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原文網址: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756.html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764.html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765.html https://nazolog.com/blog-entry-766.html 原文標題: 血 前編 血 後編1/2 血 後編2/2 血 後日談 是否經過原作者授權︰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 注意 內中可能有血腥、微獵奇元素,純屬戲劇效果,請絕對不要模仿! 內文所提及之占卜方法純屬戲劇效果,請勿信以為真! 不要亂喝奇怪的東西,請選用相關單位驗證檢查合格之食品。 針具之使用所依循醫療法等相關反令規範方能實施, 請勿模仿!請勿做出傷害他人及自己的行為! 再說一次:純屬戲劇演出效果!請勿模仿! 以上為譯者加註事項。那麼,本文開始↓ -------- 大學一年級時,正在超自然現象道路上推進的我,曾有位稱為師匠的人。 與單純的恐怖事物愛好者有明顯一線之隔,環繞著不尋常氛圍的男子。 除了那位師匠之外,還有一位令我接觸到另一種世界的人在。 那就是在超自然現象方面的網友,在網聚中也見過面的叫作「京介」的女性。 由於也是和師匠的女友在同一個版上的夥伴, 因此我才想說兩人是否有透過她的關係見過面呢。 不過,據說京介小姐似乎不認識師匠的樣子。 我很想看看讓兩個人碰面的話會發生甚麼化學反應。 於是,有時候會試著向師匠聊起京介小姐的事情。 「要不要稍微見個面呢?」師匠抱著手臂咕噥道。 「才想說最近處得不太好,原來是外遇嗎…」 露出那麼忌妒的表情,我也很困擾。 然後就被告誡了:「一頭栽進黑魔法可不會遇到什麼好事喔」 網路上曾有個黑魔法相關的論壇。 「都在做些什麼事呢?」我被師匠這樣問道。 「並沒有做什麼看似黑魔法的儀式的說」我回答。 同時勾起了我的一個插曲: 那是潛入京介小姐的母校-當地一所女子高中時的事情了。 *21篇《雨》 師匠對那那所女子高中的校名起了反應。 「等等,那個女的名字是?該不會是京子、千尋之類的吧?」 這麼一說,我還只知道京介這個網路暱稱呢。 據說,大約是師匠剛上大學左右的時期, 位於同市內的女子高中似乎曾有一起登上報紙的獵奇事件。 一起女學生因重度的貧血而被搬上了救護車, 並有證言指稱「被同年級生吸了血」的事件, 被當地的新聞媒體窮追不捨,一時造成騷動。 之後,警察將這起事件定調為自殺未遂,這才讓風波平息了下來,最後無疾而終。 然而,在那之後,據說有兩位女學生被秘密下達了停學處分。 「當時,這起事件在我們地方的超自然現象愛好者之間討論熱度很高,  我們還稱之為○○高的吸血鬼呢。  記得沒錯校內流行的秘密占卜社團牽涉其中,  而被停學的就是兩位相當於是那邊領導地位的學生。  不知從哪得來的情報中提到的正是那樣的名字。」 吸血鬼?現在這種時代?雖然有點對不起師匠,我捧腹大笑了起來。 「這可不是什麼好笑的事,最好別接近那女的比較好。」 師匠用我沒料想到出奇認真的表情貼近我這邊。 「但也沒說京介就事被停學的那個人啊」 我斷然打退一步,打算結束話題。 然而,「京子」這個名字卻意外地殘留在我腦海中的一角。 畢竟是地方大學,我身邊也不少從那所女子高中畢業的學生。 同個學科的學姐也是那所女子高中的畢業生,於是我特意跑去向她打聽了。 果然,看來我自己也十分在意的樣子。 「京子學姐?當然知道囉,比我大一個年級。  對了對了,還曾經停學過。叫什麼京子的,和山中千尋。  