要上廁所了。 我想去房間裡設置的廁所,但身體不聽使喚。 我被護理師攙扶著,好不容易才到了廁所。 這樣到底算是哪門子的健康啊? 上完廁所,我往鏡子裡面一看,上面映出了臉色非常糟糕的自己。 在我的眼睛下方,有一輪超大的黑眼圈。 我的臉頰削瘦,比起說是憔悴,還更像是一個病人。 根據護理師所說,我似乎睡了將近一個禮拜,只靠點滴維生。 我被攙扶回到了床上,完全搞不清楚狀況。醫師和護理師就這樣離開了房間。 「…………」 我盯著純白的天花板看。 我用好不容易開始運轉的頭腦判斷現況。 記得那時,我被薰香弄得昏昏沉沉,大家都不見了,然後達也把土氣女給……。 對了。 接著,我就被幾個男人綁架了。 也就是說,這裡大概是我被那些男人帶來的地方吧。 光看醫師和護理師的態度,似乎沒有那種黑道的感覺。他們到底為什麼要把我帶到這裡來 呢? 抓一個對人生絕望、參加自殺線下聚的女人,是能做什麼啊? 難不成是要摘器官……。 因為不安和混亂,我覺得腦袋在天旋地轉。 思緒還尚未整理完全,我的意識便再度沒入了黑暗之中。 我被一股香味薰醒。 黃昏的陽光從窗外照了進來,將白色的房間染成了橘紅色。 倦怠感還有頭痛都已經好多了。 香味的源頭,似乎是站在入口處的人手上正拿著的餐點。 雖然我的肚子咕嚕咕嚕地叫著,但懸在胃裡的不安,讓我的食慾盡失。 「達也……」 拿著一個碗走進房裡的人,是帶著與那時相同的笑容的達也。 「嗨,身體還好吧?」 他親暱地這麼說,走了過來。 「妳坐得起來嗎?雖然妳才剛醒,或許是有點來得太早了,不過我拿了粥來,要是吃得下 就請吃吧。」 說完,他把碗放在床邊的櫃子上,走近過來,像是要把我給抱起來一樣,協助嘗試起身的 我。 「你這個人,到底是想怎樣啊?」 竟然能發出這麼冷靜的聲音,連我自己也感到相當意外。 本來就很靠近的達也的臉,這時又更加靠近了。 他看著我的眼睛,「嗯」的一聲,點頭。 「妳看起來很有精神嘛。接下來,我會好好向妳說明的,所以可以請妳邊吃邊聽我講嗎? 」 我扭扭捏捏地從放在膝蓋上的碗裡舀起粥,往嘴裡送。 雖然我實在沒什麼吃東西的心情,但達也說接下來會講很久,趁還熱的時候吃吧。被他這 麼一說,我只好開始吃了。結果,坐在床邊椅子上的達也笑了出來。 我驚訝地看向達也,沒想到他語出驚人。 「妳還真敢吃我拿來的食物呢。都不覺得裡面可能加了什麼東西嗎?」 說完,他又笑了。 他看著我目瞪口呆的臉,爆出笑聲。 「騙妳的騙妳的,抱歉。什麼都沒有加啦。那真的是給病患的餐點,請妳放心。」 我一邊心想,這傢伙真是個渾蛋,一邊卻被他那毫無陰霾的笑容給削弱了氣勢,只能嘆了 一口氣,再次舀起粥往嘴裡送。 明明都是一把年紀的大叔了,笑起來倒是挺爽朗的。 反正我也是個打算去死的人,都到這裡了,根本沒什麼好怕的。我在心中對自己這麼強調 。 不過,要是他說「我要收下妳的內臟」,我也還是會感到反感就是了。 「所以?你們到底想怎樣?」 達也開口回答我的問題。 「嗯。首先,就從我們的真實身分說起吧。我們是NPO法人Milkyway。雖然表面上是這樣 ,但我們其實是一個宗教團體。我們自稱天道宗。」 宗教?會使用藥物的宗教團體? 不管怎麼想都很可疑啊。 「我們正在計畫性地招募自殺者。當然,這並不是為了要殺害你們。這點妳可以放心。」 「不對,那個時候,你不是就已經殺人了嗎?」 「沒這回事。妳那時候看見的,是類似假死狀態的現象喔。」 「你騙人。她都已經沒有呼吸了不是嗎?」 「妳有醫學背景嗎?」 「沒有是沒有……」 「那麼,要不要打通電話?那時看起來像是死去的她,現在已經回到日常生活了喔。雖然 她已經不記得妳我的事情就是了。」 「這是怎麼回事?」 「簡單來講,就是催眠。實際上則是商業機密。哎呀,總之,就是在類似瀕死的狀態時, 對人下達心理暗示。使用藥物也是為了這個目的。」 他到底在說什麼啊? 「嗯,總而言之,我們對想要自殺的人發出邀請,聚集他們,並讓他們放棄自殺。