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網址: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750.html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754.html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755.html 原文標題:麻雀、超能力、顔 是否經過原作者授權︰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 進入正題前先分享一下個人製作的 師匠系列中文化與出版資訊統整表(非官方) 目前是以投稿順(原作當初的發表順序)排列: 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s/d/1KCeCSehN3Og-WraWB4MFdcvAvJbi_u7wL9DmbHm2ixE/edit?usp=sharing ↓----本文----↓ 18.麻將 師匠打麻將很弱。 當然這裡說的不是麻將的師匠,而是靈感應能力異常強大的大學學長, 喜歡超自然事物的我和他結了旁人看來不太好的師徒關係。 那位師匠的實力,只要和他過了兩三招便能知曉了。 我從高中時代就和友人廝混著,作為有別於那些大學出道組的新生, 常被社團的前輩們愚弄著。 由於難得有能夠贏過師匠的地方,我常常喜孜孜地邀師匠打麻將, 但他也總是不怎麼有興致參一咖。 看來是不想讓我逮到弱點。 一年級的夏天,社辦正好有兩位和師匠同為研究所的前輩。 自然而然的就聊到了師匠的話題,我一提到師匠麻將很弱這個話題時, 前輩先是以「雖然我是不太懂麻將」為前言,告訴了我一件意外的事。 據說以前,師匠剛入大學時, 作為健全的男學生,也沒有例外地出手碰了麻將。 結果他在社團的麻將出道戰中就拿到了役滿(麻將得分最高的牌型)。 在那之後,師匠不時不時就拿到役滿,曾令牌友們聞之色變。 「我只是聽說過有這樣的傳聞啦,覺得嘿~這樣啊,那傢伙很弱啊」 「也有這樣的人呢,老想著胡役滿,即使役滿比別人胡得多,大體上還是很弱啦。」 當我才這麼說完。 「據說,他似乎是接二連三地打出『胡了就會死』的役滿喔!」前輩說。 「欸?」我的腦中浮現出九蓮寶燈的牌型。 是用一種顏色做出像1112345678999這樣的牌型, 被說是麻將中最美的牌型。 正由於它很難做出來, 因此在麻將圈內被譽為「胡了就會死」的傳說,這就是所謂的役滿。 當然,我自己不要說打出來過了, 甚至都沒親眼拜見過,為此嚇了一跳。 「好像牌都不知道燒幾次了。」* 確實有傳聞是說,打出九蓮寶燈的牌必須燒掉,不得再次使用。 我為窺伺到師匠神秘的另一面而心聲畏怯的同時,忽然一個想法閃過腦海。 即使役滿胡得比別人多,大體上還是很弱啦…這是自己剛剛說的台詞, 也就是說,師匠在出道戰中偶然連番打出九蓮寶燈, 食髓知味,之後也總想著湊這個牌型。 本來就不是容易湊到的牌型,因此平常則屢戰屢敗。 然而一旦成功的話,又要落得要燒牌的下場。 我將這個推理講給前輩聽: 「胡了就會死去什麼的,聽起來就是那個人會喜歡的話題對吧」 然而,聽了我推理的前輩搖了搖頭。 「但是阿…嗯是叫九蓮寶燈這個名字嗎…那個役滿」 然後唔~嗯地哼了聲。 總覺得好像,是一擊必殺,像天誅一樣的名字」 「我想到了!是天胡!」 天胡。 我呆住了。 試著說明一下:確實天胡也有著胡了就會死去的傳言, 但和只要敲定主意,打著打著還是有可能湊成的九蓮寶燈不同, 天胡是在最初拿到牌時,就已經湊滿,完全取決於偶然的產物了。 