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本來是昨天要PO的,但剛好跟朋友玩線上LARP所以慢了一天,也順便把篇幅變成兩倍長~ 人物介紹請見第一段 ~*~ 「這裡……還有其他人。」 席德尼在黑暗中低語。 「你也聽見了?」傑瑞依然緊抓他不放,當他扭動起來時緊張地低吼。「嘖!你在幹 嘛?」 「只是想拿手電筒!」他試著從書包挖出手電筒,但燈光轉眼間又全亮起來。「電力 恢復了?」 「感謝老天!但剛才的笑聲到底是怎麼回……」大塊頭在一個山羊鬍老人從長廊盡頭 的房間探頭時驚聲尖叫。 「你們是怎麼啦!」老人被傑瑞的反應逗得大笑。 「剛才跳電嚇壞你們了?」庫辛女士正好端著熱可可上樓。 「超級……可怕。」傑瑞可悲地呻吟。 「老房子沒辦法,偶爾就會這樣,還以為你們跟拉邦教授摔下樓梯呢。」 席德尼驚訝地瞪著老人。「你就是拉邦先生?」 「幸會幸會,我就是尤金‧拉邦,住在小鎮鬼屋裡的退休歷史教授。」留著銀白山羊 鬍的半禿頭老人親切地和他握手。「你是?」 「席德尼‧邁爾斯。我們是來查資料的。」他握住老人出乎意料溫暖的右手,決定鼓 起勇氣詢問對方。「你剛才……有沒有聽見奇怪的笑聲?」 「笑聲?」拉邦先生思索片刻又笑了出來,從陳舊的西裝外套口袋掏出卡帶隨身聽。 「我剛才正在聽有聲書。《真善美》。你們可能聽見的是這個。」 「……噢。」 席德尼突然覺得自己像個蠢貨。 或其實不是? 「至於這位是……」拉邦先生打量起瑟縮一旁的大塊頭。 「我是……傑瑞。」傑瑞差點咬到舌頭。「傑瑞‧克拉文。」 「克拉文?鎮上沒幾個人姓克拉文,你該不會是那位美式足球選手的……」 「沒錯,我就是湯瑪士‧克拉文的兒子。」 他嘆了口氣點頭。 ~*~ 「湯瑪士是查斯特維爾的驕傲。」庫辛女士啜飲熱可可回憶道。「他是個爽朗大男孩 ,女孩子絕對一見傾心的金髮碧眼大男孩,而且力氣大得很,有次來幫我搬東西還嫌箱子 不夠重呢。」 「我剛搬來查斯特維爾時,湯瑪士已經拿到大學獎學金,還沒畢業就被球隊看上。」 拉邦先生接著補充。 「他是我們鎮上第一個打進職業賽的球員,我還記得大家擠進酒吧看他打超級盃呢, 那可是湯瑪士的第一場大比賽。」她對傑瑞露出悲傷微笑。「他的球隊贏了,我們全都等 著他和新婚妻子麗莎回來慶祝。」 但鎮民沒等到他。 傑瑞握緊拳頭。 他們出了車禍。 湯瑪士死了,麗莎在醫院剖腹生下傑瑞後也傷重身亡。 「你父母會以你為榮的。」拉邦先生語帶期盼地望著傑瑞。 「是啊,但願我不會讓他們失望。」他聳了聳肩。 「唉,傷心事就別提了,先回到發生在我家的凱爾‧庫魯格命案吧,雖然也不是多令 人振奮的事情。雷普利警長等會兒要跟我在葬儀社見面,所以我才先來這裡讀點東西殺時 間,有些管不住嘴巴的警察已經在謠傳命案跟夢遊者傳說之間的關聯,我想你們也是為此 而來吧?」 「確實如此。」席德尼又想起清晨的惡夢。「我們昨天還見過凱爾,沒想到今天就聽 到可怕消息。」 「是啊,那場面真是恐怖至極,恐怖到我都想搬家了,你們絕不想親眼目睹。」 「當你回家時,只看到凱爾一個人嗎?」他詢問拉邦先生。 「我回家時發現房子外的草地有凌亂輪胎印,大門被撬開,地毯上也有不少鞋印,但 倒在大廳裡的只有那可憐男孩,身上還插了根掃帚。我聽說他是狐群狗黨幫成員,或許輪 胎印和鞋印是他和同夥們留下的,但他為何會死在我家依然是個謎團。」 「事實上,警方懷疑那群小混混想洗劫拉邦教授家……或做些奇怪的事情。」庫辛女 士轉為嚴肅地說,接著轉頭凝視拉邦先生。「你真要跟兩位小紳士說屍體旁還有什麼嗎? 那真的非常……邪門。」 拉邦先生猶豫一陣後開口。 「別讓雷普利知道我告訴過你們。」 「好的。」席德尼點頭。 「凱爾‧庫魯格的屍體旁有燃燒過的白蠟燭和巫毒娃娃,屍體還被粉筆畫的五芒星圍 起來。他們可能跑來我家想舉行莫名其妙的儀式,當然也不排除想趁機洗劫,卻在過程中 意外殺死同伴,因此連夜逃出鎮上。我們都知道那群混混的首領基佛是雷普利的外甥,可 憐的雷普利大概快崩潰了。」 我會找到他們。 席德尼記得雷普利對凱爾母親的保證,難怪警長當時聽起來快哭了。 