心理暗 示也差不多是為了這個目的才用的。」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雖然我想說,這當然是為了要幫助人呀,但說實話,這都是宗教活動。我們這群人,正 在學習能在這種深層心理發動的術。」 也就是說,他們是為了這個目的,才聚集想要自殺的人嗎? 並把他們當成自己的術?或是心理暗示?的宗教性行為的實驗品? 甚至不惜踐踏不得不走上自殺這條路的人們的尊嚴? 「…………」 不,說人有自殺的自由,這點是不會被認同的吧。 對他們來說,這或許是個正當的理由。 「那是可以讓你們擅自決定的事情嗎?」 單靠這個連我自己都沒有信心的抗議,當然沒有讓達也動搖。 「唔,或許能說是緊急避難吧。要是把這些人放在一邊不管,他們很快就會死了,對吧? 況且,我們也有尊重大家想要自殺的意願啊。我們不過是在那上面稍微讓大家回心轉意了 一下而已。雖然我沒辦法告訴妳更多細節,但總而言之,就是這樣。」 達也硬是把話只講了一半,切回原本的話題。 「我們對似乎要自殺的人發出邀請,問他們要不要一起去死。接著,我們下達心理暗示, 避免他們自殺。雖然確實是騙人上鉤沒錯,但這也是作為我們自己的術的練習平台。如果 妳想說這是犯罪的話,那我告訴妳,不是的喔。」 騙人上鉤,讓人放棄自殺。 雖然確實不是值得讚賞的方式,但對於我這種人來說,不管說好聽話還是難聽話,我們大 概都不會改變自殺的想法吧。 因此,雖然聽起來很有效率,但還是有什麼地方不太對勁。 「可是,光靠你們的心理暗示叫人放棄,真的就能夠阻止對方自殺嗎?」 我記得曾在電視上看過,用催眠叫人殺人或是自殺的話,因為本能上的某種原因,是起不 了效果的。 即使透過催眠強迫人去執行,打從一開始就辦不到的事情,也還是辦不到。 我記得大致上是這樣。 「對於尋死意志薄弱的人,光是催眠就可以讓他放棄了喔。教導他不同的生活方式或是提 出解決辦法,也都很有效。但是,對於尋死意志堅強的人,光靠催眠是辦不到的。所以, 我們會讓尋死的方法或是時間發生偏移,避免他的死亡。總之,我們還會做很多麻煩的事 情。」 雖然催眠沒辦法叫人去死,但可以叫人不要去死嗎。 我似乎隱隱約約能夠理解。 不管是誰,都不是因為喜歡去死才想要自殺的。 是因為活著實在太痛苦了,才會想要自殺的啊。 透過催眠,可以改變這個原本應該令人忌諱、使人厭惡的決定。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好像也不是不可能吧。 就這樣,我聽了好一陣子達也他們正在做的事情。雖然沒有到完全接受,但多少也能夠理 解了。 不過,坦白講,實際上還比較像是他把一堆心理暗示、催眠、商業機密的東西講得天花亂 墜,讓我不知從何反駁而已。 「那個時候,我為什麼會醒了過來?」 那時,我應該也因為薰香和打針而昏倒了才對。 「唔——。偶爾也會有這種事情喔。薰香對某些人比較難起效果。雖然說這個真的要改善 一下才行,但這只能讓Milkyway裡負責開發的人去努力了呢。」 「接下來,我會怎樣?」 「在妳的身體好起來之前,就先請妳暫時待在這裡吧。反正妳本來就打算去死了,對人生 應該沒有留戀了吧?」 「嗯……是沒有啦。」 「我也說了不少了,總之,妳就暫時放輕鬆點吧。這張是電視用的卡片。只要用這張卡, 電視就隨便妳看囉。」 說完,達也把卡片插進電視機旁邊的機器之後,離開了房間。 「…………」 我腦袋放空地看了一陣子電視之後,關掉了燈,躺在床上思考。 達也叫我暫時待在這裡。 他們究竟打算如何處理已經知道太多事情的我呢? 不,真要這樣說的話,他到底有沒有告訴我真相呢? 像是這樣讓我住院,感覺沒什麼必要啊。 難道那些都是被我知道也無所謂的事情嗎? 募集想自殺的人,用催眠讓他們放棄自殺的念頭。 光是這樣聽起來,他們不就是一群好人嗎? 「…………」 我不知道。 不過,他們似乎沒有打算要傷害我。 