好像是打著占卜的招牌,卻在行吸血之實來著的。  唔哇-好噁心。那兩人的腦袋肯定有問題,  好像是這麼傳聞的,特別是京子學姐,在學妹之間還流傳著  光是脫口說出名字,就會被詛咒的傳言。  欸斗,對了對了,間崎京子。  呀!不小心說出來了!」 讓那位學姊介紹了和「京子」小姐同學年的兩個人來。 兩人都是其他學系的,我們就跑去校內的飲料店和社團教室打聽了故事。 「京子?那傢伙很不妙喔。似乎還進行過說是能召喚出惡魔的奇怪儀式呢。  都高中生了還做到這種程度,真是瘋了呢。  一開始還有不少喜歡占卜之類的人圍著她,  最後也只剩下京子與千尋兩人而已了。  沒有聽說她們畢業後出去外縣市的消息,搞不好還待在市內吧?  至於在做些什麼,我就不知道了。」 「那個名字最好不要說出來比較好喔。  呀~真的,開玩笑在背後說壞話,結果遭遇事故的人還不少。真的唷!  欸?嗯對對,記得是短髮、身材高挑。臉喔,雖然很漂亮啦…  但沒人敢接近她,大概沒有男友之類的吧。」 聽完話後,我在回程的路上踩到了口香糖。 有種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高中時代曾進行過出現傷者的「遊戲」,和「京介」小姐的話不謀而合。 山中千尋-不會是京介小姐曾待過的黑魔法社團中位屬領導地位的女性吧? 間崎京子,我的腦中不斷迴盪著這個詞。 在那之後幾天,我都沒在上網。 總覺得有點害怕和京介小姐對話, 生怕不小心把我們之間互動搞得太生澀。 在某方面也是有個說著:那樣的京介小姐也OK!的自己。 又不是會被捉去吃掉,這不是很有趣嗎? 但是,在短期間內被四個人說了「別接近她」的時候, 還是突然警戒了起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 先把這樣的問題擱置不管度過的日子中, 某日,我在街道上行走時又踩到了口香糖。 當我緊盯著道路的一端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天色在一個瞬間暗了下來,又瞬間恢復了光明。 和站到了雲層底下的那種暗是不同的, 雖然是僅僅一瞬間,要說那是漆黑也不為過。 我頓時當場僵住,結果又發生了相同的事。 周圍啪啪地又明又暗。 就好像緩緩眨眼時那樣。 可是用不著說,天底下可沒有會因自己眨眼而嚇到的蠢蛋。 我嚇得離開了現場。 停下腳步的我,再次被不是我的眨眼襲擊。 從由上而下關閉的世界前端,在瞬間, 真的就那麼瞬間,我好像看見了長長的黑色物體。 睫毛?我這麼想著,旋即衝了出去。 請原諒我!我在心中這麼喊著奔向公寓。 鈴聲響後,隨著唔咿~的聲擦響,門開了。 「對不起!」 京介低頭朝我一看,蹲下了身子。 「為什麼要突然下跪磕頭啊。嘛、總之進來再說。」 京介小姐說,並招我入室了。 我就快哭出來地吐出道歉的話語, 本想說明至今為止發生的事的,卻不怎麼記得了。 就在聽完我不得要領的話後, 京介小姐嘆了口氣,伸手探了探,從牛仔褲的口袋中拿出了機車駕照。 『山中千尋』上面這麼寫著。 我一副蠢相地說:「可,可是,身材高挑又是短髮…」 「我在高中時可一直都是長髮,笨蛋嗎」京介說。 那、間崎京子是… 「你這傢伙還真不懂得愛惜生命啊,唯獨她,最好不要接近。」 我心鬆了口氣,卻又立刻起了雞皮疙瘩。 ※※※※ 據說剛開始只是一般的占卜。 只要是女孩子,小學生或中學生時期應該都有喜歡上占卜的經驗吧。 如果升上高中仍熱衷占卜的女生,占卜的方式也會跟著升級。 偶爾還是會被旁觀者說噁心就是了。 而京介小姐也是那噁心的孩子之一, 主要是使用塔羅牌,偶爾在午休進行簡單的占卜。 終於校內一時興起了占卜的熱潮,到處都有新的占卜團體出現。 從兒時便喜歡占卜的京介小姐,擁有這方面豐富的知識, 因而成為許多學生欽慕的對象。 相繼開始出現使用塔羅牌或撲克牌占卜、星座運勢或卡巴拉的團體。 