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 marvel 關於我們 聯絡資訊
未經授權者,不得將文章用於各種商業用途 晚飯時間要回住家時,我忽然靈光一閃,向歪在椅上看電視嘴巴沒停過的佛劍劉和小結巴 說:「欸,我要回家去吃晚飯,你們跟我回去一下,幫我確認我弟有沒有回來好不好?。 」 「好啊。」小結巴立刻起身,並且很規矩地抽了張我剛買回來的溼紙巾擦拭手口。 佛劍劉隨口哦了一聲,眼睛沒離開過電視。 「還看,走了啦!」 「催催催,是在催魂哦……嗯啊還真的是在催魂……」佛劍劉碎碎唸著關掉電視,打了個 大飽嗝就往客廳門口走。 「慢著!你是想這副模樣直接出門,昭告天下現在是阿飄附身在布袋戲偶上就對了?」 「哦對齁。哎唷嘸法度啦,這個尪仔簡直就是為了恁北生的,恁北用起來多自在捏!這叫 做『生而為佛劍』啦,哈哈哈哈!就是有點矮,可惜了。」 「被你附身根本是佛劍偶一生最大的慘案好嗎?」我翻了個白眼,忍無可忍地抽了張溼紙 巾往佛劍劉滿是豆乾醬漬的嘴巴和手指暴力擦拭。「給我擦手擦嘴!」 佛劍劉一面閃躲一面亂叫,戲偶這個身高很給我一種虐待孩童的即視感……但虐的是個腦 袋有洞的不正常亡魂也就算了。 正常許多的小結巴提了個很實際的問題:「我、我們要怎麼去啊?」 我讚賞地看著他(這個視角實在太像俯視可愛小寵物了),指著我清空出來的大背包說: 「我正好要拿衣服回去洗,你們剛好可以躲裡面。」 佛劍劉探頭進背包裡又驚嚇地縮回頭,大叫:「臭咪哞還要叫人家藏裡面,良心何在啊! 」 我戳他再戳他,「臭,多臭,就你最香,快進去啦!」 佛劍劉不甘不願地跨進背包,碎唸:「啊捏對待好兄弟,那是恁北脾氣好,不然半瞑將你 鬼壓床!」 「等等回來去買鹹酥雞可以了吧?」 佛劍劉一聽立馬從背包探出頭,加碼喊價:「還有啤酒!」 「好啦。」兩個小時前買的一手啤酒他五分鐘就幹掉了三罐,根本就是久被禁食而暴飲暴 食的最佳範例。 我不由得想起那些在工地共事的叔叔大哥們,幾乎人人煙酒檳榔不離手,灌起酒的狠勁也 跟佛劍劉有得比,突然慶幸佛劍劉沒有要求要抽菸吃檳榔,否則佛劍戲偶的乾淨度恐怕更 加堪憂(現在已經堪憂了)。 在路上我必須不斷提醒他們不要動來動去,怕被人以為我包包裡裝了動物啥的而引來側目 。我本來想過請他們以靈體跟我回去會比較省事,但這樣一來真的會有種被看不見的東西 跟著的不安感,加上他們非常喜歡用戲偶活動,仔細想想看得見摸得著的感受還是好多了 ,就小心行事吧。 這時無聊的佛劍劉乾脆唱起歌來了。 「男人歌~唱給水來聽~下一餿~有沒有你心情~小結巴打拍子!」 周遭沒什麼太靠近的人車,也就隨他去了。 「你的背包~讓偶走得好緩慢~」 「騎腳踏車是能走多快啦?」 「我滴樂情,啊!好像一把火,啊!藍燒了整個殺漠~小結巴換你!」 「啊?呃……呃……古、古巴比倫王頒布了漢摩拉比法典,刻在黑色的玄武岩距今已三千 七百多年……」 「靠北哦,你是在唸經哦?」 我笑出來:「唸經不是應該由你來唸嗎?」 「欸是齁!那阿捏就給恁北聽來!」接著用相同的旋律聽不懂的歌詞亂七八糟胡唸一通, 把我和小結巴逗得哈哈大笑。 不一會兒到了住家,我停了車蹲下來摸老黃,老黃難得不享受我的撫摸,反而一直往我的 背包聞,發出一聲不知是吠聲還是噴嚏的聲音。等我進了家門時,老黃竟然吹起狗螺,嚇 了我一跳,以為東窗事發,所幸牠只叫兩、三聲就停了。 進門後我先把衣服丟進洗衣籃,打開背包時發現佛劍劉和小結巴癱在裡面沒反應,我猜他 們是脫離偶身幫我找阿學去了,因為在家裡用偶身行動畢竟不方便。 收拾完餐桌洗完碗,我上房間拿了換洗的衣物,很意外他們兩個還沒返回偶身,於是我多 等了二十分鐘,卻遲遲不見他們回來。 有需要那麼久嗎?都回來一個小時了。難道他們先回店裡了? 誰知當我一走出家門,背包裡立刻有了動靜,佛劍劉掙扎著探出頭說:「你家真奇怪,呷 飯氣氛有夠陰沉,都沒在聊天的哦?」 「這三年來都這樣啊。怎麼樣,阿學回來了嗎?」 「不知捏,我們嘸法度進去你家啊,你家地基主不讓我們進去。」 「蛤!?」 「蛤三小啦,啊就事實咩。不錯,真顧厝。」 