雖然摘器官的可能性還沒有完全消除,但至少,我想自己現在是安全的。 反正我打算要死。 就像我回答達也的一樣,我對人生沒有留戀了。 最壞的情況下,就算真的被活摘器官,要是他們能不弄痛我的話,我其實也無所謂。 要是能在幫上其他人後死去,這樣也不錯吧。 我一邊想著這些事情,一邊進入了夢鄉。 隔天下午,達也拿著筆電過來了。 他說那是為我準備的配發品。 筆電的配備相當不錯,也有攜帶型Wi-Fi分享器。 如果只要上網,幾乎到了配備有點太好的地步。 使用電腦是有條件的,只限瀏覽。 雖然可以自由上網瀏覽,但發電子郵件或推特是禁止的。 這大概是因為,達也他們不想自己讓正在做的事情曝光吧。 不過,我也沒有特別打算要曝光這些事情就是了。 說到底,我連朋友都沒有,就只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在推特上互相追隨的帳號,也就只有二十人左右而已。 就算現在想找某人傾訴,我也沒有對象。 「…………」 真的是一無所有。 我這三十多年,究竟是為了什麼而活的呢。 對於這已經問過自己千百遍的問題,我連嘆氣都嘆不出來了。 對於收到筆電,卻露出一臉神妙表情的我,達也微妙地誤會了。 「我沒有特別在懷疑妳什麼,但我們希望能夠避免無謂的麻煩。雖然我想告訴妳,不要放 在心上,但果然還是會有點疙瘩對吧。」 雖然我感到失落的點不在那裡,但對於意外地引起了他的關心這點,我稍微感到了一點罪 惡感。因此,我決定向他解釋。 「對不起。能讓我用電腦,我很開心。謝謝你。之所以會有奇怪的表情,那是因為,就算 我想要洩漏秘密,也沒有能夠說話的對象。」 說完,我對他笑了。 和字面上的意思一樣,是一種自嘲的笑。 三十歲土氣剩女的自嘲一笑。笑容沉重也要有個限度吧。 達也像是要把從我身上散發的負能量驅散一般,用充滿活力的聲音回應。 「那個,總而言之,電腦妳就自由使用,沒有關係。我還會再來的……呃——……保重喔 。」 他這麼說完,像是要逃離我身上的負能量一般,離開了房間。 我「哈」地嘆了一口氣之後,便心懷感激地開始用起了電腦。 我看了雅虎新聞,又逛了幾個論壇整理網站。 一切都沒有改變。 不管是我,還是這個世界。 明明現在就是這種情況,但我最先打開的還是雅虎。這個世界也絲毫不在意有個失業女想 死卻沒死成這種無聊事件,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繼續運轉。 無論到了哪裡,都沒有我的歸屬。 再次確認了一成不變的現實之後,我又開始思考自殺的事情。 在那之後,我住院了幾天。出院之後,我沒有回到老家,而是住進了達也準備的公寓中的 一房。 看來,他們似乎沒有要放我走的打算。 那個時候,達也是這麼說的。 「畢竟妳也是抱著放棄性命的念頭來的,就請妳乖乖聽撿了妳那一命的人所說的話吧。」 我所放棄的性命,被他們給撿走了。這是他的邏輯。 這種事情是被允許的嗎? 雖然我這麼想,但在我應該回歸的日常生活裡,什麼都沒有。就像我自己在自殺線下聚的 時候說過的一樣。 「妳對人生應該沒有留戀了吧?」 重複被問了兩次的這句話,在不知不覺間,已經深深地浸透了我的內心。 連我自己都感到驚訝的是,我一點都沒有「想要回家」的想法。 在被人施捨的公寓的一間房裡,我像平常一樣上網打發時間。 也不去工作,一整天渾渾噩噩地活著。 他們會給我吃的東西和零用錢,不會刁難。 雖然我可以外出,但線下聚那時綁架我的男人就站在公寓的前面,我出去的時候,他就會 跟著我走。 雖然我也曾經考慮過甩掉他們逃跑,但他們大概知道老家的地址,況且我也沒有回去的理 由。因此,我並沒有打算做出讓自己的處境惡化的行為。 我也針對天道宗做了一些網路搜尋。天道宗似乎被人認為是前陣子在廣播節目上引起靈異 現象的團體,但那上面寫的內容,實在令人難以置信。 上面寫說,他們在收集靈,進行什麼「蠱毒」。 既不知道他們在哪裡,也不知道他們的目的,什麼線索都沒有。 