「那可是十幾個高中生……他們家人會心碎的。」拉邦先生惋惜道並蹣跚起身。「我 得跟警長碰面了,如果你們對夢遊者有興趣,不妨先從認識查斯特維爾的市鎮變遷開始, 娜塔莉有收藏不少舊地圖。」 「先是兇殺案,然後是邪門儀式,狐群狗黨幫到底在搞什麼啊?」傑瑞在兩個老人下 樓後惱怒地碎念。 「但他們真的不該提起你那些事。」席德尼試圖安慰他。 「沒關係,我當然能讓爸媽以我為榮。」他努力擠出笑容。「拉邦先生建議我們先找 地圖,那就聽歷史學家的話先找地圖吧。」 「好。」 他們花上不少時間翻找書櫃,最後挖出三張查斯特維爾的舊地圖。席德尼小心翼翼地 在檯燈下攤開發黃厚紙,第一眼就認出城鎮歷史學家辦公室所在的舊教堂,當時這地方仍 是查斯特維爾的市鎮核心。 「這是什麼時候的地圖?」傑瑞問他。 「雖說是十九世紀中葉印刷,但地圖下方的文字說明原稿來自十八世紀初的舊地圖。 」他把另一張擺上桌。「這是1950年的地圖,三張地圖裡最新的,非常接近查斯特維爾現 在的樣子,我們能用這張來比對。」 「看起來跟現在挺像的,你認為兩張地圖差別最大的地方在哪?」 「嗯……應該是教堂和鎮民大會,住宅區位置基本上沒太大變化。二戰結束後鎮民大 會搬家了,之後則是教堂,所以我們現在才會站在舊教堂裡查資料,還有……」席德尼拿 起庫辛女士借他們的放大鏡查看。「十八世紀時墓園大門的方向和現在不同。」 「什麼?」傑瑞湊了過來。「真的耶,以前的大門原來在我們昨天翻牆的那一面。」 「而現在的墓園大門在十八世紀初則是墓園圍牆,牆邊還有一棟房子,應該就是拉邦 先生家所在,地圖上標示這棟房子是……」他瞪大眼睛。 勒維大宅。 他從沒聽過鎮上還有誰姓勒維。 只有一個人。 安‧勒維。 「我們不是還有一張地圖?要拿來比對嗎?」傑瑞納悶地看著他。 「好……」他趕緊把第二張舊地圖攤上桌,地圖上大大標示這是1875年的印刷品。他 立刻拿起放大鏡查看墓園周圍,發現大門已是現今位置,但原本標示勒維大宅的屋子卻變 成拉邦大宅。「拉邦先生應該不是當地人吧?他是什麼時候搬來查斯特維爾的?」 「那姓氏怎麼看都不像當地人吧?他剛才不是說他搬來時我爸才要上大學?所以大概 是五零或六零年代搬來的吧?」傑瑞掐指計算道。 「但相同位置上的房子卻在兩張地圖上換過不同主人,先是勒維,接著是拉邦。」席 德尼望著舊地圖思索。「而勒維這個姓氏和夢遊者傳說之間的關係……如果先不管拉邦, 那棟房子總不會跟安‧勒維有關吧?」 「安‧勒維?」大塊頭看著他。 「變成夢遊者的女巫,安‧勒維是她的名字。」 「原來。你知道我是叔叔嬸嬸帶大的,他們是外地人,所以從沒跟我提起這裡的傳說 ,我都是在學校聽你們講才知道的。」 「兩位小紳士查資料查得如何啊?」庫辛女士走了過來。 「我想問妳一個問題,庫辛女士。」席德尼放下放大鏡。「妳知道拉邦先生的房子是 什麼時候蓋的嗎?」 「這個嘛……」庫辛女士皺起眉頭思考。「我記得是十九世紀末,那棟房子曾經是很 美的歌德式建築,你們可以在樓下牆壁上找到舊照片。喔對,我還記得那房子似乎是蓋在 一棟燒毀的房子上面。」 「燒毀的房子?」 「嗯,一棟很早以前就已經是廢墟的房子,我只知道這些。」 「那妳知道拉邦先生家在十九世紀的地圖上就已經被標示是拉邦大宅了嗎?在那之前 則是勒維大宅?」傑瑞追問她。 「這我倒不曉得耶,勒維可能就是鎮上口耳相傳的夢遊者傳說中的女巫姓氏,但老實 說我並未找到鎮上有處決女巫的紀錄。很抱歉沒先告訴你們,我不想一開始就讓你們打退 堂鼓。」她的回答讓兩人不禁鬆了口氣,但同時又有股失落感,彷彿縈繞人心的鬼魅不過 是嚇小孩的童話。「至於拉邦,也許查斯特維爾曾經也有姓拉邦的家族居住,你們可能找 到被大家遺忘的鎮民,或是拉邦先生在這裡有親戚但大家都不知道,這恐怕得問問鎮上的 房地產事務所。」 席德尼找到掛在牆上的舊照片時拉住傑瑞,他們定睛注視這張年代不明的黑白照,外 貌仍嶄新的拉邦大宅前站有一對中年男女和一位眼神憂鬱的青年。 「或許他們就是拉邦大宅原本的主人。」他這麼說,隨即注意到大宅樓頂的窗戶裡有 個人影。 是那個女人。 他在墓園見到的黑衣女人。 他眨了眨眼,女人已消失無蹤。 ~*~ 傑瑞的叔叔嬸嬸在兩人回家時正好匆忙提著行李上車。 「抱歉傑瑞,我們得出門幾天!」傑瑞的嬸嬸叫住他。「我女兒要生了!我們得趕去 波特蘭!你先住席德尼家,我已經跟邁爾斯太太講好了!」 「好……好喔,再見。」傑瑞驚訝地目送叔叔嬸嬸疾駛而去。 「看來你這幾天得跟我困在一起了,而且我還有很多關於夢遊者的資料要找,還要繼 續幫舅舅擬片單。」席德尼聳肩以對。 「但庫辛女士剛才不都說根本沒女巫在鎮上被處決嗎?如果沒那個女巫,夢遊者的傳 說根本就不成立啊。」 「但鎮上仍有夢遊者傳說。如果不是女巫,那一定有什麼人事物是這傳說的起源。」 他拔下眼鏡擦拭。 「我早上看見兩次你被分屍的幻覺,席德尼,還有個聲音叫我別多管閒事。」傑瑞決 定向他坦白。「如果我們看見的……和所有巧合,假如都跟凱爾的死有關,我們是不是該 停止尋找答案了?那聲音搞不好就是警告。」 他無助地望著大塊頭。 「可是……」 「你可能會受傷……我可能也會,就像你做的夢一樣。我不想看到你受傷。」傑瑞的 請求讓他無法繼續反駁。「拜託。」 「……好吧。」他只好點頭。 史黛西在他們進門時哭著跑來,背後跟著滿臉哀戚的邁爾斯夫婦。她是放學時才得知 凱爾的死訊,前男友慘死讓風靡全校的啦啦隊長大受打擊。 「他怎麼會……這實在太可怕了!」她抱住席德尼痛哭。「他是個偷吃的渾球,但怎 麼會……怎麼會……」 別多管閒事。 席德尼幾乎能聽見黑衣女人的輕笑再次響起。 ~*~ 「我睡窗邊不會打擾到你吧?」傑瑞把作業扔到一旁問道。 「當然不會,但要注意別讓酷啾偷撒尿,窗邊也是牠的撒尿熱點。」席德尼把錄影帶 塞進錄影機。 「要不是你家客房像垃圾山,我也不想睡你房間。」大塊頭瞟了酷啾一眼。 「沒辦法,我家沒你家大,東西總要找地方堆。」 「說來好玩,你爸媽是房仲,結果卻選這麼小的房子。」 「他們私底下認為小房子好處多多,但顯然沒考慮到收納空間。」席德尼打開電視, 克里斯多福‧李(Christopher Lee)的充血雙眼快要從螢幕彈出。 「你打算讓你舅舅放這個?」傑瑞發出嘖嘖聲。 「李演的德古拉虐殺嬉皮感覺挺符合小鎮口味。」他嘲諷道。 「即使裡面有裸體加屍體也沒差?」 「看在嬉皮份上,他們大概能接受。」 「哈哈。」 可惜兩人還沒看到彼得‧庫辛(Peter Cushing)飾演的凡赫辛用鏟子把德古拉壓進木 樁就睡著了,酷啾仍在一旁咬著傑瑞的外套玩。 黑衣女人穿過窗子走了進來。 「你還是想知道答案。」她牽起席德尼的手對他耳語。「找到我。」 找到安‧勒維。 寒意讓席德尼瞬間驚醒,但眼前只有敞開的窗戶。 「呃……我們剛才有開窗嗎?」傑瑞也醒了過來。 「沒。」他害怕地瞪著呼出口鼻便快速化為白霧的空氣。 接著是手背上的髒手印。 ~待續~ 又是個猜猜大魔王是誰的概念了ˊ艸ˋ (傑瑞:反正結局十之八九會歪掉變成我跟席德尼在一起=_=) (作者:這次不會喔ˊ_>ˋ) (席德尼:那我們絕對死定了="=) (作者:嘻嘻) (夢遊者:嘻嘻) (眾人尖叫中) 至於這段結尾主角們看的電影是Dracula A.D. 1972,英國Hammer影業的德古拉系列之一 ,有點鳥但還算能看的驚悚老片X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40.112.234.3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35092062.A.885.html
kulimom: 好看推推 10/25 00:39
miriam0925: 推推 10/25 01:22
Marshac: 推 10/25 14:49
Badge: 推 10/25 14:53
QinHuang: 感謝各位<O> 10/25 18:57
IBERIC: 推 10/26 00:37
感謝您的閱讀QwQ ※ 編輯: QinHuang (140.112.234.34 臺灣), 10/28/2021 20:2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