這實在太出乎我意料了,我完全沒想過地基主有這種功能……不,這種職責!重點是,真 的有地基主! 「所以,你們從剛剛就一直被擋在外面?」所以老黃才會吹狗螺嗎? 「嘿啊。」 「其、其實我們附在木偶上是可以被、被你帶進屋的,但這樣可能會觸、觸犯陰間規定, 想想還是算、算了。」 「那你們在外面幹嘛?」 「跟、跟狗狗玩啊。」小結巴開心地笑著,「你家狗狗很、很可愛,其實下午你爸爸帶牠 去店裡時牠就發現我們的存在了。」 我恍然大悟。「難怪那時候牠會跑進去一直望著樓上。對了,牠叫老黃,十五歲,是條老 狗了。」 「老黃?」小結巴疑惑地說:「但牠說牠叫雷狼獸耶?」 「啥,雷狼獸?」 佛劍劉以為我不知,解釋:「啊就赦生童子養的那隻大狗啊,你有看嗎?<刀戟戡魔錄> 裡面的角色啊?」 「我知道啦,」我是覺得不可思議,「你說是老黃跟你們說的?」 「就是啊,怎、怎麼了嗎?」 「就……牠小時候我們叫牠小黃,老了改叫老黃,雷狼獸是阿學在迷赦生時給牠亂取的名 字,但老黃從來沒對這個名字有過任何反應,我們一直以為牠不喜歡或單純聽不懂。」 小結巴搖頭說:「牠說牠知道啊,是小、小主人取的,只是不懂為什麼要叫新名字,而且 你、你們新舊名字都混著叫,牠會搞混。」 「……牠說的?牠跟你們說的?」 「對啊。」 我愣愣地看著佛劍劉和小結巴同時點頭,心裡浮現一個字: 動物溝通師! 「牠還說你很、很久沒回來了,牠很想你,要你常回來。」 我蹲下去摸老黃,又感動又心酸,心裡五味雜陳。 「欸,能不能問老黃阿學有沒有回來?」 小結巴哦了一聲,很快地回答:「牠說小主人還沒有回來。」 「是哦……」 如果初一沒回來,是不是要等十五?因為十五那天要拜公媽,也會拜阿學,可能是需要有 焚香這個動作來通知家中亡者回家享用供品? 這時爸走了出來,一臉奇怪。 「你在門口吱吱豬豬,是在跟誰講話?」 我連忙掩飾:「沒啦,在跟老黃講話啦!那我回店裡囉!」 「……小心騎車。」爸看到我慌亂中踩踏板踉蹌了一下時提醒。 拐了個彎出了巷口,佛劍劉又探出頭。 「肖年仔。」 「幹嘛?」背包開口上面有個蓋子,加上天色黑,不怎麼需要擔心他會被目擊。 「你家地基主叫恁北交代你,你家地基主有兩位,你們只拜一份他們吃不飽,以後要記得 加菜。」 我差點摔車。 「靠,真假!?」 「恁北騙你是有好處逆?卡巴結咧卡巴結咧,你們幾年來拜不夠,人家沒惡整你們脾氣實 在有夠好,難得我們有緣相遇,就要幫人家申訴一下啦。他們還說很久沒喝到涼的了,一 個愛蘋果西打,一個哈麥香紅茶,別忘了嘿!」 我愣愣:「……好、好……」 「購購購!來去買鹹酥雞囉!」 又是寵物對話,又是地基主託事,他們真的可以當靈媒了吧?(或者其實是我可以靠他們 削爆?) (待續) -- 小說總倉「一頁墨色」: http://perno09.pixnet.net/blog 靈異搞笑小說《好兄弟》七月連載中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3.163.74 (臺灣)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arvel/M.1659871633.A.94E.html
cww23: 愛在西元前! 08/07 20:54
tYplalawo: 好看 推! 08/07 21:50
taisukem: 兩個地基主 一個是阿學? 08/07 22:01
ichunkiwi: 推! 08/07 23:10
IBERIC: 推 08/08 15:21
guice: 推, 真的好看 08/08 16:28
Waseda: 推 08/08 17:01
ZORO0: 推 08/09 23:42
SaberTheBest: 太神了 08/10 10:33
dean5622: 推 08/15 18:05
minze95: 推 08/16 11:20
egent0305: 推 08/17 22:31
popohping: 哈哈哈,雷狼獸,笑死我了,狗狗也太可愛了吧~~ 08/24 21:53
greywagtail: 真的可以賺起來了 08/31 12:00