其中,也出現了進行一些陰暗儀式,似乎該說是黑魔法系的團體, 而那個團體的頭頭便是間崎京子這名學生。 京介和間崎京子相互認同彼此的實力,偶爾互相牽制。 既能說是交情好,又能說是彼此厭惡,總之一言難盡的關係。 而就在那某一天,京介小姐注意到了某位同班同學手上的傷痕。 一問之下,據說是間崎京子表示是占卜所必須。 於是便衝去質問間崎京子本人了。 「用血占卜的喔」間崎京子若無其事地回答。 用剃刀之類的劃傷手腕或手指,將血滴在紙上,再解讀紙上血印的樣子。 「我才不會認同這種占卜!」京介說道。 卻被圍在一塊的學生們以「是你的方式太古老了唷」對待。 之後,雖然不再有劃傷手腕或手指的學生了,血液占卜似乎仍在持續著。 也就是說,只是不再從顯眼的地方採血了。 占卜就這麼流行著,其他的人也萌生了 想嘗試新鮮事物的自我意識,在追求更深層次的結果就是 彷彿為了回應這番期待,以間崎京子為重力源,將學生們一一吸入其中。 在學校內,間崎京子的存在就宛如一種邪教教主般, 甚至她的一舉一動都會成為人們敬畏的對象。 「光是說出名字就會被詛咒」的傳聞, 可不只是害怕她的地獄耳而已。 實際上在她周遭就常發生無法解釋的事故, 而這些似乎都是從真實情況來的。 自從京介小姐掌握到血液占卜的消息後, 過了幾周時間的某日。 午休時間,一位同班同學突然暈倒了。 身在附近的京介小姐順勢將她抱起, 但那位學生卻說「沒事,沒事,只是有點暈眩。」 接著就像沒事地站起來離開了。 「明明就很有事」這麼說著的京介小姐,用手硬生拉住了她。 「放手喔!」就算被這麼說,京介小姐仍遲遲不肯鬆手, 因為那個人正是間崎京子的信徒。 那天下課後,京介小姐前往了第二理科教室。 那裡是間崎京子在名義上擔任社長的生物社社團教室, 然而學生們任誰都不敢涉足。 和偶爾夜深時會映照在窗戶上的人影無關, 那裡並沒有進行生物社該有的活動,任誰都依稀知道。 一接近第二理科室,就有種異樣的壓迫感將晦暗的走廊空間扭曲般的錯覺。 這恐怕是教職員們所不能體會,專屬學生間的感覺吧。 「京子,我進來嘍」 京介小姐粗魯地打開了那間教室的門。 以緞帶將短髮束起的女學生正盯著煮沸的燒瓶。 「哎呀,還真稀奇呀」 「一個人嗎」 朝裡面踏去的腳瞬間停下了。 這個味道是…「喂,你在煮什麼?」 「荷姆克魯斯」 對大喇喇口出狂言的間崎京子,京介小姐不禁皺了皺眉頭。 「混合血液和精液就能製造出人類什麼,究竟是哪個笨蛋說出來的呢」 間崎京子只以嘴唇笑了一笑便熄了火。 「開玩笑的喔」 「這是開玩笑嗎!這個味道!」 京介小姐上前擋住了桌子。 「從喜歡占卜的傢伙那聽來的,你這傢伙,收集血液究竟是有何目的。」 回想今天在眼前倒下的女生, 左手肘內側有注射針的痕跡。那個是從靜脈抽取血液的痕跡。 而且針扎的痕跡還不只一處,看起來就完全不像是占卜所需要的量。 間崎京子用她斜長的眼睛正面盯著京介小姐。 雙方就這樣什麼都沒發生,在凝結的空氣中任憑時間流逝。 終於間崎京子從胸口的口袋中,取出了小玻璃瓶, 傾斜著開口。瓶內盛裝的是黑紅色的液體。 「就只是拿來喝的唷」 間崎京子制止了下意識準備叫出聲的京介小姐,繼續說道: 「得知了比起落在白紙上還要更多的情報,  睡眠不足、過食、煩惱,甚至與戀人間的感情」 「妳說那個是占卜?」京介小姐盯著聳了聳肩的間崎京子,鄙視地說道。 「是那個叫嗜血症的?」 屏氣凝神聽到這邊的我,下意識插嘴道。 京介小姐邊倒著酒,輕輕搖了搖頭。 「不,並不是那麼有品的東西,No Fate」 「欸?那是什麼?」我回問道。 現在想起來,那個單字就好比京介小姐的口頭禪一樣。 No Fate,也就是「非命」, 按京介小姐的方式來解釋, 這邊可以置換成「意思」這個詞。 以這個案例來判斷的話,就是指 間崎京子嗜血是依循自身意思的表現。 「過去,在生物課中,老師曾提過『先有蛋還是先有雞』的問題,  座在後排的京子立即就說了『先有蛋喔』,  被問到為什麼的時候,你猜她怎麼回答的?  