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這段結束就差不多要完結了~ ~*~ 「你們只是想太多而已。」席德尼的父親約翰拎著早報在餐桌前坐下。 「但我們昨天真的沒開窗,我記得很清楚。」席德尼捏緊湯匙,漂浮碗裡的彩色麥片 圈彷彿成堆死人眼珠子瞪著他。 「鎮上最近不太平靜,你們也飽受驚嚇,所以就別胡思亂想了。」席德尼的母親葛芮 絲為兒子倒牛奶一邊說,不忘把昨晚剩下的蘋果派端到傑瑞面前,這讓大塊頭對她投以感 激笑容。 「還有我手上的印子……」 「別再提怪力亂神的事情好嗎?很嚇人耶。」史黛西頂著一對黑眼圈下樓。 「你們可是青少年,整天在外頭打滾絕對會弄得全身髒兮兮而不自知,況且你們那時 連澡都還沒洗。」約翰拿起咖啡杯痛飲幾口,查斯特維爾的王牌房仲可不能浪費人生半秒 鐘,就算天塌下來還是要創造業績新高峰。「與其胡思亂想不如去幫安東尼舅舅忙,他不 是要你幫忙準備恐怖片馬拉松嗎?」 「這傢伙就是看太多恐怖片才會整天疑神疑鬼。」史黛西不快地坐進椅子,紅腫雙眼 掃向仍在撥弄麥片的弟弟。 「你的確不該看這麼多可怕東西啊,乖兒子。」葛芮絲搓揉席德尼的頭髮叨唸。「真 是的,明明安東尼才是被領養來的,結果你反而更像他,這樣可會害我被鄰居說閒話呢。 」 「別擔心,葛芮絲,我們的席德尼跟我一樣帥,絕不可能是妳跟安東尼偷生的。」約 翰壞心地笑著。 「天啊約翰,孩子們都在場耶!」葛芮絲被丈夫的爛玩笑逗得樂不可支。 「噁。」史黛西繼續埋頭咀嚼沙拉。 「好啦好啦我不會胡思亂想……」席德尼瞄了傑瑞一眼,但大塊頭也只能無力地攤手 。 傑瑞在邁爾斯夫婦出門見顧客後倒回客廳沙發,有一搭沒一搭地轉著電視遙控器,席 德尼則是拿著狗罐頭呆坐在地,直到酷啾吠了他一聲才回神。「我昨晚真的沒關窗?」他 喃喃自語。 「就算不是你忘記關窗,我們還能怎樣?」傑瑞嘆口氣。 「我總覺得……有股力量要我去尋找答案。」他搓揉酷啾的小腦袋。「她不斷現身, 像在反駁她只不過是虛構這件事。或許她想告訴大家她也曾經是個有血有肉的人,曾經生 活在查斯特維爾並在這裡死去?」 「如果真是這樣,我為何會被警告別多管閒事?」 「……我不知道,傑瑞,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 「你們要去安東尼舅舅家嗎?」史黛西已經換好啦啦隊服走來,這讓大塊頭目不轉睛 地盯著她。「我要去學校練習,能順路載你們一程。」 「感激不盡……」席德尼被罐頭蓋割傷時叫了出來。「噢!」 「你在搞什麼啊?」史黛西趕緊抽衛生紙幫他止血。 「你還好吧?」傑瑞也湊了過來。 「只是小傷口……」他快速擦掉血跡。 「嘖!粗心大意!」史黛西忍不住輕敲他的腦袋。「準備好就叫我一聲,別害我遲到 !」 三人沒多久後抵達安東尼舅舅的超市,史黛西確認席德尼和傑瑞跟著拉丁大叔踏進自 動門便踩下油門往學校前進,當她在草皮停車並熄火時,她看見一個人站在車子前。 凱爾。 他全身赤裸,被掃帚戳穿的傷口潦草地縫起,脖子上還插了一根超大針管,用來灌入 防腐液體的那種大針管。 「史黛西。」 史黛西感覺喉管像被硬生生掐住。 「邁爾斯小姐!」雷普利警官跑了過來。 她眨了眨眼,凱爾已消失無蹤。 「……雷普利警官?」 「好久不見啊,邁爾斯小姐,希望昨天的壞消息沒嚇壞妳和妳弟弟。」雷普利親切地 為她開門。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警官?」她不安地四處張望。「凱爾的……屍體,現在在哪 ?」 雷普利驚訝地瞪著啦啦隊長,隨即想起這兩人先前的關係。「噢……葬儀社。凱爾在 葬儀社,他需要好好打理一番。」他試圖安撫對方。 「好的……謝謝你,警官。」史黛西向他道謝,努力說服自己只是傷心過度,但不安 感仍未消散。 ~*~ 「喬治‧羅梅羅(George Romero)當然是最棒的喪屍片導演!」安東尼舅舅翻攪滿櫃 子錄影帶說道,他的辦公室簡直是百視達,只差百事達不會二十四小時被白殭屍(White Zombie)或九寸釘樂團(Nine Inch Nails)的音樂轟炸就是了。「他不是史上第一人但仍是 冠軍,加上湯姆‧薩維尼(Tom Savini)的特效,那可是享受中的享受。早知道別太快放棄 拜師學藝,不然我就能變成薩維尼的傳人了。」 「但你還是覺得在鎮上放《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並非合適選項 ?