與即使打定了主意,每次都有相等的機會無關, 名符其實難湊到胡了就會死的程度的牌型。 那個難易度更勝於九蓮寶燈。 沒想到接二連三打出這種天胡… 我彷彿在窺視師匠身上某股深不見底的力量,不禁背脊發涼。 「胡了就會死去什麼的,聽起來就是那個人會喜歡的話題呢,對吧」 前輩燦爛地笑了,我卻笑不出來。 從那之後,我再也沒和師匠打過麻將。 <完> *日本迷信:摸到九蓮寶燈會帶來不幸,甚至死去。 因此還有燒牌的這種荒誕的做法, 不過實際上有多少人真的這麼做就不清楚了。 ----- 譯者的後記 ----- 其實本人也不太懂麻將XD 只好開著維基百科照字面翻 (囧 覺得這篇要對日麻有了解, 或反覆看了很多遍的人才能體會恐怖點。 因此以下同場加映一篇↓ ---------- 建議先讀「步小姐」、「鏡子」 這兩篇書籍版有收錄的內容。 那麼,開始本文↓ ---------- 22.超能力 大學時代,在與靈感異常強大的社團學長相遇裡來, 就變得過分接觸靈異體驗的我,過著浸在超自然現象的學生生活之中。 我在某個時期對超能力感興趣,還曾經用ESP卡半開玩笑地從事ESP能力開發。 雖然是我景仰為師匠的學長,不知是專業領域不同的關係嗎, 似乎不怎麼喜歡超能力之類的話。 但也並非不相信它的存在,於是曾發生這樣的插曲: 在看電視的時候,螢幕中正上演著日俄超能力對決!之類企劃的特別節目。 其中,進行著一個實驗, 讓眼睛被矇著的俄羅斯少女,猜出放在密封箱子內的紙張上寫著的內容。 在矇住少女眼睛後,由藝人來賓當場寫下文字, 事前是不可能得知內容的,少女卻完美的猜對了是畫著老鼠的畫。 然而,看著電視的師匠說了:「這樣的才不是透視。」 應該已經紮紮實實矇住眼睛了才對,師匠卻仍這麼說, 於是我問道:「是怎麼回事啊?」 師匠一臉認真地回答:「這種用心電感應的話,很容易就能辦到。」 我表示驚訝。 也就是說,具有心電感應(telepathy)能力的人類的話, 讀取寫下那張紙的來賓想法,這種把戲簡直易如反掌。 不管眼睛曚得再怎麼紮實,即使把箱子也藏起來, 只要準備它們的人還在,仍能知道內容物的真相。 師匠說: 「上電視的透視能力者全部,都是些陰險的、稍微有點心電感應能力的凡人罷了。」 「有心電感應能力的凡人」這個形容太有趣,我不禁笑了出來。 師匠嘖了個嘴。 但我之所以會繼續笑則是有其他原因在的。 因為我很熟悉站在俄羅斯少女身旁作為通譯的男子。 他是因耍詐超能力表演而數度被業界排斥,在那行挺有名的詐欺師。 我也知道這次透視實驗的秘辛。 不時就會說著「繼續下去沒問題嗎」之類的話,觸碰少女的身體。 藉由觸碰的方式,將畫的情報以暗號傳達出去,以前曾在雜誌上讀過他的慣用伎倆。 松尾某人要是在那裡的話, 肯定會不懷好意地說:「也把通譯的眼睛曚起來吧」 我刻意不將這特別節目的內幕,告訴相信少女是心電感應者的師匠, 因為總覺得這樣很逗趣。 就在這件事後幾天,師匠來訪了我下榻的宿舍,說:「今天是來雪恥的。」 似乎是在那個節目播出之後,被雜誌或電視揭露了作弊手段, 稍微引發了話題,進而傳到了師匠耳中的樣子。 包括我明明知道卻刻意耍他這件事… 忽然一股不好的預感湧上心頭,但又不得不招待師匠入內。 師匠從包包中拿出了兩個用厚紙板做成的小盒子,放到了桌上。 「這邊這個就當A盒,這個就當B盒」師匠在相同外型的盒子上,用奇異筆這樣寫到。 總覺得有什麼要開始了,我的心臟蹦蹦跳著。 「A盒中放了千圓,而B盒中放了一萬圓,這個盒子就給你啦」 但是-師匠繼續說到: 「放入現金的其實是預知能力者, 在預知到你會選擇AB哪一盒後,準確地將一千圓和一萬圓放入盒中。 然而,要是你兩邊的盒子都選的話,B盒將沒有一萬圓。」 那麼,要怎麼選呢? 師匠這麼說,給出了選項: 「一、只選A盒。  二、只選B盒。  