『因為蛋即變化本身』。」 京介小姐伸手拿起下一罐啤酒。 我用正座在沙發上的奇怪模樣聽著。 「那傢伙對於『變化』抱有異常的憧憬,  那個和想要改變自己,這種青春期女孩身上常見的情感,根本不是同個次元等級。  假如惡魔在眼前現身說:「把你變成魔物喔」的話,  那傢伙大概或斷然拒絕,接著說『請告訴我變成的方法就好』」 間崎京子將散發異臭的淚滴型燒瓶當中的內容物,傾入管壁,張開了嘴。 「德古拉的意思是龍的兒子,你知道嗎?  瓦拉幾亞大公弗拉德二世這個人啊,是有著龍公外號的神聖羅馬帝國騎士,  而他的兒子弗拉德三世則是有著穿刺公的別稱,歷史上著名的虐殺者喔。  因為是Dracul的兒子,所以才叫Dracula,但是他終究無法成為龍」 她臉上浮現恍惚的神情說道。 「肯定有很強烈的變身願望啊,即使是英雄的孩子,也是會想變成喜歡的事物。」 「所以你這傢伙也,打算模仿吸血鬼德古拉變身嗎」 京介小姐說著,迅雷不及掩耳地從京子手中搶過玻璃瓶。 然後取下蓋子,毫不猶豫地喝下了瓶中的液體。 接著邊咳著邊把瓶子丟還給呆掉的間崎京子。 「就只不過是血:水、鐵質和血紅蛋白而已,憑藉這種事想成為某種特殊的人類嗎!  這樣的話我也一樣,並不是只有你。占卜什麼的不過只是幌子。  根本用不著利用恐嚇般的方式從同年級生上收集,隨便買個甲魚來喝牠的血就好了。」 面對喋喋不休的京介小姐,間崎京子不要說倉皇失措了, 甚至眼光發亮,嘴上浮現出無比的笑容。 「果然,你,太棒了」 然後將雙手舉到和京介小姐的臉差不多的高度,正打算擠身過去時, 「咿呀—!」傳來了震耳欲聾的悲鳴聲。 回頭一看,本應闔上的入口門正被打開著, 有數名女學生露出驚恐、抽搐的臉向這邊看過來。 與將嘴上的血抹去的京介小姐四目相交的其中一人,頓時腳軟癱坐在地。 然後咿呀—!咿呀—!尖叫著,數人將那名女學生抱起,便掉頭逃走了。 被留在第二理科室的兩人,相互對望著。 ※※※※※ 終於間崎京子「啊~啊~」嘆息著,將腰靠在桌上。 「這場遊戲也到此結束了,我不會怪你啦。大概會當同罪吧」 她毫不退卻地,用爽朗的笑容這麼說。 京介小姐為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展開而傷腦筋,也在將腰並列著靠在桌上。 「沒辦法,和你這傢伙在一起,總會碰到一些鳥事」 「不,你完全是冤罪吧」 「我也喝了血,和你這傢伙一樣了」 「哎呀」露出開心似的神情的間崎京子 將嘴唇貼近垂下肩膀的京介小姐耳邊,輕聲私語說: 「那個是我的血唷」 京介小姐在聽到的瞬間吐了出來。 我文風不動,保持正座的姿勢聽完了京介小姐的故事。 「之後就是停學了對吧」 京介小姐點了點頭,將空啤酒罐放回桌子。 我能懂為何大家會說不要靠近她的理由了,間崎京子這女的實在太危險了。 「高中畢業之後就沒有聯絡了,那傢伙如今究竟變身成什麼了呢」 不妙,很不妙。 我的小動物直覺這樣警告著。 在京介小姐講述回憶時, 每當出現『間崎京子』的名字時,我都不禁皮皮剉了來。 回想起一直被人盯著的感覺,令人毛骨悚然。 太深入接近了,有這種感覺。 膽怯的我向京介小姐問道:「這邊沒問題嗎?」並指著房間角落。 放眼看去,在四個角落放置著奇妙形狀的鐵製物體。 「還滿強力的結界...才對。源自小阿爾貝魯斯的魔法書」 出現了不太清楚意思,看似黑魔法用語。 「加上」京介小姐說著, 從胸口將看似吊墜的東西取出。 掛在脖子上的那個看似圓盤型的銀飾品。 「是護身符嗎」我問。 「可能稍微有點不同」京介小姐說。 「日本的護身符說起來的話是amulet,而這個則是talisman」 依照京介小姐的說明, amulet指的就如一般的護身符般,是被動的靈裝, 而talisman則是相較主動的,『賦予持有者力量』的咒具。 「這個是蓋提亞的六芒星,罪主流也最強力的辟邪物,也是件古物了。  