我是指1968年原版。」席德尼把玩著貼有義大利導演路奇歐‧福奇(Lucio Fulci)名字 標籤的錄影帶。當然啦,跟福奇的熱帶喪屍相比,羅梅羅絕對百分之百闔家觀賞,至少不 用提供觀眾嘔吐袋。 「有些人認為《活死人之夜》有濃厚政治隱喻,保守小鎮居民還是單純享受就好,別 想那麼多。」 「聽起來我們放《魔鬼剋星》(Ghostbusters)就夠了。」傑瑞把棉花糖人玩偶拋向席 德尼。 「那太小兒科,恐怖片迷會失望。」席德尼差點用臉接住棉花糖人。「《惡夜追殺令 》(From Dusk till Dawn)如何?兼具喜感、噁心和香豔場面,還有喬治‧克隆尼。」 「那是去年的電影不過可以列入考慮。」安東尼點點頭。 「因為薩維尼的『雞』關槍?」 「哈哈沒錯!」 「那我們還要找老電影嗎?」傑瑞問他們。 「說到老電影,我倒想放這個。」安東尼挖出馬力歐‧巴瓦(Mario Bava)的《黑色星 期天》(Black Sunday)。「兼具老片的不朽美與質感,但還要再搭配漢默(Hammer)影業的 芭樂劇就是了,避免觀眾睡著。」 席德尼突然感到一陣惡寒。 「《黑色星期天》在演什麼?」傑瑞納悶地望著那捲錄影帶。 「女巫復仇。俄羅斯小說改編的。」 「……噢。」 「喔對,你們能幫我倒垃圾嗎?丟到外面的大垃圾桶就好。吉米那渾球自從交到女友 就成天用拉肚子當藉口溜去約會,他十之八九沒把昨天的垃圾清掉。」安東尼吩咐他們。 「倒完垃圾肉醬也差不多燉好了,我們就能一起吃午餐。」 「好耶!」傑瑞一聽到肉醬彷彿瞬間忘光所有鳥事。 席德尼把垃圾袋甩進垃圾桶時發自內心歡呼,至少此刻他的腦海還有很多事情能沖淡 前天以來的恐懼與疑惑,傑瑞則是忙著把鋁罐一個個踢進垃圾桶,孩子氣地嚇唬愛湊熱鬧 的鴿子們。 直到機車發動聲響起。 「……傑瑞?」席德尼警戒地拉住大塊頭。 歌聲隨後飄進兩人耳道。 燒死那個女巫。 燒死那個女巫。 燒死那個女巫。 拔掉指甲,燒灼乳房,所有黑貓都該接受懲罰。 快快點起火把,快快立起柴堆。 燒死那個女巫。 燒死安‧勒維那個女巫。 整排戴全罩式安全帽的機車騎士齊聲唱著歌朝他們衝來。 「幹!」傑瑞立刻抓起席德尼狂奔。 「他們回鎮上了!」席德尼緊抓傑瑞的肩膀。 「我怎麼不覺得他們是狐群狗黨幫!」不祥預感猛烈衝擊傑瑞的知覺。 「看來得再抄一次捷徑!」 「該死!」大塊頭咒罵著再次衝向對街窄巷,又一次和席德尼死命爬過廢棄物摔進墓 園圍牆,但這次引擎聲距離他們越來越近。「這是怎樣……」 「快跑!」席德尼在一台機車飛出圍牆時大叫。 機車騎士從皮衣掏出藍波刀。 「這絕對不是狐群狗黨幫……」傑瑞絕望地發現他們已被機車包圍。 「怎麼啦?才兩天不見就認不出我們嗎?」 基佛‧鮑爾斯頑劣的笑聲從安全帽裡傳出。 ~*~ 「老大?老大你在車上嗎?」雷普利屬下的聲音從對講機竄出。 「廢話。」雷普利不悅地放下咖啡。 「葬儀社剛才打過來,說是有緊急狀況。」 「請說。」 「凱爾‧庫魯格的屍體不見了。」 雷普利的雙眼瞪得老大。 「什麼?!」 「禮儀師正在進行防腐處理,上個廁所回來就發現屍體憑空消失了。」 「嘖!我馬上過去!媽的是在演恐怖片喔!」雷普利碎念著握住方向盤,但一張慘白 的臉在下一秒轟然巴上車窗。 凱爾‧庫魯格齜牙咧嘴地對他咆哮。 ~待續~ 沒錯警長,我們現在就是在演恐怖片ˊ_>ˋ 這段提到一些電影和導演,都有放原文,如果有興趣歡迎自行搜尋,不過Fulci的喪屍片 就請自行斟酌後再欣賞囉,其實也沒到非常可怕,但噁度還是滿高的啦~ 至於Tom Savini在喬治‧克隆尼和昆汀‧塔倫提諾主演的《惡夜追殺令》裡的雞關槍如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7heVIEyvQ4
這段真的是每看必笑XD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40.112.234.3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35348339.A.1B7.html
yucjo8865: 推~ 10/28 13:42
yjeu: 推推 10/28 19:53
IBERIC: 推 10/29 12:32
感謝各位閱讀<O> ※ 編輯: QinHuang (140.112.234.34 臺灣), 10/30/2021 22:3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