就只有這樣。 公寓裡和緩的軟禁生活開始幾天之後的某個夜晚,達也拿著酒上門來了。 我還以為他是要再做一次自殺線下聚的事情,一時全身緊繃。但他似乎只是單純想來找我 喝酒而已。 我問了他關於廣播節目發生的事情,但他回答,幽靈那些都只是妄想罷了,一笑置之。 在那之後,達也就開始每周固定造訪一或兩次。 他會一邊和我聊著不重要的話題,一邊喝酒。 剛開始,我還很有戒心,但到了最後,因為每次都沒有發生什麼可疑的事情,重複多次之 後,我也累了。 如果他們的目的是活摘器官,也早該動手了吧。 達也的話題大多都是電視或是電影相關的東西。和他聊天,就好像在跟朋友聊天一樣,只 講一些輕鬆的話題。 我們也有動手做料理給對方吃過。 就這樣,差不多過了一個月之後,等我注意到的時候,自己對於達也的戒心,早就幾乎完 全消失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會期待達也造訪的日子。 他來的頻率是三天一次或是四天一次。 他偶爾也會像是想要出人意料一樣,連續兩天都來。 為了讓達也可以隨時都來,我會整理房間,就算沒有離開公寓,也會化好妝、整理好頭髮 。 雖然這樣一來,要是那天他沒有造訪,我就會白費力氣。不過,反正我的時間多的是。我 因此孜孜不倦地這麼做著。 達也造訪的頻率逐漸提高,留在房裡的時間也變長了。 就這樣,某天晚上,我們跨過了那條線。 我不知道自己在達也眼中是什麼樣子。我沒有問過,也沒有打算去問。 但是,只要他想要和我在一起,我都會爽快的答應。為此,我甚至養成了一天沐浴兩次的 習慣。 至今為止,我那什麼都不是的生活,已經變成了只為了與達也共同度過而消耗的特別時光 。 雖然對於達也他們感到的不安並沒有消失,但一旦嘗過睜開眼睛時就能在枕邊找到的溫暖 之後,我就已經回不去了。 那是某天我和達也一起出外用餐的事情。因為要去新宿的住友三角大樓裡面,一家算是高 檔的餐廳用餐,所以我穿上了事先買好、比較高雅的服裝。一到那裡,我立刻就被位於建 築高層、令人目眩神迷的餐廳給震懾住了。 窗外是一望無際、延伸到地平線上的夜景。面對這只曾經在電影和連續劇中看過的景象, 我一陣心跳加速。 因為緊張,我大概有點舉止可疑吧。達也抱著我的肩膀,護送我走進店裡。 當我抬起頭看著他的側臉時,我確確實實地明白,自己已經完全愛上他了。 在如夢似幻的感覺中,我食不知味地吃完了料理,倆人接著就這樣住進了飯店。 早上醒來的時候,達也已經不在了。 我一邊對獨自一人醒來感到不滿,一邊淋浴之後,回到了飯店的房間裡。 這時,我發現了放在桌上的便條。 『因為有工作要做,我先離開了。我已經叫了北村,所以離開飯店的時候,請妳向人在停 車場的他說一聲。』 上頭這麼寫著。 北村是自殺線下聚時綁架我的男人中的其中一個。當我離開公寓的時候,他會跟著我走, 要開車的時候,他也會當我的司機,是擔任我的監視者和照顧者的男人。 我讓北村把我送回了公寓,再次在一個人的房間裡放鬆休息。 雖然我實際上是處於一種軟禁的狀態,但我已經徹底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不如說,因為能和達也在一起,說這是人生最棒的幾周也不為過。 現在回想起來,那些整天都想自殺、鬱鬱寡歡的日子,簡直就像騙人的一樣。 我倒了一杯茶,打開電視。 我回味著幸福的滋味,度過了一段平淡的時間。這時,午後的雜聞秀突然變得緊張了起來 。 介紹流行甜點的美食節目被迫暫停,緊急插播進來的是池袋車站前發生集體自殺事件的新 聞。 螢幕上播放著觀眾提供的失焦影片。一群人從建築頂端一個接著一個掉下來的畫面,被不 斷重複播放。 聽到主持人說,這是剛才在池袋實際發生的事情,節目來賓一陣譁然。 我一邊對於這毫無現實感的新聞感到可疑,一邊用電腦打開了雅虎。 在頭條裡面,有兩則是關於池袋發生的跳樓自殺事件的新聞。 「…………」 這是真的嗎? 