是說你這傢伙,明明就滿常在我們社團露面的,  竟然完全沒有相關知識,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來的呀。  喔唔,除了我之外的人碰到了可是會失效的,不要碰。」 看起來是有在細心保養的樣子, 圓盤表面刻著精細的圖紋的地方卻鏽跡斑斑,確實是件非常有歷史的古物。 「拜託請借給我。有什麼類似的東西,拜託請借給我!」 如果不這麼做的話,我可沒有自信能安全回到家。 「以素人來說,通販賣的就很夠用了,雖然我很想這麼說,但這對手確實不妙」 京介小姐一頭塞進壁櫥,一番東搜西找了起來。 「有了」說著,拿出了一個有著微妙彎曲的圓盤 「這是托魯耶魯魔法書的talisman,  嘛、這也是辟邪物,就借給你了,不是給你喔!因為也是滿貴重的東西的」 什麼都好,比起什麼都沒有好太多了。 我感激的收下吊墜並馬上掛在了脖子上。 「喜歡黑魔法的人,大家身上都有一兩件這樣的東西嗎?」 「有必要的話會有吧,但明明沒需要卻戴在身上的素人也是挺多的」 京子小姐說到一半,我換個說法重問了一次。 「那個人,也有嗎?」 「有喔,現在是不是還有就不清楚了,那傢伙的格外特別的。」 京介小姐自然而然地嚥了口口水說道。 「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我的腳還不禁發軟,至今回想起來仍不寒而慄」 聽到這番話感覺又更恐怖了。 「那傢伙的父親是這類咒具的收藏家,  好死不死又偏讓女兒戴上了那種東西,怪不得人格會扭曲。」 我盡量打聽能打聽的消息,不過京介小姐並沒有告訴我很詳細的內容。 把勉強打聽出來的部分內容寫下來的話: 以『不能存在於那個世界的型態』,和『五色地圖的talisman』這樣的表現。 究竟有何目的,從這邊仍難以窺見之。 「就像拉扯了一下鞋子那樣的感覺,看起來像是感染咒術一類的惡作劇, 嘛、別再深入追查下去大概就沒問題了吧。」 雖然京介小姐這樣輕易掛了保證,在我眼中看到的始終是黑魔法的『遊戲手段』。 對於似乎就要對現實造成某種危害這事,我感到難以置信以及正體不明的恐懼。 身體大肆顫抖著。 「最好的辦法就是別當回事,想著才沒有那種事,錯覺啦繼續過日子就好了」 京介小姐叩地壓凹了啤酒罐,投進垃圾桶。 哪有這麼簡單。 不知為何,自從說起間崎京子的talisman話題時開始, 我的感官就對某種異變產生了反應。 感覺現在能體會京介小姐突入第二理科室時的不快感了。 我的身體顫抖著眼淚跟著落了下來。 我緊握著剛借來的talisman,鼓起勇氣開了口: 「有沒有,聞到,一股,血的味道?」 房間中感覺飄著一股淡淡的, 又好像有點熟悉的不祥的異味。 京介小姐露出了今天未曾露出的冰冷表情,說: 「絕無此事」 不,果然是血的味道,並不是疑神疑鬼。 「但是……」搞不清楚狀況就快陷入錯亂的我, 被臉上不帶表情的京介小姐死盯著看。 「生理期中」 京介小姐不苟言笑淡淡地這麼說。 我凝視著她的表情,卻從中無法讀取所言真偽。 ※※※※※ 後日談 我準備去還借來的talisman而去了趟京介小姐家。 卻得到了「你繼續拿著吧」這樣意外的嚴肅的回應。 我便感激地承蒙好意了。 「這麼說來,我聽說了喔」 Impreza的愛車擦撞到護欄的消息甚至傳進了我的耳裡。 京介小姐繃著臉,只是點了個頭。 「都是因為明明是初學者還那麼胡亂駕駛」 對騎車技術很有自信的樣子,所以不開快點總覺得不過癮吧。 「但是為什麼會突然,想考汽車駕照了呢?」 原是機車族的京介小姐不知何時跑去上了短期集中考照班,考了張汽車駕照。 似乎是用貸款買來的二手跑車。 「那傢伙,搞不好什麼時候也騎起機車了啊」 京介小姐給出了不可思議的回答。 我察覺到:那傢伙-指的正是間崎京子。 所以這又是怎麼回事了。 「雙胞胎啊,不論本人希望不希望,彼此還是會和對方相似,  這大概會是相伴一生的羈絆吧。