三、AB兩盒都選。  喔對,還有四、都不選。」 就是這麼個遊戲,我頓時無法理解狀況,整理了一下思緒。 簡單來說: 只選B的話可以確保一萬圓入袋,選二「只選B盒」不是最賺了嗎? 師匠卻一臉嫌棄地說:「你覺得真的這樣就好嗎?」 等等,冷靜思考一下。 「那位預知能力者是貨真價實的嗎?」突破盲點了啊。 然而師匠只是說了:「不可發問。」 我看著眼前的盒子, 『就放著給你選了,管他放了多少金額,兩邊都選不就好了?』 我心中的惡魔在低語著。 『等等,等等,倘若預知能力是真,  兩邊都選的話,B是空的,可只能拿到A盒中的一千圓哦?』 我心中的天使在呢喃著。 『若預知能力是假的會怎麼樣?照預知來看B盒明明沒有放現金, 實際只選了B的話,獲利可是0圓喔!』惡魔說。 對喔。預知能力的虛偽,本就曖昧不清了。 明明就擺在眼前了,但要說是盒中的內容物仍未確定嗎?總覺得沒什麼實感呢。 將現金放入的行為本身,就已經是過去式了才對, 不管我現在怎麼選擇,盒中的內容物都不會改變,我也是有這麼想過。 那麼,選項三「AB兩盒都選」就是最佳解答了嗎… 「我選ㄙ..」我說到一半,打消了主意。 這是遊戲,充其量只是師匠準備的東西,我差點就動了真格。 大概,選三的話,B盒是空的話, 又會被師匠笑說「看吧,就是因為貪心才只能拿到一千圓。」 是打著這種意圖吧。 總覺得有點不爽了起來。 要是換成了二的只選B, 「明明只選了單邊,但裡面可沒有放一萬圓喔~」 我也只想得到師匠會使出這種嘲諷。 然而,如果選三「兩邊」的話,最少也能拿到一千圓吧。 到下次匯生活費為止,這樣就有○千圓了,我切換成散發著生活臭的思考模式。 隨即,師匠用愉悅的口吻說道:「還真困擾呢~」 「哪麼,就給你一個提示吧!  假使你是透視能力或預知能力者的話,會怎麼做呢?」 來了,又開出了奇怪的條件。 在有預知能力的假設上,又疊加了別的假設,變成了挺複雜的話題。 見到我露出那種表情,師匠:「簡單啦簡單」地笑了。 「所謂的透視,簡單來說,就是窺視內容物對吧?  那麼要重現也很簡單。將盒子的側面開個孔往內看,就是位了不起的透視能力者啦!」 「等,這不會太狡猾了嗎?」我這麼說。 「透視能力就是這種東西嘛。」 要是你覺得OK的話那倒也沒問題。 「心電感應的話就更簡單了。  直接詢問放東西進去的當事人就好了,當成窺探腦中想法這樣的設定。」 總覺得別說遊戲了,已經變得什麼也不是的狀況了。 「那,我成為超能力者可以嘛?」 「可以唷~但是,透視能力、心電感應二選一…雖然我想這麼說啦,  但放東西進去的當事人並不在這裡,心電感應就算了吧」 本人不在?有種不妙的感覺。 「該不會,她也參了一咖?」我問道,同時吞了個口水。 「我也不知道內容物哦」師匠說道。 師匠的女友…該怎麼說才好呢,該說是感官異常敏銳嗎? 能辦到類似預知之類的事,是位不會令人想扯上關係的人。 「這不是真貨嗎!」我從眼前的盒子不由得倒退了幾步。 忽然又變得不僅僅是個遊戲了。 假設、要是假設, 萬一、百萬分之一, 師匠女友的力量碰巧爆走了… 搞不好,要是貨真價實的預知能力的話,這樣根本…? 至今為止我曾被那個人的猜題挽救了好幾次, 由於命中率實在太高了,覺得有點恐怖,最近也沒怎麼說話。 「那麼,要用透視能力嗎?」師匠將美工刀碰上了B盒。 「請等一下!」話不是這麼說,不,根本完全不一樣了啊。 要是預知能力是真的話,藉由選擇兩個盒子的行為, B盒的內容物不就會一下出現,一下回溯從過去的時間點消失嗎? 還是說,連我這麼思考的事,也都被包含在預知的範圍內, 我會怎麼選擇,完全是註定好的嗎? 「牛會吃哪撮草這樣全面的預測是辦不到的」之類的, 我為沒有好好了解不確定性原理等複雜的物理學命題,而感到懊悔。 我苦惱地不知該指哪盒的囧樣,也從過去窺視到了嗎? 