我點擊其中一個。 裡面沒有提供比電視更多的資訊。 我點了另外一個,但也是一樣。 無可奈何,我只好搜尋新聞快報類型的網站。 在網站上,被發到推特等平台上面的許多影片,正不斷地被更新上來。 比起在雜聞秀上看到,眼前的許多網路貼文讓真實感更加強烈。我瀏覽眾多發文,點了其 中幾個。 有從各式各樣的距離和角度拍攝集體自殺事件的影片。 無論哪個影片,都充滿了極度的緊張,同時也讓我逐漸沒了現實感。 這真的是實際發生的事情嗎? 不是某人安排的虛構紀錄片,或是電影的宣傳嗎? 影片的真實感令我不禁這麼想到。影片拍得實在太過逼真,能夠確實地給觀眾帶來恐懼。 看了一陣子的影片之後,突然,開著沒關的電視機那邊,傳來了類似哀號的騷動聲。 女性主持人用顫抖的聲音讀出原稿。 「呃——……根據現在最新的消息……剛才……在澀谷的中心街……似乎也發生了集體自 殺事件……」 節目來賓一陣譁然。 因為節目似乎沒有更多消息了,所以我重新整理了新聞快報的網站。 網站上隨即冒出了醒目的標題:「接在池袋後面,澀谷也發生集體跳樓自殺」、「跳樓自 殺現場直播」、「恐怖攻擊!?這次換澀谷也有人跳樓自殺了」。 我稍微感到了一陣噁心。 有一種無法判斷是恐懼還是不舒服的,令人討厭的感覺。 雖然如此,但我還是點了引人注目的新聞中的其中一個。 顯示在螢幕上的,毫無疑問是澀谷的中心街。和池袋相同,這是拍攝一群人從建築頂端落 下的影片。 不斷更新上來的影片數量,再三證明這件事情是現在這個瞬間、以現在進行式正在發生。 「…………」 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即使如此,明確的事實就擺在眼前。有一群人現在正在集體跳樓自殺。 現在這個瞬間,他們也正在往下跳。 我把灰暗的心情放在一邊,看起播報現場狀況的新聞,還有社交平台上的情報。 如此折騰了一陣子之後,這次又開始冒出來的,是新宿也發生集體自殺事件的新聞。 集體自殺事件持續發生,幾乎要讓人覺得,會不會就這樣停不下來了? 我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懼,從電腦前站了起來,往窗外看去。 「…………」 和平時一樣的午後陽光正灑落在城市裡。 在看起來這麼和平的景象裡,在這個瞬間,也有人正在集體跳樓自殺。 而且,還有一般人目睹了自殺的過程。 簡直就像在外國發生的事情一樣,一點現實感都沒有。 在池袋,在澀谷,在新宿。 在那些熱鬧又繁華,人來人往的地方,正發生著將這樣的日常給破壞殆盡的凶事。 「…………」 好可怕。 我顫抖了一下,抱住雙臂。 我還在思考自殺方法的時候,當然也有想過跳樓自殺。 在空無一人的建築頂端,從掉下去就肯定沒救的高度,往下一跳。 這麼想像之後,我馬上就打消了念頭。 我怎麼可能辦得到啊。 去死這件事情都已經很恐怖了,竟然還要選那種令人害怕的死法。我覺得自己根本就做不 到。 雖然,要是有一起跳樓的夥伴,或許我也能做得到,但在參加自殺線下聚之前,我從來都 沒有想過要和某人一起去死。 我回想起那時聚集在達也房間裡面的眾人。 像是上班族的男人,還有軟弱的大叔。 土氣女,還有艷麗的年輕女子。 和那些當天聚集過來,第一次見面的人一起手牽著手,跳樓自殺。這怎麼可能辦得到啊。 我把已經冷掉的茶給換掉,回到電腦前。 溫熱的東西流入嘴裡,讓我稍微恢復了一點精神。然而,看到持續更新上來的悲慘畫面, 我又陷入了負面的情緒之中。 雖然我並不想看,也沒有必要看,但還是忍不住就看了。 我點擊了幾個新上傳的影片,一個一個地看過去。 看到某個影片時,我突然感到一陣不對勁,暫停播放。 「…………」 這是怎麼回事。 該說是不好的預感嗎? 總覺得,畫面上出現了我不想看到的東西。 雖然,跳樓自殺的影片本身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我感覺到,有種比起這點還要更加令我 不安的東西出現了。 