那是命中註定的沒辦法,  但若非雙胞胎的人,害怕與對方相似的話會怎麼想?」 那指的似乎正是間崎京子與京介小姐之間。 「從以前開始就這樣了啦。  自從那傢伙稱自己的父親為爸爸之後,我就改稱老爸;  那傢伙開始喝起可口可樂之後,我就改喝百事可樂。  我知道的啦,這只是表面上的抵抗,並沒有什麼意義,  但身體就會自然地採取和那傢伙不一樣的行為。  就說不是了,才沒有形同姊妹般。  總之就很討厭啦,該怎麼說,靈魂等級的討厭。  高中畢業時剪了頭髮也是因為,那傢伙開始留長髮了。」 京介小姐將手放在她的短髮上說道。 「我現在也知道。  不管打算做什麼,只要前頭有那傢伙在時,我還是能感覺得到。  就算分開,還是會錯開彼此相同的地方,  就像是把雙胞胎那不可思議的感覺顛倒過來的力量。  但是反過來想,結果還是一樣的吧。」 京介小姐有如自言自語般地低咕著。 「別露出奇怪的表情啊,你這傢伙不也是嘛」被指謫了。 「才想說最近態度便囂張了,原來如此啊」一個人自顧自地得出了結論。 大概是麼回事吧。 「你這傢伙,從什麼時候起改稱『俺』了啊」 噗通,我感覺到心臟發出劇烈的心跳聲。 「大概是從那個變態,改說『僕』什麼的時候吧」 原來如此。 雖說自己沒有察覺到。 或許真是如此。 *日文中「俺(ore)」、「僕(boku)」 皆為男性常用第一人稱,前者較粗野,後者較弱氣。 由於本篇原文中,主角皆以「俺」自稱, 但由於中文語順翻譯考量,一概翻為「我」。 另外,故事前期,師匠與主角相遇時用的自稱都是「俺」, 在某個時期開始才調換過來,改用「僕」。 「你這傢伙,離那個變態遠一點是不是比較好。」 我冒出了冷汗。 京介小姐安靜地死盯著我的臉看。 「嘛、算了,要是沒其他事就回去吧,我要去洗澡了」 我無話可說,雙腳沉重地走向玄關。 忽然想到一件在意事,於是我開口問: 「為什麼要取『京介』這個網路暱稱呢?」 感覺好像問了個不必要的問題。 大概是沒辦法取出來方向性不同的名字吧。京子與京介,一正一反,兩面一體。 那是靈魂做出的選擇。 豈料京介小姐一臉難以說出口的表情,細聲說道: 「粉絲啦」面對難以置信的回答,那看似害羞的表情。 「欸?」我回問。 「BOØWY*的,粉絲啦」 我不禁笑了出來。不,一點都不奇怪,這是再普通不過的網路暱稱取法了。 而京介小姐用一臉難以啟齒的表情補充道: 「雖然我也喜歡B'z*,至於沒取『稻葉』是因為……果然也是No Fate吧」 這麼咕噥著。 接著說「回去!」並向我揮了揮手掌。 *BOØWY:1980年代的日本搖滾樂團,主唱兼領導人為冰室京介。 *B'z:稻葉浩志與松本孝弘組成的搖滾團體。 *京介小姐的本名「ちひろ」原文中並無漢字,這邊是以同音對應的漢字暫譯。 <完> ※※※※※ 譯者的後記 原文的前篇與後日談發表時間有差, 可能後日談的時候,京介小姐和師匠可能見過面了,所以才說「那個變態」 日本彙整網站的編號(投稿順)分別為24,30,31, 由於編號上會有困難,之後標題就都不標了。 修稿的時候,才驚覺前篇有句話在說21《雨》 看來不補齊不行阿... ※※※※※ 04/23補充-個人考察 前篇: 師匠聽見校名時,想起了過去該校發生的吸血事件。 師匠記得主事者之一似乎叫京子什麼的, 忽然意識到名字與京介相似。 加上同個母校&京介小姐曾表示 高中時進行過有出現傷者的"遊戲" 日本所謂的遊戲常有另個方面的意思,好比什麼儀式 主角聽了雖然不信這麼扯的事 但還是有點怕怕地不敢和京介小姐說話 主角做死跑去調查間崎京子的傳聞 得知了「講出名字就會被詛咒」的謠言。 而大家不約而同地都警告主角別接近她。 主角深入查太多, 被間崎京子用不知所以然的咒術捉弄 (基本上咒術/咒具的名稱別太深究,我也不懂) 咒術的效果恰好像眨眼睛這樣, 突然陷入短暫黑暗之中, +莫名踩到口香糖(笑) 間崎京子的身影似乎瞬間在主角眼中出現過。 