於是我在意志已決的同時,把錢放進盒中-不確定的過去已經確定了嗎? 那個『同時』又是什麼? 越想越恐怖。 總覺得好像觸碰到人類不該觸碰的領域了。 在混亂的思緒漩渦中,明明B盒就沒事的放在那邊, 然後再選擇那個盒子前,先窺視盒中而已,總覺得已經完全搞不清楚狀況了。 我膝蓋變得無力,汗水滲透了衣服,絞盡腦汁地給出了一個答案: 「四、什麼都不選。」 師匠在燦笑後,收起了美工刀。 「還少了一個前提,注意到了?  只選單邊的情況,兩盒各自放有現金;  要兩邊選了,則只有A盒有現金。  那麼,要是預知到兩盒都不選的情況呢?  因為沒有先決定好,我也不清楚這盒裡變得怎樣就是了~」 師匠這麼說著,乾脆地將兩個盒子放回了包包。 我體會到了自己終究是戰勝不了這個人… <完> ----- 譯者的後記 ----- 糟糕,不知道這樣翻譯有沒有確實傳達到意思, 但中途連主角自己都茫了,自己也是越讀越暈, 著實讓讀者也體會到了主角的感受呢…攤手。 原本是怕前一篇太沒飄點,而依投稿順序,順勢翻了下去, 然而比上一篇更沒有飄點...歹勢。 不過自己也因此契機重溫了很久沒讀的前期篇章就是了。 個人的考察:以本篇來說: 原本主角因不管怎麼選都會被嘲諷而苦惱。 後來發現:咦?怎麼內容物會隨選擇而變? 可能是借用了「薛丁格的貓」的概念,所以主角遲遲不敢偷窺。 B盒裡面的東西會隨選擇發生改變, 說誇張點就是過去放進萬圓鈔的事實都會改變。 最後師匠的話則揭示「連什麼都不選的結果都預知到了」的假設。 但目前為止,仍無法合理解釋主角為盒那麼怕koko(步小姐) 不知道此時「簀巻的故事(すまきの話)」是否發生了呢~ 照時間序翻下去,可能會更亂,所以目前還是照投稿排序翻下去好了。 之後的篇章會再透露koko的能力究竟有多恐怖… 由於不夠marvel,以下再同場加映短篇1篇: --------- 23.臉 大學一年級的冬天。 成為大學生後約莫一年。 縱使是和既為大學學長,又是超自然現象方面的師匠的那個人, 一起踏訪了許多靈異景點的我,也不由得因逐漸轉寒的氣候而變得不太出門了。 正值新年假期,師匠很稀奇地來我下榻的宿舍玩了。 由於並沒有什麼要做的事,我和師匠便窩在暖桌裡, 我玩著Gameboy,師匠則是靜靜地看著電視。 突然,師匠發出了聲「咦?」然後轉頭過來。 電視中正播放著潛水員在不知哪邊的海中進行海底調查的畫面。 「這個石像是…啊,消失了。」 雖然鏡頭很快就切換掉了,我在那一瞬間看到了。 主播報導道:在地中海的埃及離岸,發現了希臘化時代的遺跡。 沉沒海底的古代石造建築在潛水員的潛水攝影機中被照了出來。 在那個影像中,有個被崩毀的石柱壓在底下的石像, 看起來像是某種神明的樣子,在布滿泥淖的海底 露出一副只能讓人聯想到苦悶的表情。 一開始,我只覺得是一尊被作成那種表情的石像而已,有種詭異的衝擊性。 節目什麼都沒發生地結束,換成新聞時間。 「也是有,這種東西呢?」我說。 師匠用複雜的表情開始說道:「你知道廢佛毀釋*吧?」 師匠的主修是佛教美術,似乎知道相似的日本案例。 從江戶轉入明治的時期,也可以說是從神佛合習的時代, 轉變為佛教遭受壓迫的神道一黨獨大時代。 許多寺院遭到破壞,佛具、佛像遭到燒毀。 甚至許多佛教色彩濃厚的神社,裡面放置的佛像也幾乎被沒收、處份掉了。 「其中對密宗的打壓更是慘烈。」 吉野的金峰山寺被破壞,周遭的寺院也接連遇襲, 但那座佛寺卻有一個不可思議之處。 *廢佛毀釋:明治元年開始,本是為了分離神佛習合的現象, 卻演變成打壓佛教,拆毀佛寺的運動。 僧侶遭到神官派襲擊,不動明王等密宗系的佛像 全都被掩埋到寺院的庭園底下,之後就被廢寺了。 在打壓的力度開始減退的時候, 聽聞有貴重的佛像被挖出,附近貌似從事山林開採的男子 打算將祂們一一挖掘出來。 