我點擊影片,繼續播放。 在失焦的影片裡,站在建築物邊緣的男女一個接著一個地往下跳。 我還不能確定是哪裡不對勁。 我再次將影片從頭播放。 這次,我總算察覺到了。 在一個接著一個跳樓,連臉都看不清楚的人群之中。 在那裡面,有兩個人的服裝,我有印象。 雖然那並非什麼特別的服裝,但因為與那時他們的服裝完全相同,所以我能鮮明地回想起 來。 在跳樓的男女之中,我看到了自殺線下聚時,在場的土氣女還有上班族。 「怎麼會……」 沒人能回答我不禁從口中發出的低語。 我再次播放影片,並將影片停在拍到那兩個人的瞬間。 沒有錯。 就是那兩個人。 這是怎麼回事? 那時參加自殺線下聚的人們,應該都已經因為達也的催眠?而避開了自殺行為才對啊。 難道在那之後,那兩個人又參加了新的自殺線下會? 大規模集體自殺的線下會? 有這種事情嗎? 各式各樣的單字在腦海中浮現,又逐漸消失。 我還沒辦法做出結論。我又徹底看過了其他的影片,更加確信了那就是那兩個人。 在我看影片的途中,我注意到了一名在每一個跳樓自殺現場都有出現,穿著黑色衣服的女 子。 那個女人,彷彿帶領著跳樓自殺的人群。到了差不多入夜的時候,她就已經成為了網路話 題的焦點。 那個女人究竟是誰,究竟為了什麼目的而做出這種事情? 跳樓的人,真的都是自殺嗎,還是被那個女人給硬逼著跳下去的被害者呢? 網路上的各種猜測非常熱烈,展開了一波黑衣女之亂,停也停不下來。匿名留言板的討論 串也一下子就被新的串給蓋過,沉了下去。 那天晚上,達也沒有過來。 ------------------------------------------------------------------------------ 對自己的人生感到絕望,理惠決定要結束自己的生命。她參加了由自稱達也的男子舉辦的 自殺線下聚,最後卻沒有死成,甚至還遭到一群自稱天道宗的怪人軟禁。當理惠得知了達 也的目的,並展開了與他的新生活之後,她卻在集體跳樓自殺的人群之中,看到了當時參 加自殺線下聚的熟悉面孔。天道宗與達也的目的究竟為何?理惠接下來將何去何從?明天 晚上同一時間,第二部〈自殺線下聚〉後篇! -- https://unlin.tw/ 這個字念恩林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23.194.176.133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25142721.A.FF3.html
lucichen0802: 先推 07/01 20:32
withoutmoon: 推 07/01 20:32
betaku: 先推 07/01 20:34
boowe85111: 推 07/01 20:34
locust0923: 推 07/01 20:34
withoutmoon: 終於等到了 謝謝翻譯 07/01 20:35
xd070308: 推 07/01 20:39
narcissus916: 推 07/01 20:51
Dill1348: 推 07/01 20:59
coolkoei: 看起來這次最後會是三方混戰的tempo阿... 07/01 21:09
k133y: 未看先推! 07/01 21:10
※ 編輯: unlin (123.194.176.133 臺灣), 07/01/2021 21:11:43
belucky: 阿 故事還在鋪陳 期待 07/01 21:13
rojita9746: 啊啊啊啊啊啊先推 07/01 21:17
flyinrsky: 先推 07/01 21:18
o84830: 推推 07/01 21:20
k133y: 天啊,停在這裡好好看,好期待後續! 07/01 21:23
tnssh211448: 好看 07/01 21:30