主角此時仍以為京介可能就是京子, 因此跑去京介小姐宿舍道歉。 前篇的恐怖點: 異常現象-眼前突然一陣黑暗, 像關掉燈、像眨眼睛,不斷上演, 一種被人盯著的感覺。 ※※※※※ 後篇1: 於是京介小姐便開始說起往事。 回憶中,恐怖的是人的行為。 再說一次沒有這種邪門的占卜,吸血也不會啥改變。 京介小姐為了證實這點,自己搶過去喝掉了。 什麼都沒發生,順便責備抽同學血這件事。 中略。回憶最後一幕,間崎京子表示那是她的血。 燒瓶-我聯想到的是這種燒瓶: https://ja.wikipedia.org/wiki/%E3%83%95%E3%83%A9%E3%82%B9%E3%82%B3#/media/%E3%83%95%E3%82%A1%E3%82%A4%E3%83%AB:Volumetric_flask.PNG
所以間崎京子是怎麼取得這麼大量的血的? 突然覺得有點恐怖。(故事結尾有暗示了) 於是京介小姐瞬間吐了。 後篇1的恐怖點:承上。 ※※※※※ 後篇2: 另外,回憶中接露了: 間崎京子渴望「變化」→變化為其他非人的存在。 畢業後不知怎麼樣了,或許成功變身了也說不定。 然後,之所以有這麼變態的慾望、扭曲的人格, 大概是身為咒具收藏家的老爸給她戴了某個 超級不妙、強力的咒具的緣故。 看看貘良了的千年輪#(遊戲王) 說完回憶,京介小姐借給了主角護身符。 雖然有說明咒術,但主角和我們都聽不懂就是了。 京介小姐的宿舍有設結界,理應是安全的場所。 所以說故事的途中,數次直呼間崎京子的名諱才沒事。 然而,主角似乎聞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最後京介小姐給出:是生理期的緣故。 但主角從她的表情中看不出是真話還是假話, 有可能,間崎京子稍微突破了點結界。 ←後篇2的恐怖點。 ※※※※※ 後日談: 雙胞胎常常在不知不覺選擇了相仿的飾品、相似的舉動 而京介小姐和間崎京子則反過來, 即使互不相見,也能感應到對方, 並下意識採取不同於對方的選擇。 例子就是:原機車族的京介小姐突然跑去考照開車了 原因她自己也不清楚, 但有可能是感應到間崎京子可能開始騎車了, 所以下意識中為了與她不一樣,而換成了開車。 後日談的恐怖點: 1.明明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兩人,卻有這種能力 2.從主角的第一人稱來看,主角和師匠恐怕也是類似關係 備註: 還滿後面的章節,還會有更多京介、京子的互動, 某方面其實與「主角×師匠」有點像。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169.227.79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50639108.A.507.html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27.79 臺灣), 04/22/2022 22:55:28
unserLicht: 有點不懂但很好看! 04/23 01:06
Lienseesee: 替身使者果然會互相吸引! 04/23 01:23
ccjjea: 推一下,這次有點不好懂 04/23 19:07
ph777: 看不懂 04/23 19:28
補充了些個人考察的部分。 ※ 編輯: KureMasaki (1.169.206.7 臺灣), 04/23/2022 20:27:17
Fauns: 推! 04/23 20:27
miruw: 感覺中文夾雜很多日文文法 有點難閱讀 04/23 23:29
miruw: 荷姆克魯斯...有鋼鍊的fu 04/23 23:31
ls4: 所以到底是怎麼取得大量血液的? 04/24 00:14