然而,從土中露出的佛像, 全部都表現出憤怒的臉孔。 本來就是憤怒表情的不動明王就算了, 其他本該是柔和臉孔的佛像也毫無例外, 露出一副彷如地獄惡鬼般恐怖的表情。 於是對份怒意心生畏懼的男子,便放火燒了挖掘出來的佛像。 據說木製的佛像整整!燒了六天, 這期間還不停傳出「轟~轟~」的咆嘯聲。 真是則精彩的故事,當我察覺到時已在不知不覺中正坐了起來。 「不知幾年前,我曾讀過一則  被譽作人間國寶的佛師*接受外媒採訪時的紀錄。  記者說『是怎麼樣才能呈現出來這麼深刻的古老的微笑*呢?』  佛師這樣回答了:『不是刻意雕刻出來的,是佛像自己笑出來的阿』,  聽到這時,我頭皮都發麻了呢…」 難得師匠會讚賞他人。 我開始思量著,本無生命的雕像卻留露出感情,或許還真有這種事啊。 「對了對了,以前我有用小有心得的催眠術,幹了件有趣的事。」 師匠究竟會說出什麼,心中稍微有點不安了起來。 「對著普通的胸像呀,這麼說道:『你是被變成石頭的人類唷』」 嚇死,究竟在想些什麼啊!這個人。 然後怎麼樣了?我始終不敢問出口。 *佛師:佛像的雕刻師。 *古老的微笑(Archaic smile):古希臘雕塑中常用的表情。 <完> ----- 譯者的後記 ----- 古老的微笑(Archaic smile) -個人也是讀了這篇才初次接觸到的名詞, 雖說是希臘藝術名詞,但記得沒錯的話, 印度佛教也曾受希臘化時代的影響, 而後才輾轉傳入中華地區、韓國、日本等, 所以許多佛像的表情還真有異曲同工之妙。 關於佛師的回答,原文是這樣的:「彫るのではない。わらうんだ。」 非常簡潔有力,反而不好翻了,希望這樣翻譯有傳達到意思。 那麼,這次沒有再同場加映啦。 沒意外的話下次是「血」,嗯標題聽起來真驚悚。 中長篇,所以會翻比較久,還請耐心等待。 那麼,若有刊誤或不順的地方,還請不吝指教。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9.229.135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50370363.A.463.html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29.135 臺灣), 04/19/2022 20:18:05
sophia6607: 推,好難懂QQ 04/19 20:46
Fauns: 推!!! 04/19 22:28
t20317: 推 04/19 22:42
k59673: 這篇好難,翻譯的K大辛苦了 04/19 22:58
k59673: 感覺原作者應該有什麼深意想表達,可惜我沒有慧根~ 04/19 22:58
現在發現前期的故事還滿微妙的(?) 麻將那篇:應該是愛打麻將的讀者才會覺得恐怖吧。 然後超能力:感覺是怕師匠女友(步學姊)的成分較大,只是她真正發威的篇章還沒到來。 佛像的臉會變,應該是本次marvel點最夠的一篇了吧(苦笑)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29.135 臺灣), 04/19/2022 23:19:43
QCLE: 推 04/19 23:04
cherylsilent: 謝謝翻譯跟詳盡後記 04/19 23:08
備註:不好意思,修正了上附的標題彙整表連結,現在應該打得開了。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29.135 臺灣), 04/19/2022 23:26:33
arlenyao: 不懂第二篇的心態 04/19 23:46