lenuage2: 推 07/01 21:43
caren0909202: 推 07/01 21:45
sklonk: 推 07/01 21:56
mitch1046: 推! 07/01 22:02
hj66: 推! 07/01 22:11
ll1203455: 推! 07/01 22:19
arnus: 推,聽起來是想要自殺的人的意念被收集起來運用了? 07/01 22:20
simoncat: 推 07/01 22:20
janea0358: 推 07/01 22:38
orangeging: 推 07/01 22:39
saypeace: 未看先推! 07/01 22:43
Legolasgreen: 推 07/01 22:56
shabby: 推推 07/01 22:59
jgdelphine: 推 07/01 23:06
kakamao5566: 未看先推、謝謝作者、謝謝翻譯 07/01 23:23
poopooass: 神社系列超好看的,謝謝恩林大大翻譯 07/01 23:26
edwardyu88: 推推 07/01 23:35
ironhihihi: 有看有推 07/01 23:36
soyjay: 謝謝恩林大大 07/01 23:50
susanSB: 推 07/02 00:15
m14478920: 先推再看 07/02 00:22
Youkai0825: 推 07/02 00:40
thisis17: 推推!! 07/02 00:41
h2333: 等結局一起看,先回味之前的,感謝翻譯 07/02 00:41
ru1209: 為什麼我覺得達也對理惠是採取「養肥了再殺」的手段啊…… 07/02 00:56
fishstay: 推 07/02 00:56
fogere: 推推 感謝翻譯!! 07/02 01:05
kulimom: 太好看了啊!謝謝翻譯 07/02 01:15
DaDaGG: 推 更好快! 07/02 01:21
reann: 感謝翻譯! 期待明天的下集~ 07/02 01:58
toper: 推推 07/02 02:16
andiball: 每日期待 ! 07/02 02:20
IrinIrin: 期待! 07/02 02:25
ayumi761022: 期待後續阿! 07/02 02:38
articlebear: 好懸疑 07/02 03:21
yanghala: 推推 07/02 05:11
curryh: 好看 謝謝翻譯 07/02 06:04
JI3G4QU4C96: 推 07/02 06:27
kinji0812: 好看推 07/02 07:52
bjmmk96526: 先推 07/02 08:03
bleuvoir: 精彩推推,謝謝 07/02 08:16
Tprmpm0: 人生無所戀所造成的死亡動力不足,那就換成被男人拋棄吧 07/02 08:26
f9992306: 2推,坐等結局一次看 07/02 08:33
adidas168: 推 07/02 08:40
withoutmoon: 期待下集 07/02 09:07
sromys: 謝謝翻譯!好期待接下來的劇情 07/02 09:11
sunnysummer: 好看!推推! 07/02 09:11
ePaper: 理惠應該是那種沒被發掘的璞玉 07/02 09:39
kawumwx: 下的催眠指示是固定時間固定地點跳樓吧 07/02 09:50
winds170: 好好看啊 07/02 10:09
v31429: 推 07/02 10:53
huhhuh: 推 07/02 12:42
PokeMo: 期待! 07/02 13:14
Hacenr: 推 07/02 14:06
lity3426: 謝謝翻譯 這個系列真的超好看的 07/02 14:15
blackniss: 哇好期待就下來的發展,謝謝翻譯! 07/02 15:13