Taiwanisbest: 推推,雖然印象中之前好像看過? 04/24 03:05
ritarinamom: 好看 04/24 13:41
chunger13: 大量血液是生理期的嗎 04/24 18:11
sukinoneko: 這篇推文突然好難發文,退了2次app才能推,真不愧是師 04/24 19:11
sukinoneko: 匠系列XDD 04/24 19:11
Taiwanisbest: 雖然跟文章無關,但生理期的血量平均大概就跟半瓶養 04/24 20:01
Taiwanisbest: 樂多一樣多而已 04/24 20:01
cutemaumau: 謝謝翻譯 但是這篇對我來說偏生硬 辛苦了 04/25 13:15
AMUck12: 謝謝翻譯 04/25 15:06
lalapalooza: 雖然都是中文,但表達方式全是日文語感 04/25 16:52
sh9129: 看不懂+1但感覺很好看,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解釋,所以這 04/25 18:03
sh9129: 兩個人是雙胞胎,喝血的部分是什麼意思有怎麼樣嗎? 04/25 18:03
leoniswu: 感覺原作者也寫得很隱晦,翻譯還要自己考察辛苦了 04/25 18:18
angelicmiss: 推 感謝翻譯 04/25 18:22
fragmentwing: 生理期啦(生氣) 這段看到快笑出來 04/25 19:08
fragmentwing: 是說 這不是喜歡「變成什麼東西」而是喜歡「變化的 04/25 19:12
fragmentwing: 可能性」吧 所以她很可能只是掌握了變化成非人的方 04/25 19:12
fragmentwing: 法但沒變過 或是變回來囉 04/25 19:12
fragmentwing: 「變化的潛力」那種 不過這和占卜的意義是相反卻又 04/25 19:16
fragmentwing: 相同的 宛如故事中的千尋和京子一樣 占卜是想要確定 04/25 19:16
fragmentwing: 未來 變化的潛力、可能性對未來是非固定的 但占卜不 04/25 19:17
fragmentwing: 正是用這些可能性來估測未來的嗎? 04/25 19:17
fragmentwing: 喝血的部分我覺得和會給coser、明星送摻了自己指甲 04/25 19:18
fragmentwing: 、經血的蛋糕類似吧 04/25 19:18
fragmentwing: 感覺有點病嬌 不論是京子還是京介都是 04/25 19:19
fragmentwing: 硬要和對方不一樣有種正是因為和對方一樣但拒絕承認 04/25 19:20
fragmentwing: 所以才要處處提醒自己不一樣 塑造出相反的感覺 04/25 19:20
fragmentwing: 對於京介的刻意唱反調 在京子眼中也許是很可愛的舉 04/25 19:23
fragmentwing: 動吧 04/25 19:23
fragmentwing: 而且 很難說京介自己沒有意識到這點 04/25 19:41
fragmentwing: 這樣的關係會維持下來 並不是京子刻意為之 反而是在 04/25 19:41
fragmentwing: 幾乎失聯的狀態下 仍要和對方做著相反事的京介小姐 04/25 19:41
fragmentwing: 將這種關係延續下來 04/25 19:41
adminc: 推 04/27 12:49
seigtmh: 原來主角與師匠是cp!? 04/28 15:39
RollerDeep: 推考察 05/19 1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