Tabrith: 推 第二篇真的超高難度翻譯XD 有感受到那個氣氛 04/20 00:41
johnsonhoj: 好讚 一次3篇 04/20 01:57
Taiwanisbest: 推推,一次三篇好開心 04/20 02:17
IBERIC: 推 04/20 03:08
annatzang: 我有拿過一次天胡 當下真的全身毛 不過贏的錢全部拿出 04/20 03:56
annatzang: 來請客牌友了 04/20 03:56
TRosenthal: 我打雀魂三四麻加起來快一千五百個半莊+實麻也有一兩 04/20 04:11
TRosenthal: 百個吧,從來沒和過天和...... 04/20 04:11
TRosenthal: 啊,可是我打出過四倍役滿XD 04/20 04:23
TAIWANSEAL: 很有趣的故事 感謝翻譯和用心的譯註 04/20 09:07
f2460f: 去參加麻將大賽好了 04/20 11:14
leoniswu: 師匠應該是天胡幾次出過事,之後拿了也不敢再胡,但拆 04/20 11:15
leoniswu: 牌有可能無法再聽牌,所以原作者說師匠打很爛 04/20 11:15
原來如此,本日最優解!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28.208 臺灣), 04/20/2022 11:36:25
adminc: 推 04/20 13:01
Pemoshsc: 推 04/20 13:43
beforelin: 推推 04/20 14:21
ruvnriwz03: 好難懂QQ 感謝翻譯! 04/20 18:16
angelicmiss: 推 04/20 18:17
jimmy8019: 我認識一位高中生,和牌八次下一把就會打出九蓮寶燈。 04/20 21:26
a989876: 推 04/21 01:55
rasca0027: 那個,不是役滿貫,是役滿啦~滿貫是不同的(比較低分 04/21 03:05
rasca0027: ) 04/21 03:05
beinghunted: 推 最後那篇可能師傅催眠過的露出了類似海底雕像的 04/21 08:47
beinghunted: 表情吧 04/21 08:47
gomay: 好難懂呀... 04/21 21:50
gomay: 不過非常感謝翻譯 04/21 21:51
justtryyolo: 好難懂,翻譯好厲害 04/22 16:05
fakename: 以前打撲克牌時,有過連續兩場,一場拿到兩個同花順,一 04/22 18:33
fakename: 場拿到雜色一條龍,其中一場牌是自己洗的,當下也是覺得 04/22 18:33
fakename: 怪怪的 04/22 18:33
ph777: 麻將 役滿貫那段根本不是中文文法要不要再修一下,好難理 04/22 20:28
ph777: 解 04/22 20:28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27.79 臺灣), 04/22/2022 21:23:10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27.79 臺灣), 04/22/2022 23:13:06
unserLicht: 好好看 04/23 00:56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25.201 臺灣), 06/15/2022 02:5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