s2915958: 好看! 07/02 15:48
huaioq24: 推推!期待下集 07/02 15:49
miruson: 未看先推 07/02 16:33
nickhoult55: 每次更新都會再回頭複習以前的系列!真的都好精彩 07/02 16:34
mskent: 又把整個系列重看一遍!還是好讚! 07/02 16:57
clover28: 推推 感謝翻譯 07/02 17:23
sayaka10: 感謝翻譯! 07/02 17:47
ggneverdie56: 推推 07/02 20:03
aurora990: 推 07/02 20:23
sukinoneko: 疑問越來越多了,理惠是不是祭品,讓人體會幸福捨不得 07/02 20:23
sukinoneko: 死時又得去死的絕望情境。 07/02 20:23
s1040670: 先推!等好久 07/02 20:29
aho6204: 推 07/02 20:33
Kyack: 推!謝謝翻譯 07/02 21:32
jplo: 推 07/02 21:36
wusiuwei: 推 07/02 21:53
MilkPu: 先推!! 07/02 22:41
pandahsien: 推 07/02 22:45
Qtuna: 好精采的故事,很期待故事怎麼發展 07/02 23:41
Nokia5269: 好看啦啦啦 07/03 01:40
crimson11: 推 好看 07/03 02:12
chappt: 感謝翻譯,推~ 07/03 07:22
z0779: 好謎團的天道宗 07/03 09:44
senn: 未看先推 07/03 09:55
teresawei: 推 07/03 10:01
hirourou: 推推 07/03 10:10
type888: 推!期待續篇! 07/03 12:02
mjan: 推推 超喜歡這系列 07/03 13:13
soyjay: 感覺那些自殺的人會變成怨靈集合體的一部份 07/03 13:32
aaliyah13: 感謝翻譯~推推 07/03 13:44
WeinoVi: 推推 07/03 13:59
sam234918: 感謝翻譯~ 07/03 14:17
rojita9746: 爆~ 07/03 16:11
alasdair: 推 07/03 18:30
sheep80427: 推 07/03 19:25
icekiwi: 謝謝翻譯!!!T_T 07/04 01:31
aragonite: 推推 07/04 09:51
s870196: 推 07/04 11:06
ludim: 感謝翻譯 07/04 21:43
uuxgxrx: 推! 07/04 23:43
tytt: 推 07/05 19:30
mizuirosyo: 感謝作者及翻譯 07/06 10:57
hate0322: 感謝翻譯,可以一口氣看完好感動 07/06 18:55
ctrt100: 感謝翻譯 07/06 22:04
Veronica0802: 推推 07/06 23:45
v55111102: 感謝翻譯!超好看 07/07 19:28
grassfeather: 推 07/08 09:09
IBERIC: 推 07/08 09:20
ibahan: 推 07/09 21:43
katrina87710: 推 感謝翻譯 07/11 03:11
niker: 有看有推,謝謝分享。 07/11 04:45
K0RVER: 推 07/17 14:21
dmes07: 作者描述的真好,對於意圖自殺者的心理。如果可以找到一 07/18 16:09
dmes07: 個活著的歸屬或是意義的話,沒有生物會想自殺的 07/18 1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